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娱乐第534 回黑影

 

第五百三十四章 黑影


   因为赵四海的原因,我对赵雯充满了警惕,再说了她也姓赵,搞不好就是赵家的人。赵四海斩钉截铁的说一个星期要我的命,我岂敢跟赵雯有过多的接触,万一她来个色/诱,谁知道到时候我能不能挺住。

  “你无耻。”赵雯对我骂道。

  “你不无耻。干嘛去那种高档会所当小姐。”我反驳道,同时心里暗暗警惕,妈蛋,按照常理来说。赵雯不应该纠缠着我不放:“会不会是赵四海授意,让她来接近自己?”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你才是小姐!”赵雯骂道。

  “你不是小姐干嘛当时陪我喝酒。”我说。

  “你……”赵雯用手指着我,满脸涨得通红。

  “没话说了吧,要钱的话,我最多给你一万,想告我的话,悉听尊便。”说完,我就上了车,疾驰而去,把气的浑身发抖的赵雯扔在校门口。

  “我看那女生不像坏人。”宁勇突然说道。

  我瞥了宁勇一眼,说:“你看我平时像不像坏人,如果有机会弄死赵四海,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同样,赵雯现在看起来不像坏人,但是万一她就是赵四海的人怎么办?”

  “我只说我的感觉。”宁勇说。

  “我可不能把自己的小命寄托在你的感觉上。”我说。

  稍倾,半个小时之后,我回到了医院,曲冰明天要动手术,今天正在做各种检查,何敏陪在她身边,不远处还跟着李南的四名手下,所以我很放心她的安全,现在我是不放心自己的安全,每过一天,危险性就增大一天,这种感觉令我非常不爽。

  一条龙和孔志高两人都告诫我,一定要注意身边的人,并且想要我命的人,还是那个永远想不到的人。

  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陪着曲冰,同时也是保护她的安全,身边只有宁勇、何敏两人,他们两人我是绝对信任,那么剩下能跟我接触的人,只有医生、护士和李南的手下,其实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更倾向于这三类人。

  医生、护士和李南的手下都可能被收买,并且还都有机会接触到我,所以虽然很认同孔志高的分析,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应该赵四海的人应该在这三类人中。

  “女医生徐彤彤可以排除,不是她帮我,现在我仍然在赵四海的手里。”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吱呀!

  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打断了我的思路,抬头看去,我的表情一愣,眉头微皱了起来,因来推门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赵雯,她竟然跟着来到了医院。

  一瞬间,我觉得她就是赵四海派来的杀手,不然的话,干嘛要一直纠弹着我呢?

  “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赵雯盯着我说道,抿着嘴唇,眼睛里露出倔强的目光。

  “什么说法。”我问。

  赵雯瞥了旁边宁勇一眼,说:“我要跟你单独谈谈。”

  听到她想跟我单独谈谈,我越发觉得她很可疑,于是将手插进了口袋,抓住了手枪,这才对旁边的宁勇说:“你到病房外边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何敏正陪着曲冰做术前检查,两人都不在病房。宁勇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出了病房。

  “现在可以说了吧。”我盯着赵雯说道,心里暗暗警惕,只要她敢有异动,我就准备先发制人。

  “我恨不得杀了你。”赵雯愤怒的瞪着我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一瞬间抓紧了手枪,同时紧紧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把你当成了小姐,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事情,如果你想听解释的话,我只能这样告诉你。“我说。

  “后来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赵四海的安排,但是仍然认为你一个畜生。”赵雯对我骂道。

  我心里十分的警惕,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你如果骂我能解气的话,就尽管骂吧。”我说。

  呜呜……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下一秒,赵雯竟然哭了起来,一个文艺气质的绝美女生在面前哭泣,一瞬间就能勾起做为男人的保护欲,不过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能上当,绝对不能上当,搞不好她就是赵四海的底牌。”

  “别哭了,你既然一再纠缠着我,肯定有目的,说吧,是不是想要钱?”我说。

  赵雯哭泣了一会,情绪稳定了一点:“我很想去报案,即便知道没有用,但是我仍然想去报案,然后去省里告状,不行的话,我就去北京上/访,我就不信你们这些人可以一手遮天。”赵雯愤恨的盯着我说道。

  “你们?”我嘴里念叨了一句,心中暗道:“难道她把赵四海也恨上了?”

