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50、451回

第四百五十章 胖子的挑衅


“是啊,我想清楚了吗?如果想清楚了的话,在温泉池的时候,苏梦就不会走了。”我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街角的苏梦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了踪影。

稍倾,我颓废的坐在了坐位上,陈萍在给导游道歉,因为我刚才大力推了对方一下。

“苏梦的电话并没有注销,只要我彻彻底底的想通了,虽然打不通她的电话,但是只要发条短信给她,我想她一定会看到的。”想到这里,我马上拿出了手机,只打了二个字——等我!然后发给了苏梦。

我坚信她一定会看到。

陈萍走了回来,坐在我旁边,瞅了我一眼,说:“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就不要再三心二意了,贪得无厌,到头一场空。”

我看了陈萍一眼,真想赞美她一句哲学家,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开玩笑的心思。

“我睡会!”我说,随后头往后靠了靠,闭上了眼睛。

半个小时之后,大巴达到机场,安检,登机,晚上六点半,飞机降落在江城国际机场,三天的日本行结束了。

打车回到鞍山路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帮陈萍和柳雪瑶母女两人把行礼拿上楼之后,我没有留下来,而是离开了。

本来想回家睡觉,但是却睡不着,打电话把陶小军叫到了八十年代酒吧。

“二哥,我正有事跟你说。”陶小军走进八十年代酒吧的时候,我已经喝了两杯威士忌。

“不要说话,陪我喝酒,不醉不归。”我对陶小军说。

“二哥,重要的事情。”他说。

“就是天塌下来,先陪我干了这一杯。”我说。

陶小军没有办法,跟我碰了一下杯子,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光了,我跟着也喝光了。

“二哥,胖子不听劝啊,门面已经选好了,就在八十年代酒吧斜对面。”陶小军说。

我今晚只想买醉,不想谈什么事情,于是叫服务员倒满酒之后,对陶小军说:“来,再陪我喝一个。”

“二哥,胖子的事情要想个办法解决啊,他毕竟是我们的兄弟。”陶小军看起来真得很为难。

“放心,你先陪着我喝了这一杯,我肯定帮你解决。”我酒量不是太好,喝了三杯,已经有点醉了。

“二哥,这可是你说的,不能骗我。”陶小军说,看得出来,他为胖子的事情确实很为难。

“不骗你。”我说。

铛!

我和陶小军碰了一下酒杯,又喝了一个,随后他被我忽悠着连喝了三个,我已经喝大了,说话舌头都开始打卷了:“小、小军,再喝、喝一个。”

“二哥,你喝多了。”

“谁喝多了,来,干!”我不停的往嘴里倒酒,只想灌醉自己,然后脑子就不会再想那些烦人的事情。

最终我成功将自己灌醉了,烂醉如泥,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得家,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衣服都脱了躺在床上,并且床头桌上还有一杯清水。

“咦?怎么脱得只剩下裤衩了。”我朝着被子里看了一眼,目光有点慌张,然后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只记得叫陶小军陪自己喝酒,喝醉之后的事情,已经彻底断片了。

再朝着那杯清水看去,眉头微皱,心中暗道:“陶小军会这么细心?不,肯定不是陶小军。”

口渴的要命,我将水喝了,找衣服的时候,发现昨天的衣服不见,于是只好从柜子里重新拿出了一套衣服,然后这才走出卧室。

厨房里有声音,我慢慢的走了过去,发现顾芊儿正在做饭。

”呃?芊儿,你怎么在这里?”我问。

“叔,你醒了,饿了吧,饭马上就做好了。”顾芊儿说。

“芊儿,你先别做了,我问你,昨晚谁送我回来的?”我盯着顾芊儿看去。

“小军叔!”顾芊儿回答道。

“昨晚你就在这里?”我眉头紧锁了起来。

“嗯,我复习作业,跟倪果儿她们住在一起太吵,于是就跑到这里来了。”顾芊儿十分坦诚的说道,随后弱弱的看了我一眼,说:“叔,反正你这里还有一间客房,我可不可以住在这里,学习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本来我是想拒绝的,但是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又改变了注意,因为学习确实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可以,以后那间客房就属于你了。”我说。

“谢谢叔,叔你太好了。”

啵!

