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488.489回一品居茶楼

大约过了一分钟,我突然反应了过来,问:“芊儿,你这是干吗?”
 
  啊!
 
  顾芊儿再次尖叫一声。把手缩了回去,然后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我急速的把睡裤穿上,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暗道一声:“肯定是做梦。百分之百是在做梦,芊儿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对,一定是做梦。”
 
  下一秒,我突然给了自己一下耳光。同时嘴里念叨着:“快醒过来吧!”
 
  打完之后,再次睁开眼睛,发现满脸通红的顾芊儿正目光惊讶的望着我。
 
  我瞪大了眼睛,终于明白了,刚才不是在做梦,而都是真实的事情,可是……芊儿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我脸上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顾芊儿再次低下了头,气氛一瞬间变得十分尴尬。
 
  “芊儿,你刚才在干吗?”稍倾,我决定把事情问清楚,难道是顾芊儿有心理疾病?如果有的话,早发现早治疗。
 
  “我、我、我……”顾芊儿连说了三个我字,同时抬头看了我一眼,马上又低下了头。
 
  “芊儿,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就说,叔不怪你,如果是某种癖好或者心理疾病,国内治不好,叔带你去国外治疗,总之肯定给你治好,告诉叔,到底怎么会事?”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点,耐心的对顾芊儿询问道。
 
  “可以不说吗?”顾芊儿喃喃的说道,声音很小。
 
  “不行,必须说,即便是某种特殊的癖好,叔也会替你保密,难道你连叔都不相信了吗?”我说,心里认为八成是顾芊儿有某种心理疾病,不然的话,不会做出这种有违常理的事情。
 
  “真说吗?”顾芊儿抬头看着我问道,脸色一片殷红。
 
  “说,还必须说真话,不准欺骗叔。”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同时心里做好了准备,不管顾芊儿的难言之隐是什么,自己都不能露出一丝异样的表情,绝对不能伤害她的自尊心。
 
  “叔,我刚才睡觉被你的那东西给顶醒了。”顾芊儿红着脸小声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的老脸一红,自己刚才在做春梦,下面肯定会有反应:“那个,说重点。”我说。
 
  “有硬东西顶我,我迷迷糊糊的就用手摸,没想到摸到一个又硬又烫的东西,然后就把我吓醒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是叔的那东西。”顾芊儿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不是重点,我让你说重点,干嘛要做那种事?”我问,同时感觉十分的难为情。
 
  刚开始哄顾芊儿睡觉的时候,本来想等她睡沉了,自己就回房间睡,没想到直接睡了过去,睡就睡吧,还做了春梦,做春梦也就罢了,现实之中还硬了,硬了不要紧,正常的生理反应,却偏偏把怀里的顾芊儿给戳醒了。
 
  “我觉得叔肯定很难受,就想帮你一下。”顾芊儿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啊!”听完顾芊儿的解释之后,我愣住了。
 
  足足愣了一分多钟之后,我才用手指着她,说:“芊儿,你……我……算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叔,你别生气,如果……”顾芊儿喃喃的说道。
 
  “如果什么?”我问。
 
  “如果你需要女人的话,我可以陪你做那种事情。”顾芊儿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不过我还是听清了。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说:“你说的什么混账话,叔是那种人吗?你、你、你气死叔了。”
 
  “叔,你别生气了,其实我早就是你的女人了。”顾芊儿抬头看着我说。
 
  “芊儿,你是不是中邪了,怎么总胡言乱语,叔不是禽兽,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总之,叔对你没有那个意思,你明白吗?”我说。
 
  顾芊儿盯着我看了一会,没有说话,随后她下了床,从旁边的衣柜里拿出一条叠得整整齐齐的床单,放在我的面前。
 
  我看了看床单,有点眼熟,好像是自己床上的床单,眨了一下眼睛,眉头微皱的抬头盯着顾芊儿,问:“芊儿,这是什么意思?”
 
