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64.465.466.467李洁之变

第四百六十四章 李洁之变

邓思萱算是在现实面前低头了,她虽然江大毕业,如果没有孩子的话,也许可以当一个轻松的高级白领,闯几年之后,说不定可以做到高管,但是有了孩子之后,一切都会变了,大部分精力都会集中在孩子身上,根本不可能安心工作。

离开邓思萱租住的阁楼,我算是暂时轻松了一下,苏梦说考虑两天,估摸着应该会答应半年的缓冲期,邓思萱也已经搞定了,现在只希望李洁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想到李洁,我本想马上给她打个电话,约她出来谈谈,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深夜,于是决定明天再找他,随后直接开车回了鞍山路的家。

车子刚开进鞍山路,我就发现好像后面跟着一辆面包车:“妈蛋,不会是胖子的人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稍倾,我看到前方又出现了一辆相向而行的车子,并且开了远光灯,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妈蛋,八成有事。”我暗道一声,瞬间也打开了远光灯,并且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嗡……

发动机发出了轰鸣声,接着就窜了出去,迎着前边驶来的车子撞去,妈蛋,老子这车虽然不咋样,但是毕竟是进口JEEP,专业越野车,就不信撞不过你一辆轿车。

我在不停的加速,目光里充满了杀气,从昨天接机开始,已经够不顺的了,王八蛋,正满肚子的火气呢,比胆量是吧?比谁不怕死是吧?那就来吧,自由光是九档变速箱,买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开到过九档,这一次竟然瞬间飙升到了九档,把这部车的所有动力全部压榨了出来。

我瞥了一眼仪表盘,速度已经超过二百码。

“操!来啊!”本来相距挺远的距离,速度飙升起来之后,再看迎面驶来的车子,估摸着只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下一秒就要撞上,于是我大吼了一声。

嗡……

可惜对面开车的人怂了,在最后时刻打了方向盘,砰的一声巨响,我看到那辆想把自己逼停的车子,直接撞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整个车头估摸着都凹陷了起来。

下一秒,我马上减速,虽然是深夜,又是初春,鞍山路上没有什么人,也没有车,但是万一从小巷里突然出来一个人或者电动车的话,以自己现在的车速,肯定是刹不住车,还好,运气没有那么差,车速在自己慢慢刹车之中,渐渐的降了下来。

我透过后视镜看到刚才尾随在车后的那辆面包车已经不见,我拿起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让他带人过来,同时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酒吧、迪厅、KTV都没有关门,所以不到十分钟的时候,陶小军带着那五名保镖到了我的车前,三条也带着四个小弟从长春路赶了过来,狗子那边人少,所以没有来。

“二哥,怎么了?”陶小军问。

“刚才有两辆车想逼停我,被我弄翻了一辆,你们跟着我过去看看,是不是胖子的人。”我说。

“好!”

我下了车,带着陶小军和三条等着,朝着后面走去,大约也就不到三百米的距离,便是那辆轿车撞击大树的现场,不过此时只剩下一辆撞烂的车子,里边的人和刚才停在这里的面包车都不见。

“二哥,看来应该是后面的面包车把人救走了。”陶小军说。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记下了轿车的车牌,然后就让他们散了。

陶小军陪着我回到了忠义堂总部,路上我已经给熊兵打过电话,让他帮我查一下那个车牌的信息,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熊兵给了回信:“小浩,我脱交警的朋友查了一下,套牌车,没办法查。”熊兵说。

“谢谢熊哥,大晚上麻烦你了。”我说。

“咱们兄弟客气什么,有空来喝酒。”

“嗯!”

挂断电话之后,我眉头皱了起来,刚才绝对是有预谋的,不可能是自己感觉错了,如果真是普通市民,不可能开套牌车,也不可能出了交通事故之后,不报警人就没了。

“二哥,想什么呢?”陶小军问,他这几天一直跟我住在一块。

“胖子的事情怎么解决,他这是想玩阴的啊!”我说。

“唉,不知道胖子为什么变成了这样。”陶小军叹息了一声,说道。

“算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不说胖子了,赌船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我对陶小军问道。

“很顺利,再有几天差不多就装修完了,等设备到了,就可以开业了。”陶小军说:“赌鬼还挺能干,别的方面他就是一个白痴,但是只要跟赌沾边,他比谁都明白,确实也是一个人才。”

“那就好。”我点了点头,自己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让李洁不要再闹下去,本来苏梦都答应自己的求婚了,如果李洁不出现的话,估摸着昨天晚上就能把苏梦抱上/床了。

现在可好,鸡飞蛋打一场空。

“明天一定要找李洁好好谈谈。”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回卧室睡觉去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我打电话给李洁,铃声响了三下,手机里便传来了李洁的声音:“王浩,我知道你最后肯定还要来找我。”

