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26、527回蹊跷

第五百二十六章 蹊跷

 
  我一边跟李洁说着话,一边在心时思考着曲冰父母的事情,总感觉有点不对头,无利不起早:“如果没有利益的话。曲斌和肥妇为什么要在医院里大闹呢?可是这么大闹的话,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李洁在我怀里睡着了,看着熟睡的李洁。我心情复杂,她刚刚经历了绑架,现在心里应该很脆弱吧,想对她好。但是总感觉心里有一根刺。

  “唉!”我在心里轻叹了一声,然后慢慢的将李洁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李洁却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迷迷糊糊的说道:“不要走,我害怕。”

  看着她脸上露出那种可怜的表情,我心软了,轻声说道:“别怕,我不走,睡吧!”

  几分钟之后,李洁再次熟睡了过去,不过她的手始终抓着我的手,不曾松开。

  “唉,真是一个让人又恨又爱又怜悯的女人,我现在都不知道对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了。”看着熟睡中的李洁,我有一种五味杂陈的感觉。

  当天晚上大约九点多钟,曲冰的父亲再次来到了医院。当时我在李洁的病房,何敏过来叫我,于是我马上起身朝着曲冰的病房走去,同时对何敏询问道:“又来闹/事?”

  “倒是没有闹/事,提了点水果,说是想看看孩子。”何敏回答道。

  “就他一个人?”我问。

  “嗯!肥妇和她儿子这次没有来。”何敏说。

  我眉头微皱,不明白曲冰的父亲大晚上来医院干嘛?到底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不过可以肯定一点,此事必有蹊跷。

  宁勇正在走廊上练柔八极,八极本来是非常勇猛拳法,但是却打出了太极的味道,我反正是看不懂,宁勇也不解释。

  病房里只有曲冰和她父亲两人,我站在病房门口没有进去,里边好像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因为隔着门听不太真切。

  “看来曲冰跟她父亲的关系也不太好。”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其实从白天的表现来看,曲冰的父亲就是一个气管炎,小时候没有能够保护曲冰,两人的关系又怎么可能好。

  “你走,走啊,我不想再看到你,也不想再跟那个女人和她儿子有任何关系。”突然病房里传来曲冰歇斯底里的声音。

  下一秒,我急忙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看到曲冰泪流满面,情绪激动,而曲冰的父亲也是涨红了脸,随后气呼呼的走了。

  曲冰躺在病床上哭泣,我让何敏先出去,并嘱咐她,别让人进来,自己则坐在病床旁边,用纸巾给曲冰慢慢的擦着眼泪:“如果有什么委屈就跟我说。”

  “那个女人的儿子赌博欠了钱,人家讨债的追上门,给了三天时间,要么还钱,要么剁手,要么拿我抵债。”曲冰说道,随后哭得更加伤心。

  “拿你抵债?”我眨了一下眼睛,现在可不是古代,虽然社会的另一面仍然十分的黑暗,但是喜儿的事情不可能再发生,只要女子敢抵抗,一旦曝光的话,对方将受到法律严厉的制裁。

  “对,他们想得出来,刚才我爸竟然还劝我,说对方有钱有势力,我嫁过去就能住大房子过好日子,他也就放心了,呵呵,这是我亲爸啊,为了他儿子竟然说出这种话,呜呜……”曲冰哭得更加伤心了。

  “不哭,你弟的事情,我来解决。”我对曲冰说道。

  “浩哥,你虽帮忙,让对方剁了那个小畜生的手。”曲冰咬牙切齿的说道,看样子是真恨同父异母的弟弟曲斌。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说,这件事情太蹊跷了,用曲冰抵债,那个赌场的人要多脑残才会说出这种话,现在社会虽然也有这种事情,但是大多女子都是自愿,就像各大酒店里的小姐,都是自愿当小姐,不像过去是逼良为娼。

