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24.525回大闹医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大闹医院

 
  赵四海竟然打来了电话,我冷笑了一声,随后按下了接听键,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我感觉渐渐的成熟了,越苦越保持沉默,越怒越要平和,所以我忍着心中的怒气:“喂。赵总,找我这个小屌丝有什么事啊?”我问。

  “王浩,我还是小看你了,本来以为昨天晚上我们会见面。没想到是这么一种结局,啧啧,我很好奇,你怎么可能躲过彪子的偷袭,彪子以前可是当过侦察兵,对付你这咱菜鸟,我觉得应该绰绰有余啊。”赵四海问,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赵总,你没有小看我,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屌丝,可能啊,我平时积善成德,老天爷帮忙,所以才能化险为夷,还把李洁和刘静给救了出来,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煞费苦心了。”我笑着说道,不过在笑意背后是凌厉的杀机。

  我想赵四海同样如此,在他心里,怕是也恨不得宰了我。

  “王浩,咱们无怨无仇吧?”赵四海突然这样说道。

  “赵总,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冷冷的说道,不想再跟他装下去。

  “一个亿,把曲冰交出来,如何?”赵四海说。

  “哈哈!”我哈哈大笑起来,说:“赵总,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不可能用金钱来衡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是吗?那我们就走着瞧。”赵四海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赵总,你还是多考虑一下华城路拆迁的事情吧,要不你给我十个亿,我把那栋二层小楼卖给你?”我故意气赵四海。

  “王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下次,你绝对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赵四海冷冷的说道。

  “姓赵的,老子不是吓大的,你的罚酒老子昨天晚上才吃完,还他妈挺好喝,被我宰了三个,抓了二个,如果从他们嘴里把你咬出来,你他妈就等着坐牢吧,敢雇凶绑架政府副处级干部,你认为自己在江城是皇帝吗?告诉你,江城,还轮不到你们赵家一手遮天。”实在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了,于是越说越激动。

  赵四海也憋不住了,冷冷的一笑,连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随后挂断了电话。

  “妈蛋,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我对着手机暗骂了一句,曲冰为了自己敢跳楼,我岂能为了一亿把她送给赵四海,别说一亿,就是十亿我都不可能同意,这种东西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一旦沾上了金钱,就是对曲冰的侮辱,不管是多少钱。

  中午的时候,李洁把我叫到了她的病房,让我陪她吃饭,本来以为她要提复婚的事情,我心里一直提防着,思考着应对的话,但是没有想到,整个午饭其间,她并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而是说着一个更加让我为难的事情。

  “王浩,我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李洁盯着我,表情十分认真的说道。

  “呃?”我应了一声,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再过几年就三十五岁了。”李洁继续盯着我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感觉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李洁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王浩。”李洁叫了我一声。

  “呃?”我盯着她看去,两人四目相对。

  “我们生个孩子吧!”李洁十分认真的对我说道。

  噗……

  我刚吃了一口饭,直接很没有素质的喷了出来,因为实在太意外了:“你、你刚才说什么?”我瞪着李洁问道。

  “我说我们生个孩子吧,今年都三十二岁了,再不生小孩的话,过两年就成了高龄产妇,那时候再生小孩对孩子和我的身体都影响很大。”李洁表情严肃的说道,根本不像在开玩笑。

  “李洁,你是在逗我玩吧?”我擦了擦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试探着对李洁问道。

  “我是认真的。”李洁肯定的回答道。

  “那个,我现在不会跟你复婚的。”我拒绝了。

  “我没有说复婚啊。”李洁说。

  “啊?什么意思?”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跟不上李洁的思维了。

  “我说我们生个小孩,我想要个孩子了,可以不复婚,但是我想给你生个孩子,也是给我自己生个孩子,你不能拒绝了。”李洁盯着我,非常认真的说道,看起来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

  听完她的话,我直接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开什么玩笑,如果有了孩子,复婚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这简直就是迂回战术啊,老子不能上当。

  “王浩,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不能残忍的拒绝我,那样会对我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一个女人的自尊心遭受不起二次践踏,答应我好吗?”李洁突然握住我的手,深情的盯着我,温柔的说道。

  咕咚!

