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507、508、509回命保住了

酒他妈真不是好东西,但是也不能全怪自己,谁能想到赵四海竟然知道了一切,并且还挖了这么大的一坑。我思来想去。没有任何办法脱身,估摸着如果不交出日记本和移动硬盘的话,自己会死的很惨,但是交出去吧。又十分的不甘心。

  我有点后悔当时让楚天活着离开江城,就不应该给他求情,孔志高自然会让他永远消失,也许就没有今天的灾难了。唉,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

  但是想了想,也不能全怪楚天,如果宋佳不暴露的话,赵四海绝对不可能盯着楚天,而宋佳暴露的唯一原因很可能就是幽灵在背后捣鬼,想到幽灵我就想到了李洁,真是因果循环,这也许就是命。

  一刻钟过去了,我没有想到任何脱身之计,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把孔志高给卖了,这是自己最后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我真不想走这条路,跟赵家毕竟有血仇,现在赵四海不知道我杀了赵康德,但是指不定那天就找到了蛛丝马迹,到时候,我肯定会死得很惨。

  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现在没命的话,又如何谈未来呢?所以我心里已经打定注意,只能先卖了孔志高,让自己活下来,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没有伟大到为了一个约定就为孔志高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再说了,孔志高也不是什么好人,跟他之间,就是相互利用罢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房间的门打开,赵四海准备走出进来:“想好了吗?”他问。

  我惨笑了一下,说:“我还有选择吗?”

  “当然有,你自己死?或者让孔志高死?这不是有两条路吗?”赵四海指着我说。

  “我没有伟大到替孔志高这只老狐狸去死,所以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把日本记和移动硬盘都交给你。”我说。

  “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后跟着我好好干,绝对不会比跟着孔志高差。“赵四海一脸笑容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跟着笑了一下,估摸着此时自己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日记本和移动硬盘在那里?我叫人去拿。”赵四海盯着我问道。

  “赵总,日记本和移动硬盘都不在我这里。”我说。

  “呃?你耍我?”赵四海的表情微变。

  “不敢,不敢,赵总,你想啊,这东西可是关系着孔志高的身家性命,我自然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存放,并且万一我出了事,可以保证这两样东西交到省纪委的手里。”我急忙说道。

  “嗯!”赵四海点了点头,问:“你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了谁保管?”

  “曲冰,江城籍的一个小演员。”我回答道。

  “曲冰,我派人去跟她取。”赵四海说。

  “赵总,你还是让我给曲冰打个电话说清楚吧,这样的话,你派去的人也能顺利拿到东西。”我弱弱的说道。

  赵四海两只眼睛盯着我看了一会,最终微微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劝你一句,聪明别被聪明误。”赵四海说。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不过现在我为鱼肉,他为刀俎,只能不停的点头说道:“我明白!”

  啪!

  赵四海打了一个响指,那名女仆服务员走了进来,问:“主人,有什么吩咐?”

  “把王浩兄弟的手机拿过来。”赵四海说。

  “是,主人!”女仆服务员应道,大约一分钟之后,拿着我的手机走了进来。

  赵四海对我扬了扬头,我马上从女仆服务员手里接过手机,随后他挥了挥手,让这名女仆服务员离开了。

  “赵总,我现在就给曲冰打个电话。”我盯着赵四海的眼睛说道。

  “免提。”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随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有七个未接电话,看了一眼,李洁三个,苏梦二个,宋佳给自己打一个电话,剩下的那个号码,我心里猛然一跳,那是北影的号码,根本没有存储在手机里,仅仅记在自己的大脑之中。

  “咦?奇怪,北影可是从来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这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出事了,并且还出大事了。”看到北影那个未接来电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妈蛋,老子都被抓了,你才来电话,这马后炮有个屁用。”

  不敢耽搁,我从通讯录里找出曲冰的号码,然后拨了过去,自从上次把日记本和移动硬盘交给她保存之后,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嘟……嘟……

  铃声响了大约六下,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好!”

