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513\514、515回战前安排

杏彩513\514、515回战前安排

第五百一十三章 战前安排

孔志高并没有把他的手机借给我,而是转身挥了一下手,跟在我们两人身后大约五米外那名司机马上跑了过来。

“把你手机给他。”孔志高对司机吩咐道。

司机懵懂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了过来,我马上接过手机,拨通了邓思萱的电话:“喂,思萱,我是王浩,你和宝宝没事吧?”

“没事啊,怎么了?”邓思萱在电话里疑惑的问道。

“没事就好,听着,别多问,东西也不用收拾,带上钱和一些宝宝的必须品,立刻离开江城,去杭州待段时间。”我急速的对邓思萱说道。

“河西高新区的房子不是已经买好了吗?为什么……”

不让邓思萱问为什么,她还在那里喋喋不休,于是我马上打断了她的话:“听着,不是跟你开玩笑,马上带着孩子离开江城去杭州玩段时间,不要问为什么,晚了怕来不及了,如果你想宝宝有危险的话,那就继续啰嗦的问为什么吧。”我严肃的对她说道。

“啊!我马上带着宝宝走。”邓思萱终于害怕了。

“到了车站给我打电话。就打这个号码。”我说。

“嗯!”邓思萱应了一声。

“挂了吧,快点走,带上孩子路上用的东西就行,其他一切东西去杭州再买。”我对她催促道。

“嗯!”

挂断电话之后,我的心才没有那么紧张,刚才孔志高提到赵四海很可能对邓思萱母子两人不利的时候,我可真是吓坏了,还好,现在看来,赵四海并没有掌握邓思萱母子两人的事情。

即便是掌握了,可能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的具体住址,这才没有造成更大的危险。

苏梦和李洁赵四海应该是知道,李洁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家公务人员,并且界别还是副处,如果真出了事情,肯定会有一个交代,所以我思考了一会,马上又拨打了苏梦的手机。

可惜响了好久,没人接,这可把我急死了,在原地来回走了几步,最终决定给一条龙打电话,我这边人手本来就不够,特别厉害的高手也就陶小军和宁勇两人,赵四海肯定不会放过我,所以陶小军和宁勇两人我不想调离自己身边。

稍倾,我朝着孔志高看了一眼,走得离他远一点,免得听到我和一条龙的对话。

铃声响了三下,手机里便传来一条龙阴冷的声音:“喂!那位?”

“喂,叔,我是王浩,赵四海可能会对苏梦不利,我这边人手不够,你看能不能派人保护她的安全。”我小声的对一条龙说道。

“呃?什么?怎么会事?”一条龙先是一愣,随后开口对我询问原因。

“叔,一言难尽,我手里有赵四海非常想要的东西,他如果奈何不了我的话,肯定会从我身边最亲的人下手,所以请你派人保护苏梦的安全。”我简单说了一下赵四海会对苏梦不利的原因。

“小子,你还真不消停,净跟大人物为敌,你知道赵家在江城乃至整个省的力量有多大吗?关系错综复杂,势力根深蒂固,别认为一个赵建国坐牢了,赵家就完了。”一条龙听到我和赵四海发生了冲突,对我提醒道。

“叔,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你必须马上派人去保护苏梦安全。”我急速的说道。

“这你放心,苏梦身边我早就安排了人。”一条龙说。

“那就好,那就好。”我连续念叨了两句,提起的心再一次放了下来。

跟一条龙通完电话之后,我第三个电话才打给李洁:“喂,你好!”电话刚接通,手机里便传来了李洁的声音。

“喂,李洁,我是王浩。”我说。

“王浩,你这几天去那里了?我打你电话一直关机。”李洁对我质问道。

“我被赵四海给绑架了,刚刚逃出来。”我想了想,跟李洁说了实话。

“啊!”手机里传来她的惊呼声。

“你最近小心一点,我怕赵四海对你不利,明白吗?”我对李洁说道。

“他会对我不利?我虽然没有实权,但是毕竟还是国家公务人员,副处级别。”李洁有点不以为然。

副处级别的官衣就是一层国家权力的护身符,谁敢动这个护身符,就等于公然跟国家权力为敌,所以现实之中,即便再牛逼的黑暗势力,也很少敢对一个副处级干部动手,当然也有狗急跳墙的人。

