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68回 我看上你了

第四百六十八章 我看上你了

孔志高的这名司机眼神有点凶悍,估摸着是司机兼保卫,他可能有点不放心孔志高的安全,想要说什么,不过孔志高摆了摆手,然后和我并肩走进了大岭山森林公园。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怎么知道邓思萱和孩子的存在了吧?”我对孔志高询问道,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自己,邓思萱的事情,本来只有我、李洁、苏梦和刘静四个人知道,为什么孔志高也会知道呢?

“你让我把李洁调到农业局,她知道之后,当时就找我去哭诉,我略微引导了一下她的思路,便把她知道的事情给套了出来。”孔志高得意的说道。

“这个笨女人!”我骂道。

“不不不,李洁可一点都不笨,就是太过于自信了。”孔志高摆了摆手说。

“不笨她会被你不知不觉之中把话都套走了?”我心里十分的郁闷。

“她笨的话,在官场之中,早就成了别人玩弄的尤物了,但是现实之中,除了江高驰之外,好像没有人能一亲她的芳泽,说起来,你小子的艳福不浅啊。”孔志高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知道李洁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孔志高说。

“什么?”我问,心里也有点好奇,孔志高这官场的老油条,一双眼睛不能说火眼金睛吧,但是也相差无几。

“对她自己的美貌太过于自信,认为所有男人都会败在她的石榴裙下,以至于经常被男人的表面所迷惑,不过,经过你次对她的打击,如果能挺过来的话,估摸着会成熟很多,铁经过火炉淬炼成钢,再打磨一下的话,搞不好会成为一把利剑。”孔志高徐徐说道。

我听他的意思,如果李洁这一次能挺过心里这一关的话,好像要栽培李洁似的。

李洁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有心思往深里思考,于是转移了话题:“孔市长,还是说说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吧!”我说,他知道了邓思萱和孩子的存在,对我形成了一种威胁,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王浩,当我知道你有个儿子之后,我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她们娘俩给绑了。”孔志高说。

“你敢!”我暴怒一声。

“别激动,我开始的时候是这样想的,让你也尝尝孩子被绑架当老子是一种什么滋味。”孔志高瞥了我一眼,说道。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无非就是上一次我在厦门绑架了宋佳的事情。

稍倾,孔志高继续说道:“随后我又想了想,如果把她们娘俩绑了的话,咱俩基本上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最后结局无非就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这样好像不太划算。”

“你想干什么?”我盯着孔志高问道,因为既然他没有绑邓思萱她们娘俩,现在又这样说,那么肯定心里有了别的打算。

“这个世界有白就有黑,事情总有正反两面,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彻底杀死黑暗的一面,国内管控的如此之严格,又怎么样呢?黑暗的一面仍然存在,仍然有像你们这种人的存在,这是天道,没有正就没有反,没有白就没有黑,既然有了白天,就要允许黑夜的存在。”孔志高吧啦吧啦说了一大通。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外人听了,搞不好还以为他是一个哲学教授,在跟我这个学生讲解哲学问题。

“你想说什么?”我有点被他给绕糊涂了。

“不要急,慢慢听我说,高层有人早就提了一个设想,既然杜绝不了黑暗的存在,那为什么不由我们的人来掌控,把黑暗控制在一种可控的范围之内,这样可以节省很大的维护成本。”孔志高说。

我他妈越听越糊涂了,也越来越弄不明白孔志高这只老狐狸想干嘛了。

“王浩,自从你找到我的把柄之后,我花了大量人力和物力调查了你的一切,本来以为你会是一个十分惊艳的人物,可惜调查的结果令我大失所望。”孔志高话锋一转,又开始谈论我的经历。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实在忍不住性子了,再次对孔志高询问道。

“小伙子,要想做大事,首先要让自己静下来,现在社会太浮躁了,你看街上匆匆的人群,个个脸上一副争分夺秒的表情,其实大部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老祖宗说过,宁静致远,瞎忙,永远不可能成事,你明白吗?”孔志高意味深长的对我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骂了一句:“你大爷,到底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一直跟老子打太极,老子他妈喜欢直来直去。”

不过最终这些话我都没有说出口,而是一副忍着性子听孔志高说话的模样,同时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能着急,不能着急,你越是着急,越会被孔志高给看穿底牌。