顾芊儿突然跳起来搂着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亲完之后,我愣住了,她则是满脸通红,马上转过身去,开始继续做饭,气氛一瞬间有点尴尬。

“那个,一会做熟饭端出来,我先去洗漱。”我说。

“哦!”顾芊儿应了一声。

随后我落荒而逃:“怎么会事?小丫头亲了我一口,八成是高兴坏了,激动过头了,嗯,肯定是这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等我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芊儿已经把午饭做好了,三菜一汤,看起来还不错,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就是早当家,放在平常人家,十五岁的小女生怕是衣服都不会洗,更何况是做饭。

“芊儿,昨晚是陶小军给我脱得衣服吗?”吃饭的时候,我问道。

“呃?不是,我脱的。”顾芊儿低着头吃饭,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道。

“什么?”我一瞬间我惊呼了起来。

“叔,你半夜起来吐得满身都是脏东西,再说穿着衣服睡觉也不舒服,于是我就帮你脱了,衣服已经洗了,晒在阳台上。”顾芊儿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那、那、那你也不能全脱了啊。”我说。

“没全脱啊,不是还剩一条短裤吗?”顾芊儿说。

“你……”我还想说什么,但是觉得再说下去会更尴尬,于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硬咽了回去,变成了:“芊儿,以后你就把我外套脱了就行,里边不用脱,可以吗?”

“哦!”她低头吃饭应了一声,好像有点不高兴。

“昨天晚上谢谢你照顾叔。”我想了一下,还是跟她道了一声谢。

“叔,你不用客气,照顾你是我应该做的。”顾芊儿说。

吃完饭,顾芊儿想收拾洗碗筷,被我拦住了,说:“你去学习吧,我来。”

“好,叔,要不以后这样,我做饭,你专门负责洗碗筷。”顾芊儿扬头盯着我说道。

“好……吧!”我点了点头,其实心里并不想天天刷碗筷,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基本上不开火。

花了半个小时,把碗筷洗干净,又把厨房打扫了一遍,这才走出来,发现顾芊儿在房间学习,自己却变得无所事事。

好像昨晚陶小军跟自己说过胖子的事情,可惜记不起来说得是什么了,我拍了一个脑袋,拿出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昨天你是不是跟我说过胖子的事情?还有赌船找得怎么样了?”

“二哥,你昨晚怎么了,好像非要灌醉自己似的。”陶小军发了一会牢骚。

“你在那,我去接你,聊聊。”我说。

“好,我跟胖子在鞍山路打台球,三条也在。”陶小军说。

“等我!”

随后我跟顾芊儿说了一声,自己要出去,便离开了。

我也没有开车,因为就住在鞍山路,走了没几步,就到了台球厅,进入之后,果然发现陶小军、三条和胖子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在打台球,至于狗子没看到人影,估摸着是跟胖子的关系已经闹翻了。

“小军,三条!”我说了一声,走了过去。

“二哥!”

“二哥!”

小军和三条两人叫了我一声,胖子则仅仅扭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

“胖子,好久不见了。”我放低姿态对胖子说道,如果能劝他回头,不要给姚二麻子当炮灰,那再好不过了。

“王浩,你蹦哒不了几天了,姚哥说了,三个月之内,拿下东城区的所有势力,你如果识时务的话,敢赶卷铺盖滚蛋,不然的话,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胖子一脸蔑视的对我说道,同时他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仇恨的目光。

“胖子,你是小军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胖子打断了,他说:“停停停,谁是你兄弟,小军、三条是我的兄弟,你不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胖子,你怎么跟二哥说话。”陶小军说。

“胖子,你别执迷不悟了,快向二哥道歉。”三条说。

我心里涌出一股怒气,不过看在小军和三条的面子上,最终压了下去,摆了摆手,让小军和三条先别说话:“好吧,我不是你兄弟,但是你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话。”我对胖子说道。

胖子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歪着脑袋十分嚣张的说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别给姚二麻了当炮灰,如果你想要一个场子的话,看在小军和三条的面子上,以后我会给你一个,行吗?”我十分真诚的对胖子说道,因为对他的态度,可能直接影响着陶小军和三条,而他们两人是我未来势力的大将,我们之间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矛盾。

胖子跟他们两人从小光着屁股一块长大,所以处理胖子的事情,我十分的谨慎,非常考验我的能力。

“王浩,别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三个月之后,鞍山路就不是你的地盘了,装什么逼,呸!”胖子吐了一口口水,直接吐在了离我脚大约只有十公分的地方。

心里的怒火要控制不住了,不过最终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刚才说的话,随时有郊。”说完,我看了陶小军一眼,说:“小军,我找你有点事。”

稍倾,我和陶小军离开了台球室,身后传来三条和胖子争执的声音。

“二哥,胖子他……”陶小军刚要为胖子解释,我摆了摆手,说:“没事,我不生胖子的气,只希望他不要再傻事了,姚二麻子既然要三个月拿下东城区,我也正好想用他的脑袋提升一下自己的江湖地位。”

