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96、497、498章生死一刻

第四百九十六章 生死一刻
“没有别的证据,这空口无凭谁相信啊。”男子眉头紧锁,自言自语道。
 
  “大哥,我就是人证啊!”我说。
 
  男子眨了一下眼睛。盯着我看了一会,继续问道:“你俩什么关系,她怎么会告诉你这么机密的事情。”
 
  估摸着这四个人是真不认识自己,于是我决定说个慌:“这……我有点不好意思。”我羞涩的说道。感觉自己的演技相当牛逼。
 
  “妈蛋,快说,信不信老子弄死你。”男子当场翻脸,操他大爷。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我说,我是她养得小白脸,那天是晚上我让她高/潮了二次,聊天的时候,她说漏了嘴。”一瞬间,我吓得小脸惨白,急速的说道。
 
  为了拖延时间,找到脱身之计,我也是拼了,各种抹黑自己。
 
  “小白脸?”男子打量着我问道。
 
  “嗯!”我马上点了点头,说:“你们不把我打成这样,我很帅的。”声音里有点娘娘腔,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点过,还好男子没有纠结在这上面。
 
  “没打前,他帅吗?”他扭头朝着瘦猴问道。
 
  “是挺帅的,一看就他妈像个小白脸。”瘦猴回答道。
 
  我心里既怒又乐,怒的是瘦猴这个龟孙怎么会认为自己是小白脸,我他妈那里像小白脸了,乐的是瘦猴真是配合自己,男子这下应该会相信我是宋佳养得小白脸了。
 
  “既然你知道了她是江城道上大名鼎鼎的七姐,你就没有好奇她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量吗?”男子对我询问道。
 
  “好奇啊,怎么可能不好奇,江城道上的人谁不知道,不管你被判刑几年,只要找到七姐,交足够多的钱,用不了多久,人就从监狱里出来了。”我说。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有如此大的能量吗?”男子问,表情有点激动,看来他们既不是冲着我,也不是冲着宋佳,而是冲着孔志高。
 
  “果然是孔志高的仇人,不过到底是谁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表面上却是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大哥,我说了之后,你们能放了我吗?”我盯着眼前的男子问道。
 
  “放,绝对放!”男子马上回答道。
 
  “大哥,我口渴了,可不可以给口水喝。”我弱弱的说道。
 
  “你他妈……”男子刚要骂我,不过骂到一半,又把脏话给硬咽了回去,扭头对着瘦猴嚷道:“猴子,给他来瓶啤酒。”
 
  “王浩,你他妈一个怂包,软蛋,窝囊废,老娘看不起你。”宋佳对我大骂了起来。
 
  “你本来就看不起来,有一天,老子弄了你三次,你他妈还要,当时我已经感觉全身被掏空了,两腿发软,你竟然还要,你有把我当人看吗?所以你也别怪我,大难临头各自飞吧。”我直接恁了回去。
 
  听到我的嚷叫声,男子等四人都发出嘿嘿的淫/笑声:“一会我们四个人就好好伺候伺候你,一定让你舒服到上天。”
 
  “畜生,禽兽,废物……”宋佳大骂着,也不知道她是在骂我还是骂四名绑匪。
 
  瘦猴骂骂咧咧的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啤酒,递到了我的眼前:“妈蛋,都他妈是个死人了,还浪费老子一瓶酒。”
 
  “呃?”我愣了一下,朝着为首的男子看去,说:“你们是不是要杀了我,刚才他说我已经是一下死人了。”
 
  “王浩,你个蠢骗,傻蛋,等你实话都说出来之后,你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此时,宋佳的嘶喊声也传了过来。
 
  “是这样吗?”我瞪着男子问道。
 
  “别听他们瞎说,只要你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我一定会放了你。“为首的男子脸上露出一个为善的笑容。
 
  我心里一阵冷笑,暗骂一句:“操,真把老子当弱智儿童了,还是真以为老子被你们吓得尿裤子,失去了思维的能力。”
 
  “可是他刚才说……”我的目光朝着瘦猴看去。
 
  啪!
 
