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54、455回

第四百五十四章 老子专治各种不服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娄鹤明低沉紧张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娄书/记,我不是介绍过自己了吗?我叫王浩,想买你们交运集团报废的那艘客船,你给优惠一点呗。”我说。

“你怎么知道冯晓莲?”娄鹤明问。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秘密,你难道没有听过那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说:“娄书/记,五十万把那条报废的客船卖给我吧,怎么样?”

“五十万?你……”娄鹤明的声音充满了吃惊。

“娄书/记,你看那艘船停在码头已经二、三年了,再停下去就是一堆烂木头了,我出五十万都觉得亏了,要不我再降一点。”我说。

“你不要太过份,那船还是一艘新船,仅仅使用了半年时间,虽然一直停在码头,但是每个季度都有人检查和保养,五十万,你抢劫呢?”娄鹤明说。

“如果明天十二点之前,我拿不到船的话,冯晓莲的照片、四处房产、银行帐户信息、以及你们两人亲密的合影就会同时出现在市纪委和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我想以这些证据,你应该会有牢狱之灾。”懒得再跟姓娄的打太极,我直接赤果果的对他威胁道。

“你……”娄鹤明的声音都有点颤抖起来。

“姓娄的,老子没有惹你,用一百万跟你们集团的郝经理买这艘船,你无缘无故从中阻挠,认为老子好欺负是吧,你一个小小的交运集团党委书/记,在老子眼里算个屁,五十万,卖不卖?”我大声对娄鹤明吼道,那气势感觉捏死对方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其实就是在拉大旗坐虎皮,装模做样,手里如果没有孔志高这张牌的话,根本就奈何不了人家。

“船可以卖给你,但是我又怎么知道你不会船到手之后,再阴我一刀呢?”娄鹤明说。

“娄书/记,我这艘船以后不要挂靠在你们交运集团,进行载客运营,放心好了,一个在书/记位置上的你比一个坐牢的你对我更有用,我不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除非你想自寻死路。”我说。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明天上午去找郝乃光办理手续吧。”娄鹤明说道,声音里有一丝颓废的气息。

“娄书/记最后一个问题,我们都从来没见过面,不知道为什么要为难我呢?”我问。

“我有个同学叫金鹏运,是东城区的区长,昨天下午去交运集团找我谈事,当时正好郝乃光提交了出售客船的单子,让我签字,金鹏运看到了单子,然后就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当郝乃光出去之后,他建议我不要把船卖给你。”娄鹤明直接就把金鹏运给卖了,估摸着他现在心里的想法是,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让我去找金鹏运算帐。

“谢谢,明天上午我会准时出现在交运集团。”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完美解决,只是金鹏运的事情让我非常不爽,不过反正他马上就要下去了,因为我早就跟孔志高说好了,他当上市长之后,立刻提拔李洁,让她成为东城区的正区长。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我再次带着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去了交运集团,赌鬼一脸疑惑的问道:“浩哥,问题解决了吗?”

“解决了,并且还省了不少钱,给姓郝的一百万不用给了,并且买船的价格降到了五十万,娄鹤明真是一个好书/记,嘿嘿!”我笑着对赌鬼说道。

“浩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赌鬼一脸的不相信。

“赌鬼,老子有必要跟你开玩笑,告诉你,老子专治各种不服。”我瞪了赌鬼一眼,这个瘪孙,上一次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名气,所以把他救出来之后,不见了踪影,说是被姚二麻子的人追杀,但是我并不是太相信他的说词。

一个赌鬼的话,并没有太多的信用。

“浩哥,我不是那意思。”赌鬼说。

“老子是不是吹牛,一会你就知道了。”我说,随后便不再理睬赌鬼,径直朝着郝乃光的经理室走去。

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郝经理,我想你已经接到娄书/记的通知了吧,今天可以过户吗?”我对郝乃光问道。

