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之第476到480回一花一木一世界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花一木一世界
 
楚天可能刚才真被我吓得不轻,此时他的身体仍然瑟瑟发抖,看他那熊样,我突然意识到一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也不知道这混蛋骗过多少女孩。
 
稍倾,我见到了换好衣服的宋佳,她此时已经镇定了下来,一脸寒霜的盯着我,说:“王浩,你敢戏耍我,天运号游轮的事情想都别想。”
 
“那好吧,今晚我就是让黑白无常来拘了你的魂魄,我的本事你刚才已经见识过了,老子阴间都可以走一遭,跟阎王爷喝过茶,跟判官聊过天,跟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称兄道弟,即便他们受制于阴间的规矩不能拘你的魂魄,老子也让他们天天晚上来吓死你。”我装神弄鬼的对宋佳说道。
 
“你敢!”宋佳尖叫了起来,目光显得很惊恐,甚至于还左右看了看,仿佛她身边有什么东西似的。
 
我看着心里好笑,不过想了想也正常,刚才自己假死,她和楚天两人大意之下都认为我真死了,亲手确认我死了,但是下一秒,我又活了过来,想想也确实挺吓人。
 
“宋佳,天运号游轮老子不租了,从今天开始,老子让你恶鬼缠身,一天都睡不好觉,哼!”我冷哼了一声,对宋佳说道,随后转身就走。
 
“少装神弄鬼,我不怕!”身后传来宋佳的尖叫声。
 
我本来就是吓唬吓唬她,想着也许她可能屈服,毕竟刚才在地下室里的那一幕把她给吓尿了,就差一点就吓死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玩过头了,宋佳没有屈服,相反歇斯底里的喊着她不怕。
 
“妈蛋,今天不能在这里待了,改天再想办法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海豚大酒店是宋佳的主场,现在自己又渴又饿,留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于是下一秒,我要回自己的钱包和手机,毅然离开了。
 
“等着恶鬼缠身吧!”我离开的时候,一脸阴森的对宋佳说道。
 
“滚!”她尖叫了起来。
 
离开海豚大酒店之后,我开车在旁边不远处找了一家饭馆把肚子填饱,恢复了一点精力之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关机了,于是马上开机。
 
刚刚开机,叮咚、叮咚来了几十条未接电话,除了陶小军二个电话之外,其余几十条未接电话都是李洁、苏梦和邓思萱三个人打来的。
 
我想了一下,先给苏梦回了一个电话,铃声响了三下,电话另一端就传来苏梦焦急的声音:“王浩,你去那里了?为什么手机一直关机?”
 
“一言难尽啊,你怎么样?”我说。
 
“什么一言难尽,是不是跟李洁鬼混去了,你竟然敢关机,说,三天时间,到底干什么了?跟谁在一起?”苏梦声音严厉的对我质问道。
 
“我被人给绑架了。”我说。
 
“什么?”苏梦惊呼了起来:“你少来骗我?绑架?你报案了吗?如果报案的话,我才相信。”
 
“没报案,事情有点复杂,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绑架,至于什么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总之你相信我好吗?”我对苏梦说道,自己和孔志高之间达成的协议,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一条龙,苏梦是一条龙的女儿,两人虽然不见面,但是可以肯定经常通电话,苏梦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条龙基本上也就知道了。
 
毕竟是父女,我和孔志高的联合,早晚会威胁到一条龙的地位,不过这是以后的事情。
 
“相信你?我很想相信你,但是你知道我这三天打不通你电话是一种什么心情吗?所以你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苏梦说。
 
“这件事情很复杂,对我来说也十分的重要,我发誓没有陪李洁,更没有去看邓思萱,真得是被人给绑架了,并且还是心甘情愿的被对方绑架了。”我说。
 
“什么意思?”苏梦打破沙锅问到底。
 
没办法,我只好十分隐晦的告诉她:“苏梦,我曾经得罪了一个人,而现在有一件事情只有这个人能帮忙,所以我就去求她,然后她为了报复我,就把我给绑架了,总之,相信我好吗?”我说的十分诚恳,如果可能的话,早就告诉她实话了。
 
“好吧,我暂时相信你,希望你不是骗我。”苏梦说。
 
“谢谢!”我说:“你这几天还在拍戏吗?”
 
“嗯,一个古装剧。“苏梦回答道。
 
随后我们两人又聊了一会,便挂断了电话,接着我给李洁打了电话,她又把我审问了一通,本来我很想说,自己的事情她管不着,不过想了想,她现在还在住院,以前的事情对她刺激很大,于是我便耐着性子跟她解释了好久,又是发誓,又是保证,她才算是消停。
 
“你现在马上来医院。”最后李洁说道。
 
“那个……”我刚想说自己有事,明天再去看她,没想到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洁给打断了:“你如果不来,信不信我从住院楼的窗户跳下去。”她说。
 
如果以前她这样说,我最多认为是在威胁自己,耍大小姐的脾气而已,现在我却不敢大意了,上一次在大岭山她敢往山下滚,今天搞不好就敢真从住院楼跳下去。
 
“好好好,我马上过去。”我说。
 
“半个小时之内,我要见到你的人。”李洁说。
 
“嗯!”我应了一声。
 
挂断李洁的电话之后,我脸上露出非常无奈的表情,感觉自己好像被李洁掐住了要害:“唉,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心里叹息了一声。
 
稍倾,我又给邓思萱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这几天自己正在忙,过几天就带她去买房子。邓思萱倒是没怎么追问,只是告诉我,有空的话,就去看看她们娘俩。
 
“我会的,还有事,先挂了。”我说。
 
“嗯!”
 
结束跟邓思萱的通话,我从她的言语之中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忧伤:“唉,她就不应该把孩子生下来。”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孩子马上都快一周岁了。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身边正好是三个女人——李洁、苏梦、邓思萱,应付完她们三个人,我感觉到精疲力竭。
 
事业方面,宋佳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没有她点头,就无法用天运号游轮的最顶层来当赌场,而我又必须在孔志高将姚二麻子连根拨起之前,把天运号游轮顶层装修成一个豪华的大赌场,这样才能全盘接受姚二麻子的赌博事业,不然就白瞎了孔志高给自己的这份大礼。
 
妈蛋,我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即便宋佳同意免费租给自己天运号游轮的顶层做赌场,可是我身上根本没有钱来装修。
 
“麻烦啊!”我嘀咕了一声,眉头紧锁,心中暗道:“看样子,还要从宋佳身上弄点钱,不过这样的话,她八成会要赌场的股份,利益均沾也行,这样更利于以后的合作,不过最多给她三成,自己拿七成,要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
 
把最近的事情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我一边开车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驶去,一边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找我什么事?”
 