“出来谈谈吧!”我说。

“好!”她很爽快的答应了。

“云海茶楼。”我说。

“不想喝茶,没吃早饭呢,听说河西的一家法国餐厅不错,请我去吃。”李洁提议道。

我其实根本没有心情跟李洁去吃什么法国大餐,不过为了不让她以后再给自己闹麻烦,于是最终我点了点头,说:“好,法国大餐,我订桌子,十一点餐厅见。”

“十点半,你来接我。”李洁得寸进尺。

“好!”我一忍再忍。

“记着十点半,挂了。”李洁得意的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这个郁闷,以前我是对李洁百依百顺,她对自己若即若离,始终觉得两人之间隔着一层什么,现在我对她算是彻底死心了,准备跟苏梦好了,李洁倒是来劲了,竟然反过来追自己,这他妈简直颠倒了我的三观。

“女人,真是一个令人难以琢磨的动物。”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朝着外边走去。

“二哥,你去那?要不要我跟着你?”身后传来陶小军的声音。

“不用,我还真不相信胖子有这个胆量敢在大白天绑我。”我说。

“那你小心一点。”陶小军说。

“嗯!”

十点半,我准备开车出现在金沙湾别墅小区,李洁出来的时候,让我眼前一亮,现在已经是春天,街上爱美的女生开始穿起丝袜和裙子,李洁今天也不例外,她穿了一双过膝的黑色长靴,腿上没有穿丝袜,露出了雪白的大腿,一条黑色的连衣裙,刚刚包裹住她的臀部,上身外边披了一条看起来就很高档的毯子,脸上化了淡妆。

整体看起来,即性感又漂亮,三十二岁的她,少了一丝冷漠,多了一丝雍容华贵的气质,潜移默化的挑/逗着男人的征服欲,特别是她的脸蛋,仍然那么的倾国倾城,仿佛岁月并没有留下太多的刻痕。

李洁上车的一瞬间,我的目光有点发直,她莞尔一笑,说:“漂亮吗?”

“咳咳!”我反应了过来,干咳了一声,说:“一般!”

“言不由衷,我刚才在你眼里已经看到了答应。”李洁说。

我撇了撇嘴,没有理她,发动车子驶离了金沙湾别墅小区,朝着河西新区驶去。

“邓思萱的电话打不通了,看来你把她搞定了,她把我的号码给屏蔽了,让我猜猜你是怎么搞定的,钱,你用钱把邓思萱搞定了对不对?”李洁扭头盯着我问道。

我搞不清楚她什么意思,于是眉头微皱,瞥了她一眼,说:“李洁,今天我约你出来是谈我们两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把其他人扯进来。”

“看来是我猜对了,邓思萱带着一个孩子太可怜了,万一让别人知道你有一个儿子,也不知道……”

吱嘎!

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瞬间踩了刹车,扭头怒视着她,冷冷的说道:“李洁,你想干什么?敢打我的儿子的注意,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你想把我怎么样,杀了我?还是强暴我?还是折磨的我生不如死?王浩,我告诉过你,你让我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毁掉了我的梦,我也很想让你尝尝这种滋味。”李洁反瞪着我说道。

“我们的事情跟孩子无关,今天约你出来,就是为了解决你心里的怒气,要打要骂都冲着我来。”我把心里的怒火压了下去,因为让我对李洁下手的话,还真下不去手。

“看来不能让邓思萱和孩子在江城待了,得让她们两人换个地方,自己现在正跟姚二麻子较劲,等赌船的生意做起来,估摸着就可能跟他全部开战,到时候万一他知道了邓思萱和孩子的事情……”我不敢再往下想,决定下午再去找一趟邓思萱,立刻让她带着孩子离开江城。

“看来你为了孩子什么都可以答应,那好,我们一会边吃边聊。”李洁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脸颊,一脸笑容的说道。

被她的手指碰了一下脸,我身体竟然有点不适用,不由自主的躲了一下。

“你的身体在抗拒我?”李洁问。

我没有说话,专心开车。

“看来孩子真是你的死穴,你以前跟我说过,任何人都有弱点,只要找到这个弱点,就可以控制这个人,你找到孔志高的弱点,并且还把张文珺藏了起来,等孩子生下来,你又可以控制孙老鬼,而孙老鬼又能影响到叶书/记,王浩,你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有仔细想想呢。”李洁对我说道。

听了她的话,我有点吃惊,她好像一夜之间变聪明了,几天前还当着所有人的面骂我是一个穷屌丝,根本配不上她,现在怎么把我的布局都给识破了。

“不用这么吃惊,人都会长大的,我以前认为靠着我的脸蛋和身材可以在官场如鱼得水,经过两次的打击,我知道自己错了,并且大错特错,其实还要多谢你这一次给我的当头棒喝,直接让我从云端狠狠的摔趴在烂泥之中,那种绝望,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李洁像是在对我说话,但是更像是在自述。

