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60.461.462.463回三记耳光

第四百六十章 阴险的胖子
 
 +A -A 时间:01-22 21:33 字数:3500
宁勇还真教过他们如何捅人,如何一刀毙命,一群少年每天都在练习杀人技巧,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其实我有一直有个错误的观念,总认为武术不但可以防身,还可以强身健体,其实这都抛弃了武术的本质,中国武术的本质就是经过五千年的战场厮杀,提炼出来的一套在战场上用最少的动作最快的速度将敌人杀死的技术,说白了就是研究如何快捷杀人的一门技术,本来就自带血腥气息。
 
小虾米和小豆子跑了回来,我让魏明他们先回去,然后拨打了熊兵的电话:“喂,熊哥,我收养的两个孤儿在街上被几个小混混捅了。”我说。
 
“什么?在那里?”熊兵问。
 
“就在鞍山路,你快来吧。”我说。
 
“好,马上到,叫你的人截住那几个小混混,别把人家弄死,我马上到。”熊兵说。
 
“哦!”我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随后带着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来到了兄弟迪厅门口,看到地上三滩血迹,三名小混混已经不动了,我蹲下试了一个脖劲处的大动脉,没跳动,死透了,估摸着匕首扎进胸腔,直接扎穿了心脏,一万毙命。
 
“小虾米,小豆子,把你们手上的刀子在他们手上过一下,弄上指纹,一会警察来了,你们就说对方无缘无故欺负你们,你们看到对方牛仔裤上挂着匕首,于是突然抢了过来,正当防卫捅了对方一刀,明白吗?”我编了一个漏洞百出的理由。
 
“明白!”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点了点头。
 
两人毕竟还小,我发现他们身体在轻微的颤抖,于是摸了摸他们的头,说:“别怕,有叔在,没事的。”
 
“叔,我们不怕。”两人说。
 
鞍山路派出所就在不远处,所以熊兵很快带着两名民警四名辅警赶了过来。
 
“王浩,小混混呢?”熊兵问。
 
我用手指了一下地上倒在血泊里的三个人,说:“就他们。”
 
“啊!”熊兵眨了一下眼睛,随后让人叫救护车,接着开始了解情况,他悄悄的把我拉到一旁,问:“兄弟,这到底怎么会事?”
 
“今晚五名小混混在我场子门口捣乱,被我给弄死了三个,两个小孩子都不满十四周岁,按照法律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再说对方是小混混,搞不好有案底,你给弄个正当防卫糊弄一下,如果上面有压力的话,我会解决,即便这事捅出去,两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小孩子,三名有案底的小混混,舆论天生同情弱者,这事里外都输不了。”我对熊兵说。
 
“你啊,行吧,这案子可要上报分局,如果分局重新侦查的话,我可挡不住,你自己想办法。”熊兵说。
 
“放心吧,上面我会搞定,退一万步说,两人不够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有什么可怕。”我对熊兵说。
 
120救护车很快来了,将三名小混混的尸体拖走了,我带着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跟着熊兵回到了鞍山路派出所,在我的监护之后,熊兵对小虾米和小豆子进行了审问,搞到大半夜才结束。
 
“你将他们两人带回去吧,要严加管教。”熊兵严肃的对我说道。
 
“是是是!”我立刻十分配合的回应道。
 
熊兵是老警察,这件事情处理的滴水不漏,最主要是因为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不够十四周岁,刑法第十七条有明文规定:13周岁及以下杀人不构成犯罪,不予刑事处罚,责令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有这条法律规定简直就是一道免死金牌,就算是官司打到北京,我都不怕。
 
“对方可能会进行民事诉讼,你需要赔点钱。”离开的时候,熊兵悄悄的对我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谢谢熊哥。”
 
“叫两个孩子以后小心点,别被人报复了。”熊兵对我嘱咐道。
 
“明白!”
 
我在离开派出所前,给陶小军打了电话,让他带人到门口接我们,大约十分钟之后,接到陶小军的电话,我打带着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离开鞍山路派出所。
 
陶小军身后跟着五个人,五人大冬天穿是很少,走路步伐很稳,目光锐利,身体内仿佛充满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一看就不是好惹之辈。
 
我看了五人一眼,估摸着他们就是陶小军给赌船雇的打手,一人每月一万块,现在看来真是物有所值。
 
“二哥,没事吧?”陶小军迎上过来。
 
“没事,不满十四周岁不用承担刑事责任,走,回去了。”我说。
 
我们一行人刚刚离开鞍山路派出所大约五十多岁,突然从一条小巷里冲出了十几个人,为首之人正是胖子。
 
“王浩,你他妈敢动我的人。”胖子把手放在怀里,估摸着里边藏着一把砍刀,愤怒的对我吼道。
 
“胖子,你想干什么!”陶小军挡在了我的面前,对胖子怒喝一声。
 
我把陶小军推开,走到了胖子面前,说:“胖子,听我一句劝,别给姚二麻子当马前卒。”
 