“二哥,你没事吧?怎么这几天手机总关机,也没有回来睡?”陶小军疑惑的问道。
 
“没事,胖子最近几天没有闹/事吧?”我问。
 
“倒是没有,只是骚扰了一下夏菲,不过夏菲身边有大师哥的三名徒弟,胖子仅仅只说了几句话,便走了,再没有其他行动。”陶小军说:“二哥,如果你再没有消息的话,我准备去找胖子,还以为他把你给绑了。”
 
“我没事,你看好鞍山路的场子,顺便让宁勇多照应一下魏明他们,毕竟还是一群少年,我怕胖子对他们下手。”我对陶小军叮嘱道。
 
“二哥,你放心吧,宁勇师兄比你还紧张魏明他们这些人。”陶小军说。
 
“那就好,赌船那边你也经常去看看,赌鬼那鸟人我不太相信。”我说。
 
“嗯!”陶小军应了一声。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跟上买了一点水果,提着走进了住院楼。
 
走进病房的时候,李洁正在房间里来回活动着身体,脸色红润,看起来已经好多了,刘静坐在一边给她削苹果。
 
“王浩,你来的正好,陪我下去走走。”李洁看到我走进来,马上开口说道。
 
“好!”我没有推辞,放下水果陪她走出了病房。
 
走出住院楼的时候,我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在前边,突然身后传来李洁的声音:“王浩,你站住!”
 
“怎么了?”我一脸懵逼的扭头朝着身后李洁看去,不知道她为什么发脾气,刚才在电话里不是都跟她讲清楚了吗?
 
“你是陪我散步,还是自己散步。”李洁说。
 
“呃!”我轻呼一声,这才明白她生气的原因,心里有点不爽,不过表面上却退了回来,跟她站成了一排,说:“这样可以了吗?”
 
“不可以!”李洁瞪着我说,嘴嘟了起来,三十二岁的她,发脾气还像个小女孩,但是却一点都不维和,没办法,谁让她长得漂亮,皮肤又保养的好呢。
 
“还要怎样?”我眉头微皱,不知道她想让我怎么样。
 
“牵着我的手。”李洁说。
 
我内心是拒绝的,因为虽然性子有点优柔寡断,但是既然决定了,我就不想再回头。
 
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
 
不过在李洁的目光之中,我还是屈服了,慢慢的伸手抓住了她白皙的小手。她的手有点凉,皮肤很光滑,抓在掌心很有感觉。
 
我们两人像一对情侣似的在医院里散步,李洁说:“王浩,陪我去一趟西藏吧。”
 
“呃?”我愣了一下,朝她看了一眼,问:“怎么突然想去西藏?”
 
“想去洗涤一下灵魂,让自己静一下,好好想想以后的路,还有就是想跟你单独相处,重新开始。”李洁扭头盯着我说道。
 
“西藏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好洗涤心灵的,如果真想洗涤心灵的话,就去西安郊外的终南山隐居一段时间,没电没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一切现代化的东西,一花一木一世界,一沙一石一轮回。”我说。
 
“也好,你陪我吗?”李洁很深情的望着我问道。
 
我笑了笑,随后摇了摇头,说:“我就是一个俗人,有很多的俗事,走不开。”
 
“我们就去隐居一个月,好不好?”
 
第四百七十七章 犹抱琵琶半遮面
 
 +A -A 时间:01-27 03:09 字数:3500
“走不开!”我断然拒绝了李洁的要求。
 
“一个星期,我们出去玩一个星期好不好?”李洁再一次望着我说道。
 
“我最近真得有很多事情要忙,你能理解一下吗?”我十分为难的说道。
 
“以前也没看你这么忙。”李洁有点不高兴。
 
我没有说话,只是这么走着,心里想着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就是再没空,只要你一句话,我也是有空,现在能跟以前比吗?
 
两个人沉默的走了一会,李洁突然说道:“我想出院了,不想在医院里待了,好烦躁。”
 
“呃?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吗?”我问。
 
“可以,但是建议最好留院多观察几天,其实不用观察了,脑袋有没有事,我自己最清楚,现在你就帮我去办理出院,我上去收拾东西,嗯,就这么决定了。”李洁突然决定出院。
 
“啊!”我愣了一下。
 
“愣着干嘛,快去办理出院,我有保险,住院费和医药费最多几千块钱,你不会舍不得吧?”李洁看我在发愣,说道。
 
“不是,那个……”
 
“不是就好,快去办理出院吧,我上楼收拾东西。”李洁朝着住院楼走去。
 
看着李洁的背影,我现在越来越不知道如何跟她相处了,以前是恨不得她天天沾着自己,但是李洁却总是对自己若即若离,不管如何为她拼命,她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现在反了过来,我想脱身,李洁却死命的缠着自己,真是世事难料啊!
 
“唉!”我叹息了一声,转身朝着缴费大厅走去,为李洁办理了出院手续,她是公务员,保险报销了百分之九十,所以我仅仅交了一千八百多块钱,很是便宜。
 
半个小时之后,我开车带着李洁和刘静两人离开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刘静在车上埋怨李洁提前出院,李洁则说晚上要好好吃一顿,让我开车先去菜市场。
 
最终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回家,刘静开始忙活起来,我本来想走,却被李洁给缠住了,愣是要让我留下吃晚饭,没办法,只好勉强留了下来,对于李洁,我现在只能顺着,尽量不刺激她。
 
我去厨房帮忙,李洁也嚷着要帮忙,很快一顿丰盛的晚餐上了桌,此时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
 
“为了庆祝我大难不死,今天要喝一杯。”李洁说,随后去拿了三个杯子和一瓶红酒。
 
我本来不想喝酒的,因为自己的酒量不好,不过看到李洁高兴的样子,不想扫她的兴,于是便准备喝一杯,并且只喝一杯。
 
刘静很快吃饱了,然后上楼休息去了,此时李洁已经喝得脸色红扑扑,而我呢,第一杯酒还没有喝完。
 
“李洁,我吃好了,先走了。”我说。
 
“不准走,再陪我喝三杯酒,你才可以离开。”李洁举着酒杯,眼睛里带着诱人的目光。
 
我有心拒绝,不过想了想,以自己现在的酒量,三杯红酒根本不可能醉,于是便点了点头,说:“好!”
 
