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516、517、518各施手段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你不能言而无信
 
 
 
李洁对赵四海的事情不以为然,我想想也是,她堂堂一个副处级干部,除非疯子才敢对她下手,不过仍然对其叮嘱道:“李洁,总之一切小心。”
 
“你是在关心我吗?”李洁问。
 
听到她的问话,我感觉头大,因为不想吃回头草,所以选择了无视她的问题:“关好门窗,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好了,还有事,先挂了。”我说。
 
“王浩,你在逃避,这说明你心里还有我。”手机里传来李洁的执拗的声音。
 
“我这信号不好,你说什么,先挂了啊!”我说了一句,然后便急速的挂断了电话。
 
至于到底心里有没有李洁,我站在走廊里想了一分钟,最后的结论是毕竟一块生活了两年,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不过也仅此而已,时间长了,也许就真得忘了。
 
鞍山路那边蓄势以待,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顾芊儿在江城一中,陶小军派了大师兄的两名徒弟暗中保护;苏梦在甘肃,赵四海不可能知道她的行踪;李洁是副处级干部,动她的代价太大了;至于邓思萱和孩子,早已经去了杭州。
 
仔仔细细想了一遍,感觉万无一失,于是我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暗道一声:“赵四海,希望你派人来医院劫曲冰,到时候给你派来的人来个瓮中捉鳖。
 
稍倾,我电话通知了李南,告诉他,刚才自己惹怒了赵四海,对方很有可能今晚有行动,让他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放心,医院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对方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李南十分自信的回答道。
 
“嗯!”
 
跟李南通完电话之后,我回到了病房,告诉宁勇和何敏两人:“今晚可能会出事,警惕一点,任何陌生的护士都不准进病房。”
 
宁勇嗯了一声,何敏点了点头。
 
我们的说话声把病床上的曲冰吵醒了:“浩哥,怎么了?”她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我询问道。
 
“没事,你安心睡觉吧,外边有大批的警察保护你,赵四海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医院闹/事。”我对曲冰说道。
 
“哦!”曲冰应了一声,说:“我渴了,浩哥,你可不可以给我弄点水喝。”
 
“没问题。”
 
我给曲冰喂了水,又喂了她一碗粥,陪着她说了一会话,她便迷迷糊糊再次睡了过去,看来脑部虽然没有出血,但是伴有严重的脑震荡,睡眠是人身体的一种自我休复。
 
接下来的整个晚上,我是瞪大了眼睛,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半夜护士来查房换药的时候,被我命令何敏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才放人家进病房,搞得这名小护士十分生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眼看着就要天明了,一夜没睡的我,此时有点懵逼,赵四海被我在电话里骂惨了,他竟然忍住没有报复?
 
“不可能吧!”我站在窗边,看着天空露出了鱼肚白,心里有点茫然,搞不清赵四海的套路了,而越是搞不清楚,越是让人担心。
 
稍倾,我拿起手机,给陶小军发了一条微/信:“小军,鞍山路那边有状况吗?”
 
叮咚!
 
陶小军在微/信上回复道:“一切正常!”
 
我眉头紧锁了起来,心中暗暗想道:”赵四海到底玩什么花招,或者是他已经到了荣辱不惊的境界,不可能啊,当时在电话里他可是都气疯了,妈蛋,问题到底出在那里?”
 