  顾芊儿仍然没有说话,只见她轻轻的将床单展开,上面有血迹:“叔,这是我第一次留下的处女红。”
 
  “那个,跟叔有什么关系?”我结结巴巴的问道,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叔,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喝醉了。”顾芊儿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当然记得那件事情,因为太逼真了,当时感觉绝对不是梦,但是又找不到任何线索,最终说服了自己,把那一次的经历当成了一个很逼真的梦。
 
  “那一次,是你?”一瞬间,我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顾芊儿。
 
  “嗯!”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这、这怎么可能?”看到顾芊儿点头,我感觉脑子嗡的一声,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自己那天晚上竟然是跟顾芊儿发生了关系。
 
  “那天晚上,叔你喝醉了,半夜不停的呕吐,我一直在床边照顾你,凌晨三点钟的时候,你突然坐了起来,我以为你又要吐,又是马上拿起盆放在你的嘴边,可是你并没有吐,而是红着眼睛盯着我,然后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床上。”顾芊儿叙述着那天晚上的经历。
 
  我瞪大了眼睛,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顾芊儿不可能欺骗我,再说了这床单明显就是我床上的东西,那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的处子之血,就是最好的证据。
 
  那天晚上不是做梦,而是实实在在跟女人发生了关系,并且这个女人就是顾芊儿。
 
  一想到我那天晚上在醉酒状态把顾芊儿给蹂躏了,当时好像还要了好几次,想想自己真是一个畜生,但是那不是我的本意啊!
 
  “你怎么不反抗,不打醒我呢?”我对顾芊儿说。
 
  “刚开始的时候,我反抗了,但是力量太小了,你把我的衣服撕坏了,后来……”顾芊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后来怎么了?”我问。
 
  “后来我看到叔你好像很痛苦很着急的样子,于是就不反抗了,很快衣服就被扒光了,再后来叔在我身上乱戳,可能因为在睡梦中的原因,找不到方向,于是我主动张开了腿,让叔进入了。”顾芊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比蚊子的声音还小,同时她的脸红得像能渗出血来似的。
 
  “你……我当时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应该狠狠的抽醒我,怎么可能主动……唉!”我不知道怎么说顾芊儿了。
 
  “叔,我不后悔,也不怪你,因为有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所以今晚我看你难受,才会替你……”顾芊儿小声的说道。
 
  “这不是后不后悔的事情,而是这件事情本来就不应该发生。”我一脸懊恼的说道。
 
  “叔,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也不会妄想跟你结婚,只要能静静的陪着你就好了。”顾芊儿说。
 
  “你个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呢,你这是想让叔自责一辈子啊!”我说。
 
  “叔,你不用自责,我真不怪你,其实第一次给了叔,我还挺高兴。”顾芊儿低着头说道。
 
  我知道不能再对这个问题探讨下去了:“芊儿,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我说。
 
  “没发生过吗?”顾芊儿指了指床单上的处子之血,盯着我问道。
 
  “这……叔不可能对你负责的。”我说。
 
  “不需要负责,叔如果想了,只要告芊儿,芊儿不会反对。”顾芊儿说。
 
  我拍了拍额头,说:”你这不是让叔当禽兽吗?算了,不说了,叔回房间睡觉了。”我下了床,朝着房门走去。
 
  “叔,你要当鸵鸟吗?把脑袋扎进沙子里,自欺欺人吗?”身后传来顾芊儿的声音。
 
  “我……”我停住了脚步,转身朝她看去,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我现在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就想当一只鸵鸟。
 
  “叔,你要面对这件事情,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呢?”顾芊儿说。
 
  “我……我不想毁了你。”我说。
 
  “叔,你不理我,才是毁了我,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我自愿的,如果你不接受的话,才是对我最大的伤害,明白吗?”顾芊儿对我说道。
 
  我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马上摇了摇头,因为此时自己的心里一团乱麻,根本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稍倾,顾芊儿走了过来,牵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了床边,然后双手一推,将我的身体推倒在床上。
 
  我想起来,但是耳边马上传来顾芊儿的声音:“不准动,我有个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想着,能有什么办法解决啊,根本就是无解。
 