“我突然醒悟了,同时也更加看清楚了你一直在忙什么。”



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是我的
“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在瞎忙,现在我才知道,自己错了,是我一直在瞎忙,忙着巴结那些老东西,出事了,一个都帮不上忙,个个躲我躲得远远的,没出事的时候,呵呵,个个看到我,都像是猫见到了鱼,恨不得把我马上吃了。”李洁呵呵一笑,自嘲道。

“我算是看明白了,平日里再怎么风光,再怎么朋友满天下,屁用没有,只有关键时候能出来帮你的人才叫朋友,而这种人不需要多,也不可能多,只要有一个就够了,可惜以前的我,以为大家都是我的朋友,现在我才知道,那根本不叫朋友。”李洁好像是在剖析她的心路历程。

“王浩,我现在真得很佩服你,以一个小人物的身份,竟然可以左右江城的官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我板上钉钉的正区长给打成了农业局的副局长,呵呵!”李洁说道。

“你那正区长也是我跟孔志高谈的条件,哼,你以为姓金的会帮你说话,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这么幼稚。”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现在当然知道是你在幕后把我推到了正区长的位置,但是在这之前……”李洁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非常的好奇,因为我心里一直想知道,她到底为什么不相信我呢?而宁愿相信金鹏远那个老王八蛋。

“为什么?”我问。

“王浩,你知道吗?信任一个人是需要漫长的过程,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除非他有显赫的家室或者权力,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被房东赶出来的穷屌丝,你让我相信是你帮着我调出了人大当上了副区长,我很难相信,我宁愿相信是江高驰良心发现。”李洁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心中暗道:“自己真是一个傻蛋,原来把李洁调出人大当上副区长的事情她也不相信啊。”

“你根本没有接触过官场的事情,江高驰又怎么会听你的话,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王浩,你真得不能怪我,因为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李洁盯着我说道。

“归根到底你还是从内心深处瞧不起我。”我扭头说道,声音有点冷。

“我承认,内心深处是有点看不起你,但是这真不能怪我,打个比方,一个乞丐,他突然告诉你,可以给你一百万,你相信吗?”李洁对我反问道。

我没有回答,因为心里的答应是不相信。

“你没有回答,说明你也觉得不可能,不相信,所以当时我的心理变化也是这样,只有这个乞丐洗澡、美容、理发、换上高档的衣服、再开上一辆豪车,然后这个时候他跟别人说可以给对方一百万的时候,别人才会相信。”李洁说。

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心里基本上已经认同了她的观念。

“王浩,你现在就是穿上高档西装,开着宾利的那名乞丐,我现在才完全相信你说的话。“李洁十分诚恳的对我说道。

我几乎就要被她的理论给说动了,不过愣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心里不停的提醒道:“不要上她的当,不要上她的当!”

“很完美的托词,很能蛊惑人心,佩服!”我扭头看了李洁一眼,说道。

“你以为我在骗你?”李洁问。

我没有回答,因为已经到了法国餐厅门口:“到了,下车吧!”我说。

李洁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什么,随后下了车。我没有提前订位子,还好中午人不多,我和李洁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了下来。

点完菜之后,李洁要了杯红酒,我盯着她看了十几秒钟,说:“李洁,我们不可能了,放了我吧,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再进一步,先升到正处级农业局长,这样你的级别上来了,然后再调回东城当正区长,顺理成章。”我对李洁开出了条件。

好马不吃回头草,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就不准备再跟李洁拖泥带水,因为两年的时间,我一直拿她当女神供着,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虽然也做过荒唐的事情,但是说到底,仍然是她对不起我,而我并没有对不起她。

袁雨灵曾经说过,我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关键是刻总是犹犹豫豫,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她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因为袁雨灵说的很对,我有时候确实非常的犹豫,总想着找到一个谁都不伤害的方法,然后大家高高兴兴,和睦相处。

现实却给了我一记耳光,因为那种想法太完美,世界上根本没有完美的事情。

和李洁风风雨雨两年的时间,基本上都是自己一味的在付出,而她呢?却接受的心安理得,并且还在内心瞧不起自己,所以我决定断了,跟苏梦生活,因为苏梦从来没有看不起自己。

再说李洁我已经不相信了,她以前流过的泪说过的话,从那天晚上她当着那么多我的面骂自己是一个穷屌丝的时候,就已经让我对她失去了信任和安全感。

苏梦不同,我和她出生入死,完全可以将后背托付的一个女人,所以我现在只想跟李洁彻底了断,让她从我的生活之中消失,她想要权力,我可以想办法给她,只希望她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正处?农业局局长?东城区正区长?这些听起来都十分的有吸引力,如果在这之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是现在……”李洁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睛盯着我一眨不眨。