突然,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问题,以前打仗的时候,都是在早晨突然发起进攻,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难道赵四海也有这样的打算?思来想去,越来越觉得很有可能,于是我马上拿起手机,给陶小军、三条、李法南等人一个一个发微/信,提醒他们越是快天明的时候,越是要加倍小心。
 
在极度紧张之中,天色大亮,太阳渐渐的从东边升了起来,一夜过去了,医院里随之也开始喧哗了起来。
 
何敏出去买早餐,我站在病房门口,拿出手机挨个打电话询问情况,给我的回答都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询问了一遍之后,我愣住了:“我擦,难道赵四海这么能忍?”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何敏回来了,我、宁勇和何敏三人吃了早饭,然后轮流休息,我实在困得不行了,体力也没有宁勇和何敏两人好,于是吃完早饭之后,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过多久,睡梦中听到手机铃声好像一直在响,于是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睁大了眼睛在沙发上躺了半分钟,这才逐渐完全清醒过来,发现正是我自己的手机一直在响。
 
何敏坐在一旁打瞌睡,宁勇倒是精力充沛,正在站桩,曲冰仍然躺在床上睡觉,此时正是午后,我的手机不停的响动着。
 
下一秒,我急忙拿起手机,发现是李洁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李洁,有事吗?”我问。
 
“王浩,你说话算不算数?”手机里传出李洁的质问声。
 
听到她刁蛮的声音,我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十分害怕手机里传出来的是赵四海那冰冷阴森的声音。
 
“当然算数了。”我说。
 
“那好,你答应过我,幽灵的事情解决之后,就带我去杭州西湖边上玩三天,现在应该实现承诺了吧。”李洁在电话里说道。
 
“这段时间可能不行,我已经彻底得罪了赵四海,并且没有丝毫挽回的余地,只能硬碰硬,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说的杀气腾腾,因为确实跟赵四海之间,没有了任何缓和的可能。
 
就算赵四海想求和,我也不会答应,这个老王八蛋拿我当傻子戏耍,此仇不报心火难平。
 
“哼,我不管,做为男人,你不能失信,特别在女人面前,更不能言而无信。”李洁说。
 
我挠了挠头,感觉跟李洁讲不了道理,其实所有的事情,追根溯源都是因为她请了幽灵来江城跟踪调查我所致,如果没有幽灵,宋佳就不可能暴露,宋佳不暴露,楚天也不会暴露,楚天不暴露的话,宋佳的身世和我手里有孔志高犯罪证据这件事情,就永远不会被赵四海知道,也就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了。
 
想到这里,我抑制不住心里的愤怒,对李洁说道:“李洁,如果你不请幽灵调查我的话,今天我根本不用跟赵四海这种强敌拼个你死我活,你明白吗?”
 
“怪我咯?你不伤害我,我会想着报复你吗?”李洁一瞬间炸了,大声的反击道,看来这段时间,她一直委曲求全的讨好我,内心深处其实也窝着火,今天终于发泄了出来。
 
我本来想吼回去,说她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践踏和侮辱我的人格,我怎么可能让孔志高把她从天堂打落到地狱,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但是想了想,最终没有说出口。
 
“好了,我不想吵,我们已经结束了,以前的事情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
 
“王浩,我恨你,我都那样低三下四的求你了,甚至于允许你可以跟邓思萱和苏梦来往,你还是这么铁石心肠,说好了带我去西湖玩,现在却反悔了,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你还是不是男人。”电话另一端的李洁情绪好像有点失控,歇斯底里的吼道。
 
“我现在走不开啊,算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挂了。”我已经很累了,真不想吵架,于是准备挂断电话。
 
“王浩,你会后悔的!”李洁说。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五百一十七章 主动出击
 
 +A -A 时间:02-09 06:18 字数:3500
被李洁这么一搞,我再也睡不着了,于是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同时询问了一下医院的情况,何敏说一切正常,李南那边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
 
“奇怪!”我眼睛里露出疑惑的目光,孔志高的犯罪证据在曲冰手里,赵四海和孔志高基本上也算撕破了脸皮,想要整倒对方,这份证据简直太重要了,赵四海不可能不要啊,可是已经一天一夜了,他除派赵雯把我的手机送过来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行动,真是太奇怪了。
 
