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之481到485回憔悴的宋佳

第四百八十一章 憔悴的宋佳
 
“难道你还爱着李洁?”苏梦瞪了我一眼,说:“既然爱她,就跟她复婚啊,还让我等你半年干嘛?想脚踩两条船吗?”
 
“不是,我不能提起裤子就讽刺对方吧,这样不好,可不可以不说后面那几句话。”我对苏梦恳求道。
 
坚持之下,苏梦最终同意了,她拿着手机打开录像,说:“开始吧!”
 
“苏梦,我爱你,只要你出现危险,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想要伤害你的人,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我深情的对苏梦说道,其实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想着如果这段视频和几张床照能让李洁偃旗息鼓的话,也是蛮好。
 
录完之后,苏梦开始玩手机,我知道她肯定是把刚才的床照和视频发给李洁。
 
我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外边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肚子有点饿,于是我对苏梦说:“出去吃点东西。”
 
“你先走吧,我减肥,晚上只吃水果。”苏梦说。
 
“呃?”我愣了一下,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道:“用完了,就让我走啊。”
 
苏梦低头在玩手机,没有理睬我。
 
看到她不理我,于是我也不好再待下去了,再加上肚子也饿了,于是我慢慢的走出了卧室,朝着屋门走去,不过还没有走到屋门口,身后突然传来苏梦的声音:“王浩,你回来。”
 
听到苏梦的声音,我心里一阵兴奋,猜测着苏梦是不是要留自己在这里过夜,下一秒,我马上转身走回了卧室:“苏梦,还有什么事?”我问。
 
“晚上,你别走了,就睡这里吧。”苏梦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好!”我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有点不知所措,差一点手舞足蹈起来,可是苏梦的下一句话,却让我的兴奋瞬间戛然而止,感觉从天堂一下子掉到了地狱。
 
“你睡外边的沙发。”苏梦说。
 
“那个,睡沙发好不舒服,我可不可以睡床上,反正你这床很大,足够躺下我们两人了。”我试探着对苏梦询问道。
 
“睡床?”苏梦朝着我看来。
 
“嗯!”我点了点头。
 
“不怕我把你咔嚓一下阉掉,你就尽管睡床上。”苏梦突然拿起放在床头桌上的剪刀,对着我比划了一下,吓得我马上说道:“我还是回家睡吧。”
 
“不行,今晚你必须留在这里,还有,你把的手机给我用一下。”苏梦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从我手里将手机给抢走了。
 
“喂,苏梦,你到底想干嘛?”我感觉有点不对头啊,于是盯着苏梦问道,
 
“不干什么!”苏梦说,随后直接把我推出了卧室,并且还对我威胁道:“不准离开,今晚必须睡这里,如果你敢离开的话,我明天马上离开江城。”
 
说完,苏梦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我试了一下,从外边打不开,估摸着是反锁了。
 
“不让我离开,还拿我的手机……”我在心里思考片刻,便明白了苏梦的诡计。
 
“难怪她开始让我离开,后来又变卦了。”我小声的嘀咕道。
 
苏梦把我和她的床照以及我刚才的录的视频发给李洁的话,李洁肯定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求证或者是质问我,她把我手机抢了过去,如果关机的话,李洁打不通我的电话,肯定会既担心又生气,晚上还找不到我的人,那李洁八成就相信我在苏梦这里过夜了。
 
“唉,果然是女人之间的战争。”我心里暗道一声,估摸着今天晚上李洁要输一局。
 
当天晚上,我去厨房下了一碗面,然后又喝了半瓶红酒,看了一会电视,便躺在苏梦家的沙发上睡着了。
 
看电视的时候,苏梦穿着吊带睡裙,露着香肩和雪白的大腿在自己面前晃了好几次,我本来想撩她,但是看到她眼睛里的寒光,最终只好乖乖的闭嘴。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十点多,茶几上放着我的手机,还有一张纸条,是苏梦的笔迹:“拍戏去了,离开的时候,记得把门关死,昨天晚上李洁应该已经气死了,今天你迎接她的怒火吧,哼!”
 
看完纸条之后,我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道:“我擦,昨天苏梦不仅仅是气李洁啊,她还要利用李洁的愤怒来折磨我,妈蛋,不行,我要赶快想个办法,不要夹在两个女人之间受气。”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果然处于关机状态,我开机之后,叮咚、叮咚……十几个未接电话,基本上都是李洁打过来的,不过还有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手机号码。
 
看到这个号码之后,我并没有先给李洁回电话,而是拨通了这个手机号。
 
铃声仅仅响了三声,手机里便传来宋佳的声音:“喂,王浩,你在那里,我们谈谈。”
 
“快中午了,一块吃个饭?”我说。
 
“好!”没想到这一次,宋佳很痛快的答应了,这令我十分的意外,并且在电话里好像觉得她的声音十分的疲惫。
 
“十一点,醉仙楼不见不散?”我试探着说道。
 
“好!”宋佳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擦,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朝着窗外看去,心里充满了疑惑:“宋佳这是怎么了?”
 
不管她怎么了,是自己有求于她,于是下一秒,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卫生间走去,在卫生间里看到了苏梦晾晒的丝袜和内裤,有点感觉,但是并没有做坏事打算,不过我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个恶作剧。
 
稍倾,我用刷牙的牙膏泡沫混合了一点水,涂抹一点在苏梦的黑丝和内裤上,这样干了之后,白白的一点,很容易被联想成是那种东西。
 
“嘿嘿,苏梦,哥也不是好欺负的!”我看到自己的杰作,暗暗得意。
 
十点半,我离开了苏梦家,开车朝着醉仙楼疾驰而去,二十分钟之后,我来到了醉仙楼,刚刚找好包厢,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宋佳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七姐,我已经订好包厢了,你到那里了?”我问。
 
“我已经到醉仙楼下了。”她说。
 
“上来二楼,我在包厢门口等你。”我说。
 
“好!”她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宋佳今天主动联系自己,也没有百般刁难,真是让我有点摸不清楚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非常的疑惑。
 