  “喂!”我听了一下,好像不是曲冰的声音,于是试探着问道:“你好,我找曲冰。”

  “冰姐在拍戏,现在没空。”女子的态度不是很好。

  “那麻烦你转告她一声,就说王浩找她,等她拍完戏之后,给我回个电话。”我说。

  “知道了!”女子应了一声,然后啪嗒挂断了电话。

  我一脸无奈的看着赵四海,刚才用的是免提,女子的话他都听到了。

  “那就等等吧。”赵四海说,同时将手机拿了过去,放在他身前的茶几上。

  我们两人坐了下来,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开口说道。我低着头,并没有去看赵四海,心里却在考虑着,如此近的距离,突然发难的话,有几成的把握把赵四海给控制住。

  思虑再三,觉得一点把握都没有,对于习武,我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想起来就锻炼一会,不过基本上一个月能记起一会就算很好了,所以在没有利器的情况之下,我还真没有一点把握可以在几秒钟之内控制住赵四海。

  最终我放弃了这个疯狂的想法,因为只要动手的话,那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如果失手没控制住赵四海,那我的下场会特别的凄惨。

  想想各种折磨人的手段,我百分之百的受不了,不用打我就得招,到时候可能连现在的待遇都没有,想想还是算了,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王浩。”稍倾,赵四海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呃?”我抬头看了她一眼。

  “孔志高给了你什么承诺?”他问。

  “也没什么承诺,就是说几年之后,让我成为江城道上的老大。“我说。

  “哼哼!”赵四海冷哼了一声,说:“孔志高的野心还不小嘛,让你控制江城道上的势力,他控制江城政府的势力,啧啧,到时候他可真就成了江城的土皇帝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王浩,放心吧,只要日记本和移动硬盘拿到手,我给你五千万让你招兵买马,这个世界只要你有钱,就可以拥有成千上万的小弟,有了小弟,什么姚二麻子、大嘴刘和一条龙,你都可以横扫,只要你有胆量,不过有一点我提醒你。”赵四海说。

  “赵总,你请说。”我脸上露出毕恭毕敬的表情。

  “我只给你提供资金,不会在明面上帮你,如果你被警察抓住了把柄,自己想办法自救。”赵四海说:“如果有了充足的资金,你仍然玩不转的话,那就只能怪我看走了眼。”

  “赵总放心,只要有钱,我两年之内,我一定统一江城道上的势力,整合所有资源,到时候为你效力。”我装出十分认真的模样,开口赵四海说道。

  “我对你有信心。”赵四海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目光之中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东西,让我对他此时的心思琢磨不透。

  正聊着天呢,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铃铃……

  我低头看去,发现是曲冰的电话。赵四海也看到了,他拿起手机递给了我。

  “谢谢赵总!”我道了一声谢,随后急忙接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曲冰,你在那里?大半夜还拍戏?”我问。

  “浩哥,我还在横店呢,今天拍夜场,你找我什么事?”曲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并且还夹杂着嘈杂的声音,估摸着她们拍戏现场很乱。

  “找你有重要的事情,你回江城一趟,把上一次给你的日记本和移动硬盘还给我。”我对曲冰说道。

  “浩哥,你遇到麻烦了吗?”曲冰问。

  因为开着免提,赵四海就坐在旁边倾听,所以我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只能对曲冰说:“没什么事,日本记和移动硬盘我想拿回来,免得给你惹去杀身之祸,总之你快回来吧,别问那么多。”

  “哦,那我明天早晨飞回江城吧。”曲冰说。

  此时的我,脑子转得很快,听到她明早飞加江城,马上开口说道:“曲冰啊,上机之前把到江城的时间发给我,我直接去机场接你。”

  “好的,浩哥,你还有其他事情吗?导演催了。”手机里传出曲冰有点着急的声音。

  “没了,你忙吧!”我说。

  “浩哥再见!”

