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22、523回两面夹击


第五百二十二章 狡猾如狐
  我脑袋上有血,又故意抹了一些在脸上,让宁勇看着石波,我趴在地上装昏迷。

  稍倾。耳边传来石波的声音:“宇哥,能看到我吗?”

  “看你干嘛,把镜头对准那个人。”中年男子的声音。

  “哦,好!”

  耳边没了声音。估摸着石波正拿手机上的摄像头对着我。

  “宇哥,看到了吗?这人应该是被彪子打晕了过去,脑袋还在流血呢!”石波的声音。

  “没死吧?”中年男子的声音。

  “没,还有气。就是昏迷了,宇哥,你们现在在那里啊,我有点害怕。”石波好像又哭了起来。

  “你个龟孙,别哭了,马上开车去308国道,我让朱七去接你。”中年男子对石波呵斥道。

  “好,宇哥,那先挂了。”石波说。

  “你小子最好别骗我,不然的话,我要你一家老小的命。”中年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宇哥,你就是借我一万个胆,我也不敢骗你啊。”石波战战兢兢的说道。

  “快点把人带到308国道。”中年男子的声音很冷。

  “是是是!”

  石波挂断微/信视频之后,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对宁勇说:“先把他押车上。”

  “嗯”宁勇点了点头,伸手掐着石波的脖子,提溜起来朝着屋外走去。

  我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喂,孔市长,追踪到绑匪的确切地址了吗?”

  “基本已经定位,他们在梁东县友谊路附近。”孔志高说。

  “友谊路附近?能具体一点吗?”我问,因为友谊路的范围太大了。

  “我们用得是手机基站定位,不是军用卫星定位,所以定位的范围大约一百米到二百米之间,不过这个范围的中心点,好像是友谊酒店,估摸着他们很可能住在这里。”孔志高回答道。

  “哦,明白了,我马上赶到梁东县友谊酒店,孔市长,可能会响枪,到时候枪响之后,你让人给梁东县公安局打声招呼。”我说。

  “放心吧,你只管救人,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好。”孔志高十分大气的说道。

  说起来,孔志高和赵四海两人都是老奸巨猾,都非常的阴险,但是总体来说,孔志高的人格魅力比赵四海强太多了,至少我现在跟他合作,就感觉不到一丝被利用的味道,虽然心里明白,自己现在成了孔志高对付赵四海的先锋官。

  跟孔志高通完电话,我走出了屋子,上车之后,开车离开了大槐树村,朝着梁东县疾驰而去。

  梁东县就在大岭山北边,离这里不是太远,走308国道,大约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

  上了308国道之后,因为是凌晨四点多钟,车很少,所以我把速度飙升到了一百二十码,一路风驰电掣。

  至于刚才石波跟中年男子的约定,我并没有理睬,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只要赶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找到他们的下落,自己就赢了。再说了,对方还剩下三名绑匪,派一人来308国道接石波,还剩下两个人,更有利于我们救人。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驶入了梁东县,友谊大道是梁东县的主路,此时路面上一辆车都没有,显得静悄悄。

  我刚将车子开到友谊酒店门口,铃铃铃……石波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估摸着应该是朱七已经到了308国道。

  思考了片刻,我将手机递给后排的石波,说:“接,然后装做手机没电了。”

  “好!”石波点了点头,随后急忙接过了手机:“喂,七哥,我从大槐树村出来了,就在308国道这里。”

  “什么?你没看到我,我就在这里啊!”

  “什么?喂?七哥,你说什么?喂?我的手机好像没电了。”

  石波这孙子装得很像,喂了几声之后,马上挂断了电话,随后关了机,这才将手机递还给我。

  下一秒,我给宁勇使了一个眼色,宁勇一掌砍在石波的后脖颈上,他便两眼上翻,昏迷了过去。

  处理好石波的事情,我带着宁勇下了车,并且在下车之前,我将手枪的保险打开,咔嚓一声,子弹上膛。不过来到友谊酒店大厅的时佧,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不是警察,没办法查问酒店的入住情况。

  就在我一愣之际,一名四十多岁的汉子走到了我和宁勇面前,问:“王浩先生?”

