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35、536回死亡的威胁

   第五百三十五章 死亡的威胁

 
  回到***IP楼层之后,宁勇要去上厕所,我也想去,却意外的在卫生间碰到了一个人。

  这人叫薛朗。李南的一名手下,他和一名女刑警伪装成病人住在曲冰病房的斜对面。

  他看到我和宁勇两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擦肩而过。没有任何的异常,我扭头看了一眼这人的背影,心中暗道:“难道是他?”

  稍倾,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过敏。看到一个人就觉得对方想害自己,不过此时此刻这人出现在卫生间里,确实存在很大的可疑,但是也许是巧合,总之我要根本无法判断。

  “以后多注意一下这人的行踪和表情,只要是内鬼,心里素质再强大,总会露出一点蛛丝马迹。”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上完厕所,回到病房之后,何敏和曲冰仍然在沉睡,宁勇躺在简易的折床上也睡了过去,只有我躺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入眠,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门外,搞得有点神经质,满脑子都是黑色的人影,就这样熬到天明,我才渐渐的沉睡过去,不过没睡多久,就被医院的嘈杂声给吵醒了。

  第六天到来了,也就是说我的危险越来越高,已经高达百分之五十,所以整个白天我几乎都在病房里补觉,拒绝了任何外出,同时让宁勇时刻待在自己身边。

  虽然说是在补觉,其实一直没有睡好,曲冰都看出来了,说:“浩哥,你累的话就回家休息吧,医院里有何姐陪着我就行了。”

  “我没事!”我拒绝了曲冰的好意,因为回家的话,还要担心医院里的曲冰,如果她出事的话,一旦日记本和移动硬盘被赵四海拿在手里,孔志高几乎百分之百会坐牢,孔志高完蛋之后,那么接下来我将独自面对赵家,能翻盘的机率小之又小,所以现在曲冰绝对不能出事。

  待在家里还没有医院安全,因为医院里除了宁勇和何敏之外,还有十二名便衣刑警,所以与其待在家里担惊受怕,还要担心医院里的曲冰,不如继续待在医院里。

  “你好好休息,我出去抽根烟。”我对曲冰说道,随后带着宁勇离开了病房,前边几天,我都是一个人去楼梯间抽烟,今天我让宁勇寸步不离左右。

  何敏留在病房里照顾曲冰,我带着宁勇来到了楼梯间,宁勇扎马步,我抽烟,缓解一下自己焦虑的心情,这七天时间,对我心里的考验十分巨大,明知道会被人杀死,但是还要去直面死亡,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有时候会把我逼疯。

  死,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之前的恐惧,而这种恐惧我已经经受了五天,今天是第六天,并且这种恐惧越往后越强烈,估摸着如果这一次不死的话,我的身心经受过这种煅烧洗礼,以后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再让自己感到害怕了。

  吱呀!

  正当我在抽烟思考问题的时候,楼梯间的门开了,薛朗走了进来,看到他的时候,我表情一愣,昨天晚上凌晨三点遇到他一次,此时自己出来抽烟遇到他一次,于是心里不免的生出了一个疑问:“会不会太巧合了?”

  “抽烟呢?”薛朗跟我打了一怕招呼,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

  “嗯!”我点了点头,一直在观察着他表情细微的变化。

  我一只手插在口袋,握紧了里边的五四手枪,另一只手夹着烟,面带微笑的跟薛朗聊着天,内心深处却是暗暗警惕,对其进行着仔细的观察,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因为提前一秒钟找到这个想杀自己人,我就提前一秒钟得到解放,死记恐惧的威胁已经快到自己承受的极限,我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真会疯掉,那可真就成了一个笑话。

  我和薛朗的聊天一共持续了十分钟,他便先离开了,在这十分钟的时间里,他一共看了宁勇五次,盯着我插/入口袋的右手看了三次,再无其他异常表现。

  “难道我猜错了?”待薛朗离开楼梯间之后,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我带着宁勇回到病房,然后整个白天除了上厕所和抽烟之外,我再也没有离开病房一步。

  下午的时候,我意外接到了孔志高的电话:“喂,王浩,发现什么异常了吗?”