“李洁,我怕赵四海狗急跳墙,你最近晚上还是别出去了。”我对她叮嘱道。

“王浩,你是在关心我吗?”李洁有点兴奋的问道。

“呃!”我愣了一下,脑袋有点懵圈,这女人的脑回路果然跟男人不同。

“好了,挂电话了。”我说,准备结束跟李洁的通话。

“喂,别挂,王浩,既然这么危险,你能不能晚上回金沙湾别墅住,保护我啊。”李洁急速的说道。

“我去了,你更危险。”我说。

“喂,这件事情毕竟因你而起,总要付点责任吧,再说了,晚上就我和我妈两个人在家,刚才被你说的有点害怕。”李洁说。

我知道她八成是装的,思考了几秒钟,说:“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派两个小弟去保护你。”

“不,我就要你保护。”李洁说。

“别闹了,挂了,你自己注意一点。”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再跟李洁扯下去,不知道要扯多久,只好快刀斩乱麻。

随后我又通知了陶小军、三条和狗子,让他们将鞍山路附近给监视起来,并且最近这段时间最好不要离开鞍山路,提防赵四海从他们几个人身上打开突破口,并且我还特意嘱咐了陶小军,让他派两个人去江城第一中学暗中保护顾芊儿的安全。

事情基本上全部安排好了,不过还有一个重要的电话没有打,本来想打给北影,但是看到孔志高走了过来,于是便作罢,北影和一条龙的事情,我并不想孔志高知道。

“孔市长,这手机我留着用行吗?”我对孔志高说道。

“行吗?”孔志高朝着身后的司机问道。

“行!”司机马上点了点头。

我和孔志高边走边谈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才分开,制定的最终方案是,第一,全力保护曲冰的安全,绝对不能让她落到赵四海的手上;第二,孔志高会在明面上给万鑫集团找点麻烦,并且给我提供一些信息,让我在暗处对赵四海以及万鑫集团进行破坏,他会尽最大限度当我的保护伞;第三,有可能的话,直接击杀赵四海。

走的时候,孔志高说要送我一程,我拒绝了,并且连李南我也让他离开了,因为刚才我打电话的时候,让陶小军过来接自己,此时他已经到了。

孔志高等人离开之后,陶小军走了过来,我挥了挥手,让他在车上等我,因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没有打。

我掏出手机,输入了北影的手机号码,然后拨了过去,铃声大约响了五下,手机里传来北影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喂,那位?”

“喂,北影,我是王浩。”我说。

“王浩,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的手机打不通。”他急速的问道。

“我被赵四海给绑架了,刚刚死里逃生。”我直言不讳。

“就知道会这样。”北影竟然没有感到意外。

“咦?你什么意思?还有,上一次我拜托你查幽灵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我对北影询问道。

“幽灵我认识,他是南燕的人,基本上不会在北方出现,这次出现在江城,事情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监视你只是最初来江城的借口,他的真实目的还搞不清楚,当我查到他底细的时候,就知道要不好,所以马上给你打电话,可惜当时你的手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北影把事情大体上跟我说了一遍。

“幽灵是南燕的人?”我的表情十分诧异。

“嗯!”北影很肯定的回答道。

“北影南燕,你们两个组织不会有仇吧?”我问。

“仇倒是没有,只是竞争关系,并且这次南燕派幽灵到江城,估摸着是不想让我们北影组织轻易将整个江城控制在手里,亦有可能是接受了什么任务,总之这一次应该是坏菜在幽灵手里。”北影回答道。

“幽灵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我希望你能来江城,将这个北影解决了,不然的话,留这么一个能读懂唇语的跟踪高手在附近,让人感觉有点战战兢兢。”我说。

