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493、494、495基本上没用

一听李洁想要跟邓思萱和苏梦结成联盟,我直接吓萎了,乖乖咧,现在三个女人被自己分而治之。还能应付,如果真拧成一股绳,结成联盟专心对付我的话,估摸着我会被她们三个人整得很惨。想想那种生活我就心生寒意,于是立刻对李洁软了下来。
 
  “宋佳就是一个合作伙伴,我发誓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未来也肯定不会有任何关系。一会跟他见面完全是因为幽灵的事情,说起来,这还要怪你,请谁不好,非要谁座瘟神来江城,这下好了吧,搞不好我们全要倒霉。”我对李洁说道,并且把话题从宋佳身上叉开,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李洁果然上当了:“怎么能怪我?再说了,你现在都是猜测,搞不好幽灵早就走了呢。”李洁不服气的说道。
 
  “你回家好好休息,等睡醒了,一定要再好好想想,可以通过什么途径再次找到幽灵。”我说。
 
  “要不我再雇佣他一次试试?”李洁眨了一下眼睛,想到了这个办法。
 
  “基本上没用!”我说,因为既然幽灵没有离开江城,估摸着早就知道了我和李洁的关系,甚至于我们两人都在他的监视之中,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现在就给他留一条短信,哼,姐的魅力你不懂。”李洁得意的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回味着李洁刚才的话,对其询问道:“李洁,你怎么会跟幽灵有一面之缘?”
 
  “秘密!”李洁拒绝回答。
 
  “他不会喜欢你吧?”我试探的问道。
 
  “说了是秘密。”李洁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到她的样子,我说:“看来是猜对了,也许你可以试着勾/引一下他……”
 
  哎呀!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洁突然伸手拧住了我的耳朵,瞪着眼睛说:“王浩,让自己的女人去勾/引别的男人,你还是不是男人?就这么想戴绿帽子。”
 
  “哎呀!痛死我了,你先松手,正在开车呢。”我痛得龇牙咧嘴的说道。
 
  “哼!”李洁松了手。
 
  我揉了揉发红的耳朵,说:“不同意就不同意嘛,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在骂我小人喽?”李洁瞪了我一眼。
 
  “孔夫子说过,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我答非所问。
 
  “不发了,反正倒霉也不是我。”李洁本来拿出手机打开QQ准备给幽灵发条雇佣短信,随之又把手机收了起来。
 
  “别别别,咱活马当死马医,试试呗,既然幽灵对你一见钟情过,搞不好他真会回你信息哟,帮我就是帮你自己,想要以后官路亨通,我就不能出事,我不出事,江城黑白两道未来的格局很可能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改变。”我对李洁认真的说道。
 
  她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向我道歉!”
 
  “好,我错了。”没办法,谁让自己有求于她,只能乖乖道歉。
 
  “哼,这还差不多。”李洁得意的扬了扬眉毛,随后拿出手机开始给幽灵发QQ消息。
 
  十五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金沙湾别墅小区门前,李洁发的消息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回复。
 
  “三个小时之内没有回复,那就说明幽灵不接这一单。”李洁下车前对我说道。
 
  “好好回家睡觉吧,只要幽灵在江城,我一定想办法把他给挖出来。”我说。
 
  李洁是真困了,也没有想着跟我去见宋佳,直接下车朝着别墅走去。我看着她消失的背影,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最终叹息了一声,开车驶离了金沙湾别墅小区。
 
  二十分钟之后,我在香港中路的绿岛咖啡厅见到了宋佳。
 
  “我爸很忙,但是幽灵的事情必须马上解决,所以让我协助你,进展怎么样?”宋佳没有啰嗦,开门见山的对我说道。
 
  “你没问李南?”我盯着宋佳问道。
 
  “李南是谁?”她问。
 
  “霞山区分局刑警队长,应该是你爸一手提拔的心腹。”我说。
 
  “不认识!”宋佳摇了摇头,说:“知道我身份的人,在江城除了我爸之外,只有你一个人,所以他明面上的手下或者朋友,我都不会接触。”
 
  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因为这是最安全的作法,随后我把上午的事情大体上跟宋佳讲了一遍。
 
  “你是说,幽灵怕我们利用QQ查到他的蛛丝马迹,故意设了一个局来挑衅我们?”宋佳眉黛微皱的问道。
 
  “有可能,总之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不过我感觉他就在江城。”我说。
 
  “感觉没用。”宋佳很现实,看着我问:“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没想好。”我眉头紧锁,说:“不确定这人知道多少事情,所以不能来一个全城大搜查,只能暗中寻找对方的踪迹,并且还不能打草惊蛇,万一打草惊蛇,对方很可能主动出击,这对我和你爸非常不利。”
 
  “你说对方留在江城干吗?”宋佳盯着我问道。
 
  我微眯着双眼盯着宋佳,她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幽灵已经完成了李洁的任务,还留在江城干吗?
 
