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32、533回飞来横祸

第五百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

女子眺望河面,背影窈窕,估摸着秀色可餐,于是我便从其身边经过,无意之间瞥了对方面一眼,女子可能必生感应,也朝着我看了一眼,四目相对,我的目光愣住了,对方的眼睛里却有一丝愤怒。

“是你,你是江大的学生?”几秒钟之后,我呆呆的说道。

“离我远点!”女子突然朝后退去,同时嘴里大喊一声。

本来她就离河边很近了,她朝后一退,差一点掉进河里,于是我条件反射般的伸手抓住了她的衣服,稳住了她的身体,使其没有掉入河中,但是因为刚才时间紧迫,我根本没有多想,正抓在她的胸脯上,此时正值初夏,女子上身穿着一件瘦腰T恤,下身是淡蓝色七分紧身牛仔裤,脚上黑色耐克鞋。

薄薄的T恤根本承受不了女子的重量,我把她拉上来的时候,用力过猛,只听嗤啦一声,纯棉的T恤被撕破了,露出里边黑色的胸罩和大片雪白的皮肤,一时之间,我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并且右手还正抓在对方的胸脯上。

啪!

下一秒,我脸上狠狠挨了一记耳光:“臭流氓,无耻,畜生!”女子对我大骂道,接着双手推了我一个踉跄,然后跑开了。

我摸了一下被打得火辣辣痛的脸,心里这个郁闷啊,暗道一声:“妈蛋,刚才就应该让你掉下去,我是故意的啊,靠!”

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赵雯,我也没有想到会在江城大学河西分校遇到她,看来她应该是江大的学生。

“痛不?”耳边传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

我扭头看去,宁勇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写着二个字:“活该!”

“喂,你什么表情,我刚才是为了救她。”我对宁勇嚷道,本来就一肚子火,这小子还看我笑话。

“救人抓胳膊就行了。“宁勇十分认真的说道,他说的越认真好像越凸显出我刚才的不良动机。

“当时情况危机,我当然就是条件反射般的往前一抓了,谁知道就抓在她的胸脯上,这完全是一个意外。”我解释道。

宁勇撇了撇嘴,然后又耸了耸肩膀,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你……算了,没必要跟你解释,哥问心无愧。”我嚷了一声,随后也没有心情继续在校园里逛了,带着宁勇朝着校门口走去。

不过还没有走到校门口,就被一群男生给拦住了,为首一人跟我差不多高,不过很壮,手里拿着一个篮球,看他们这群人应该是刚才正在打篮球。

“是你刚才欺负赵雯?”拿篮球的男生对我问道,眼睛里露出愤怒的目光。

“这位同学,你说错了,刚才我救了赵雯,她差一点掉到河里去。”我对其解释道。

“救人就撕女生的衣服啊?那我们现在把你全身的衣服扒光,让你裸奔,是不是也可以说成救你呢?”男生瞪着我说道。

“同学,刚才在河边我完全是好心,你们是大学生要讲道理。”我不想跟这群学生发生冲突,因为没有那个必要,自认为自己现在的层次和眼界都比他们高很多,再也不是那只坐在井里望天的青蛙了。

可惜我想息事宁人,对方却中咄咄逼人,叫嚷着要扒光我的衣服,让我在操场上裸奔一圈才能放过我,而就在这个时候,该死的宁勇竟然悄悄的离我远了一点,脸上露出一副跟我不认识的表情。

“我擦!”看到宁勇这副表情,我心里有点抓狂,更多的还是担心,妈蛋,宁勇如果真不出手的话,这群大学生搞不好真会扒光自己,到时候再拍个视频传到网上,我他妈一世英明就毁了。

想到这里,我全身一个激灵,下一秒,转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对不远处的宁勇吼道:“帮我断后。”

可惜此时的宁勇竟然把脸扭到了一旁,装做没听见。

“我擦,宁勇,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让大哥收拾你。”我一边嚷叫着,一边飞速的奔跑,身后传来那群大学男生的叫喊声:“追,不能让他跑了!”

