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38、539回环环相扣

第五百三十八章 这他妈是怎么会事

 
  我感觉自己活在梦中似的,赵雯竟然说月经没来,开什么玩笑了,难道老天爷玩我?不不。肯定是赵四海的阴谋,想让赵雯接近我,扰乱我的情绪,从而让我方寸大乱。找到击杀我的机会,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回到病房之后,我表面上平静,内心深处却是暗暗焦虑。今天注定是最难熬的一天。

  赵四海那斩钉截铁的声音,不停的在我脑海之中出现:“一个星期之内,我会要了你的命!”

  今天是第七天,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我仍然不知道,最可能引起我怀疑的就是斜对面李南的两名手下——薛朗和张晓燕。

  现在是最关键、最紧张的时刻,本来以为拿了钱去北京的赵雯突然出现在医院,还说月经一直没来,我双眼微眯,心中暗道一声:“不对,绝对不正常,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警惕,王浩,你一定要警惕赵雯,不能被她江大美院的学生身份所迷惑。”

  我心里暗暗提高了警惕,那天晚上,赵四海把我骗到私人会所,在那么重要的时刻,赵雯出现了,她如果仅仅是一名普通服务员那么简单的话,太有悖常理了,那天晚上明明就是赵四海设的一个局,既然赵雯当时出现了,那就说明她不普通。

  想到这里,我瞪大了眼睛,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因为那天在江大新校区,至少百分之八十相信了赵雯的话,还傻傻的给了她十五万,让她去北京中央美院深造,现在想想真他妈可笑,我是同情心泛滥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何敏带着赵雯从外边走了进来。

  我冷冷的瞥了赵雯一眼,随后朝着何敏看去,发出她手里拿着一张化验单:“什么情况?”我问。

  何敏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将单子递到了我的手里,说:“浩哥,还是你自己看吧。”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接过单子看了一眼,没看懂,上面写着什么绒毛膜促性腺激素,还有孕酮,后面是数据:“这是什么意思?”我盯着何敏问道。

  “她怀孕了。”何敏指着赵雯对我说道。

  “啊!不可能!”我当场惊呼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怀孕了,我的枪法那么准吗?一枪把邓思萱搞怀孕了,现在一枪又把赵雯搞怀孕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急速的摇着头,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浩哥,化验单不会骗人,她现在有了妊娠反应,确确实实怀孕了。”何敏对我说道。

  在激动过后,我直接变成了目瞪口呆,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嗓子发干,脑袋一片空白,嘴里喃喃自语:“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医生肯定搞错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老天爷你玩我是不是?”

  五雷轰顶,天雷滚滚,我已雷得外焦里嫩,都他妈开始怀疑人生了,感觉一切都是虚幻,一切都是幻觉。

  “我肯定是在做梦!”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伸手啪啪,狠狠抽了自己两记耳光。

  痛!很痛!脸火辣辣的痛!

  不是做梦,而是正在真实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这样!”我惨叫了一声,随后颓废的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团乱麻。

  我呆呆的坐了几分钟之后,抬头朝着赵雯看去:“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我对她质问道。

  “你强暴了我,还让我怀孕了,你个畜生还有脸问我是怎么会事?畜生!混蛋!”赵雯对我骂道,然后上前就给了我两记耳光。

  啪!啪!

  我完全被打懵逼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么准。”我嚷道。

  “我本来以为你仅仅是一个混蛋,但是看来你不但是一个混蛋,还是一个懦夫。”赵雯对我吼道。

  她脸上露出鄙视的目光,深深的刺激了我的自尊心,同时也让我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必须面对,然后想办法解决。

  两分钟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头朝着眼前的赵雯看去:“既然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为了我,也是为了你自己,我觉得应该马上打掉,你说呢?”我对她问道。

  “呜呜……我恨你!”赵雯哭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反对,因为这是现在最正确的做法,不然的话,万一再过几个月,想要打掉都不可能了。

  “今天就做手术。”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并没有跟赵雯商量的意思。

  呜呜……

  赵雯仍然在哭泣,看起来确实非常的伤心。

  此时的我,已经把刚才自己的分析抛到了脑后,因为化验单不可能骗人,赵雯确确实实的怀孕了,怀了我的孩子,而这个孩子不能出生,绝对不能出生,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我已经脑袋一片空白,遇到这种事情,什么理性分析都是狗屎,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尽快把孩子打掉,不然的话,万一赵雯像邓思萱那样偷偷把孩子生下来的话,那我们两人这一辈子都要纠缠在一块。

  “何敏,你带她……算了,还是我带她去吧。”本来我想让何敏带赵雯去做人流手术,但是想到了邓思萱的教训,我立刻改口了,决定亲自带赵雯去做手术,并且亲自看到她上手术台,还要亲自问一下医生,确认孩子是不否流掉才放心。