“我呸,你算个屁,当年不是我们帮着你打下鞍山路,你他妈现在坟上的草都长一人高了。”胖子叫骂道。
 
我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最终叹息了一声,说:“胖子,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现在请你让开路。”
 
“让路?哼,弄死我三个小弟,今晚谁他妈也救不了你。”说着,胖子放在怀里的手突然掏了出来,不是砍刀,而是一把手枪。
 
“我/操!”看到手枪的一瞬间,我的心跳加快,暗骂一声,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胖子,鞍山路派出所就在旁边,你杀了我,自己也活不了,何必呢?把枪收起来吧,一会被警察看到了,你还会被以私藏枪支罪关上几年。”我盯着胖子的眼睛说道。
 
胖子如果掏枪出来的一瞬间就开枪的话,我肯定就没命了,可惜他并没有那个胆量,只是用枪指着我的脑袋。
 
估摸着胖子只是想拿枪吓唬吓唬我,他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在生死边缘走过几个来回,对于被人用手枪顶着脑袋,已经不能让我感到恐惧,最多心里有点紧张而已。
 
下一秒,陶小军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旁边,瞬间抓住了胖子拿枪的手腕,接着一扭,哎呀!胖子便发出一声惨叫,手臂被扭到了背后,同时右脚还挨了一脚,直接单膝跪在地上,手枪到了陶小军手里。
 
“胖子,你他妈疯了。”陶小军对胖子吼道。
 
“小军,还当我是兄弟的话,就把我放开。”胖子嚷叫道。
 
陶小军没有理胖子,而是朝着我看来,问:“二哥,接下来怎么办?”
 
我还没有说话,胖子再次吼叫起来:“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砍。”
 
胖子身后的十几名小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有的人已经从怀里掏出了砍刀,朝着我们四周包围过来。
 
我眨了一下眼睛,没有让陶小军带来的人动手,而是大声喊了一句:“跑,回派出所,小军,把枪和胖子带上。”
 
下一秒,我带着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朝后面不远处的派出所跑去,陶小军拽着胖子跟在后面,五名打手断后,一行人,很快跑进了派出所。
 
熊兵听到了动静,带着五名警察走了出来:“怎么会事?”
 
“熊所长,这人拿手枪想要杀我。”我用手指着胖子说道,私藏枪支罪,最少也要判个一年以上。
 
枪支从来都是大案,熊兵立刻上前一步,从陶小军手里把手枪拿了过来,可是下一秒,他便愣了,因为弹夹根本取不出来,一搂扳机,啪嗒一声,枪口出现一团火苗。
 
熊兵一脸疑惑的朝着我看了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兄弟,你拿哥哥寻开心呢?
 
我看着枪口出现的火苗,瞬间目瞪口呆,知道自己被胖子给耍了。
 
“哈哈……王浩,你想整我,门都没有,我带个打火机,不犯法吧,哈哈……”胖子大笑起来,我感觉他的笑声十分刺耳。
 
“闭嘴!”我怒喝了一声,随后抬腿对着胖子的肚子就是一脚。
 
砰!
 
扑通!
 
他被我一脚踢翻在地上:“胖子,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适可而止,不是因为你跟陶小军他们从小一块长大,我他妈早就让你变成一具尸体了。”我瞪着胖子吼道。
 
“警察同志,他威胁我,你们管不管?”胖子坐在地上对熊兵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里闹/事,都给我抓起来。”熊兵嚷了一嗓子,同时对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瞪了胖子一眼,然后带着陶小军等人离开了派出所,至于胖子那十几名手下,刚才被干趴下几个,剩下的人躲在不远处的小巷里。
 
我们经过的时候,对方没敢从小巷里出来。把小虾米和小豆子送回寝室之后,我嘱咐了魏明他们,以后不能单独出门,特别是女生,并且以后出门都带着刀子,如果遇到危险,先跑,如果跑不掉的话,就把人往死里整,总之一句话,先保命,以后的事情我来搞定。
 
“魏明,李家俊和倪果儿两人下班的时候,你派几个人去接他们,记着,带上家伙。”离开之前,我对魏明嘱咐道。
 
“嗯!”魏明点了点头。
 
魏明他们被宁勇训练了一年时间,人又多,所以我并不是太担心,下楼的时候,陶小军在楼下等我:“二哥,我陪你回去,这几天我当你的贴身保镖吧,我怕胖子铤而走险,对你不利。”
 
“嗯!”我点了点头,其实陶小军不说,我也准备让他保护自己几天。
 
回到忠义堂总部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当年胖子可是喜欢夏菲,虽然现在夏菲毁容了,但是指不定胖子会做出什么事情,于是我马上对陶小军说道:“小军,让你大师哥的那三名徒弟,暂时给夏菲当几天保镖,狗子那边人手不够,最多只有柱子一人跟着夏菲,我怕她有危险。”
 
“嗯!我去办。”陶小军应了一声,随后离开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但是胖子竟然没有任何行动,这令我非常的疑惑:“奇怪!”
 