“可以!”郝乃光回答道,脸上的表情十分的郁闷,同时目光之中还有一丝好奇。

只见他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然后转身对我询问道:“王浩,你到底什么身份,怎么娄书/记说五十万让我把船卖给你,当时我听了,直接懵圈了,以为自己听错了,连问了几遍,还被娄书/记给训斥了一通。”

“娄书/记明事理,知道我们这种做小生意的苦楚,不像你,心太黑。”我盯着郝乃光一本正经的说着假话。

“别开玩笑了。”郝乃光显然不相信。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办手续吧,至于你的回扣嘛,我给你准备了十万,以后船还要挂靠在你们交运集团运营,小事不想麻烦娄书/记,还要请你这个大经理多多帮忙。”

“好说,好说。”郝乃光已经不敢在我面前装老大了,表现的十分谦卑。

我摸出一个规律,你越是神秘,别人越是摸不到你的底,越是会对你产生敬畏。而我此时就在郝乃光面前保持着这种神秘感,让他对自己尊敬的不行。

手续办得很顺利,本来我想把船过户到我的名下,不过最终想了想过户到了赌鬼的名下。

至于为什么?很简单,万一有一天东窗事发了,我就拿赌鬼当替死鬼,即便不弄死他,也会让他从此在中国消失。

办完手续从交运集团出来的时候,赌鬼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浩哥,你太牛逼了,路子通天啊。”

“少打听,知道的太多,你的小命就没了。”我瞪了赌鬼一眼。

“是是是!”他马上一脸谄笑的点着头。

下午,赌鬼带人去把客舱进行重新装修和改造,陶小军则开始招小弟,赌船的计划已经提上了日程,一个月之内,必须开张,这是我对陶小军和赌鬼两个人的要求。

赌船的事情解决了,我浑身轻松,吹着口哨去了海鲜市场,买了鱼虾蟹,然后开车朝着陈萍家驶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提着几个塑料袋站在陈萍家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咚咚!

“谁啊?”屋里传来柳雪瑶的声音。

“我,你王叔。”我说。

吱呀,门开了,小丫头穿着一件背带裤和黄色的毛衣,脸蛋又漂亮,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只不过她嘟着嘴,说:“你不是说要做我爸爸吗?”

“呃!”我愣了一下,有点尴尬,不过心里也意识到柳雪瑶从小没有爸爸,她很缺乏父爱。

“雪瑶,别闹。”还好此时陈萍走了过来,替我解了围:“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她说。

“今天高兴,咱们吃海鲜。”我说。

“海鲜,好咧!”柳雪瑶就是一个小馋猫,听到海鲜直接蹦蹦跳跳的嚷叫了起来。

陈萍拿着海鲜去厨房做饭,我则在客厅里坐着喝茶,柳雪瑶在旁边玩手机。

我瞥了一眼,看到她跟人在聊微信,于是问了一句:“喂,跟谁聊微信呢?”

“同学!”

“男同学?女同学?”我问。

“不用你管。”柳雪瑶说。

“既然你这样说,那肯定是男同学,我猜他在追求你。”我说。

柳雪瑶朝着我做了一个鬼脸,说:”追我的人多了,可惜我都看不上。”

“那你以后长大了想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我问,其实就是无聊,随便一问。

“既帅又要有钱。”

“富二代了?”我问。

“嗯,官二代或者星二代也行。”柳雪瑶点了点头,说:“我要让他给我和我妈买大房子,然后过上好生活。”

听完柳雪瑶的话,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想让陈萍过上好日子想法,没有什么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她的思想完全不对,想用自己的美貌达到目的,而不是通过她自身的努力来实现这个目标。

可惜柳雪瑶毕竟不是自己的女儿,我想纠正她的思想,但是又不知道如何纠正,怕说重了吧,伤了她的自尊心,说轻了吧,她嫌弃自己唠叨,于是最终想了想,还是算了,一会提醒一下陈萍,让她自己教育好了。

很快海鲜上桌了,陈萍手艺很好,三个海鲜菜,又抄了三个别的菜,一共凑了六个菜,看起来十分的丰盛。

正准备吃得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顾芊儿的电话,我想了一下,随后按下了接听键:“喂,芊儿,找叔什么事?”我问。