  “你他妈瞎说什么!”男子直接狠狠抽了瘦猴一记耳光,对其呵斥道。
 
  “老大,我……”瘦猴捂着脸,一脸委屈的模样。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再多说一句话,老子割了你的舌头。”男子对瘦猴凶巴巴的说道。
 
  我心里这个乐啊,暗道一声:“妈蛋,瘦猴子刚才打老子不是很爽吗?这一巴掌仅仅是一点点利息,等你落到老子手里,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猴子跟你开玩笑,你不是口渴了吗?喝瓶啤酒压压惊。”抽完瘦猴之后,男子转头对我露出一副和善的模样。
 
  我心里一阵冷笑,表面上一脸委屈的模样,说:“我手被绑着,怎么喝?”
 
  “猴子,给他松开。”男子对瘦猴说道。
 
  “大哥,他跑了怎么办?”瘦猴说。
 
  “你们四个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又被你们打成这样,怎么可能跑得了。”我抢着说道。
 
  “大哥,他……”瘦猴还要说什么,却被为首的男子打断了:”少他妈废话,我让你给他松绑,你他妈没听见啊,耳朵塞驴毛了?”
 
  “大哥,我听见了,这就给他松绑。”瘦猴一脸不情愿的把缠绕在我双手上的胶带割断了。
 
  我坐了起来,活动着有点发麻的双臂,一脸痛苦的模样。
 
  “小子,敢耍花招的话,老子四个先鸡/奸了你,再弄死你。”男子凶巴巴的对我说道。
 
  “大哥,我不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你放了我。”我听到对方威胁的话,故意全身抖动了一下,仿佛被吓得不轻,并且脸上还露出一副十分害怕的表情。
 
  “喝吧,喝完了就把宋佳背后之人说出来。”男子说。
 
  “哦!”我应了一声,将啤酒瓶对着嘴,扬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小半瓶,这才将啤酒瓶放在地上,不过右手仍然拿着瓶嘴。
 
  “大哥,我说了,你真放了我?”我盯着男子的眼睛问道。
 
  “嗯,一定放了你。”男子说。
 
  “王浩,你那个蠢蛋,别信他的话。”宋佳在旁边嚷叫了起来。
 
  “让这个臭娘们闭嘴。”男子对瘦猴吼了一声,随后只见瘦猴用胶带给半裸的宋佳封了嘴。
 
  唔唔……
 
  宋佳的叫骂声,变成了唔唔的声音。
 
  “小子,酒也喝了,手也给你松开了,你他妈不会戏耍老子吧?”男子恶狠狠的盯着我问道。
 
  “不敢,不敢!”我连忙说道。
 
  “那就快说,为什么宋佳有这么大的本事?”男子大吼一声,目光里露出一丝杀气。
 
  “我说,我说,宋佳背后之人是……”说到这里,我突然停顿了一下,来了一个大喘气。
 
  “是谁?”男子瞪大了眼睛,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我靠了过来,这是人体的一个自然反应。
 
  而此时的自己,心里紧张到了极致,因为我是在赌命啊,本来想着拖延一会时间,希望孔志高的人能找到我和宋佳,但是看样子是没戏了,这烂尾楼看着不像是江城,估摸着八成是已经出市了,一时半会孔志高是别想找到这里。
 
  没有外力的解救,只能自救,坐以待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经历过太多的生死,我能看不出来,他们不会活着让自己离开?
 
  我说口渴是因为看到旁边放着啤酒,并且喝酒一方面可以解放了自己的双手,另一方面手中有了武器,第三还可以壮胆。
 
  我在关键的时候大喘气是因为想让为首的男子靠近一点,刚才自己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在男子腰间插着的那把手枪上扫过。
 
  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没有以前的生死经历,我现在肯定会优柔寡断患得患失,心里想着:“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经过两年磨练的我,早已经脱胎换骨,脑子脑袋朝前靠近的一瞬间,我就出手了,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人死卵朝天,爱咋咋地!”
 
