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28、529最一想不到的人

第五百二十八章 神经兮兮

 
  思来想去,搞不明白为什么赵四海会如此的自信,可以在一个星期之内要了我的命,只要有宁勇在我身边。一般的人根本近不了身,再说了,暗中还有北影的保护,除非赵四海能请到专业的杀手。并且还要用狙击枪在远处狙杀我,不过中国的枪械管制的很严,市面上根本不可能出现真正的狙击枪。

  虽然想不明白赵四海为什么这么自信,但是像他这种人。既然说出了一个星期之内要我的命,肯定不是空穴来风,我不得不防。

  稍倾,我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条龙的电话,宁勇和北影都是外力,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万一他们不小心出现了漏洞,最后还是要靠我自己来保命,现在学武是来不及了,所以手枪是最好的选择。

  昨天跟一条龙约好了喝茶见一面,可惜一条龙有事,最终没有赴约,于是今天我准备再约他,主要是想把枪搞到手,有一把手枪在身上,这样自己就又多了一重保障。

  铃声响了五下,手机里传来一条龙的声音:“喂!”

  “喂,叔,你昨天答应给我两把五四手枪,什么时候给啊?”我问。

  “现在吧,云海茶楼等我,正好有点时间,跟你聊聊。”一条龙说。

  “好,叔,我在云海茶楼等你,今天可不能再放我鸽子了。“我说。

  “啰嗦!”一条龙说了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声:“看在你是我未来老丈人的面前,不跟你一般见识。”

  本来跟一条龙通完电话之后,准备带宁勇马上去云海茶楼,但是想起赵四海的话,我心里有点发毛,像他这种大人物说出斩钉截铁的话,那基本上是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于是我决定离开医院之前,再给北影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传来北影冷冷的声音:“喂,找我什么事?”他问。

  “北影老大,有件事情我想嘱咐你一下。”我放低了姿态对其说道。

  “什么事?”北影问。

  “刚才赵四海打电话给我说要在一个星期之内要我的命,像他这种人既然敢说出这种话,肯定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现在也算北影组织的人,还有你答应保护我一个月的时间,所以这几天你一定要全力以赴啊。”我说。

  “赵四海说一个星期之内要你的命?”北影万年不变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些许的波动。

  我眨了一下眼睛,有点奇怪,嘴上说:“嗯,他说的斩钉截铁,还说一个星期如果我不死的话,他跟我姓。”

  手机里出现了长达一分钟的沉默,我都以为北影不在了,于是开口问道:“喂,北影,你还在吗?喂?”

  “这一个星期,你尽量少外出,不要见任何陌生人。”北影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哦,我明白,不过我一会必须出去一趟,有人要给我二把枪,我觉得有枪在身上总会安全一点。”我说。

  “随你!”北影说了一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心里有点郁闷,也不知道北影到底会不会竭尽全力的保护自己。

  “唉,靠别人果然还不如靠自己。”最终我叹息了一声,叫上宁勇坐电梯下了楼。

  因为赵四海的话,我感觉自己都有点神经质了,来到住院楼下面的时候,感觉所有陌生人都是杀手,都想杀死自己。

  这种感觉非常的糟糕,搞得我神经兮兮,精神极度的紧张,连旁边的宁勇都发现了我的不正常:“王浩,你怎么了?”

  “呃?没什么!”我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回答道,随后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王浩,你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冷静,一定要保持冷静,难道你被赵四海的一句话吓成这样?”

  稍倾,我吸深了一口气,然后呼出自己胸中的一口浊气,这才感觉好了一点,心中想着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这才恢复了正常。

  我开车带着宁勇离开了医院,朝着云海茶楼疾驰而去。二十分钟之后,来到了云海茶楼,我要了一个茶室,点好了茶,给一条龙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他说马上到。

  大约过了一刻钟,一条龙带着两名保镖出现在茶室之中。我让宁勇招呼着一条龙的那两名保镖去了隔壁茶室,随后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叔,枪带来了吗?我遇到麻烦了。”我说。

  “江高驰完蛋了,姓叶的盯着我想杀鸡给猴看,我年前就开始装孙子,现在还不想得罪赵四海,所以只给你带来了一把枪。”一条龙拿出一个纸盒子,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急忙打开,看到里边放着一把老旧的五四手枪,还有十几发子弹:“叔,子弹是不是少了一点?”我问。

  “嫌少还给我。”一条龙说。

  “不少,不少!”我现在急需这把手枪,马上开口说道,同时将盒子盖上,放在自己旁边。

  接下来我们两人之间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因为一条龙一直用一种阴森的目光盯着我,并且还一眨不眨,盯了半分钟,我心里就开始发毛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叔,我脸上有花吗?”我问。