  “再见!”我说了一声再见,便挂断了电话,随之把电话放在茶几上,推到了赵四海面前,说:“她明天上午飞回江城,上机之前会提前给我发短信。”

  “嗯!”赵四海点了点头,说:“今晚好好休息吧!”随后他打了一个响指,那名女仆服务员走了进来:“带他去客房休息。”他说。

  “是,主人!”女仆服务员十分服从的应道。

  稍倾,我起身跟着这名女仆服务员朝外边走去,刚刚离开/房间,就有两名保镖一左一右跟在我的身后,把我看管了起来。

  客房在六楼,我被带到了603号房间,是一个套间,里边装修的非常豪华,两名五大三粗的保镖站在门外,基本上算是把我软禁了起来。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晚上的经历,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妈蛋,酒是穿肠的毒药,色是刮骨的钢刀,古人诚不欺我,如果今晚没有喝酒,或者赵雯的姿色没有那么让人怦然心动,根本就不会上赵四海的当。

  不过话说回来了,也多亏了把赵雯给强上了,不然的话,估摸着赵四海会折磨的让我生不如死,既然他知道了我手里有日本记和移动硬盘,自然不会放我离开。

  歪打正着,因为酒色的原因,救了自己的小命。

  稍倾,我眉头微皱了起来,暗道:“北影今晚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会不会是为了幽灵的事情?”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北影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今天晚上破例了,说明出了大事,估摸着肯定是幽灵的事情。可惜他的电话来晚了,如果早一步的话,我肯定不会跟赵四海见面,更不会上他的车。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用。我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跟曲冰见面的事情,思考着有没有可能不把日记本和移动硬盘给赵四海,自己又能脱身的办法。

  想着想着我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天色大亮。我去卫生间洗漱干净,准备出去找点吃得,肚子饿得厉害。

  吱呀!

  我推开门,发现两名保镖站在外边,当准备要走出去的时候,两人同时伸手挡住了我的去路。

  “那个,肚子饿了,去那里吃早餐啊?”我问。

  “回去等着!”一名保镖说。

  “我肚子饿了!”一名小保镖对自己的态度这么差,我心里有点怒火,强行往外闯,可惜下一秒,就被对方给反推回了屋子。

  “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一会自然有人给你端来早餐,不要让我们为难。”另一名保镖盯着我说道。

  我刚才被另一个人推了一个跟头,知道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冲出去,于是只好冷哼了一声,重重的将门关上,一脸郁闷的走回房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大约五分钟之后,昨晚那名女仆服务员端着面包和牛奶走了进来,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我要稀饭、油条、茶蛋、爽口的小咸菜、还有小笼包。”我瞥了一眼面包和牛奶,一点食欲都没有,也不知道外国这种早餐有什么好吃。

  女仆服务员眉黛微皱了一下,说:“你稍等!”随后端着面包和牛奶离开了,这次时间有点长,一刻钟之后,才把我要的早餐端上来。

  饿坏了,我大口的吃了起来,根本顾不得自己的形象,让站在旁边的这名女仆服务员眉头紧皱。

  正当吃早餐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边推开,随后赵四海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王浩兄弟起来了。”

  “赵总!”我把茶蛋塞进嘴里,起身叫了一声赵总。

  “坐坐,继续吃,曲冰刚刚发短信过来,一个半小时之后到达江城国际机场,她现在已经上机了。”赵四海说。

  “哦!”我应了一声,继续低头吃饭,十分钟之后,直起了腰,告诉赵四海自己吃饱了。

  “事不亦迟,我们现在去机场吧。”我说。

  “嗯!”赵四海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朝着外边走去,我紧随其后。

  来到楼下,除了一名司机之外,还有一名保镖跟着,不管是司机还是保镖,两人的眼睛里都带着丝丝杀气,身上有一种狠厉的气息,我心里估摸着两人都不简单。

  我和赵四海坐在宾利车的后排,司机和保镖坐在前排,然后朝着江城机场疾驰而去。

  路上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赵四海,内心深处急速思考着是否可以利用机场脱身?不过看到前边坐着凶神恶煞的司机和保镖,这种想法便打消了,困为基本上不可能成功。