“我已经在江城了,幽灵的事情你别担心,我来处理,不过赵四海的事情,你要处理好,最好尽快把他灭了。”北影说。

“呃?灭掉赵四海不是欧诗蕾的任务吗?”我试探着问道。

“哼,王浩,欧诗蕾被你利用完了,她还如何回江城?总之这件事情交给你了,至于欧诗蕾,我已经派她去了南边。”北影说。

“好吧!”我同意了。

稍倾,我挂断了电话,赵四海绑架自己,全盘知道宋佳和孔志高关系的原因,已经彻底搞明白了。

幽灵从我这里探查到了宋佳就是江城道上大名鼎鼎的七姐,然后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告诉了赵四海,赵四海绑架宋佳,当时我也受到了牵连,在绑架的同时,他应该也在查宋佳身边的人,从而知道了楚天的存在,至于楚天,八成是把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赵四海。

“王浩,以后绝对不可以有妇人之仁,这个社会,你不够狠,最后倒霉的也许就是你自己。”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叮嘱道。

这一次能从赵四海手里逃出来,完全就是侥幸,没有曲冰的舍命一跳,我现在已经成了赵四海身边的一条狗,他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他让我追狗我不敢撵鸡。

如果当时没有妇人之仁,直接让楚天消失,那么也就不会有这次的灾难。

稍倾,我上了陶小军的车,眉头紧锁。

“二哥,发生什么事了?”陶小军问。

“我们可能要跟赵四海硬肛了。”我忧心忡忡的说道。

赵四海是江城首富,其实力不可小觑,有钱可使鬼推磨,我虽然嘴里说着光脚不怕穿鞋的,但是手里这点人,还真不是赵四海的对手,不是已经没有了退路,我现在根本不想跟赵四海为敌。

“赵四海?二哥,我们这点人,根本不够看啊。”陶小军瞪大了眼睛说。

“不是我想战,而是赵四海不会罢休,小军,你也别太悲观,我们身后还有孔市长。”

第五百一十四章 曲冰醒了

 +A -A 时间:02-08 05:45 字数:3500


陶小军开车带着我朝着鞍山路驶去,半路上接到了邓思萱的电话:“喂,萱萱,你到火车站了吗?”我问。

“嗯!已经上车了,今天最后一班开往杭州的动车,半夜到达杭州,我连酒店都没有订,为什么要走的这么急?“邓思萱对我询问道,声音里充满了怨气和不解。

“我被人绑架了,刚刚死里逃生,怕对方找不到我,再去找你和孩子的麻烦。”我想了一下,把实情告诉了邓思萱。

“啊!你被绑架了?受伤了吗?报案没有?”邓思萱紧张的问道。

“没受伤,也没有报案。”我说。

“为什么不报案?”邓思萱问。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法律制定者是人,执行者也是人,不是神仙,所以总会存在着一些看不见的漏洞和污垢,总体来说,法律是为百分之九十九的穷人制定的,总有那么一部分人可以不必遵守,除非证据确凿,铁证如山。”

“王浩,你是说绑你的人不是一般的人?”邓思萱问。

“嗯,好了,这事你就别担心了,晚上到了杭州坐正规出租车去五星级大酒店住几晚,慢慢再找出租房。”我对邓思萱嘱咐道。

“你放心吧,杭州有个同学,我刚才通过微信群已经联系上了,他会去接我。”邓思萱说。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我本来都准备挂电话了,听了邓思萱的话,鬼使神差的问道。

“你猜!挂了,宝宝饿了。”邓思萱挂断了电话。

“我擦!”我拿着手机有点天雷滚滚的感觉,妈蛋,应该是女同学吧,上大学的时候,邓思萱可完全就是一个假小子,不可能有男生喜欢她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晚上八点半,我和陶小军回到了鞍山路,把所有人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大体说了一下跟赵四海的冲突,十点钟的时候,我开车带着宁勇和何敏两人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驶去,陶小军则留在鞍山路坐镇。

何敏本来已经离开了江城,不过当我和孔志高结成联盟之后,我便打电话让她回来了,现在帮着夏菲做事,她功夫不错,带上她还可以照顾一下曲冰,毕竟曲冰是女生,有些事情我来做实在太别扭。

估摸着赵四海肯定不会放过曲冰,因为能致孔志高于死地的东西在曲冰手里,所以刚才在大沽河畔,我和孔志高制定了一个计划,我负责在病房内照顾曲冰,他会安排十名精兵强将的便衣,潜伏在医院里,只要赵四海敢派人来劫走曲冰,我们就来一个瓮中抓鳖。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本来是孔志高司机的手机,刚才开会的时候我才将号码告诉三条他们。

可是手机上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本来以为是找孔志高司机,没想到接起来之后,手机里传出宋佳的声音:“喂,王浩?”

