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56、457回

第四百五十六章 莫欺少年穷


“哈哈……”李洁大笑了起来,用一种令我十分生气的目光盯着我说道:“王浩,你疯了吗?还是有妄想症,当年你就是一个落魄到被房东赶出来的穷屌丝,现在竟然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哈哈……太好笑了,让我一无所有?你有那个能力吗?还是你有那个本事?”

“李洁,你今天终于说实话了,你是不是一直瞧不起我?是不是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穷屌丝配不上你?”听到李洁的话,我心里的怒火反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寒冷,两年的时间,我将她视为女神,她却将我当成一个傻蛋穷屌丝,呵呵,自己实在是可笑之极。

“你难道不是一个穷屌丝吗?你难道认为自己配得上我吗?李洁对我反问道。

“好好好!很好。”我气极而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王浩,我一直怀疑你有妄想症,做为一个穷屌丝就应该有穷屌丝的觉悟,上一次,你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我从人大调到东城区当副区长,这种话只有三岁的孩童才会相信,你问问在坐的所有人,谁会相信你这种鬼话,你们相信吗?”李洁对在座的十几名东城区大小官员询问道,虽然她还没有被任命为东城区的正区长,但是现在她已经以区长自居,看来是内/部消息已经传开了。

“哈哈……”众人大笑了起来:“傻子才信。”

对于他们的耻笑,我是一点都不在意,更加伤不到我的内心,而只有李洁脸上那蔑视的表情,才如同一支利箭,直扎进我的心里,疼痛一瞬间在我身上蔓延:“这还是那个哭着说怕失去我的李洁吗?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突然之间,我有点看不清到底那一个才是真正的李洁。”

“王浩,上一次的谎言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这一次,金书/记……”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被金鹏运给打断了:“组织没有宣布之前,我还是金区长。”金鹏运说这话的时候,悄悄看了我一眼,在这个包厢之中,也许只有他可能猜出一点端倪。

李洁能当上东城区区长是不是他的力荐,金鹏运心里清楚,至于到底是怎么会事,估摸着他也不清楚,而这种不清楚也许会增加我在他心里的神秘感。

“这一次如果我能当上东城区的正区长,那也完全是金区长力荐的结果,跟你王浩有半毛钱关系?你是谁啊?你连党员都不是,一个穷山沟出来的三流野鸡大学的学生,竟然敢口出狂言,我劝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李洁十分蔑视的对我说道。

哈哈哈……

她的话又引来一阵哄堂大笑,唯一没有笑的人就是金鹏运,估摸着他心里在打鼓,上一次阻止我买客船,他的老同学娄鹤明被我治得服服贴,这种政治老油条不可能不多想。

“李洁,有你哭的时候。”我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包厢,现在的自己跟两年前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要让李洁受点教训。

走出醉仙楼,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上车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喂,孔市长。”我说。

“找我什么事?李洁的事情正在走程序,既然早已经约定好的事情,我自然会兑现。”孔志高说。

“我想让你把李洁调到农业局。”我对孔志高说道。

“呃?江城农业局就是一个摆设。”孔志高的声音有点疑惑。

“我想给她一个教训,总之落差越大越好。”我说。

“你确定?”孔志高问。

“嗯!”我斩钉截铁的应了一声。

“你可想清楚,这一次我可以无条件的帮你,虽然你手里有我致命的把柄,但是我孔志高也不是好惹的,不会像一个傀儡一样被你控制在手里,这一点希望你能明白。”孔志高冷冰冰的对我说道。

“你当然不是傀儡,老子根本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也不是天天请你帮忙,别他妈说的好像自己不怕死似的,老子一个光脚的还怕一个穿鞋的,要不要鱼死网破?要不要同归于尽?再说了,你现在连跟我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有。”我不能后退一步,因为跟孔志高的交锋,如果后退一步的话,让他摸清楚我的底牌,那么以后会更加难以控制他。

“哼!”孔志高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李洁,调入农业局,不用降她的级,仍然是副处级好了。”我说。

“还有别的事情吗?”孔志高冰冷冷的问道,八成心里已经气疯了。

“没了,先办好这件事情。”我说。

啪嗒!

