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52、453回

第四百五十二章 变故


看到堆满垃圾的小破屋,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道:“这赌鬼也混的忒惨了一点吧!”稍倾,我和陶小军两人迈过垃圾堆,来到小破屋门前,木头门已经破了,外边挡了一层纸壳。

吱呀呀!

我用手轻轻的推了一下门,发现屋子里有点暗,并且很臭,那味道特别的刺鼻,简直比狗窝还要脏。

一个满脸是灰,鸡窝头的男子正在喝酒,桌子上就一个咸蛋,外加一碟花生米。

可能是听到开门的声音,他转头朝着我和陶小军瞥了一眼,目光里充满了愤恨:“王浩,你还有脸来见我?”男子看到我之后,突然咆哮了起来,同时站起了身体。

陶小军一瞬间挡在了我的面前,我将陶小军推开,走到了男子面前,上下打量着他,看了好久,才在对方眉宇之间找到一丝赌鬼的样子。

“你真是赌鬼?”我问。

“老子现在是一个废人。”他咆哮道,眼睛里充满了戾气。

“姚二麻子没有弄死你。”我继续问道,对于赌鬼的遭遇并没有什么同情,赌钱弄得妻离子散,他都死不回头,这种人混到现在这个地步,都是咎由自取,不是想开赌场,缺个内行人的话,我根本不会搭理赌鬼这种烂人。

“哈哈,那个王八蛋看到我还不了钱,也不想给我一个痛快,他要让我痛苦一辈子,他做到了,我现在就生不如死。”赌鬼发出嘶哑的声音,怒气冲冲的吼道。

他心里有一种戾气,有一股怒火想要发泄。

“姚二麻子怎么你了?”我问,有点好奇。

“怎么我了?哼哼!”赌鬼伸出了双手,我发现左手少了三根手指头,右手少了两根:“他剁掉了你的手指头?”我问。

“还割断了我的左脚筋,砸断了我的右腿,虽然左脚筋和右腿骨都接了起来,但是我却成了坡子,并且一到阴雨天,或者是被冷风一吹,我的双腿就如同针扎般的疼痛,生不如死啊。”他发疯的嘶吼了起来。

“王浩,你不是说要救我吗?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赌鬼突然用残疾的双手抓着我的衣领,瞪大了眼睛对我质问道。

“滚开!”身边的陶小军立刻抓住了赌鬼的右手腕,用力往后一掰,他的右手便被掰开了,接着只见陶小军将赌鬼的身体往后大力一推。

咣铛!

扑通!

赌鬼先撞翻了桌子,然后扑通一声摔趴在地上。

“小军,不要打他。”我阻止了陶小军继续揍赌鬼,走到其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盯着他说:“你的仇人是姚二麻子,不是我,是他让人剁了你的手指头,挑了你的左脚筋,砸断了你的右腿,你如果是个男人的话,应该向他报仇,而不是在老子面前像个娘们似的大呼小叫。”

“找姚二麻子报仇?哈哈……对,我每天在梦里都会捅他几百刀,但是现实之中,他动动小指头,就能要了我这条狗命。”赌鬼有气无力的说道,脸上露出一丝自嘲和无奈,同时更多的是疯狂。

“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新过上体面的生活,并且还有机会向姚二麻子报仇,想不想干?”我盯着赌鬼说道。

“有这种好事?”赌鬼根本不相信。

“我准备搞一条赌船,船已经买好了,但是却缺一个懂行的管理者,你有没有兴趣?”我盯着赌鬼脏兮兮的脸问道。

“我都成一个废人了,你还愿意用我?”赌鬼瞪大了双眼盯着我,眼睛里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又不是让你亲自赌钱,只是管理赌场,我想以你三十年的赌龄,管理一条赌船应该没有什么困难吧。”我问。

“开赌场的事情我门清,只是你这样帮我有什么目的?”赌鬼紧张的盯着我问道。

“在看守所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要开一家赌场,跟你三七分成,今年我正式开始搞赌场,只不过我们的口头约定需要改一下了。”我看着赌鬼说道。