  “没有,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了,看到谁都像杀手。”我说。

  “死亡前的恐惧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如果你能熬过来,并且还活着的话,那么我对你的将来更加的看好,别死了,你死了,我也会很麻烦。”孔志高说。

  “这一次熬过去,我一定约赵四海出来喝一杯咖啡,然后叫他一声王四海。”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那敢情好,到时候一定把他的表情拍下来,我很期待看看咱们江城这位首富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孔志高呵呵一笑,说道。

  “你不会失望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也是在为自己打气加油。

  “最后的一天半时间,需要我多派几名便衣刑警去医院吗?”孔志高对我询问道。

  “不用,你不是说这个人一定是我身边的人吗?并且还是一个出乎意料之人,已经有十二名刑警了,足够多了。”我说。

  “那好,你自己小心一点,按照我的经验来看,还是那句话,这个想要你命的人,是一个你绝对意不到的人,并且还就在你身边,不过这仅仅是我的推测,几率有多大,还要靠你自己来把握。”孔志高说。

  “我明白!”

  跟孔志高通完电话之后,我喝了半瓶红酒,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过没睡多长时间,就被一阵吵闹声给惊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病房里多了二个人,一名肥妇一名干瘦的老头。

  “曲冰的父母怎么来了?”我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心里不由的暗暗想道:“难道他们两人才是赵四海的底牌?不可能吧,两人有儿有女,难道敢杀我?不过好像曲斌欠了不少钱,八十三万根本不够他还赌债,万一赵四海让姚二麻子用曲冰的性命威胁老两口,也许他们还真有可能铤而走险。”

  我警惕的看着曲冰的父亲和继母,脑子里竟然出现一副肥妇突然拿出枪对我扫射的画面,下一秒,我急忙摇了摇头,感觉脑袋里都产生了幻觉:“妈蛋,赵四海这个王八蛋可真把自己折磨惨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小冰,你求求你曲斌吧,以都是阿姨不好,阿姨给你跪下来。”耳边传来肥妇的哭泣声,随后我看到她扑通一声,跪倒在曲冰的病床前,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钱都给你们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儿子我帮不了。”曲冰说道,因为激动她涨红了脸,同时身体好像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怎么会事?何敏,将她带出去,曲冰刚刚做完手术,需要安静,需要休息。”我马上对何敏吩咐道。

  稍倾,何敏将跪在地上的肥妇搀扶了起来,然后拽出了病房,至于那名干瘦的老头,他可是曲冰的亲生父亲,所以看在曲冰的面子上,我并没有对他进行强制措施。

  “你也回去吧,我没钱,我的钱全部给你们了,你儿子的事情,我帮不了。”曲冰对老头复述着刚才相同的话。

  “小冰,我知道你恨我,也恨曲斌和他妈,但是你就可怜可怜爹,爹不想曲家绝后啊。”曲冰的父亲朝着病房边上走来,我马上让宁勇给拦住了,同时自己往后退了两步,警惕盯着对方。

  “妈蛋,谁知道曲冰他爹有没有被赵四海给收买,或者被人用曲斌的性命威胁,对我进行暗杀。”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第六天马上就要结束了,不谨慎一点,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我没钱,你走吧,你儿子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曲冰冷着脸说道。

  “小冰,你不能这样啊,算爹求你,爹给你跪下来。”老头真是太偏心了,一点都不心痛曲冰,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曲冰面前。

  我心里有点可怜曲冰,而不是可怜老头,因为老头这么一跪,说明曲冰在他心里根本没有一点地位,他心里只有那个混账儿子。

  下一秒,我听到了曲冰的哭泣声。

  呜呜……

  曲冰多么敏感的一个人,我估摸着她看到这一幕,心都碎了吧。

  “宁勇,把他拉出去。”我立刻对宁勇吩咐道。

  稍倾,跪在地上的老头被宁勇拽了起来,强硬的提溜了出去。

  病房终于安静了下来,我拿出纸巾给曲冰擦了擦眼泪,心痛的对她说道:“别哭了,也不用伤心,也许你爹可能重男轻女严重一点,但是我想他心里一定是爱你的。”我说这种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很虚伪,因为从刚才老头的表现来看,他是真得一点都不爱曲冰。