  “闭上眼睛!”顾芊儿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我没有闭眼,反而瞪着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快点闭上眼睛!”顾芊儿催促道。
 
  最终我在她的催促声中,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这个小丫头到底想干嘛!”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大约等了一分钟,我感觉她在脱我的睡裤,于是马上睁开了眼睛,但是睁开眼睛之后,又马上闭了起来:“芊儿,你干嘛,快把衣服穿上。”我说道。
 
  因为刚才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她赤/裸的身体,胸脯发育完美,雪白的身体映衬着那一点黑色,格外的性感和诱人。
 
  砰砰砰……
 
  我心跳加快,甚至下面有了反应。
 
  下一秒,感觉顾芊儿一下子将我的睡裤和内裤给脱了下来,等我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又不敢睁眼,只能不停的说道:“芊儿,听叔的话,别乱来,叔是为你好。”
 
  “叔,我会解决你的一切麻烦和纠结。”耳边传来顾芊儿的声音,同时我感觉自己的东西被她的小手给抓住了。
 
  ”芊儿,你别乱来,快把衣服穿上,我是你叔啊。”我说。
 
  “我们有血缘关系吗?”顾芊儿反问道。
 
  我哑口无言!
 
  “你还小!”我说。
 
  “不小了,班里的女生一半都有男朋友了,并且还都发生了性/关系,去年还有一个人打过胎,给那种小屁孩,我宁愿给叔你。”顾芊儿突然变得大胆起来。
 
  “芊儿,我们不能一错再错。”我着急的说道。
 
  “叔,今天我被坏人抓了的时候,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顾芊儿说。
 
  “你想什么?”我问。
 
  “我在想,如果死了的话,还没来得及报答叔对我的恩情,感觉好难过,好后悔,既然上天让我没有死,所以我决定了!”顾芊儿说。
 
  “你决定什么了?”我问道。

下一秒,我感觉下面有一丝异样,于是马上睁开了眼睛,眼前的画面这辈子怕是都忘不掉了。一瞬间,愣住了,在愣了十几秒钟之后,我马上推开顾芊儿。拿起睡裤,朝着房外落荒而逃,嘴里嚷着:“芊儿,你疯了。”
 
  逃回自己的卧室之后。我仍然感觉心加快,刚才的画面仿佛定格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稍倾,我颓废的坐在床上,眼神有点发呆,几秒钟之后,抬头狠狠的抽了自己二记耳光。
 
  啪!啪!
 
  “王浩啊王浩,那天晚上你怎么会跟芊儿发生关系?”我喃喃自语。
 
  但是想想自己也冤枉啊,那天晚上喝得酩酊大醉,李家俊送自己回来的,本来忠义堂总部不可能有人,可是为什么偏偏顾芊儿就在这里呢?并且还照顾了自己一夜。
 
  思来想去,只觉得这是天意,太多的巧合碰到一块,最终酿成了这样的后果。
 
  “既然错了,就不能一错再错!”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以后一定要跟芊儿保持距离,不能让她产生错觉,还有刚才……”想到刚才的画面,我心里感觉十分的复杂,总之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低头看去,下面还沾有芊儿的口水,想着想着我无耻的石更了。
 
  用五姑娘解决了自己的问题,躺在床上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传来敲门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
 
  我本来不想理睬,但是敲门的声音一直没有中断,于是我只好开灯起床,发现还不到六点钟。
 
  咚咚!
 
  耳边再次传来敲门声,还有顾芊儿的声音:“叔,送我去上学了,我们六点半上早自习。”
 
  “我跟你老师请假了,可以在家休息几天。”我坐在床上对着门外的顾芊儿说道。
 
  “叔,我没事了,我想去上学。“顾芊儿说。
 
  在她的坚持下,我只好起床,然后打开了房门。门外的顾芊儿已经穿好了校服,连早饭都做好了,她两只清澈的大眼睛盯着我,让我有点无地自容。
 
  我的目光躲闪,不敢跟她对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对不起顾芊儿。
 
  稍倾,我洗漱完毕,喝了一碗粥,便开车带着顾芊儿朝着江城第一中学驶去。
 
  路上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车里的气氛有点尴尬,于是我打开了广播,算是缓解了一下这种尴尬的气氛。
 
