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41、542回机不可失

第五百四十一章 水库之行

 
  “赵四海,有本事朝我来,欺负一个受伤的女人算什么男人。”我在电话里对赵四海大声吼道。

  “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七点半,大沽河水库见,记住如果不想给曲冰收尸的话,就不要告诉警察。如果我发现有警察的踪迹的话,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赵四海对我警告道。

  “浩哥,你不要来!”手机里隐隐约约传来曲冰的声音。

  “赵四海,在我去之前。你必须保证曲冰的安全。”我大声对赵四海嚷道。

  “七点半,我在大沽河水库等你。”赵四海冷冷的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晚上六点十八分,到大沽河的车程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所以时间绰绰有余。

  “浩哥,是赵四海的电话吗?”何敏开口对我询问道,旁边的宁勇也露出询问的目光。

  我朝着他们两人看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说:“曲冰在赵四海手里,我必须去救她。”

  “浩哥,赵四海刚才在电话里说什么?”何敏问。

  “他约我七点半在大沽河水库见面。”我回答道。

  “浩哥,这是一个好机会,我和宁勇陪你去见赵四海,然后让李南在外围布下天罗地网,来一个人赃俱获,到时候看赵四海如何否认跟绑架曲冰无关。”何敏兴奋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你太理想化了,赵四海能当上江城首富,脑子岂会那么简单,估摸着从市区到大沽河水库的路上,八成都已经埋伏了他的眼线,如果有警察的话,他提前就能知道,到时候不但救不了曲冰,可能还会害死她。”我脸上露出一丝郁闷的表情。

  “李南他们可以不开警车,不拉警笛。”宁勇提议道。

  我看了他一眼,再次摇了摇头,说:”没用,你们想想连李南的心腹手下薛朗和张晓燕两人都被赵四海收买了,报警的话,即便秘密派出警察,也不保险,搞不好这边才上车,赵四海就知道了一切。”

  “那怎么办?”何敏一脸疑惑的问道:“浩哥,你不会真想不告诉警察,自己去大沽河水库吧,那样的话,赵四海肯定会把你杀掉,并且还救不了曲冰。”

  “救人固然很重要,但是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命,这就跟练拳一样,后发制人,先防下对方的攻击,保住自己的性命,然后才能有机会将对手打倒,你这样冒失的去大沽河,不但救不了曲冰,还要把自己搭进去。”宁勇突然变得很能说,非常认真的劝说道。

  两人你一信我一语,总之只有一个意思,我不能去,去的话,绝对是九死一生。

  稍倾,我朝着宁勇和何敏两人摆了摆手:“这条命是曲冰拿命换回来的,现在如果我退缩的话,还是一个男人吗?所以不用劝了,我必须去,至于你们两人,愿意跟我去大沽河水库,我感谢,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我说。

  “浩哥,既然你决定了,我当然陪你去。”何敏马上开口说道。

  “我也去。”宁勇说。

  其实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如果不带宁勇和何敏两人的话,我一个人去大沽河水库,那绝对是十死无生了,有他们两人跟在身边,还有北影在暗处,再加上口袋里的五四手枪,搞不好真能把曲冰救出来,如要有可能的话,我不介意顺便把赵四海给宰了。

  稍倾,我带着宁勇和何敏上了车,朝着大沽河水库疾驰而去,在去之前,我悄悄给北影发了一个短信,事关自己的生死,语气十分的尊敬,因为北影好像挺喜欢别人拍他的马屁。

  “北影老大,赵四海约我去大沽河水库见面,我不去的话,曲冰就没命了,她救过我,我不能忘恩负义,所以必须去,身边的人说我是去送死,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有北影老大在暗处保护,我想我一定可以顺利救出曲冰。”这是我给北影发的短信,拍了一下他的马屁。

  他没有回信,这让我有点不安,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一路上,我和宁勇、何敏没多少交流,车内的气氛有点紧张,此时我的心情非常的复杂,有种明知山有虎,便向虎山行的感觉。以前电视中有这种情节,我都觉得导演、编剧和演员都是傻逼,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自己也成了这种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在心里暗叹一声,随后再次加快的速度,风驰电掣般的朝着大沽河水库驶去。