  曲冰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也不再哭泣,但是眼睛里的悲伤十分的明显。

  “唉!”我叹息了一声,说:“曲斌的事情我来解决,总之不会再让他们来打扰你的生活了。”

  “浩哥,我……”

  “行了,什么都别说,你能为了我跳楼,我为你做什么都不值一提,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你那勇敢的一跳,我现在已经是赵四海的一条狗了。”我给曲冰擦了擦眼,打断了她的话,说:“好好休息,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稍倾,我站起身朝着病房外边走去,因为走廊里正传来肥妇的嚷叫声,估摸着正在撒泼打滚。

  我拉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还没有说话,就看到一个肥胖的身影扑了过来,吓得我惊呼了一声,急忙朝着旁边躲去,可惜事发突然,仍然没能躲开,被肥妇揪着衣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我身上蹭,嘴里说着让我救救曲斌,还说只要救了曲斌,他们不介意曲冰给我当情人云云。

  我听了一阵恶寒,这种女人真是让人作呕,她的劲很大,揪着我的衣服,一时让我无法动弹,而就在此时,我看到斜对面病房的门打开了,薛朗走了出来。

  看到薛朗的一瞬间,我的心都提了起来,因为两次巧遇薛朗都有点太巧合了,而此时被肥妇纠缠住,无法脱身,万一薛朗掏枪的话,估摸着我绝对是九死一生。

  “何敏,把这人弄开。”我对何敏喊道。

第五百三十六章 扑朔迷离

 
  我实在太紧张了,妈蛋,声音都有点颤抖,还好被肥妇的哭喊声给掩盖了。不然就实在太丢人了。

  下一秒,肥妇便被何敏给强扭着手臂拖开了,我终于恢复了自由,在刚才失去行动的一分钟的时间里。我一直紧张的盯着薛朗,因为他的双手始终插在口袋里,眼神好像都有点异常,当时真害怕他突然掏出手枪。对自己的脑袋来上一枪,不过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

  “闭嘴,不要吵了。”我对曲冰的父亲和肥妇冷喝道,声音很大,瞬间让他们两人闭上了嘴。

  “我们儿子曲斌到底怎么了?”我问。

  “他欠人家一百多万的赌债,现在被对方给抓了起来,那人说了,三天之内如果不能还钱的话,就等着给曲斌收尸吧。”老头急速的说道。

  肥妇马上又要哭天喊地,我马上瞪了她一眼,说:“不准喊!”她被我眼睛里的寒光一瞪,倒是没有喊出声。

  “曲斌的事情我会处理,你们先回去吧,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撒泼打滚的地方。”我对老头和肥妇两人说道,同时警惕的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群,这些围观的人有病人也有家属,特别是薛朗,我一直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凌晨三点钟,在卫生间碰到他,而当时在几分钟之前,我刚好看到了站在曲冰病房外的黑影;我上午去楼梯间抽烟,他竟然也去了,一切看起来都是巧合,但是对于我来说,不得不把他往坏的方面想:“万一他就是被赵四海收买的那个人呢?”