嘟……嘟……

孔志高一声未吭,直接挂断电话。

“你大爷,在老子面前装个屁,靠!”我大骂了一声,随后发动车子回到鞍山路八十年代酒吧,当天晚上,我喝得烂醉如泥,还是李家俊艰难的扶着我回到了家。

第二天中午,我还在熟睡之中,被熊兵的电话给吵醒了:“喂,熊哥,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我迷迷糊糊的问道,心里有点不爽,刚刚正做美梦呢。

“喂,兄弟,听说你昨天大闹了李洁他们的饭局,并且口出狂言,本来上午的时候,东城区公务员朋友圈里都在议论这件事情,说你自不量力,有妄想症,总之各种贬低、嘲笑和诋毁,中午的时候,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熊兵神神秘秘的对我问道,声音里带着丝丝兴奋。

“李洁被调到了农业局。”我说。

“啊!兄弟,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在东城区公务员的朋友圈里?不对啊,你连党员都不是。”熊兵十分吃惊的问道。

“熊哥,还有其他事情吗?没事我挂了,昨晚喝多了,正困呢。”我说。

“兄弟,别挂啊,你把老哥的好奇心吊了起来,说说,到底怎么会事?这条消息刚刚流传出来,你怎么就知道了。”熊兵问。

“因为我本来想把李洁弄成东城区正区长,既然她不领情,那就让她到农业局体验一下人情冷暖,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真把我当成一个穷屌丝了。”我对熊兵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再次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耳边一直有什么东西在响,我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并不是手机在响,耳边仍然有声音,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大约三十秒钟之后,才突然意识到是门铃在响。

叮咚!叮咚……

我下了床,离开/房间,来到防盗门前,问了一句:“谁啊?”

“王浩,是我!”门外传来李洁的声音。

我听出是她的声音,表情一愣,但是并不想开门:“你是谁啊?”我故意问道。

“李洁,王浩,你开门,我想我们两人应该好好谈谈。”李洁说。

“有什么好谈,我一个穷屌丝,你一个白富美,又是江城第一美女,我有什么资格跟你说话,你走吧,正睡觉呢。”我说。

妈蛋,真当自己是一块破抹布,想用了就用,不想用了就扔垃圾堆里?靠,如果说在昨天晚上之前,老子对你还有一点幻想的话,那么从那一刻起,我已经对李洁死心了。

“那个,我昨天晚上喝多了,说的话更能有点过份,你先开门,我们两人好好谈谈。”李洁说。

“你走吧!”我说,随后直接转身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李洁这是怎么了?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昨天晚上还对自己冷嘲热讽,今天突然找上门来,这女人真是善变,她不是坚信金鹏运力荐她当区长的吗?”我眉头微皱,在心里暗暗想道。

“难道是金鹏运跟她说了实话?”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金鹏运有没有力荐李洁,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者他之所以力荐李洁是因为孔志高打过招呼。

叮咚!叮咚……

门铃一直在响,我不理睬,大约又响了五、六分钟,便没有了声音,我估摸着李洁应该是离开了,可是没有想到,不到一分钟,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李洁的电话。

“我擦,她不是把我拉黑了吗?靠,看来是解除了拉黑。”我看到李洁的来电,在心里暗暗猜测道,本来想接听,不过最后却挂断了,随后我把李洁给拉黑了。

妈蛋,你能拉黑哥,哥也能拉黑你,真他妈以为自己是女神,就可以为所欲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你转吗?我爱你的时候,你可以撒娇可以无理取闹,我都能包容,但是当你把我的心伤透了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将李洁的手机号码拉黑之后,她又开始发微/信:“王浩,我们聊聊好吗?昨晚我真是喝醉了,说了伤你心的话,我向你道歉,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别不理我。”

看到这样的话,如果在以前的话,我肯定会马上跟李洁见面,但是现却感觉太假了,太虚伪了,有点恶心反胃。

我回了一条微/信:“我们之间已经完了,不要再来骚扰我。”发完之后,我在微/信上也把李洁给拉黑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暗猜测:“难道是李洁换了一个新号码?”

铃声一直在响,我思考片刻,最终按下了接听键,心里想着,如果是李洁的话,就马上挂掉,现在不想跟她说一句话。

“喂,你好!”我说。

“你好,请问是王浩先生吗?”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对,我是王浩,请问你是那位?”我很客气。

“我是金鹏运,昨天晚上的事情,很不好意思。”金鹏运说。

万万没有想到金鹏运会给我打电话,所以一瞬间有点发呆,十几秒钟之后,才开口说道:“金区长,你好,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如果是关于昨晚的事情,你根本没有必要打这个电话。”我的话模棱两可,为得就是让金鹏运这只老狐狸摸不到头脑,让他搞不明白我是生气呢?还是不生气?