我走到包厢外边,大约不到一分钟,就看到宋佳带着两名保镖出现在楼梯口。
 
“七姐,这里!”我对着宋佳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她吩咐了两名保镖一声,随后独自走了过来。我看到宋佳顶着两只黑眼圈,满脸的憔悴,好像没有睡醒似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七姐,请!”我把她请到了包厢,心里十分的疑惑,她的模样简直就是三天三夜没睡觉了的样子。
 
宋佳走进包厢之后,我马上让服务员上菜,并且殷勤的给她倒了一杯茶:“七姐,看样子很憔悴,生疯了?”我试探着问道,实在忍不住自己心里的好奇心。
 
“王浩,我同意把天运号顶层免费租给你开赌场,求求你不要让那些脏东西天天来缠着我了。”宋佳对我露出恳求的表情,甚至于目光还有一点楚楚可怜。
 
我的表情一愣,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脏东西?什么脏东西?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突然回忆起,几天前,我被宋佳给关在海豚大酒店的地下室里,假死的事情,一瞬间,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过更多的还是疑惑。
 
当时我离开的时候,好像说让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天天来缠着她,其实那就是随口一说,看苏梦现在的样子?难道真被鬼怪给缠住了,打了那么厚的粉底都没能遮盖住她的两个黑眼圈和憔悴的面容。
 
“咳咳!”稍倾,我干咳了两声,把脸上疑惑的表情收敛了起来,随后一脸严肃的对宋佳说道:“七姐,我的本事你自己亲身体验过,死了,还能活过来,当时跟你说了,我跟阎王爷喝过茶,跟判官老爷聊过天,跟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称兄道弟,你不信,现在信了吗?”
 
“信,我信,你叫它们别来缠着我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这几天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各种鬼怪,它们缠着我,说要带我到十八层地狱,受下油锅之苦,太可怕了,真得太可怕了,我能看到它们,求求你,不要让它们再来缠着我了。”宋佳眼睛空洞的说道,仿佛真能看到鬼怪似的。
 
我本为就是忽悠她,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心里竟然有一丝紧张,不由自主朝着左右看了看,心中暗道:“妈蛋,不会周围真有什么鬼魂吧,我勒个去,宋佳这空洞的眼神太他妈吓人了。”
 
不过表面上,我还维持着镇静,一副泰山崩天前而面不改色的表情:“七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好了,不要害怕,我这就去告诉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他们不要再派鬼魂来骚扰你了。”我说。
 
“好好,我租赁合同都拿来了,已经签字,你只要在上面签字,这合同就生郊了,天运号游轮整个顶层就属于你了。”宋佳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一份合同放在我的面前。
 
我拿起来看了看,宋佳果然已经在上面签了字,心里不由的一阵高兴,不过脸上并未显出分毫。
 
“七姐,我资金有点周转不灵,不知道可不可以从你那里借点?”宋佳有求于我,这个时候不开口,何时开口,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开口跟她借钱。
 
“王浩,所有钱都是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国外,在国外洗白之外,变成外资流入海河集团,所以钱并不在我个人手上,而是在海河集团的帐上,你借得少还行,借得多的话,集团这边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宋佳看着我说道。
 
“不多,把天运号顶层装修成一个豪华赌场的话,二、三百万应该足够了,七姐,别说你连二、三百万都拿不出来。”我笑着对宋佳说道。
 
“几百万倒是能拿出来,不过对我有什么好处呢?”宋佳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她刚才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其实目的无非就是想要讨价还价。
 
“七姐,这睡不着觉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本来我的底线是给她三成,自己占七成,利益均沾,以后也可以相互帮忙,不过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第四百八十二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A -A 时间:01-28 07:22 字数:3500
宋佳好像被我上一次假死的事情给吓着了,具体说可能是产生了某种心理上的影响,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所以本来打算从她那里借钱算做入股,给她三成的利润,现在却不想这么干了。
 
“七姐,你要不借就算了,我上次就是胡说八道,怎么可能跟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称兄道弟呢,来来来,吃饭。”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本来说的是实话,可是宋佳不干了,估摸着这几天时间,她真是被折腾怕了,人不吃饭可以活七天,不喝水可以活五天,不睡觉的话,估摸着连三天活不了,那种滋味我在刑警大队感受过,不让你睡觉的疲劳审问,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借,王浩,我借还不行吗?求求你别让那些东西来找我了,就让我睡个安稳觉吧。”宋佳急切的对我说道,那个样子,好像我不借的话,她都要跟我急。
 
我心里这个乐啊,暗道一声:“宋佳,几天前你牛逼哄哄的囚禁哥三天三夜,怎么样,遭报应了吧,哥是普通人吗?”
 
表面上我却是一本正经,面无表情,说:“这样好吗?你又提供游轮,又是借钱约我装修,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王浩,你别不好意思,三百万够不够?”宋佳说道。
 
“差不多吧。”我心里估摸着一百多万就够了,二百万封顶,没想到宋佳开口就是三百万,反正白给的钱,不要白不要。
 
“把你卡号给我,我马上让人给你转三百万到卡里。”宋佳说。
 
“过段时间,我有了钱就还你。”我说。
 
“你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别客气,我只求你别让那些东西再来折磨我了,我都快要疯了。”宋佳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我。
 
“好,我先给你卡号,等钱到了帐,我马上就去下面告诉它们一声,别再来纠缠你了。”我说。
 
其实就是在忽悠宋佳,但是她却深信不疑。
 
我把卡号用手机发送给宋佳,她打了一个电话,大约十分钟之后,我的手机就来了一条短信,三百万到帐了。
 
“真快啊!”我脸带笑容的说道。
 
“我是银行VIP用户,有专门的理财经理,这些都是小事,你快点做法,让那些脏东西不要再来缠着我了,王浩,以后我再也不找你麻烦了,再说了,现在我们也算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宋佳对我催促道。
 