  大半瓶的啤酒加上瓶酒瓶的重量,还有我全力挥舞的力量,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男子的头顶上,啤酒瓶一瞬间破裂,我根本来不及查看男子受伤的情况,下一秒,直接将右手剩下的尖锐的瓶嘴刺进了男子的喉咙里。
 
  呜!
 
  噗!
 
  啊……
 
  男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几乎在我将手中尖锐的瓶嘴刺向男子喉咙的同时,左手已经抓到了对方捌在腰里的那把手枪。
 
  啊啊……
 
  男子双手悟着冒血的脖子,一边惨叫着,身体一边朝后退去,而我却急速的将左手的手枪交到右手,同时打开保险,咔嚓一声,子弹上膛。
 
  从举起啤酒瓶砸向男子脑袋到子弹上膛,不超过十秒钟,此时瘦猴等三人才反应过来。
 
  我前后这种巨大的反差,刚才让他们全部愣住了,这是人的正常反应,瘦猴等三人十秒钟就做出了反应已经很了不起了,普通人至少要愣上半分钟,甚至于一分钟,除非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才会在二到三秒钟之内做出快速反应。
 
  可惜当瘦猴拿着刀子朝着扑来的时候,我右手的手枪响了。
 
  砰!
 
  子弹近距离射进了瘦猴的身体,他往前跑了一步,直接摔趴在了地上,胸前喷出大量的鲜血,身体不停的痉挛着,眼神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一枪干掉瘦猴,我没有丝毫的停顿,砰砰砰!连开三枪,将另外两名绑匪给射杀了,其中一人正端起了五连发,可惜晚了一步,枪口还没有对准我,他的胸前就被我打了两个血洞,然后他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空间不大,都是近剧烈射杀!
 
  为首的男子此时已经把我插在他喉咙处的啤酒瓶拔了出来,刺入的不是太深,流的血看起来很多很吓人,但是男子好像并没有生命危险。
 
  他看到我手里有枪,竟然没有掉头就跑,相反,弯腰从一名手下的尸体上捡起一把二尺长的砍刀,摇摇晃晃的朝着我走了过来,眼睛里充满了嗜血的目光。
 
  啪啪!
 
  我扣动了扳击,却发现没有子弹打出来,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我擦,里边就四发子弹!”
 
  下一秒,我将手中的手枪朝着逼过来的男子扔过去,他歪了一下脑袋躲开了,此时我的双脚还被胶带绑着,于是立刻从旁边瘦猴的手里捡起刀子,将自己脚上的胶带给割开了。
 
  胶带刚刚割开,男子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手中二尺长的砍刀对着我的脖子就砍了下来。
第四百九十七章 死了没
寒光一闪,我心里大叫一声不好:“完了!”左手仅仅来得及护住脑袋,同时朝旁边躲了一下,直被砍中。左手臂八成就废了,对方再来几刀的话,自己的小命就完了。
 
  “操,怎么只有四发子弹。老天爷你玩我啊!”我在心里呐喊道,本来计划相当顺利,瘦猴等三人瞬间被自己给撂倒,为首的男子也被尖锐的啤酒瓶伤到了脖子。并且脑袋上还挨了一啤酒瓶,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子弹没了,等自己割切腿上胶带的时候,男子的砍刀已经大力的砍了下来。
 
  寒光在眼前闪过,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嘶吼声。
 
  啊……
 
  砰!
 
  下一秒,我看到仅仅穿了一条黑色性感丁字裤的宋佳,从侧面狠狠的撞在男子的身上,将其撞飞了出去。
 
  我瞪大了眼睛,因为宋佳胸前的两只大白免一直在自己面前晃荡,太他妈吸引人的目光了。
 
  “看什么,弄死这个乌龟王八蛋。”宋佳瞪了我一眼,大吼道。
 
  我瞬间清醒了过来,马上起身,朝着被撞飞的男子看去,同时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匕首。
 