“宋佳,是你啊!”我说。

“你没事吧,我刚跟我爸通完电话,才知道你这几天被赵四海给绑了。”宋佳说。

“没事,一切都因我而起,还好老天爷帮忙,最终死里逃生。”我说,其实这件事情还真是因自己而起,幽灵是李洁招来的,楚天是我向孔志高求情给放了,最终的结果就是把自己差一点害死。

“没事就好,刚才我劝我爸,让他暂避锋芒,可惜他不听,你是不是也不会听?”宋佳说。

“赵四海的刀都已经架在我的脖子上了,不是不想暂避锋芒,而是退无可退了,只能硬拼了,宋佳,看在我上次救你一命的份上,如果到了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让你父亲在背后捅我一刀啊。”我对宋佳说。

孔志高、赵四海这种老狐狸的套路都太深了,我实在不敢再相信他们的话了,即便孔志高的话,我也只敢相信百分之七十,还有百分之三十保持怀疑的态度。

“放心好了,我爸跟赵家一向不和,再说了,赵家这是想搞死我爸啊,关键时候他怎么可能帮赵四海从背后捅你呢?”宋佳说。

“这可不一定,他在官场有很多看不见摸不着的掣肘和关系,万一那天他因为某种原因,迫不得已和赵四海私下里达成什么交易,直接把我给卖了,那我可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希望你能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对宋佳说道,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放心,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他敢卖你,我就不认他这个爹。”宋佳说。

听到她的话,我感觉有点暧昧,于是没有出声,宋佳跟普通人比起来算个美女,但是跟李洁和苏梦两人比,还是差了一点,所以我真不想跟她有什么感情方面的纠缠。

“喂,告诉你个秘密。”稍倾,可能听到我没有说话,宋佳开口说道。

“什么秘密。”我问。

“那天我故意把你灌醉。”宋佳说。

“哦!”我应了一声,没有多大的反应。

“本来想着两人都喝醉了,会不会发生一点什么,可惜当天下午我就被迫离开了江城。”宋佳说。

我不知道她说这话什么意思,但是心里对她真是没那种意思,于是开口说道:“宋佳,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又一起经历过生死,以后就做最好的朋友吧。”

“最好的朋友?”宋佳的语气明显有点沮丧。

“对,最好的朋友。”我说。

“好吧!”

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结束了通话。

稍倾,我带着宁勇和何敏两人走进了曲冰的病房,李南正带着几名刑警把守。

我看了一眼曲冰,找医生询问了一下情况,医生说今天晚上还没有醒过来的话,明天就做个脑部CT,再次确认一下,颅内是否有出血点。

从医生那里回来之后,我和李南去了楼梯间抽烟。

“明天一早,我们就撤了,到时候会有十二名便衣埋伏在医院的各个出口,其中顶楼VIP病房也会安排住进来两人,就在曲冰病房的斜对面。”李南一边抽烟一边对我说道。

“嗯,希望赵四海会上勾。”我说。

“曲冰对赵四海非常重要吗?”李南问,有些事情他并不知道,只有我和孔志高两人清楚。

“非常重要。”我说:“如果说让赵四海拿几个亿来换曲冰的话,他肯定同意。”

“既然非常重要,那按照常理来说,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百分之百会有行动,只要有行动,这一次就将他们一网打尽。”李南很乐观。

我没有说话,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自己能想到的事情,赵四海肯定也能想到。

当天晚上,我、宁勇和何敏三人睡在曲冰的病房里,李南带着他的人睡在走廊。

一夜无事!