  我咽了一口口水,因为感觉嗓子有点发干,李洁不逼婚了,但是却更进一步,直接想让我跟她生孩子,这怎么可能嘛,邓宝是邓思萱意外怀孕所生,根本不是我们两人的本意。

  本来想一口回绝,但是看到李洁那神深恳求的目光,以及楚楚可怜的神态,我的心一软,最终说出嘴的话变成了:“那个,我没有想好,你让我考虑一下。”

  “好,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李洁说,他是步步紧逼啊。

  “一个月,给我一个月的考虑时间,好吗?”我再一次使出了拖字决,没办法啊,谁让自己在感情方面一塌糊涂,此时想起了袁雨灵跟我讲过的话:“姐夫,你在感情方面最大的缺点就是犹犹豫豫。”

  现在我觉得袁雨灵说得真对,在感情方面确实犹豫不决,总是拖泥带水,本来跟李洁都分开了,最后竟然变成了现在这样,藕断丝连,并且前段时间还一起上过床,最可恨的是那天晚上我被她诱惑的做了四次,累到两腿发软为止。

  “不行,时间太长了,最多一个星期,不能再久了。”李洁嘟着嘴撒娇道。

  最终我们两人讨价还价,她同意给我二个星期的时间认真考虑,我心里其实根本不同意,只是现在无法拒绝她,怕伤到她的自尊,二个星期的时间无非就是拖,至于二个星期之后怎么办?我还没有想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洁这边变着花样的步步紧逼,一条龙现在也加入了进来,给了我半年的时间,半年之后,如果我再犹犹豫豫,一条龙可不是李洁,他绝对不会听我任何废话,要么跟苏梦结婚,要么就是与他为敌。

  “唉!”我内心深处叹息了一声,感觉脑袋痛。

  吱呀!

  突然,李洁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何敏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浩哥,不好了。”

  “怎么了?”我看到何敏脸色有点慌张,于是马上站了起来,对其问道。

  “刚才来了三个人,说是曲冰的爸爸妈妈和弟弟,他们要把曲冰接走,我和宁勇拦着,他们就大闹了起来,说我们囚禁她女儿的人身自由,说他们才是曲冰的亲人,还骂了一些难听的话。”何敏一脸气愤的说道,看样子对方没少骂脏话。

  “他们是曲冰的父母和弟弟吗?”我一边问一边朝着病房外走去。

  “是!”何敏点了点头。

  “啊!”我愣了一下,心里暗暗想着,这可有点麻烦,如果是远一点的亲戚,赶走就行了,但是来的人是曲冰的父母和弟弟。

  “我也跟着去。”身后传来李洁的声音。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说:“你好好休息。”

  “我没有事了,陪你一块去看看。”李洁笑着说,虽然没有化妆,但是一笑仍然那么扣动人的心弦,我差一点看直眼,还好现在定力不错,一愣之后,马上将目光移开了。

  当我带着何敏和李洁两人走进曲冰的病房的时候,看到一名肥胖的老妇人正在满嘴唾沫的骂街,旁边有一名五、六十岁的老头在唉声叹气,还有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掐着腰气势汹汹的嚷着,今天必须带她姐回家。

  我走到曲冰病床前,看到她正在喊着:“你们不要说了,走啊!”曲冰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谁对你好呢,我是你妈,我能害你吗?乖乖跟我回家,我们去北京的大医院治疗。”肥胖的妇人说道。

  “妈,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你和我爸,还有我弟快点离开吧。”曲冰说。

  “我是你妈,我还管不了你了,曲斌,把你姐抱到轮椅上,我们走。”肥胖的老妇人满脸横肉的说道。

  曲冰住院有几天了,一直没有见到她的父母,问了她几次,曲冰只一个劲的摇头,于是后来我也没有再多问,还以为曲冰怕她父母担心,所以没有跟他们联系,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会事。