  刚才不是宋佳的话,估摸着现在自己已经重伤,重伤之后肯定更加无法跟男子对抗,接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本来宋佳被绑在椅子上,四名绑匪扒她衣服的时候,将她身上的胶带割开了,本来四个男人控制一个女人绰绰有余,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我突然出手,瞬间击毙了三个人,还伤到了绑匪的老大。
 
  没有束缚的宋佳,刚才大力的一撞救了我一命。
 
  我拿着匕首,盯着二米之外的男子,并不敢轻举妄动。旁边的宋佳退后了几步,开始忙着穿她的衣服。此时我的目光,不但盯着拿砍刀的男了,还用余光盯着三米外的那把五连发。
 
  男子并没有马上进攻,他的目光也在盯着那把五连发,散弹已经上膛,握在被我打中二枪的那名绑匪手里。
 
  “宋佳,去拿枪!”我对宋佳喊道。
 
  此时的宋佳已经穿了一件上衣,她反应很快,裤子没穿,朝着那把五连发跑去。
 
  “滚开!”男子大惊,挥舞着手中的砍刀也朝着那把五连发冲去。
 
  男子的身体刚动,我也跟着动了,一个箭步逼到了他的身前,男子马上挥舞着砍刀劈来,下一秒,我立刻又朝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对方的劈砍。
 
  男子逼退我之后,又将手中的砍刀横着挥舞,将准备弯腰捡五连发散弹枪的宋佳给逼退。
 
  他右手挥舞着砍刀,目光在我和宋佳两人之间来回扫视,同时慢慢蹲下身子,准备将地上的五连发捡起来。绝对不能让他捡到五连发,不然的话,我和宋佳两人肯定就完蛋了。
 
  于是下一秒,我再次逼到了男子的身前,手中的匕首做了一个前刺的动作。
 
  “滚开!”男子挥舞着手中的砍刀朝着我砍来,不过同时也影响了他蹲下捡枪的速度。
 
  我朝后退了半步,同时身体朝着男子的右后方绕去,与此同时,我大声的对宋佳喊了一声:“土!”
 
  没有想到宋佳竟然明白什么意思,只见她弯腰在地上抓了两把沙土朝着近在眼前的男子就撒了过去。
 
  这是一处烂尾楼,里边沙土很多并且还拌有石灰,男子一直瞪大眼睛盯着我和宋佳,还要小心翼翼的蹲下身体捡枪,他是一心三用,根本没有防备我和宋佳会玩阴的。
 
  只见宋佳的两把沙土正好扬在男子的脸上,下一秒,我的身体猛然朝前扑去,并且趴在了地上。
 
  眼神被沙土迷住的男子,第一反应就是站直腰,左手揉搓着眼睛,右手的砍刀向四周砍出一个扇面杀伤,并且他挥舞的很快,防止我从侧后方对他进行偷袭。
 
  可惜我在让宋佳撒沙土的时候,就已经估算到男子会挥舞砍刀防止我的近身,所以我的身体往前一扑,随之便趴倒在地上,两个手臂碰触在地上,传来一阵疼痛,此时此刻自己根本顾不上这种疼痛,因为身体上方,就是男子挥舞的砍刀。
 
  我的头正匍匐在男子的脚前,根本没有犹豫,手中的匕首斜朝上狠狠的捅了过去。
 
  噗!
 
  啊……
 
  匕首直接捅在男子的两/腿之间,直没手柄,捅完之后,我没有恋战,连刀都没有拔,直接一个懒驴打滚朝着旁边滚去。
 
  还好自己聪明,在滚出去之后,就看到这名绑匪头头忍着下/体的疼痛,愣是将手中的砍刀朝下狠砍了两下,可惜我已经滚出去二米多远。
 
  “跑啊!”我对着正拿着啤酒瓶的宋佳吼了一声,随后起身抓着她的手撒腿就跑。
 
  跑出这个烂尾楼的房间之后,我带着她躲进了另一个房间,而此时耳边已经传来了五连发的声音。
 
  砰砰砰!
 
