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30.531回忽悠孙老头

第五百三十章 忽悠孙老头

 
  一路上我都十分小心,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盯着后面的车,如果有车一直跟着自己的话,我会马上拐入岔道。检测一下对方是否在跟踪自己,总之,因为赵四海的事情,我精神方面多多少少有点影响。会不由自主的紧张,毕竟他是江城首富,还说的那么斩钉截铁,如果是一个小混混的话。我要腰带就不会放在心上。

  本来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我愣是四十分钟之后才到达河西的海豚大酒店。刚刚带着宁勇走进酒店大门口,我的手机便响了,孙老头来的电话。

  “喂,孙老。”我按下了接听键。

  “王浩,你在那里?我已经等你五分钟了。”孙老头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你不会玩我吧?”

  “孙老,我马上到,已经在酒店大门口了,路上堵车。”我说了一个很普遍的理由,随后带着宁勇朝着一楼的中餐厅走去。

  走进中餐厅我环顾四周,发现了孙老头的身影,他的身边果然带着冷阎王,以前冷阎王瞪我一眼,我身体都会哆嗦,两年之后的今天,我跟冷阎王对视了几秒钟,根本没有什么感觉,他的目光虽然凶狠,但是跟一条龙、孔志高、赵四海这些大人物比起来,还是太过于单纯,只是一种单纯的凶狠,其实并不可怕。

  来到孙老头面前,我看到冷阎王的目光仅仅瞥了自己一眼,随后便盯着我身后的宁勇,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微变,我心里一阵好笑,估摸着冷阎王已经发怵了。

  宁勇在当今社会也是一个奇葩,一直醉心于武术,心无旁贷,就连大哥都自愧不如,这种少年赤子心,人在年轻的时候也许会有,但是接触社会之后,精力就很难再集中了,所以才有年少习武才能登门入室,长大之后再习武,很难有所成就,说的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心理的问题。

  冷阎王看着凶神恶煞,但是跟宁勇站在一起比较,高下立判,宁勇是骨子里透出的一种睥睨任何对手的冷傲,而冷阎王的凶狠则太流于表面。

  我瞥了冷阎王几眼,便没有再理睬他,同时心里有点感慨,当自己接触的层次高了起来,以前感觉很厉害的人物,现在看起来也就不过如此。

  坐下之后,孙老头立刻对我询问道:“王浩,张文珺现在在那里?孩子是谁的?”

  我朝着孙老头看去,微微一笑,说:“我饿了,先点餐!”

  “你……”孙老头顿时大怒,可惜我都没有再多看他一眼,直接把旁边的女服务员叫了过来,开始点餐。

  最终孙老头没敢发作,一脸气呼呼的模样,其实他发作我也不怕,旁边有宁勇,我身上还带着枪,弹匣里有八颗子弹,保险都打开了,就差上膛了。

  我点了八个菜,等服务员拿着菜单离开之后,我这才再一次朝着孙老头看去。

  “孩子是谁的?”孙老头再次问道。

  “我说是我的你信吗?”我端起茶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王浩,你什么意思?”孙老头满脸怒气的说道。

  “什么意思?你拿出相片好好看看,那眉眼,那鼻子,那嘴巴和脸型,是不是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还用问别人吗?”我瞪了孙老头一眼说道。

  他眉头紧皱,瞪着我看了几秒钟,随后马上拿出手机,仔细盯着看了起来。

  我不急不慢的喝着茶,宁勇这个武痴,坐着喝茶的时候,屁股离开椅子大约一指的距离,正在站马步桩,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其实每一个人成功的背后都不是没有原因,宁勇能打,并且练出了暗劲,跟他平时刻苦的练习有直接的关系,大哥就说过,陶小军比宁勇脑子活,天赋也高,可惜就是没有宁勇的厉害。

  “男孩?还是女孩?”孙老头盯着相片看了大约有二分钟,这才抬头对我询问道。

  “男孩女孩不都是你的骨肉吗?”我说。

  “那不一样,男孩的话,我孙家就有后了,女孩的话,那就让张文珺养着吧。”孙老头说。

  听到他说这种话,我心里冒出一股怒火,不过想了想,最终把怒火压了下去,盯着他说:“男孩!”