我被她盯得有点发毛,十几秒钟之后,她突然伸手指了我一下,继续说道:“现在我只要你,你本来就是我的,我要把你追回来,为此我可以不择手段。”

“李洁,你是在威胁吗?”我在她的话语之中听到了威胁的意思,于是眉头微皱,瞪着她问道。

“你认为是威胁就是威胁吧。”李洁回答道。

“李洁,你别逼我。”我目露寒光盯着李洁说道。

“我就逼你了,你想把我怎样?杀了?奸了?还是折磨的生不如死?”李洁反瞪了回来,我在她的目光之中竟然没有看到一丝害怕。

我和李洁对视了大约一分钟,最终败下阵来,因为说到底,自己怎么可能对她下狠手:“说条件吧,怎么才可以放过我。”我说。

“我为什么要放过你,你本来就是我的,你这两年的成长都跟我息息相关,也可以说是我成全了你,如果没有我,你根本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所以你本来就属于我,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李洁说,并且说的很坦然,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可是,你那天晚上……”我他妈都凌乱了。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犯糊涂了,现在清醒了,如果你还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生气的话,我向你道歉。”李洁说。

“李洁,你别意气用事,我们已经不可能了,破镜不可能重圆,你明白吗?”我说。

“对,破镜不可以重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李洁说。

听到她的话,我感觉头大,算是听明白了,李洁后悔了,觉的我的一切也有她的功劳,现在我有能耐了,还安排了这么大的布局,不但可以影响到叶书/记,还可以控制孔志高,在江城官场不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在几天之前,却让她尝到了从天堂到地狱的痛苦。

思考了片刻,感觉李洁心里还是爱权力更多一点,于是我盯着她十分认真的说道:“李洁,你爱的是权力吧,只要你放了我,我一样可以保证你的仕途一帆风顺,没必要委屈自己跟我这么一个穷屌丝在一块。”

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几天前,李洁骂自己是一个穷屌丝,配不上她的时候,我心里的怒火冲天,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她,但是现在为了摆脱李洁,宁愿自称为穷屌丝,甚至于恨不得她就把我当成穷屌丝。

“王浩,我说了,你是我的,我会不择手段的把你夺回到我身边。”李洁斩钉截铁的说道,目光里透着一种疯狂。

“我不怕你的威胁,孩子是吧?明天我就会让邓思萱带着孩子离开江城,去一个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我盯着李洁说道,感觉她已经疯了,竟然拿小孩来威胁我,让我跟她在一起。

“一直在找的宋佳是孔志高的私生女吧?”李洁眨了一下眼睛,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啊!”我轻呼了一声,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问:“你怎么知道?”

“王浩,你别总当我是傻瓜好不好?我上的是名牌大学,你只是三流大学毕业,轮智商你没有高,不过你也有自己的优点,那就是可以集中所有的精力去思考一件事情,并且还有一个别人没有的本事,那就是抛开一切表象,找到事情的本质。”李洁说。

菜上来了,她开始慢慢的切起了牛肉,小口小口的咀嚼了起来。

“就算宋佳是孔志高的私生女,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你又能把我怎样?”我问,根本没有吃牛排的心情,因为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不认识李洁了,她以前虽然高傲,虽然气质冰冷,但是心思并不复杂,现在却不一样了。

“我猜你肯定是通过宋佳控制了孔志高,于是我这段时间对宋佳进行了大量的调查,为了挖出宋佳的事情,我花了一百万买来一条消息。”李洁说。

“你真有钱。”我嘀咕了一声,因为自己现在几乎要变成了穷光蛋了,买钻戒将近二十万,又给了邓思萱二十万,买赌船加改造装修花了一百多万,接下来的设备加人工又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还要预留一百万给赌船当流动资金,所以最后算下来,我卡里的钱已经不足十万块了。

“想知道是什么消息吗?”李洁优雅的吃了一块牛排,一脸吃定我的模样。

“爱说不说。”我开始切牛排。

“江城道上有个大名鼎鼎的七姐,突然失踪了,我以前还找她帮忙捞过你,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原来七姐就是宋佳,而宋佳是孔志高的私生女,孔志高可是当了好多年的政法委书/记,啧啧,估摸着找到宋佳,就找到了孔志高犯罪的证据,抓到了他的死穴,我说的对吗?”李洁盯着我说道。

“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根本没有的事。”我断然否认,不可能对她说实话。

第六百六十六章  疯了

  当李洁说出宋佳就是江城道上大名鼎鼎的七姐的时候,我内心十分的震惊,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断然否认了她的猜测。

  “哦?我猜错了。那我把这个猜测放到网上,再找几个网络推手在后面推波助澜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在江城官场引起一小小的地震。”李洁说道。