  十点零五分,我们四个人来到了江城机场,曲冰的飞机十点四十才能落地,赵四海带我去了旁边的一家咖啡厅,坐在里边消磨时间。

  “王浩,你现在的地盘在东城老城区,我想了一下,你可以做那种生意,我给你五千万,一千万用来招兵买马足够了,剩下的四千万可以用来做大生意。”赵四海喝了一口咖啡对我说道。

  “什么大生意?”我装傻充愣,心里其实基本上已经猜到了,东城区的小巷和胡同特别多,弯弯曲曲,又四通八达,贩销毒/品的绝佳之地,当年一条龙就是在这里起家,然后成长为江城乃甚整个省的大毒枭。

  “毒!”赵四海盯着我看了几秒钟,从嘴里吐出一个字。

  “赵总,你别吓我,我这胆子小,不敢干这事,再说了江城的这种东西全部被一条龙控制着,我听说一条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同时又心狠手辣,如果我敢在他碗里抢食吃,那不是找死吗?”我弱弱的说道。

  “他为什么能让别人怕他,除了他够狠之外,还有一条,那就是他手下都很多为了钱可以卖命的瘾君子,所以别人才会怕他,其实对付起来很容易,无非就是比钱嘛,有我在,你怕什么。”赵四海云淡风轻的说道。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暗自腹诽道:“操,你倒是不怕,几千万对你来说搞不好是九牛一毛,妈蛋,让老子在前面跟一条龙硬肛,你躲在后面喝茶,输了的话,死的是我,赢了你又多了一条赚钱的渠道,并且还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即便以后被警察盯着,把我推出去顶罪或者让我直接消失就可以了。”

  “妈蛋,赵王八蛋比孔狐狸还要狠,这是根本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我心里问候着赵四海全家的女性,表面是却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说:“赵总,毒这东西风险太高,国家查得太严,虽然很赚钱,但是很容易被一窝端,到时候,我被抓起来不要紧,就怕拖累赵总。”

  “不做毒你想做什么?”赵四海眉头微皱,盯着我问道,目光之中有一丝怒意,应该是因为我拒绝了他刚才的提议。

  “赌!”我说。

  “赌?”

  “嗯,赌也是一种一本万利的生意,并且风险很小,出了事也不是杀头的罪,其间总有回旋的余地,这样即便出事了,我也不会连累赵总,你说是不?”我对赵四海说道。

  “赌倒是不错,但是江城的赌博业一直被姚二麻子把持着。”赵四海说。

  “想办法把他搞掉。”我说。

  “这……再看看吧,我还是建议你做毒,而不是赌,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要马上拒绝,我这样做自有安排。”赵四海冷冰冰的对我说道。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同时心里更多的还是疑惑不解,按理来说,姚二麻子是孔志高的人,可是为什么刚才赵四海好像在维护他呢?

  “难道姚二麻子投靠了赵四海,孔志高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所以准备灭掉他,让我来上位?”突然我想到了这种可能,并且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这样,不然的话,孔志高罩了姚二麻子几年了,为什么会突然把他舍弃呢?

  “水真他妈深,自己这个小人物搞不好就淹死了,唉!”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开口对赵四海说:“赵总,我会认真考虑的!”

  “嗯!”他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手表,说:“飞机应该落地了,我们去出口等着吧。”说着,他站了起来,我马上跟着也站了起来,一行四人离开了咖啡厅,朝着机场大厅走去。

  十点五十分,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赵四海看了一眼,递了过来,我马上接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并且又按下了免提:“喂,曲冰,你到了吗?”

  “嗯,飞机刚刚落地,马上我就出去了。”曲冰说。

  “我正在出口等你。”我说。

  “谢谢浩哥还来接我。”曲冰说。

  “不客气,应该的。”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其间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赵四海站在旁边,我一点多余或者暗示的话都不敢跟曲冰说。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我看到了曲冰,他没有带行李,一副大学生的打扮,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戴着口罩,白鞋,淡蓝色紧身牛仔裤,上身穿了一件格子衬衫,一点都不像明星,其实自从演了那部贺岁大电影之后,曲冰在网上已经有了知名度。

  我朝着曲冰迎了过去,其中一名保镖紧跟在我的身后,离我的身体大约只有半米的距离,只要有任何意动,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碰触到我的身体。

  “浩哥!”曲冰摘下口罩,对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我朝她眨了一下眼睛,嘴巴朝后撇了一下,随后马上开口说道:“曲冰,不好意思,有没有耽误你拍戏?”

