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43、544回被人盯上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万万没想到

 
  砰!

  枪响了,但是我持枪的右手臂却被高高的举了起来,同时半边身子一阵酥麻,子弹斜朝上射向了天空。

  赵四海的身体纹丝不动。脸上带着轻蔑的微笑盯着我,而此时的我,瞪大了眼睛,扭头朝后看去。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目光,因为在我掏枪的一瞬间,身后的何敏竟然抓住了我右手臂的肘关节,同时快速的往上一抬。

  下一秒。我感觉手臂被一股大力扭到了身后,同时右手的枪也到了何敏的手中,并且我右腿的膝关节挨了大力的一脚,冷不丁直接单膝跪在地上。

  从我大喝一声掏枪开始到单膝跪地被何敏用枪指着脑袋不足五秒钟,但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以为此时是击毙赵四海的最佳时机,万万没有想到赵四海的底牌竟然是何敏。

  我的右手臂被扭在背后,何敏的力气很大,整条手臂传来阵阵的疼痛,我咬着牙没有惨叫,而是扭头愣愣的盯着她,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也不需要知道是为什么。”何敏仿佛变了一个人,脸色冰冷的对我说道。

  “我那么信任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需要一个答案,告诉我为什么?”我心里憋着一口怨气,大声的对何敏吼叫道。

  这种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就好像你真心真意的对待别人,别人转头却骂你是一个傻逼一样,那种感觉非常的憋屈。

  “兵不厌诈,要怪就怪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何敏冷冷的说道,随后赵四海身边的两名保镖过来将我控制起来。

  砰砰砰……

  宁勇和赵四海身边的那名中年男子以快打快,耳边不停的传来拳骨相撞的声音,还有一阵阵的闷哼声,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

  噔噔噔!

  突然宁勇后退了三步,满脸凝重的盯着眼前的中年男子,而此时的中年男子仅仅退了二步,便稳住了身形,看样子,他的功夫比宁勇还要强上一分。

  “杨式太极,你是杨露禅那一脉的传人?”宁勇盯着中年男子问道。

  “你的八极拳很正,像是韩传一脉,看来你也得了真传,好久没有遇到能放开手脚的劲敌了,今天要好好比划一下。”中年男子说道。

  “奉陪到底!”宁勇说。

  随后他们两人又打了起来,根本无视我和赵四海等人的存在,刚才我还想着让宁勇来救自己,现在看来,两名武痴碰到了一起,仿佛找到知音一般,根本无暇顾及到我。

  “王浩,你服吗?我刚才说了,杀你易如翻掌,你还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吗?只要我愿意,现在就可以给你一枪,然后把你扔进水库里喂鱼。”赵四海蔑视的看着我说道。

  我没有理睬赵四海,而是朝着何敏看去,她却避开了我的目光,至于对我的质问,更是不理不睬。

  “王浩,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赵四海走到我的面前,盯着我说道,那目光好像在说,我已经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

  我把目光从何敏身上移开,心中有点后怕,更多的还是愤怒,难怪赵四海说一个星期之内就要了我的命,现在看来他不是在吹牛,何敏是他的人,而我对何敏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因为她的历史清白,原本是孔志高的义女。

  随后我想起了孔志高的话:“那个想要你命的人,绝对是你身边的人,并且还是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现在看来,他说的全对,何敏符合所有的条件。

  稍倾,我朝着赵四海看去:“服吗?”他问。

  “老子不服!”我大声的吼道,心里还保持着一丝希望,赵四海有底牌,老子也有底牌,我的底牌就是北影,也许下一秒,就能翻盘。

  “哈哈……你服不服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在我的手上,我就有办法让曲冰乖乖听话!”赵四海哈哈大笑起来,表情十分的得意。

  听到他的话,我朝着曲冰看去,果然发现不远处的曲冰,脸色苍白,正在大声质问何敏,两人在医院的关系相处的不错:“何姐,你为什么要帮赵四海,赵四海就是一个混蛋,你为什么帮他,为什么啊?”

  何敏始终没有理睬曲冰,更没有回答曲冰的质问,她走到赵四海面前,在其耳边低声言语了片刻,随后朝着赵四海他们的一辆车走去,开车离开了大沽河水库。

  曲冰哭得很伤心,我对她露出一个笑脸,说:“别哭,没事,相信我!”