“好吧!”我说。
 
合同到手,钱也到帐,于是我站起身来,先把包厢的门反锁,然后这才重新坐下,口里念念有词,故意说的含糊不清,让宋佳听不懂,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接着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嘴里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十几秒钟之后,仿佛睡着了似的,其实此时我心里都乐开了花,大约这样坐了二分钟,我这才睁开眼睛,深深的吐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随后朝着宋佳看去,说:“没事了,我跟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都说了,让他们看好阴间的小鬼,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回家好好睡觉吧,不用担心。”
 
“真的吗?”宋佳好像有点不相信。
 
“我岂会骗你,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轻松了很多。”我说。
 
宋佳眨了一下眼睛,随后点了点头,说:“嗯,还真觉得轻松了。”
 
“这下相信了吧,围绕在你周围的那些小鬼已经被招回阴间了,放心回去睡觉吧。”我装出一副大师的样子,开口对宋佳说道。
 
“谢谢,那我先回去了。”宋佳对我感谢道,随后离开了包厢。
 
等她离开几分钟之后,我再也憋不住了,大笑了起来。笑了大约一分多钟,这才停下来,接下来的事情必须秘密进行,思考了片刻,我打电话把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叫到了醉仙楼,刚才的菜根本没吃,正好别浪费了。
 
等陶小军和赌鬼两人的时候,李洁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实在不想接,因为一会下午还有正事要干,不过铃声响个不停,于是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李洁!”
 
“王浩,你昨晚是不是跟苏梦在一块?”手机里传出李洁的愤怒的质问声。
 
我想了一下,说:“嗯,我确定跟苏梦在一块,李洁,我们两人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过去了你前天晚上为什么搞了我四次?每次都爽得直呼受不了,还说爱死我了,我手机上可是有录音。”李洁是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直接在电话另一端大声的嚷叫了起来。
 
“我那不是被你给诱惑的受不了嘛,当时的情况是个男人就会受不了。”我弱弱的说道。
 
“王浩,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既然做了,你就要承担责任。”李洁说。
 
“如果我说不是男人,你会放过我吗?”我试探着对李洁问道。
 
“你……无耻!”李洁骂道,随后她思考了片刻,说:“好,王浩,你只要好意思承认自己不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娘们的话,我就放过你,不再纠缠你,只会看不起你。”
 
听到李洁的话,我一咬牙,说:“我是个……”可是仅仅只说了三个字,娘们这两个字愣是说不出口,这违背了我的内心,感觉一旦说出口,虽然可以摆脱李洁的纠缠,身上也不会少一块肉,但是内心某种东西就变了,还有无形之中也许还有什么东西会发生变化,总之,我结巴了半天,娘们两个字愣是没有说出口。
 
“王浩,你说啊,你说自己是一个娘们啊,你不要脸了就说,只要你说了,我一辈子也看不起你,就算我瞎了眼。”电话另一端传来李洁激将的声音。
 
“老子是个爷们,响当当的爷们。”我突然大声的喊道,妈蛋,纠缠就纠缠吧,如果自己承认是一个娘们的话,那还算个屁的男人,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是爷们,就给我死过来,我在大沽河畔等你。”李洁说。
 
“那个,李洁,我下午有事,很重要的事情,明天,明天我一定去找你好吗?”我非常诚恳的对她说道。
 
“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是不是真得跟苏梦在一起?”李洁问道。
 
“是!”我咬着牙回答道:“李洁,如果你忍受不了的话,你可以退出。”
 
“我凭什么退出,她苏梦能忍受得了,我就能忍受得了,看谁能耗过谁。”李洁说。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一阵郁闷,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超出了我控制,已经渐渐演变成了李洁和苏梦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而自己仅仅变成了胜利一方的战利品而已。
 
“你在那里?我去找你。”李洁说。
 
“我跟人谈事情,下午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就别来捣乱了,行吗?”我对李洁恳求道。
 
“不行,我就去看一眼,然后就走。”她说。
 
“你是不相信我?”我问。
 
“你说呢。”李洁说。
 
“行吧,就看一眼啊。”我说。
 
“嗯!”李洁答应了。
 
“我在醉仙楼。”
 
“等我,马上到。”李洁挂断了电话。
 
不到十五分钟,她就到了,而现在陶小军和赌鬼两个人还没有到。
 
“人呢?你不是约了人谈事情吗?”李洁走进包厢对我询问道。
 
我还没有说话,包厢门口传来陶小军的声音:“二哥,找我什么事啊?”
 
“怎么才来,菜都冷了。”我给陶小军使了一个眼色。
 
“呃?路上堵车,来晚了。”陶小军反应很快。
 
“坐吧,你前嫂子,不用我介绍吧。”我指着李洁说道。
 
陶小军跟李洁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坐在我旁边,稍倾赌鬼也来了,他打过招呼之后,坐在了陶小军旁边。
 
“一会我要跟他们两人交代一点事情,你能不能回避一下,下午真得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对李洁说道。
 
“我饿了,吃完了再走。”她说,随后开始吃起了菜。
 
没办法,我只好招呼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动筷子,李洁慢吞吞的吃了二十几分钟的饭,这才一脸不情愿的走了。
 
“二哥,你叫我们两人来,就是为了给你打掩护?”李洁离开之后,陶小军一脸疑惑的询问道。
 
“浩哥,这名漂亮的前妻,如果是我的话,打死都不离婚。”赌鬼一脸色眯眯的说道。
 
“赌鬼,你以后再敢露出那种色眯眯的眼光,别怪我给你挖掉。”我瞪了赌鬼一眼,说道。
 
“不敢,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对浩哥的女人有想法,我有自知之明,那种女人像我这种人一旦沾上,就是死路一条。”赌鬼说。
 
“你明白就好,这次叫你们两人来,并不是给我打掩护,而是真有事要做,并且还是天大的好事,不过这件事情,仅限于我们三个人知道,如果让第四个人知道,别怪我对他不客气。”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目光严厉的盯着赌鬼。
 
陶小军我绝对信任,他知道很多秘密,而赌鬼,我总有一点担心,一个连老婆孩子都可以舍弃的人,又能有什么信用可言呢?现在用他,我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谁让自己这边没有赌博方面的人才呢。
 
