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58、459回

第四百五十八章 目瞪口呆


“王浩,昨天晚上我确实喝醉了,胡乱说话,你别放在心上,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李洁扑在我的怀里,抬头看着我,一脸楚楚可怜的说道。

“好,我原谅你了,你先回去好不好?”轻轻的想把李洁推开,但是她死死的抱住我,根本推不开。

放在过去,李洁这样对我,我早就抱着她进屋上/床了,现在却满脑子感觉太假了,太虚伪了,昨天晚上还对我充满了不屑,今天却变成了小鸟依人,这简直变化太大了,仿佛有双重性格似的。

昨天晚上在八十年代酒吧喝酒的时候,我把这两年跟李洁的点点滴滴想了一遍,并且还是以一种第三者的身份,回顾我们两人的过往,突然发现了一点过去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的东西——李洁确实看不起我。

她在醉仙楼说的话,百分之百是借着醉酒说的实话,这叫酒后吐真言,这也就能说明一个长久困扰着我的问题,不管自己如何为她拼命,李洁总对自己若即若离,始终感觉隔着一层什么,现在突然明白了,她应该是不甘心。

后来我喝醉了,也想通了,因为我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花二十万买了一个媳妇,只是一种合同关系,这个媳妇突然想要变成自己真正的老婆,我会怎么想?即便真有了感情,那在内心深处也会瞧不起她的,这样情况同样适合于我和李洁的关系,只是反过来而已。

所以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跟李洁彻底一刀两断,只要苏梦还愿意嫁给自己,那么我就准备娶她,其次,不管苏梦愿不愿意,我都会尽力寻找假小子母女两人,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至于李洁,也许以后只能做朋友或者是熟悉的陌生人。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冰冷的李洁,竟然因为从本来板上钉钉的正区长变成农业局副局长而放低了姿态,对我死缠烂打,这根本就出乎我的意料。

“我不回去,今晚我就住在这里。”李洁说。

我让她回去,她竟然要住在这里,随后的举动更加的令我目瞪口呆,她第一次主动亲吻我,并且搂着脖子的力量很大,我根本没有防备,一下子被她吻在嘴唇上。

李洁的小舌头伸了过来,我惊呆了,不过几秒钟之后,立刻推开了她,因为我没有一点喜悦,只能惊恐:“她难道为了仕途可以放弃一切尊严吗?”我吃惊的盯着李洁,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洞房花烛夜那天晚上的情景不由自主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其实本来自己都有意识的忘掉这个画面,可惜那只是自我麻木,经过刚才的刺激,这个画面突然就出现在脑海之中。

“那个,李洁,你不要这样,你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我说,本来我以为报复了李洁,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或者她来跪/舔自己的话,我会十分的高兴,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相反却十分的难受,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这才是李洁真面目吗?

李洁盯着我,目光有点复杂,甚至于有点吃惊,她可能没有想到,我会推开她,也许在她的印象里,只要她主动一点,我肯定会马上沦陷。

“我走吧!”我说,随后转身拿出钥匙打开了门,本来以为李洁刚刚被推开,自尊心肯定会受到一点冲击,至少今晚不会再来纠缠我了,可是我错了,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李洁竟然也跟着走了进来,并且下一秒,我算是彻底的呆住了。

李洁关上了防盗门,突然扑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呜呜的哭了起来:“王浩,我不能去农业局,去了农业局,我这一辈子就完蛋了,今年我已经三十二岁了,如果没有了事业,又没有了爱情,那么我就一无所有了,呜呜……”

“你别哭了,先起来。”我急忙去扶跪在地上的李洁,这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此时自己脑子一片空白,有点手忙脚乱,面对死亡我都没有这么窘迫过。

可惜李洁抱着我的双腿,就是不起来:“王浩,我不知道孔志高为什么听你的话,但是我求求你,让他别把我调往农业局了,呜呜……”李洁哭着说道。

“她竟然知道是孔志高的提议,看来内部传出消息之后,李洁花费了大力气来打听这件事情,应该是完全确认了因为我的原因她才被调往农业局,所以她才会如此的纠缠自己。”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李洁,你冷静一点,我就是一个穷屌丝,根本控制不了孔志高,他是江城市长,动一动手指头就能要了我的小命,你肯定搞错了。”我说。

昨天晚上,还恨不得让李洁知道我能控制孔志高,她正区长的位置是自己帮她争取的,但是现在,我却有点害怕李洁知道我和孔志高之间的关系,自己内心深处不自由主的开始疏远李洁,因为她的表现太令我惊悚了,为了权力可以出卖尊严吗?难道她以前跟自己说的话,都是慌言吗?