思来想去,搞不明白赵四海葫芦里卖得什么药,稍倾,我给孔志高打了一个电话。
 
“喂,孔市长,现在方便说话吗?”我说。
 
“嗯,说吧!”孔志高说,估摸着是在他办公室里。
 
“一天一夜了,赵四海没有任何异动,真是奇怪。”我把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想听听孔志高的意见,毕竟若轮道行,孔志高比赵四海还要略高一筹。
 
“不要着急,现在赵四海比我们急,明白吗?他在等,等一个最佳时机,也是你最放松警惕的时候,耐心很重要。”孔志高说。
 
“孔市长,光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不我们先刺激一下赵四海,甭管他肚子里憋着什么坏,先敲他一棒槌试试虚实再说,这种等着对方来打的感觉实在太煎熬了。”我说。
 
“主动出击?”孔志高问。
 
“对,主动出击,打一棒槌,我们就撤,再看赵四海的反应。”我说。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半分钟之后,孔志高说:“也好,主动出击试试赵四海的虚实,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等着挨打确实也挺难熬,搞不好他憋出了什么大招。”
 
“孔市长,你同意了。”我问。
 
“嗯,可以试试,最近华城路拆迁,出了一家钉子户,万鑫集团准备在华城路那边建个大广场、写字楼和高档住宅区,钉子户正好位于万鑫集团设计的中心位置,想绕开都没有办法,可能这名钉子户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坐地起价,听说同意了三次,三次又反悔。”孔志高讲了一件钉子户的事情。
 
“本来我等着万鑫集团强拆,到时候给赵四海点颜色看看,可惜赵四海没有让人强拆,而是让人天天去恐吓对方,往人家里扔只死狗死鸡,在门上墙上喷红色油漆,小流氓天天堵在人家门口言语威胁等等,并且还断了对方的水和电,不过前几天我已经对华城路居委会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水电现在已经恢复了,但是从侧面了解,这名钉子户快要撑不住了。“孔志高说道。
 
我听到这里还是不知道孔志高什么意思,这些当官的云里雾里说了一通,能把人说糊涂了,简单的话便要往复杂里说,一句话就能说清楚,便要说十句,然后让你去理解他的意思,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理解上级精神吧。
 
“孔市长,你想让我干什么吧?”我心里这个着急啊,一个钉子户到底跟赵四海能扯上多大的关系。
 
“不要着急,沉住气,任何时候都要沉住气,不要小看这名钉子户,我专门调查过,万鑫集团在华城路的投资很大,仅仅一个万鑫广场就是十个亿的预算,旁边的小区和高档写字楼以及整体的绿化,后期估摸着还需要十个亿,这是一个二十亿的大项目,被一个小小的钉子户给挡住了。”孔志高不急不慢的对我介绍道。
 
“你不是说这名钉子户快要撑不住了吗?”我问。
 
“对啊,所以我们要让他撑住,万鑫集团的摊子很大,借了银行很多的钱,这个项目拖上一天,付银行的利息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如果把这个项目给他搅黄了的话,嘿嘿,虽然不能说让万鑫集团伤筋动骨,但是最起码可以让赵四海肉痛,有兴趣没?”孔志高对我问道。
 
“有啊,需要我怎么做?”我说。
 
“万鑫集团现在给钉子户的价钱是八百万,钉子户要一千万,这样,我给你一千二百万,你把华城路的这栋独立二层小楼买下来,过户到你自己的名下,剩下的事情,不用我教你了吧,有我在后面撑着,赵四海敢玩邪的,你就给我往死里整。”孔志高说。
 
我一听,乐了,妈蛋,老子钉不死赵四海,也要恶心死他,让他这个项目重新规划,想到重新规划,我马上开口对孔志高说道:“孔市长,万一赵四海重新规划怎么办?”
 
“嘿嘿!”孔志高嘿嘿一笑,说:“这你就不用管了,不管他怎么重新规划,在华城路这一片,我也会让他变成一个死局,他一个商人跟我一个市长斗,赵家在江城根深蒂固又能怎样,关系通到省里又如何?”
 