  曲冰看到我的表情,微微一愣,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原样,继续带着甜美的微笑跟我肩并肩而行,说:“浩哥,没事,我的戏不多,都差不多拍完了。”

  那名狗日的保镖紧跟在我和曲冰两人身后,后脖子处的皮肤仿佛都能感觉到他呼吸的气息,让我愣是找不到时间,跟曲冰说一句私人的话。

  上了宾利车之后,曲冰很意外,随之她的手机被赵四海的保镖给没收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收我的手机?”曲冰瞪着赵四海和前边的两名保镖说道。

  我的右手偷偷抓住了她的左手,然后轻轻的捏了一下,也不知道曲冰能不能理解,表面上我却劝她:“曲冰,这是为了安全,你多多见谅。”

  “浩哥,你还不相信我啊!”曲冰扭头对我说道,眼睛里有一丝询问的目光。

  我没有理睬她目光里的疑惑,因为赵四海就坐在旁边,我脸上的任何变化他都会看在眼里,只要有一丝异动,怕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曲冰,不是不相信你,都是为了安全,事关重大,日记本和移动硬盘在那里,我们现在就去取吧。”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存在民生银行的保险柜里,钥匙我放在出租屋的抽屉里。”曲冰说。

  “嗯,那先去你的出租屋取钥匙。”我说。

  “好!”曲冰点了点头。

  随后整个回市区的路上,我和曲冰都是在聊拍戏的事情,赵四海没有插嘴,曲冰询问赵四海是谁的时候,我只说是一个老朋友,没有多做介绍。

  一路上,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曲冰通知孔志高,我被赵四海绑架的事情,可惜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四十分钟之后,宾利车停在曲冰出租屋楼下,赵四海让那名保镖跟着曲冰上去拿钥匙,曲冰说她自己就可以,可惜却被那名保镖给强行拽进了楼洞。

  “赵总,你这是干嘛!”我扭头对赵四海问道。

  “呵呵!”他呵呵一笑,说:“这女人你认为还能留住?”

  “你要杀了她?”我瞪大了眼睛,发现赵四海比孔志高还要狠。

  “一个人知道的太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赵四海说。

  “赵总,曲冰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有告诉她任何事情,你可不可以不要动她,她对于整个事情没有任何威胁。”我说。


“王浩,你很滥情啊,一个戏子而已,难道你都动情了。这件事情不要再说了,没有任何商议的余地,要怨的话就只能怨你自己把她给拉了进来。”赵四海非常冷血的说道。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为什么非杀了曲冰不可。因为思来想去,曲冰对他构不成任何的威胁,可是赵四海杀曲冰的态度却是非常的坚决,没有一点商议的余地。

  事出反常发有妖。我坚信这一点,不由的意味深长的看了赵四海一眼,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思考起来:“赵四海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曲冰?”

  “曲冰为什么必须死,她活着会影响到谁?孔志高如果被省纪委双规,赵四海手里还有我的把柄,曲冰肯定会听我的话,不会乱说,可是赵四海在害怕什么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可是越想越糊涂,因为根本说不通,我找不到杀曲冰的理由。

  “不对,肯定那里不对,赵四海这么坚决,绝对有什么猫腻,王浩,冷静,你一定要冷静,好好想想,赵四海他想干什么?”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曲冰应该对谁都没有威胁,可是为什么要杀她灭口,对,赵四海在灭口,灭口话……”我心里好像抓到了一点什么。

  稍倾,我微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脸色变得面无表情,内心深处却是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心跳瞬间加快,因为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只有这种可能性才会让赵四海如此坚决的做出灭口曲冰的决定。

  “狗日的赵四海太阴险了,这么深的套路,怎么办?”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害怕,这些大人物玩起套路来又黑又深,但是自己现在却无力反抗,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做,等日记本和移动硬盘拿出来之后,我也该上前顶雷了。

  这个雷我不想顶,但是不顶不行,被雷轰死,一了了百,赵四海没有什么损失,如果侥幸不死的话,也永远是他面前的一张挡箭牌和替死鬼。

  “操,怎么办?”我心急如焚,但是好像已经没有挽回的机会,只能按照赵四海的套路一步一步走下去,除非自己现在就不想活了。

  正当我内心愤怒煎熬却又无能为力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一声重物跌落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汽车警报刺耳的呼啸声。

  砰!