  一条龙没有回答,仍然继续盯着我,一直盯到我感觉浑身不自在,他这才开口说道:“真看不出来你小子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不知不觉就有了孔志高当靠山,并且现在还敢跟赵四海正面硬干,搞不懂啊!”一条龙摇了摇头。

  “叔,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我不弄死赵四海,他就要弄死我。”我说。

  “算了,这事就先不说了,说说你和苏梦的事情,你真喜欢她?想跟她结婚?”一条龙盯着我问道。

  “嗯,我喜欢她,想跟她结婚。”我点了点头,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其实内心深处是犹豫不决,本来以为跟李洁两人已经完蛋了,但是她被赵四海绑了之后,我却猛然发现内心深处还关心着她,总之,我的感情生活现在是一塌糊涂。

  不过在一条龙面前,肯定不能实话实说,只能硬着头皮说全心全意喜欢苏梦,想跟她结婚生子。

  “我给你半年时间,如果你能在赵四海手里不死,并且半年之后跟苏梦完婚的话,我将全力支持你称霸江城,一统江城所有黑暗势力。”一条龙非常认真的对我说道。

  从其眼神之中,我看出来他不是说慌,确实想将我推到那个位置,如果白面得到孔志高的帮助,黑面一条龙再全力协助的话,我一统江城的日子绝对就不远了,现在除了姚二麻子和大刘嘴之外,江城其他黑暗势力都是一些小势力。

  “我一定让苏梦嫁给我。”我说,现在不能后退,只能硬着头皮上,至于半年之后怎么办?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度过现在的难关再说。

  “小子,如果做不到,别怪我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虽然你有孔志高罩着,但是如果我真要不计后果的对付你,十个孔志高也没用。”一条龙眼睛里对我露出警告的目光。

  “叔,咱是一家人,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我说。

  “希望如此!”一条龙点了点头,随后准备起身离开。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最终出声叫住了一条龙:“叔,留步,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一条龙瞥了我一眼,最终再次坐了下来。

  “叔,赵四海说一个星期之内要了我的命,并且还说的斩钉截铁,你说他为什么这么有把握?”我对一条龙询问道。

  “赵四海亲口告诉你的?”一条龙眉头微皱,盯着我问道。

  “嗯,他亲口说的,并且说的斩钉截铁,还说一个星期之内我不死的话,他跟我姓。”我说。

  “这种话都说了,看样子赵四海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你身边有他的人。”一条龙思考了片刻,对我说道。

  “不可能,我在院里只跟宁勇、曲冰、李洁、刘静、何敏五人接触,而他们五个人都不可能是赵四海的人。”我摇了摇头。

  “小子,别忘了,医院里除了这些人之外,最多的是什么?”一条龙对我提醒道。

  “医生和护士。”我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你好自为之。”一条龙说,随后起身离开了,大约一分钟之后,宁勇从外边走了进来。

  我眉头紧锁,觉得一条龙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赵四海如此有把握在一个星期之内弄死我,搞不好医院里真有他的人:“会是谁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宁勇回到了医院,首先去找了李南,让他以刑警的身份,查一下整个***IP病房的医生和护士的资料,最好能给我复印一份,想要研究一下,是否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李南很爽快的答应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拿着一大叠复印的资料递给了我,问:“王浩,你要这些东西干吗?我大体看了一下,都是医院的正规护士和医生,绝对不会让其他人混进***IP楼层。”

  “研究一下。”我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跟李南说实话。

  当天晚上,我熬了一夜,将手里几名医生和护士的资料反复研究,可是没有找到跟赵四海有什么联系。

  第二天上午,李洁和刘静出院了,其实两人本来就是受了惊吓,身上并没有伤。

  “李洁,你最好带着你妈离开江城一段时间,你不是想去杭州玩吗?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办理完出院手绪之后,我对李洁说道。

  “你跟我们一块去吗?”李洁问。

  我摇了摇头,说:“李洁,实话告诉你吧,我和赵四海之间不是他死就是我亡,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还可能连累到你和你妈,所以才希望你们母女两人出去躲躲。”

  “这样啊!”李洁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随后我让李南将她和刘静两人直接送去了机场,当天就飞去了杭州。

  送走李洁母女二人,我心里轻松了一点,至少不用再为她们两人的安全担心了,接下来应该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了。

  已经过去的一天,风平浪静,并没有发生异常的事情,但是赵四海斩钉截铁的声音仍然缠绕在我的耳边,始终让我心神不定,惴惴不安。

  “妈蛋,怎么好像被下了诅咒似的。”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放松一点,不要这么紧张。