铛!
 
我和李洁碰了一下杯子,随后扬头喝下了第一杯,稍倾,又喝了第二杯和第三杯。
 
喝完之后,我站了起来,看着李洁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再见。”
 
“等等!”我还没有走出别墅的大让,再一次被李洁给叫住了。
 
出于礼貌我扭头朝她看去,问:“还有事吗?”
 
“我有一样东西给你看。”李洁说。
 
“什么东西?”我问,有点好奇。
 
“你先到我房间去。”李洁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看着李洁眼睛里诱惑的目光,有一点点心动,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太晚了,改天吧。”说完,我转身就准备离开。
 
咔嚓!
 
身后突然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我眉头微皱,急忙转身朝后看去,发出李洁把一只高脚杯打碎了,正用锋利的玻璃对准了她白皙的手腕,盯着我说:“只要你走出别墅大门,我就割腕。”
 
看到这样的李洁,我真是头都大了,这他妈根本就是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套路嘛。
 
一哭二闹不管用,直接用死来威胁我,让我就范,这种女人太可怕了,一瞬间,我心里有这么一种感觉。
 
“李洁,你不要这样,我们两人已经结束了,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就是一个穷屌丝,一个俗不可耐的俗人。”我看着李洁说道。
 
“你走吧,走了我就死给你看,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李洁说,那种眼神很让人害怕,因为感觉她不像在开玩笑。
 
我足足站在原地三分多钟,最终叹息了一声,说:“你到底有什么东西给我看。”
 
“到楼上卧室等我。”李洁说。
 
没有办法,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慢慢的朝着楼上走去,心里想着,八成李洁想诱惑自己,找个理由骗自己进她的房间。
 
想想自己只进入过李洁的身体一次,并且那一次才几分钟,说实话根本没有玩够。
 
我走进了卧室,坐在床上,心里两个声音在打架,一个声音说:“反正都日过了,多日几次又没什么,只要不让苏梦知道就可以了。”
 
另一个声音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如果真跟李洁做那种事情的话,性质就变了,肯定会惹出很多的麻烦。”
 
两个声音在我脑海之中吵得不可开交,我心里也是左右为难,最后心一横,暗道一声:“妈蛋,这是李洁用死逼着我让我上她,我能有什么办法。”
 
就这样,我忐忑的坐在床上,等待着李洁,大约十分钟之后,门外传来了李洁的声音:“打开床头灯,把大灯关了。”
 
“呃?”我眨了一下眼睛,愣了一下。
 
“快点。”李洁站在门外催促道,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我估摸着里边肯定是真空。
 
“好!”我最终点了点头,把大灯光了,打开了昏暗的床头灯,一瞬间,卧室里显得非常暧昧。
 
李洁慢慢的走了进来,把房门关死,眼睛里的目光越发的勾人,她轻轻的将白色的浴袍打开,此时我摒住了呼吸,双眼紧盯着她的身体。
 
浴袍慢慢的滑落在地上,我却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李洁并没有真空,而是穿了一件极具挑/逗的黑色薄纱,薄纱上有三朵梅花,分别位于小腹下方和胸脯两侧,刚好把三个重要的部位给遮挡住了,而其他的地方都可以朦朦胧胧的看见。
 
黑色薄纱里边,李洁什么都没有穿,她一步一步朝着我走来,身体一动,薄纱上的梅花跟着动,重要的部位随之若隐若现,看得我浑身血涌,感觉到一阵燥热。
 
这件衣服太他妈诱人了,把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发挥的淋漓尽致。
 
其实全身赤/裸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因为没有了期待感,而这种似露非露,羞羞答答,让看能看到,但是又看不清楚,看不真切,其杀伤力最为强大。
 
我再一次吞了口水,李洁的身材本来就很好,前凸后翘,两腿雪白修长,蜂腰,小腹没有一丝赘肉,胸不大不小,非常坚挺,脸蛋更没有得说,能被凭为江城第一美女,脸蛋绝对称得上倾国倾城,她本来穿得性感一点,就已经非常的诱人了,万万没有想到,今晚竟然穿了一件透视的黑纱,三朵梅花处若隐若现,让她的杀伤力瞬间暴增了几倍。
 
一瞬间,我感觉鼻子有热东西流出来,用手一摸,是鲜血,自己早已经不是处男了,竟然还能流鼻血,说明此时李洁对我的诱惑已经达到了极限。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用手摸了了一下我的脸颊,眼神迷离的问道:“我漂亮吗?”
 
“嗯!”我点了点头。
 
“想要我吗?”她问。
 
“想!”我说,并且再一次吞口水。
 
“你不是总说我瞧不起你吗?今晚我就做你的小女人。”说着,李洁慢慢的在我面前蹲了下来,然后将我的裤子给扒到了脚踝处。
 
早已经被她诱惑的狰狞,李洁蹲在我的面前笨拙的给我做着,并且还抬着头用勾人的眼睛看我,也不知道她在那里学得招式,不过却非常的管用,男人本来就是视觉动物,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女人,蹲在地上为自己做那种事,并且还用崇拜的眼神抬头盯着自己,那种征服感瞬间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于是没能简直几分钟,我便缴枪了。
 
“不行了,快让开。”我急促的说道。
 
李洁没有松口,相反却加快了速度。
 
“脏!”我说:“要撑不住了。”
 
李洁的速度再快一分。
 
我终于忍不住了,就这样缴械投降,李洁随后的举动让我十分的震惊,她竟然全部吃了下去,然后这才慢慢的站起来,盯着我说:“满足吗?”
 