孔志高的声音里充满了自信,我估摸着肯定早就想到了这一步,并且搞不好已经把赵四海的这一步棋给堵死了。
 
“孔市长,你什么时候给我打钱,我现在就去华城路找这名钉子户谈谈。”我说,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留在医院里等着赵四海打上门,还不如出去走走,主动出击。
 
“我马上联系宋佳给你转帐,你现在就带人过去吧,对了,钉子户叫郭杰,手机号是130XXXXX。”孔志高说。
 
我马上把郭杰的手机号记了下来,随后又聊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宁勇,跟我出去一趟。”我对正在练易筋经的宁勇说道。
 
八极拳登堂入室的弟子都会习练易筋经,至于跟少林寺的易筋经有什么渊源,大哥也不清楚,国术现在还十分保守,大哥的三名登堂入室的弟子,也只能宁勇把十六趟易筋经全部学了,陶小军和他们的大师兄都没有学全。
 
拳经云:筋长一寸,寿增十年!
 
易筋经的价值可见一斑,其实我也一直想练,谁不想多活几年,再说了,练了易筋经,可以抻筋拔骨,力量大增,身体协调性和柔韧性更加适合习武。
 
可惜大哥说了,除非我正式磕头拜师,写入八极祖谱,成为他的第四名登堂入室的弟子,不然不可能传给我。
 
“干吗?”宁勇一脸不爽的问道,可能打扰到他练功了。
 
“当然有事了,别废话,跟我走。”我瞪了他一眼,说道。
 
“你叫何敏去吧,我守着病房,有我在,出不了事。”宁勇说,他不想去竟然还找了个这么好的理由。
 
“要不要我给大哥打个电话。”我盯着宁勇掏出了手机。
 
“你……算你狠。”宁勇收了功,一脸的不爽。
 
“切,小样,哥还治不了你。”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扭头对何敏说道:“照顾好曲冰,不要让任何陌生人进病房,如果有事,斜对面是我们的人。”
 
“嗯,浩哥你放心吧,三、四条汉子我还是能对付。”何敏自信的说道,其实她的功夫不错,听宁勇说练得是十路谭腿,当然肯定没有宁勇厉害。
 
我点了点头,随后打了一个电话给李南,告诉他自己要出去一趟,让他的人盯紧一点。
 
“放心吧,这次来医院的都是精兵强将,不会出问题,一会我再多派一个人到VIP病房的楼层。”李南说。
 
“嗯!”我应了一声。
 
挂断电话之后,我带着宁勇离开了医院,开车朝着华城路驶去。华城路属于霞山区,但是却跟东城区交界,如果在这里建造一个大广场的话,正好跟霞山区人民大道、中山路、香港中路这三条街组成的市中心繁华商业区相呼应,其实应该也是市里的一个重大项目。
 
孔志高在这方面刁难赵四海,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我没有多想,反正只要让赵四海难受,我就高兴。
 
半路上,我给拨打了郭杰的电话,铃声响了五次,手机里才传来一个懒散的声音:“喂,谁啊?”
 
“请问你是郭杰吗?”我问。
 
“对,我就是郭杰,你是谁?又想威胁我搬走是不?跟你说,老子就是不搬,没有一千万,想都别想。”郭杰说道,不过听在我的耳朵里,感觉他的底气不是太足,看来孔志高说的没错,这人八成快要撑不住了。
 
“你误会了,我叫王浩,我想买你的那栋二层小楼。”我尽量很和善的声音对他说道。
 
“买我的小楼?你出多少钱?”郭杰疑惑的问道,可能有点不相信。
 
“这样吧,我们见面谈,你现在在那里?”我问。
 
“家里。”他说。
 
“那好,我一会就到。“我说。
 
郭杰嘴里好像嘀咕了一句什么,声音太小,我在电话里没有听清,随后他更挂断了电话。
 
大约一刻钟之后,车子到达了华城路,郭杰家的二层小楼太好找了,因为其他旧式楼房都拆了,唯独剩下他家一栋小楼孤零零的矗立在华城路上。
 
我将车子停在路边,带着宁勇朝着郭杰家走去。门口游荡着七、八名小混混,为首一人,戴着一条大金链子,拦住了我和宁勇的去路:“喂,你俩干嘛的?”
 