  连开三枪,我在另一个房间门口,看到钢珠打在出口的墙壁上,刚才如果直接朝着楼梯口跑的话,估摸着八成我和宋佳会被打中,还好自己聪明,跑出那个房间之间,立刻右转藏进了旁边的房间。
 
  三枪过后,没了动静,我和宋佳两人面面相觑,四目相对的时候,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下看了一眼,宋佳上身只来得及穿一件白色的雪纺衫,透过领口她胸前的两个大白免都被我看到了,而下身仅有一条小小的黑色丁字裤,刚才没有发现,此时仔细一看,我的脸一红,因为竟然黑色丁字裤是透明的,朦朦胧胧的能看清一团黑草。
 
  “看够了没有?”宋佳瞪着我问道。
 
  “嘿嘿!”我尴尬的笑了笑,收回了目光。
 
  “你说他死了没有?”宋佳问。
 
  “不知道,脖子上的伤仅是轻伤,没有伤到大动脉,刚才捅得他那一刀,如果我绞动一下的话,估摸着他现在就死了,可惜当时时间太紧,我捅完之后,就滚了出去,并没来得及旋转一下手柄。”我对宋佳说道:“八成这龟孙还没有死,不过也不敢动,我猜应该是拿枪对着楼梯口,等着我自动显身呢。“我对宋佳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她问。
 
  “耗时间呗,他下身一直在流血,用不了多久就撑不住了,再说了,现在这龟孙没有惨叫,就是想让我们以为他昏迷了,我赌他坚持不了五分钟。”我说。
 
  “他万一拿着枪过来怎么办。”宋佳惊慌的问道。
 
  “不可能,我刚才那一刀可是用尽了全力,一尺长的匕首全部捅了进去,那可是男人的要害……”
 
  啊啊……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耳边就传来绑匪头头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还赌他能坚持不了五分钟,谁知道连二分钟都不到。
 
  稍倾,对方的惨叫声越来越微弱,我示意宋佳留在这里,自己的慢慢的走了出去,贴着墙根来到了刚才那个房间门口,然后突然露出一个头,下一秒,又缩了回来。
 
  砰!
 
  当我缩回来的时候,枪响了,噼里啪啦!墙壁上传来一阵雨打芭蕉叶的声音,还好五连发的威力不大,根本穿透不了墙壁。
 
  “孙子,还没死呢?咱聊聊吧,反正你是活不成了。”我站在墙壁后面大声的喊道。
 
  房间里没有回应,只有对方低沉的惨叫声。
 
  “你们不是江城人吧,谁雇佣的你们?”我大声问道。
 
  里边仍然没有回应。
 
  宋佳也悄悄的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看了她一眼,说:“回去!”
 
  “他就剩一发子弹了,再说也打不透墙,我一个人在那个房间里害怕。”宋佳说。
 
  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让她待在我身边别乱动,然后继续大声对里边的绑匪头头喊道:“你们是因为雇主而死,不能便宜了他吧,临死之前,告诉我是谁雇佣的你们?都他妈要死了,就别装英雄了,多拉几个人垫背,到了阴间还热闹。”
 
  “我……不想……死!”房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估摸着对方已经快不行了。
 
  “谁雇佣的你们?再不说只能带进坟墓了,凭什么让这幕后之后继续逍遥快活呢?没有他的雇佣,你和你兄弟都不会死。”我大声喊道。
 
  “不认识,没见过面,我手机里只有他一个手机号码,钱……”说到这里,房间里边没声音了。
 
  大约五分钟之后,仍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会已经死了吧?”身边的宋佳小声的说道。
 
  我瞥了她一眼,说:“要不你露个头试试?”
 
  “你怎么不露头试试,还是不是男人,有危险让女人上啊,再说了,刚才我还救了你一命,你让你的救命恩人冒险啊,有没有良心。”宋佳吧啦吧啦说了一堆。
 
  “停停停,你救我就等于救你自己,刚才我被砍死的话,那人绝对先奸后杀了你,或者先杀后奸了你,退一万步说,没有我刚才天才般的演技和果断勇敢的出手,我们两人能活到现在?”我对宋佳反驳道。
 
  “天才般的演技,呕!”宋佳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说:“你天才般的演技就是做小白脸啊,还果断勇敢的出手,肯定是紧张的要命,不然的话,那么尖锐的碎啤酒瓶怎么都没有把对方的大动脉给插断啊,如果断了的话,现在也就不用这么紧张了,对了,还有刚才,一刀捅在对方的那个地方都没有捅死,啧啧,是不是当时吓得都快尿裤子?”
 