“改什么?”他紧张的问道。

“三七分成改成我每个月给你一万块的工资,如果生意好的话,到了年底还有奖金,总之肯定比你现在强一万倍,想不想试试?”我问。

其实我根本不担心赌鬼会拒绝,他现在是一个残废,过着猪狗一般的生活,我给他一根稻草,他不可能不抓住。

果不其然,大约十几秒钟之后,赌鬼马上说道:“我干,浩哥,我干,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丑话说前边,如果赌船搞砸了的话,我就把你扔大沽河里喂王八,结束你的痛苦,如果搞好的话,我就送你一颗姚二麻子的脑袋。”我目光严厉的瞪着赌鬼说道。

“姚二麻子的脑袋?浩哥,你要做了姚二麻子?”赌鬼眨了一下眼睛,一脸吃惊的对我问道。

“哼,我要开赌船,等于从他嘴里抢肉吃,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先下手为强,明白吗?”我冷哼了一声,回答道。

“浩哥,姚二麻子可不是好对付,他身边有两名保镖,相当的厉害。”赌鬼说。

那两名保镖我在云海茶楼见过,确实挺牛逼,陶小军都不可以将对方瞬间击倒,不过我心里另有打算,只是现在还不能说而已。

“这事不用你操心,我既要把姚二麻子的赌场生意抢过来,又要借他的人头用用,为自己在江城道上打打名气。”我面无表情的说道,那目空一切的气势,仿佛杀姚二麻子跟宰只鸡差不多。

“浩哥,你杀死姚二麻子之后,可不可以将他手下一名叫游斌的小弟抓起来,交给我处理?”赌鬼眼睛里露出愤恨的目光。

“游斌?他怎么你了?”我问。

“就是他挑断了我的左脚筋,砸断了我的右腿骨,剁掉了我六根手指头,他让我生不如死,我也要让他尝尝这种滋味。”赌鬼目光变得血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行,没问题,一个小喽啰而已。”我说。

“谢谢浩哥!”

“别急着谢我,搞不好赌船,你自己的小命就没了。”我给赌鬼泼了一盆凉水。

“浩哥,相信我,一条赌船还难不倒我,虽然我这个样子了,但是还是认识赌界的一些朋友,只要安全,绝对可以吸引不少有钱人来船上玩。”赌鬼说道。

“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陶小军,这条赌船以他负责,你当他的副手,希望你们两人好好合作。”我对赌鬼说道。

赌鬼脸色微变,可能没有想到他仅仅是一个副手:“浩哥,你刚才不是说……”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以后整个江城的赌场全都是我们的,只要第一艘赌船做好了,以后有更大的舞台等着你,明白吗?”我盯着赌鬼说道。

“明白,我一定好好配合军哥。”赌鬼说。

稍倾,我和陶小军带着赌鬼离开了这栋破烂屋子,直接去了长春路的水吧,先让他里里外外洗了一个澡,又打电话让夏菲安排了一个小妹给赌鬼按摩,费用记在我的帐上。

我想了一下,又让三条出去买了一套衣服,等赌鬼洗完澡换上新衣服之后,我带着他去了旁边的理发店,从理发店出来之后,他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晚上,我在醉仙楼请赌鬼吃饭,并且还在鞍山路给他租了栋房间,暂时住在这里。

随后的两天,陶小军带着赌鬼去看了客船,然后两人商议如何改造装修,基本上都以赌鬼的意见为准,我只做一个旁观者。

当了这么久的大哥,我悟出一个道理,一个人不是万能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自己对赌一窍不通,而赌鬼却是专业人士,如果我以一个外行人的身份去指导赌鬼这个内行人,事情肯定会办糟糕,所以我全部放权,让赌鬼和陶小军两人来搞,并且以赌鬼的意见为主。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吧。”其实我当大哥根本没有什么经验,也是在一边摸索一边进步,完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第三天,我带着陶小军和赌鬼两人去找郝经理办理过护手续,万万没有想到,姓郝的竟然躲了,电话打不通,人也不在交运公司,完全来了一个下落不明。

我站在交运公司的大门口,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心中暗道:“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会事?”