  曲冰的弟弟曲斌准备强行抱走曲冰,我上前直接大力推了他一下,将其推开,挡在他和曲冰之间,对其说道:“你姐胸腔内还有淤血,过几天还要动一次手术,现在根本不能移动。”

  “你是谁啊?我们家的事用得着你管?再说了,刚才我们问过医生,医生说了,可以移动,只要不造成二次损伤就行了。”武斌瞪着我嚷道。

  “你姐身上断了好几根骨头,胸腔内还有淤血,你现在移动她,难道不会造成二次损伤?”我听到武斌的话,心里有点怒火,不过最终压了下去,谁让他是曲冰的弟弟,而自己又欠曲冰一个大天的人情。

  “你他妈是谁呢?我家的事要你管,滚开,再不滚开,信不信老子抽你。”同斌撸起了衣服的袖子,露出了手臂上的纹身,歪着脑袋,一副小混混的模样。

  “我擦,原来曲冰的弟弟不是个什么好鸟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曲斌,我的事用不着你管,要滚的是你,你给我滚,咳咳……”身后传来曲冰的呵斥声,随后就是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我转身看去,发现曲冰眼角有泪,因为咳嗽,脸色变得一阵苍白。

  本来我的怒火已经要压不住了,看到曲冰这个样子,于是再次忍了下来,对曲冰的父母和弟弟温和的说道:“这样吧,我们有事出去谈,曲冰刚醒来没几天,她需要休息,何敏去找医生。”

  “哦!”何敏应了一声,急步跑出了病房。

  “曲冰,他是你在外边的男人吧?他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家的事,滚开。”曲斌继续大声嚷叫道。

  我对宁勇说:“把他提溜出去。”

第五百二十五章 曲冰的故事

 
  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属于市里最好的三甲医院,但是曲冰的家人非常的奇怪,愣是要转医,转到北京某大型综合医院。并且态度相当的坚决。

  曲冰的父亲唉声叹气,肥胖的母亲在破口大骂,弟弟曲斌是个小混混,露出手臂上的纹身想打我。我直接让宁勇将他提溜了出去。

  “闭嘴!”最终没有忍住,双眼射出二道寒光,对着还在那里叫骂的肥胖妇人怒吼了一声。

  曲冰的母亲终于停止了叫骂,不过并不服气:“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家的事。”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把怒火压下去,和风细雨的对眼前的肥妇说道:“伯母,我叫王浩,是曲冰的好朋友,医生说了,她现在需要休息,你是她的母亲,更应该配合医生的要求,尽量给曲冰提供安静的休息环境,你说对吧?”

  “我们家的事论不到你管,即便在这里治疗,也是由我们来照顾,你们都滚出去。”曲冰的母亲十分霸道的说道。

  事出反常发有妖!

  按照常理来说,我照顾曲冰这么多天,并且还没有跟他们要医药费,他们应该对我感激涕零才对,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不论是曲冰的母亲,还是曲冰的弟弟,都极度想赶我离开,这是为什么呢?我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够了!”曲冰的父亲突然大吼一声。

  “你凶什么,反了你了。”曲冰的母亲转身对曲冰的父亲大吼了起来,并且还想挠对方。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曲冰家到底是什么情况。

  “够了,你不要闹了。”曲冰的父亲一下子推开肥妇,大吼了一声:“我受够了。”

  噔噔噔!