“尼玛,不是比耐心吗?好,那就比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王浩,武乡县人,小学、中学和高中老师对你的印象出奇的一致,老实、内向、不善于交际,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就是你这么一个老实内向的孩子却成了村里第一个走出来的大学生。”孔志高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随后他看我了一眼,继续说道:“你来到江城上大学,江城理工一所三流大学,我派人去学校里打听过你,根本没有人记得你是谁,毕业三年,你在江城换了六份工作,每份工作都做不满半年,待过的公司对你基本都没有印像,唯独有一家公司的人事主管还记得你,想知道他对你的评价吗?”孔志高说。

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真把自己过往的简历调查的一清二楚。

“无非就老实内向不爱说话呗。”我说。

“错!”孔志高摇了摇头。

“咦?难道以前某全公司的人事主管对自己还另眼相看?”我眨了一下眼睛,一副根本不相信的表情。

“他说你阴险,脑子不够聪明,嘴巴也善言谈,但是爱琢磨事,并且总能琢磨明白别人根本想不到的事情,但是你就是憋在心里不说。”孔志高说。

“我谢谢他的评价,老子是阳光男孩。”我自然不会承认这个狗屁人事主管说对了,看透了自己的内心。

“哈哈……阳光男孩,有意思。”孔志高哈哈一笑,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的经历不用你复述。”我对孔志高说道。

“春天的阳光多么温暖,空气多么的清新,小伙子,要有耐心,一般的人想陪着我散步,想听我说这么多的话,还没有资格呢。”孔志高说。

“我谢谢你!”我说,对于孔志高,我内心深处保持着十万分的警惕。

“后来,你走头无路了,而此时也正是你的第一个转折点,你遇到了李洁,她花了二十万买了你,让你给她当名义上的老公,我说的对吧?”孔志高盯着我问道。

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通过李洁接触到了在底层根本看不到人和事,我估摸着这段时间你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你的第二个转折点是认识了武林人物韩勇,韩家可是武术世家,祖上出过二品的武将,韩家现在虽然败落,但是韩勇的眼眶可高着呢,一般人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我当时就奇怪了,他怎么就跟你一个穷屌丝成了兄弟。”孔志高说道。

我心里渐渐的有点害怕了,自从找到孔志高的把柄之后,我便没有再管他的事情,心里认为已经将对方捏在了手里,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孔志高没有闲着,他在背后研究自己,并且还把自己从小到大的轨迹研究了一遍。

可怕,真是可怕,被孔志高这么赤果果放在显微镜下研究,我心里感觉到一股寒意:“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费尽了周折,托了好多人,拐弯抹角的才跟韩勇有了接触,最终打听出来你和他之间的事情,小子,我承认你不但阴险,还很有魄力,当年好不容易从李洁身上扣下来六十几万吧,韩勇的妹妹住院,你竟然丝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孔志高说。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没有想到他连这件事情也打探了出来,随后孔志高又继续往下说,不过下面我经历的事情都很机密了,所以孔志高也没有打探出重点的事情,都是一些琐事。

他说:“虽然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觉得上一次把江城黑白两道搅个天翻地覆的黑手,八成是你。”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孔市长,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一个穷屌丝,做的是正规的生意,居于江城最不繁华的老城区,你就给我一条活路,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我自然不会承认孔志高的猜测。

“井水不犯河水?这话你说的晚了一点。”孔志高盯着我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你想鱼死网破,两败具伤?”我瞪了孔志高一眼。

他没有说话,而是伸了一个懒腰,做了几个扩胸运动,这才开口说道:“小子,我看上你了。”

“看上我了?”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一阵恶寒,用异样的目光盯着孔志高,心中暗道:“我擦,难道孔志高是一个老G/AY啊,真他妈恶心。”

“对,看上你了。”孔志高点了点头。

“那个,哥没有那种嗜好,再说了,即便有,也不会对一个老头有兴趣。”我忍着想吐的冲动对孔志高说道。

“呃!”我的话倒是令孔志高一愣,他眨着眼睛看着我,一脸懵逼的表情:“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心里感觉可能自己理解错了。

“你们年轻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敢情我前面的话都白说了。“孔志高摇了摇头说道:“王浩,不跟你绕圈子了,我觉得你也许可以成大事,我还能干四年,把你培养成江城的黑暗霸主,你觉得怎么样?”

“啊!”听完孔志高的话,我直接惊呼了起来,嘴里能塞个鸡蛋,简直就是目瞪口呆,太出乎意料了。

“那个,你刚才说什么?”半分钟后,我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对孔志高问道。

“我想把你培养成江城的黑暗霸主。”孔志高表情严肃的对我说道,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孔市长,你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把你的犯罪证据还给你,哥没有那么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