“嗯!”我点了点头,因为确实很满足。
 
呼哧!呼哧……
 
我喘息着,觉得今天晚上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过没有想到,李洁接下来还有新的花招,她贴近我的身体,慢慢的扭动起来,两人的敏感部位时不时的摩擦一下,每一次摩擦我的身体都像是触电一般,很快再次狰狞了起来。
 
“又想要了吗?”李洁媚惑的对我问道,同时玉手轻拂我下面的敏感地方。
 
“嗯!”我吞了一口口水,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我让你进攻,你才能进攻。”李洁说。
 
“什么意思!”我问。
 
她笑而不答,随后转过身去,用翘臀贴着我的小腹扭动起来,刺激的我已经有点受不了了:“不行了,我要进入。”我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
 
“不行,忍着,我让你进攻,你才能进攻,听话。”李洁说。
 
于是我只好强忍着,只见她贴身扭动完之后,双手扶在床上,翘臀彻底暴露在我的面前,然后在我的小腹处摩擦了起来。
 
我看着眼前的春光,下面又能体会到那种触电的感觉,视觉和身体两重的刺激,让我浑身感觉血脉膨胀。
 
我想进入,李洁灵巧的躲开,我又想进入,她再次躲开。
 
“受不了了,你别躲!”我说,声音里有点恳求的味道,因为我的身体真得到了极限。
 
“王浩,你爱我们吗?”李洁问。
 
此时此刻,我根本就不以大脑的回答道:“爱!”
 
“我希望你大声告诉我。”李洁说。
 
“我爱你!”我说,随后突然双手捉到她左右摇摆的细腰,随后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
 
进入之后,我终于得到了满足。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私人侦探
 
 +A -A 时间:01-27 05:22 字数:3500
当天晚上我被李洁诱惑的做了四次,感觉整个身体都虚脱了,第四次做完之后,两腿发麻,躺在床上直接睡了过去。
 
酒是穿肠的毒药,色是刮骨的钢刀,这话一点不假,玩的时候,舒服到天上去,过后就是无尽的空虚和劳累,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似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手机铃声吵了起来,睁开眼发现天色大亮,回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和李洁大战的事情,仍然有点回味无穷,感觉有点上隐了。
 
李洁不在床上,手机一直在响,于是我伸手从床头桌上把手机拿了过来,发现是苏梦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苏梦。”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点,因为昨天是外违背了对她的承诺,并且还想一直违背下去,实在太爽了。
 
“王浩,睡得香吗?”苏梦问。
 
“呃?”我的表情一愣,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于是试探着回答:“挺香的,一觉睡到现在,你拍戏累不?”我反问道。
 
“我不累,你应该是累坏了吧?”苏梦声音里有点冷。
 
“老婆,怎么了?”我问,感觉有点不对劲。
 
“不要叫我老婆,怎么了?问问你自己啊。”苏梦的声音越来越冷,通过手机我都能感觉到一股怒气。
 
“坏了,不会是李洁把昨晚的事情告诉苏梦了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随后马上想着补救的措施。
 
“怎么不说话了,一夜四次郎。”苏梦说,她的怒火已经不再掩饰。
 
咯噔!
 
听到她叫我一夜四次郎,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百分之百被李洁给卖了:“老婆……”
 
“不要叫我老婆!”手机里传来苏梦愤怒的喊声:“你这个骗子,混蛋!”
 
“那个,是不是李洁跟你说了什么,你不要上她的当。”我马上开口说道。
 
“上当,呵呵,我苏梦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吗?”苏梦说:“好,我看你如何给我解释,等着。”
 
稍倾,叮咚!叮咚……
 
我的微信里连续出现了三张照片,一看这照片我就知道自己完蛋了,都是睡着了之后,李洁搂着我拍得,这还不算完,叮咚,又来了一条录音,我点了一下,里边传出我和李洁的对话,并且我一直在说爱她。
 
靠!这是当时李洁后入式诱惑我,一直不让我进入,我才这样说的,那个时候,精虫上头,当然只能这么说了。
 
“王浩,你怎么解释?”手机里传来苏梦冷冷的声音。
 
“那是,苏梦,你听我说,我是被逼无奈。”我说:“李洁用自杀威胁我。”
 
“呵呵,用自杀威胁你跟他上/床吗?威胁你让你说爱她吗?我看不像啊,你说的多么情真意切,我看你们两人很般配嘛。”苏梦的声音很冷。
 
“我……算了,不解释了,总之,有李洁威胁的因素,更多的是我没有抵抗住诱惑。”都这样了,估摸着自己再百般抵赖也没用了,于是我只好实话实说,希望得到苏梦谅解。
 
“苏梦,李洁这样做就是为了把你逼走,我希望你别上她的当。”我对苏梦说道。
 
“哼哼!你放心,我是不会离开的,我会让你这个混蛋和李洁都付出代价。”苏梦说,随后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再拨回去的时候,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不是说不走吗?为什么要关机?”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想道。
 
此时已经快十二点了,我马上起床洗漱,刘静没在家,李洁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正在看电视,看到我从楼上下来,马上迎了过来:“睡好了?”
 
“你为什么趁我睡着了拍相片发给苏梦,还把昨天晚上我说爱你的声音偷偷录下来。”我对李洁质问道。
 
“难道昨晚你说爱我是在骗我吗?”李洁瞪着眼睛对我反问道。
 
“呃!”我愣了一下,如果说昨晚是骗她的话,那就太人渣了,于是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本来是自己质问李洁,瞬间却被她占据了上风。
 
“还有,你问我为什么趁你睡觉拍相片,因为我爱你,至于发给苏梦,是因为你昨晚说爱我,所以我不想你浪费苏梦的青春,帮你做出选择,王浩,你现在质问我,不会想脚踩两条船吧?”李洁一脸正气的对我问道。
 
“我……”一时之间,我被她问的哑口无言,心里暗骂了一句:“你大爷的,老子就知道昨晚不应该受你的诱惑,可是……昨晚也太他妈诱人了,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没话说了吧,算了,我原谅你刚才对我的质问了,快点洗漱,一会我们出去吃饭,下午一块去打网球。”李洁扬了扬头,得意的说道。
 
“我下午没时间,约了人谈事情。”我说。
 
“没事,我陪你去。”李洁说道。
 
“不用了,谈很机密的事情,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找了一个理由。
 
“你们谈你们的,我在旁边等你,这总可以了吧。”李洁是死缠烂打,我真得有点招架不住了,很想告诉她,别来缠着我,但是想到昨天晚上,在人家身上进攻的时候,不停的说着一些甜蜜的情话,现在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我真是有点做不到。
 