第三天,苏梦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说飞机上午十点三十五分降落江城国际机场,让我去接机,并且特意提醒道:“王浩,我下飞机第一件事情,就想看到一个求婚仪式。”
 
“没问题,一切都准备好了。”我说。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三记耳光
 
 +A -A 时间:01-23 00:05 字数:3500
我这两天并没有闲着,早就做好了准备,挂断苏梦的电话之后,我就把倪果儿、张丽、纪雯、魏明、袁成文和小五六个人叫了过来,三名少年和三名少女都穿着同样的衣服。
 
陶小军、三条和狗子也穿上了西装,我自己呢?把苏梦上次从法国专门定做的西装拿出来穿上,打扮妥当之后,带着陶小军等人朝着江城国际机场而去。
 
十点钟,我们一行人就到了机场,在焦急的等待之中,终于听到了苏梦所乘坐的航班降落的广播。
 
“站好,站好,快出来了。”我对魏明、倪果儿六人说道。
 
只见魏明、倪果儿六人手里一人拿着一大棒的红色玫瑰花,在我身后组成了一个玫瑰花的心形图案。
 
陶小军、三条和狗子三人手里举着专门制作的牌子——苏梦我爱你!
 
我自己一手拿着戒指,一手拿着一大束玫瑰花,等待着苏梦的出现,至于旁边异样的眼光,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和生死,对于旁边的眼光我早已经不在意了,人这一生,不可能活在别人的嘴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的心情也越来激动,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看到苏梦推着行李箱出现在视野之中。
 
我带着陶小军等人迎了上去,脸上带着一丝激动的盯着苏梦,将玫瑰花递给了她,然后单膝跪地,将戒指举到了她的面前,说:“苏梦,我爱你,嫁给我吧!”
 
苏梦朝着我身后看了看,脸上带着笑容,说:“好俗气哦!”
 
我听到苏梦的评价我有点尴尬,马上说道:“我本来就是一个俗人,你愿意嫁给我这个俗人吗?”此时我的举动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
 
“我可是很凶的!”苏梦笑着对我说道。
 
“正缺个人管我。”我厚着脸皮说道。
 
“发起脾气来我会打人的。”苏梦握了一下小拳头,对我说,眼睛里全是笑意。
 
“我就是你的沙袋,绝对打不烂,保质期一辈子。”我说。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那我就……”苏梦的手朝着戒指伸来,准备接受我的求婚,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围观人群之中,有一个拍巴掌的声音。
 
啪!啪!啪……
 
接着一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我和苏梦两人面前。
 
我抬头看去,发现是几天未见的李洁,一瞬间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怎么会在机场?难道这几天一直在跟踪自己?”
 
下一秒,我站了起来,眉头微皱了盯着李洁,说:“李洁你想干什么?我们已经结束了。”
 
“你说结束就结束吗?我还没有同意呢,我说过,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李洁眼睛瞪着我说道。
 
“我已经跟苏梦求婚了,很快我们就要结婚了,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以后我会想办法把你调出农业局。”我开出了条件,只希望此时此刻李洁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把自己的求婚现场给破坏掉。
 
“哼,现在想收买我了,晚了。”李洁瞥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随后转头朝着苏梦看去:“苏梦,好久不见了。”李洁。
 
苏梦微微对李洁点了点头,随后十分不悦的朝着我瞥了一眼,好像在责问我为什么李洁会出现在这里?
 
“李洁,你想干什么?”我抓住了李洁的手腕,同时朝着陶小军使了一个眼神,想让他把李洁给带走。
 
“放开我!”李洁突然大声嚷道,并且大力挣脱了我的控制:“王浩,你心虚了吗?想让你的手下把我弄走是不是?”她挑衅的看着我。
 
“你到底想干吗?”我眉头紧锁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我只想跟苏梦说几句话。”李洁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后再次转头朝着苏梦看去,说:“苏梦,我猜,王浩肯定没有告诉你,他在外边还有一个亲生儿子。”
 
听到李洁的话,我脑袋轰的一声,感觉头皮发麻,知道今天的事情要坏菜了,任何一个女人都接受不了这种事情,更何况我还对苏梦隐瞒着,想着以后生米做成熟饭,她不接受也得接受。
 
现在可好,苏梦还没有同意嫁给我,就被李洁当面揭穿了。
 
听到李洁的话,苏梦瞪大了双眼,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扭头盯着我问道:“王浩,这是真的吗?”
 
“苏梦,你别听李洁乱说,她故意来搞破坏。”我对苏梦说道,同时狠狠的瞪着李洁说:“你少诬陷我。”
 
我心里知道,如果现在承认有一个亲生儿子的事情,八成跟苏梦就完蛋了,不能说彻底完蛋,基本上她肯定不会马上答应嫁给我了,所以我准备抵赖,反正李洁空口无凭,我也可以说她故意想诬陷自己,达到拆散我和苏梦的目的。
 
“我诬陷你?你摸着良心再说一遍,是不是我诬陷你?“李洁瞪着我反问道。
 
与此同时,苏梦也露出询问的目光。
 
此时的我已经骑虎难下了,只能硬着头皮说:“你就是误陷我,我都没结婚,怎么可能有孩子,你就是想拆散我和苏梦,李洁,是你把我放弃了,不是我甩你,现在又何必这样呢?”
 