  “何敏,你留在这里照顾曲冰,有事的话,就用对讲机呼叫李队长。”我对何敏嘱咐道。

  “放心吧,浩哥,有我在,没事。”她说。

  我确实不太担心,毕竟住院楼里埋伏了十二名便衣刑警,再说何敏的功夫也不错,至少三、四名普通汉子近不了她的身。

  再说了,今天最危险的人应该是我自己,而不是曲冰。

  稍倾,我带着宁勇和赵雯两人拿着化验单离开了病房,在电梯里,我思考了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李南的电话:“喂,李队长。”

  “王浩,你那边有情况吗?“李南紧张的问道。

  “没,我遇到了一点事情,需要去一趟那边的门诊大厅,顶楼***IP病房,你能不能多派两人过去。”我对李南说道,因为想到薛朗和张晓燕,我对他们两人保持高度的怀疑。

  “为什么,***IP病房已经有了薛朗和张晓燕,不需要再加派人手了,再说,今天最需要保护的对象是你,这样吧,你在那里,我派两个人跟着你。”李南说。

  “不,不用!”我马上拒绝了,因为不想别人知道赵雯的事情:“李队长,实话实说吧,我有点怀疑薛朗和张晓燕,至于为什么,你别问,总之有点怀疑,你看能不能把再偷偷派两个人到***IP病房,以防万一。”我对李南说道。

  “这……行吧!你自己注意安全。“他对我叮嘱道。

  “嗯!”我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稍倾,我、宁勇和赵雯三人来到了门诊大厅,去了妇产科,挂号、排队,交钱,大半个小时之后,我本来以为赵雯可以上手术台了,可是没有想到,术前医生要求再做一次化验。

  护士给赵雯抽了血,现在医院都是仪器自动化验,所以结果出来的很快,我拿到化验单也没有仔细看,直接交给了医生,说:“医生,快上安排流产手术好吗?”

  医生接过化验单看了一眼,随后抬头疑惑的盯着我,说:“你刚才说什么?”

  “快点安排流产手术啊!”我重复了一遍。

  “她是你什么人?”医生指着赵雯对我询问道。

  “朋友。”我说。

  “谁说她怀孕了?”医生问。

  “那个刚才检查说怀孕了啊。”我回答道,脸上的表情点发懵,心里想着这医生怎么会事,废话真多。

  “你把刚才的那张化验单给我看看。”医生说。

  “哦!”我急忙把前边一张化验单递了过去,随后发现这名妇科医生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嘴里念叨一句:“搞什么嘛!”稍倾,她说:“这样,给你拍个B超看一下。”

  “医生,怎么会事?”我发现了一点异常,于是开口对这名妇科医生询问道。

  “呃,没事,可能仪器出现了一点问题,我先给她做个B超确认一下。”她说。

  “仪器出现了问题。”我眉头微皱,重复了一遍,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赵雯被叫进了小房间,那名妇产科医生也走了进去,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两人走了出来,医生说:“你朋友没怀孕,第一张化验单出错了。”

  “什么?”我听完医生的话之后,瞬间惊呼了一声:“出错了?这……”我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本来想责怪医生几句,想想还是算了,总之没怀孕就好,本来心情沉重,听到这个消息在最初的惊讶之后,我渐渐的感觉到轻松:“没有怀孕,太好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因为人流的话,毕竟要伤害一条小生命,而这条小生命却跟自己息息相关,内心深处总有一种淡淡的愧疚感。

  离开科产医,我让宁勇离远了一点,盯着赵雯说道:“你没有怀孕,钱,我也给你了,以后不要来纠缠着我。”

  啪!

  没想到赵雯伸手就给了一记耳光,说:“你个混蛋,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刚才知道有了孩子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混蛋!”赵雯大骂着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肩膀还要微微颤抖,估摸着是在哭泣。

  对于赵雯,我已经无法理性判断了,她到底是赵四海的人,还真是一个无辜的江大美院的学生?

  “唉,算了,管她是谁,从今以后也不会再见。”看着赵雯渐渐消失了背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心情大好的带着宁勇回到了住院楼,一路上非常小心,害怕赵雯怀孕错误检查单的目的是引诱自己离开重兵埋伏的住院楼。

  不过还好,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偷袭,十分钟之后,我带着宁勇回到了住院楼,我们两人坐电梯上到了顶层***IP病房,看到走廊里一切正常,我的心渐渐的安稳了下来。

  “看来并没有什么阴谋,都是自己太紧张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吱呀!