“那个,你去真不合适。”我一定为难的对李洁说道,希望她能知难而退。
 
“我不是说了吗?不偷听你们谈话,就在一边乖乖坐着等你,如果还不放心的话,我在车上等你总行了吧。”李洁一脸坦诚的盯着我说道。
 
“这……好吧!”我最终十分无奈的点了点头。
 
稍倾,我洗完澡之后,和李洁一块离开了别墅,先在中山路的一家川菜馆吃了中午饭,然后我开车朝着大沽河码头驶去,几天没有去赌船看看了,我有点不放心。
 
我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最终不能从宋佳那里租到天运号游轮的顶层当赌场的话,那么这条赌船就是自己唯一的依仗了,必须提前跟赌鬼打声招呼,让他早点准备,把姚二麻子那里一些高端有钱的大户拉到赌船上,贵宾室至少可以坐九个人,只要赌得大一点,我这边的抽水也相当的可观。
 
赌船的事情,我不想让李洁知道,所以车子停在了离大沽河码头三百米外的地方,这里是一家临河鱼馆。
 
“你在这里等我。”我对李洁说道。
 
“你的赌船不是在前边码头吗?怎么停这里?”李洁疑惑的对我问道。
 
“啊!”听到她的话,我惊呼了一声,扭头瞪着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赌般的事情只有我、陶小军和赌鬼三个人知道,李洁为什么也知道呢?
 
“不用这么奇怪,前段时间我为了知道你的一切,不但花钱买消息,还花钱雇佣了私家侦探天天盯着你,对方很专业,你没有发现。”李洁说了实话。
 
“这人是谁?我去机场接苏梦的事情,也是这个人告诉你的?”我双眼微眯,盯着李洁问道。
 
“对!”她点了点头。
 
“不可能,她即便跟踪我,又怎么知道我的事情。”我一脸的疑惑,自己和苏梦一直都是电话联系,对方一个私家侦探即便擅长跟踪,我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但是他也不可能知道我的秘密啊。
 
“这名私家侦探在他们那个圈子相当有名,不是有钱就能请得起他,我是有兴见过他一面,并且这人对我有点意思,所以才答应帮忙调查你,为此我付出了一百万人民币。”李洁说。
 
“告诉我,他为什么知道我和苏梦事情,赌船的事情,我还能想明白,因为船就在那里,而跟苏梦一直电话联系,对方怎么就那么清楚苏梦要让我在机场跟她求婚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想知道为什么?”李洁看了我一眼,说道。
 
“嗯!”我点了点关,眉头紧锁。
 
“我刚才说了,这人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很有名,有名的人都有自己的绝招,他会读唇语,正确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也就是说,在远处用望远镜看着你打电话或者跟别人说话,他就能复述出你在说什么,从而大概推测出你的一切。”李洁回答道。
 
“什么?”我听完李洁的回答,瞬间惊呼了起来,瞪着她问:“对方跟踪了我多少天?”
 
“五天。”李洁说:“你不要激动。”
 
“他还知道我的什么事情?”我的脸色已经变了,自己太我的秘密,如果被这个人知道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告诉我,你和孔志高的关系不一般,然后又告诉我苏梦要回来,并且还告诉了回来的时间,并且说你要在机场向苏梦求婚,当然还有赌船的事情等等,对了,还有邓思萱也是他帮我找到的。”李洁回忆了一下,说道。
 
“把他地址告诉我,这个人留不得。”我双眼微眯,露出一丝寒光,已经动了杀心,自己的事情,上关书/记和市长,下关道上的势力,随便一件被捅出去,都会引起连锁反应,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管这个人知道多少,必须死。
 
“有那么严重吗?这人的信用很好的。”李洁眨了一下眼睛对我说道。
 
“你也在官场混了那么久,信誉这种东西都是相对的,当他获得的利益足够大的时候,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卖他知道的一切,只能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李洁,你知道孔志高的事情有多大吗?仅仅这一件事情,他就得死,明白吗?如果他不死的话,把事情泄漏出去一点,那对你对我都是一场灾难。”我表情十分严肃的说道。
 
“没有人知道他住在那里。”李洁摇了摇头,回答道。
 
“你怎么跟他联系?”我问。
 
“一个QQ号。”李洁说。
 
“他叫什么名字?”我继续问道。
 
“不知道。”李洁呆呆的回答道。
 
“啊!你不是见过他吗?”我眨了一下眼睛,盯着李洁问道。
 
“是见过他,但是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他们这种人,不会把住址和真实名字告诉任何人,我只知道他的一个QQ号,圈子里的人都叫他幽灵,其他一切都不清楚,王浩,你别太紧张了,没你说的那么危险,也许他根本不知道多少事情,这一切都是猜测的。”李洁说道。
 
“我要做到万无一失,你把跟他联系的过程跟我详细说一遍。”我紧皱的眉头说道。
 
“我在QQ上留言,一天之后,收到了她的回复,然后他来到了江城……”
 
第四百七十九章 埋颗棋子
 
 +A -A 时间:01-27 07:38 字数:3500
李洁把她和幽灵联系的方法讲了一遍,她先在QQ上联系了幽灵,两人以前见过一面,于是幽灵就来到了江城,不过这一次两人并未见面,只是通过一个手机号码联系,而这个手机号码,现在已经注销,至于幽灵离没离开江城,李洁也不清楚。
 
除了一个QQ号和一个叫幽灵的网名,其他任何资料都没有,这令我不由的眉头紧锁了起来,不过,随后马上想到了田启,也许他通过这个QQ能找到幽灵的本尊。
 
一个会读唇语的私家侦探跟踪了自己五天,我竟然没有发现,奶奶的,要么就是自己太大意了,要么就是这个人非常擅长跟踪,我更倾向于后者。
 
既然李洁已经知道赌船的事情,于是我便没有再隐瞒,而是直接将车开到了大沽河码头,走进了改造后的大船里。
 
这艘客串的外表没有变,里边却是大变样,高档的装修,让李洁瞪大了眼睛。
 
各种定做的赌具还没有到,赌鬼正跟两个女孩在船上玩色子,看到我来了,马上把色子收了起来,迎了过来。
 
两名女孩子也就二十岁左右,两人都穿着黑丝,如果没有李洁的话,两人看起来还挺漂亮,但是在李洁面前一站,就有点不够看了。
 
“浩哥,你怎么来了,定做的赌具还要一个星期才能到,到时候差不多就可以营业了。”赌鬼虽然跟我说话,但是眼睛的目光一直朝着旁边的李洁瞄。
 
李洁今天穿着一身运动服和白色的运动鞋,扎着马尾,脸上仅仅化了很淡的妆,但是不管从身材、容貌和气质都将赌鬼身边的两名性感女孩给秒成了渣。
 
“她俩干嘛的?”我对赌鬼问道。
 
“浩哥,正要跟你说呢,你不是让我负责招荷官吗?这两人以前在赌场做过,我就给找来了,还不叫浩哥。“赌鬼对他身后的两名性感女孩说道。
 
“浩哥!”
 