  何敏离开后不久,宁勇和那名中年男子打着打着也消失不见了,四周一片漆黑,根本找不到他们两人的身影。

  “唉!”我心里暗叹一声,宁勇看起来不太靠谱,不过现在的情况,他离开也好,不然的话,如果赵四海身边的四名保镖也出手的话,他八成也会被生擒。

  “曲冰,只要你乖乖听话,等伤好的差不多了,把东西从民生银行里拿出来交给我,我就保证王浩的安全,不然的话,他必死无疑。”赵四海走到曲冰面前,对其说道。

  曲冰还没有说话,我在旁边大声的喊叫道:“赵四海,是男人你就弄死我,胁迫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曲冰,不要听他的话,更不要相信他,我交给你保管的东西,永远不能给他。”

  曲冰一直在哭,泪眼婆娑的看着我,没有说话,不过她的表情告诉我,她会屈服在赵四海的淫威之下。

  “曲冰,听着,不要把东西给他。”我再次对曲冰喊道。

  可是曲冰却摇了摇头,哭着说道:“浩哥,我会救你的,我一定要救你的。”

  “曲冰……”我还要对曲冰进行劝说,旁边的赵四海对一名保镖说道:“先让他安静一会!”

  砰!

  赵四海的话音刚落,那名保镖的拳头就狠狠的打在我的小腹上,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小腹刀绞般的疼痛,身体慢慢的倒在地上,蜷缩了起来,不过我咬着牙没有惨叫。

  砰砰砰……

  可惜几脚过去,我终于忍不住了,剧烈的疼痛让我低声的惨叫起来。

  啊啊……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会把东西给你的,求求让他们不要再打了。”耳边传来曲冰哭喊的声音,我很想爬起来告诉曲冰,不要管我,更不要把东西拿给赵四海这个王八蛋,可惜腹部和后背以及大腿挨了好几脚,一时之间疼痛难忍,除了蜷缩在地上惨叫之外,什么事也做不了。

  这名保镖应该还没有用尽全力,如果全力猛踢的话,估摸着我早就被踢晕了过去。可能是曲冰的哭喊声起了作用,赵四海挥了一下手,让这名保镖停止了对我的殴打。

  我躺在地上喘息着,随后被两名保镖给拽了起来,其中一人用胶带将我的手脚绑了起来,同时连嘴也给封了。

  我用愤怒的目光盯着赵四海,他却带着胜利的微笑,说:“王浩,你一个小人物,胆敢卷进我们赵家和孔志高的争斗,真是不知死活,以前我还想让你给我当一条狗,现在你连当狗的机会也没有了,不对,如果你想当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趴在地上,一边学狗叫,一边从我裤/裆里钻过去,怎么样?想不想试试?”

  唔唔唔……

  我瞪大了眼睛,身体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恨不得扑到赵四海的身上,将他撕成碎片。

  “哈哈……”赵四海看到我的样子,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说:“把他们两人上车,我们该回去了。”

  “杨先生还没回来。”一名保镖对赵四海提醒道。

  “不管他,我们先回去,武林中人就是麻烦,不是中国管制枪支,我根本不需要武林中人的保护。”赵四海嘀咕了一句,然后转身朝着身后的一辆奔驰商务车走去,他并没有开象征身份的宾利车。

第五百四十四章 被人盯上了

 
  赵四海一共带了四名保镖,其中两人正在看守着我和曲冰,他吩咐另一名保镖把身后的奔驰商务车开过来。

  车子离我们大约也就十几米的距离,可是那名保镖去了大约二分钟。还没有把车子开过来。

  “搞什么!”赵四海有点不耐烦了,朝着另一名保镖吼道:“你去看看,冉封在干嘛,叫他开个车这么磨蹭。”刚才那名去开车的保镖应该叫冉封。

  于是第二名保镖又朝着身后的奔驰商务车走去。我看到这名保镖钻进了车子,然后就没有再出来。

  “咦?难道是北影出手了?”我心里暗道一声,估摸着百分之百是北影出手了。

  何敏走了,杨式太极拳的中年男子和宁勇不知道去那里打斗了。此时赵四海身边仅有看起来非常强壮的四名保镖,确实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就当我以为北影出手了的时候,身后的那辆奔驰车动了起来,缓缓的开了过来。

  “我擦,这是怎么会事?怎么又能动了,靠,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有点沮丧,不知道为什么北影还不动手,甚至于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难道北影已经离开了?不会吧,他答应保护我到今天凌晨十二点,现在还不到九点,不可能离开啊!”