  “你是……”

  “我是梁山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曾瑞才,孔市长吩咐让我在这里等你们,三点半入住友谊酒店的情况我刚才已经查清楚了,504号房,三个男人,前台说,并没有女人。”曾瑞才自我介绍道。

  “你好,谢谢曾局长。”我对其感谢道。

  “不客气,都是份内之事。”曾瑞才说。

  救人要紧,我没有再跟他啰嗦,直接带着宁勇朝着电梯跑去,曾瑞才要跟去,我将他拦下了,说:“曾局长,你在大厅里等着,防止绑匪逃跑。”

  “这……好吧!”曾瑞才点了点头,随后给了我一张房卡,说:“这是我刚才跟酒店要的504房间的房卡。”

  我接过房卡,再次对他表示感谢,随后带着宁勇上了电梯,很快来到了五楼,找到504号房间,站在其门口,我双手握紧子弹上膛的手枪,随后对宁勇点了点头。

  宁勇拿着房间,往门锁上一插,只听嘀的一声,504房间的门开了,下一秒,我端着手枪就冲了进去。

  我冲进房间的一瞬间,看到里边两名男子正在抽烟,但是并没有发现李洁和刘静两人的身影。

  “双手举到头顶,趴地上。”我用手枪瞄准两名男子,大声的吼道。

  “你们是什么人?”一名男子并没有抱头,也没有趴在地上,直接站了起来,朝着我走来,并且还把另一个人挡在了身后。

  砰!

  我想都没想,手中的枪就响了,站起来这名中年男子,胸口出现一个血洞,瞪大了眼睛,他可能没有想到我会果断开枪。

  下一秒,他的身体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全身痉挛,胸口的血洞往外喷着鲜血,这是临死前最后几秒钟的挣扎。

  其实在冲进来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了这名中年男子眼睛里异样的目光,那是一种惊愕的目光,很明显,他认识我,或者是见过我的照片。

  中年男子倒下的一瞬间,被他挡在身后的那名强壮的青年,手已经伸向了旁边床上的枕头下面,并且拿出了一把五连发。

  砰砰!

  看到这种情况,我连继朝着这人的胸口开了两枪,两朵血花在我面前出现,紧接着这名年轻的汉子,身体从椅子上滑落在地面,倒在了血泊之中。

  冲进来仅仅十几秒,两名绑匪就被我果断的击毙了,其实本来也想抓活口,宁勇在身后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如果抓活口的话,肯定要耽搁一点时间,那样的话,对方的五连发很可能开火,在这种狭小的房间里,就算是宁勇都躲不开,更别说我了,八成要被对方打成筛子。

  狡猾的绑匪,一人站起来质问,从而掩护身后的人掏枪,如果碰到的真警察,估摸着肯定会出现伤亡。

  “是他们吗?”身后传来宁勇的声音:“你不会杀错人了吧?”

  “怎么可能错,枕头下面放着五连发,这还能有错。”我说,随后扭头瞪了他一眼。

  “你前妻和前丈母娘呢?”宁勇问。

  “这……”我眉头微皱,开始寻找起来,房间不大,什么东西都一目了然,最后我的目光盯在角落里的两个大编织袋上,就是那种红白条纹的编织袋,打工者经常用来装行李。

  下一秒,我急步走到编织袋面前,准备拉开拉链的时候,突然有点害怕,万一里边的李洁和刘静两人都遇害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有点迟疑,不敢一下子打开编织袋,害怕出现李洁惨白失去血色的脸,还有冰冷的尸体。

  “李洁,你可千万别死,不然的话,这不等于我间接把你害死了。”我在心里暗暗默念了几句,这才急速的拉开拉链。

  首先映入自己眼帘的果然是李洁苍白失血的脸,我的身体不由的一阵哆嗦,目光有点发愣,整个心都提了起来,默念道:“千万别死!”

  稍倾,我急速的伸手试了一下李洁的鼻息,又试了试她脖颈处的大动脉,还有呼吸,脉搏也在跳动,只是昏迷了过去,并没有生命危险。

  旁边宁勇把另一个编织袋拉开了,里边露出刘静蜷缩的身体,宁勇试了一下刘静鼻息,说:“没死。”

  五分钟之后,我抱着李洁,宁勇抱着刘静来到了楼下,曾瑞才马上迎了过来,问:“我刚才听到三声枪响,怎么样?”