“好好好!王浩,我今天才知道你老实的外表下面是一副无耻的面孔!”李洁突然连说了三个好字。
 
“李洁,你和王浩的事情我已经基本知道了,是你自己不珍惜一个可以为你拼命的男人,你们的分手完全是你咎由自取,跟王浩无关,现在这个男人属于我了,我会好好珍惜,希望你能有一点自尊,不要再做这种无耻的事情。”苏梦相信了我的话,挽着我的胳膊对李洁说道。
 
我其实心虚的厉害,以后如果苏梦知道了假小子和孩子的事情,会不会拿枪直接给我来上一枪,以她敢爱敢恨的暴脾气,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呢。
 
“苏梦,我今天不是来拆散你们,而是让你知道这个男人丑恶的面目。”李洁说,随后只见她突然啪啪啪,再一次拍了三下手掌,然后对着她刚才走出来的那个方向喊道:“萱萱,该你上场了。”
 
听到萱萱两个字的时候,我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栗,心里拼命的祈祷着:“不是假小子,不是假小子,千万别是假小子。”
 
可惜这一次老天爷没有站在我这一边,只见假小子分开围观的人群,抱着一个小男孩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愤怒的盯着我,说:“王浩,你再说一遍,这个孩子是不是你儿子。”
 
“我、我、我……”我嘴唇一些在哆嗦,眼睛躲闪着假小子利箭般的目光,脑子一片空白,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话。
 
“王浩,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她又是谁?”苏梦多聪敏的一个人啊,立刻严厉的指着假小子对我问道。
 
我木然的扭头看了苏梦一眼,根本不知道说什么,自己就是再无耻,也不可能当着假小子的面说假话。
 
一瞬间,现场出现了片刻的寂静,只有围观人的窃窃私语声。
 
“爸爸!”突然假小子怀里的小男孩用稚嫩的声音喊了一声爸爸,并且两只小手还抓了一下我的衣服。
 
啪!
 
下一秒,我感觉左脸颊一阵疼痛,苏梦轮圆了手臂给了一记耳光,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王浩,你这个大骗子。”说完,她拉着行李箱朝着机场外边走去。
 
“苏梦,你听我说!”我朝着她的背影喊道。
 
“别跟着我,现在我不想见你,更不想听你的狗屁解释!”苏梦大声嚷叫道。
 
啪!
 
下一秒,我右脸颊又挨了一记耳光,嘴角都被打出血了,是假小子打的,她愤怒的盯着我,说:“王浩,我没有想到你这么无耻,你跟别人结婚我不反对,我可以单独把儿子抚养成/人,但是你连敢承认他存在的勇气都没有,算我瞎了眼,我现在从心里看不起来。”
 
假小子说完之后,抱着小男孩走了,临走的时候,我还听到小男孩喊了几声爸爸,而假小子却说,你爸爸死了。
 
苏梦走了,假小子也走了,陶小军等人躲得远远的,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渐渐的散去了,只见李洁一脸得意的站在我的面前,啪的一声,她扬手也给了我一记耳光:“王浩,我这一记耳光是告诉你,你可以破坏掉我的一切,我也可以毁掉你的一切。”
 
我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凶巴巴的盯着李洁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你甩了我,是你嫌弃我是一个穷屌丝,你是认为我配不上你,是你抛弃了我,而不是我抛弃了你,现在你又来破坏我的幸福,破坏我的一切,你变态吗?”
 
“我后悔了!”李洁盯着我的眼睛说:“苏梦刚才说的对,一个能为女人拼命的男人,我为什么不珍惜呢,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是我心里某种思想在作怪,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不介意你在外边照顾萱萱和孩子,甚至于我还可以做孩子的干妈。”
 
李洁抛出了一个天大的馅饼,不过我并没有被砸晕,因为那天晚上我真得心已经伤透了:“不可能了,我们两人之间不可能了,你明白吗?破镜能够重圆吗?那只是童话,我希望你现实一点,也许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我对李洁说道。
 
“破镜是不可以重圆,但是我们两人可以重新开始,以前的一切都删除,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李洁,今年三十二岁,江城农业局的一名公务员,很高兴认真你。”李洁将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盯着她,摇了摇头,惨笑道:“李洁,你别自欺欺人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了,但凡你那天晚上能给我留点面子,能别把我伤的那么深,我们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对你的心已经死了,明白吗?”
 