“叔,回来吃晚饭了,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手机里传来顾芊儿甜美的声音。

“咳咳!”我干咳了一声,说:“芊儿,叔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你自己吃吧。”

“什么应酬啊?在那里?”顾芊儿问。

我他妈有点头大,自从顾芊儿住进忠义堂总部之后,处处管着我,我又不好说什么,怕伤了她的自尊心,想着忍几天她就去上学了,自己也就解放了。现在可好,连自己晚上不回去吃饭她都要管,好像在查岗似的。

“芊儿,叔有自由。”我试探的说道。

“叔,撒谎是不对的。”顾芊儿反击道。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心中暗道:“顾芊儿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我在撒谎?”

“芊儿,叔没撒谎,真有应酬。”我说。

“我去买菜的时候,在陈萍家楼下看到了你的车子,并且我现在就在你车子旁边。”顾芊儿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随后马上站了起来,朝着窗户外边看去,果然看到顾芊儿正站在我那辆黑色自由光的旁边,正在打电话。

“我擦,真倒霉。”我心里暗道一声。

“叔,要我上去找你吗?”顾芊儿问。

“不用,一会我就下去。”我说。

不能让顾芊儿上来,如果记她看到我跟陈萍母女两人在吃海鲜,肯定会伤到她小小的自尊心,再说女孩子都小气,搞不好就会闹出事情来,于是我决定马上下去,避免一些麻烦。

“我得走了,海鲜你们娘俩吃吧。”我挂断电话,扭头对陈萍说道。

“是芊儿那个小丫头吧?叫她上来一块吃吧。”陈萍说。

“不行!”我还没有说话,柳雪瑶马上不同意。

“算了,情况有点复杂,这小丫头最近总爱管着我,先走了。”我说。

第四百五十五章 愚蠢的李洁


来到楼下,我看到芊儿正嘟着嘴站在车子旁边,拿眼睛盯着我。

“跟陈萍谈点事情。”我说,不知道为什么在顾芊儿目光的凝视之下,自己有点不知所措,于是就鬼使神差的解释了一句,话说出口之后,心里就后悔了,有什么必要跟这个小丫头解释。

“哼!不是心虚为什么要撒谎?“顾芊儿盯着我问道。

“没有撒谎啊,我找陈萍讨论一下今天工资的事情以及你们这些人每个月的零花钱额度,这不是应酬吗?”我对顾芊儿反驳道,不过随后一想,干嘛要纠结在这个问题上面,没必要,于是立刻转移了话题,说:“芊儿,做什么好吃的,叔正饿了,走,回家吃饭。”

“哼!”她冷哼一声,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我上了车,开车朝着忠义堂总部驶去,不到五分钟,就到了。回到家之后,我看到饭桌上摆着四菜一汤,虽然没有海鲜丰盛,但是看得出来,顾芊儿很用心,并且还有一瓶红酒,倒在醒酒器皿里,正醒着呢。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还要喝点?”我一脸疑惑的朝着顾芊儿看去。

“我生日。”顾芊儿嘟着小嘴说。

“啊!”我愣住了,稍倾,连忙对她说道:“芊儿,都怪叔忙晕头了,连你的生日都忘了,这样吧,我们去叫上所有人,去假日大酒店,咱们好好给你庆生。”

“不用了,中午的时候,魏明已经给我庆祝了,今天晚上,我只希望你能好好陪我吃顿饭,可以吗?”顾芊儿盯着我问道。

“没问题,但是酒你就别喝了。”我说,同时伸手将摆在顾芊儿面前的杯子给拿走了。

“叔,我就喝一杯,就喝一杯好不好嘛?”顾芊儿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开始对我撒娇。

我想了一下,女孩子喝一杯红酒也没什么事,于是便同意了。

“干杯!”顾芊儿高兴的倒了一杯红酒举到了我的面前。

我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干杯!”

铛!