  “两名绑匪被击毙了,我们先回市里,这里你处理一下。”我对曾瑞才说道,随后抱着李洁急速的往外走。

  “好,放心吧,我会处理。”他说。

  上车之后,我又给孔志高打了一个电话:“孔市长,人救出来了,绑匪的老大宇哥被我打死了,不过308国道上还有一个朱老七,你可以组织人围捕了,也许他能知道点什么或者咬出一点什么。”我说。

  “嗯,你尽快回市里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孔志高说。

  “谢谢!”我很真诚的说道,因为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想要救出李洁和刘静很困难,并且动枪的话,很可能我现在已经被警察抓起来了,但是有了孔志高的帮忙,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开车回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将石波交给了李南,并且听到一个消息,在308国道徘徊的朱老七已经被成功抓捕。

  我将李洁和刘静两人送进了医院,通孔志高的关系要了两间***IP病房。医生给李洁和刘静两人检查了一下,说没有大碍,只是被打晕了过去而已,可能还受到了一点惊吓,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先去看了曲冰,又吃了一点早餐,随后一直坐在李洁病床边,心里有点五味杂陈,对她的感情有点复杂。

  “不要!”突然李洁在昏迷中大声喊叫了起来,接着我看到她满头大汗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惊恐的模样。

  “李洁,我是王浩,别怕!”我对她安慰道。

  李洁眼神呆呆看了我大约有半分钟,渐渐的清醒了过来,随后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里。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两面夹击
  李洁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呜呜……王浩,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是我连累了你,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抱着李洁对其安慰道。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李洁趴在我怀里哭了一会,然后抬头盯着我问道。

  “当然不是做梦了,要不我拧你一下。你试试痛不痛?”我笑着对李洁说道。

  “不要!”她摇了摇头,有点撒娇的味道,随后微微闭上了眼睛,嘟着嘴。说:“你亲我一下,我就知道是不是做梦了。”

  “那个……”我犹豫了,虽然她被抓了之后,我心里却解实非常担心,不过毕竟已经离婚了,还互相伤害过,心里总有一种隔阂。

  “快嘛!”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洁突然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然后嘴唇自动的贴在我的唇上,热吻了起来,我能感觉到她嘴唇传递过来的火热,情绪随之被带动了起来,稍倾,感觉到一个小舌头俏皮的伸了过来,我不由的迎击,跟其缠绵的起来。

  一个长长的热吻,吻得我气喘吁吁,李洁也是一脸的娇红,如果不是在病房的话,我估摸着肯定就跟她上/床了,因为下面都有感觉了。

  “王浩,我们复婚吧,以前是我错了,以后我肯定能当一个好老婆,我妈也希望我们复婚,他说你以前付出了很多,只是没说,一直都憋在心里。”李洁深情的望着我说道。

  她的眼神充满了火热的柔情,我感觉快要被融化了,差一点点就要点头了,不过突然苏梦的身影在脑海之中划过,于是我急忙站了起来,不去看李洁的那火热的眼神:“那个,我去看看你妈醒了没有?”说完,我急匆匆的朝着病房外边走去,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王浩,你心里还是爱我的,不然的话,我被人绑架了,你不会这么紧张,没有感情的两个人可以上/床,但是绝对不会像刚才我们两人吻的这么缠绵,你别不承认了,你还爱我。”身后传来李洁的声音,听到她的声音,我不但没有转身,相反逃离的速度再次加快,急速的离开了她的病房。

  呼!

  来到走廊上之后,我深深的呼出了胸中的浊气,刚才在李洁步步紧逼之下,差一点就同意了她复婚的请求。

  “难道我心里真得还在爱着她?”我眉头微皱,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我去看了看刘静,她也醒了过来,脸色仍然苍白,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想想这两年刘静经过了几次这种事情,受的打击很大。

  “王浩,你怎么会惹到那些亡命之徒?”刘静对我问道。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于是尴尬的笑了笑,说:“一言难尽,你好好休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唉!”刘静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话。

  离开刘静的病房之外,我走到了楼梯间,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了起来,其间打电话给陶小军,让他务必保护好其他人的安全,不能再出现意外了。

  “二哥,想办法搞几把喷子,关键的时候也许能派上用场。”陶小军说。

  “喷子?以前村里的民兵都有几杆五六半和几颗手榴弹,自从禁枪之后,这东西太难搞了,我想想办法吧。”我说。

  挂断陶小军的电话之后,我抽着烟思考了片刻,这东西就算是孔志高也搞不到啊,警队里的每一把枪都有登记,子弹也许能搞到,但是枪肯定弄不出来。

  “一条龙手里肯定有这东西,搞不好还不少,他干得是脑袋捌在裤腰带上的事情,手里没有这东西就怪了。”突然想到了一条龙,于是我马上输入了他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铃声响了二下,手机里便传来了一条龙冷冷的声音:“小子,我刚要打电话给你,你倒是先打了过来。”