“浩哥,我的嘴巴很严,你放心。”赌鬼说。
 
“希望如此,如果接下来我说的事情走露一点风声,我就把你扔进大沽河里喂王八。“我瞪着赌鬼说道,随后将一份合同递到了他和陶小军面前。
 
“天运号游轮?”两人惊奇的抬头盯着我。
 
“对,我已经租下了天运号游轮的整个顶层,对方同意让我们改造成一个高档的大赌场。”我说。
 
“啊!”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对于他们两人的反应,我很满意。
 
“装修改造的事情,仍然由你们两人负责,我给你们提供二百万的资金,只有一个要求,尽可以豪华,同时必须做到隐蔽,最好不要让装修的工人知道这是一个赌场,你们可以跟工作说是酒吧、迪厅或者其他娱乐场所,总之,不能让他们知道正在装修一家赌场,明白吗?”我对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嘱咐道。
 
“嗯,明白!”两人点了点头。
 
“浩哥,你太牛了,这种游轮的整个顶层都能租下来,还免费,啧啧,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份合同,我真是不敢相信。”赌鬼盯着合同说道。
 
我把合同收了起来,看了赌鬼一眼,说:“好好干,我从来不会亏待忠心的人!“
 
第四百八十三章 楚天的求助
 
 +A -A 时间:01-28 22:59 字数:3500
吃完中午饭,我给宋佳打了一个电话,说想带人去天运号游轮看看,她说没问题,游轮今天正好就在码头,随之她给了我一个船长的电话,让我直接跟船长联系,她会提前跟船长说明情况。
 
“王浩,真得很神奇,中午回来之后,我感觉浑身轻松,再也没有那种恶鬼缠身的感觉了。”我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宋佳开口对我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就想笑,不过还好憋住了,一本正经的说道:“放心吧,我已经跟阴间的兄弟说了,不会再有鬼魂骚扰你了,美美的睡一觉吧。”
 
“嗯,你在厦门饿了我三天三夜,我在江城还了回去,咱俩扯平了,希望以后我们摒弃前嫌,通力合作。”宋佳话锋一转,瞬间让我感觉到了她的精明,难怪孔志高将所有事情都交给她来处理。
 
“好,通力合作。”我说,因为只要孔志高不给自己下套,跟他合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像当年的一条龙和江高驰,如果没有江高驰,一条龙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如果没有一条龙,江高驰也不可能五年时间连跳二级。
 
我可能没有一条龙聪明,更没有他凶狠,但是我有一样东西一条龙也没有,一条龙非常的多疑,从来不相信自己的手下,他对手下小弟的控制手段就是凶狠,让对方从骨子里怕他。
 
这种控制手段有弊端,物极必反,长期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表面上虽然对一条龙非常的尊敬和惧怕,内心深处却会种下一颗反叛的种子,一旦遇到某种重大的挫折,一条龙的势力很可能土崩瓦解,同时这也是他永远无法控制整个江城黑暗势力的根源。
 
他不相信任何人,但是一个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他的精力和能力只能支撑这么大的盘子,所以他如果不学着相信别人,永远也别想做江城黑暗势力的老大。
 
我呢,刚才跟一条龙相反,自认为能力有限,所以尽可能的相信手下的人,放权给他们,而自己呢,就是所有手下的粘合剂,将所有人的聪明才智粘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巨大的向心力。
 
当然,我也有心狠的一面,如果谁背叛了自己,我是决对不会手软,杀鸡敬猴,有时候还是非常好用的手段。
 
总之,我在尽力的做好一个老大,尽量让自己海纳百川,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再加上孔志高的帮助,最终也许可以坐上江城黑暗皇帝这把交椅。
 
挂断宋佳电话之后,我带着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去了大沽河客运码头,在那里看到了天运号游轮,船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可能接到了宋佳的电话,对我相当的客气,亲自陪着我们三人来到了游轮顶层。
 
“这里本来是一个高档宴会厅。”船长说。
 
“嗯,我们自己走走,你去忙吧。”我笑着对船长说道,赌场的事情,现阶段还处于保密期,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好的,您有什么需求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船长说。
 
“嗯!”我点了点头。在这名船长离开之后,我带着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开始参观起游轮顶层的高档宴会厅。
 
“浩哥,太棒了,如果把这里改成堵场的话,肯定可以吸引很多有钱人来赌,到时候我们就发了。”赌鬼眼睛里放着亮光。
 
“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对赌鬼说道。
 
“谢谢浩哥,我一定好好干。”他说。
 
“你和陶小军设计一下,主要以你为主,二百万的预算,把这一层改造成一处豪华的赌场。”我说。
 
“浩哥,放心吧,我一定让你满意。”赌鬼拍着胸脯保证道。
 
“赌鬼,我这个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个舞台足够大了吧,你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权力我放权给你,只要你用心做事,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但是如果让我发现你吃里爬外的话,那么你不但会失去这一切,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我盯着赌鬼的眼睛说道,对他总有点不放心。
 
“浩哥,我就是烂泥里的一坨臭狗屎,你把我整成个人样,我这条命就是你的。”赌鬼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这边的装修要秘密进行,不过赌船那边要尽快开业。”
 
“嗯!赌船现在只等设备了,设备一到,我们马上开张。”赌鬼说。
 
一个小时之后,我把陶小军和赌鬼留在天运号上,自己先离开了,因为接到了楚天的电话,他竟然约我喝下午茶。
 
楚天也算是一个特殊人才,在厦门的时候如果没有他,根本不可能抓到宋佳,不过通过宋佳这件事情,我也算看出来了,楚天对我并没有太多的情分,他是一个对钱财十分贪婪的人,只要有钱,也许他可以瞬间叛变。
 
楚天这人利用好了,也许是一大助力,利用不好,可能关键时刻坏自己的事,于是我决定见见他。
 
三点钟,我在云海茶楼见到了楚天。
 
“浩哥,坐坐!”楚天看到我,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今天叫自己来喝茶是什么意思?于是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心里多多少少为那次的事情生气,这孙子竟然连瓶水都没有偷偷送给自己。
 