  “二种情况,第一种,他在江城另有任务;第二种,知道了我和你爸的秘密,另有所图。”我说。
 
  “你说那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宋佳问。
 
  “我便倾向于第二种,因为从侧面了解的一些情况来看,幽灵在私人侦探圈子里非常有名,但也很神秘,想请他出手帮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完了李洁的单子,又在江城做另一单生意的可能性几乎很小。”我对宋佳说道。
 
  “好,我们现在就假设为第二种情况,那么我问你,幽灵图什么?”宋佳问道。
 
  她总有问到事情的本质,仿佛在诱导着我的思路往下思考。
 
  “钱?”我眨了一下眼睛说。
 
  “不像!”随后马上又否定了:“他在私人侦探的圈子里这么有名,想赚钱很容易。”
 
  “如果不是为了钱,又能是为什么呢?他肯定跟我和你爸都没仇,不为钱,不为仇,难道是为了名气?”我思考了片刻说道。
 
  世间所有事和人,无非就是为了二个字——名和利。
 
  “为名?他在私人侦探的圈子里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吗?不是已经很有名气了吗?”宋佳说。
 
  “听李南说,外号幽灵这人会日语、英语和法语,并且还精通国内南北两系的各种方言,可以说一个天才,而像这种天才,都有一个通病。”我说。
 
  “你是说这种人都会有很怪异的脾性?”宋佳说。
 
  “嗯!”我点了点头,说:“像我和你爸的事情,正常人知道的话,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往上凑,也许他就喜欢刺探别人的隐私,享受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快/感,听你爸说,官场上不秒人栽在这人的手里。”
 
  宋佳点了点头,眉黛微皱,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我也陷入了沉思,心里想着,即便自己的猜测正确,知道了幽灵留在江城的目的,可是好像并没有多少用处,想要找到他,几乎不太可能。、
 
  “王浩,你说我们可不可以引蛇出洞,然后来个守株待兔?”稍倾,宋佳开口对我说道。
 
  “引蛇出洞?守株待兔?什么意思?我们根本没有诱饵能引动幽灵这条蛇。“我说。
 
  “不一定啊,如果你分析的正确,幽灵就是一个爱窥探别人隐私的人,不,可以肯定他就是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当私人侦探,以他本事如果为了钱的话,根本不需要干这种偷偷摸摸的职业。”宋佳分析说。
 
  我觉得她分析的很有道理,在我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之中,幽灵的性格渐渐的浮现出了水面,不能说全部的性格,只能说部分性格,探讨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觉得我和宋佳两人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心理轨迹。
 
  宋佳的目光透过咖啡厅的玻璃朝着街上望去:“王浩,你说幽灵会不会正监视着我们两人?”她问。
 
  “有可能,不过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打电话时候,正在车上,他就是再牛逼,也不可能看到我在车上时嘴唇的蠕动。”我说。
 
  “嗯!”宋佳点了点头,说:“王浩,如果你是幽灵,想要搞事情的话,会盯着你自己呢?还是盯着我爸?”
 
  “你爸的可能性大一点。”我想了一会,说道。
 
  “不管他盯着你还是我爸,你们两人都要给他下点诱饵,我们这么办……”宋佳小声的对我说着她的计划。
 
  听完计划之后,我点了点头,虽然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好主意,但是至少可以一试,反正如果不成功的话,也没有什么损失。
 
  我思考了片刻,说:“如果真把对方引出来的话,他仍然在暗处,我们还是在明处,像幽灵这种人肯定对危险异乎敏感,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溜走,所以想要抓住他的话,需要一名高手。”
 
  “高手?我身边刚招了一位,正宗八卦掌传人,十几条汉子近不了他的身。”宋佳说。
 
  我摇了摇头,说:“不行,别忘了,既然对方也叫幽灵,就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外号,他肯定特别善于隐藏和跟踪,跟着你,就像幽灵一样,让你无法发现。”
 
  宋佳眨了一下眼睛,问:“你有什么人选。”
 
  “我这里确实有一个特别合适的人选,只不过……”我吞吞吐吐起来。
 
  “要钱?”宋佳很聪明。
 
  “对!”我点了点头。
 
  她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我,那意思好像在说:“不会是你自己想要钱吧?”
 