  六点二十五分,车子停在了江城第一中学的校门,顾芊儿下车之后,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
 
  我被她看得有点发毛,于是开口说道:“芊儿,好好学习,至于我们两之间的事情,等你上了大学,再做决定,好吗?”我思考了一路,终于算是想出了一个办法,其实就是一个字——拖,拖到顾芊儿成熟之后,也许她就会觉得今天做的事情十分的荒唐。
 
  顾芊儿眨了一下她的大眼睛,说:“叔,你不用自责,我是自愿的。”说完,她打开车门,跑进了校园。
 
  “这小丫头,唉,算了,等你飞出江城,到了帝都或者魔都那种大都市,甚至于飞出国门,见识到更广阔的天地,到时候别睢不起你叔我就行了。”我看着顾芊儿奔跑的背影,在心里暗暗想道。
 
  虽然孔志高说了,姚二麻子不会再动顾芊儿,也不会再找我的麻烦,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拿起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
 
  “二哥,什么事?”陶小军问。
 
  “你手里不是还有两名小弟吗?让他们这段时间在江城一中附近盯着,我怕芊儿再出事。”我对陶小军吩咐道。
 
  “好!”陶小军应了一声,随后对我叮嘱道:“二哥,胖子可能有什么大动作,你要小心一点,这几天我跟在你身边吧。”
 
  “不用,胖子不敢把我怎样,你去忙看着赌鬼,顺便帮着他尽快把天运号顶层装修起来。”我说。
 
  “可是……”
 
  “听我的话,借胖子十个胆,他也不敢动我。”我斩钉截铁的说道,既然孔志高说没事了,姚二麻子肯定不会让胖子乱来,以胖子的胆量和人手,没有姚二麻子同意,他绝对不敢私自对我动手,他没有那魄力,还真不是我看低胖子。
 
  “那好吧,二哥,你一定要小心一点,胖子昨晚被我们给整惨了,他从小可能没有吃过这种亏。”陶小军说。
 
  “吃点亏对他有好处,小军,胖子如果继续给姚二麻子当炮灰的话,下场肯定很惨,有空你再劝劝他吧。”我说。
 
  “嗯!”
 
  正和陶小军聊着胖子的事情,田启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于是我结束了跟陶小军的通话,马上把田启的电话接了进来:“喂,田启,有线索了吗?”
 
  外号幽灵的那名私人侦探,会读唇语,这令我十分的担心,不知道他掌握了多少我的秘密,所以这个人必须找出来,要么让他上船,要么让他永远闭嘴,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并且我心里更倾向于第二条路,让这个人永远的闭嘴,这样自己的秘密都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浩哥,这人绝对也是一个电脑高手,当然比我还差一丢丢。”田启兴奋的说道。
 
  听到他兴奋的声音,我心里估摸着肯定是有线索了,于是催促道:“先别吹嘘,说正事。”
 
  “哦!”田启应了一声,说:“浩哥,你给我的那个QQ,最后的登录地址是在江城,并且我通过这个QQ,挖掘出很多东西,这几天,我可是没日没夜的搞这个事情,嘿嘿,就像破案一下,抓到一条线索,然后顺藤摸瓜,浩哥,你知道我最后摸到了什么?”
 