  肥妇被推的连退三步,随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随之面露凶色,站起来嚷叫着朝曲冰的父亲扑去:“你敢推我,今天老娘跟你拼了。”随之曲冰的父亲和母亲扭打在一起,看得我目瞪口呆,实在搞不懂曲冰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呜呜……

  病床上的曲冰呜呜的哭了起来,突然歇斯底里的吼道:“够了,你们不要打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们,浩哥,让他们走,让他们马上在我面前消失,呜呜……”

  看着曲冰脸上汹涌而出的泪水,还有因激动而涨红的脸,我心里不由的一阵疼痛,在这种家庭长大的女孩,从小不知道忍受了多大的委屈,难怪感觉她骨子里总有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忧郁,现在看来应该是长期生活在压抑之中造成的心理损伤。

  稍倾,何敏带着医生徐彤彤来了,徐彤彤对正在扭打的曲冰父母进行了斥责,可惜根本没用,特别是那肥妇骂的太难听了,声音又大,于是我马上对何敏说道:“把曲冰的妈妈弄出去。”

  “哦!”何敏应了一声,随后我看到她一把抓住肥妇的手腕然后将其扭到了其身后,肥妇随之发出一声惨叫。

  毕竟是曲冰的妈妈,于是我马上对何敏提醒了一句:“轻点,别伤着伯母。”

  肥妇被何敏扭着手臂拽出了病房,脸上挠出鲜血的曲冰的父亲走到了病床前,看着流泪的曲冰,说:“小冰啊,是爸爸对不起你,你好好养伤,我不会让他们娘俩再来骚扰你。”

  呜呜……

  曲冰哭得更凶了。

  “唉!”老头叹息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了病房,我他妈算是彻底呆了,真是奇葩的一家,都有点神经兮兮,说的话莫名其妙。

  徐彤彤给曲冰做了检查,宽慰了几句,说:“没事,情绪不要太激动,放松一点,心情好一点,对你的病情有帮助。”

  曲冰流着泪点了点头。

  稍倾,徐彤彤转身对我呵斥了一通:“你是她老公还是男朋友?”

  没等我回答,她继续说道:“不管是男朋友还是老公,你知不知道她现在需要休息,脑子受过冲击,虽然现在看来没有脑出血,但是情绪绝对不能出现大的波动……”吧啦吧啦把我训了一通,训得我莫名其妙,只能瞪大眼睛盯着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让她好好休息,一定要保持安静的环境,三天后动手术。”徐彤彤训完我之后,带着护士离开了病房。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刚才被曲冰的母亲和弟弟给骂了一通,现在又被徐彤彤给训斥了一顿,我勒个去,老子今天招谁惹谁了。

  “浩哥,对不起,让你挨骂了,我向你道歉。”耳边传来曲冰弱弱的声音。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坐在椅子上,对着病床上的曲冰露出一个微笑,说:“没事,刚才徐医生说的对,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不过你妈和你弟是怎么会事?”我心里非常的奇怪,曲冰家到底是怎么会事?

  “她不是我妈,那个混蛋也不是我弟。”曲冰眼睛里露出一丝厌恶和仇恨的目光。

  “呃?”我愣住了,脑子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她不是你妈?”

  “嗯!”曲冰点了点头,然后流着泪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去年那个大雪天,我跟她上/床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女孩有故事,当时她没有说,我更没有问,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那时只当曲冰是一个炮友。

  原来曲冰三岁没有了妈,她爸爸在她四岁的时候娶了刚才那个肥妇,从此曲冰的悲惨生活开始了,刚开始还好,在曲冰五岁的时候,肥妇生下了一名男婴,于是就成了家里的小佣人,从小开始干家务,并且每天还要挨骂,几天就要挨一顿打,总之生活相当的悲惨。

  渐渐长大的曲冰出落的十分水灵,十六岁的时候就拍过几个广告,不过赚的钱全部都被肥妇给拿了去。

  从那几个广告开始,曲冰爱上了表演,其实她学习很好,容貌又属于上等,可惜肥妇不让她上高中,更不想让她上大学,而是想让她早早出来工作赚钱,于是曲冰去了江城的一所艺术中专,十八岁毕业之后,正式踏入娱乐区,演了一些龙套,也没赚到什么钱。

  听完曲冰的故事,我更加的疑惑了,肥妇既然是恶毒的后妈,为什么今天来大闹医院,还想把曲冰转到北京的大医院呢?这不合常理啊!