  “多少?”宋佳盯着我看了一会,问道。
 
  我本来想说一亿,感觉宋佳不会给,于是最终伸出一个手指头,说:“一千万!”
 
  “什么出一次手值一千万?”宋佳一脸怀疑的表情:“王浩,你不会是想趁机捞笔钱吧。”
 
  还真被她说中了,自己答应了给邓思萱和孩子在河边翰林院买套大房子,可惜卡里就五十几万,想买套别墅吧,连个首付都不够,只够付个小套二的首付。
 
  所以就想着从宋佳这里骗点钱出来,反正她手里的钱都是孔志高贪污的不义之财,我骗起来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宋佳,如果我不出面,别说一千万,你就是给人家一座金山,都不会答应帮忙。”我撇了撇嘴,牛逼哄哄的说道。
 
  “是吗?什么样的大人物有钱都请不到?说出来我听听。”宋佳一脸的不相信。
第四百九十四章 输了
“对方可是跟踪高手,即便真得上勾,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会马上溜走,想要抓住幽灵。必须找一个绝对高手,不仅仅功夫要厉害,在隐藏和跟踪方面也要十分的牛逼才行,你能找到这种人吗?”我对宋佳问道。
 
  “这……倒是不好找。难道你找的人符合要求?”宋佳盯着我反问道。
 
  “那是自然,我说了,这人如果你来请,即便给人家一座金山都没用。人根本不会搭理你。”我牛逼哄哄的说道:“一千万,那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怎么,你连一千万都舍不得,幽灵如果真得知道一些事情的话,受威胁最大的可是你爸,别抱着钱舍不得松手,到底是钱重要呢?还是你爸重要?”
 
  我现在特别需要这一千万,只要有一千万,我就可以给邓思萱娘俩在河西买栋别墅,这样自己还能好受一点,毕竟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们娘俩。
 
  宋佳一脸不相信的瞪着我说:“你先说说这人是谁?”
 
  “上一次在厦门眨眼之间弄死你保镖的那个人。”我说。
 
  “名号!”宋佳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模样。
 
  “这不能告诉你。”我说。
 
  “那没得谈了,就用我新雇佣的这名保镖,我对他有信心,还省钱。”宋佳说。
 
  我用手指着她,脸上一副郁闷的表情:“我真应该找孔志高说说,她女儿为了省钱,连他的命都可以不顾。”
 
  “用你的人就可以,用我的人就不行吗?”宋佳反问道。
 
  “只要幽灵上勾,我敢保证用我的人百分之百抓到他,你敢保证吗?”我瞪着宋佳问道。
 
  “我……”她只说了一个我字,然后就没了声音,一看就是信心不足:“说大话谁不会啊,万一失败呢?”宋佳跟孔志高一样的狡猾,话锋一转,反问起我来。
 
  “失败我拧下头来给你当球踢,行了吧!”我为了把一千万骗到手,我也是拼了。
 
  “谁要你的头啊,不干,还是用我自己的人放心。”宋佳说。
 
  “万一幽灵上勾了,你的人抓不到怎么办?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你对得起你爸吗?”我瞪着她问道。
 
  “我……我凭什么负责,我爸说了,只是来协助你,你为主,我为辅,出了事,当然你负责。”宋佳撇了撇嘴说道,一脸不讲理的样子。
 
  “你……”我真是无语了,本来还想着一千万她肯定会很爽快的答应,现在看来是把事情想简单了,没有绝对的理由,宋佳是一毛钱不会出。
 
  “你的吝啬会把你爸害死的。”我气呼呼的说道。
 
  “这样吧,打个五折,怎么样?”宋佳想了一会,伸出五个指头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想能骗五百万就五百万吧,买不了别墅,全款买个套三也行。
 
  心里虽然同意了,但是嘴上不能这么痛快,我冷哼了一声,说:“哼,一千万都是人情价,少了一千万免谈,谁怕谁啊,你爸……”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宋佳打断了:“免谈就免谈,那还是用我的保镖吧,哼,谁知道你是不是忽悠人,还是用自己的人放心。”
 