  我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宋佳,一眨不眨,也不说话,大约一分钟之后,她被我盯毛了,问:“王浩,你看什么?”
 
  “看白眼狼,今天真是长见识了,白眼狼原来就长你这模样啊!”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去你的,你才白眼狼,刚才如果不是我,你说会不会被对方给砍死。”宋佳说。
 
  “不会,老子当时已经最好了准备,左胳膊不要了,起身一刀捅他的肋部,要了对方的命,可惜完美的计划被某个人给破坏了。”我撇了撇嘴说道。
 
  “你……混蛋!”宋佳骂道。
 
  “白眼狼!”我反击道。
 
  ……
 
  我和宋佳斗了一会嘴,时间过得很快,又过去十几分钟,里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扭头对宋佳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随后慢慢的伸出半个头去,朝着房间里边看了一眼,然后马上又缩回来。
 
  “怎么样?那人怎么没有?”宋佳一脸紧张的对我问道。
 
  我微微一笑,说:“死了!你进去看看死透了没有。”
 
  “你去!”
第四百九十八章 只值一块钱
宋佳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你是男人你进去。”
 
  我撇了撇嘴,说:“要不再等会!”
 
  “胆小鬼!”
 
  “你胆大,你去啊!”我说。
 
  “我女人!”
 
  “不是一直提倡男女平等吗?怎么这个时候女人就有特权了?”我反击道。
 
  “不是男人。”宋佳给了我一个白眼。
 
  “对。我不是你男人,穿着这么暴露还往我身上靠。”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宋佳说,特别是她那条透明的丁字裤,妈蛋。实在是太诱人了,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是那个变态设计出来的。
 
  “混蛋!”宋佳踢了我一脚,然后朝后退了几步,不再靠在我身边。
 
  哎呀!
 
  我轻呼了一声。没有再理睬她,而是慢慢的伸出半个脑袋再次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绑匪的头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下一摊鲜血,我心里估摸着八成是死透了。
 
  又等了几分钟,发现这人确实一点动静都没了,我这才大胆的走了进去,来到男子身边之后,先一脚将他手里的五连发给踢到一边,然后蹲下身将手放在男子的侧脖颈上试了试,一点跳动都没有,已经死透了。
 
  “死了吗?”耳边传来宋佳的声音。
 
  “死了!”我应了一声,随后将男子的身体翻过来,开始寻找他的手机和钱包。
 
  钱包里的钞票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共大约三千多块,还有一张银行卡和一张身份证,手机有密码我打不开,准备回去请田启帮忙。
 
  我将银行卡、身份证和手机装进自己的口袋,至于钱包和被鲜血染红的人民市,被我重新揣进了男子的口袋。
 
  其他三名绑匪身上的东西我没动,仅找出了自己的车钥匙拿在手里。
 
  宋佳在房间里到处翻找东西,一边找还一边自言自语:“我的包包和手机呢?”
 
  “八成被他们丢了,走了!”我说。
 
  “你的手机找到了吗?”她抬头对我问道。
 
  “没有,快走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对宋佳催促道。
 
  “哦!”她点了点头,随后穿好衣服,跟在我的身后急速的烂尾楼外边跑去。
 
  天色快黑了,外边停着一辆四驱普拉多和我的自由光,周围是一片杂草,看到外边的景象,我终于知道这是那里了,本来以为已经离开了江城,没想到仅仅离开了市区,并没有出江城地界。
 
  这个地方自己很熟,石湖烂尾别墅群,当年政府要在这里搞个旅游景点,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做起来,最终只留下了这一片毛坯房的别墅,零星的分部在杂草之中。
 