我朝着这人冷哼了一声,扭头对旁边的宁勇说:“给我往死里整!”有孔志高在身后撑腰,赵四海派来威胁恐吓郭杰的这几名小混混,今天算是倒霉了。
 
我的话音刚落,身边就刮起一阵风,宁勇如同捕食的豹子,一下子窜了出去。
 
砰!
 
为道戴大金链子的小混混,被宁勇一拳打在脸上,直接像死猪般倒在地上,仿佛瞬间失去了直觉似的,一拳将其打晕了过去。
 
“我擦,不会打死了吧?”我眨了一下眼睛,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随后一想:“操,打死就打死吧,反正强逼着人家拆房子都是人渣。”
 
砰砰砰……
 
咔嚓!
 
哎呀!
 
一瞬间,耳边不停的传来拳头和肉相撞的声音,还有骨头断裂的咔嚓声,以及惨叫声。
 
右面一名小混混掏出甩棍朝着宁勇冲来,可惜他刚朝前冲了一步,就被宁勇一个侧踢,踢在了膝关节处,只听咔嚓一声,他的右腿从膝关节处弯曲成了九十度,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我耳边响起。
 
啊啊……
 
我冷漠的看了一眼,这人的白森森的腿骨都露了出来,就这样,我跟在宁勇身后,慢慢的走着,他刚在前边,每一拳每一脚都能放倒一名小混混,几乎不到半分钟,七名小混混全部趴在地上,其中五人昏死了过去,剩下的两人更惨,一人腿骨断了,另一人躺在地上直吐血。
 
第五百一十八章 各施手段
 
 +A -A 时间:02-09 10:43 字数:3500
 
 
外边的打斗声,惊动了郭杰,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边走出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当他看到眼前场景的时候,直接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朝着郭杰看去,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道一声:“名字不错,人怎么长这副模样,一看就不像好人,贼眉鼠眼、邋里邋遢!”
 
“你是郭杰呢?”我朝前走了二步,开口问道。
 
“嗯!”他愣愣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在离院门大约不到二米的地方,躺着一名小混混,身体不停的痉挛,每一次痉挛,嘴里都会吐一口鲜血,也不知道刚才被宁勇打在那里。
 
郭杰正盯着那吐血的小混混看,我发现小混混每吐一口血,郭杰的脸色就惨白一分,估摸着是吓坏了。
 
“你好,我叫王浩,刚才给你打过电话。”我将手伸到了郭杰面前,面带笑容的对他说道。
 
“你好!”郭杰呆呆的跟我握了一下手,指着满地的小混混,问:“你这是干什么?”
 
“他们是不是天天逼着你把房子卖了?”我说。
 
“呃!”郭杰应了一声。
 
“我就看不惯这种人,替你教训一下他们。”我十分豪气的说道。
 
“替我教训他们,那个这件事情可跟我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郭杰立刻摆着手,一脸诚惶诚恐的说道。
 
我没有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奇怪,不由的一愣:“呃?”不过随后就想明白了,估摸着他应该是怕摊上事情,毕竟满地的小混混,看起来都非常的惨,特别是那五名昏死过去的,还不知道是死是活。
 
“放心吧,没事,走,我们进去谈。”我笑着对郭杰说道,随后推着他走进了眼前的二层小楼。
 
里边果然很破旧,跟个猪窝差不多,家里只有郭杰一个人,我心里猜测他应该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二流子,碰到这等好事,就准备讹一笔钱,如果他不是讹诈赵四海的话,我现在都想揍他一顿,这么一栋破屋子要一千万,尼玛,在河西高新区都可以买栋很牛逼的别墅了。
 
“你们是来买房子的?”郭杰递过来一根烟,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开个价吧!”
 