  “啊!”我本来想抻一下宋佳,现在好嘛,她直接把五百万也收了回去。
 
  “那个,五百万也不是不可以,我豁出去这张老脸求求人家,也许能行。”我在一愣之后,马上改口,妈蛋,到嘴的五百万,不能让它飞了啊。
 
  “我改注意了,二百万,同意不?”宋佳伸出二个手指头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我怎么看怎么刺眼,好像一个***型胜利的手势。
 
  “妈蛋,她不会在戏弄我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眉头微皱,盯着宋佳:“喂,你当这是买菜啊,一会一个价,算了,用你的保镖吧。”我说。
 
  “二百万,不少了,真得不要了吗?”宋佳再次伸出二个手指头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万一人家一分钱不要,你不是白赚二百万。”她说。
 
  我心里想着,本来北影就欠自己一个人情,肯定不用给钱,二百万虽然不多,但是买个小套二也够了,再犹豫的话,二百万也飞了,要不就收下?
 
  想到这里,我马上开口说道瞎:“那个……”
 
  “算了,还是用我自己的保镖吧,还能省二百万。”我刚要说话,宋佳又变卦了,算是看出来了,她就是在耍我。
 
  “哼!”下一秒,我站了起来,说:“就按刚才商议的办,至于抓幽灵的人,就用你的保镖,如果抓不到的话,把对方惊了的话,咱们一块完蛋。“说完,我朝着咖啡厅外边走去,妈蛋,敢耍老子玩,老子还不伺候了,谁怕谁啊。
 
  “喂,别走啊,看你那小气样,真生气了,一个大男人,至于吗?”宋佳抓住我的胳膊不让走,并且还挖苦我。
 
  “你妹的,你抽了老子左脸一巴掌,难道老子还要笑脸相迎的把右脸伸过去继续让你打吗?生气就是小气,就不是男人,我/操,当男人也太难了吧。”我在心里暗骂一声,不过这些话都不能摆到明面上讲,谁叫自己是男人啊!
 
  中国的传统,男人就要大度,就要让着女人,不然的话,就是小肚鸡肠。
 
  “嘿嘿!”我转头朝着宋佳笑了笑,说:“谁说我生气了,没生气啊,我回去准备准备,不是要引蛇出洞嘛。”
 
  “再给你一次机会,用你的人,保证把人抓到,我给你二百万,不管你真是给对方,还是自己截留,我都不管,干不干?”宋佳盯着我问道。
 
  我很想说干,但是又觉得没面子,于是开口说道:“那个,我跟人家也不是太熟……”
 
  宋佳再一次打断了我的话,说:“是男人就别婆婆妈妈,一句话,干还是不干?再说废话我就当你不同意。”
 
  我盯着宋佳的脸,心里非常的不爽啊,很想潇洒的说一句:“我干你妹啊!”但是想到邓思萱娘俩还住在出租屋里,并且自己答应给她们买房子,一直没有兑现,于是在二百万面前低头了:“干!”我说。
 
  “这就对了嘛,真乖!”宋佳一脸得意的表情,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脸,我真接把她的手挡开,说:“把钱尽快打我卡里。”说完,我转身就走。
 
  “咯咯……”身后传来宋佳的笑声,这一次跟她交锋,虽然骗了对方二百万,但是感觉自己却是输了。
 
  “真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在心里暗叹一声。
 
  离开绿岛咖啡厅,我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上车之后,刚想给北影打个电话,问他最近有没有空,有空的话来江城一趟,帮自己一个忙,这是我们两人之前说好的,控制了孔志高,他可以替我办一件事情。
 
  北影号称暗杀之王,跟踪、潜伏、刺杀都是顶尖的存在,估摸着那个所谓的幽灵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只要敢露头,绝对会被北影给弄死。
 
  可是,我刚拿起手机,突然感觉脖子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伸手想打蚊子,不过下一秒,突然意识到:“不对啊,这个季节怎么可能有蚊子。”
 
  刚想到这里,我感觉眼前一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肯定着了别人的道,想要转头看看是谁,但是下一秒,我就彻底失去了知觉,对方不知道往我体内打入了什么药,药效如此之快。
 
  不知过了多久,我恢复了知觉,但是并没有睁开眼睛,身体也没有动,就连呼吸我都保持着昏迷状态时那种若有若无的状态,只有自己的耳朵竖了起来,因为我听到了说话声。
 
  “宋佳对吧?”一个男子的声音。
 
  听到他说宋佳,我心里一愣,暗暗想道:“难道他们也把宋佳抓来了?看样子正在审问,我擦,不会对方的主要目标是宋佳,搂草打兔子顺带着把自己抓来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郁闷。
 
  “你们是什么人?”耳边传来宋佳的声音,她果然被绑了。
 
  啪!
 