  两年前,我差一点被黄胖子的手下陈虎在这里弄死,所以印象深刻。
 
  “这是那?”宋佳不认识这个地方。
 
  我懒得解释,用钥匙打开自己车的车门,坐进了驾驶室,看着还在外边发呆的宋佳,说:“你走不走,不走我一个人走了。”
 
  “你说我们的东西会不会在那辆普拉多上?”宋佳问。
 
  我眉头微皱,想了一下,下车从地上捡起一块尖尖的大石头,朝着旁边那辆普拉多走去。
 
  砰砰……
 
  十几下猛砸之后,车窗玻璃碎了,我打开了普拉多的车门,宋佳坐进去开始翻找起来。
 
  稍倾,耳边传来她的声音:“我的包包,东西都在,太好了,咦?这是不是你的手机和钱包?”
 
  我往里边一看,果然是自己的手机和钱包,没想到绑匪都留在车上,并没有随手扔掉。
 
  “给我!”我把手机和钱包抢了过来,对宋佳说:“马上给你爸打电话,让他把那四个人的尸体和这辆普拉多处理干净,这里是石湖烂尾别墅群。”
 
  “呃?好!”宋佳马上点了点头,随后拨打了孔志高的电话,估摸着孔志高那边都急坏了,宋佳走到旁边压低了声音讲了很久,我没有仔细听,大约五分钟之后,父女两人才结束通话。
 
  “我爸说这里的尸体他会处理,让我们现在赶去云山镇。”宋佳对我说道。
 
  “云山镇?”我瞥了她一眼问道。
 
  “他在那里有一栋秘密别墅。”宋佳说。
 
  “哦!”我应了一声,随之记起了上一次被孔志高绑架的事情,好像就是在云山镇的别墅里。
 
  一个小时之后,我开着自己的自由光带着宋佳来到了云山镇,因为不知道去秘密别墅的路,换成了宋佳开车。她七拐八拐,把我拐糊涂了,又是晚上,所以最终没有记清楚孔志高这栋秘密别墅的具体/位置。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的时候,孔志高带着几名保镖已经走了出来。
 
  “佳佳,你没事吧?”孔志高紧张的问道,看样子他对宋佳非常关心。
 
  “爸,我没事!”宋佳说,随后走到了孔志高身边。
 
  稍倾,我跟着孔志高和宋佳父女两人走进了别墅,几名保镖守在一楼大厅,孔志高带着宋佳和我直接去了二楼的小客厅。
 
  路上,宋佳说饿了,所以小客厅里准备了饭菜,我开始大快朵颐,确实饿了,孔志高父女两人则在说悄悄话。
 
  等我吃饱了之后,孔志高把我叫到了书房:“王浩,跟我去书房一趟。”
 
  “哦!”我擦了擦嘴,站起来跟在孔志高身后。
 
  来到书房之后,孔志高眉头紧锁,说:“说说情况吧。”
 
  “绑匪一共四个人,应该是早盯上了宋佳,我倒霉,今天约了宋佳喝咖啡商谈幽灵的事情,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我在车上被药给麻昏了,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在审问宋佳,问她是不是江城道上大名鼎鼎的七姐,估摸着绑匪的目标是你。”我把当时的情况大体上跟孔志高说了一遍。
 
  “对了,绑匪是外省人,不认识我,百分之百受人雇佣,至于这幕后之人是谁,我不好猜,孔市长应该心里有数吧。”我补充道。
 
  孔志高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之中,估摸着他心里应该已经锁定了目标,不过最终没有告诉我。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继续追查幽灵,并且要快,如果让对方先一步找到幽灵,那可真就麻烦了。”孔志高说。
 
  我很想问问,这暗中跟他做对的人是谁?不过最终忍住了,孔志高这只老狐狸不说,我问了也没用。
 
  “嗯,我和宋佳商议出一个引蛇出洞的法子,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用,只能先试试看了。”我说。
 