“王浩,苏梦是不会原谅你的欺骗,更不会接受你和萱萱的孩子,但是我可以,甚至于每个月我还可以让你去陪萱萱几天。”李洁再次扔出了重磅炸弹。
 
可惜我此时对她心里充满了恨意,是她今天一把将本来一个美好的求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对于她提出的任何诱惑,都有一种本能的抵触:“李洁,你死心吧,我们两人绝对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我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朝着机场外边走去。
 
“王浩,你逃不掉的,苏梦不会原谅你,萱萱也不会原谅你。”李洁说道。
 
第四百六十二章 再给我们两人一次机会
 
 +A -A 时间:01-23 03:42 字数:3500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李洁竟然会出现在机场,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还能把假小子找到,并且带到了机场,太可怕了,我精心为苏梦准备的一场求婚,就这么被她给破坏了,并且还挨了三记耳光。
 
我朝着苏梦追去,身后传来李洁的声音,但是我没有理睬,直接对陶小军说:“跟上那个抱孩子的女孩,找到她的住址,别让对方发现。”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看我的目光充满了疑惑,三条、魏明、倪果儿等人的目上光也差不多,总之今天我算是出丑到家了。
 
我急忙的朝着苏梦追去,可惜因为李洁耽搁了一点时间,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她已上了出租车。
 
“苏梦!苏梦,你听我解释!”我追着出租车跑了十几步,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渐渐的被甩开了。
 
随后我急忙记下了对方的车牌,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找到自己的车子,朝着那辆出租车追了过去。半路上,我连续超车,终于在五分钟之后,追上了苏梦乘坐的那辆出租车。
 
我拨打苏梦的手机,可惜已经关机,于是我开着车跟了一路,苏梦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回到了江城的家。
 
我的车和前面的出租车前后脚开进了苏梦所在的小区,当我从车里下来的时候,苏梦拿着行李箱朝着楼洞走去。我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去路:“苏梦,你听我解释!”我说。
 
“不用解释,我只问你一句话,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苏梦满脸寒霜的瞪着我问道。
 
“是!”我犹豫再三,最终点了点头,说:“但那绝对是一个意外,我发誓。”
 
“你认为你说的话,我还会相信吗?”苏梦瞪了我一眼,反问道。
 
“苏梦,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对你有所隐瞒,那是因为我知道,如果告诉你我在外边有一个孩子的话,我怕你离我而去。”我说。
 
“你说对了,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决定把江城的房子卖掉,然后移民到美国了,不会再回来了。”苏梦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我仍然在她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悲伤和不舍。
 
“不要这样,你听我说,即便判我死刑,也要给我申辩的权力吧。”我盯着苏梦,恳求道。
 
“好,我给你说话的权力,说吧,不过我告诉你,即便你把天说破了,那个孩子仍然是你的亲骨肉,这一点永远改变不了。”苏梦瞪着我说道,声音有点激动,这一点可能是她最受了的事情。
 
“王浩,我可以允许你婚前的花心和各种桃色新闻,但是一个孩子,那是我绝对不允许的,因为不管那个孩子争不争,他都在那里,只要他在那里,你的心里就会牵挂他们娘俩,我说过,绝对不会跟任何人分享自己的男人,要么得到你的全部,要么就全部舍弃,没有中间环节。”苏梦越说越激动。
 
等她情绪平静了一点,我这才开口说道:“苏梦,这真是一个天大的意外,当时邓思萱是江大的学生,剃着毛寸,跟个假小子一样,我不可能喜欢她,但是却意外的成了朋友,有一天,她的好闺蜜抢了她的男朋友,她很伤心,正好那天我也很郁闷,于是我们两人去喝酒,再然后,我们两人都喝大了。”
 
“呵呵!”苏梦呵呵一笑。
 
“等酒醒的时候,我发现和邓思萱躺在酒店的床上,两人都一丝不挂,本来这事就是一个意外,过去也就过去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一次,就一次,她就怀孕了,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你知道吗?”我对苏梦说道。
 
“继续编,一次就怀孕了,呵呵,演电视吗?”苏梦完全不相信。
 
“苏梦,我发誓,若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真得就那一次,邓思萱就怀孕了,当时我刚破处没多久,精力十足,她又是处女,喝醉酒之后,可能搞了好多次,只是我们两人都处于醉酒状态,根本不知道。”我指天发誓道。
 
“那为什么不打掉?苏梦对我问道。
 
“打了,发现怀孕之后,邓思萱就去了医院,本来以为她打掉了,我还去照顾了她几天,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最后一刻反悔了,没有让医生动手术,再然后,她就休学去了西藏,去年的时候,九月份的时候,从西藏邮来一个包裹,我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我把自己和邓思萱后事情详详细细的跟苏梦说了一遍。
 
“好,就算你说的都是真话,那你准备怎么办?那个孩子你不管,就是畜生渣男,管的话,难道孩子的她当大,我当小吗?王浩,我说过,不会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得不到全部,我苏梦宁愿不要,所以请这几天不要再来打扰我。”苏梦斩钉截铁的说道,随后大力的推开了我,走进了电梯。
 
我要跟着进电梯,但是却被苏梦给推了出来:“别让我瞧不起你,好好照顾孩子和他妈妈,祝你幸福。”苏梦说。
 
叮!
 
电梯关上,苏梦消失了。
 
我呆呆的站在电梯口,足足的站了十几分钟,然后硬着头皮走进了电梯,来到了苏梦家的门前。
 
叮咚!叮咚……
 
我按响了门铃,稍倾,里边传来了苏梦的声音:“谁啊?”
 