  啊!
 
  我心里估摸着宋佳应该是挨了一耳光。
 
  “现在是我问你话,明白吗?不想受罪的话,就乖乖回答问题,不然的话,我他妈就先轮了你。”男子的声音非常的粗鄙。
 
  “你们想知道什么?”宋佳问。
 
  “你是叫宋佳吧?”男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嗯!”
 
  “江城道上大名鼎鼎的七姐也是你吧?”男子继续问道。
 
  “不是!”
 
  啪啪!
 
  啊……
 
  我的眼睛微微睁开一道缝,看到宋佳被胶带绑在一把椅子上,这里像是一片烂尾楼,男子背对着我,刚才又抽了宋佳两记耳光。
 
  四周还有三个人,估摸着是男子的小弟,这样算起来,对方有四个人。
 
  “告诉你,如果你不是七姐的话,今天就不会被我们抓到这里,承认了吧,承认了,少受点罪。”男子说:“不然的话,嘿嘿,正好让我们哥四个过过瘾。
 
  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对方的来头以及目的,他们在确认宋佳七姐的身份,难道是想赎人又不没钱,才会想出绑架这一招。
 
  想到这里,我朝着宋佳使了一个眼色,随后马上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她看到没有。
 
  “我连七姐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你们肯定抓错人了。”宋佳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心里一愣,难道她刚才没有看见自己在对她使眼色吗?本来想让她先承认,这样才能探查出对方绑架的目的。
 
  砰砰!
 
  这一次男子没有抽耳光,而是直接给了宋佳二拳,瞬间耳边传来宋佳的惨叫声。
 
  啊……
 
  “我真不是七姐,我连七姐是谁都不知道。”宋佳大声嚷叫道。
 
  “大哥,这小妞嘴硬,先爽了,再慢慢审吧。”旁边有人一副猴急的模样吆喝道。
 
  “就是啊,大哥,看她这样子,肯定不会老实说了,先让我们爽爽吧,这种姿色,在小姐里边很难找啊。”马上有人附和道。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于是再一次睁大眼睛给宋佳使了一个眼神,那意思让她先承认,探探绑架者的口风和目的。
 
  这一次我和宋佳的眼睛四目相对,绑匪都是背对着我,并没有发现,不过下一秒,为了安全,我再一次闭上眼睛,只留一条微弱的缝隙,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发现我已经醒了。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不是江城道上的七姐!”为首的那名男子掐着宋佳的脖子问道。
 
  “我不认识什么七姐。”宋佳非常固执,让我心里一阵抓狂。
第四百九十五章
宋佳完全就是在找死,我心里这个着急,难道刚才没有看到我跟她使眼色吗?不可能啊,都四目相对了。再说了宋佳只比自己聪明不比自己笨。
 
  “她这是想干什么?”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虽然很着急,但是表面上却不敢表露出任何的情绪,因为还在装昏迷。谁知道如果醒了的话,对方会不会将自己暴打一顿。
 
  “不承认是吧?”为首男子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我真得不知道谁是七姐,你们肯定绑错人了。”宋佳还在坚持。
 
  “轮了!”耳边传来为首男子的声音,听到这两个字。我的心里猛然一跳,自己内心深处还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看到女人被强X比看到她被杀死,还要让我感觉愤怒。
 
  “怎么办?”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继续装昏迷的话,眼睁睁看着宋佳被这四个人轮了,这辈子怕是自己都会鄙视自己,可是如果此时苏醒过来的话,也许会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从而承受暴打或者折磨,甚至于死亡的威胁。
 
  如何选择?
 
  我的心在煎熬着!
 
  “啊啊……放开我,你们这群畜生,我不是什么七姐,啊……你们认错人了。”宋佳的呼喊声响了起来,我眯着眼睛看到四个男人正在扒她的衣服,一人控制着她的手,两人控制着她的腿,做为女人的宋佳,根本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衣服正在一件一件的被扯下来。
 
  我知道不能再等了,于是马上睁开了眼睛,大喊了一声:“住手!”
 