第五百二十九章 最意想不到的人

 
  我思来想去,就这么等着不是办法啊,像被下了诅咒似的,有点风吹草动就紧张。于是拿起手机给孔志高打了一个电话。

  “喂,孔市长,抓到的那二个绑匪交代了没?”我问,真希望两人把赵四海咬出来。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

  “两人什么都不知道,对方是单线联系,如果能活捉他们两人嘴里的宇哥的话,也许还可以顺藤摸瓜。”孔志高说。

  “唉!当时那情况。如果我不果断开枪的话,直接就被对方的五连发打成了筛子了。”我叹息了一声说道,因为那名宇哥早已经被我打死在酒店房间之中。

  “对了,我正好有个事跟你说一声,赵家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竟然走通了叶泽语的路子,上午开会的时候,叶泽语特意点了华城路开发的事情,说不能因为一个钉子户耽搁江城整体的规划发展。”孔志高说。

  “孔市长,官场上的事情只能靠你了,我是一点忙帮不上,如果政府出面强拆的话,我也顶不住啊。”我说。

  “只是让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叶泽语的话也不是圣旨,强拆已经惹得全国人民天/怒人怨,班子里的人也多有顾虑,再说了,强拆本来就违反党的原则,根本不占理,我占领道德制高点完全可以顶住叶泽语,唯一就怕他一意孤行。”孔志高说。

  其实他说这些事,跟我没一毛钱关系,即便华城路的房子被强拆了,我也不损失什么,不过看孔志高这么紧张,八成他暗地里还有什么计划,只是没有告诉我而已。

  “孔市长,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说。”我叉开了话题。

  “什么事,说。”

  “赵四海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一个星期之内要我的命,如果做不到的话,他就跟我姓。”我把赵四海的话复述了一遍,随后对孔志高问道:“孔市长,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帮我分析一下,最近一天,我都有点神经质了,看谁都像要来害自己。”

  “姓赵的竟然这么说,看来他不是开玩笑,并且还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样的话……”孔志高沉思了片刻,说:“注意你身边的人!”

  “嗯!”我应了一声,一条龙和孔志高都让我注意身边的人,两人的人生阅历和江湖经验都非常的丰富,既然这样说,肯定有道理,可是身边的人,宁勇绝对可以相信,何敏本来就是孔志高的人,也可以相信,曲冰,还躺在病床上,再说她为了我跳过楼,也可以绝对相信。

  可以怀疑的人只有医生、护士和李南安排在医院的人。

  “这个要你命的人一定是你意想不到的人。”孔志高补充道。

  “孔市长,我现在正在调查***IP楼层的医生和护士,并不有发现任何异常,你说会不会是李南安排在医院的人,其中有人这被赵四海给收买了?”我对孔志高说道。

  “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会尽快查一下,只要有妻儿老小的人,一般不会干这种事情。”孔志高说。

  “那就麻烦孔市长了。”我感谢道。

  “华城路的事情,你自己也想想办法,当年叶泽语可是为李洁说过好话,我想你肯定有什么途径能影响到他吧?”孔志高意味深长的说道。

  绕来绕去,孔志高又绕到了华城路开发这个项目上,看来他对这个项目十分的在意,说明暗地里肯定有个什么计划我不知道。

  “孔市长,你能给我交个底嘛,咱搞了这栋二层小楼,不就是给赵四海添堵吗?这怎么看起来,你好像很在意华城路的事情?”我试探着问道。

  手机里出现了大约十几秒钟的沉默,接着再一次传来孔志高的声音:“海河集团也投入了这个项目,除了华城路中心区域的地皮被万鑫集团提前一步买下来之外,四周的大片土地现在都属于海河集团,这是一笔巨资,如果万鑫集团被这栋钉子楼拖垮的话,我们海河集团就可以趁虚而入,接手华城路的改造开发。”

  听完孔志高的话,我并没有吃惊,因为无利不起早,如果没有利益的话,孔志高会如此关心华城路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个钉子户嘛,只不过现在钉子户变成了我而已。

  “孔市长,你就不怕赵四海不转让地皮吗?”我问。

  “哼,他们万鑫集团欠了银行不少钱,如果华城路的开发再拖上几个月的话,就会把他们万鑫集团拖入泥潭,赵四海是一个商人,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将地皮出手。”孔志高说,看样子他已经胸有成竹,只要我能像根钉子一样,一直钉在华城路上。

  “明白了,孔市长,叶泽语的事情,你只能据理力争,我一个小屌丝真得不可能影响到一个大书/记。”我弱弱的说道。

  “小子,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帮我就是帮你自己,我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一个小屌丝,你认为一个小屌丝可以随便跟市长谈话,一个小屌丝可以跟江城首富为敌?”孔志高反问道。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孔市长,我那是歪门邪道,只能尽力而为,能不能影响到叶泽语的决定,我不敢保证。”

  “就这对了嘛。”孔志高说。

  “对了,孔市长,你一定要仔细查一下埋伏在医院里警察的底细,我怀疑最有可能就是他们之中的一人被赵四海收买了。”我再次对孔志高叮嘱道。

  “我会认真查的,不过王浩我再次提醒你一遍,这个人绝对是你意想不到的人,相信我,我这几十年的米饭可不是白吃。”孔志高斩钉截铁的说道:“所以说,既然你能想到怀疑的人,基本上不可能是他们,你明白吗?”