“一千万,不,九百万就行了,只要你们比万鑫集团高出一百万,我就卖,我告诉你们,我是势单力薄,像王老板这样的人,只要咬死了,肯定可以卖到一千万,这转一下手就净赚一百万。”郭杰竟然认为我跟他一样,想用这房子敲诈万鑫集团一笔钱。
 
“呵呵!”我呵呵一笑,心里想着不能太痛快了,人都犯贱,如果太痛快答应了,郭杰这孙子搞不好心里想着是不是卖便宜了,于是我伸出五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比划一下,说:“八百五十万,我就比万鑫集团多出五十万,行的话,今天就签字过户,不行的话,哼哼,先卸你一条腿。”我冷冷的盯着郭杰,目露寒光。
 
“五十万啊,这……”郭杰先是一脸犹豫的表情,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变脸,混不吝的说:“我的事情已经上报纸了,市政府里挂着号,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
 
“哈哈……”听到他的话,我哈哈大笑起来,郭杰也是走了狗屎运,孔志高想整赵四海才让赵四海投鼠忌器,不敢对郭杰下黑手,如果没有孔志高的话,我估摸着郭杰现在坟头上都长草了,还他妈在老子面前诈诈唬唬。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吗?你们敢动我……”郭杰嚷叫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停止了大笑,打断了他的话:“郭杰,你今年走了狗屎运,你知道吗?不然的话,你坟头上都长草了,八百五十万,给你五分钟的考虑时间。”我盯着手表对他说道。
 
“不用考虑,不卖就是不卖,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招。”郭杰说。
 
“打晕带走。”我站了起来,对宁勇说道。
 
宁勇眨了一下眼睛,问:“强买啊?”
 
“这么一栋破屋子,八百五十万还强买啊,他这是强卖,懂吗?”我对宁勇说。
 
“我就强卖了,怎么着。”郭杰看到宁勇没有动手,他还来劲了。
 
砰!
 
我突然一脚踹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话戛然而止。
 
“郭杰,你说,如果你突然失踪了,警方会怀疑谁?”我冷冷的瞪着他问道。
 
“你什么意思?”郭杰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愣愣的问道。
 
“警方肯定首先怀疑万鑫集团,你识务一点,拿着八百五十万赶紧滚蛋,只要不赌不吸/毒,这辈子可以舒舒服服的过完了。”我不耐烦的对郭杰说道。
 
“九百万,一分不能少。”郭杰惊恐的看着我和宁勇,但是仍然不松口,还是要九百万。
 
我也算是服了他了,想了想九百万就九百万吧,本来还打算给他一千二百万呢,这样还能省下三百万。
 
“行吧,你等等,我叫律师过来。”我说,随后走到了旁边,掏出手机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因为钱还没有到帐。
 
“喂,孔市长,郭杰同意卖了。”我说。
 
“马上签合同过户。”孔志高说,也没有问多少钱,我也没有说。
 
“我还没有到帐,你找个律师过来呗。”我说。
 
“你找宋佳,我这边还有事,挂了。”孔志高急速的说道。
 
“等等,孔市长,刚才在熟杰家门口打趴下七名捣乱的小混混,有人伤的挺重。”我把刚才的情况讲了一遍。
 
“这事你找李南,华城路属于霞山区,李南可以办。”孔志高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看样子真有急事,很忙。
 
我刚刚跟孔志高结束通话,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是宋佳的电话,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宋佳,我正要找你呢。”
 
“事情我爸打电话跟我说过了,刚才跟财务沟通了一下,短时间内只能拿出一千万。”宋佳说。
 
“一千万就一千万吧,转我卡里。”我说,心里一阵郁闷,本来能赚三百万,现在看来只能私留一百万了。
 
“我已经通知律师和财务一块赶过去了,他们会帮你处理好,你只需要跟熟杰谈好价钱就行了。”宋佳说。
 
“呃?什么?”我听到她的话,脸上的表情一愣,钱根本不让我过手啊,于是心里十分的不高兴:“宋佳,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
 