  奔驰商务车开得很慢,缓缓的停在赵四海的面前,有一名保镖殷勤的给赵四海拉开了商务车的车门,而就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看到一道黑影从车里窜了出来,下一秒,拉车门的那名保镖就倒在地上,紧接着第四名保镖也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此时赵四海才意识到危险,大吼一声:“谁?”同时想要掏枪,可惜我看到北影在他面前一晃,赵四海整个身体都被提了起来,北影的右手掐住了赵四海的脖子,直接将其提溜了起来,他的双脚离地,四肢开始拼命的挣扎,像一条离了水的鱼。

  下一秒,我看到北影一拳打在张四海的太阳穴上,他前一秒钟还在剧烈挣扎的身体,随之便瘫软了下来,像一根被捞起来的面条,被北影提溜着挂在半空中。

  扑通!

  北影将昏迷的赵四海扔在地上,随后朝着我走来,给我松绑之后:“赵四海交给你处置,记着,我们北影组织的任务是让万鑫集团倒闭,将赵家彻底铲除,而不仅仅是杀死赵四海一个人。”北影盯着我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一时之间,没有完全明白北影是什么意思。

  北影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我有点懵逼,对着其背影喊道:“喂,你是让我杀了赵四海,还是不杀呢?”

  没有回应,北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靠!”我大骂了一句,随后扭头朝着旁边的曲冰问道:“曲冰,你没事吧?”

  “没事!”她摇了摇头,瞪大了眼睛对我询问道:“浩哥,刚才那个人是谁?”

  “曲冰,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切事情,我希望你永远记在心里,不要告诉任何人,能做到吗?”我表情非常严肃的对她说道。

  “嗯,我不会说的!”曲冰盯着我看了几秒钟,随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以前我对曲冰也许还有一丝不信任,但是现在她能为了我跳楼,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仅凭这一点,我对她的话是百分之百的相信。

  稍倾,我用胶带将赵四海的四名保镖全部绑了起来,嘴也封住了,塞进了那辆奔驰商务车里。至于赵四海,他现在仍然处于昏迷装态,我从他的口袋里将自己的五四手枪拿回来,随后用胶带将他绑好。

  思考了片刻,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

  “浩哥,事情怎么样了?”手机里传来陶小军焦急的询问道,来大沽河水库前,我告诉过他。

  “算是有惊无险,你马上开车来大沽河水库。”我对他说道。

  “好!”陶小军没有废话,也没有多问。

  “记着,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我对他叮嘱道。

  “明白!”

  跟陶小军通完电话之后,我低头看着昏迷的赵四海。

  啪啪啪……

  我轮圆了胳膊对赵四海猛抽起了耳光。

  大约抽了七、八记耳光,赵四海便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露出一丝恐慌的目光,当他发现被我用胶带绑住了手脚之后,脸色更加的难看。

  “赵四海,你不是说杀我易如反掌吗?来,再杀一个试试。”我盯着赵四海说道。

  “王浩,你想干嘛?告诉你,只要我出现一点问题,我保证你敢活不了。”赵四海瞪着我嚷道。

  我脸上带着笑容,用手拍着他的脸颊,说:“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啧啧,果然不愧是江城首富,都他妈这个熊样了,还敢威胁我。”

  赵四海确实挺厉害,这一次不是北影的话,我肯定就完蛋了,现在想想,从一个星期之前,他斩钉截铁的说一个星期之内要我的命的时候,其实刺杀计划已经开始了,只是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赵四海先给我制造恐惧心理,针对于我的暗杀,做了多手安排,曲冰的父母,李南的手下薛朗和张晓燕,南燕的人赵雯,以及他最后的底牌何敏,现在想来,何敏八成就是赵家安排在孔志高身边的一名卧底。

  曲冰的父母,李南的手下和南燕的赵雯都不会让我感到恐惧,唯独何敏突然成了赵四海的人,让我内心深处暗暗的担忧,因为很多事情何敏都知道。

  我以前都是躲在后面跟赵康德、黄胖子等大人物斗,这一次跟赵四海争斗,自己是赤膊上阵,没想到差一点点就输掉了裤子,还好最后棋高一招,赵四海有何敏这张意想不到的底牌,我也有北影这一张隐藏在暗处的王牌。