  “李洁,你别玩火。当年你一篇映射江高驰和一条龙有关系的网络文章,还没有找推手扩大影响,已经差一点要了你和刘静的命,连我的小命也差一点搭进去。所以我劝你,不要玩火自/焚。”我盯着李洁对她警告道,因为只要她真敢这么做的话,根本不用我出手,孔志高这只老狐狸绝对会让她永远的闭嘴。

  “我就是要玩火,孔志高如果想杀我,让他来吧,我连孙老头和叶泽语的关系也捅出去,还有孙老头的私生子在你手里的事情,我也要公布于众。”李洁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目光。

  “你疯了。”我的声音不由的提高了几分,因为实在忍不住了,开什么玩笑,一个书/记,一个市长,江城的老大和老二,李洁都想撩拨一下,那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餐厅里的人都朝着我和李洁看来,于是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随后小声的对她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了,我们重新开始,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如果我得不到的话,那么我宁愿把他给毁了。”李洁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疯了,你真得疯了。”我感觉到了李洁的疯狂。

  “我是疯了,我是一个女人,神经没有那么强大,你给我的打击比江高驰那个王八蛋还要狠。”李洁瞪着我说道,眼睛有点发红。

  “对不起,我可能做的有点过,我会补偿的,但是要慢慢来,你在农业局干半年,然后升正处,再做半年的农业局局长,明年我想办法把你调到东城区当正区长,或者调往市郊的某个县当县长。”我说。

  “不需要,我就想要你,你如果不同意,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对了,你大哥韩勇的健身俱乐部我是最大的股东,如果我现在撤资的话,怕是他会开不下去吧。”李洁突然提到了大哥的健身俱乐部。

  现在大哥那个健身俱乐部经过一年多的经营,终于在江城小有名气,如果李洁突然撤资的话,等于釜底抽薪,搞不好大哥一年多的心血就白费了。

  那是上千万的缺口,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替大哥填补这个资金缺口,苏梦倒是有这个经济实力,但是我不想跟她开口,因为我怕了,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二十万把自己卖给李洁的话,李洁也许心里并不会看不起自己。

  只要跟女人开口借钱,不管她嘴上说的如何,心里或多或少都可能会有点轻视自己,所以我打死也不会向苏梦开口,因为不想重蹈覆辙。

  “你不能这样。”我对李洁说。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李洁反问道。

  “大哥帮过我们很多忙,那是他的心血,你不能毁了。”我说。

  “那是你大哥,不是我大哥,我是因为你才投资他的健身俱乐部,你都跟我成了陌生人,我又为什么还要投资呢?”李洁对我反问道。

  我沉默了,无话可以反驳。

  “王浩,我现在觉得你以前说的很多话都非常正确。”李洁的思维有点跳跃,她又说到了另一个话题。

  “呃?”我愣了一下。

  “你跟我说过,你总结了一条定律,不要得罪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尤其是像我这样倾国倾城的美女。”李洁说。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因为自己确实说过这种话。

  “我以前认为你瞎扯,很瞧不起你总结的真理,现在却觉得十分正确,因为当我遭受从天堂到地狱这种巨大落差的心理折磨的时候,我疯了,我承认我疯了,那天晚上我去找你,跪在地上为你做那种事,你竟然还把我推开了,王浩,你知道当时你有多么残忍吗?”李洁瞪着我对我质问道。

  “我只是不想让你变成那个样子。”我说,其实也挺后悔的,因为那样的话,何尝不是对着李洁的自尊心扎了一刀。

  “哈哈……”李洁神经质般的大笑了起来,周围用餐的人,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在我和李洁的身上。

  “王浩,那天晚上你把我赶出门,我就发誓让你后悔,只要能让你后悔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跟别人上/床,你说我疯了,对,我确实疯了。”李洁目光疯狂的说道。

  “李洁,我们两人的事情已经分不清谁对谁错了,就让它过去吧。”我说。

  “过去?不可能,我说了,你是我的,如果上面的事情都威胁不了你的话,你知道我接下来会做什么吗?”李洁盯着我说道。

  “你还想做什么?”我抬头朝她看去。

  “我设计了一个场景,就像这样。”说着李洁拿起了餐刀对准了她的胸口。

  “喂,李洁,你想干什么,别乱来。”我有点担心。

  “我会一点一点将刀子刺进自己的胸中,让鲜血喷满你的全身,然后慢慢的死去,在死之前,我还要告诉你一句话,王浩,是你害死了我,哈哈……这个设定如何?是不是会让你内疚一辈子,然后背负上一辈子债呢?”李洁疯狂的说道。

  “你疯了。”我说。

  “对,我是疯了,所以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包括舍弃生命,当我不再畏惧死亡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李洁再次神经质般的笑了起来。