  我推开曲冰病房的门,走了进去,随之瞪大了眼睛,因为病床上已经不见了曲冰的踪影,何敏趴在地上,好像是被打晕了过去。

  “这……这他妈是怎么会事?”我大惊

第五百三十九章 环环相扣

 
  下一秒,我跑到何敏身边,将她扶了起来,先试了一下她脖子处的大动脉。还有跳动,估摸着是被人从背后打晕了过去,于是我马上狠掐她的人中,大约十几秒钟之后。何敏呃的一声,清醒了过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何敏怎么会事?曲冰呢?”我急速的对她询问道,一脸的着急。

  “浩哥。我……”何敏一脸懵逼的表情。

  “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快说啊!”我催促道,都快要急死,何敏竟然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浩哥,你走了没多久,薛朗和张晓燕两人进来了,那张晓燕跟我说着话,薛朗站在后面,突然我感觉脑子一阵巨痛,接着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何敏把我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薛朗、张晓燕!”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本来就怀疑他们两人,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下一秒,我立刻拿起旁边的对讲机,喊道:“李南、李南,我是王浩。”

  “王浩,怎么了?”很快对讲机里传出李南的声音。

  “薛朗和张晓燕两人把我的人打晕了,然后把曲冰给弄走了,你们没有发现吗?”我大声的吼道,声音里带着一丝怒气。

  “什么?”对讲机里传出李南的惊呼声。

  “李南,我不是让你多派两个人来顶楼的***IP病房吗?”我对李南质问道。

  “我本来想派人上去,但是发生了突发状况。”李南说。

  “什么状况?”我问。

  “有人鬼鬼祟祟的在打听曲冰的事情,并且我安排的人还遭到了攻击,同时各个楼层和出口埋伏的人员同时发现了可疑人员,于是我就没有派人上去,薛朗和张晓燕毕竟是我的人,我对他们两人还是比较信任,所以……唉,没想到竟然真是他们两人,现在看来其他人都是为了给他们两人做掩护。”李南懊悔的说道。

  “马上查看监控视频,看看他们把曲冰弄到那里去了。”我对李南说道。

  “这事我会马上去查,并且还会调人过来,你现在先别动,就待在病房里,我派两个人过去,保护你的安全。”李南说。

  “不用!”我断然拒绝了,谁知道李南的人可不可信,万一又被赵四海给收买了,那就不是保护我的安全,而是给我的人身安全增加危险了。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李南说了一句。

  “知道了,你快点查找对方的行踪。”我对其催促道。

  对讲机里再没传出李南的声音,估摸着是去忙了,我愤怒的将对讲机摔在沙发上,嘴里大吼了一声:“靠,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浩哥,都是我太大意了,对不起。”何敏一脸愧疚的对我说道。

  “不是你的错!”我并没有责怪何敏。

  稍倾,我平静了下来,开始思考刚刚发生的事情,很显然这是赵四海精心策划的阴谋,他先利用赵雯怀孕的事情把我和宁勇引出去,现在看来,化验单出错绝对不仅仅是医生操作失误或者是机器出错,应该是人为的原因,并且百分之百是赵四海安排好的。

  我和宁勇离开之后,赵四海又派了大量的人吸引李南的注意力,分散他的警力部署,而此时在***IP楼层,只剩下了何敏一个人,而对方却有薛朗和张晓燕。

  很明显,张晓燕吸引何敏的注意力,薛朗从后面将何敏打晕。然后他们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曲冰给掳走了。

  我把事情想了一遍,自认为实际情况肯定跟自己想得差不多,唯一有一点疑问就是:“我被骗了出去,身边只有宁勇一人,暗处的北影对方应该不会发现,可是为什么赵四海没有对我动手呢?真是奇怪!”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猜测详详细细跟他说了一遍,最后强调道:“孔市长,曲冰关系到你的前途和命运,同样也关系到我的切身利益,希望你能调动全部的力量,找到她。”

  没有曲冰,我早就成了赵四海的一条狗,所以必须把曲冰救回来,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是我大意了,当时你怀疑薛朗和张晓燕的时候,就应该马上把他们两人控制住,唉,看来我是老了,没有年轻时的狠辣了。”孔志高叹息了一声说道。

  “孔市长,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找人,必须马上找到人。”我说:“万一赵四海从曲冰手里得到日记本和移动硬盘的话,我们两人都要完蛋。”

  “我会亲自坐镇市局,把这当成一件特大绑架案处理,你马上向李南报案,走程序,上报市局,我会责成成立专案组,调动整个江城的警力,就是挖地三尺,都要将曲冰找出来。”孔志高感慨了一声之后,马上恢复了镇定,斩钉截铁的说道。

  “嗯!”我应了一声,对方掳走了曲冰,属于绑架,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报案。

  挂断电话之后,我用对讲机把李南叫了上来,他推门走进病房的时候,一脸郁闷的表情。

  “你查得怎么样了?”我问。

  “预谋,对方早有预谋,整个医院的监控系统今天早晨开始全部瘫痪,保安失踪,估摸着八成已经被灭口。”李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满脸愁容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一阵担忧,没有医院的视频,几乎等于失去了曲冰的踪迹。