我一直坐在曲冰病房旁边,轻轻的握着她的手,心里祈祷着她一定要睡过来,不然的话,自己会内疚一辈子,本来跟曲冰没有任何关系,是自己让她卷进了这种大人物的斗法之中,并且她还是为了我跳的楼,那是多么大的勇气,我都不敢想象。

一直以来,曲冰表面上虽然看起来高冷,其实那是一种伪装,她骨子里还有一种淡淡的忧伤,这种忧郁的气质,让她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心痛。

在这之前,我仅仅把她当成一个炮友,并没有过多想其他的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纵身一跳,直接就砸到了我的心里,这辈子怕是都忘不了了。

不知不觉,我握着曲冰的手,趴在病床边上睡着了,早晨的时候,我感觉曲冰的手好像动了一下,于是马上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发现曲冰的手真在动,于是我轻轻的在她耳边喊了几声:“曲冰?曲冰?”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曲冰的眼皮又动了一下,于是再次对她呼喊:“曲冰?”

一分钟之后,曲冰眼皮活动的更加频繁,慢慢的睁了开来。

“曲冰,你醒了,太好了,何敏,快去叫医生,快!”我对还在沙发上睡觉的何敏说道。

“呃?哦!”她睡眼朦胧的朝着病房外边走去。

“曲冰,你醒了,太好了,吓死我了。”我紧握着曲冰的小手,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浩哥,你现在安全了吗?”她的声音很微弱。

“安全了,已经没事了,多亏了你,是你救了我一命,这一次欠了你天大的人情,以后我会慢慢还的。”我对曲冰说道。

她嘴角露出一个弧形的微笑,说:“其实你也救过我的命。”

“呃?”我眨了一下眼睛,在脑海之中回忆了一遍和曲冰交往的过程,好像没有救过她啊,不会摔坏脑子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有点着急,医生怎么还没有过来。

“曲冰,你刚刚醒过来,别急着说话,好好休息,医生一会就过来了。”我对她说道。

稍倾,何敏带着一名男医生走了进来,还跟着两名护士,男医生给曲冰做了检查,又问了她几个问题,最后说:“没事了,一个星期之后,再动一次手术,把胸内的几处损伤处理好,就可以了。”

“谢谢医生!”我说。

“病人刚刚苏醒,让她多休息,多睡眠,你们不要打扰她。”医生说。

“嗯!”

随后这名男医生又对护士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病房。

我和曲冰又说了几句话,她看起来累了:“睡吧。”我说。

“能不要松开我的手吗?”曲冰脸色一红,说道。

“好,你安心睡吧。”我点了点头。

“谢谢!”

早晨八点,李南进来打了一声招呼,便带着人撤走了,白天值班的是那名帮我打电话给孔志高的女医生,她来查房的时候,看到我之后,一脸的惊诧:“你、你还在这里?不是被警察抓走了吗?”

我对她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说:“坏人被抓走了,我被放了,多亏你帮忙,改天我请你吃饭。”

“那就好,听说你妹妹醒过来了?”女医生问。

“嗯!”我点了点头。

她走到病床前给曲冰稍微检查了一下,说:“让她多睡会,睡眠对她的大脑有好处。”

“嗯!”我再次点头,随后脑袋朝着她的胸部靠近了一下,盯着她的胸牌念道:“徐彤彤!”

“你好,正式介绍一下,我叫王浩。”我将手伸到她的面前,说:“非常感谢你的帮忙,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


第五百一十五章 老子怕你个蛋

 +A -A 时间:02-08 09:39 字数:3500


本来还想着留个电话或者微信什么的,可是没想到徐彤彤微微一笑之后,转身就走了,让我很是尴尬。

宁勇在睡觉倒是没有发现,可是何敏却露出一脸玩味的笑容,令我更加尴尬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无关紧要,整整一个白天,其实我都处于紧张状态,因为心里很确定,赵四海肯定不会放过曲冰,他和孔志高之间的矛盾基本上已经算是挑明了,而曲冰手里握着孔志高的七寸要害,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呢,只是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方法抢夺,这才是关键。

当落日的余晖彻底消失在天边的时候,一个白天过去了,风平浪静的一天,没有任何意外发生。脑子始终绷紧的我,感觉这样不是办法,整天这么绷着,压力太大,太损耗精力,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自己就得疯。

头上明明有把刀,可是它偏偏不落下,让人抓狂。

“你俩看着曲冰,任何不认识的医生或者护士,都不准进病房,我出去抽根烟。”我对何敏和宁勇嘱咐道。

宁勇在站马步,没有理我,何敏坐在沙发上小憩,听到我的声音,微微点了点头。

来到楼梯间,我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尽量放松自己的大脑,得到片刻的休息。

噔噔噔……

稍倾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楼梯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何敏出现在我的面前:“浩哥,有个漂亮的小姑娘找你。”她说。