“二哥,姓郝的好像是故意躲着我们啊。”陶小军说。

“看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眉头紧锁了起来,然后再一次拨打了姓郝的电话,这一次竟然打通了:“喂,郝经理吗?我是小王,今天咱们不是说好了办理过户手续吗?”

“王浩啊,出了点意外,船不卖了,就这样,挂了。”姓郝的说。

“等等,郝经理,这是怎么会事?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让我死也死个明白啊?这样,中午,醉仙楼,我请课,你给我点播一下。”我说。

电话另一端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我的心随之提了起来,有点紧张,大约十几秒钟之后,手机里传来姓郝的声音:“行吧,看你是一个实在人,我就跟你说说。”

“中午十二点,我在醉仙楼的何仙姑包厢等你。”我说。

“嗯!”姓郝的应了一声,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把手机装进口袋,眉头紧锁,一脸的郁闷,这煮熟的鸭子,为什么又飞了呢?

“二哥,姓郝的怎么说?”耳边传来陶小军的询问声。

“中午去醉仙楼订一桌,看看这姓郝的到底怎么会事?”我说。

“好!”陶小军点了点头。

“浩哥,这已经说好的事情,基本不会变卦,如果出现变故的话,基本上是来自上面的压力,你不会得罪官面上的人了吧?”赌鬼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她虽然一事无成,但是毕竟在社会上混了三十多年,还是有一点见识。

“官面上的人?”我心里暗道一声,思考了片刻,好像除了孔志高之外,自己没有得罪谁啊,孔志高不可能搞自己,他的把柄还在我的手里,我们两人现在是合作的关系。

“如果真是官面上的人来搞我的话,我一定让他后悔终生。”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江城两大领导叶泽语和孔志高两人都跟自己有点关系,在官面上跟我斗,不是找死吗?


第四百五十三章 跟哥斗


十一点半,我、陶小军和赌鬼三个人来到了醉仙楼,定下了何仙姑的包厢,然后坐等姓郝的到来。

大约十一点五十分,我打电话给郝经理,他说已经到醉仙楼的门口了,一进我马上出去迎他,算是给足了面子。

“郝经理,请请,服务员,上菜。”姓郝的走进包厢落坐之后,我马上让服务员上菜。

稍倾菜上来了,酒也倒上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才开始谈正事:“郝经理,咱们不是都说好了吗?船一百万,我再私下里给你个人一百万,这到时间过户了,你怎么能变卦呢?”我说。

“王浩,今天我既然来了,就给你交个实底,我不是我不同意,而上面有人说话了,不让我卖给你。”郝经理说。

“上面?江城交运集团?”我问。

“实话跟你说吧,昨天晚上,交运集团党委娄书/记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意思就是说不能卖给你,如果卖了的话,我就卷铺盖滚蛋。”郝经理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思考着:“我勒个去,老子什么时候得罪过姓娄的?”

“王浩,你是不是跟娄书/记有什么过节啊?”郝经理问。

“没有啊,我从来没跟你们交运集团打过交道啊,这真是见了鬼了。”我说,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没有交集的话,那就是别的打的招呼,你还是好好查查自己的问题吧,只要娄书/记发话,我可以马上把船转到你的名下。”郝经理说:“不是我不讲信用,而是你那边出了问题。”

“我出了问题?”我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不过随后马上恢复了原样,对郝经理说:“一天,你给我一天时间,如果事情真出在我身上的话,我一定马上解决。”

“一天?交运集团党委娄书/记的级别不低,他能亲自打招呼,说明想要整你的人层次不低,一天时间你能搞定吗?我可不太愿意跟吹牛说大话的人打交道。”郝经理一脸疑惑的盯着我说道。

“郝经理,我也不想跟吹牛的人打交道,我这人从来吹牛,如果真有人想整我的话,一天时间,我绝对让你们的娄书/记给你打电话,明天我们这个时间办理过户手续,你看如何?”我十分认真的对郝经理说道。

他盯着我看了一眼,仍然露出不相信的目光,其实很正常,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谁又会相信呢?