“拦住他,他刚才欺负咱们美体学院的院花。”

“不能让他跑了!”

……

身后嘈杂的喊叫声此起彼伏,甚至于有的学生听到喊叫声,站在前方对我进行拦截,妈蛋,一瞬间,我成了过街老鼠。

“看来赵雯是江大美体学院的学生,并且还是院花,后面那群男生应该都是休育生,看赵雯的样子不像练体育的,那就应该是美术系的学生。”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并且已经开始拼命奔跑,一群体育生,被对方抓到的话,宁勇不出手,我绝对会被扒光裸奔。

快到校门口时候,我看到有不少男生聚集在那里,正准备来个守株待兔,我心里一阵郁闷,后有追兵,前有埋伏,没办法,只好朝右边的梅园跑去。

梅园里不少成双成对的大学生在亲亲我我,我带着一大群体育生的到来,一下子把梅园闹的鸡飞狗跳,惊起了无数的鸳鸯。

稍倾,我和这群体育生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缺乏锻炼的我,很快就已经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呼吸着,仿佛缺水的鱼,肺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随之奔跑的速度变慢了,几秒钟之后,我被这群体育生给抓住了。

“押他到操场,让他裸奔!”为首那为男生喊道。

“让他祼奔!”

“对,让他祼奔,敢欺负我们美体学院的院花,找死啊!”

……

我甩掉了对方的撕扯,眼睛里露出寒光,对他们说道:“别碰我,我自己走。”身上藏着手枪,并且保险还是打开的,我不想让这群体育生知道。

“小子,你他妈……”一名体育生推搡了我一下,嘴里还骂骂咧咧,我猛然扭头盯着他,全身露出一种凶狠的气息,目光更是闪烁着凌厉的杀气。

被我这么一瞪,对方的叫骂声戛然而止,甚至于还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

“我说了,不要推我,我自己会走。”我目光扫向周围的体育生,声音冷冰冰的说道。

必须控制场面,不然的话,今天很可能惹出麻烦事,我现在心里对宁勇充满了意见,开玩笑适可而止,我身上还藏着枪呢,万一被这群体育生给看到,即便有孔志高罩着,也是一件麻烦事。

稍倾,我跟着这群体育生来到了操场,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男女学生,估摸着都是来看我裸奔,宁勇面无表情的站在离我五、六米远的地方,我朝他望去,露出求救的目光,这个混蛋竟然再次把脸扭到一边,装着没有看见。

“混蛋!”我在心里对宁勇暗骂了一声。

“你自己脱,还是我们帮你脱。”为首的那名体育生盯着我说道。

“我再说一遍,老子是救人,刚才没有我,赵雯早就掉到河里边去了。”我嚷道,可惜没人相信。

“再问你一遍,你是自己脱,还是我们帮你脱?”

“我要跟赵雯对质,死也要死个明白。”我对为首的男生说道。

“没必要。”他拒绝了。

“你不会不敢让我和赵雯对质吧,哦!我明白了,你肯定一直喜欢赵雯,但是人家根本看不上你,就想用这种办法显得你的男子汉气概,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啊,有本事跟老子单挑,谁他妈输了谁裸奔,你敢不敢?”我用挑衅的目光瞪着眼前的男生吼道。

“沈义,你们在干什么!”突然赵雯的声音响了起来,随之她分开人群,走到了我和沈义两人面前。

此时的赵雯已经换下了T恤,穿着一件碎花的白色雪纺衫,下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裙摆,下身仍然是七分紧身牛仔裤,不过鞋子却变成了一双小白鞋,跟白色碎花雪纺衫遥相呼应,搭配得很好看,再加上她绝美的容颜,婉约忧郁的文艺气质,一时之间,包括我在内,在场的大部分男生都看呆了。

“沈义,你们在干什么?”赵雯问道。

“赵雯,他是不是刚才在河边欺负你,我帮你出气。”沈义挺着胸膛,义愤填膺的说道。

“喂,小子,在美女面前装英雄是吧?那就跟我一对一单挑啊,仗着人多欺负我一个人算什么本事,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我再次对沈义激将道。

“你说什么?想单挑是吧,好,那就单挑,谁输了,围着操场裸奔一圈。”沈义把上衣的球衣脱了下来,露出了满身的疙瘩肉,看得我满脸羡慕,同时也暗暗的担心,一会打输了怎么办?真裸奔的话,自己的一世英明就毁了。

旁边有几名女生尖叫了起来,赵雯却眉黛微皱了起来,冷冷的问道:“我是你们两人的战利品吗?”