  “嗯,你们两人商议着办,我只有一点要求,要快。”孔志高说。
 
  “我明白!”我点了点头。
 
  稍倾,孔志高朝着我看来,说:“今晚谢谢你救了佳佳。”
 
  “不客气,其实我也是自救。”在孔志高面前我觉得没必要虚伪,越诚实一点,也许越能让他对自己多一份感激。
 
  “总之是连累了你,石湖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叫人去处理,你放心吧,不会留下任何把柄,把那名绑匪头目的身份证、手机、以及银行卡给我吧,我来查查。”孔志高盯着我说,看来刚才宋佳把所有事情都跟他讲了。
 
  我想了一下,最终把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了孔志高,说:“希望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
 
  “哼,敢动我孔志高的女儿,还查得这么深,我一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孔志高冷哼了一声,双眼微眯,露出两道寒光。
 
  我心里有一个疑问,实在没有忍住:“孔市长,对方既然查到了宋佳,而宋佳的身世去年我一个小人物都能查出蛛丝马迹,难道对方……”
 
  “自从你在宋佳身世上面找到蛛丝马迹之后,我就把这种蛛丝马迹彻底的抹平了,现在没人可以再在宋佳的身世上面获得任何线索,也算是亡羊补牢吧。”孔志高回答道。
 
  听了他的回答,我恍然大悟,难怪要绑架宋佳,估摸着对方的套路是先审问宋佳是不是七姐,如果是七姐的话,那么她和孔志高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因为坊间一直传说,七姐是孔志高的情妇,所以才可以手眼通天,从监狱里捞人。
 
  当天晚上,我就睡在了别墅里,刚睡下,耳边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
 
  “谁啊?”我问,躺在床上不想下去开门。
 
  “我,宋佳,有空吗?我们聊聊。”门外传来宋佳的声音。
 
  “有什么事明天现说吧,我睡了。”我说。
 
  “那个,我就是想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宋佳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用客气,如果你实在想报答我的话,直接把你的感恩之情换成钱打我卡里就行了,至于打多少,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说。
 
  “真俗,掉钱眼里的小气男人,哼!”宋佳说,随后门外便没了声音。
 
  我撇了撇嘴,心中暗道:“站着说话不腰痛,等什么时候你一贫如洗了,搞不好比老子还要俗。”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孔志高已经走了,我和宋佳吃了早饭之后,她要求我蒙上眼睛,才能带我离开这处位于云山镇山里的秘密别墅。
 
  “为什么要蒙眼,你这是不信任我啊。”我盯着宋佳说道。
 
  “我爸的要求,我只能照办。”宋佳说。
 
  “如果我不同意呢?”我说。
 
  “那只能……”宋佳说到这里,目光朝着旁边的四名保镖看了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你想用强?”我瞪大了眼睛问道。
 
  “我爸的要求。”她说。
 
  “白眼狼,真是白眼狼啊,昨天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一命。”我说。
 
  “你那也是自救。”宋佳说:“再说,今天早上我已经通知银行,将昨天咖啡厅我们商议好的二百万以及你救我的钱,一块打进了你的卡里。”
 
  “呃?”我愣了一下,马上掏出了手机,上面果然有一条银行短信,激动的打开看了一眼,随后一脸的寒霜:“宋佳,你玩我?”
 
  “我怎么了?”她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不过眼神里却充满了笑意。
 
  “二百万零一块钱,妈蛋,我救你只值一块钱吗?”我瞪着他问道,心里这个气啊,刚才还以为,没有个一千万,至少也给个几百万吧,万万没有想到,他就给了一块钱。
 
  宋佳耸了耸肩膀,说:“我认为你救我只值一块钱,要不你开个价?”
 
  “我……算了,我自认倒霉,白眼狼,绝对的白眼狼,今天算是长见识了。”我心里非常的郁闷,不过有二百万也足够给邓思萱娘俩买套小房子了。
 
  “你自己蒙上眼睛,还是我请他们帮忙?”宋佳盯着我问。
 
  “老子自己蒙!”我将黑布蒙在了眼睛上,在脑袋后面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