“王浩先生,我和李洁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我可以发誓,她中午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跟她说了这话,她升任正区长的事情,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完全是上面的意思。”金鹏运解释道。


第四百五十七章 纠缠


听完金鹏运的话,我终于知道李洁为什么来找自己,看来她也不是太蠢,终于意识到,她从副区长到正区长再到农业局副局长,这一系列戏剧性的变化都跟我有直接的关系。

金鹏运也意识到了危险,才有了刚才这通电话,他急着撇清楚关系,免得我把怒火撒到他的身上。

我现在没功夫收拾他,仅凭上一次他利用娄鹤明阻挠客船的交易,就应该让他从东城区滚蛋,不过金鹏运滚蛋了的话,另外上来一个人并不一定比他强,再说了,金鹏运已经见识到了我的厉害,以后想要针对我做什么的事情的时候,肯定会三思而后行。

挂断金鹏运的电话,我已经睡意全无,至于李洁,我算是想明白了,她内心深处一直看不起自己,再联系到她言行不一的举动,也便释然了。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苏梦的号码,处于关机状态,于是我十分认真给她发了一封短信:“苏梦,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一个穷屌丝的话,回来吧,我们结婚,我和李洁的事情已经彻底处理好了。”

发完短信之后,我每隔几分钟拿起手机看一眼,像着了魔似的,其实自己心里知道,苏梦即便开机查看短信,也不会心有灵犀的马上查看,估摸着想要得到回信的话,少说一天,多则半个月,甚至于一个月。

稍倾,我终于傧制住了自己查看手机的欲/望,起床朝着卫生间走去,洗了一个澡,肚子饿的厉害,此时想起了顾芊儿的好,如果芊儿没上学的话,现在肯定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下一秒,我马上摇了摇头,嘴里嘀咕了一声:“跟丰盛的饭菜相比,还是自由的吸引力更大一点。”

顾芊儿住在这里的时候,那是把我管得死死的,每次晚归都要说清楚原因,害得我都没再敢去陈萍那里。

穿戴整齐,我伸手打开防盗门,准备出去吃点东西,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防盗门刚刚打开,一道人影就窜了出来。

“王浩,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好好谈谈好吗?”李洁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

李洁的举动吓了我一大跳,不由自主的惊呼了一声,因为根本没有想到,她竟然没有走,仍然守在大门外。

“王浩,我错了,我昨天晚上喝醉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李洁双手抱着我的右胳膊,一脸楚楚可怜的表情盯着我说道。

如果没有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基本上就原谅她了,李洁这种级别的大美女,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杀伤力很大,但是我的脑海之中,不停的出现昨天晚上她对自己那种不屑一顾的目光,这种目光深深的刺痛了我的自尊心。

男人的自尊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强大,也很脆弱,不是有一句话嘛,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而如果真到了伤心处,真得被伤的遍体鳞伤的话,那么男人基本上不会再回头。

所以我看到李洁楚楚可怜的表情,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心里也没有多少触动,仅仅用十分平淡的声音对她说道:“你先放手,我可以跟你谈谈。”

“王浩,你可以原谅我昨天晚上愚蠢的行为吗?”李洁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问道。

“可以!”我点了点头,说:“你先把手松开,好吗?”

“你真得原谅我了吗?太好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李洁眼睛里露出一丝兴奋的目光,甚至于还有一丝得意,不过很快被她掩饰了过去,可惜现在的我,虽然不能说目光如炬,但是她的那种小心思,一下子就被我看穿了。

“李洁,我虽然不计较你昨天晚上对我的侮辱,但是并不等于我们两人可以重新开始,破镜重圆,那只会出现在电视剧之中。”我挣脱了李洁的纠缠,急步朝着楼下走去。

可惜自己刚刚来到楼下,就被李洁给追上了,她也不顾江城第一美女的形象了,在楼底下,从身后直接抱住了我的腰,并且哭了起来:“王浩,我错了,呜呜……你原谅我吧。”

“李洁,刚才我说的话你还没有听明白吗?我已经原谅你了,至于重新来过的话,你就不要说了,一个人的心被硬生生的割了几刀,不可能说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你明白吗?”我对李洁说道。

可惜好像此时的李洁根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只是一个劲的哭泣,外加不停的道歉,还有就是请求我的原谅,我这一次,击毁了她所有的骄傲,将她从天堂打到了地狱。

东城区正区长突然变成了江城农业局的副局长,基本上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一点权力都没有,每个月拿几千块死工资的闲职。

这种心理的巨大落差可能已经让李洁失去了理智,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强硬的掰开她缠绕的双手,转身盯着她泪眼婆娑的脸看去,心里还是会有一点心痛,不过下一秒便硬生生将这种心痛的感觉给压了下去,在给苏梦发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跟过去彻底断绝联系,绝对不能藕断丝连。

“你先回家,等你情绪冷静下来,我们两人再谈。”我说。

“王浩,我昨天真是喝多了,我错了,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我吗?我跟你结婚,给你生小孩,你别生我气了,我真错了。”李洁苦苦哀求着我。

妈蛋,她的这种攻势之力,我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住了,于是马上将她推开,然后转身撒腿就跑。