“浩哥,上一次的事情,小弟真是有难言之隐。”楚天察言观色很厉害,一下子猜中了我的心思,刚刚坐下,就跟我道歉。
 
“什么事?”我装糊涂。
 
“宋佳把你关在酒窖里,我本来想偷偷给你送点吃喝,可是她知道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于是叫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我,唉,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楚天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宋佳身上。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我和宋佳现在是合作关系,以后都是自家人。”
 
“呃!”楚天的表情愣了一下,他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不过反应很快,马上说道:“对对对,以后都是自家人了。”
 
我到现在还是猜不透楚天找自己到底什么事?不过我也没有多问,继续保持沉默,慢慢的喝着茶。
 
楚天随后又东拉西扯,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我抬手看了一下表,已经快四点了,于是抬头对他说道:“谢谢你的茶,我还有事,先走了。”
 
“浩哥,再坐一会,小弟有一事相求。”楚天说。
 
听到楚天的话,我知道他终于要说正事了,心里虽然很想知道他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到底想说什么,但是表面上却装出不兴趣的模样,说:“真的还有事,要不改天吧。”
 
我佯装出要离开的样子,楚天马上拉住了我的胳膊,说:“浩哥,我有麻烦了,求你救我一命。”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非常的奇怪:“你有什么麻烦?”我扭头盯着他问道。
 
“浩哥,你坐!”楚天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随后坐了下来:“楚天,我的时间有限,有话就直说,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谁想杀你?”我问。
 
“浩哥,我和宋佳的事情,开始是你一手撮合的,对吧?”楚天问。
 
“嗯!”我点了点头,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孔志高把我查了一个底掉,本来宋佳还护着我,所以孔志高便没有轻举妄动,只是警告我,敢玩弄宋佳的感情,就让我生不如死,本来我心里想着,等钱到了,带着妹妹去国外,姓孔的还能奈何得了我?”楚天说道。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就知道要坏了,孔志高这个老狐狸,多阴险的一个人,自己连续在他手上吃亏,楚天骗女人还行,玩阴谋诡计,还差了一点。
 
估摸着,孔志高对楚天说这话的时候,楚天的妹妹楚云身边就已经有了孔志高的人,骗了钱带着楚云去国外,楚天简直是太异想天开了。
 
我没有说话,继续等待楚天往下说。
 
“上一次在酒窖,你突然活了过来,我当时只顾着自己逃命,算是彻底得罪了宋佳,她这几天根本不理我,这件事情被孔志高知道了,我周围开始出现一些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住的地方也有人监视,浩哥,你救救我吧。”楚天对我恳求道。
 
“不可能吧,你是疑神疑鬼吧。”我说。
 
“浩哥,我发誓,绝对不是疑神疑鬼,说的都是实话,我混江湖也十几年了,有没有人盯着,还是能分清楚的。”楚天信誓旦旦的说道。
 
“即便有人盯着你,也没有威胁到你的生命,你不要紧张。”我说。
 
“浩哥,你认为如果宋佳不再爱我的话,难道我还有命活着离开吗?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孔志高一定会对我下手。”楚天说道。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知道太多事情的楚天,如果失去了宋佳,绝对会死得很惨,因为就连我都想要了他的小命,谁让他知道太多的事情。
 
我盯着楚天,没有急着说话。
 
“浩哥,从根上说,是你把我拉下了水,没有想到水这么深,现在我快要被淹死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楚天说。
 
“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这……”楚天盯着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知道我和孔志高之间的事情,也知道孔志高和宋佳之间的事情,我也觉得你死了,这些秘密才会永远不被别人知道。”我端起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盯着楚天说道。
 
“浩哥,你可不能这样做啊,当时我可是完全为了帮你,才会牵扯到这种事情之中。”楚天大惊,一脸着急的对我说道。
 
“从宋佳那里搞到多少钱?”我问。
 
“那有什么钱,宋佳表面看起来像只小白兔,相处久了才知道是一只小狐狸,她每个月只给我十万块的零花钱,我一直感觉自己好像她花钱买的一样解决性/问题的工具,妈蛋,早就不想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只是一直找不到脱身的办法。”楚天一脸沮丧的说道。
 
听了楚天的话,我心里一阵好笑,看来宋佳真是不简单啊,做为情场老手的楚天好像并没有在她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如果帮你摆平了这件事情,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我盯着楚天问道,对于他这种眼里只有金钱的人,人情根本不值钱,所以如果没有足够的好处,我是不准备帮他。
 
第四百八十四章 救命
 
 +A -A 时间:01-29 04:01 字数:3500
“浩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楚天对我说道。
 
“也许是你想多了。”我说。
 
“浩哥,我不是雏,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死了不要紧,我妹妹怎么办?是你把我拉进来的,所以我一定要救我。”楚天说道,有点懒上我的意思。
 
“喂,咱们两人当时说好了,钱归你,人归我,你自己没能耐骗到钱,这不能怪我吧。”我瞥了楚天一眼,说道。
 
楚天脸上的表情急剧变化着,最终他抬头盯着我说道:“浩哥,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只要你能帮我摆平这件事情,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不想死。”
 
“我要钱!”我盯着他看了十几秒钟,思来想去,还是要钱划算。
 
“浩哥,我真没从宋佳身上搞到钱。”楚天一脸为难的说道。
 
对于他的话,我根本没当会事,伸手五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上,说:“我也不跟你多要,五百万,我帮你搞定这件事情,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你最好把知道的事情永远埋在心里,不然的话,泄漏出一点点消息的话,你和你妹的人身安全都将没有保障。”
 
“浩哥,我懂,就算是打死我,也不会从我口里透露出一点你和孔志高,以及宋佳之间的关系,至于五百万,我真没有。”楚天说,并且为了证明他话的真实性,特意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机银行,让我查看他的余额。
 