“在那里?”我问。

“病房外边,宁勇盯着对方呢,没让进门。”何敏说。

“找我?”我把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对!”何敏说。

十几秒钟之后,我走出了楼梯间,朝着曲冰的病房走去,远远的果然看一名穿淡蓝色碎花连衣裙,裙摆到膝盖上方,露出雪白的双腿,上身外罩一件镂空的奶白色针织衫,袖子很长,已经盖过了手指,毕竟现在还没有到夏天,脚上是一双纯白色的运动鞋,雪白的大长腿露在外边,格外的吸睛,但是她的打扮又十分的小清新。

远远的看到这名女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走到近眼之后,我心一阵紧张,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赵雯,也不知道她和赵四海有什么关系。

赵雯扭头朝我看来,四目相对,一秒钟之后,我心虚的移开了目光,毕竟那天晚上自己借着醉酒强上了她。

“我想单独跟你聊聊!”耳边传来赵雯软软的声音。

那天晚上我为什么会控制不住,除了她的颜可以跟李洁和苏梦相媲美之外,就是她的气质给人一种水的感觉,婉约、温柔、楚楚可怜,特别符合古代美女的标准。

可以说,李洁、苏梦、赵雯三人的颜值不分上下,但是如果处于古代的话,李洁和苏梦的气质和性格都不会吃香,相反赵雯的气质却符合古代士大夫阶层或者读书人的审美。

女人本来就是水做的嘛!

“好!”我点了点头,随后对宁勇和何敏两人说道:“你们先进去。”

宁勇二话不说,转身回到了病房,估摸着正在站马步,巴不得不搭理我呢。何敏犹豫了一下,问:“浩哥,她……”

何敏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抢着说道:“没事的!”

“哦!”何敏应了一声,疑惑的打量了赵雯几眼,这才转身回到了病房。

“说吧,找我什么事?赵四海让你来的吧?”我对赵雯问道,仍然不敢看她的眼睛,因为心里有愧。

“如果我现在让你陪我下去走走,你是不是也不敢?”赵雯答非所问。

“我不会上当,更不会中了你的美人计。”我说。

“美人计?哼!那天晚上我以为只是陪你喝酒,你这个畜生。”赵雯用手指着我的鼻尖骂道。

我躲开了,说:“那个,赵四海全程都在录像,他没有救你,要怪你就怪他,再说了,会所那种地方,本来就提供特殊服务,你在那里做事,就应该有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也是你情我愿,那可是我的第一次。”赵雯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虽然心里愧对赵雯,但是打定了注意,她就算是说破大天,也不可能跟她出去走走,绝对不会中赵四海的计谋。

赵雯盯着我看了一会,说:“如果我让你负责,你会负责吗?”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有点愕然,随后目光马上移开,说:“不会!”

啪!

“畜生!你会受到惩罚的!”赵雯突然给了我一记耳光,然后转身就跑了。

妈蛋,我心里这个不爽啊,怎么总挨女人的打,抬头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有点惋惜,自认为这件事情上做的太渣了,但是谁让她是赵四海的人,现在我和赵四海之间那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因小失大。

噔噔噔……

跑到电梯口的赵雯流着眼泪又跑了回来,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还以为她在演戏,接下来才是正剧,没想到她一句话没说,直接将一部手机塞进我的手里,然后转身就跑,很快消失在电梯口,再也没有返回。

“呃?什么意思?”我眉头微皱,疑惑不解。

稍倾,我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机,发现是自己的手机,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暗猜测:“难道是赵四海让她来给自己送手机?”