“我错了,我昨天晚上不该骂你穷屌丝,王浩,我们两人发生过关系,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你不要赶尽杀绝好不好?”李洁抱着我的腿抬头看着我说道。

“李洁,你起来说话好不好?”我又要去扶她,可惜她根本不起来。

下一秒,李洁突然开始解我的裤子,我再一次目瞪口呆,等反映过来的时候,裤子一下子被李洁扒到了脚踝处。

“李洁,你干嘛?”我呆呆的问道。

“王浩,我昨天晚上错了,我真心向你道歉,用实际行动向你道歉。”李洁抬头看着我说道,随后慢慢的趴在我的双腿之间。

啊!

我轻呼了一声,因为下面传来一阵舒服之极的感觉,并且迅速膨胀了起来。

不过我的心里却涌出一丝莫名其妙的怒气,下一秒,我突然挣脱了李洁的缠抱,朝后退了几步,急速的把裤子穿好,然后大力的将李洁从地上拽了起来,双手摇晃着她的身体,说:“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我宁愿你高高在上,把我踩在脚下,永远当你的女王,不可以用任何事情征服的女王。”

我几乎是歇斯底里,因为突然感觉心里的一个梦,咔嚓一声醉了,我把李洁想得太完美了,可能一直在跟自己心里塑造的李洁在谈恋爱,可是刚才现实却给了我致命一击。

“你不生我气了吗?”李洁可能有点懵圈,她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发火。

“你需要冷静一下,权力并不是你生活的全部。”我说,随后打开门,大力的将她推了出去。

“王浩,我都这样了,你还要我怎么样?不要太过份了!”李洁扒着门不走,并且脸上的表情有点恼羞成怒。

“你能不能听听我在说什么?理解一下我刚才说的话,算了,你现在需要冷静。”我说,然后强行扒开她的手,准备关门。

“王浩,既然你这么绝情,那也别怪我绝情,我发誓,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李洁真得恼羞成怒了,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我,吼道。

“你现在需要冷静!”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道,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防盗门。

砰砰砰!

外边传来李洁踢门的声音,还有她的嘶吼声:“王浩,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

我没有再理睬李洁,而是掏出手机给刘静打了一个电话:“喂,刘静,李洁出现了一点状况,你马上来鞍山路这边我住的地方,将她带走。”电话接通之后,我对刘静说道。

“王浩,囡囡怎么了?”刘静紧张的问道。

“你快来吧。”我没有多说,便挂断了电话。

李洁一直在踢门,并且开始对我叫骂了起来,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感觉十分的痛心,甚至于有一点后悔,不应该让孔志高把李洁调入农业局,到嘴的正区长变成了农业局副局长,对于热衷于权力的李洁,八成真是受了强烈的刺激。

“她的精神不会有问题吧?”我在心里暗暗担心:“应该不会吧,这么一点压力都承受不了的话,如何在官场上混呢?”

李洁一直没走,她骂了十几分钟之后,变成了哭泣,呜呜的哭泣声一直从门外传来。

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听到门外传来刘静的声音:“囡囡,你怎么坐在地上,快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听到刘静的声音之后,我马上站起来打开了防盗门,发现刘静正把坐在地上哭泣的李洁搀扶起来。

李洁朝着我看来,目光里充满了仇恨的目光,让我全身的汗毛直立了起来:“她恨上了我。”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王浩,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李洁走的时候,双眼瞪着我说道。

“你需要冷静,如果你冷静之后,我们可以再谈谈。”我说。

“不需要,我李洁不需要你这个穷屌丝的怜悯,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李洁说,随后跟着刘静离开了。

看着她消失的在楼梯拐角的北影,我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李洁变成今天晚上这个模样,受到这么大的刺激,跟自己有直接的关系。

“唉,也许自己大度一点,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我并没有再找李洁的过错,而是开始反思。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半夜一点钟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铃铃铃……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这个时候谁会找自己?拿起手机一看,有点吃惊,因为上面显示来电之人是苏梦。

“苏梦开机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苏梦!”

“想好了吗?”苏梦的声音仍然酷酷的,感觉很冷静。

“嗯,我们结婚吧,如果你还愿意嫁给我的话。”我立刻说道。

“李洁呢?”她问。

“我和她已经彻底说清楚了,也许以前我爱的就是自己心里的一个幻影,不说她了,你在那里?”我问。

苏梦并没有说她在那里,而是继续询问我和李洁的事情:“你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是你因某种原因甩了李洁的话,我要考虑一下你的人品,如果是李洁甩了你的话,那么我要考虑一下你对我爱到底有几分是真。”苏梦说。


第四百五十九章 胖子下三滥的手段


苏梦打破沙锅问到底,我没有办法,只好大体上跟她讲了昨天晚上和今天的事情,讲完之后,我补充道:“也许一直我将李洁当成了完美的化身,只是跟自己想象出来的一个完美的替身在谈恋爱。”