“赵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刚才……”

“行了,刚才我差一点掉进河里,是他救了我。”赵雯打断了沈义的话,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啊!”沈义惊呼了一声,说:“可是……”

“没什么可是,即便我被人欺负,也轮不到你替我出头,沈义,当着大家的面,我再次告诉你,我们两人不合适,以后不要总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赵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我看到沈义的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表情十分的尴尬。

趁此时机,我慢慢的朝后退,现在不走,更待何时,宁勇那个混蛋,今天是靠不住了,搞不好他也想看我裸奔呢。

可惜我正慢慢的朝后退去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沈义的怒吼声:“你别走,不是说要单挑吗?”

“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了,感觉丢了面子,心里有火没地方发,然后朝着我发对吧?以为老子是软柿子啊!”我毫不留情面的对沈义说道。

听到我的话,沈义的脸更红了,一个跨步冲到我的面前,轮拳就打:“老子今天揍定你了。”

我双拳一抱头,脑子里把一头碎碑的打法想了一遍,机会只有一次,等防下沈义的这一拳,就要不管不顾的进步撩阴,同时出肘击胸,出爪封喉,左手随着准备着轮摆拳打肋骨。

可惜在沈义拳风及面的一瞬间,我挡在面门前的双臂没有感觉到冲击和疼痛,心里有点疑惑:“咦?怎么会事?”放下手臂之后,我才发现,宁勇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边,单手抓住了沈义的手腕,向下一折,沈义脸色瞬间变色,脚尖都翘了起来,嘴里惨叫道:“啊啊……”


第五百三十三章 老子让你装逼

 
3500
看到沈义的惨样,我心里乐了,不过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对旁边的宁勇说道:“你干嘛,我让你出手了吗?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让开!”说这话时候,我紧握着拳头,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宁勇扭头瞪了我一眼,说:“你确定让我松手?”

“松手,啰嗦什么,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心里在生宁勇的气,刚才被一大群人追,他竟然在看笑话,于是对其大吼道。

“好吧!”宁勇说,随后便松开了沈义的手腕。

就在他松手的一瞬间,我握紧的右拳狠狠的朝着沈义的脸颊捣去,砰砰砰!左右开弓,一记直拳加两记摆拳,全部打在沈义的脸上,将他身体打得踉跄后退,不过他在后退之中,突然起腿,一脚蹬在我的小腹上,让我的进攻戛然而止。

噔噔噔……

我的身体连退数步,然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小腹处传来刀绞般的疼痛。

妈蛋,现在才知道,平时不锻炼,自己有多么的弱鸡!打沈义三拳,他身体仅仅踉跄的退了三步,但是对方一脚,便将我蹬趴在地上。

“操,老子干/死你!”沈义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朝着我冲了过来,此时我还坐在地上,没来得及起身,他就到了我的眼前,接着我感到脸部受到了重击,眼前有点发黑。

砰!

沈义一脚狠狠的踢在我的脸上,我的脑袋朝后甩去,上身上挺挺的倒在地上,接着感觉鼻血流了出来,难受的要命。

这一脚,把我骨子里的狠劲全部踢了出来,经历过多次的生死,越是在这种时刻,我的脑子反而越是冷静,我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沈义站在旁边俯视着我,开口骂道:“弱鸡,就你还配跟我单……”

他的挑点还没有说出口,我猛然抱着他的一条腿拼尽全力的往上一掀,扑通,沈义可能根本没有一点防备,身体直接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上。

“操,在老子面前装逼,你他妈还不够格。”我双眼露出凶光扑了过去,可惜下一秒就被沈义一脚给蹬开了,我并没有再次扑过去,而是急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看到沈义也正想爬起来,我马上绕到了他的身后,再一次扑去。

我双手从后面勒住了沈义的脖子,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他说的没错,自己就是一个弱鸡,所以每一次进攻必须拼尽全力,弱鸡不等于懦夫,更不等于窝囊废,谁说弱鸡打架就不能赢?