“我,王浩,苏梦你开开门好吗?我有事跟你商议。”我说。
 
“王浩,不可能了,我们之间不可能了,我回去吧,好好照顾孩子和他妈妈,别让我瞧不起你。”苏梦说道。
 
“你不开门,我是不会走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你就在外边等吧。”苏梦说,然后就没有了声音。
 
就这样,我坐在苏梦家门口,从中午等到晚上,又从晚上等到第二天的早晨,中间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仅仅上了二次厕所,直接尿在了楼梯间。
 
第二天早晨,苏梦开门的时候,我正蜷缩在门处于半睡半醒之中,太困想睡,但是睡着了又冷,瞬间会被冻醒,所以整个晚上都是这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苏梦,你终于开门了。”我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随后连打了三个喷嚏。
 
“你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苏梦盯着我问道。
 
“嗯!求求你再给我一次说话的机会。”我揉搓了一下鼻子,可怜巴巴的对苏梦说道,其实没有这么惨,故意装得这么惨。
 
苏梦眉黛微皱,可能看到我流鼻涕了,于是侧了一下身,说:“进来洗个热水澡吧,我下去买早餐。”
 
“哦,好!”听到她的话,我心里暗道一声,还好没有对自己冷漠,不然的话,真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下一秒,我走进了苏梦家,朝着卫生间走去,自己此时又困又冷又饿又渴。
 
美美的洗了一个热水澡,穿着一件浴袍走了出来,苏梦已经把早餐买了回来,小笼包、小米粥、还有几样小咸菜。
 
我连喝了二碗粥,吃了二十几个小笼包,这才感觉不饿了,苏梦仅仅吃了一点点,随后一直盯着我看。
 
“苏梦,你可不可以不要移民,再给我们两人一次机会,半年时间,你在江城住半年时间,算是一个缓冲期,如果半年之后,你还要移民美国的话,我不会再拦你,只是希望你利用这半年时间,好好想清楚,我不想失去你。”我突然抓着苏梦的手,深情的对她说道。
 
“松手!”苏梦瞪着了我一眼,说道。
 
“不松!”我说:“你不同意,我是不会松手的。”说着,我还将浴袍的袖子拉了上来,露出了手臂上的两个疤,那是在日本的时候,被苏梦咬的,虽然现在已经好了,但是留下了永久的暗红色的疤痕。
 
“咬吧,我不介意多留几个疤痕,反正一看到疤痕,我就会想到你。”我一脸无畏的说道。
 
苏梦盯着我看了几秒钟,最终没有咬,我知道她表面上虽然很凶,但是内心深处其实很温柔,并且特别渴望一种安全感。
 
“你让我考虑两天。”稍倾,苏梦开口说道。
 
“不骗我?”我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不骗你。”她说。
 
“那拉勾!”我伸出了左手的小拇指。
 
苏梦瞥了我几眼,嘴角抽动了一下,可能想说我幼稚,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伸手她另一只手的小拇指,跟我勾了勾,然后两个大拇指碰了一下,算是立下了一个约定。
 
“现在可以把手松开了吧?”苏梦说。
 
“哦!”我松开她的手腕,说:“两天之后,不管你有什么决定,都要告诉我。”
 
“嗯!”她应了一声,说:“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那个,我好困,可不可以在你这里睡一会?”我盯着苏梦弱弱的问道。
 
“别得寸进尺。”苏梦说。
 
“睡到中午我就离开,太困了。”我说,懒着不想走。
 
“给你十秒钟,如果不走的话,那么我就走。”苏梦盯着她的手表说道。
 
“走走,我马上走,等我换了衣服。”我说,随后立刻站起来朝着卫生间跑去。
 
十分钟之后,我从苏梦家出来,一脸的疲惫,苏梦算是暂时搞定了,她说考虑两天,就证明有戏,本来上车之后,准备回鞍山路忠义堂总部睡觉,但是想了想,还是先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喂,小军,昨天让你跟踪抱孩子的那个女孩,你跟踪的怎么样了?”我问。
 
“她们住的地方找到了。”陶小军说。
 
“那为什么不早打电话给我。”我问。
 
“打了,一直没人接。”
 
我看了一下未接电话,果然有十几个,自己昨天把手机落在了车里。
 
“住那里?地址给我。”我说。
 
“南城城中村柳河村,二哥,如果那个男孩真是你的骨肉,我觉得你还是把她们娘俩接到鞍山路这边住吧,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很难的。”陶小军告诉了我一个地址,并且提出了他的意见。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随后开车朝着南城疾驰而去。
 
柳河村是南城的城中村,因为这里租房相对市中心便宜,所以很多都市白领都在这里租房。
 
据陶小军所说,邓思萱带着孩子租住在一栋自建五层小楼的阁楼,我找到阁楼之后,发现门上挂了锁,估摸着邓思萱上班去了,至于孩子,八成送去了托儿所。
 
我打听了一下附近的托儿所,果然找到了在机场见到的那个小男孩。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头顶冒绿光
 
 +A -A 时间:01-23 06:01 字数:3500
我找到了托儿所的老师,获得了邓思萱现在的手机号码,当场打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了,没想到邓思萱还记得我号码:“喂,王浩,你怎么知道我现在的手机号码?”
 