  “哈哈……”孙老头听到男孩竟然大笑了起来,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目瞪口呆:“不要告诉我他们母子两人在那里,只要让这个孩子姓孙就可以了,我也不会打扰他们母子两人的生活,在这个孩子成年之前,不要告诉他我的存在。”

  听完孙老头的话,我愣住了,妈蛋,老子费尽千辛万苦让张文珺把孩子生下来,是为了什么?老子是想用孩子要挟孙老头啊,现在可好,孙老头竟然说出这种话。

  我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仔细想了想,有点理解孙老头话里的意思了,他可能有仇人或者其他的原因,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有后了。

  想到这一层含义,我提起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心中暗道:“妈蛋,吓死老子了,还以为煞费苦心的经营,最后功亏一篑了。”

  稍倾,孙老头的表情平静了下来,盯着说:“你这么处心积虑的让张文珺把我儿子生下来,怕是有所求吧,说吧,让我干什么?”孙老头倒是爽快,刚才我还想着怎么开口呢,他自己倒是先问了起来。

  “小事,就想请你帮点小忙,华城路开发的事情,让叶泽语别掺和,强拆已经天/怒人怨,掺和多了对他没什么好处。”我淡淡的对孙老头说道。

  他眨了一下眼睛,问:“没了?”

  “嗯,就这么点小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办妥。”我说。

  “放心,这件事情我本来也不想让他掺和,孔志高和赵家斗,对他只有好处,干嘛非要插一脚呢?不是惹一身骚身上嘛。”孙老头说。

  听完他的话,我心里一阵郁闷,妈蛋,敢情自己白说了,孙老头本来就不同意叶泽语掺和到这件事情之中。

  “听说你现在是孔志高的先锋官?”孙老头眼睛里露出玩味的目光,开口对我问道。

  “孔志高是我亲叔,俺们是亲戚,我当然要帮他了。”我信口开河。

  “亲戚?”孙老头的表情有点懵逼:“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多了。”我撇了撇嘴说道:”信不信这家五星级的海豚大酒店也是我的产业?”

  “王浩,如果以前我们不认识的话,你吹牛也就罢了,我可还记得两年多之前,你的模样和处境,那时候好像你是李洁的养的小白脸。”孙老头阴阴的说道。

  “我是李洁养的小白脸?哈哈!”我哈哈一笑,说:“孙老,你白活了一大把年纪,看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就像官场一样,难道表面上很亲热的人,就一定是同伙?”我现在撒起谎来,都不用打草稿。

  “好,那你向我证明一下,这家五星级海豚大酒店是你的产业。”孙老头一脸看笑话的表情盯着我说道。

  “酒店里的一般员工都不认识我,再说我也没有必要向你证明什么。”我说。

  “心虚了?”孙老头问道,眼睛里有一丝轻蔑的笑容。

  “不是心虚,是没必要,要不咱俩打个赌,如果我能证明这家海豚大酒店是我的,你让叶泽语把华城路的开发项目转给海河集团。”我对孙老头说道。

  “海河集团是你的产业?”孙老头满脸疑惑的问道。

  我神秘的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继续在孙老头面前保持神秘的微笑。人都有一个特性,你越是神秘,对方心里越是可能把你想得更加神秘莫测。

  “同意吗?”我对孙老头问道。

  “我有什么好处?”孙老头问。

  无利不起早,现代社会没有好处谁会替谁真心办事。

  “好处嘛,没有,没有姓叶的帮忙,我们海河集团也能拿下这个项目,别忘了,我叔是孔市长。”我对孙老头说道。

  “那如果我让叶书/记给你加点困难呢?”孙老头的表情阴沉了下来。

  “哈哈,你儿子难道不想茁壮成长了吗?”我哈哈一笑,一脸吃定孙老头的模样。

  “王浩,你别太得意。”孙老头眼睛里充满了怒气。

  “孙老,我劝你最好现在就上我这艘大船,过几年,你想上可就没有机会了。”我盯着孙老头说道。

  孙老头刚要说话,服务员端着菜走了过来,他马上把话硬咽了回去,端起茶不开始喝茶,目光阴睛不定。

  菜上完之后,孙老头再次朝我看来,说:“你想收服我当手下?”