啊!

沈义突然大吼一声,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凌空而起,在空中翻转了三百六十度,后背狠狠的砸在地上。

砰!

我被沈义一个过肩摔,摔趴在塑胶跑道上。

咳咳……

我蜷缩着身体,急速的咳嗽起来。

咳咳……

沈义也咳嗽了两声,刚才我勒着他的脖子,都快要将其制服了,就差一点点就成功了,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咳嗽了几声之后,沈义冲到我面前,胎脚朝着我的肚子猛踢:“跟我单挑,你他妈找死,找死……”第说一句找死,就狠狠的朝着我的肚子猛踢一脚,我蜷缩着身体,双臂护在小腹上,虽然非常的疼痛,但是我并没有喊叫一声,而是咬紧牙关,一边承受着踢打,一边积聚着力量。

砰砰砰……

大约七、八脚过后,沈义的攻击节奏慢的下来,下一秒,我不服肚子的疼痛,突然双手抱住了沈义踢来的右腿,同时不顾一切的扬起脑袋,朝着他右腿的胫骨撞了下去。

砰!

我这一记头捶,狠狠的撞在沈义的胫骨上。

人的双腿最脆弱的地方就是胫骨,轻轻一击都会非常的疼痛,如果遭到重击的话,那种疼痛绝对是钻心刺骨,会让人瞬间失去战斗力。

啊啊……

沈义马上惨叫了起来。

下一秒,我迅速的从地上的爬了起来,肚子的疼痛让我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汗,身体有点踉跄,不过最终挺住了。

此时的沈义,单腿撑地,双手抱着右腿胫骨揉搓着,脸上的表情很痛苦。

趁其病,要其命!

谁他妈笑到最后才是赢家,我忍着肚子的疼痛朝着逃义冲了过去,表情凶神恶煞,左右手挥舞着拳头,嘴里还发出低吼的声音。

当我冲到沈义面前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一丝慌张的目光,让我心里不由的一阵冷笑,这说明沈义心里有点怕了,而我对于他却没有丝毫的胆怯。

表情、吼叫、双手的挥舞都是幌子,冲到他面前之后,我右脚猛然朝着沈义的裤/裆踢去。

砰!

啊……

这一次,沈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接着身体佝偻了下来,双手捂着裤/裆倒在了地上。

我知道自己的力量太小,即便再打他几拳,也不可能制服沈义,所以用了一招指上打下,凶狠的表情、低沉的吼叫和双手的挥舞都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从而为自己这一记冷不丁的撩阴脚提供机会。

成功了,沈义双手捂着裤/裆惨叫着在地上打起滚来,我不想放过他,抬脚对着他的脸猛踹,一边踹一边骂道:“装啊,继续在老子面前装逼,老子是弱鸡,但是你他妈想踩着老子在女生面前表现自己,算是打错了算盘。”

殴打了一会沈义,耳边传来赵雯的声音:“够了,你闹够了没有?”

我眨了一下眼睛,扭头朝着赵雯看去,心里一阵郁闷,暗道:“妈蛋,老子在河边好心救你,才惹出这种麻烦事,刚才差一点被沈义这孙子打晕过去,不是自己够狠,现在绝对被沈义虐成了狗。”

稍倾,我停止了殴打沈义,擦着脸上的血,一瘸一拐的走到赵雯面前,说:“你说实话,刚才在河边是不是我救了你。”

赵雯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刚才不是你吓唬我,我也不会摔到河里去。”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有点抓狂,不过想了想,女人能承认错误就怪了,于是心里也就释然了,最后瞥了赵雯一眼,我分开围观的学生,带着宁勇朝着校门口走去。

这一仗打得莫名其妙,不过最终打赢了,我还是蛮开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没有借助外力,将一名江大的体育生给干趴在地上。

正当我沉浸在自豪之中的时候,身后传来宁勇的声音:“使阴招不算本事。”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这个气啊,好心情一下子都没了,下一秒,腾的一下转身朝着他瞪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再说了,你看看哥这体格,你再看看沈义那体格,我不使阴招能赢吗?切!”