“你爱我吗?”苏梦在沉默了一会之后,突然开口问道。

“我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爱了,有点糊涂,但是有一点我非常的肯定,如果明天就发生战争的话,我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你,但是却无法放心的把后背交给李洁。”我十分认真的对苏梦说道。

又是一阵沉默,我不知道自己的回答苏梦是否还满意,正当提心吊胆的时候,苏梦的声音终于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我是不会跟任何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如果我们结婚的话,你在外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都要给我断掉,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一条龙帮着你断掉。”

“都断,马上断!”我说。

“除了李洁之外,你外边还有几个女人?”苏梦突然问道。

我想了一下,陈萍她在日本看到了,如果说我只是带陈萍母女两人去日本滑雪,并没有干其他的事情,傻子都不会信,于是我立刻说道:“除了李洁之外,只有陈萍一个人,陈萍管理着我四个场子的财务,所以必须是我的女人。”我给出了一个很合理却也很蹩脚的解释。

至于假小子,我是不会傻到告诉苏梦,自己和假小子还有一个儿子,那样的话,估摸着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接受,只能先斩后奏了,先跟苏梦结婚,最好有了小孩之后,再告诉她这件事情,到了那个时候,生米做成了熟饭,苏梦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就一个陈萍?”苏梦显然不相信,声音里充满了疑问。

“嗯,就一个,其实昨天晚上李洁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穷屌丝。”我自嘲道。

“那是她不懂得欣赏你,更不懂得珍惜你,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亲,又有那个男人会为一个女人拼命呢?我妈活着的时候说过,如果出现了一个可以为我拼命的男人,就要牢牢的抓住,而你就是第一个在一条龙面前将我挡在身后的男人,又是第一个可以为了跟悍匪拼命的男人,所以既然没人要你了,那么我就准备把你收下了。”苏梦用一种很轻松的口吻对我说道。

“苏梦,你答应了?太好了,你现在在那里?什么时候回来?”我急切的问道。

“三天之后,我会回到江城,到时候在机场我想看到一个人手拿鲜花和戒指向我求婚,能做到吗?”苏梦问。

“能,能做到!”我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同时也有一点担心,弱弱的问道:“苏梦,我身上钱不多,买不了很大我钻戒。”

”傻气,我是那种肤浅的女人吗?即便是一个铁戒指,我都不会嫌弃,只要是你送的。”苏梦说。

“好想现在抱着你睡觉啊。”我跟苏梦说着一些让人脸红的话,又聊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实在困得不行了,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开门的时候,很害怕李洁又站在外边,当打开门的时候,发现外边并没有人,这才放下心来,今天有一个任务,就是去商场挑选一款钻戒,不求最贵,但求别出心裁,独一无二。

我在商场逛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一款独一无二的钻戒,那必须定做,如果出自大师之手的话,价格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承受。

买船加装修差不多花了一百万左右,我卡里还剩下二百四十多万,如果结婚的话,肯定要买新房子,不能再住到忠义堂总部,滨河小区的别墅很不错,可惜太贵了,自己买不起,在市中心买个套三,首付至少一百万左右,赌船还要预料一百万的资金,这样算下来,自己能支配的资金也就四十万多点。

还要留点结婚用,装修的费用从陈萍帐上走,过年一个多月四个场子赚了不少钱。

我思来想去,最多拿二十万来买钻戒,于是只好在周六福珠宝店,买了一个二克拉的钻戒,一共十八万八千块。

逛了一天,才买了这么一个小东西,在外边吃了晚饭才回到鞍山路,本来准备回家洗澡睡觉,没想到接到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什么事?”我问。

“二哥,胖子的迪厅开业了。”陶小军说。

“哦,开就开吧,不能挡着他做生意啊。”我说,同时有点奇怪,胖子迪厅开业陶小军还要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

“这混小子,派手下的小弟堵在我们兄弟迪厅的门口,先发他们迪厅的优惠券,如果对方还要进我们兄弟迪厅玩的话,他就让人恐吓,狗子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不知道怎么办?又不敢给你打电话。”陶小军对我说道。

听完陶小军的话,我的眉头微皱了起来,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经常用来对付那些没有交保护费的娱乐场所,这是一种潜规/则,像这种软刀子警察根没有办法管。

没有想到,胖子竟然把这种方法用在了我的身上,其实如果是别人的话,估摸着狗子早带人跟对方干起来了,但是偏偏是胖子,这对于从小跟胖子一块长大的陶小军、三条和狗子三人来说,确实很难处理。

“小军,我们今天可以不做迪厅的生意,但是明天呢?后天呢?这样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啊,你们和胖子从小一块长大,我知道,可是他今天做出这种事情,心里是否还念及一点跟你们的兄弟情呢?”我对陶小军说道。