  “你不会骗我们吧,对了,你给我们钱就行了,我们自己去救曲斌。”肥妇对我嚷叫道。

  “你们自己去救曲斌,呵呵,你认为把钱给了对方,对方就把曲斌放了吗?”我对其反问道。

  肥妇眨了一下眼睛,没有说话。

  “给我们两个选择,第一,马上离开,曲斌的事情我会处理;第二,继续在这里闹,但是我会报警,让你们两人去拘留所反思一下,同时你们的宝贝儿子也许在你们反思的时候,已经被对方扔进大沽河里喂了王八。”我盯着老头和肥妇说道,眼睛里露出一丝寒光。

  因为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们两人的出现,并且大闹医院是不是赵四海的一个计划,因为只有趁乱,他的人才有机会对我下手,而刚才被肥妇纠缠住,瞬间失去了行动的自由,就是下手的最好时机,恰恰在这个时候,薛朗出现了,我不得不怀疑啊。

  虽然这一切都是猜测,但是事关自己的小命,我不得不谨慎,即便最终证明是假的,我现在也要谨慎再谨慎。

  肥妇好像还要说什么,却被老头拦住了:“你说话算数吗?”老头盯着我问道。

  “你女儿曲冰救过我的命。”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仅仅陈述了一个事实。

  “那就好,那就好!”老头点了点头,随后强行拽着肥妇朝着电梯口走去。

  闹剧结束了,回病房之前,我意味深长的瞥了薛朗一眼,他发现我在看他,笑了笑,随后转身回到了病房。

  他的表现无懈可击,并没有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接下来的整个晚上,我都没有再离开病房,更没有让宁勇离开自己半步,就算是上厕所,我都会带着宁勇,他的意见很大,我马上给大哥打了一个电话,大体上说了一下自己现在面临的情况,随后把手机递给了宁勇。

  估摸着大哥在电话里把宁勇给狠狠的训斥了一通,我看到他一不停的点头,嘴里说着:“师父,我错了!”

  大约五分钟之后,宁勇把手机还给我,眼睛里露出愤怒的目光,一脸气呼呼的模样。

  “陪我上厕所。”我把手机收好,对气呼呼的宁勇说道。

  “胆小鬼!”宁勇小声嘀咕道。

  “随便你说什么,现在乖乖陪我去上厕所。”我盯着宁勇说道。

  他最终屈服了,一脸不情愿的跟着我走出了病房,至于他说我胆小鬼的事情,并不能真正伤害到我的自尊,长时间面对这种死亡的威胁,我还没有疯掉,还能保持应有的镇静,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

  上完厕所之后,我突然想抽根烟,楼梯间就在厕所旁边,我准备开门的时候。突然发现楼梯间里有一道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薛朗。

  “怎么又是他?”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道一声,此时的薛朗好像在想事情,一边皱着眉头一边低头抽着烟,并没有发现站在门外的我和宁勇两人。

  看到这副表情的薛朗,他的嫌疑瞬间变大,我不由的想着要不要让李南把他调离***IP病房,换另外一个人过来?不过随后就改变了注意,因为换一个也不一定保险,随着第七天的到来,我心里有点草木皆兵的味道。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推门走进了楼梯间。

  吱呀!

  薛朗抬头看到是我,表情明显的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这么巧,也在抽烟啊!”我说。

  “嗯,干刑警时间长了,烟瘾也大了。”薛朗回答道。

  我们两人聊了几句,他便离开了,除了我进来的时候,他的表情微微一愣之外,再无其他异常。

  待薛朗离开之后,我抽着烟思考了片刻,今天晚上直到明天夜里十二点,已经剩下不足二十四个小时,赵四海当时说话的表情,自己还历历在目,他说的斩钉截铁落地有声,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那么接下来的二十几个小时,对我来说,将是真正的生死时刻,也许下一秒,就会有人跳出来要了我的命。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铃声响了六下,才传来孔志高迷糊的声音:“喂,出事了吗?大晚上打电话给我。”

  凌晨一点多钟,我把孔志高给吵醒了:“孔市长,帮我查一下薛朗这个人,最近二十几小时之内,我一直在跟他巧遇,有时候巧遇多了,我觉得就不仅仅是巧遇了。”

  “薛朗?他是李南的人,你直接打电话给李南不就可以了吗?”孔志高有点生气的说道。

  “孔市长,赵四海给我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二十三个小时,我现在草木皆兵,聊了你之外,其他的人我都不信任,包括李南。”我直言不讳。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好吧,我帮你查一下薛朗。”孔志高说。