“你锻炼半年也能变成他那样,甚至于我可以把你训练的比他还厉害,不用这种阴招都可以把他虐成狗,只要你能吃得了苦。”宁勇开口说道。

我几次张口,但是最终没有说出话来,练武的苦,我尝试过,太他妈难受了,除非自己走投无路,不然的话,真不想练武。

“我不可能天天跟着你,你应该说几招防身的本事了。”宁勇说。

“我会一头碎碑。”我说道。

“你那不叫一头碎碑。”宁勇说。

“那叫什么?当时思雯说就是叫一头碎碑啊,心意把的一记杀招。”我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你那叫一头碎豆腐。”宁勇撇了撇嘴说道。

“你……”我心里的火又冒了出来,用手指着宁勇,他则摆了一个架势,然后突然使出了一头碎碑的打法。

砰砰砰!

他的速度很快,脚拳肘之间都带着风声,空气炸出了清脆的声音,我都看傻了,那种力量瞬间爆发的劲力,看起来就非常震撼,估摸着被他碰上一下,对面的人就要伤筋动骨,不死也得重伤。

最后他一记头捶到了我的眼前,离我的鼻梁骨大约只有二批宽的距离,才停下来。

在刚才一瞬间,我本能的想后退,但是最终控制住了自己身体的本能,一动未动,并且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不过后背已经冒出了冷汗,如果宁勇失手的话,我的鼻梁骨绝对就粉碎性骨折了。

“这才叫一头碎碑,你如果能达到这种程度,关键的时候,才能出手要了别人的命,从而救了自己的命,打败这种没见过血的大学生不算本事。”宁勇说。

我知道他说的都对,但是想想要吃那种非人的苦,我就害怕,于是最终狡辩道:“我是靠智慧碾压对手,学不学武都无所谓。”

来到校门口,准备上车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赵雯的声音:“喂,你等一下。”

我扭头朝后看去,发现赵雯追了过来,眉头不由的一皱,心中暗暗警惕道:“她是江大的学生,也有可能是赵四海的人,还是少跟她接触为妙。”

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也,刚才就是因为她才跟沈义干了一架,虽然干赢了,但是自己现在浑身疼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有事?”我问。

赵雯看了我一眼,说:“我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我眨了一下眼睛问道,有点疑惑,不知道自己和她之间有什么好谈。

“谈那天晚上的事情。”她说。

“那天晚上?”我一时没有反映过来。

“你……无耻。”赵雯眼睛愤怒的瞪着我说道。

“哦,你说的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啊,我和赵四海已经谈崩了,他想告我就尽管去告吧。”我无所谓的说道。

“我不是代表赵四海跟你谈,而是代表我自己跟你谈,我是一个人,不是你们男人之间的玩物。”赵雯激动的说道。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发现她有点激动,想了一下,说:“你是想跟我要补偿?说吧,多少钱?”

啪!

我的话刚说完,脸上又挨了她一巴掌:“混蛋!”赵雯满眼愤怒的骂道。

“我擦!”我瞪大了眼睛,扬起了手,想还回去,但是最终还是把胳膊入了下来,说:“这是你打我第二巴掌,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也别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你一个好好的大学生竟然去那种地方当小姐,谁知道是不是真处女,搞不好是做了处女摸修补手术。”

“你……你无耻。”赵雯用手指着我说道。

“你想告我就告我去吧,想要钱的话,一万块够不够?”我盯着赵雯说道。

“混蛋!”她因生气涨红了脸,再次想要抽我耳光,可惜被我躲开了。

“我不打女人,但是你别得寸进尺!”我对赵雯警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