  “浩哥,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曲冰哭了一会,泪眼婆娑的望着我说道。

  “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我说。

  “我卡里有八十多万,你帮我全部给我爸,算是还他生我的恩情,以后我就不欠那个家一丝一毫。”曲冰从旁边的包包里掏出一张工行的卡,递到了我的手里。

  “卡你留着,钱我来出,你弟的事情,我顺便也帮着解决。”我把卡得新放到曲冰的包包里,对其说道。

  “不行,必须用我的钱。”曲冰非常倔强,最终没有办法,我只好暂时收下她的卡。

  当天晚上,我陪着曲冰聊了很久,她睡着之后,我才离开病房,来到楼梯间抽烟。

  第二天,我问了曲冰家的地址,跟李南嘱咐了一声,让他加强顶楼***IP病房的保护力度,然后带着宁勇去了曲冰家。

  曲冰她爸是一名老国企,在市南分了一套小两居,刚才够他们一家三口住。

  我和宁勇按了一会门铃,里边传来了肥妇的声音:“大清早,谁啊?我家斌子不在家。”

  “我们不是讨债的。”我说。

  吱呀!

  门开了,里边露出一副泼妇样的肥妇,她看到是我,立刻阴着脸说道:“你来干吗?”

  “曲冰让我给你们来送钱。”我眼睛里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不过总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蹊跷,所以耐着性子说道。

  “送钱?”肥妇眼睛里露出一丝亮光,随后侧了一下身,将我和宁勇两人请进了客厅。

  “妈,谁啊?”二流子曲斌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小婊/子让人送钱来了。”肥妇说。

  “是吗?就知道她肯定陪很多男人睡过,不然怎么可能演电影呢。”曲斌一脸猥琐的说道。

  我看到母子两人的样子,就想用大耳瓜抽他们,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这种垃圾货色,不值得自己生气,免得脏了手。

  “钱在那里?”曲斌盯着我问,当他看到宁勇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哆嗦,看来昨天在医院的时候,宁勇揍的他不轻。

  我把曲冰的那张工行卡扔在茶几上,说:“卡里有八十三万,密码写在后面。”

  “八十三万!”肥妇母子两人同时惊呼了起来,下一秒,二流子曲斌就想拿卡,不过却被我抓住了手腕。

  “干吗?”我瞪着我问道。

  “拿了这笔钱之后,曲冰就跟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不准再去骚扰她,不然的话,我保证你们母子两人会过得很悲惨。”我眼睛里露出阴狠的目光,在肥妇母子两人的脸上扫过,被我拿眼睛一扫,两人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我们把曲冰养这么大,八十三万就想划清关系,没门。”肥妇在哆嗦之后,反瞪着我说道。

  “那好,咱们走着瞧。”我直接把工行卡装回了口袋,站起身来带着宁勇准备离开。

  “把钱留下。”身后传来曲斌的声音。

  我根本不理睬他,径直朝着门外走去:“曲冰心善,才给你们八十三万,按我的意思,一分钱都不给。”我扭头盯着肥妇母子两人冷哼了一声,随后转身带着宁勇就走。

  “等等!”走到屋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曲冰他爸的声音。

  我转身看去,心里涌出对这个窝囊男人的一丝鄙视,从小没有给曲冰提供一丝的保护,根本不配当一个父亲。

  “八十三万留下,以后曲冰跟这个家再没任何关系。”他说。

  “凭什么?”肥妇反对。

  “你闭嘴,即便曲冰一分钱不给,也问心无愧。”这个男人终于硬气了一会,大声的对肥妇吼道。

  “你敢吼我!”肥妇怒了。

  “八十三万,你要还是不要,不要的话,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就等着被人剁了手脚吧。”

  肥妇听到这话,犹豫了。

  “要不要?”曲冰她爸再次对肥妇吼问道。

  “便宜这个婊/子了。”肥妇说。

  我带着宁勇重新坐在沙发上,目光在肥妇一家三口脸上扫过,说:“空口无凭,写个字据吧。”