  七点十五分,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大沽河水库,因为水库很大,并且三面环山,所以并不知道赵四海在那里。

  我将车子停在水库边上,透过车窗朝着四周看了看,今天是月初,夜空之中只有一个月牙,水库周围漆黑一片,根本什么也看不清,风有点大,耳边传来哗啦的水声。

  等了几分钟,赵四海仍然没有出现,于是我掏出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问问,不过手机刚刚拿出来,铃声就响了,屏幕上显示着曲冰的号码,估摸着就是赵四海。

  下一秒,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赵四海,我已经到大沽河水库了。”

  “王浩,你还挺有种,真没有带警察过来,看来这个女人在你心里挺有地位啊。”赵四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赵四海,少废话,马上放了曲冰,咱俩的恩怨,就用男人之间的方式解决,不要牵扯到女人。”我对赵四海吼道。

  “不要着急,车里是不是还有你的两名保镖啊!”赵四海发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声音。

  “赵四海,不要东拉西扯,是男人的话,就先放了曲冰,然后划条道出来,老子今天晚上奉陪到底。”我冷冷的说道。

  “东边水闸这里,你一个人来。”赵四海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赵四海,你真把我当成傻逼了吗?我自己一个人去,那不但救不了曲冰,自己的小命也要搭进去,想让我过去,也行,先把曲冰放了。”

  “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不然的话,我就将曲冰扔进水库里喂鱼,以她刚刚做完手术没多久的身体,估摸着不用五分钟,就会被淹死,听说大沽河水库好像还有水怪,也许会被水怪拖进水底也说不定。”赵四海十分阴险的说道。

  “赵四海,你要的是孔志高的犯罪证据,曲冰死了的话,她保存在民生银行商用保险柜里的东西,将永远拿不出来,所以你用她的死亡威胁不到我。”我对赵四海说道。

  “还你还有三十秒钟的考虑时间。”赵四海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考验,我很清楚,去的话,我和曲冰也许都会死,不去的话,曲冰也许会死,也许不会死,如果死了的话,我这辈子都将背负着巨大的愧疚活着。

  我不是傻子,两个人死和一个人死之间选择,我宁愿曲冰一个人死,然后我活下来为她报仇,选择陪她去死的话,虽然看似有情有意,但是却是一种懦夫的行为,因为有时候活着被死了更加的痛苦。

  仅仅带着宁勇和何敏两人来到了大沽河水库,已经表明了我的决心,如果赵四海不先放了曲冰的话,我不会进一步的犯傻。

  “浩哥,你不用管我,别上他的当。”手机里传来曲冰的呼喊声,我估摸着是赵四海故意将手机拿到曲冰面前,好让她的声音动摇我的决心。

  “曲冰,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在车里对着手机大声的嚷叫道。

  “浩哥,我能听到。”曲冰说。

  “曲冰,我已经到了大沽河水库,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自己把你换出来,但是赵四海这个王八蛋,现在又变卦了,他让我独自一个人去东边的水闸,我刚才已经告诉他,不把你先放了,我是不会下车,更不会去东边的水闸。”我大声的对曲冰说道。

  “浩哥,你不用管我。”手机里传来曲冰的喊叫声。

  “曲冰,我可以跟你一块去死,因为我欠你一条命,但是我更想活着为你报仇,同时下半辈子承受巨大的愧疚。”我十分严肃的说道:“不要恨我!”

  “浩哥,你能来我就很满足了,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其实如果去年的那个冬天,你没有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的话,我也许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所以别自责,我不怪你。”曲冰哽咽的说道,她哭了起来。

  我感觉心很痛,非常的恨赵四海,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的恨一个人。

  “哟哟哟,这是生死诀别啊,你们两人是在电话里演铁达尼号吗?”下一秒,手机里传来赵四海的声音:“王浩,你想清楚了吗?”