“你在那,我们谈一谈。”我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上班呢,你先告诉我,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邓思萱再次问道。
 
“我找到了思浩所在的托儿所。”我说:“我们必须好好谈一谈,思浩,还不到一岁,你怎么放心把他送进托儿所。”
 
“我需要工作,需要赚钱养活我们娘俩。”邓思萱回答道。
 
“需要钱,你可以跟我说,为什么要玩失踪?”我问,心里有点生气。
 
“不需要你的钱,我一个人照样把宝宝养大,不好意思,宝宝改名字了,不再叫邓思浩,而是叫邓宝,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邓思萱说。
 
“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今天为什么伙同李洁出现在机场,你什么意思?喂?喂?靠!”听到邓思萱的话,我一瞬间压不住自己心里的怒火了,吼叫了起来,可是邓思萱却马上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我发火的机会。
 
下一秒,我马上又拨了过去,手机里却传来电脑的声音:“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靠!”我骂了一句,心里的怒火没处发泄,于是只好对着空气拳打脚踢,引来不少路人异样的目光。
 
又困又冷,我就近找了一家旅馆,进去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天都黑了,肚子饥肠辘辘,结账从旅馆出来,我在旁边的一家火锅店填饱了肚子。
 
九点钟,我出现在邓思萱租的阁楼门前,敲了敲门。
 
咚咚!
 
“谁啊?”屋里传来邓思萱的声音。
 
“我,王浩。”我说。
 
大约十几秒钟之后,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邓思萱穿着一身职业套裙,好像刚下班的样子,并没有换在家的休闲衣服。腿上包裹着丝袜,别说,她头发留起来,还挺漂亮,我的目光不由的在她腿上扫了几眼,随后抬腿就往屋里走,可惜被邓思萱推了一把:“有话就在门口说吧。”她说。
 
“我们两人的事情几句话能说清楚吗?”我瞪了她一眼,硬是闯了进去,却发现客厅里还有一个男人,正逗宝宝玩。
 
“我擦,找人了?”这是我看到男人的第一感觉,随后朝着旁边的邓思萱看去:“这男人是谁?”我问。
 
“我男朋友,我们马上要结婚了。”邓思萱回答道,随后走到男子身边,一副亲密的样子。
 
我眉黛紧锁了起来,盯着邓思萱和陌生的男子,还有正沙发上乱爬的宝宝,一瞬间,我他妈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外人,他们三个人才是一家三口。
 
心里涌出一股怒火,不过思考再三,我最终把这股怒火给压住了,自己好像现在不能给邓思萱任何的承诺,也没有干涉她生活的权力,可是我他妈的为什么看到男子的一瞬间,感觉自己脑袋上冒绿光呢。
 
“你叫什么?那里人?多大了?身份证我看看。”我对那名坐在沙发上的眼镜男问道。
 
“萱萱,这人是谁?”眼镜男扭头对邓思萱询问道。
 
“邓宝的亲生父亲。”邓思萱倒是没有说慌。
 
“哦,他就是那个抛妻弃子的渣男啊。”晚镜男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本来就感觉脑袋冒着绿油油的光,全力压着心里怒火,眼镜男竟然还阴阳怪气的损我,于是我心里的怒火瞬间压不住了,不过怕吓着宝宝,我用手指了指眼镜男,说:“咱俩出去聊!”
 
“好,我正要会会你这个渣男。”眼镜男说,随后起身跟着我走出了阁楼。
 
我停了下来,转身盯着眼镜男,轻轻的把阁楼的房门关上,随后猛然一脚踹在眼镜男的肚子上,他直接被我一脚踢下了楼梯,骨碌碌!砰的一声,眼镜男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哎呀!
 
“操/你大爷,老子的事轮得着你个王八蛋来多嘴,你他妈算那颗葱,睡老子的女人,老子今天弄死你。”一米半的台阶,我三步跨了下去,对着跌落在楼梯拐角的眼镜男拳打脚踢起来。
 
砰砰砰……
 
哎呀!哎呀……
 
对方惨叫不止,嘴里嚷着什么,我因为愤怒根本没有听清,只是不停的殴打着对方。
 
“王浩,够了,你给我住手。”身后传来邓思萱的声音,还有孩子的啼哭声。
 
哇哇哇……
 
我停止殴打眼镜男,扭头看去,发现邓思萱抱着孩子出来了。
 
“男人之间的事情,你抱着宝宝出来干嘛,不怕吓着他。”我对邓思萱吼道,没想到自己这一吼,宝宝哭得更厉害了。
 
“你吼什么,许哥是我公司的同事,今天我特意请来帮忙的。”邓思萱说。
 
“呃?什么意思?帮忙?帮什么忙?”我愣了一下,不明白邓思萱的意思。
 
“我和邓思萱只是同事关系,我有老婆孩子,今天她想气你,只是让我来帮忙。”地上被我揍得鼻青脸肿的眼镜男说道。
 
“你他妈有老婆孩子了,还来勾/引老子的女人,你个王八蛋才是真正渣男,操!”我大骂一声,又给了眼镜男两脚,刚才她看邓思萱的目光那么猥琐,那么暧昧,我不相信他仅仅是来帮忙,没有别的想法,老子自己也是男人,碰到这种事,帮完忙之后,绝对想着把对方搞上/床。
 