“二哥,我刚才跟三条和狗子商议了一下,胖子的事情,我们不管了,只希望你给他留条命,行吗?”陶小军声音纠结的说道。

“这样也好,胖子的事情,你们三人回避,我来处理吧。”我说:“至于胖子,我肯定不会伤及他的性命。”

“谢谢二哥!”陶小军说。

挂断陶小军的电话之后,我将车停在忠义堂总部楼下,步行朝着鞍山路的兄弟迪厅走去,不远,大约十分钟之后,我就看到了兄弟迪厅,果然门口有五名小青年,正在拦截准备去兄递迪厅玩的人。

思考了片刻,我朝着魏明等人的住处走去,除了倪果儿在夏菲那边帮忙之外,剩下的十八人都在寝室,其中一半人都已经睡觉了。

“王叔!”

“王叔!”

……

我的到来引起了一阵骚动,我笑着跟他们打招呼,随后把魏明、袁成文、凳子,小五、小树以及小虾米和小豆子七个人叫出了房间。

魏明、袁成文、凳子、小五和小树五个人,今年都已经年满十六岁,其中魏明和小五已经十七岁了,但是小虾米今年才十三岁,小豆子更小,今年才十二岁。

七个人盯着我,不和道叫他们出来有什么事。

“有人在兄弟迪厅外边找麻烦,我需要给对方来点狠的,杀鸡儆猴,小豆子、小虾米,你们两个人能不能帮帮王叔。”我对小豆子和小虾米两人说道。

“王叔,你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两人的声音虽然稚嫩,但是却带着一股斩钉截铁的味道。

“敢捅人吗?”我对小豆子和小虾米两人问道。

“敢,上次跟陈虎血拼的时候,我砍伤一个人。”小豆子说。

“我砍伤两个,宁师傅还带我们去坟地练胆了。”小虾米补充道。

听了他们两人的话,我点发愣,去年一年的时间,宁勇一直没有闲着,对魏明等人的训练从来没有放松,正在按他的计划进行。

我知道练武必须过血关,自己的血关是被大哥逼迫的过的,估摸着等再练个几年,宁勇会挑选出几个人成为关门弟子,然后这几个人肯定要过血关,这都是后话。

“好,小虾米和小豆子回去拿匕首,魏明你们五人带着砍刀接应他们两人。”我说。

“是,王叔!”七个人返回了寝室。

国内法律规定,十四岁周岁以下孩童,即便杀人也不用付刑事责任,最多是民事赔偿。

我准备给胖子来点狠的,你不是派五个人来捣乱吗?我弄死两个,看谁以后还敢来捣乱。

至于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上有孔志高,下有辖区的熊兵,再加上两人不满十四周岁,捅得又是小流氓小混混,把人弄死了最多就是赔点钱。

不过两人毕竟太小,为了他们的安全,我叫魏明五人做接应,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稍倾,七人走了出来,魏明五人大衣里都藏着砍刀,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手里拿着一尺长的匕首。

“走!”我说了一声,带着七个人朝着楼下走去,在离兄弟酒吧大约三十米外的一条小巷里停了下来。

“看到那五个人了吗?”我对小虾米和小豆子说。

“嗯!”两人点了点头。

“过去什么也别说,往死捅,记住,能捅几人就捅几人,不要恋战,捅完就跑,明白吗?”我对两人嘱咐道。

“嗯!”

“我和魏明在小巷里接应你们,不用怕。”我说。

“叔,我们不怕。”两人说道。

“去吧!”

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走出了小巷,朝着兄弟迪厅走去。

“叔,为什么不让我们去?”身后传来小五的声音。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说:“小虾米和小豆子不满十四周岁,不用承担刑事责任,你们不行,轻则少管所,重则要坐牢。”

“哦!”小王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此时视野中的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已经接近了那五名胖子的手下,我的心紧张了起来,毕竟两人才十二、三岁,虽然被宁勇训练了一年,但是仍然是孩子。

小虾米走在前边,在跟对方一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一刀捅进了那人的肋部,出刀很快,我在远处只感觉寒光一闪,那人身体踉跄的后退了两步,鲜血喷出,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小豆子也动了手,几乎是同样的动作,都是捅对方的肋骨,角度刁钻,出手狠辣,让我有点吃惊。

只见对方三人很快倒在了血泊之中,剩下的二人竟然吓得撒腿就跑,小虾米和小豆子去追对方,追了二十几米没追上,这才往回跑。

“宁勇教过你们如何捅人?”我扭头一脸吃惊的对魏明问道,因为从刚才小虾米和小豆子两人出手的情况看,绝对是专门练过,并且还下过苦功夫。

“嗯,从肋骨捅进胸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