我微微点了点头,瞥了她们两人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既然使用赌鬼,我就会给他相应的权力,这是自己用人的一个原则,因为我真得不是超人,脑子也不是特别聪明,也不是那种很会控制人的牛逼人物。
 
所以我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以真心换真心,将心比心,我可以给你最大的权限和信任,只要你能干好这件事情,但是如果发现不忠的话,我也有手段让对方付出代价。
 
因为我手里毕竟还有陶小军、宁勇、狗子、三条、柱子、魏明等等一批死忠。
 
“跟你说点事。”我对赌鬼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朝着船尾走去,赌鬼马上跟了过来。
 
来到船尾,离李洁和那两个女孩有了一定的距离,只要说话小声点,她们三人应该都听不到。
 
赌鬼递给我一根烟,给我点上,说:“浩哥,有什么吩咐。”
 
“非常重要的事情,姚二麻子要完蛋了。”我抽了一口烟对赌鬼说道。
 
“呃?浩哥,你什么意思?”赌鬼愣了一下,眨了眼睛对我询问道。
 
“姚二麻子的势力会被连根拔起,他也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们要提前做好接收江城赌博业的准备,你的任务就是把他赌场里最优质的客户给我拉过来。”我对赌鬼说道。
 
“浩哥,你开玩笑吧,姚二麻子怎么可能被连根拔起?”赌鬼一脸不相信的对我说道。
 
“你看我是在开玩笑吗?”我反瞪了他一眼。
 
“浩哥,以我们的势力不可能灭掉姚二麻子啊,难道你联合了其他势力?”赌鬼问道。
 
“不该你问的你别多问,知道的多了,你可能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我瞥了他一眼,眼睛里露出警告的目光。
 
“我不问,我不问!”赌鬼马上说道。
 
“这件事情十分机密,现在全市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除了你和我之外,还有一个人,如果让第四个人知道的话,你就别活了。”我双眼微眯,瞪着赌鬼说道。
 
要弄死姚二麻子的事情,本来只有我和孔志高两个人知道,还处于谋划阶段,不知道孔志高什么时候会动手,所以绝对不能走漏出一点消息。
 
“浩哥,你别吓唬我。”赌鬼脸色有点难看。
 
“我像是吓唬你吗?哼,我告诉你,是让你提早做好准备,我们有可能全盘接收姚二麻子的赌博业,也可能只接收高端优质客户,你先从优质客户开始谈起,记住,姚二麻子要完蛋的消息,只能记在心里,不能透露出一丝一毫,至于怎么说动这些大客户,你自己想办法,至少也要让他们相信我们的势力,明白吗?”我对赌鬼说道。
 
“我明白了,浩哥的意思就是说,提前做好准备,跟这些人建立起关系,一旦姚二麻子倒了,防止被别人把这些有钱人抢走。”赌鬼说道,他还是很聪明,很快明白了我的意图。
 
“对,就是这样,这件事情要马上去做,因为现在的姚二麻子已经朝不保夕,随时可能万劫不复。”我说。
 
“好!”赌鬼点了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还有什么事?”我瞥了他一眼问道。
 
“浩哥,我身上没钱了,能不能先支一年的工资?”赌鬼弱弱的问道。
 
“最多三个月,一会我让陈萍打到你帐户上。”我不敢给赌鬼太多的钱。
 
“好吧!”
 
二十分钟之后,我和李洁离开了码头。在车上的时候,李洁看起来有点兴奋:“王浩,你竟然把赌场搬到了船上,这样的话,警察打击的难度太大了,想要人赃俱获更加困难,高,实在是高。”李洁对我竖了一下大拇指。
 
“拾人牙慧罢了。”我谦虚道:“送你去体育馆,我还有别的事情。”
 
“你不去打网球?”李洁扭头盯着我问。
 
“有事,那个会读唇语的私人侦探必须解决掉,不然以后肯定是一个大麻烦。”我说。
 
“我陪你去不行吗?”李洁问。
 
我没有回答行不行,而是盯着她的眼睛说:“给我一点自由。”
 
“好吧!”李洁终于同意了。
 
最终她也没有去体育场打网球,而是让我送她去了步行街,我则开车回到了东城区,停在了田启家的楼下,半路上,我给田启打过电话,他正在家里等我。
 
没想到走进田启家的时候,那个小演员莉莉也在,两人正在玩LOL。
 
“浩哥,你来了,今天莉莉没拍戏,来找我玩。”田启说道。
 
上次警告过莉莉,如果真心跟田启谈恋爱我不反对,但是如果她利用田启的话,我会让她后悔终生。
 
我瞪了莉莉一眼,她在娱乐圈混的人,多精明啊,立刻拿起包包,说:“田启,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玩。”
 
“这就走啊!”田启的表情有点不舍。
 
“真有事,改天再找你。”
 
“嗯,别忘了啊!”田启说,随将莉莉送出了门。
 
我拿出手机,找到莉莉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在鞍山路八十年代酒吧门口等我。”
 
叮咚!
 
很快来了回信:“好的,浩哥!”
 