“好,我就信你一次。”郝经理点了点头。

“郝经理,万一不是我这边的问题呢?是你们交运集团内部出了分歧或者你的对头专门打了小报告?”我对郝经理说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们交运集团内部肯定也有纷争。

“我已经查过了,绝对不是我这边的问题,你放心好了。”郝经理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

酒喝到一点半,我要送郝经理回交运集团,他谢绝了,打了辆出租车走了。

“二哥,难道真有人要整你?”陶小军问。

我眉头微皱,摇了摇头说:“不知道,等我查一下,你下午带着赌鬼再去跟木匠确定一下改造方案,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好!”陶小军点了点头,随后带着赌鬼也走了。

我站在醉仙楼门前,苦苦思考着谁还会针对自己?并且还有能力影响到交运集团上层领导。

思来想去毫无头绪,最终想了想,我拨通了孔志高的电话,他是官场的老狐狸,也许让他点拨一下,比自己在这里胡乱猜测靠谱得多。

电话铃声响了四声,手机里传来孔志高低沉的声音:“喂,打电话给我有何事?”

“孔市长,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你给点泼一下呗。”我说,并且把孔书/记改成了孔市长,市长比政法委书/记的权力大得多,是党委二把手,政府一把手。

“哼,有话说,有屁放。”他说。

孔志高致命的把柄被我抓在手里,他心里肯定非常不爽,特别像他这种惯于算计的人,怕是心里对我早已经痛恨无比了。

“孔市长,我想买一艘大船,本来跟交运集团的郝经理谈好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交运集团党委娄书/记亲自给郝经理打电话,那意思就是说不能卖给我,而我以前跟姓娄的一点瓜葛都没有,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我把买船的事情大体上跟孔志高说了一遍,然后再待着他的解答。

“娄鹤明?”孔志高问。

“嗯!”我应了一声,说:“我跟这个人从来没有交集,直到今天才听说他的名字,孔市长给点泼一下呗,你可是江城的老麻雀了,见过大风大浪。”

“小子,现在知道拍马屁了,要不把你手上的移动硬盘还给我?”孔志高说。

“嘿嘿,孔市长,你说笑了,什么移动硬盘,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说。

“小子,今天我免费给你普及一下官场知识。”孔志高说。

“谢谢!你说。”我毕恭毕敬的说道,不过心里暗自腹诽:“在哥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看你能分析出个花来。”

“能左右娄鹤明的人,不多,都是官场上的朋友,既然你说跟娄鹤明跟你没有任何交集,那么就是认识娄鹤明的人跟人有交集,那么你想想,跟江城官场有交集的人是谁?”孔志高一边分析,一边我对我询问道。

一个马上要当市长的大人物,帮着自己分析这种官场上的事情,我估摸着孔志高一眼就看穿了,八成已经猜到了是谁在跟我过不去。

“我和江城官场有交集的人,就是你了。”我说。

“还有谁?”他没有生气,继续问道。

“李洁。”我说。

“对,还有你的前妻李洁,你再想想,李洁和娄鹤明有联系吗?她会在背后整你吗?”孔志高问。

“不会!”我非常肯定的回答道,我为了李洁几次出生入死,她如果在背后阴自己的话,那还是一个人吗?即便不爱了,也不能互相伤害啊。

“既然不是李洁,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孔志高说。

“孔市长,我脑子笨,官上的道道根本搞不清楚,你就直接说是谁吧?我知道你老是火眼金睛,肯定已经猜出是谁了。”我心里有点着急,对孔志高询问道。

“你为了整我,多么聪明,把我私生女都挖了出来,怎么现在这么笨啊。”孔志高说。

我没有说话,心里骂了一句:“你大爷,快点说,少在老子面前装大尾巴狼,老子是搞不清谁和谁之间的关系,谁和谁是一个派系,不然的话,老子自己就能猜出是谁。”