  “我想去中央美院深造,读研究生,而我家里出现了一点状况,已经无力支付我继续学习绘画,所以我才会到那种地方当服务员,因为运气好的话,一天的小费就可以顶人家一个月的工资,侥幸心理害了我自己。”赵雯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跟我解释她去会所的原因。

  “听听就好,绝对不能当真,当真的话,你就危险了。”我在心里对自己暗暗提醒道,因为赵雯很可能是赵四海的底牌,这种理由完全可能是慌言。

  “今天上午你在河边看到我的时候,我刚刚跟赵四海大吵了一架,他没有给我一分钱,他也是一个畜生。”赵雯说:“我早已经从会所辞职了。”

  我眨了一下眼睛,有点明白赵雯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出去帮你去中央美院深造,攻读研究生?”我问。

  “不是帮,而是我仅仅要回自己应得的赔偿。”赵雯愤恨的盯着我说道:“也就是所谓的私了,不然的话,我就去北京上/访。”

  我盯着赵雯的脸看了十几秒钟,也看不出她到底是装的还是真有其事,不过既然她说要私了,如果不是太贵的话,我准备认了:“你要多少钱?”我问。

  “每年的学费二万,食宿至少要一万块,还要出去写生,所以你每年至少给我五万块,三年我需要十五万。”赵雯说,她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十五万!倒是不多,给你也可以,拿到钱马上在我面前消失,以后我们两不相欠。”我盯着赵雯说道。

  “我绝对不想再看见你的脸,因为会让我感到恶心,晚上会做噩梦。”赵雯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她的样子,我眉头皱了皱,心中暗道:“难道我猜错了,她不是赵四海的底牌?”

  “喂,你和赵四海什么关系?”我问。

  “没关系!全国姓赵的人多了。”赵雯回答道。

  “好,我就暂且相信你的话,把你的卡号发我手机上,我会让人转钱给你。”我对赵雯说道:“记住,这不是为我那天晚上的行为买单,纯属做善事。”

  “善事?呵呵,我还要感谢你喽?”赵雯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

  “不用,就当我是雷锋好了。”我说。

  “哼!”赵雯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随后我告诉了她手机号码,然后她把一个卡号发了过来,我直接用手机银行给她转了十五万过去。

  赵雯收到钱之后,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没有再纠缠。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心中暗道:“看来自己白紧张了,赵雯就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不小心卷了进来。”

  “既然不是赵雯,这个杀我的人又会是谁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当天晚上,医院里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事情,打电话给陶小军询问了鞍山路那边的情况,也是风平浪静。

  第二天,曲冰的手术很成功,随后的两天时间,我都在忐忑之中度过,这一晃四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离一个星期还剩下三天,也就是说,剩下的这三天时间,每一天我都有百分之三十三的几率被人杀死。

  此时的我越来越焦虑,晚上严重失眠,有时候想想,恨不得直接杀到赵四海家里,跟他同归于尽,这种明知有人要杀你,但是却不知道是谁的感觉,非常令人抓狂。

  第五天,白天的时候,仍然风平浪静,医院里一切正常,晚上我喝了半瓶红酒,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宁勇坐在我旁边,何敏趴在曲冰的病房上。

  大约凌晨二点多钟,我做了一个梦,突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的一瞬间,我无意朝着病房的门看了一眼,差一点尖叫起来,因为我看到一个黑影,但是当我揉搓了一下眼睛,再次朝着病房门看去的时候,这个黑影已经消失了。

  “难道自己看花了眼?”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会,肯定不会,刚才明明看到一个黑影站在病房门外。”

  我站了起来,掏出了手枪,咔嚓一声,子弹上膛,刚要出去,又有点担心,于是便把旁边正熟睡的宁勇叫醒了:“喂,宁勇,醒醒,快醒醒!”

  宁勇很警觉,立刻睁开了眼睛,问:“怎么了?”

  “我刚才看到病房门外有一道黑影。”我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讲了一遍。

  “黑影?”宁勇站了起来。

  “对,一道黑影一直站在门外,我醒了之后,好像活动了一下,揉搓了一下眼睛,他便消失了。”我说。

  “你不会看花眼了吧?”宁勇有点不相信。

  “绝对不会。”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其实内心深处也有一丝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不过我宁愿相信是真有一道黑影,这样至少可以确定赵四海安排的人终于要动手了。

  宁勇朝着病房门口走去,我紧握着子弹上膛的手枪跟在他的身后,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紧张,心中暗道:“王八蛋,终于要沉不住气了,要露面了,老子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谁?”

  吱呀!

  宁勇打了的病房的门,走了出去,左右看了看,说:“没人啊!”

  “电梯!”我说。

  于是我们两人急步朝着电梯走去,可惜电梯显示没有人用过。

  “那人走的是楼梯!”我马上说道。

  几秒钟后,我和宁勇又冲进了楼梯间,可惜仍然没有发现人影,朝下追了几层,一无所获。

  “喂,你是不是最近产生了幻觉?”宁勇打着哈欠,一脸不爽的对我说道。

  “不是幻觉,刚才真有一道黑影。”我说。

  “人呢?”宁勇问。

  “我们出去大约耽搁了一分钟的时间,他可能早就跑掉了。”我说。

  宁勇没有说话,回到顶楼之后,他去上厕所,却意外在卫生间门口碰到了一名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