我瞥了一眼,一共才六十几万:“也许在你妹妹账户里。”我说。
 
“浩哥,我妹妹账户里是有点钱,那些钱是我以前存的,死都不会动,那是她下半辈子的生活费,即便我死了,她有那些钱,也能很好的生活下去。”楚天说。
 
“不给钱,又让我帮你摆平这件很麻烦的事情,有点强人所难了吧。”我看着楚天说道,完全没有拉拢他的意思。
 
“浩哥,我这人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对付女人还是有一套,如果在厦门不是帮着你绑架宋佳的话,继续发展下去,只要我有足够的耐心,宋佳最终会被拿下。”楚天说。
 
我没有说话,等待着他的下文,总之今天得不到好处,我是绝对不会出手帮他,因为楚天的死也符合自己的利益,毕竟现在我和孔志高是合作关系。
 
“这样,我以我妹和我死去的父母起誓,浩哥,只要你这次帮我摆平这件事情,我就算欠你一条命,这个人情我认下了,只要以后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一个电话,我马上飞到江城。”楚天伸出三个手指头对我发誓道。
 
我盯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露出怀疑的目光。
 
“浩哥,这辈子我是第一次拿我妹和死去的父母起誓,我即便想骗你,也不会去骗他们。”楚天非常严肃认真的对我说道。
 
我还是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他的双眼,大约一分钟之后,我点了点头,说:“好,我就帮你一次。”
 
“谢谢浩哥!”楚天急忙对我感谢道。
 
随后我又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云海茶楼,来到车上之后,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
 
楚天也算是一个特殊人才,指不定什么时间能用到他,再说了他掺和到这件事情之中,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最终决定帮他。
 
铃声大约响了五下,手机里传来孔志高的声音:“喂,找我什么事?”
 
“孔市长,想找你谈谈楚天的事情。”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我会处理妥当。“孔志高说,他的意思很明显,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不要动他,放他离开,他是我的人,以后指不定还有用。”我不容置疑的说道。
 
“一个专门骗女人感情的骗子,以后会有什么用呢?再说了,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孔志市显然不同意放楚天离开。
 
“楚天能让宋佳上当受骗,已经说明了他的价值,没有他,我绝对没有办法在厦门找到宋佳,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绑架,孔市长,平时这种人可能用不上,一旦某种特定的环境之下,也许他就会发挥巨大的作用,我做担保,不要动楚天,让他回魔都。”我斩钉截铁的对孔志高说道,表明自己的立场。
 
“如果出了事情怎么办?”孔志高问。
 
“我来承担责任,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影响。”我说。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最终孔志高说:“既然你说他是你的人,那我就交给你处理,不过万一那天我们之间的关系被泄漏出去,到时候可能无法收场,我希望你考虑清楚。”
 
“谢谢,你已经考虑清楚了。”我说。
 
“那好吧,我还有事,挂了。”孔志高说。
 
“等等,孔市长,姚二麻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行动?”我问。
 
“半个月之后吧,你做好准备,行动之前,我会约你出来详谈一次。”他说。
 
“OK!”我说。
 
随后孔志高便挂断了电话。
 
楚天的事情算是搞定了,宋佳阴错阳差之下,估摸着以后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半个月之后,姚二麻子的大限就到了,事业顺风顺水,蒸蒸日上,但是感情方面,自己却是一团乱麻。
 
还好袁雨灵远走美国留学,不然的话,怕是现在的生活还要更加的混乱。
 
李洁、苏梦和邓思萱三人,已经让我焦头烂额,特别是李洁和苏梦斗法,我夹在中间,简直是天天受气。
 
当天晚上,我既没有联系李洁,也没有联系苏梦,而是手机关机,躲在八十年代酒吧里喝酒。
 
李家俊的调酒手艺相当不错了,看样子他在这方面有天赋。喝到头有点发晕,我不再喝了,因为再喝下去,就要彻底醉了,现在感觉正好,虽然晕乎乎,但是脑袋却清醒。
 
稍倾,我看了一眼手表,十点一刻了,于是今天晚上我决定回忠义堂总部睡觉,手机继续关机,不理李洁和苏梦两人。
 
“走了!”我对偷偷看手机的李家俊说道。
 
“浩哥,你等等,芊儿好像出事了。”李家俊急速的说道。
 
“芊儿?怎么会事?”我一听顾芊儿可能出现了,瞬间朝着李家俊看去。
 
“我们有一个微/信群,刚才芊儿在里边发出了一条求救信息。”李家俊说。
 
下一秒,我一把夺过他的手机,低头看去,微/信群里顾芊儿在一分钟前发了一条信息,只有两个字:“救命!”现在魏明他们在群里已经炸锅了,有人还发了叔的电话打不通的消息,刚才李家俊发一条——叔在八十年代酒吧里喝酒。
 
“不会是恶作剧吧?”我眉头微皱,说道。
 
“不会的,芊儿从来不会在群里开玩笑。”李家俊说。
 
下一秒,我马上掏出了自己手机,开机之后,叮咚、叮咚……一下子来了十几个未接电话,不过我都没有理睬,直接找到顾芊儿的号码,然后拨打了过去,可惜手机里传出电脑的声音:“你好,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关机?”我眉头紧锁了起来,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稍倾,魏明的电话打了进来,我想子一下,按下了接听键:“喂,魏明!”
 
“叔,芊儿可能有危险。”手机里传来魏明惊慌的声音。
 
“慌什么?叔平时怎么跟你说的,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能惊慌失措。”我声音严厉的对魏明说道,他在孤儿院里就是老大,人又很讲义气,所以我平时总是有意培养他。
 
“可是,芊儿她……”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未来有一天,不管是叔,还是芊儿,或者小五等任何一人,遇到了危险,你都不能慌张,因为慌张根本于事无补,更救了我他们,记着,永远保持内心的冷静,才能守护好你想用生命守护的人。”我对魏明说道。
 
“叔,我明白了,刚才芊儿在微/信群里发了两个字——救命!她应该是遇到危险了,叔,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魏明说。
 
“你把小五他们约束好,我会马上去一趟江城一中,在这件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明白吗?”我对魏明叮嘱道。
 
“嗯!”魏明应道。
 
“不要让我失望,看好小五他们。”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急步朝着八十年代酒吧外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他还跟赌鬼在一块。
 
“马上开车去江城一中,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我们在江城一中汇合。”我对陶小军说。
 
“二哥,怎么了?”他问。
 
“芊儿可能出事了。”我说。
 
“哦!我马上去。”
 
跟陶小军通完电话之后,我已经走出了八十年代酒吧,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有点奇怪,竟然是宁勇的电话,认识他一年多了,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难道明天太阳要从西边出来?”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宁勇!”
 