“好,我告诉你吧,既然不是李洁,肯定就是一些想打李洁主意的人,李洁是东城区副区长,跟他接触最多的就是区委书/记申凯民,区长金鹏运和区政法委书/记周富民。”孔志高说。

“孔市长,你是说想整我的人是他们三个人之中的一个?”我问。

“嗯,我再告诉你一条消息吧,金鹏运和娄鹤明是大学同学,剩下的事情,还要我再说吗?想想你和金鹏运有什么过节?或者他是不是想把你的前妻李洁搞上/床?”孔志高说。

“我明白了,谢谢。”我说。

“哼,知道我这些话值多少钱吗?万金难求。”孔志高牛逼哄哄的说道。

我在电话这一边撇了撇嘴,说:“孔市长,如果真是金鹏运的话,那还要请你动动嘴,让他放我这个小人物一马。”

“这就让我出面,不等于把底牌暴露给别人了吗?”孔志高说。

“那就请孔市长给指条道呗。”我说,他有致命把柄在我手里,不怕他不帮忙。

“以前市检查院接到过举报,我派人秘密调查过交运集团,最终发现了娄鹤明在外边养了一名情妇,并且他的情妇名下有四处房产,其中有两套别墅,四套房子加想来少说一千五万以上,他一个交运集团的党委书/记,就算是干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孔志高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本来检察院想办他,被我给压下了,这次便宜你了,我一会把他情妇的名字和住址发给你,对了,还有照片,以及四处房产的地址和照片,剩下的事情,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

“谢谢孔市长,你果然是江城的一尊大佛。”我对其赞美道。

“哼,大佛?还不是在你这条阴沟里翻了船。”孔志高说。

“嘿嘿,不叫翻船,是同舟共济。”我嘿嘿一笑,说道。

“行了,没事我挂了。”孔志高挂断了电话,大约二分钟之后,我收到了几条短信,上面有地址和照片。

娄鹤明的情妇很漂亮,妈蛋,看起来绝对不到三十岁,漂亮的像个电影明星,比之李洁稍稍有一点点逊色,但是相差几乎。

“妈蛋,果然漂亮女人都被猪拱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稍倾,我拿起手机,拨打了郝经理的电话,向他询问了娄鹤明的手机号码,然后我便打了过去。

铃声响了五下,手机里才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是娄书/记吗?”我问。

“我是娄鹤明。你那位?”

“我叫王浩,就是想买你们交运集团那艘客船的人。”我说。

“你找我有什么事?”娄鹤明听到是我,声音马上冰冷了几分。

“娄书/记,出来一块喝个茶?”我问。

“没空,你如果没事,我挂了。”说着娄鹤明准备挂断电话,不过我马上说了一个女人的名字:“冯晓莲!”

“你到底是谁?”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娄鹤明的声音变了,变得有一丝紧张。

“我刚才不是自我介绍了吗?王浩,想买你们交运集团的那艘快要报废的客船,娄书/记给打个折扣呗。”我说。

“你在威胁我?”娄鹤明说。

“不敢,不敢,滨河小区第三十三号别墅,户主冯晓莲,玫瑰苑九号楼三单元小高层,户主冯晓莲……”我开始复述刚才孔志高发给我的短信,不过还没有念完,手机里便传来娄鹤明压低嗓子的声音:“够了!”

“娄书/记,冯晓莲长得好漂亮,我这里有她的照片,要不要发给你。”我继续说道,心里想着,妈蛋,你说够了就够了,你个老王八蛋先惹老子,既然敢给我下绊子,就别怪我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