  “叔,你找我有什么事?”我问。

  “什么事?哼!你倒是长能耐了,竟然不声不响的跟孔志高勾搭在一块,先前一点口风都不露,厉害啊,看样子以后江城道上就是你的天下了。”一条龙说道,语气明显十分生气。

  “叔,不是有意瞒着你,我其实说白了就是孔志高手里的一颗棋子。”我说。

  “好了,不用多说,等你跟苏梦结婚之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我就这么一个闺女,拼死拼活一辈子赚到的钱,最后还不是她的,再过几天,我也该金盆洗手,去国外过点平静的生活了,在这之前,我会把你扶上位,希望你一统江城黑暗势力,我这辈子怕是做不到了,本来很有机会,没想到你手里的一段视频就葬送了江高驰的前途。”一条龙说道,他还是第一次跟我讲这么多话。

  我眨了一下眼睛,没有急着说话,而是仔细回味了一条龙刚才讲的话,很快明白了他什么意思:“我和苏梦结婚,我们就是一家人,我帮着孔志高搞死江高驰的事情,他可以既往不咎,并且还会帮着我当上江城真正的黑暗之王,当然如果我不和苏梦结婚的话,那估摸着一条龙就要开始对付我了。”

  一条龙绝对不是善良之人,更不会相信任何人,我帮了孔志高,害了江高驰,就等于断送了他称霸江城黑暗势力的道路,因为没有白道上某个高官当保护伞,永远不可能一统江城大大小小各方势力。

  睚眦必报是一条龙的性格,阴狠毒辣的他,这辈子唯一的软肋就是苏梦,他能容忍我到现在,全是看在苏梦的面子上,以前我没有告诉他,自己搭上了孔志高这条线,就是害怕他翻脸。

  昨天晚上的事情,普通人永远不会知道,但是像一条龙和赵四海这种人,公检法都会有他们的人,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和梁东县响了枪,还抓了人,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得到内幕消息,根本就瞒不住。

  “叔,我也想娶苏梦,但是她不嫁啊。”我弱弱的说道,不论从那个方面来说,我都不想跟一条龙撕破脸。

  “她不嫁,那证明她不喜欢你,看来我们没有成为一家人的可能了。”一条龙阴森森的说道。

  “叔,给我半年时间,如果半年时间不能让苏梦嫁给我的话,到时候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信誓旦旦的说道,其实就是在拖延时间,能拖一天算一天吧,在感情方面,我现在是一塌糊涂。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才再次传来一条龙的声音:“好,我就再等你半年。”

  “谢谢叔。”我马上说道。

  一条龙随之准备挂断电话,我马上抢着说道:“叔,我打电话给你想请你帮个忙。”

  “嗯?什么忙?”一条龙问。

  “那个能不能给我几把枪用用?”我谨慎的问道。

  “枪?”

  “对,最好是手枪。”我说。

  “你要这东西干嘛,现在只要枪一响就是大案特案,上面抓得这么紧,除非不想活了,才会用这玩意。”一条龙说。

  “我和赵四海之间,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这人不讲江湖规矩,搞几把枪在手里,也许关键的时候能救自己一命。”我说。

  “枪倒是有,你要几把?”一条龙问。

  “十把。”我说。

  “没有!”

  “五把!”我减了一半。

  “二把要不要?“一条龙不再跟我啰嗦。

  “要!”我马上说道:“是外国货吗?有没有沙漠之鹰?”

  “你做梦呢,外国货?外国货敢响一下,全国都要进行一遍清缴,老五四,要不要?”一条龙没好气的说道。

  “要!”我说。

  “下午云海茶楼,咱们见一面吧。”一条龙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咦?一条龙要请我喝茶,这在以前根本不敢想象,即便我攀上苏梦,在一条龙眼里也就是一只小虾米,现在请我喝茶,这说明什么?看来我在一条龙眼睛的份量重了很多。

  我把烟扔在地上,不由的有点意气风发,扬了扬头,嘴里得意的嘀咕了一句:“哥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屌丝的身份也掩盖不了我英雄般的气质。”

  吱呀!

  我的话刚说话,楼梯间的门开了,走进来一名穿西装的中年人,估摸着也是来抽烟,他愣愣的盯着我,因为我正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造型。

  下一秒,我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立刻恢复了正常,急步离开了楼梯间:“妈蛋,得意过去了。”我心里暗道一声。

  离开楼梯间之后,我的得意劲已经消失了,因为一边李洁步步紧逼要复婚,本来苏梦那边没逼自己,现在一条龙听说我和孔志高搭上了关系,也开始逼婚,并且还带着威胁,这种威胁对我来说非常具有杀伤力,比之赵四海还要厉害,因为赵四海毕竟是一名商人,而一条龙过得就是刀口舔血的生活。

  “唉!怎么办呢?”我心里暗道一声,心里一阵犯愁,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还有半年时间。

  铃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赵四海来的电话,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