“你先冷静一下。”我嚷道,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上了车,开车消失在她的眼前。

本来想在鞍山路上吃饭,因为李洁的事情,我去了中山路的老北京炸酱面馆。

吃了一碗炸酱面,我开车去了大沽河码头,赌船的改造已经接近尾声,除了驾驶仓之外,有一个大厅和一间贵宾室,船的后面有两间休息室,最后面还有厨房和卫生间,几乎就是一个移动的公寓。

赌鬼指着大厅对我介绍道:“浩哥,大厅里我们准备了四个项目,第一,百家乐;第二,轮盘;第三,二十一点;第四就是中国的牌九。”

“好,这些你是行家,你来安排。”我点了点头,没什么意见,因为赌鬼说的这四种赌钱的方法,我一样都不会。

“浩哥,最重要的就是贵宾室,这才是真正赌大钱的地方,我们玩最流行梭哈,也叫沙蟹。”赌鬼打开贵宾室,激动的对我介绍道。

“梭哈?沙蟹?”我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赌鬼说的是什么。

“浩哥,你不知道?没玩过?”赌鬼对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

“那个香港的赌神电影看过吧,周发发演的那个。”赌鬼说。

“嗯,看过。”我点了点头。

“上面玩得五张牌那种赌钱的方法就叫沙蟹,不但需要牌技和计算,还需要强大的心理战,有的时候,其实就是玩得一个心理。”赌鬼说:“如果能找一些大老板来玩的话,一个晚上的仅凭贵宾室的流水抽成,我们少则抽几十万,多则上百万,如果牌局再大一点的话,啧啧,浩哥,到时候你就等于数钱吧。”赌鬼一脸的激动。

我倒是没有什么激动,而是对赌鬼问了很多具体的事情,比如说最关键的一个事情,就是来赌的人带现金还是刷卡?如果刷卡的话,如何走帐?这他妈都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个人账户每天都有几十万或者几百万金额的进出,银行很可能会查帐,防止洗黑钱。

“现金和刷卡都可以,至于刷卡帐怎么走帐,浩哥,我们刚开始,每天能有几万块的进帐就不错了,所以这点钱根本不用担心,即便数额大一点,你不是还有四个场子吗?一般的数额都可以分摊在四个场子的帐上。”赌鬼说。

“嗯!”我点了点头,刚开始,肯定每天不会有太多的抽水,这事倒是不用太担心。

“浩哥,不过做大之后,你最好有一家大公司当掩护,因为可能每天走帐的数额都很大,现在的人基本都是刷卡换筹码,除非是贪官,倒是会带大量现金来玩。”赌鬼说。

“嗯,我知道了,你忙吧。”我对赌鬼很满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稍倾,我把陶小军叫到了岸上,询问他招小弟的事情。

“二哥,我大师哥有三个徒弟,被我招了进来,然后还有江湖上的两个朋友,一共五个人,功夫没得说,他们每个人都能干趴下三、四条汉子,他们五个人加上我,就是对方来二十几个人也不怕,不过工资有点高,这事我正要跟你说呢。“陶小说一脸为难的说道。

“他们要多少钱?”我问。

“每个月一万块。”陶小军说。

一条船养五个打手,有点奢侈了,赌鬼那边还要招四、五个女荷官,这又是一笔开支,思考了片刻,我最终咬了咬牙,说:“行吧,一万就一万吧。”

“二哥,最好搞两把喷子,以防万一。”陶小军建议道。

“好,这我来想办法。”我点了点头,对陶小军使了一个眼色,说:“盯着赌鬼一点。”

“嗯!”

晚上我请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吃饭,三个人喝到九点钟,然后打车去了长春路的水吧,我让三条招呼好陶小军和赌鬼,花费都记我帐上,然后自己摇摇晃晃的朝着鞍山路忠义堂总部走去。

等我踉踉跄跄的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李洁竟然还在这里等着。

我勒了去,以前多么希望李洁天天缠着自己,但是现在却感觉有点头皮发麻,我已经下定决心跟她一刀两断,然后只要苏梦还想嫁给我的话,我绝对不三心二意,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李洁这么能缠人。

“王浩,你回来了,我等你一个晚上了,你喝醉了,我扶你。”李洁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再也没有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感,但是听到我的耳朵里却十分的别扭,总感觉很假。

“那个,你怎么在这里,都快十点了,赶快打车回去吧。”我虽然喝得有点多,但是脑子很清醒。

“王浩,我错了,你就别生我气了。”李洁扑到了我的怀里。

乖乖咧,一瞬间,我感觉脑袋有点乱,什么时候李洁这么主动过?

“那个,李洁,咱有话明天再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