  “还要写字据?”肥妇有点不乐意。

  “你们呢?”我反问道,对眼前的这名肥妇越来越厌恶。

  “妈,快写吧,那些人再来的话,我的小命就没了。”二流子曲斌在旁边催促道。

  最终曲冰的父亲和肥妇写了一张字据,签了名,按了手印,我这才把银行卡给他们。

  “你们先别走,我下去查一下卡里有多少钱。”曲斌说道。

  “一块去吧。”我冷哼了一声,怕这垃圾耍小聪明。

  小区门口不远处就有ATM机,曲斌查了一下,果然卡里有八十三万,这才满脸高兴的将卡收好,他准备回家的时候,我给宁勇使了一个眼色,将其拦住了。

  “你们想干吗?”曲斌一脸惊恐的盯着我和宁勇问道。

  我盯着他看了一眼,说:“不用害怕,好事,你欠谁的赌债,也许我可以帮你,让你不用还钱。”

  曲斌眨了一下眼睛,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叫王浩,也在道上混了几年了。”我说,自己在江城不算名人,不知道曲斌这小混混有没有听说过。

  “东城的王浩?”他问。

  “咦?”我心里一愣,竟然曲斌还听说过我的名字,有点意外:“对,我就是东城的王浩。”

  “你真能帮我把赌债免了?”他歪着脑袋,斜着眼睛,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说吧!欠谁的帐?”我懒的跟他啰嗦。

  “疤瘌眼。”曲斌说。

  “疤瘌眼是谁?”我问。

  “疤瘌眼你都不知道啊,是不是混道上的人,专门替姚哥收帐的疤瘌眼啊,外号独眼龙,他的一只眼收债的时候被打残了。”曲斌说。

  “独眼龙,是他啊!”

  独眼龙我当然听说过,姚二麻子手下的一员大将,听说从小力气就大,打架没输过,仗着一身蛮力,混到现在的位置。

  “你欠姚二麻子多少钱?”我问,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也许背后有一条摸不清的线。

  “二百多万。”曲斌说:“本来我赢了一百多万,不知道为什么就输了回去……”

  我没有听他在喋喋不休,而是眉头微皱,打断了他的话,说:“约独眼龙出来,就说你要还帐。”

  “你真能替我摆平?”曲斌仍然有点不信。

  “打电话,约他在大沽河水库见面。”我冷冷的说道。

  稍倾,曲斌打通了独眼龙的电话,说要还钱,地点约在了大沽河水库,独眼龙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且还说,如果到时候不还钱,就把曲斌直接扔水库里喂王八。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一个星期之内我要你的命

 
  一个小时之后,我开车带着宁勇和曲斌来到了市郊的大沽河水库,看着深不见底的水库,我默默的抽起了烟。脑子思考着曲冰的事情,总感觉非常的蹊跷,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一直被忽略的事情,于是扭头对旁边的曲斌问道:“喂。你们是怎么知道曲斌住院?”

  “独眼龙说的,当时我说跟曲冰没有联系,根本找不到她,独眼龙就说了一句。曲冰不是在江城第一人民医院***IP病房吗?你小子敢骗我?”曲斌回答道。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曲冰,曲斌,独眼龙,姚二麻子。”当想到姚二麻子的时候,脑海之中突然跳出了赵四海的身影:“对了,赵四海好像跟姚二麻子暗中有勾结。”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难道这一切都是赵四海的阴谋?”

  姚二麻子本来是孔志高的人,可能孔志高发现他跟赵四海暗中眉来眼去,于是就想除掉他,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迟迟没有动手。

  “看来这事八成是赵四海一招瞒天过海之计,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曲冰跟她家里的关系并不好,那肥妇更不是曲冰的亲生母亲。”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基本上已经认定医院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跟赵四海有关。

  后来的事情证明我的推测没错,当时曲斌在赌场输了钱,借钱的时候吹牛说他姐是曲冰,一个电影明星,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不知道为什么就传到了赵四海耳朵里,于是便有了昨天的事情。

  我估摸着本来赵四海是想瞒天过海,暗渡陈仓,可惜他没有料到,肥妇并不是曲冰的亲生母亲,曲斌和曲冰之间更是水火不容,现在想想还有一点后怕,如果肥妇是曲冰的亲生母亲,他们一家人关系融洽的话,我肯定会麻痹大意,那样的话,赵四海就有了机会,搞不好那天就可以通过曲斌将曲冰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去。