  “这是给你机会,如果你不是对姓叶的有点影响的话,你还没有资格当我的手下。”我露出一副睥睨天下的表情,其实他妈都是装的。

  “先证明这家五星级酒店是你的。”孙老头盯着我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对正在上菜的服务员说道,把你们酒店总经理叫来。

  “总经理?我没有这个权限。”女服务员说道。

  我摆了摆手,让她离开了,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宋佳的电话:“喂,让海豚大酒店的总经理到中餐厅叫我,快点。”

  “喂,王浩,你说什么呢。”电话另一端的宋佳估摸着此时正莫名其妙呢。

  “叫海豚大酒店的总经理马上到中餐厅叫我,给他十分钟的时间。”我严肃的说道,随后便挂了电话。

  宋佳很聪明,我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再说了,我现在挂着海河集团副总的头衔,这是宋佳以前的安排,没想到今天用来装逼刚刚好。

  我挂断电话之后,孙老头一脸不相信的说道:“王浩,你不会在唱独角戏吧。”

  “十分钟之后,你就知道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海豚大酒店的总经理我可认识。”孙老头说。

  “那最好,别到时候说我请了一个临时演员。”我针锋相对。

  大约七、八分钟之后,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走到了我和孙老头的餐桌旁边,对着我微微鞠躬,说:“王总,你来吃饭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跟朋友聊聊天,对了,这个月的营业怎么样?”我很装逼的问道。

  中年男子吧啦吧啦说了一通,我也没有仔细听,他说完之后,我挥了挥手:“这位你认识吗?”我指着孙老头问道。

  “上次叶书/记来剪裁的时候,好像见过一面,你是孙老吧。”

  孙老头此时已经目瞪口呆,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

第五百三十一章 君子约定

 
  看着孙老头目瞪口呆的样子,我心里好笑,不过表面上却仍然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对眼前的中年男子说:“你去忙吧!”

  “是。王总!”中年男子真是给足了面子,估摸着应该是宋佳对他叮嘱过。

  中年男子离开之后,我盯着目瞪口呆的孙老头,说:“服不?”

  孙老头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看着我,说:“当年的一个小屌丝,现在却让我看不透了,也不知道现在的你是真正的你。还是以前的你是真正的你。”

  听到孙老头这样说,我心里一阵得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孙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跟着叶泽语,虽然可以吃香喝辣,但是等你死了之后,他还会理睬你儿子吗?显然不可能。我如果是你的话,在自己过得舒服的同时,也会给儿子留下一大笔钱和一艘靠得住的大船。”我说。

  “靠得住的大船?”孙老头朝着我看来。

  “对,我就是那艘靠得住的大船,二十年之后,这艘船搞不好会成为巨轮,到时候罩着你儿子,即便他败家,把你留给他的钱全部花掉了,我也不会让他没地方住,没饭吃。”我对孙老头说道,煞费苦心的想要让他上船。

  一个赵四海已经足够头痛了,我和孔志高联合起来,才能稍稍将其压制,如果叶泽语倒向赵家,缠住孔志高的话,让我独自一人面对赵四海的怒火,估摸着我只有带人离开江城这一条路可行,或者不计后果的暗杀赵四海,但是在这个没有信仰的时代,又有谁不怕死呢?