铃铃……

正当自己低头思考的时候,手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

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我估摸着肯定跟赵四海有关,于是便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王浩,我小看了你啊,能在我眼皮底下把消息传出去,厉害啊,难怪我都没有找到孔志高的把柄,你却找到了,真是有志不在年高,英雄不部出处。”赵四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哼!赵总,是我太傻了,着了你道,差一点伸着脖子让你拴上铁链子,成了你身边的一条狗。”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哈哈……做我身边的一条狗不好吗?”赵四海放肆的大笑起来。

“老子对当狗没兴趣,不过对你大女儿倒是很有兴趣,对你现在的老婆也很有兴趣。”我冷冷的说道,反正已经撕破了脸,妈蛋,老子怕你个屁。

赵四海一共结过两次婚,第一次结婚,有一个女儿,离婚之后,前妻带着大女儿去了英国生活,现在的老婆是二婚,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赵大志,可惜不学无术,现在还在监狱里,前段时间,赵大志在监狱里将一名犯人打成了重伤,又被加了三年的刑,不用说,都是孔志高使得小手段。

“小子,还从来没有人跟我这么说过话。”赵四海的声音越发的冰冷。

“老王八蛋,老子就想操/你女儿和老婆,你来咬我啊!”我直接用最原始的脏话问候着赵四海。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自己就是跪在地上给他舔,赵四海也不会放过我,何不痛快一点,至少骂完之后,我现在的心情非常愉悦。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小王八蛋。”赵四海也开始骂脏话。

“我擦,老子被你吓得尿了裤子,生不如死,好怕啊!”我叫嚷了起来,其实是想故意激怒他。

“本来还想给你一次机会,看来是没有必要了,我就让你和孔志高一块下地狱。”赵四海的声音已经怒不可遏。

“你咬我的蛋!”骂完之后,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赵四海反骂的机会,估摸着他此时在电话另一端已经快气疯了吧。

刚才是过了嘴瘾,但是接下来肯定要承受赵四海疯狂的报复,于是下一秒,我马上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把人集合起来,今天晚上可能会不平静,一定要小心。”

“嗯,二哥你放心吧鞍山路这边几个至高点,我都安排了人盯着,只要有可疑车辆出现,会第一时间发现。”陶小军说。

“不可大意,刚才我把赵四海激怒了,他很有可能今天晚上做出某种行动,要么是医院,要么就是鞍山路那边的场子。”我想了一下,把实情告诉了陶小军,希望引起他的重视。

“明白了,我再去检查一下布置,对了,二哥,你跟熊兵打声招呼,也让他带着人待命,万一赵四海搞个一、二百人过来,我们这点人顶不住啊。”陶小军说。

“嗯,我正有此打算。”我说,随后又嘱咐了陶小军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一分钟之后,我拨通了熊兵的手机:“喂,熊哥。”

“王浩,听三条说,你和赵四海硬干了起来?”熊兵问。

“不是我想跟他硬干,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熊哥,今天晚上要麻烦你了,把你所里的全部民警和协警都召集起来,万一赵四海那边的动静太大,你帮忙镇/压一下。”我对熊兵说道。

“好,没问题,我这就去叫人,不过阿浩,熊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熊兵说。

“熊哥,你有话就直说,咱兄弟不讲虚的。”我说。

“赵四海这种人,不会大动干戈,因为那样的话,很可能抓到他的把柄,他只会像躲在暗处的毒蛇,突然出击,一击必中,然后再隐于黑暗,消失的无影无踪。”熊兵说道,他的意思我明白,是说赵四海这种大人物,不会像小混混一样叫几百人来干架,但是却比小混混还要凶狠,出招就会一击杀死敌人。

“我明白!谢谢熊哥提醒。”我说:“还是有备无患吧!”

“好!”熊兵应了一声。

跟熊兵通完电话之后,我想了一下,又拨打了苏梦的手机,可惜仍然关机,于是只好找一条龙,电话很快接通了:“喂,叔,刚才我把赵四海激怒了,今天晚上不知道他会有什么行动,苏梦那边你要多护着点,我打她手机总是关机。”

“苏梦没事,跑到甘肃那边去了,我的人跟着,赵四海不会知道她的行踪。”一条龙说。

“啊!苏梦去甘肃那边干嘛?”我一脸的吃惊,苏梦竟然没跟我打招呼。

“我还想问你呢,没事我挂了。”一条龙说挂就挂。

“喂?喂?”手机里只有嘟嘟的盲音。

我思考了片刻,想不明白苏梦去大西北那边干嘛,不过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几分钟之后,我拨通了李洁的手机:“喂,李洁,今晚赵四海可能有行动,你不要出门。”

“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