“王浩,咱俩朋友归朋友,但是生意毕竟是生意,你语气有点生气,看来跟郭杰价钱已经谈好了,并且肯定不到一千万,说说,多少钱?”宋佳笑嘻嘻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算你狠,一共九百万,那么有钱,让我赚一百万都不行,小气鬼。”我十分不爽的说道。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海河集团虽然家大业大,但是每个月的开销衣大,帐上的流动资金还真不是太多,每个项目都在要钱,我也很为难啊。”宋佳说。
 
我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一会事,手下的小弟看我肯定也以为很有钱,其实我有个屁钱,每个月把工资一分,再预留一部分流动资金,真正剩下的钱没有几个,一年忙下来,也就赚个百八十万而已。
 
“你让律师和财务快点过来,我这边打了人,如果对方报案的话,还要联系李南处理一下。”我说。
 
“你先忙,他们两人应该快到了。”宋佳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之后,宋佳派来的律师和财务到了,一男一女,当场跟郭杰签了合同,然后又去了房管局过户,房子到了我的名下,至于被宁勇打伤的那七名小混混,都进了医院,报没报案我不清楚,总之跟李南讲了,他说由他处理。
 
晚上我拿着买卖合同回到了医院,房产证三天之后才能拿到,不过这房子现在已经属于我的财产了。
 
医院一切正常,曲冰情况很好,赵四海不知道在搞什么,一直没有动静,我手里拿着合同翻来覆去的看着,心里估摸着现在赵四海应该知道华城路的房子归我所有了吧,为什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呢?要不我给他打一个,气气这个王八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要沉住气,房子到了我的手下,着急的是他。”下一秒,我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把合同装好,不再去想这件事情。
 
二个小时之后,我以为今天赵四海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铃铃铃……
 
铃声很小,怕把曲冰吵醒,我看到是赵四海的来电,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同时朝着病房外边走去:“喂,赵总,有何指教啊?”我来到走廊,对着手机说道。
 
“王浩,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我和孔志高之间的事情,不然你会被碾为齑粉。”赵四海冷冰冰的说道,声音里带着丝丝怒气,我都听出来了。
 
“赵总,咱俩已经撕破脸皮了,你想让我给你当狗,老子天生不会跪/舔,至于我跟谁合作,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多操心一下华城路的项目吧,哈哈……“我终于忍不住,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
 
其实跟赵四海为敌之后,我心里十分的压抑,因为各方面赵四海都对我形成绝对的压制,只能被动防御,等着他打上门,然后殊死抵抗,万万没有想到,孔志高会选这个点来打击赵四海,自己虽然成了棋子,但是我心甘情愿。
 
“是吗?”赵四海的声音变得轻松起来,这让我心里一愣,因为现在他应该发怒生气才对。
 
“难道他手里还有底牌?”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赵总,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污染我的耳朵。”我说,随后准备挂断电话,其实就是装装枰子,最主要想试探一下赵四海是否还有底牌。
 
“跟你讲个事,你丈母娘,不对,应该是前丈母娘,买菜的时候,可能老年痴呆症犯了,然后失踪了。”赵四海说道。
 
一听刘静出事了,我心里一愣,脸上的表情变了,双眼微眯,冷冷的对着手机说:“姓赵的,你这样的玩的话,你现在的老婆也许突然有一末也会失踪。”
 
“呵呵,你是在威胁我吗?”赵四海说。
 
“孙子,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也说了,那是我前丈母娘,你爱咋咋地。”我说。这个时候,不能显得太在乎,反而会害了刘静。
 
“忘记说了,你前丈母娘失踪之后,你前妻李洁也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