  “卑鄙,阴险!”想通这一切之后,我在心里对赵四海骂道,同时暗叫一声侥幸。

  铃铃铃……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北影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同时离曲斌远了一点:“喂,北影,什么事?“

  “马上离开大沽河水库,你的行踪一直被赵四海监视着,现在有三辆面包车正在朝大沽河水库疾驰而去,最多不超过十分钟就能到达,。”手机里传来北影毫无感情的声音。

  “什么?”我心里一惊,问:“谁的人?”

  “姚二麻子的人。”北影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毫不拖泥带水。

  接到北影的电话,我基本上可以肯定自己刚才心里的猜测百分之百的正确,于是下一秒,朝着宁勇招了招手,说:“上车,走人!”宁勇一脸的不高兴,因为他正在水库边上练功。

  “怎么会事?一会独眼龙就来了,你不是说要帮我摆平这件事情吗?”曲斌也跳上了车,对我询问道。

  “闭嘴!”我懒得跟他解释,直接对其呵斥道,随后发动车子,从另一条路离开了大沽河水库。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回到了市区,我将曲斌赶下车,对其警告道:“不要再去骚扰曲冰,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惨,还有一句忠告,你想听吗?”

  “什么忠告?”曲斌问道。

  “不要再掺和到曲冰的事情之中,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惨,刚才有三辆面包车去了大沽河水库。”我点到为止,随后离开朝着医院疾驰而去。

  既然知道了赵四海的如意算盘,我不由的想气气他,于是在回到医院之后,我拿出手机,拨通了赵四海的电话。

  铃声响了五下,手机里便传来赵四海的声音:“喂,王浩,你想通了?”

  “我想通了。”我说。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知道你早晚会想通。”赵四海得意的说道。

  “哈哈……”我则突然大笑了起来,说:“赵总,你想什么呢?你认为我想投靠你?我想通了,是说想通了你瞒天过海、暗渡陈仓的诡计。”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喂,赵总,你还在吗?你怎么不早打听一下,曲冰家的关系啊,那肥妇根本就不是曲冰的亲生母亲,那小混混曲斌仅仅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并且两人还水火不容,对了,曲冰的父亲就是一个窝囊废,从小就没有给过她一点父爱和保护,你想打亲情牌,怎么也要打探清楚啊,哈哈……”我对赵四海嘲笑道。

  “哈哈……王浩,本来我也没想着打亲情牌,仅仅机缘巧合之下说了一句话而已,听说昨天把医院闹了个天翻地覆,这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赵四海也跟着大笑起来,不过我在他的笑声之中听到了一丝怒气。

  “是吗?赵总,以后这种幼稚的手段就别用了,我都觉得丢人,你怎么说也是江城首富,有头有脸的人物,太下作了。”我继续讽刺他,反正已经撕破了脸皮,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所以并不介意把他往死里得罪。

  “王浩,你别太得意了,小心下一局,老子要了你的小命。”赵四海终于绷不住了,冷冷的说道,语气里的怒火已经显露无疑。

  “赵总,别生气嘛,下一局?你还有什么牌打?又是下三滥的手段吧,想绑架那个女人啊,真他妈丢人,有本事正大光明的朝着老子来啊。”我对赵四海骂道。

  “小子,一个星期之内,如果你还活着的话,我跟你姓。”赵四海恶狠狠的说道。

  听到他斩钉截铁的声音,我心里不由的一愣,有一丝担心,不过表面上却说:“看来一个星期之后,我要叫你王总了,王四海,嗯,这名字不错。”

  “口舌之勇,哼!”赵四海冷哼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眉头紧锁,心里暗暗思考着,像赵四海这种人不可能无的放矢,再说他刚才的语气绝对是斩钉截铁,连他妈狠话都说了,如果没有一点表示的话,那就怪了。

  “赵四海还有什么底牌,竟然可以一个星期之内致我于死地呢?”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