  “李南,你先别泄气,孔市长让我向你报案,然后你上报市局,就说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绑架事件,到时候孔市长会亲自坐镇市局,责成成立专案组,调动江城一切警力将对方挖出来,这是一场跟赵四海的战斗,输了的话,孔市长完蛋,你和我也要跟着完蛋,所以现在还不到泄气的时候。”我对李南说道。

  李南盯着我看了一会,一脸愧疚的说:“我辜负了孔市长这么多年的栽培,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给搞砸了,薛朗和张晓燕这两个吃里爬外的王八蛋,被我找到的话,我一定亲手弄死他们。”

  “骂他们解决不了问题,马上行动起来,我现在正式向你报案。”我对李南说道。

  李南盯着我看了一会,腾的站了起来,说:“好,上半场算姓赵的赢了,现在下半场,老子要跟他拼命。”李南说完之后,转身离开了,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扭头对我问道:“需要我派人保护你吗?”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说:“不用,你全力追查曲冰的下落。”

  “嗯!”他点了点头,打开病房的门,离开了。

  我相信有孔志高坐镇市局,整个江城庞大的警力都会快速的运转起来,一旦运转起来,那将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只要有一点线索,对方就会被咬住。

  不过以赵四海的能量,怕是在警察队伍里肯定有很多他的人,甚至于他还可能通过上层的人来干预这件案子,总之,孔志高想集全城警力破案的话,怕是会遇到来自上下的各种阻力。

  这就是官场,太多了掣肘了。

  想到这里,我马上拿起手机,拨通了孙老头的电话,因为能影响孔志高全力办案的人暂时只有叶泽语,如果他出面帮着赵四海的话,这件事情很可能不了了之。

  铃声响了三下,传来孙老头的声音:“喂,王浩,有什么事?”

  “孙老,上次我们说的事情,你还记得吧。”我说。

  “当然记得。”他说。

  “我的人被人绑架了,已经向孔市长报案,他答应全力追查,希望叶书/记不要暗中使绊子,如果能支持一下更好。”我对孙老头说道。

  “好好照顾我儿子,别忘了我们的君子约定。”孙老头对我提醒道。

  “我会遵照约定的,这一次,你务必让叶泽语不要帮赵四海。”我说。

  “知道了。”孙老头应了一声,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能做的事情,我全部做了,随后愣愣的坐在沙发上发呆,耳边传来宁勇的声音:“喂,王浩,你现在不应该关心曲冰的事情,而是多想想你自己的安全,赵四海想从曲冰那里得到东西,而他想要的是你的命。“

  听到宁勇的话,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因为他说的没错,我确实更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今天赵四海必须完成他的承诺,不然的话,他有可能成为一个笑柄。

  “宁勇,你说如果你是赵四海的话,刚才我跟着赵雯去妇科检查的时候,是不是最好的暗杀机会?”我对宁勇问道,因为自己脑子里现在有点乱。

  “不是!”宁勇肯定的回答道。

  “呃?”我愣了一下,因为我觉得赵四海应该两边同时动手,可是现实之中,他仅仅动了曲冰,而没有对我下手。

  “为什么?”我盯着宁勇问道。

  “很简单!”他说:“因为我在你身边,如果什么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了,才是赵四海最好的下手机会。”

  听了宁勇的话,犹如醍醐灌顶,没想到平时一心习武的宁勇,此时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翻话。

  “对,你说的很对,是我脑子乱了。”稍倾,我点了点头,对宁勇说道。

  其实我对自己的小命有三层保护,明是宁勇,暗是北影,最后自己手里有还一把枪。

  “浩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几分钟之后,何敏对我询问道。

  “等!”我说,刚才经过宁勇的醍醐灌顶,我已经渐渐的冷静下来,不能因为曲冰的事情,方寸大乱,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那样只会给赵四海的暗杀提供机会,再说了,赵四海当时说的斩钉截铁,手里暗杀我的底牌肯定不简答,所以我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看看他到底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浩哥,我觉得我们应该主动出击。”何敏提议道。

  我摆了摆手,没有说话,随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一刻钟之后,我睁开了眼睛,刚才把所有的事情在心里默默想了一遍,感觉自己中了赵四海的圈套,他从六天之前,就在我心里种下一颗恐惧的种子,让我每天提心吊胆,最终让我方寸大乱。

  “他在等待着给我最后一击。”我在心里想道。

  前边六天的时间,恐惧已经把我搞得精疲力竭,刚才赵雯的事情再次透支我的精力,紧接着曲冰失踪,这种打击,让我频临崩溃,还好最终我没有胡乱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