我和顾芊儿小口小口喝着,一边吃着饭一边聊天。

“芊儿,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叔明天给你补上。“我说。

“我有一个愿望。”她说。

“说!只要叔能办到,绝对不眨一下眼睛。”我表现的十分大方。

“这可是你说的。”顾芊儿眼睛里露出一丝狡猾的目光,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不过说都说出去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叔说话从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可我说了。”顾芊儿看着我说道。

“说,大胆的说。”

“我希望你每天回来陪我吃晚饭。”顾芊儿一字一顿的说道。

“啊!”听到她的愿望我愣住了,说:“芊儿,你别闹!”

“叔,我没闹,你是不是想失言,做为一个男人对女生失言的话,是一件很没出息的事情。”顾芊儿拿话把我直接给逼到了死角。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说:“芊儿,晚上叔会有应酬,有的时候还会去喝酒,你看是不是换个要求?”

“不行,就这个,应酬的话,你提前打电话,喝酒的话,你也提前打电话报备就可以了,其他时间必须回家陪我吃晚饭。”顾芊儿盯着我说道。

“这……”我真心想拒绝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管得真多,可是不能这样对她,更不能伤害她的自尊心,于是最终只好点了点头。

我同意了她的要求,顾芊儿还是很乖的,吃完饭就乖乖的回房间学习去了,我则一个人拿着剩下的酒回到了房间,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期间拨打了李洁、苏梦和假小子的电话,可惜都没有打通。

一瓶酒喝光之后,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过半夜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因为感觉黑暗之中自己怀里有一个东西,一瞬间,我全身的汗毛都直竖了起来,下一秒,立刻伸手拉开了桌头灯。

啪!

灯亮了,我急速的掀开被子,看到顾芊儿正穿着睡衣蜷缩在自己怀里,一脸睡眼朦胧的样子。

“芊儿,怎么是你?”我目瞪口呆的问道。

“呃?叔,我怎么在这里?”她呆呆的看着我,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

“我还问你呢,怎么半夜睡觉跑到我床上了?”我问。

她拍了拍脑壳,思考了片刻,说:”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然后很害怕,再然后我想着到你房间躺一会,可能不知道就睡了过去。”顾芊儿给出了一个理由。

“你这丫头,快回自己房间睡吧。”我用被子盖着自己的身体,同时离她的身体远了一点,因为刚才好像下面直挺挺的顶在她的身上,这令我万分的尴尬。

“叔,我点怕。”顾芊儿弱弱的说道:“要不就让我在这里睡吧。”

“不行,立刻马上回你的房间。”我断然拒绝道,开什么玩笑,这万一被别人知道了,我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还不把骂我是禽兽啊,即便两个人没有做过什么,但是别人肯定不会相信。

“好吧!”顾芊儿嘟着嘴,一脸委屈的表情,离开了我的房间。

啪嗒!

房门关上的时候,我提起的心才放下来:“这个臭丫头。”骂了一句,我关灯继续睡觉。

还好仅仅只有这一次,随后的一个星期再也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陶小军和赌鬼在忙赌船的事情,我去看了二次,客船正在被重新改造,有陶小军和赌鬼两人看着,完全不用我担心。

水吧、KTV和迪厅,以及八十年代酒吧,过年期间生意都不错。八十年代酒吧的老板准备移民去美国了,本来我准备用二百万将酒吧买下来,但是对方没有同意。

不过他却将酒吧托付给了我,让我全权负责,并且利润也归我所有,只是如果有一天他想要落叶归根回江城的话,希望我能将八十年代酒吧还他,我同意了。

寒假终于结束了,顾芊儿住校,我终于解放了。

这天,我闲着无事,去找熊兵喝酒,他跟我聊起了李洁的事情:“兄弟!”熊兵有时候叫我浩哥,喝了点酒就叫成了兄弟,反正他也不介意。

“兄弟,听说你前妻李洁要升官了。”熊兵说:“啧啧,真厉害,这才当了一年副区长就升到了正区长。”