“魏明刚才打电话给我说芊儿有危险,他们又联系不上你,让我帮忙,怎么会事?”宁勇问。
 
“你在那?我去接你,芊儿可能出事了。”我说。
 
“我已经到鞍山路了,你在那?”宁勇问。
 
“八十年代酒吧门口等你。”我说。
 
大约三分钟之后,宁勇赶了过来,我开车带着他朝着江城一中疾驰而去。
 
刚才查看了一下未接来店,在十分钟之前,果然顾芊儿给自己打过电话。
 
“看来真可能出事了,江城一中每天十点钟下晚自习,这个时间段,芊儿很可能跟同学一块出去吃宵夜。”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难道遇到流氓了?不应该啊,江城一中那片的治安很好。”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我的车速不由的加到了一百码,晚上车不多,我几乎一直在超速行驶。
 
大约不到二十分钟,我带着宁勇赶到了江城一中,陶小军几乎跟我们同时到达。
 
下车之后,我再一次拨打顾芊儿的手机,仍然处于关机状态,想了一下,我马上查到了顾芊儿班主任的手机号,自己有存储,找到之后,马上打了过去。
 
“喂,张老师,我是顾芊儿的叔叔王浩,请问你有顾芊儿寝室同学的电话吗?”我问。
 
“你好,顾芊儿出什么事了吗?”张老师问。
 
‘她手机一直关机,我有点担心,想问问寝室的同学,她有没有在寝室里。”我快速的说道。
 
“这样啊,你稍等,我帮你问一下。”
 
第四百八十五章 找人
 
 +A -A 时间:01-29 08:06 字数:3500
已经十点半了,江城一中的校门紧闭,看门的保安警惕的盯着我、陶小军和宁勇三人。
 
大约几分钟之后,张老师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喂,张老师,顾芊儿在寝室吗?”我焦急的询问道。
 
“没有,同寝室的学生说下了晚自习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张老师说道。
 
“哦,谢谢,我知道了。”我说,随之眉头紧锁了起来。
 
“顾芊儿同学很聪明,平时也很乖,应该不会大半夜跑出去玩啊。”张老师说。
 
“麻烦老师了。”我挂断了电话,在校门口来回的走了几圈,心里暗暗思考着:“芊儿看来八成是出事了,这件事情靠自己的力量怕是很难查到线索。”
 
想到这里,我便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铃声响了五、六下,才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喂,大晚上你打电话给我干嘛?”孔志高语气十分的不满。
 
“我收养的一名小女孩失踪了,应该是被绑架了,她是江城一中的学生,十点零五分给我打过电话,我并没有接到,然后在微/信群里留下救命两个字,便再也联系不上了,手机关机,刚问了宿舍的同学,也没有在宿舍,八成是被绑架了,我马上报案,你帮我跟附近的派出所打声招呼,希望能够通过天眼确定对方的踪迹。”我急速的对孔志高说道。
 
“就这种小事?”孔志高说。
 
“对你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是天大的事,这个小女孩对我很重要。”我声音非常的严肃,想让孔志高感觉到我的对顾芊儿的重视。
 
孔志高在沉默了大约十几秒钟之后,开口对我说道:“你正常报案就行了。”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不过既然孔志高说正常报案,于是我马上拨打了110,说明情况之后,对方竟然说先让我们自己寻找,二十四小时还找不到的话,直接去派出所报案。
 
听到这种回答,我真想暴粗口,但是想了想,还是把火气压了下来,直接把电话挂了。
 
正当思考着要不要再给孔志高打电话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想了一下,马上接了起来:“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王浩先生吗?”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对,我是王浩,请问你是那位?”我听到男子声音的一瞬间,认为对方是绑匪。
 
“我叫李南,霞山区公安分局支队长,十分钟后,我会带人赶到江城一中。”李南说。
 
“呃?”没想到对方是警察,我愣了一下,马上说道:“谢谢!”
 
“份内之事!”对方说。
 
随后李南又询问了一下顾芊儿失踪前的事情,便挂断了电话。
 
江城市内六区,东城、西城、南城、北城、中心区是霞山区、还有河西高新区,市政府就在霞山区,最繁华的路段也在霞山区,它是江城的中心区域。
 
江城一中就位于霞山区的人民大道,正属于霞山公安分局的管辖范围。
 
稍倾,一辆越野警车停在了江城一中大门口,从车里走下来三个人,为首一人,身高跟我差不多,在180以上,样子有点凶,身后跟着一名女警和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
 
“李南警官?”我试探着问了一声。
 
“对,你是王浩吧?”他带着人走了过来。
 
“嗯!”我点了点头。
 
“别着急,也许孩子是出去玩了。”李南说。
 
“不可能!”我摇了摇头,说:“肯定是出事了,希望你能尽快找到线索。”
 
李南没有说话,转身对后面的一男一女说道:“小张,你去顾芊儿的宿舍走访一下。”
 
“是!”那名女警应道,随后朝着江城一中的大门走去。
 
“卢刚,你去人民路派出所查天网在这个路段的监控。”
 
“是!”
 
李南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工作,分配完两名手下之后,我朝着我看了一眼说:“你们可以回去等消息,很快就会查清是怎么会事?”
 