  所以我才这么处心积虑的拉拢孙老头,其实用他儿子当人质,也可以让他为自己效力,但是那毕竟属于下策,并且关键时候如果他倒戈一击的话,搞不好会对我造成致命的打击。

  上策就是把他拉上贼船,变成自己人,这样才会尽心尽力,即便不能让叶泽语倒向我们这边,最起码可以让他保持中立,这就足矣了。

  孙老头听了我的话陷入了沉思,我不着急,开始吃饭,不然的话,都被宁勇给吃了。

  冷阎王看着宁勇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都看出来了,宁勇却视而不见,只顾着吃饭。

  稍倾,冷阎王终于忍不了,恭敬的问道:“请问这位兄弟,你的功夫是不是已经到了暗劲境界?”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宁勇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对方。

  冷阎王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目光也更加凶狠起来,可惜最终没有发作,而再看宁勇,始终没有正眼瞧对方一眼,不急不慢的吃着饭,那藐视的神情显露无疑。

  我看着宁勇这副样子十分不爽,妈蛋,哥本来认为自己装逼已经可以给九十九分了,万万没有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宁勇这无形之中的装逼,才是最为致命,绝对一百分。

  孙老头站了起来,对我使了一个眼色,说:“借一步说话。”

  我看他一眼的严肃,心里有点好奇,同不同意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干嘛还整得这么严肃呢?

  稍倾,我也站了起来,跟孙老头走到了旁边,他用低低的声音对我说道:“王浩,我可以答应为你做事,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你办了。”我说的模棱两可,能不能办到都凭我的心情而定。

  “只要你愿意,肯定可以办到。”孙老头说:“实话告诉你,我也算是武林中人,年轻的时候,欠下不少的血债,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刚刚改革开放,法制不健全,我在南边得罪了很多人,如果让人知道我有后的话,呵呵,某些人绝对会不择手段的将其杀死。”

  我一直盯着孙老头,心中暗道:“看来他年轻的时候人品真差,不但把武林中人给得罪光了,搞不好在南边欠下不少的血债,躲在江城养老,难道他不想有孩子,估摸着搞不好那天仇人就找上门。”

  “什么事,说吧?”我说,听完孙老头的话,我大约已经基本猜到他想让我干嘛,估摸着是帮他养儿子,如果是这个要求的话,我准备答应,无非就是每年给点钱而已。

  “让张文珺当你的情人,把那个孩子当成你的私生子,让他姓王,等长大之后,再告诉他身世。”孙老头非常认真的说道。

  我一听就愣住了,这完全跟自己心里想得不一样啊,于是马上摇了摇头,说:“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和张文珺又不是没有睡过。”孙老头说。

  “这跟睡不睡过没有关系,你如果想你的孩子有一个家的话,张文珺现在还年轻,完全可以给他找一个继父。”我说。

  “继父,哼,你认为谁都有资格做我孩子的继父,再说了,其他人我不相信,孩子万一受到了虐待,我会忍不住宰了那个王八蛋,到时候可以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了,所以这个继父只能你来当,别拒绝,对你没有一点坏事,每个月抽几天时间去陪陪他们,也可以换换口味,再漂亮的女人,睡个一年、二年也就没味了。”孙老头目露淫光的对我说道。

  “不行!”我断然拒绝,开什么玩笑,李洁、苏梦,那一个不是人精,我如果真答应了的话,早晚会露馅,到时候搞不好又是一场麻烦事,在感情方面,已经一团乱麻了,再加上一个张文珺,并且还有一个孩子,乖乖咧,想想脑袋都大。

  “我可以百分之八十控制叶泽语。”孙老头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表情非常的严肃,不像是在说谎。

  “百分之八十?控制?你别开玩笑了,叶泽语不是小孩子,更不是傀儡,更何况他还是叶家的人。”我笑着说道。

  “没跟你开玩笑,叶泽语身上有隐疾,只有我能治疗,每当这个时候,我说的话,他基本上可以答应,你仔细想想,如果有孔志高和叶泽语两个人帮你,赵四海又算得了什么。”孙老头说道,他为了让我想信,连叶泽语身上有隐疾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不行,这是原则问题,我可以帮你抚养孩子,不让他受委屈,但是我和张文珺之间不可能成为情人,更不可能当你儿子的爸爸。”我再次拒绝了孙老头的要求,开什么玩笑,这不是给我找刺激嘛。