我看了一眼,把手机收了起来,朝着田启走去:“急事,把这个QQ主人的所有信息找出来,最好能找到他现在在那里。”我把幽灵的QQ号给了田启。
 
“小事一桩!”田启说,随后开始忙活了起来。
 
我听他说小事一桩,觉得应该一会就搞定了,但是没有想到等了半个小时,田启没跟我说一句话,房间里只有他噼里啪啦的敲键盘的声音,时而还自言自语:“哟,还是一个小黑客,有意思,看我攻破你的防御。”
 
“田启,你最好不要让对方发现有人在攻击他。”我马上开口说道。
 
“对方也是一名黑客,不可能发现不了,浩哥,你别打扰我,我一定把这人的资料给你搞到手,跟我斗,哼哼!”田启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
 
看到他认真的样子,我说了一句:“好了,直接打电话给我。”
 
田启头也没抬,好像没听到我说话似的,一切的精力都用在了电脑上。
 
稍倾,我下了楼,不再打扰田启。不到十分钟,我开车来到了鞍山路的八十年代酒吧,现在还没有开始营业,莉莉正拿着包站在门口。
 
“上车!”我打开车门对她说道。
 
莉莉坐上车之后,非常拘谨,连忙解释道:“浩哥,我就是想去田启那里坐坐,感觉跟他在一块很开心,也不用有任何的防备,总之心里很放松,因为他就像个大男孩。”
 
“只要你不是想利用他,我是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曲冰最近怎么样了?”我问。
 
“浩哥,曲冰因为拍了那部贺岁片,她已经小有名气,片约不断,都是一些女三或者女二,只要抓住机会,就能上位,不像我,还在跑一些没有台词或者只有几句台词的龙套。”莉莉一脸郁闷的说道。
 
“过段时间,我可能要投一部片子,让曲冰演女一,让你演女二,你能担起来吗?”我看了莉莉一眼,对她问道。
 
“浩哥,我也是正规戏剧学院毕业,只要有机会,肯定能发光。”莉莉激动的说道。
 
我对她笑了笑,说:“交给你个事情。”
 
“浩哥,你说。”
 
“江城郊区的影视基地,有一个经常跑龙套的女演员叫苏梦,你认识吗?”我问。
 
“认识,苏大美女,前几年好多大老板打着投资的旗号想睡她,可惜都没有成功,有几个人还丢了小命,浩哥,你想打她的注意?”莉莉问。
 
“不该问的少问,你也别监视她,免得引火烧身,她在那个剧组跑龙套,你最好也挤进那个剧组,然后把她每天的情况报告给我,记住,别太刻意,不然你会有麻烦。”我对莉莉叮嘱道。
 
“嗯!”她点了点头。
 
“去吧,我就不请你吃饭了。”我说。
 
莉莉离开之后,我叹息了一声,苏梦说要让我和李洁付出代价,我还真怕她胡来,安排个人盯着她,如果真有什么动静的话,也好提前做个准备,毕竟她父亲是一条龙。
 
稍倾,我拿出手机拨了一下苏梦的电话,竟然已经开始,不过一直打了五次,她才接电话。
 
“喂,苏梦,我们能谈谈吗?”我说,本来想叫她老婆,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被李洁给阴了,估摸着现在她还在生气呢。
 
“有什么好谈。”苏梦冷冷的说道。
 
“昨晚我先被李洁给威胁然后又被诱惑。”我解释道。
 
第四百八十章 脱衣服
 
 +A -A 时间:01-27 22:58 字数:3500
“过程你认为重要吗?”苏梦对我反问道。
 
“重要,当然重要了。”我说。
 
“呵呵!”苏梦呵呵一笑,说:“我认为不重要,结果就是你和李洁赤身裸/体的睡在一张床上。”
 
“苏梦,我……”
 
我刚要解释,便被她给打断了:“你不用解释了,我不会离开江城,哼,李洁想气走我没那么容易,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给你半个小时,马上来我家。”苏梦说。
 
“好!我马上开车过去。”我说。
 
可惜话没说完,苏梦已经挂断了电话,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也不知道苏梦叫我去她家干嘛?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开车朝着她住的小区疾驰而去。
 
来到苏梦家,她把我叫到了卧室,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苏梦,有什么事吗?”我问。
 
苏梦瞥了我一眼,说:“把衣服脱了。”
 
“啊!”我轻呼了一声,有点发愣,心中暗道:“现在才下午,她让我脱衣服干嘛?”
 
“啊什么,快点把衣服脱了。”苏梦对我催促道。
 
“苏梦,脱衣服干吗?”我弱弱的对她询问道。
 
“你先脱了,我再告诉你。”她说。
 
“哦!”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小激动,暗暗猜测着:“难道苏梦看到李洁跟自己上/床了,她也要跟自己上/床吗?”
 
想到这种可能,我马上来了精神,目光暧昧的盯着苏梦,然后将上衣脱了,刚要脱裤子的时候,耳边传来苏梦的声音:“行了,就脱主服就行了。”
 
“呃?”我愣了一下,朝着她看去,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明白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躺床上去。”苏梦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再次燃起了希望:“看来苏梦真要跟自己上/床,不让脱裤子,八成是不好意思,等上了床再脱,嘿嘿,肯定是这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立刻躺在了床上,将被子盖在身上,一脸激动的看着苏梦,眼睛里露出暧昧的目光。
 
果然等自己躺在床上之后,苏梦也上了床,不过她并没有脱衣服就钻进了被子里。
 
“苏梦!”我叫了一声,朝着她的身体抱去。
 
“住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苏梦却突然大喝一声,吓得我浑身不由自主的激灵了一下,然后茫然的看着她,问:“怎么了?”
 
“谁让你动了。”苏梦瞪着我问道。
 
“那个,我不动的话,难道你来动?也好,那我就好好享受了。”我色眯眯的对苏梦说道。
 
可是苏梦却给了我一个白眼,说:“做什么梦呢,躺好了,装睡觉。”
 
“什么意思?”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有点不对头,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装睡觉。
 
“让你装睡觉,快点。”苏梦催促道。
 
“为什么?”我问。
 
“什么为什么?那有那么多为什么,让你装睡觉这么难吗?”苏梦对我嚷叫道。
 
“好好好,装睡觉。”我不想跟苏梦争吵,只好听她的安排,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状成熟睡的样子,其实根本没有睡,也没有完全把眼睛闭上,而是留了一条缝隙,偷偷注视着旁边苏梦的一举一动。
 
只见她轻轻的躺在我的身边,故意把衬衣解开了上面的几个扣子,露出了雪白的双肩和胸脯的三分之一个光没有球面,看起来非常的香艳,差一点让我下面有了感觉。
 
不过下一秒,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因为我发现苏梦用被子盖着胸脯以下的位置,这样看来,仿佛她没有穿衣服似的,接着她轻轻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只手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咔嚓!咔嚓!
 