  “她可能就是说说,只要怕我躺在医院花她的医药费吧。”曲冰一脸疲惫的说道。

  “不可能啊,医药费我早就交足了,医院怎么可能找到你家人讨要医药费,不对,不对,这里边肯定有什么蹊跷。”我摇了摇头,嘴里喃喃自语。

  我冥思苦想了一会,也没有想出什么头绪,再一看病床上的曲冰,已经睡着了。

  稍倾,宁勇和何敏回来了,我给他们两人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指了指病房门口,随后起身走了出去。

  来到病房门口,我关好门,这才对宁勇和何敏两人询问道:“曲冰的父母弄走了?”

  “曲冰的弟弟被我抽了几个大耳瓜子,说是要去找人,就跑了。”宁勇说。

  “嗯,下次他还敢来医院闹/事的话,你给我往死里揍,但是别真弄死了,留他条命,也别打出重伤。”我对宁勇吩咐道,他撇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直接走进了病房,不再理我。

  宁勇这小子,我一直用大哥压着他,只要大哥在,他就别想逃出我的五指山。

  “浩哥,曲冰的妈妈……”

  何敏刚要说话,便被我打断了:“那人不是曲冰的妈妈,跟曲冰没有一点关系,是她的后妈,从小折磨她,下次她再敢来医院撒泼,你就给我往死里打。”

  “真往死里打?”何敏盯着我问道。

  “嗯,就往死里打,反正跟曲冰没有一点关系。”我点了点头,说:“死了,我想办法处理。”

  “好!那死肥婆还挠了我两下,知道她是曲冰的后妈,我刚才就揍她一顿。”何敏的手臂上有两条浅浅的血痕,还好不是在脸上,不然的话,何敏怕是要暴走。

  跟何敏聊了一会,她回病房休息,我则走进了楼梯间,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了起来,脑子里急速的思考着:“为什么曲冰的父母和弟弟会同时出现在医院里?难道是曲冰通知的父母?”

  稍倾,我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即便是曲冰告诉了她父亲住院的事情,她母亲为了逃避医药费的话,应该也不会来医院闹/事啊,最多她母亲偷偷来看一个曲冰,但是从今天这情况来看,她们的目的是接曲冰出院,或者……”

  我突然抓住了事情的重点,瞬间瞪大了眼睛,把刚才曲斌和肥妇大闹病房的点点滴滴在自己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了一个重点:“肥妇让我滚,没权力管他们家的事情,并且最后还说,不转院也可以,但是不需要我来照顾曲冰,让我马上离开。”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肥妇和曲斌明显想要控制曲冰。”我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同时心里一愣,越发感觉这里边有猫腻。

  吱呀!

  楼梯间的门开了,李洁走了进来,用手鼻子前扇着风,说:“又抽烟,呛死了,咳咳……”她咳嗽了几声,伸手将我拽离了楼梯间。

  “想点事情呢,你找我干嘛?”我对李洁问道。

  “刚才那名女医生说你是曲冰的男朋友?是真的吗?”李洁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她乱说的,我和曲冰就是好朋友。”我说。

  “我看不像。”李洁撇了撇嘴。

  “好了,你快回病房休息吧。”我将她带回了病房,本来想离开,却被李洁拽住了衣服,说:“陪我一会。”

  我看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最终心一软,坐在了病床边的椅子上。

  “坐床上来。”李洁说。

  我摇了摇头。

  “快点嘛!”李洁双手摇晃着我的胳膊,最终没有拗过她,只好坐在了床边,下一秒,李洁便慢慢的扑到了我的怀里,脸颊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口,说:“抱紧我!”

  “那个,李洁,我们……”

  “不要说话,抱紧我,求求你了。”李洁抬头露出哀怨的眼神,发出恳求的声音,配合着她绝色的容颜,对男人的杀伤力太大,于是我屈服了,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另一个手放在她的后背上,将其紧紧的搂在怀里。

  “王浩,我真很想给你生个孩子,你一定要好好考虑。”李洁温柔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会认真考虑!”我说,心里仍然在想曲冰父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