  笑声来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仿佛一瞬间她的笑声就没了,随后我发现李洁正拿眼盯着我,这让我心里有点发毛:“王浩,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跟我破镜重圆,咱们重新开始;第二,杀了我;第三,把我当成一个疯子,无视我的存在,但是我保证,我会像一个不要命的疯子一样不择手段的报复你,不要怀疑我的决心,机场的那一幕仅仅是开始。”

  我没有急着回答,杀了李洁?这一条我直接无视了,因为即便要一刀两断跟过去再见了,我也不可能真得杀了李洁,那么剩下只有第一条和第三条了。

  如果选第三条,李洁会发疯的报复自己,一个倾国倾城又有钱的女人发起疯了,我不敢想象,就像机场那一幕一样,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李洁会跟自己玩这一手。

  思来想去,我感觉自己只能选第一条,跟李洁和好,然后重新开始,但是我在心里问自己,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李洁伤透了我的心,而我可能也伤到了她的自尊心,两个人勉强在一起,可能不仅仅全部都是爱,或者李洁仅仅只是想折磨我而已。

  “李洁,我知道你心里有恨,想要折磨我,我可以同意跟你复合,但是时间只能半年,这半年之内,你可以折磨我,但是时间一到,希望你能放过我,我会想办法让你重新当上正区长,你看这样可以吗?”我说。

  李洁盯着我没有说话。

  “这是我最大的让步,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就鱼死网破,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为什么非要拿刀子把彼此捅得遍体鳞伤呢?再说了,你撩拨的是孔志高和叶泽语,他们两人随便一个人都可能要了你的小命。”我对李洁劝说道。

  “好,那就半年为限,如果半年时间,你还不能对我死心塌地的话,我就给你自由。”李洁说。

  “一言为定。”我相着她的眼睛,说:“不准反悔!”

  “不反悔!”李洁说,同时把手伸了过来:“我们击掌为誓。”

  “好!”

  啪啪啪!

  我和李洁两人击了三下手掌。

  “好了,吃饭,吃完饭,我们一块去见一下苏梦。”李洁说。

  “啊!见苏梦干吗?”我瞪大了眼睛,吃惊的对李洁问道。

  “告诉她,我和你准备重新开始啊,同时宣示我的主权,你是我的,明白吗?”李洁回答道。

  “不行!”我拒绝。

  “这话你说晚了,因为我已经约了苏梦,好像她来了。”李洁脸上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微笑。

  “什么?”我轻呼了一声,急忙扭头朝着餐厅门口望去,果然发现了穿着牛仔裤和黑色针织衫的苏梦。

  “这里!”李洁突然站起来,朝着苏梦招了招手。

  苏梦朝着这边看来,当发现我在跟李洁吃饭时候,表情十分的难堪,目光之中有一丝怒气。

  “苏梦,那个……”我刚要解释,没想到被李洁给打断了,她抢着说:“苏梦,坐吧,今天找你来,是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和王浩准备重新开始,我不介意他的那个孩子,并且准备认那个孩子当干儿子,至于孩子的妈妈,如果王浩觉得有义务照顾的话,每个礼拜我会准许他到那边过夜一个晚上。”李洁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用挑衅的目光盯着苏梦,完全就是在宣战。

  苏梦盯着我看了几秒钟,随后朝着李洁看去,微微一笑,说:“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我的男人,要么百分之百归我所有,不然的话,我宁愿不要,既然你能忍受,那我就把他送给你了。”苏梦说完就站了起来,最后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

  “苏梦,你听我说……”我想去追苏梦,但是却被李洁给拉住了,她说:“我们刚才有约定,你不能当着我的面去追别的女人,你敢去追的话,我们的约定就自动取消。”

  “你……”我瞪着李洁,满脸的怒气。

  “王浩,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气?”她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对我问道。

  我知道,李洁在报复我。

  “哼!”我冷哼了一声,甩掉了她的手。

  “你真要去追苏梦?你可想好了,只要你离开这家餐厅,我就马上跟你大哥打电话,先从他的健身俱乐部熊撤资,然后再把你如何控制孔志高的事情曝光到网上,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李洁冷冷的说道。

  “老子去上厕所。”我扭头瞪了李洁一眼,朝着餐厅的卫生间走去。

  “咯咯……”身后传来李洁的笑声:“王浩,我想苏梦已经不会再接你的电话了,你躲到卫生间打电话也没用。”

  “疯子!”我在心里暗骂道。

  来到卫生间之后,我快速的拿出手机,拨打了苏梦的电话。

第四百六十七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正如李洁所说,苏梦手机已经打不通了,于是我只好改成发短信,简短把李洁威胁自己的事情给讲了一遍。也不知道苏梦能不能收到。