  可能是太突兀了,对方没有料到我会醒过来,于是被我一声大喊之后,四个正在扒宋佳衣服的男子瞬间停下了手,扭头朝着我转了过来。
 
  “嘿嘿!”我傻傻的一笑,说:“大哥,四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不太好吧。”
 
  “操,英雄救美啊,那我就欺负欺负你呗。”一名瘦猴般的男子骂了一声,随后快速走到我面前,对着我的脸狠狠的踹了十几脚,同时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我手脚都被胶带绑着,根本不能还手,也无法躲闪,只能硬撑着被他拿脚往脸上狠踹。
 
  十几脚过后,我躺在地上惨叫了起来,鼻血流了出来,眼眶好像也肿了。
 
  操!现在舒服了吧!”耳边传来瘦猴的叫骂声,同时他砰砰砰又朝着我的腹部猛踢了几脚,我再次惨叫,同时身体佝偻了起来。
 
  “啊啊……别打了,你们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我都告诉你们。”我大声的嚷叫了起来,其目的是想让他们放过宋佳。
 
  果然瘦猴停止了殴打我,正在扒宋佳衣服的三个人也走了过来,为首的那名男子盯着我,问:“你叫谁?”
 
  “我叫王浩。”我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说:“大哥,我们好像没有见过,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为钱的话,你说个数,我让人砸锅卖铁也给你凑凑,只希望你饶我们一命。”
 
  此时,我尽量把自己说的卑微一点,麻痹对方,从而找到机会逃脱,心里想着,跑掉之后,就带人灭了眼前的四个人。
 
  砰!
 
  啊!
 
  为首之人踢腿就给我一脚,正中我的小腹,一瞬间我感觉小腹处刀绞般的疼痛,不由的惨叫一声,蜷缩着身体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人比瘦猴的力量大多了,刚才瘦猴踢了我十几脚,都没有感觉这么痛。
 
  “小子,想打探我们的底细?哼哼,我敢说,你敢听吗?”为首的男子声音带着一丝杀气。
 
  “大哥,你误会了,我不敢听,我什么也不听,你只要告诉我怎么才能放我离开?”我一边惨叫声一边说道。
 
  “那我问你,她是七姐吗?”为首男子指着衣服凌乱的宋佳对我问道。
 
  “七姐?你是说江城道上那个大名鼎鼎可以从监狱里捞人的七姐?”我抬头盯着男子问道。
 
  “嗯!”他点了点头。
 
  我其实很想说宋佳就是七姐,但是话在要出口的一瞬间,我看到宋佳对微微摇了摇头,目光十分的坚决,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被生生的咽了回去,变成了:“她是七姐?不可能,她如果是七姐的话,我还是一条龙呢。”我说。
 
  “小子,消遣老子是吧,给我往死里打。”男子对三名手下吼道。
 
  砰砰砰……
 
  “啊啊……别打了,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蜷缩在地上,大声的惨叫着,可惜对方根本就不停手,一直对我进行殴打,直到我奄奄一息了,他们才停手。
 
  咳咳!
 
  噗!
 
  我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大哥,我就是一个小屌丝,你们抓我干嘛?”
 
  “哼,本来不想抓你,谁让你碰上了呢,自认倒霉吧。”瘦猴说道。
 
  “猴子,你闭嘴。”男子对瘦猴怒喝了一声。
 
  不过此时,我根据刚才瘦猴的话,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妈蛋,这四个人的主要目标是宋佳,看来她早就被人给盯上了,我算倒霉,正好碰上了,于是他们就把我一块给绑来了。
 
  四人说话的腔调不是江城附近的人,再加上又不认识我,由此我判断,眼前的四个人都是外地人,并且他们仅仅只是受雇于人,并且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宋佳,所以他们对宋佳有所了解,而对我却一无所知,只是这个幕后雇佣他们的人是谁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蜷缩在地上惨叫,他们四个人没有再理我,而是再一次朝着衣衫不整的宋佳走去。
 
  “他们的目标是宋佳,并且还问宋佳是不是七姐?难道这个幕后之人是奔着孔志高去的?”我突然心里有一种明悟,不过同时也有一点疑问,如果说幕后之人怀疑到了宋佳,完全可以查一下宋佳的历史啊,当年我都能查到宋佳和孔志高的关系,难道对方查不出来。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自从我查出宋佳是孔志高私生女之后,孔志高马上把这个突破口给堵死了,宋佳的祖籍已经不是兰山县。
 