“李警官,你赶快查,不用管我们,我们就在校门口等着。”我说。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朝着江城一中的保安走去。
 
我带着陶小军和宁勇两人上了车,然后开始抽起烟来。
 
“二哥,谁会绑架顾芊儿啊,搞不好她真出去玩了?或者谈恋爱了。”陶小军说。
 
“芊儿,不可能谈恋爱,至于被谁绑架了,现在还不好说,等警察的调查结果吧。”我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回答道。
 
陶小军没有再吱声,旁边的宁勇却突然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是胖子干的?”
 
我朝着宁勇看去,瞬间瞪大了眼睛,心里突然觉得很有可能,前段时间,自己利用法律的漏洞,直接干/死了胖子的三名小弟,他虽然在派出所门口堵了我们一次,但是并没有占到便宜,之后便没了动静。
 
倪果儿和夏菲两名女生都安排了人保护,魏明等人也加强了防护,唯独漏了顾芊儿,当时想着她天天住校,学校是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没事,但是今天还是出事了。
 
“不会吧!”陶小军没底气的说道。
 
下一秒,我直接发动了车子,朝着鞍山路疾驰而去,胖子开得迪厅现在还没有关门,今天晚上看来一定不会太平了。
 
“小军,如果真是胖子干的,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份。”我声音冰冷的说道。
 
“胖子应该还不至于绑一名高中女生吧。”陶小军说。
 
“哼!”我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在魏明这些人之中,我最重视的一个人就是顾芊儿,没想到偏偏是她出了事。
 
路上,我分别给三条、狗子和魏明打了电话,让他们三人把人都给集合起来。
 
“二哥,我给胖子打个电话问问,应该不会是他。”陶小军没自信的说道。
 
我伸手抓住了陶小军的手机,扭头盯着他说:“是不是他,一会就知道,这个电话没有必要打。”
 
“二哥!”陶小军叫了我一声。
 
“小军,顾芊儿是魏明他们心中的女神,她绝对不能出事,如果真是胖子干的,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我斩钉截铁的对陶小军说道。
 
“唉,这个该死的胖子。”陶小军骂了胖子一句,最终没有打这个电话。
 
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回到了鞍山路,我先给熊兵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如果有人报警说迪厅打架,别急着出警,熊兵也没有多问,便答应了。
 
三条和狗子把所有人都带来了,魏明他们也来了,陶小军招来的那五个人也夹杂其中,再加上我们三个人,接近四十人。
 
我从狗子手里接过一把砍刀,藏在腋下,也没有多说什么,仅仅喊了一声:“走!”带着他们朝着八十年代酒吧对面的迪厅杀了过去。
 
胖子的迪厅叫暗夜迪厅,我带人冲进去的时候,里边玩的人还不少,我挥了一下手,吼了一句:“给我砸!”
 
砰砰……
 
噼里啪啦!
 
接着音乐便停了下来,DJ的设备被砸烂了,稍倾,尖叫声响了起来,玩的人开始往外跑,我也不拦着他们,不到几分钟,场子便清了。
 
至于看场子的六名小弟,早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我蹲在地上,盯着眼前这名大腿上挨了一刀的小混混,问:“胖子呢?”
 
“不知道!”他说。
 
“哼!”冷哼了一声,随后手起刀落,一刀剁下了他的一根小拇指。
 
啊啊……
 
对方惨叫了起来,说:“我真不知道,啊啊……”
 
我朝着地上的第二个人走去,他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挨了好几刀,不过都不致命。
 
“我说,我说,胖哥现在应该在中国城玩,他最近跟里边的一名叫梦露的小姐好上了。”这人倒是识相,没等我问,他便把知道的事情全说了出来。
 
我俯视着他,问道:“你是这里的头?”
 
“嗯!”他点了点头。
 
“中国城!”我念叨了一句,转身对陶小军等人,说:“走,去中国城!”
 
中国城,江城老牌娱乐场所,幕后老板是一名叫黑八的道上前辈,当年黑八在江城道上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十年前金盆洗手了,才有了一条龙、大嘴刘、姚二麻子、黄胖子等四大新兴势力。
 
“二哥,黑八就连一条龙都要给他三分面子,我们这样气势汹汹的杀过去,怕是不妥。”陶小军对我提醒道,并且他还说:“胖子如果真在中国城玩的话,那顾芊儿的失踪很可能跟他没什么关系。”
 
“有没有关系,到时候亲自问问他就知道了。”我说,因为如果真有人绑架顾芊儿的话,胖子的嫌疑最大。
 
“好吧!”陶小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两辆轿车,四辆面包车,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了位于南城区的中国城娱乐会所。
 
陶小军带人在外边等着,我带着宁勇和柱子两人走进中国城,找了一个领班,带到了楼梯间,我往她怀里塞了一万块钱,问:“梦露在那个包厢?”
 
“先生,我们中国城可是八爷的产业,道上的朋友都给几分面子,想闹/事的话,我劝你们还是换个地方。”这名领班倒是有点胆量,轻蔑的瞪着我说道。
 
这种娱乐城所谓的领班其实就是妈妈桑,手下管理着一群小姐。
 
我冷冷的盯着她,下一秒,从口袋里掏出了刀子,直接抵在她的脖子上,并且直接割出了鲜血。
 
“你要干什么?”对方终于崩不住了,尖叫了起来。
 
“你们这里有没有叫梦露的小姐,她现在在那个包厢?”我再次对这名领班问道,目光里充满了杀气:“不管什么八爷还是九爷,你再说半句废话,我就割断你的喉咙。”
 
在跟我对视了几秒钟之后,这名领班屈服了,指了指对讲机,说:“我问问。”
 
“问!”我说:“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耍花招。”此时的自己,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目光里的杀气有如实质。
 
对方点了点头,拿起对讲机说:“有没有人知道,梦露在那个包厢?”
 
大约十几钟之后,对讲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丹姐,梦露在608号包厢,最近被个胖子看上了,私下里弄了不少钱。”
 
“知道了。”这名领班应了一声,随后朝着我看来。
 
我朝着旁边的宁勇使了一个眼色,只见宁勇一记手刀砍在对方的后脖颈上,随之这名领班便晕倒在地上。
 
今没了,明四更,过年心难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