  “李洁真是疯了!”我暗叹了一声,最终摇了摇头,走出了卫生间,她知道我不可能真得跟她鱼死网破。利用这个弱点来控制我,但是我又不能确定她是否真得会做出疯狂的举动,所以现在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当我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突然看到苏梦正坐在李洁对面。好像两个人正说着什么。

  “我擦,苏梦刚才不是走了吗?难道又返了回来?”我眨了一下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心里充满了疑惑,不知道苏梦返回正在跟李洁谈什么。

  我真希望有一个监听器,听一下两个女人正在谈论什么事情,可惜也只能想想,最终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苏梦,不是你想得那样,我以后会跟你解释。”我对苏梦说道。

  “你不需要解释,我决定了,不走了。”苏梦抬头对我露出一个微笑,不过她脸上虽然笑着,但是眼睛里却有一丝愤怒的目光。

  “呃?”听到她的话,我愣住了,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虽然不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但是更不想让某些人的阴谋得逞,想让我出局,没门,我把这个男人追到手,再扔掉,也不会便宜某些动机不纯的人。”苏梦说道。

  我听完苏梦的话,一脸的懵逼,我勒个去,两个女人这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物品,争来抢去,我很想大声告诉她们,老子是一个人,一个响当当的男人,不是你们争来抢去的东西,我喜欢谁,想跟谁在一起,更不是你们两个女人可以控制。

  我心里虽然这样想的,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因为我不想彻底把李洁逼疯,更不想让苏梦难堪,因为我心里在乎她。

  “跟我争?哈哈!”李洁哈哈一笑,说:“王浩本来就是我的,你怎么跟我争,当年他被房东赶出来的时候,是我收留了他,并且把他带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让他接触到了更高层次的人,换句话说,也是我成全了现在的他,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属于我。”

  “李洁,王浩已经不爱你了,你们也已经离婚了,再说了,你一直不是把她当一件花了二十万买来的工具吗?求求你放过他吧,不要再纠缠他了,人要脸树要皮,你大小也是一个副处级的干部,多多少要点脸面吧。”苏梦拐着弯骂李洁不要脸。

  李洁多聪明的一个人,立刻反击了起来,苏梦骨子里有一股狠劲,自然不甘示弱,一个快要疯了的女人,一个骨子里从不认输的女人,两个人简直就是一点就着,唇枪舌剑起来,看那样子,搞不好还要动手。

  “够了!”我突然暴喝一声,将李洁和苏梦两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唰!唰!

  两道目光朝着我射了过来,两人几乎同时霸道的说:“你闭嘴!”

  “好,老子闭嘴,你们两个人吵吧!”我真是快要被气晕了,嚷了一句,爱咋咋地,老子不是你们嘴里的物品,是他妈一个纯爷们,下一秒,我转身就走,打开餐厅的门走了出去,将李洁和苏梦两人的争吵声关在了门内。

  上了车之后,我心里一阵烦躁,不知道去那里好,不过李洁有一句话提醒了我,邓思萱和孩子不能再住在这里了,必须马上离开江城,于是我发动车子,朝着南城的城中村疾驰而去,半路上给邓思萱打了一个电话。

  但是接电话的人,却让我瞬间感觉跌入了冰窖,浑身发冷:“喂,王浩,我刚要给我打电话,你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好巧啊。”

  “孔志高,你怎么会接这个电话?”我大声嚷道。

  “嘘,小声点,我耳朵不聋,再说你儿子刚刚睡着。”孔志高说道。

  “你想干什么?”我感觉自己要疯了,为什么孔志高会知道邓思萱的存在,并且还找到了她和孩子。

  “我就是来看看孩子,真没有想到,你在外边还有一个快一岁的儿子,小家伙真乖啊!”孔志高说,声音里透着一丝冷漠。

  “孔志高,我警告你,想要同归于尽,老子奉陪到底。”我说。

  “王浩,我说要同归于尽吗?我只是来看看孩子,你不要紧张,她们娘俩的户口不是还没有解决吗?我已经吩咐人去办了,不就是一个户口嘛,我一个大市长,这点事还能办不了。”孔志高说。

  他越是这么说,我心里越是害怕,浑身发冷,甚至于还打了一个冷战。

  “孔志高,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怎么会知道邓思萱和孩子的存在?”我问。

  “这个嘛,你要问李洁了。”孔志高说。

  “李洁?跟她又有什么关系?”我吼道。

  “你正在开车吧,我在南城等你,咱俩见面聊。”孔志高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喂喂!”我嚷了两声,手机里只有嘟嘟的电流声。

  “该死,王八蛋!”我骂了一句,把手机扔在旁边,车速猛然超过了六十码,朝着南城城中村柳河村疾驰而去。

  我不明白李洁这个疯子到底和孔志高有什么瓜葛,为什么会让孔志高知道邓思萱和孩子的存在,同时心里暗暗后悔,昨天晚上就应该让邓思萱带着孩子马上离开。

  车子不停的加速,一路超车,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我便从河西杀到了南城的柳河村。

  孔志高的奥迪A6L停在了村头,我车子经过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喇叭声,于是我马上踩了刹车,在那辆奥迪A6L旁边停了下来。

  只见奥迪车的车窗降了下来,透出了孔志高那张阴险的脸:“上我的车,我们去郊外走走。”他说。

  我很想拒绝,但是最终点了点头,因为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拒绝的资格。

  我站了车,站在奥迪车旁边,对孔志高问:“邓思萱和孩子呢?”