  “王浩,想想何敏,你的一切事情何敏都知道,比如说你的私生子。”赵四海从最初的惊慌失措中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你找死!”听到私生子这三个字,我怒目圆睁,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哈哈哈……”没想到赵四海反而大笑起来,说:“你以为把她们母子两人送去杭州就安全了,告诉你,我的人一直在盯着她们,还有李洁母女两人,对了,你的前小姨子袁雨灵,听说跟你的关系非常暧昧,你为了帮他们家摆脱我们万鑫集团的控制,竟然筹集了三千万,很厉害嘛,是不是跟你小姨子也上过床了。”

  砰砰砰……

  我轮拳朝着赵四海的脸外打去,同时嘴里大骂着:“老子先弄死你个王八蛋。”

  我彻底陷入了疯狂,万万没有想到,邓思萱母子和李洁母女都在赵四海的监视之下,特别当他提到袁雨灵的时候,我心里更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赵四海的前妻和大女儿就在美国,而袁雨灵也正在美国留学,虽然不可能有交集,但是既然刚才赵四海提到袁雨灵,他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哈哈哈……”在我挥拳如雨的打击之下,赵四海满脸是血的大笑起来,说:“打得好,你不想让这些女人莫名其妙的死去,就继续打吧,特别是袁雨灵,我可以让十个黑鬼将她轮/奸致死,小姑娘那么水嫩,真是便宜黑鬼了。”

  “你敢!”我怒视着赵四海,大吼了一声。

  “你说我敢不敢?”赵四海停止了大笑,瞪着我反问道。

  我挥起的拳头再也没有落下,因为如果邓思萱母女、李洁和刘静,以及远在美国的袁雨灵发生意外的话,那么我这么拼命努力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用呢?连自己的女人和儿子都保护不了的话,还算是一个男人吗?

  “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对策,思考了片刻,突然有一个疑问,随之朝着满脸是血的赵四海说:“赵四海,你少来吓唬我,如果邓思萱、李洁他们早被你监视了的话,你就不用如此费尽周折的对付我了,只需要把她们抛出来就能解决问题。”

  “呵呵,你还挺聪明嘛,实话告诉你,我也是今天晚上才刚刚知道,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自然有人在盯着他们,至于远在美国的你的前小姨子,也有人在盯着。”赵四海说道。

  听完他的话,我眉头紧锁了起来,自己一个无名小卒,这是被什么人给盯上了,并且还是暗中给盯上了。

  “大人物的争斗,你个小屌丝也想掺和,告诉你,乖乖把我放了,如果我死了的话,你的女人和儿子、前妻、前丈母娘和前小姨子,都会死!“赵四海冷冷的对我说道。

  啪!

  我抬手又给了他一记耳光,让他的话戛然而止:“操,你他妈少吓唬老子,老子怕你个毛,只要你死了,你哥赵建国又在坐牢,孔志高自然针将你们赵家连根拔起。”我嚷道。

  “王浩,从小到大没人敢这样打我,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像条狗一样跪在我面前。”赵四海恶狠狠的瞪着我说道。

  啪啪啪!

  我轮圆了胳膊,又抽了他三记耳光:“操,老子就抽你了,你咬我蛋,信不信老子在你脑袋上撒点尿,给你洗洗/脑子,让你认清楚现在的状况。”

  “你敢!”赵四海瞪大了眼睛,露出一丝惊恐的目光。

  “你看老子敢不敢!”我站了起来,装出脱裤子的模样。

  “等等,王浩,有话好好说。”赵四海吓得脸色惨白,立刻没有了刚才的硬气,对我求饶道。

  “说,我的女人和孩子,以及李洁、袁雨灵等人被谁给盯上了。”我对赵四海问道。

  “这……”他露出犹豫的表情。

  “不说是吧,没关系。”我继续脱裤子。

  “别别别,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只怕你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赵四海软了下来,气势明显弱了很多。

  “说,少废话!”我瞪了他一眼,吼道,心里暗暗想着,妈蛋,现在你为鱼肉,老子是刀俎,还敢讨价还价,刚才差一点被你唬住。

  “南燕组织你听说过吗?哼,实话告诉你吧,私人侦探幽灵、以及便宜了你的赵雯和你身边的何敏,他们三人都是南燕组织的人。”赵四海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听到南燕组织这四个字,我愣了一下,有一种天雷滚滚的荒谬感,自己一个小屌丝,为什么就跟赫赫有名的两大暗杀集团给扯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