  此时我并不知道,所以感觉脑子一片混乱,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幕后之人的目的八成是孔志高。
 
  “难道是孔志高官场上的对手,不会啊,他已经56岁,并且当上了市长,还有四年退休的年纪,谁会跟他过不去啊。”我在心里快速的分析着,否定了是孔志高官场上的对手在搞事。
 
  如果不是官场上的人,那只能是孔志高的仇人。
 
  对于孔志高,我了解不是太多,至于他的仇人,更是无法猜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人已经摸到了孔志高的弱点,想从宋佳身上打开突破口,估摸着是调查了所有七姐的事情,把七姐和孔志高联系在了一起,只要找到七姐,让她开口,就能捏住孔志高的死穴。
 
  想通这一点,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宋佳死活不承认。可是不承认,这样下去的也不是办法啊,先被这四个禽兽轮了,再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最后只有两种选择——死亡或者把一切都说出来。
 
  “怎么办?”我蜷缩在地上急速的想着办法,耳边已经再次响起宋佳的凄惨的叫声。
 
  “畜生,住手,我知道七姐是谁。”宋佳被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我现在根本没心情欣赏她的胸脯,突然大吼了一声。
 
  四人停了下来,为首男子朝着我看来,说:“小子,再敢戏耍老子的话,老子就让你永远闭嘴。”对方拿出了一把匕首,慢慢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说,谁是七姐?”男子用刀子拍打着我的脸颊问道。
 
  我看了男子一眼,随后朝着仅剩内裤的宋佳望去,说:“宋佳,你就承认自己是七姐吧。”
 
  “混蛋,你闭嘴!你这个软蛋,废物!”宋佳听到我的话,突然瞪着双眼对我破口大骂起来。
 
  “宋佳,命只有一条,我不想死。”我脸上露出一副窝囊废的表情。
 
  “闭嘴,你这个软蛋,再敢多说一句,老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宋佳歇斯底里的对我吼道,她此时的头发已经乱了,双眼血红,表情狰狞,还真像一只厉鬼。
 
  啪啪!
 
  “看来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啊,说说吧,只要说实话,老子就放了你。”男子用刀子拍打着我的脸,一副大灰狼戏耍小白兔的表情。
 
  我心里一阵暗笑,妈蛋,还真把老子当傻瓜了,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管自己说与不说,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条,除非这群绑匪是雏,才会留下给警察抓到他们的人证。
 
  我把宋佳卖了,其实是在帮她拖延时间,也是帮自己拖延时间,不然的话,我和宋佳两人只有死路一条,并且在死之前,宋佳还会遭受非人般的折磨。
 
  她如果在自己眼前被四个人轮了的话,我的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丝屈辱,感觉自己男子汉的尊严被践踏了,所以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这是自己的底线。
 
  “大哥,我说了,你真放我走吗?”我露出一脸傻乎乎的表情,其实这也算是自己的本色出演,在没经历过死亡的洗礼之前,我就是一个老实懦弱的人。
 
  “当然,我说话从来都算数。”男子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你问吧,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说。
 
  “软胆,给老娘闭嘴,喂,你们把这个窝囊废宰了,老娘就什么都告诉你们。”耳边传来宋佳歇斯底里的喊声,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表情十分到位,好像不是装的,脸色狰狞,双眼血红,那目光恨不得杀了我。
 
  “我擦,她不会真以为我想把一切都告诉这些绑匪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思考了片刻又感觉不对啊,宋佳不笨,甚至于比自己还要聪明,我前边给你使了几次眼色,她即便不明白什么意思,也不可能真的认为我会将她和孔志高的事情都说出来吧。
 
  “嘿嘿!小妞不用着急,我们办完正事,一会就让你舒服上天。”男子扭头对着咆哮的宋佳嘿嘿一笑,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淫/荡。
 
  “大哥,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问。
 
  “宋佳是道上的七姐吗?”男子问。
 
  “嗯,她就是七姐!”我使劲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证据?”男子继续问道。
 
  “证据?她亲口告诉我的,这算证据吗?”我傻傻的回答道,其实心里当然知道男子所谓的证据是什么。
 
  “还有其他证据吗?”男子眉头紧皱,盯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