  “还在阁楼里,她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说是你的一个忘年之交,受你之托来看看她们,顺便帮你把她们两人的户口办了。”孔志高说道,同时推开了奥迪车的车门:“进来吧!”

  “我想上去看看她们娘俩,不然不放心。”我盯着孔志高说道。

  “去吧,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对了,你知道我的能力,别玩花样,更别想着让她们娘俩离开江城,因为如果她们两人离开江城的话,那么出现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孔志高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

  “你敢威胁我?”我双眼露出寒光瞪着他。

  “别激动,你抓了我女儿宋佳,不是也用来威胁我吗?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咱们谁都别说谁卑鄙。”孔志高说。

  “好,算你狠!”我知道他既然来了,肯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估摸着柳河村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盯着邓思萱和孩子呢。

  我不再理睬孔志高,急速的朝着阁楼跑去,来到门前,本来想砸门,但是想起孔志高在电话里说孩子睡着了,于是我重重的举起,变成了轻轻的放下。

  咚咚!

  很温柔的敲了两下门。

  “谁呀?”屋里传来邓思萱的声音。

  “我,王浩。”

  吱呀!

  门开了。

  “进来吧!”邓思萱看了我一眼,说道。

  “就几句话,还有事,在外边说吧。”我说。

  邓思萱看了我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刚才那个老头对你说什么了?”我对邓思萱询问道。

  “你说孔市长吗?他说是你的忘年之交,不是你拜托他来帮我和孩子解决江城户口问题吗?王浩,真看不出来,你还能请动市长帮忙。”邓思萱的眼睛里竟然对我露出一丝崇拜的目光。

  我心里一阵苦涩,傻女人啊,孔老王八蛋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好心啊,可是我不能把实事告诉邓思萱,因为怕她做出过激的行为,那样的话,搞不好事情会更糟糕。

  “呵呵!”我苦涩的笑了笑,说:“你和孩子没事就好,以后我们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明白吗?我在道上混,如果有人知道孩子的事情,很可能你们娘俩不利。”

  “啊!我明白了。”邓思萱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惊愕的表情。

  “以后我会尽量跟你们少接触。”我说。

  “要不我和孩子离开江城吧。”邓思萱可能有点害怕了。

  我摇了摇头,说:“现在还不能走,暂时住这里,没事的,你别害怕,我也仅仅只是这样说说,再说了,我都认识孔市长,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动你和孩子,并且知道孩子事情的人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四个人,只要这四个人不乱说,你和孩子就没事,所以放心吧。”

  “那四个人?”邓思萱紧张的问道。

  “李洁、苏梦、刘静和孔市长。”

  “李洁和苏梦,我都知道,孔市长我也刚刚认识了,刘静李洁的母亲吗?”邓思萱问。

  “嗯。”

  “哦,那我就放心了,以后我不会把你和孩子的关系告诉别人。”邓思萱说。

  “嗯,有事,先走了,照顾好孩子,经常带他出去走走,让他一个人走路,多摔几次,就能走稳了。”我对邓思萱说道,其实内心很想亲自教孩子走路。

  稍倾,我回到了奥迪车旁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开车!”孔志高对司机说道。

  “你怎么……”我刚要问孔志高怎么知道邓思萱和孩子的事情,他却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说:“不要说话,我需要休息一会。”

  我明白了孔志高的意思,有些事情他不想让前边的司机知道。

  车子行驶的很稳,很快就离开了市区,我坐在车上,眉头紧锁,孔志高这个老王八蛋却正在闭目养神,脸上一副吃定了我的模样。

  “妈蛋,老子手里的东西足以让你下半辈子永远在牢里度过,至于邓思萱和孩子,如果有宁勇和大哥的保护,也许可以逃出去。”我在心里暗暗想道,每当遇到事情的时候,我都会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这个最坏打算的后果自己承担的起的话,那么接下来跟孔志高的交锋将占据心理上的优势。

  车子离开市区之后,朝着大岭山的方向驶去,我猜目的地应该是大岭山森林公园,现在是春天,很多人来郊区踏青。

  又过了十五分钟,车子果然停在了大岭山森林公园的门口。

  “小刘,你在这里等着。”孔志高对司机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