  “谢谢孔市长,尽快给我消息,如果他有一点可疑的话,希望尽快控制住他。”我说。

  “王浩,我更倾向于你认为那个不可能的人。”孔志高再次对我提醒道。

  “我会注意的!”我说。

  挂断孔志高的电话之后,我带着宁勇回到了病房,他倒头就睡,我则根本就睡不着,也不敢喝酒,因为喝醉之后,虽然可以睡觉了,但是自己却也更加危险了,所以只能睁着眼睛,体会着恐惧慢慢将自己的身心占据,这种感觉让我抓狂,想要大声的喊叫。

  每当有护士从走廊里经过,我都立刻全身的汗毛直竖,非常紧张的盯着病房门口,脑海之中不停的出现着一个黑影拿着枪冲进病房的画面。

  就在这种紧张的煎熬之中,可能精神实在太过于疲劳,于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好像有一种心灵的反应,我突然全身打了一个冷颤,然后瞬间睁开了眼睛,当我朝着病房门口看去的时候,立刻瞪大了眼睛,因为我再一次看到了一道黑影,站在病房外边。

  “谁?”我感觉嗓子有点发干,立刻大吼了一声。

  我的吼叫声惊醒了宁勇、何敏和曲冰,同时也惊动了黑影,下一秒,我就看到病房门口的黑影消失了。

  “怎么了?”宁勇问,何敏立刻打开了大灯,瞬间整个病房都亮了起来,曲冰也是一脸疑惑的盯着我。

  “黑影,追!”我对宁勇说道。

  宁勇的反应很快,一个箭步朝着病房门口冲去,我将右手插/入口袋里,握紧了里边的五四手枪,紧跟着也冲了出去,并且还对病房里的何敏嘱咐了一声:“你别出去,照顾好曲冰。”

  我跟着宁勇后面冲出了病房,看到走廊上没有一个人影,宁勇朝着楼梯追去,我刚要跟着一块去,但是在经过薛朗病房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同时对前边的宁勇喊了一声:“宁勇!”

  他停了下来,扭头疑惑的看着我,问:“怎么了?”

  我对他招了招手,宁勇一脸疑惑的走了过来:“刚才你冲出病房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其他病房的门响?”我在其耳边小声的问道。

  “好像没有。”宁勇说。

  我眉头紧锁,心里暗暗思考着,从黑影消失到宁勇冲出病房,绝对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此时是凌晨三点多钟,周围非常的安静,只要有病房门的响动,在走廊里很容易听到。

  想到这里,我朝着宁勇指了指薛朗的病房,说:“进去看看。”

  宁勇有点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怀疑是薛朗。”我小声的说道。

  宁勇瞪着我,表情有点怪异,下一秒,我走到薛朗病房门口,先敲了敲门,然后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宁勇紧跟在我的身后。

  “薛朗!张晓燕!”我喊了二声,因为女警张晓燕装病人,薛朗装成他的老公陪床照顾。

  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薛朗在病房里,那么他的嫌疑基本上可以排除了,可是如果他没有在病房的话,呵呵,我就准备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先控制起来再说,至于对错,早晚会查清楚。

  吱呀!

  我带着宁勇推门走了进去。

  “谁啊?”病房里传来薛朗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我的表情一愣,心中暗道:“看来是自己猜错了,太多疑了。”

  “怎么了?”薛朗睡眼朦胧的对我问道。

  “刚才好像走廊里有人。”我说。

  “是吗?我去看看。”薛朗站起来准备出去看看,被我拦住了,说:“虚惊一场,可能是我太紧张了。”

  “哦!”薛朗瞥了我一眼,目光里有点疑惑,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稍倾,我准备带着宁勇离开,但是刚刚转身走了一步,马上又停了下来,我扭头朝着病床上看去,发现没有人,于是眉头微皱了起来,对薛朗问道:“张晓燕呢?”

  “呃?可能上厕所去了吧。”薛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