  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有点明白了,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赵四海能说出那种话,那绝对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孔志高给打断了:“记住我的话,最意想不到的人,就可能是要你命的人。”

  “嗯,我记住了。”我眉头紧锁,表情严肃,有点被孔志高的话给吓住了。

  挂断电话之后,老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刚才孔志高的话——最意想不到的人,就是要我命的人。

  “会是谁呢?”我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的茫然!

  稍倾,我又想到了叶泽语的事情,不是刚才孔志高提醒,我已经把叶泽语这条线给忘了,叶泽语-孙老头-张文珺,我确实多多少少可以影响到叶泽语,至于这个影响的程度有多大,至今还不是太清楚。

  想到张文珺,我算了一下日子,她应该已经生了,一个月之前联系过她,这段时间各种忙,也没有顾得上联系,于是下一秒,我马上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她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铃声大约响了五下,才传来她的声音:“喂,浩哥!”

  “生了吗?”我问。

  “半个月前就生了,我给你打电话没有打通,发了一条短信,你没有看到吗?”手机里传来张文珺的疑问声。

  “呃?最后太忙了,可能没看到,男孩?女孩?”我问。

  “男孩,浩哥,你给他娶个名字吧,就跟我姓张。”张文珺说。

  “这事我不能代劳,还是让他亲爹起吧,对了,把孩子的照片发过来,最好是你们两人的合照。”我想了一下,对张文珺说道。

  “好!”张文珺说:“浩哥,我想孩子的事情不要让那个人知道。”

  “你说孙老头吗?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有权力知道。”我说。

  “我怕他对孩子不利。”张文珺担心的说道。

  “虎毒不食子,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如果孙老头仍然恨这个孩子,我是不会把你和孩子在那里的消息告诉他的。”我说。

  “谢谢!”张文珺说。

  “好好照顾孩子,别多想,缺钱的话,就告诉我一声,我打给你。”我对张文珺有点可怜,虽然以前她帮着孙老头骗过自己。

  “不用,浩哥,你已经帮我很多了。”张文珺说。

  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稍倾,我的手机嘀嘀响了二声,来了一条彩信,是一张照片,上面张文珺抱着一个白白净净的胖小子,露出一脸幸福的模样。

  “宁勇,跟我出去一趟。”我对正在站桩的宁勇说道。

  他是一脸的不情愿啊,嘴里嘀咕了一句:“我正在练功呢,叫何敏陪你出去行不行?”

  “你如果承认何敏比你厉害的话,那我就叫何敏陪我出去,你承认打不过何敏吗?”我盯着宁勇问道。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练武之人都有一颗争强好胜之心,这是身体强大之后的必然结果,根本无解。

  果然宁勇听到我这么说,立刻收了桩功,非常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跟着我朝楼下走去。

  我带着宁勇上了车,并没有马上离开医院,而是先把那张照片给孙老头发了过去,估摸着只要孙老头看到,就会马上打电话过来,最多不超过五分钟。

  铃铃……

  还不到二分钟,孙老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去年种下了种子,今年终于要开花结果了,下一秒,我按下了接听键:“喂,孙老,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吗?”

  “王浩,是你!”孙老头竟然一下子就猜出了我是谁。

  “孙老真是好记性,呵呵!”我呵呵一笑。

  “文珺在你手上,孩子是谁的?”孙老头急速的问道。

  “你猜!”我说。

  “王浩,看来以前我小看你了。”孙老头声音里带着丝丝怒气。

  “没小看,我就是一个小屌丝。”我云淡风轻的说道。

  “孩子到底是谁的,告诉我。”孙老头却非常的激动,对我大吼道。

  “孙老,别激动,我们一块吃个饭吧,一边吃边聊,我正好饿了。”我说。

  “那里?”孙老头问。

  “河西的海豚大酒店的中餐不错,去试试?”我想了一下,去海豚大酒店最保险,因为那是海河集团的产业。

  “好,半个小时见。”孙老头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心里暗暗得意,因为从孙老头的语气之中,不难判断,他此时很激动,无后的他,看到照片上跟他一模一样的小孩,不激动就怪了,至于以前他为什么让张文珺打掉,我则不得而知了,这种事情,也只有孙老头自己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