  “你如果拒绝的话,我会说服叶泽语跟赵家联合,全力对付你和孔志高,即便打不翻你这条船,也要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孙老头瞬间翻脸,妈蛋,比他妈翻书还快。

  “喂,别忘了,你儿子在我手里。”我对其警告道。

  “哈哈……王浩,我活了快七十年了,参过军,当过红卫兵,干过造反派,下海经过商,混过江湖,五十多年的社会经验告诉我,你做不出杀死孩子的事情,所以别拿孩子威胁我。”孙老头哈哈大笑,盯着我说道。

  被他说中了,我确实干不出杀死孩子的事情,不过表面上我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淡淡的说道:“我现在干不出来,不等于我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干不出来。”

  孙老头停止了大笑,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说:“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出生,既然你让他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他的命运我就交给你了,要杀要埋随你的便。”

  孙老头说完之后,转身就准备带着冷阎王走人,我有点发懵,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父亲,妈蛋,还是他已经彻底看透了我。

  “等等,再谈谈。”我叫住了孙老头:“鱼死网破对你我都没有好处,何必便宜其他人呢。”我说。

  “不想便宜其他人,就答应我的要求,也不用多,每天去看张文珺和孩子三次,我会尽全力帮你。”孙老头说。

  “干嘛非让我当他的父亲呢?又干嘛非要让张文珺当我的情人?”我对孙老头询问道,心里疑惑不解。

  “你给孩子当父亲,一,他的身份不会受到怀疑;二,他不会缺少父爱;三,其他人没有资格;至于为什么要张文珺给你当情人,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那句话吗?”孙老头问。

  “什么话?”我眨了一下眼睛,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在地上能吸土,女人都有需求,我不想她出去乱搞,更不想她把一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带回家,影响到孩子的健康成长。”孙老头说。

  听完他的话之后,我瞪大了眼睛,骂了一句:“我擦,你是让我每个月去给他解决性需求啊,操!”

  “别生气,她需要,难道你不需要?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每个月换换口味,调节一下心情,也是很不错,这叫双赢,再说也张文珺长得不错。”孙老头真是无耻到了家。

  我他妈真是左右为难啊,他可以豁得出去,我却不能对一个小孩子下手,赵四海已经够难对付了,如果叶泽语倒向赵家,我和孔志高的两年之内霸占江城的计划,基本上就可以夭折了。

  “行吧!”我最终决定来个拖字决,先答应下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击掌为誓!”孙老头伸出了一只手掌。

  啪!

  我跟他击了一下掌,算是达成了一个君子约定。

  “如果你骗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孙老头盯着我说道。

  “我王浩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我说,心里却想着,到时候跟张文做不做你又不知道。

  一顿饭吃完,已经下午二点钟,我有点郁闷,本来以为可以大获全胜,最终却跟孙老头来了一个狗屁约定,虽然对我没有什么损失,但总是一件麻烦事。

  离开海豚大酒店之后,我并没有急着回医院,整天呆在医院那种地方,感觉太压抑,于是我开车带着宁勇去了江大河西新校,离海豚大酒店不到十分钟的车程。

  我慢慢的在学校里走着,宁勇跟在身后,看着校园里成双入对,或者三、五成群的大学生,我终于感觉到了一点活力,整天算计别人,这种生活以前很讨厌,但是敢终自己却变成了这种人。

  “还是大学生活最无忧无虑啊!”我忍不住说道。

  新校内有一段临河的小路,绿荫成群,远远看到有一名少女正在眺望河面,背影窈窕修长,估摸着是一名美女,于是我走了过去,心里想着秀色可餐,看到少女面容的时候,我却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