  声音很大,赵四海急忙下了车,我也跟着下了车,看到离宾利车大约五米外的一辆标志车顶上,正躺着一个人影,整个车顶砸得凹陷了进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曲冰,此时她的嘴鼻正在往外流血,眼睛紧闭,应该是失去了知觉。

  “曲冰!”我大喊了一声,快速的跑了过去。

  我跑到标志车旁边,右手哆嗦的试了一下曲冰脖颈处的大动脉,当时我的心都揪了起来,如果没有跳动的话,对我的打击绝对是亿万级的,因为是自己害死了她。

  还好老天爷没有这么残忍,她脖颈处的大动脉还有跳动,于是下一秒,我立刻扭头对着赵四海身边的司机吼道:”快来帮忙,把她送到医院。”

  司机朝着赵四海看去,我已经快疯了,没等赵四海说话,立刻大声吼道:“她如果死了的话,你们谁也别想从民生银行保险柜里拿出东西。”

  赵四海的表情瞬间微变,最终对他的司机点了点头,稍倾,我和赵四海的司机轻轻的将曲冰抬进了宾利车的后排。

  曲冰瞬间清醒了一小会,她突然抓住我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

  “曲冰,没事,你不会死的,我马上把你送去医院。”我快速的说道。

  她的嘴唇动了一下,因为声音太小,我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于是只好将耳朵放在她的嘴边,这才断断续续听清楚:“浩……哥,我、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说完,曲冰就彻底昏迷了过去,而此时的我已经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曲冰这么聪明,从机场到这里,全程都在赵四海的监视之下,我仅仅在机场上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在车里偷偷捏了一下她的手,再没有其他任何表示,可是曲冰却猜到我受到了威胁。

  “谢谢,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双拳紧握,指甲刺进了掌心,却是却感觉不到疼痛,因为我的心更痛。

  稍倾,刚才跟着曲冰上楼拿钥匙的那名保镖从楼洞里跑了出来,当时的我已经快气疯了,上前揪着这名保镖的衣领吼道:“是你把曲冰从楼上推下来的吗?你是孔志高的人吗?是不是不想让曲冰从银行保险柜里把东西拿出来,你提前杀人灭口,让证据永远锁在银行里边,别告诉我,你钥匙也没有拿到。”

  我其实是故意这么说,赵四海这种大人物,肯定谁也不会相信,即便他相信这名保镖也是一种相对意义的相信,估摸着只要超过某种底线,他会立刻对这名保镖产生怀疑。

  “起开!”保镖身体一抖,就把我甩了出去,不过下一秒,耳边传来赵四海的质问声:“到底怎么会事?是不是真是你把她给推了下来?”

  “赵总,我怎么可能害她,是她自己从楼上跳下来的。”保镖说。

  “钥匙呢?”赵四海的脸色阴沉,声音冰冷问道。

  “她没找钥匙就跳楼了,我刚才把房间翻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钥匙。”保镖说。

  “赵总,他肯定是孔志高安排在你身边的奸细,肯定是他把曲冰推下了楼,因为曲冰没有自杀的理由。”我对赵四海说道。

  “不是我,你少血口喷人。”男子说。

  “肯定是你,曲冰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我嚷道。

  “好了,别说了,上车,将她送去医院。”赵四海吼了一句,我马上坐到了后排,让曲冰的脑袋枕在我的大腿上,赵四海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至于那名保镖,已经没了位置。