“你想吓着宝宝就尽量的发疯吧。”身后传来邓思萱的声音,随后砰的一声,她关上铁门进屋了。
 
我又揍了眼镜男几下,恶狠狠的瞪着他,说:“孙子,老子这一次看在萱萱的面子上先饶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龌龊的想法,以后离萱萱远点,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之举的话,一定让你后悔终生,滚吧!”
 
眼镜男扶着墙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不过离开的时候,他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全是仇恨的目光。
 
我并不怕他报复,这两年光顾着跟大人物斗智斗勇了,这种猥琐男还真没有放在心上。
 
稍倾,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推开铁门重新走进了阁楼。
 
邓思萱正撩起衣服在喂奶,我马上把目光移开了,说:“一会喂完奶,我们谈谈吧。”
 
邓思萱没有说话,也没有再赶我出去,于是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想开电视看,却被她阻止了:“宝宝喝/奶要睡觉了。”
 
我瞥了小家伙一眼,最终把遥控器放下了,闲得无聊,掏出烟来,正准备点火,邓思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准在家里抽烟,宝宝不能呼吸二手烟。”
 
处处拿宝宝压我,让我心里十分不爽,不过最终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我忍了下来,同时好像明白了苏梦所说的话,只要孩子在这里,我的心就会有一半留在她们母子这里。
 
“唉!”我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暂时将负面情绪压了下去,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想事情。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孩子吃饱了,好像睡着了,邓思萱轻轻的将宝宝抱进了房间,五分钟之后,才走出来。
 
她换了一身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李洁怎么会联系上你?”我问。
 
“我也不知道,前天她突然打电话给我。”邓思萱说:“当时我很纳闷,她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为什么要跟她合伙去机场,并且连孩子也抱去。”我看着邓思萱询问道。
 
“李洁说你移情别恋,我和她都是受害者,要把你和苏梦的事情搞黄了。”邓思萱回答道。
 
“你为什么要同意。”我说。
 
“呵呵!”邓思萱呵呵一笑,说:“我为什么不同意呢?能给你这个渣男制造一点麻烦,我很高兴。”
 
“我怎么渣了?当时我们喝醉酒了,那完全是一个意外,至于孩子更是一个天大的意外,你说打掉了,最后竟然没有打掉,直到生下来都没有告诉我,你不认为自己也有错吗?”我瞪着邓思萱质问道。
 
她沉默了,其实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根本无法判断谁对谁错,仔细追究起来的话,还是她有错在先,只是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很辛苦,我不想责怪她而已,但是这不能当做她骂自己渣男的理由。
 
“我希望你不要再跟李洁掺和在一块,河西江大新校区旁边开发了几个商业住宅小区,其中翰林院小区不错,靠近江大,绿化又好,又安静,还靠近大沽河畔,风景优美,并且还是学区房,孩子上学可以去江大附小和附中,我会尽快筹钱在翰林院买个套二,到时候,你们母子两人搬过去。”我对邓思萱说着自己计划。
 
“我们不需要你的施舍。”她断然拒绝。
 
“你不需要,孩子也不需要吗?”我盯着邓思萱问道。
 
她没有吱声。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也别工作了,至少孩子在三岁之前,你别工作了,我养着你们,你不要拒绝,宝宝不到一岁去托儿所,你不觉得他太可怜吗?”我对邓思萱反问道。
 
“如果你在家里闲着无聊的话,完全可以在网上写点东西赚钱,你不是江大文学系毕业吗?”我说。
 
邓思萱嘴角动了几下,最终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把你卡号给我,我用手机银行先转二十万给你和孩子。”我说。
 
邓思萱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钟,说:“王浩,你是不是觉得用钱就可以解决我和孩子的事情?”
 
“我没有这样说,但是你们现在确实需要钱,孩子也需要钱,至于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暂时先维持现状好吗?让我们两人都冷静一下,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我放低了姿态,对邓思萱恳求道。
 
现在我能拖着,苏梦那边拖着,邓思萱这边也拖着,因为根本就是无计可施。
 
邓思萱沉默了十几分钟,最终在现实面前低头了,她扔给我一张卡,我马上用手机转了二十万进去,随后她开口对我说道:“尽快给我和孩子解决房子和户口的问题。”
 
“嗯,没问题,只要买了房子,你的户口和孩子的户口我都会办好,这些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放心好了。”我说。
 
“你走吧!以后我不会再跟李洁联系了,你和其他女人的事情,我也不会再掺和了,只要你保证孩子的吃穿住行,以后受最好的教育。”邓思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