此时我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苏梦想干嘛了,她这完全就是学李洁的套路进行反击,只不过,李洁跟我是真干,并且一夜做了四次,差一点让我虚脱,而苏梦仅仅只是让我演戏而已。
 
可能拍的照片不是太满意,她又把衬衣往下扒了扒,几乎露出了半个球面和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并且对我说道:“装睡的时候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就像是在做春梦一般。”
 
“啊!苏梦,我不是学表演的,这也太难了吧。”我一脸郁闷的说道。
 
“嘴角上翘一下不会啊!”苏梦瞪了我一眼。
 
“我试试看,如果你想拍得更逼真的话,我有一个建议,你想不想听。”我的目光扫过苏梦雪白的胸脯,特别是看到小半个球,心里痒痒的,随之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说!”苏梦瞥了我一眼。
 
“那个,我把手放在你的胸脯上,那不是更加逼真吗?”我弱弱的说道,很怕苏梦翻脸。
 
果然她刚听完我的话,眼睛里的两道寒光便射了过来。
 
“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算了,装睡,嘴角上翘是吧?我试试看。”看到苏梦眼睛里的寒光,我马上重新躺好,然后闭上了眼睛,并且保持一个微笑的状态。
 
稍倾,苏梦再一次趴在我的肩膀上,开始拍照,可能她觉得还是不够逼真,于是冷冷的对我说道:“把你的手拿上来。”
 
“呃?”我愣了一下,把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然后看着她问:“放那里。”
 
苏梦的脸色一红,随后指了指她的胸脯,说:“这里!”
 
“哦!”我心里一阵狂喜,说实话,跟苏梦认识也一年多了,刚认识的时候,喝醉了,醒来的时候,自己一丝不挂得躺在她的床上,那天晚上,我们两人到底有没有干那种事情,只有苏梦知道,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是自己和苏梦唯一亲密的一次,然后再也没有肌/肤之亲,甚至于还好我连她的小手都没有牵过。
 
所以听到她让我把手放在她的胸脯上,我心里一阵激动,右手轻微颤抖的朝着她雪白的胸脯摸去,最终轻轻的按在她小半个球上,那种手心传来的感觉,让我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下一秒,苏梦在耳边对我嚷叫着:“闭上眼睛,装睡觉。”
 
“哦!”我立刻闭上了眼睛,但是手心里传来的感觉太刺激了,软软的,滑滑的,很有弹性,可惜只能轻轻的按在小半个球上,直接一下子狠狠的抓一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咔嚓!咔嚓!
 
苏梦又拍了几张照片,随后耳边传来她满意的声音:“嗯,不错,气死李洁这个王八蛋,跟我斗,就陪你斗到底。”
 
我知道下一秒,自己的手就要从苏梦的胸脯上移开了,下次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可以再摸她的胸,机不可失,于是我大着胆子,突然将整个手掌伸进了她的衬衣里边,然后用力的抓了下去。
 
“啊!爽!”我心里暗呼了一声,苏梦的胸脯跟李洁的差不多大,不过好像比李洁的更加有弹性,我一只手刚才抓过来,那种触感让我下面瞬间有了反应,特别是掌心的一颗小豆豆,十分的挑/逗我的神经。
 
“王浩,你想死啊!”耳边传来苏梦的吼叫声,我知道要没时间了,于是趁机又狠狠的抓了一下,同时心里暗道一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手感太爽了,太有弹性了,好像掌心中间的豆豆被自己给抓硬了。”
 
砰!
 
啊……
 
我仅仅来得及抓两下,便感觉肋部一阵刺骨的疼痛,苏梦一肘狠狠的撞在我的肋部,让我一瞬间差一点痛得背过气去,手自然也缩了回来。
 
双手捂着肋骨,蜷缩在床上,嘴里发出一阵惨叫声:“啊……痛死我了!”
 
旁边的苏梦马上整理好衣服,满脸怒气的瞪着我吼道:“老娘阉了你!”说着,她伸手从床头桌里拿出了一把剪刀,然后另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有了反应的要害。
 
看着闪着寒光的剪刀,我有点害怕了,心中暗暗担心:“苏梦不会真得咔嚓一下给自己剪掉吧。”
 
“那个,苏梦,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个男人,正常的男人,你那么漂亮,我实在忍不住了,根本控制不住我这只手。”我一边惨叫着,一边对苏梦求饶道。
 
“控制不住是吧?那好办,先剪掉你下面那惹是生非的东西,然后再剁掉你的右手,以后你就不会再控制不住了。”苏梦瞪着眼睛对我吼道。
 
“苏梦,我错了,你不要这样,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继续求饶。
 
“饶了你?给我一个饶了你的理由。”苏梦拿着剪刀隔着裤子在我要害处比划了一下,吓得我差一点尿了,她捅我一刀自己都不会这么害怕,如果真给剪下来的话,那自己就成太监了,一辈子也别想再跟女人做那种事情了,这比杀了我还要让人感到恐怖。
 
“理由,我在三亚救过你一命。”我马上开口嚷道:“这个理由总可以了吧。”
 
“你要跟我算得这么清楚是吗?好,就用你在三亚救我的那次人情抵这一次的事情,以后我也不用处处觉得欠你一条命了。”苏梦收起了剪刀,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没有想到,苏梦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并且看她的样子,好像很重视这份人情。
 
“只要你出现危险,我一定会第一次出现在你身边,每一个伤害你的人,都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我十分深情的对苏梦说道。
 
本来以为她会很感觉,万万没有想到,迎接自己的是一脚,苏梦一脚将我踹下了床。
 
砰!
 
扑通!
 
哎呀!
 
我再一次发出一声惨叫。
 
“留着这些话去哄骗小孩吧。”耳边传来苏梦的声音。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若是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我坐在地上,瞪着床上的苏梦发誓道。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看起了手机,随后瞥了我一眼,说:“上来,再给你录个视频。”
 
“呃?”我愣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半躺在床上,盯着苏梦问:“我说什么?”
 
“你就说你爱我,可以为我去死,把你刚才说的那两句话再重复一遍就可以了,对了,还要说跟李洁上/床就是逢场作戏。”苏梦对我说道。
 
“啊!”前边的话,我可以说,但是后面说李洁的话,我实在不想说,因为那样就显得自己太渣了:“苏梦,你看能不能不说跟李洁上/床的事情,我不能脱下裤子甜言蜜语,提起裤子就骂娘吧,那样显得人品太渣了。”我可怜兮兮看着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