  听到他的声音,我把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关闭了,脸上悲痛的表情随之消失,冷冷的说:“赵四海,我的底线是拿自己的命换曲冰的命,如果你想将我们两人一网打尽的话,哼,打错了算盘,今天如果曲冰死的了话,我向天发誓,一定让你家破人亡。”

  “王浩,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对我说这种话的人,都不可能活在这个世界上。”赵四海听到我在威胁他的家人,声音立刻变得阴森起来。

  “来啊,来杀我啊!别把一个女人挡在面前,像个男人一样来战斗啊,不然的话,总有一天,你的家人也会遭受同样的待遇。”我对着手机大声嚷道。

  赵四海不择手段,我凭什么还要对他讲江湖规矩,祸不及妻儿,对他这个人渣不成立。

  “好好好,王浩,算你有种,带着你的保镖过来吧,我们谈谈,也许还有合作的机会。”赵四海声音冰冷的说道。

  “就在电话里谈吧。”我说。

  “王浩,你真以为我不敢杀曲冰,别得寸进尺。”赵四海说。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埋伏枪手?”我说。

  “怕死的话,就别来,我在东边水闸这里等你五分钟。”赵四海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眉头紧锁,思考了几秒钟,然后打开车灯,延着大沽河水库边缘,朝着东边的水闸驶去。

  “一会注意周围的情况,如果有机会的话,先下手为强,明白吗?”我对宁勇和何敏两人嘱咐道。

  “放心吧,浩哥!”何敏说。

  “嗯!”宁勇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格外凝重,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宁勇露出这种表情。

第五百四十二章 机不可失

 
  虽然有三层保险,但是我仍然开得很慢,甚至于半路停了下来,拿起手机给北影发了一条短信。我不是傻子,更不是愣头青,来大沽河水库之前,就给北影提前发了短信。

  北影是什么人?武林圈子里大名鼎鼎的两大暗杀之王——北影和南燕。对于北影来说,踩点、潜伏、跟踪都是他的拿手好戏,估摸着除非南燕就在赵四海身边,不然的话。他肯定发现了不了北影的踪迹,如果发现了的话,那就不是北影了。

  “对方有多少人?”我给北影发了一条消息。

  嘀嘀!

  稍倾,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我马上打开,北影写道:“赵四海身边一共五个人,四名保镖,不知是否有武器,他身边有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气度不凡,似武林人氏。”

  看完北影的短信之后,我心里有点奇怪:“妈蛋,赵四海就带了五个人,胆子也太肥了点吧。”

  既然北影这么说,肯定是没错:“难道赵四海真有诚意跟我谈谈?”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稍倾,车子加快了速度,当来到大沽河水库东边水闸的时候,果然看到了赵四海的身影,车灯照耀之下,我看到赵四海身边站着一名穿黑色对襟小褂的中年男子,一看就像是一名武林中人。

  曲冰坐在轮椅上,大约在赵四海身后三米之外,旁边有两名保镖看守着,还有两名保镖,站在赵四海和中年男子身后大约一米之外的地方。

  我在离赵四海等人大约十米外,将车子停了下来,转头对宁勇和何敏两人嘱咐了一句:“小心一点。”

  “嗯!”两人点了点头。

  几秒钟之后,我带着宁勇和何敏下了车,两边的车灯相互照射,中间大约二十米的距离,如同白昼。

  我吸深了一口气,朝着赵四海走了过去,宁勇和何敏两人紧随其后。赵四海带着中年男子和两名保镖也开始朝着我走来,最终我们两人相距二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王浩,你很有胆量嘛!”赵四海冷冷的打量着我。

  “废话少说,开条件吧,怎么样才能放人。”我右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紧握着五四手枪,枪不但打开了保险,并且子弹已经上膛,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我就准备掏枪射击,二米的距离,以我掏枪的速度,应该可以打中赵四海,唯一的一点不确定因素就是他身边那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目光如炬,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大山般的感觉,好像比大哥的气势还要强上一分。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这种高手都能请来当保镖。”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条件很简单,你留下,我放曲冰离开。”赵四海盯着我说道。

  听到他这样说,再看到他只带了五个人来,我眼睛里露出一丝疑惑的目光,心中暗道:“看来刚才他所谓的杀死曲冰都是在试探我,真正的目的还是要对付孔志高,将日记本和移动硬盘拿到手。”