这件事情其实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几天前孔志高刚刚被任命为江城市的市长,我跟他有约定,只要他当上市长,就会马上提拔李洁。

“她的事情已经跟我没关系了。”我很装逼的说道,其实心里还是挺想从熊兵口里多听一些李洁的事情,自己毕竟在体质外,消息不太灵通。

“多亏你跟她离婚了,不然的话,脑袋肯定绿了。”熊兵说,看起来他喝得有点多。

“乱说什么呢。”熊兵的老婆打了他一下,然后笑着对我说:“小浩,你别听熊兵乱叫。”

“谁乱讲了,现在整个东城区系统里的人都知道,李洁傍上了金鹏运,申凯民调离,金鹏运成了区委书/记,然后推荐李洁当上了这个正区长,里边如果没有肮脏的交易,我熊兵倒过来走。”熊兵是真喝醉了,大声嚷叫道。

我听到他的话,眉头紧锁了起来,一脸的寒霜,妈蛋,老子抓宋佳绞尽脑汁,花费了多少心血,这才抓住了孔志高的死穴,从而让他提拔李洁当正区长,操,最后怎么成了姓金的功劳,还他妈有没有天理了。

一瞬间,我心里涌出一阵怒火。

“乱说什么,喝了点猫尿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耳边传来熊兵老婆拍打熊兵的声音。

“我乱说?今天晚上李洁请金鹏运等人在醉仙楼吃饭,你不信的话,吃完饭,他们两人绝对会去开/房。”熊兵嚷叫道。

听完他的话,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朝着屋外走去:“嫂子,我先走了。”我说。

“小浩,你别听熊兵乱嚷嚷。”身后传来熊兵老婆的声音。

我嘴角露出一丝惨笑,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熊兵家,开车朝着醉仙楼疾驰而去。

“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跟李洁来个了断,早告诉过她,我会让她当上正区长,她竟然还去巴结姓金的,这不是打我的脸吗?还真想给我戴绿帽子啊。”我在心里怒吼一声,感觉胸中有一股怒气无处宣泄。

我开得很快,一刻钟车子吱嘎一声停在了醉仙楼的门口,我下车冲进了醉仙楼。

“先生你好,请问你有预定吗?”门口穿短旗袍露大腿的服务员对我询问道。

我直接拿出二百块钱塞到了她的手里,问:“金区长他们在那个包厢?”

“这……”小姑娘犹豫了。

下一秒,我又拿出二百块钱塞了过去,说:“如果我被辞退的话,可以到我那里去做,这里给你多少工资,我给你二倍的工资。”

“楼上的八仙过海包厢。”她小声的说道,随后把四百块钱悄悄的装进了口袋里。

“谢谢!”我道了一声谢,急速的朝着楼上跑去。

八仙过海包厢是一个大包厢,很容易就找到了,我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年前,我闯过一次李洁等人的饭局,这一次的人,跟上一次的差不多,只是少了申凯民而已。

并且我看到李洁坐在金鹏运的身边,两人正在说着什么话,她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我更加愤怒了,自己为了她做了那么多事情,她何时对我露出过这种笑容:“李洁!”我猛然大吼一声。

“王浩,你来干什么?我们早就离婚了,这种场合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来捣乱的。”李洁看到是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铁青着脸,对我说道。

“我不捣乱,只是来告诉你,我能让你当上正区长,明天就能让你什么都不是。”我瞪着李洁吼道,两年多时间了,我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愤怒过,来的时候,还想着,只要李洁认个错,我就原谅她,但是当看到她对金鹏运露出甜美笑容的时候,我就彻底暴走了。

“呵呵,真好笑,王浩,你是不是喝多了,或者是在做梦,我当上正区长跟你有半毛钱关系,这都是金书/记的功劳。”李洁对我露出一脸的嗤笑。

“好好好,你个蠢女人,老子明天就让你一无所有,到时候你别来求我,金鹏运你给我听着,不想丢官罢职的话,就离这个女人远一点。”我瞪着金鹏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