  “你继续留在这里给我找钥匙。”赵四海冷冷的对车外的保镖说道,随后吩咐司机急速的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我知道赵四海肯定对那名保镖产生了怀疑,可是我心里根本高兴不起来,保镖只是一个小喽啰,离间了他和赵四海的关系,对赵四海的影响不大。

  一路上,我盯着昏迷的曲冰,手一直搭在她白晳的脖颈上,试着她的大动脉是否有跳动:“曲冰,你一定要坚持住,哥这次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别让哥没有机会还,一定要坚持住!医院马上到了。”我在心里暗暗自语。

  东西没有拿到,赵四海也不想让曲冰死,于是宾利车一路疾驰超速,并且连闯几个红灯,路上有交警追车,赵四海跟对方说了几句话之后,竟然警车在前方开道,于是仅仅用了十二分钟,便将曲冰送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来到医院之后,曲冰直接被推进了抢救室,赵四海通过关系把一名副院长请了过来,亲自为曲冰治疗。

  “一定要保住她的命。”赵四海对副院长说。

  “放心,赵总。”

  ……

  我在抢救室外边走来走去,眉头紧锁,赵四海打了几个电话,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来了几名保镖,其中两人一步不离的跟在我身边。

  “王浩,医院这边已经都安排好了,我先回去了。”赵四海走到我面前说道。

  “嗯,谢谢赵总。”我违心的对他感谢道。

  “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赵四海说,随后转身带着司机和另外一名保镖离开了医院。

  我朝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两名保镖瞥了一眼,其中一人马上对我警告道:“你最好不要让我们兄弟两人为难,老实一点,如果有任何异动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哼!”我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继续在抢救室门外走来走去,心里把中外的神仙全部救了一遍,只希望曲冰一定要活过来,她不能死,死了的话,我会内疚一辈子。

  她这一跳,为我赢得了很多的时间,同时也带来了转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焦急的等待着,每一次护士进进出出,我都会非常的紧张,终于在五个小时之后,抢救室的门打开了,那名副院长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我上前一步,神经质般抓着副院长的手,表情紧张的询问道。

  “命保住了,算是命大福大,脑内暂时未发现出血点,不过有严重的脑震荡,身上多处骨折,可能需要第二次手术。”副院长说道。

  听到曲冰命保住了,我提起的心这才放下来,一个劲的对眼前的副院长感谢道:“谢谢!谢谢!”

  稍倾,手术后的曲冰被推进了顶楼的***IP病房,这是赵四海的安排,同时也是一种软禁。

  两名保镖寸步不离的跟在我的身后,来到***IP病房之后,一人站在外边,一个跟着走进了病房。

  安顿好了曲冰,她还没有苏醒,脑内未发现出血点,严重脑震荡,二十四小时之内苏醒的话,就没事了,至于身上的多处骨折,还有内脏的损伤,可以慢慢调养。

  刚才在手术室外足足站了五个多小时,我的体力严重超支,于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身上插着各种仪器昏迷不醒的曲冰,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谢谢!如果以后你想当明星的话,我一定拿钱把你推到大红大紫。”

  抓着曲冰的小手,心里跟她说了几句话之后,感觉饥肠辘辘,于是扭头对着那名坐在沙发上的保镖说:“饿了,出去给我买点东西吃。”

  “你不会自己买啊!”他瞥了我一眼,说道。

  “你确定让我自己出去买?”我对他反问道。

  “呃……你在这里等着。”说着,这名保镖一脸不情愿的走到门口,对门外那名保镖说了几句话,然后又返了回来。

  此时我的心里暂时把曲冰的伤情放下了,开始急速的思考着脱身之计,或者想办法把自己的处境告诉孔志高,让他想办法。

  我和曲冰的手机都被赵四海拿走了,坐在沙发上的保镖倒是有手机,可是她的胳膊看起来比我的大腿还要粗,想要从他手里抢东西,简直就是不可能。

  思来想去,我唯一的机会就是上厕所或者通过医生、护士把消息传送出去。

  “赵四海,老子跟你没完!”我双眼微眯,心里暗道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