  仔细想想,赵四海的行为虽然怪异,但是却暗含着道理,我在他的眼睛毕竟还是一个小人物,只要孔志高完蛋的话,他要收拾我,不能说易如反掌,却也是不太困难。

  “你想让曲冰把东西拿出来,然后用东西换我?”听完赵四海的话,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开口对他说道。

  “哈哈……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我的目标是孔志高,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还没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赵四海哈哈大笑了起来。

  “赵四海,你别忘了,你可说过,一个星期之内就是我的死期,如果我没有死的话,你就跟我姓王,叫王四海,好像到今天晚上十二点,你说这话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我盯着赵四海说道,心里暗暗提高着警惕,妈蛋,像他这种人,套路太深,不得不防。

  “王浩,你信不信,我想让你死,易如翻掌。”赵四海伸出右手,在我面前翻转了一下,盯着我冷笑道。

  “是吗?”我双眼微眯,心里暗暗估算着,此时掏枪的话,有多大的把握击中赵四海,二米的距离,赵四海肯定躲不掉,不过他身边那名中年男子却有可能比我快,但是宁勇就在自己身边,可以挡住对方,至于后面那两名保镖,在我击中赵四海之前,肯定来不及救援。

  思来想去,二米的距离,此时绝对是击杀赵四海最佳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一瞬间,我心里不由的蠢蠢欲动。

  杀了赵四海,善后的事情有孔志高,我绝对不会有麻烦,只要赵四海完蛋的话,姚二麻子的死期也就快到了,姚二麻子死掉之后,我利用海河集团的游轮将江城的赌博业纳入自己麾下,有孔志高的关照,可以想象,绝对是顺风顺水。

  我和孔志高的计划是两年之内控制整个江城的黑暗势力,把我推上江城黑暗王者的宝座,从而配合孔志高将江城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然后将叶泽语挤出江城,那样的话,也许孔志高的政治生涯还能再延续五年时间。

  我和孔志高的合作是双赢,现在最大的障碍就是赵家,特别是眼前的赵四海,老奸巨猾,富可敌国,很难对付,本来如果赵建国仍然是市委书/记的话,赵家跺跺脚,江城都要颤三颤,想要对付赵家,那简直是找死。

  机会就在眼前,人生就那么几步,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不知道这种机会下次还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下一秒,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易如翻掌是吗?”

  “不信吗?你要不要试试?”赵四海盯着我说道,同时我发现他的目光好像扫了一下我插在口袋里的右手。

  我不敢再迟疑,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机会就在眼前,杀了赵四海的机率在八成以上,老子为什么不拼一下,

  下一秒,我突然大喝一声:“呔!”

  这是大哥教我一个发力窍门,本来是让我感受国术的气感,什么是气沉丹田,刚才我吸深一口气,压在丹田,然后开口出声,一口丹田气直喷而出,声如洪钟。

  在我大喝的同时,右手闪电般的掏了出来,抬枪朝着赵四海打去。

  赵四海可能没有想到我发出的声音如同一声炸雷,他的身体条件反射般的颤抖了一下,出现了一秒钟的呆滞,其实有这一秒钟的耽搁,足够我要他的命了。

  我的手臂抬了起来,眼看着枪口瞄准了赵四海的胸膛,他身边的那名中年男子的身影一晃,我只感觉眼前一花,一瞬间,耳边便响起了拳骨相撞的声音。

  中年男子身体刚动,宁勇就动了,直接在半路截住了对方,跟我料想的一样,生死就在这刹那之间,宁勇能不能打过这名中年男子,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名中年男子想瞬间击倒宁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手臂伸直了,凹陷、准星和赵四海的胸膛连成了一线:“死!”我大吼了一声,马上扣动了扳击。

  砰!

  枪响了!

  但是我发现赵四海的脸上并没有惊慌,更没有恐惧,甚至于他还露出一丝嘲笑。

  “赵四海疯了吗?还是被我吓傻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正常人,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手枪,不可能不害怕啊,除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伤不到他。

  我扣动扳击前的一瞬间,突然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