  “什么?”我问,心里十分的好奇。
 
  “这人的信息虽然从来没在网上登录过,黑市里买不到他的任何信息……”田启说,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
 
  “黑市?什么黑市?”我问,心里非常的奇怪。
 
  “网络黑市上,这可是一个大宝藏,只要你在网络上留下了痕迹,在这个黑市里就能买到,这个我们黑客弄得一个市场,以前我也经常卖点别人的隐私,换点钱花。”田启解释道。
 
  “还有这种地方?”我问。
 
  “当然了,网络其实很不安全,因为我们这些黑客的存在。”田启说。
 
  “明白了,你继续说。”
 
  “黑市里没有这个人的信息,我把所有认识的黑客都联系了一遍,他们也都不认识这个人,说明这个人很谨慎,没有在网络上留下过多的信息,不过我仍然在他QQ上找到了一点痕迹。”田启说。
 
  “什么痕迹?”我问。
 
  “他为QQ买过超级会员,用的是财富通,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看到了他注册财富通时留下的信息,上面关联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个身份证信息,然后我黑了一台派出所的电脑,通过这台电脑我进入了公安内部网络,查了这个身份证信息的具体资料。”田启得意的说道。
 
  我却并没有田启这么乐观,对他提醒道:“田启,你有没有想到另一个问题,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可能是对方在网上买的。”
 
  “我当然想到了,因为通过公安内部网我查到身份证是一个西北农民的资料,并且人在三年前已经死了。。”田启说。
 
  “呃!”我愣了一下。
 
  “此路堵了之后,我又开始利用银行卡在网上购物的痕迹,找到了幽灵的支付宝信息,通过支付宝,我最终锁定了这个人,虽然没有具体信息,不过五天前,他收到一个快递,地址就在江城。”田启说。
 
  “把地址马上发过来。”听到田启的话,我马上对他说道。
 
  “嗯!”
 
  “田启,如果抓到这名叫幽灵的人,你头功一件。”我对田启表扬道。
 
  “浩哥,你求你个事呗。”他说。
 
  “真会挑时候,说吧。”我笑了笑,说道。
 
  “帮莉莉安排个好一点的角色吧。”田启说。
 
  “行,我过段时间可能会投资一部小制作的电影,到时候让她演女二号,怎么样?”我说。
 
  “谢谢浩哥!”田启兴奋的说道。
 
  “先别谢我,如果对方走了的话,你还需要进一步追踪他的踪迹。”我说。
 
  “放心吧,只要他在网络上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我就能把他给揪出来。”田启自信的说道,他确实有这个资本,凭着一个什么资料都没有的QQ号,就能挖出这么多东西,不愧是江城第一网络黑客。
 
  跟田启通过电话之后,很快手机里便接到了一条短信,看到这条短信之后,我眉头微皱了起来,这人确实太谨慎了,收快递的地址竟然是江大旁边的一个代收点。
 
  稍倾,我马上又拨通了田启的手机:“喂,田启,这只是一个代收点啊。”我说。
 
  “对,他在这里收过二次快递,估摸着人就应该在附近。”田启说。
 
  “他这几天有没有在网上买东西。”我问。
 
  “没有!”田启回答道。
 
  “知道了,你继续查,通过这个代收点八成找不到对方。”我说,至于为什么,我没有告诉田启。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田启在电脑网络方面是天才,但是在其他方面都不是太聪明。
 
  对方选江大旁边这个快递代收点,明显就是因为这里的流量大,每天去取件的大学生很多,他混在其中不容易给人留下特别的印象。
 
  “妈蛋,真够狡猾!”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刚才听田启分析他在网上追查的过程,还觉得挺刺激,没想到最终是这么一个结果。
 
  “等等,附近应该有监控,是否可以通过监控找到这个人,李洁跟对方有一面之缘,而这件事情又关系到孔志高,只要他一句话,便可以调动江城的警力,嘿嘿,也许这个幽灵就要显出真身了。”我突然想到了自己手里握着巨大的资源。
 
  这就是地头蛇的好处,难怪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因为地头蛇的关系错综复杂,就像一只大网,不但可以自我保护,同时对方一旦被这张网给罩住,就别想逃走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拨打了孔志高的电话,铃声响了好久,才传来他不耐烦的声音:“喂,有什么事?”
 
  “重要的事,约个地方见面谈。”我说。
 
  “下午一点,一品居茶楼。”孔志高说。
 
  “嗯!”我应了一声。
 
  跟孔志高通完电话之后,我又拨打了李洁的手机,因为这名叫幽灵的私人侦探,只有她见过一面。
 
  “王浩,你这两天去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