“二哥,你想宰了姚二麻子?”陶小军问。

“不可以吗?”我瞥了陶小军一眼,说:“我们的赌船一到二个月之内,必须开张,那是从姚二麻子嘴里抢肉吃,早晚要跟他干上,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所以姚二麻子必须死。”

“二哥,姚二麻子可不是小喽啰,比当年的黄胖子还要厉害,黄胖子死的时候,黑白两道大洗牌。”

第四百五十一章 管我


“二哥,姚二麻子可不好对付。”陶小军对我说道。

“我知道他不好对付,但是箭在弦上,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即便我们不搞赌船,龟缩在鞍山路一偶,难道他就会放过我们?明显不会,胖子刚才说了,三个月之内,姚二麻子想把我们彻底赶出东城区,所以先下手为强,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专心找船,招小弟。”我对陶小军说道。

“二哥,船到是有眉目了,我现在带你去看看。”陶小军说。

“好,走!”我让陶小军开车,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这是一条客船,本来是用来拉乘客过大沽河之用,近几年河面上架起了三座大桥,于是这些客船便没有了作用,小一点的都卖了出去,这最大的一条客船,一直停在码头,无人问津。”路上陶小军对我介绍着客船的情况。

“客船,这倒是比货船好很多,改造也容易,对方要多少钱?”我问。

“这是客运公司的船,那经理开口要五百万。”陶小军说。

“五百万?”我瞪大了眼睛,超出自己的预支太多了,身上一共就三百五十万。

“二哥,对方狮子大开口,我估摸着是想要回扣。”陶小军说。

“回扣,可以啊,船一百万,另外给他一百万的回扣。”我想了一下,对陶小军说。

“二哥,你这还价够狠啊。”陶小军看了我一眼。

“船是公家的,钱是他自己的,你不是说客船停在码头好几年了吗?放在那里就是一堆烂木头,卖了的话,不但他们公司能得到钱,他还有一笔额外收入,何乐而不为呢。”我说。

“也是,一会二哥你跟那经理谈。“陶小军说。

“嗯!”我点了点头。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市交运公司,陶小军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那名经理。

“郝经理,这是我二哥,就是他要买那艘船。”陶小军指着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王浩。”我将手伸到了这名经理面前。

他看了我一眼,跟我握了一下手,说:“就是你要买船啊?”

“是的,郝经理,你看我们出去喝个下午茶如何,边喝边聊。”我说。

“我很忙,五百万,付钱,马上过户,没钱的话,别浪费我时间。”郝经理说。

我心里这个腻歪,还很忙,刚才看他坐在办公室里玩LOL,忙个鸟蛋啊。

不过表面上我陪着笑,说:“郝经理,钱不是问题,就想请你喝个茶交个朋友。”

他斜着眼睛看了我一会,最终很装逼的点了点头,说:“行吧,不过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旁边的永和茶楼坐坐吧。”

“行,一切以您的时间为主。”我说。

稍倾,我和陶小军陪着郝经理离开了交运公司,来到了旁边的那家永和茶楼,要了一个茶室,上了最贵的茶。

喝了一口茶之后,我开口说道:“郝经理,五百万是不是太贵了点?”

“你嫌贵,别买啊!”他一副大爷的模样。

“郝经理,你看这样行不行,一百万。”我伸出了一个指头。

“什么?一百万,你消遣我呢。”姓郝的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气呼呼的往外走,我马上给陶小军使了一个眼色,下一秒,陶小军就把对方拦住了。

“郝经理,你听我把话说完嘛,船一百万,我再私下里给你个人一百万,如何?”我急忙说道。

姓郝的不生气了,也不急着走了,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喝了一口茶,盯着我说:“小王啊,你这是让我犯错误啊。”

“郝经理,你严重了,那船放在码头都几年了,再放下去就变成一堆烂木头了,你把它卖出去,那是挽救国家财产,组织不表扬你也就罢了,也不会批评你吧,你说呢?”我笑着对姓郝的说道。

“一百万?”姓郝的看着我问。

“船一百万,你个人一百万,公家不吃亏,你也得实惠,何乐而不为呢?”我打开天窗说亮话,懒得跟他云里雾里的乱绕,一百万在江城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他一个交运公司的经理,年薪不超过十万,一百万顶他十年的工资,我不信他不心动。

“行吧!”姓郝的最终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我和陶小军又请他吃饭,说好了三天之后去找他办手续。喝到晚上九点半,我有点喝大了,回到鞍山路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陶小军扶着我上了楼。

“二哥,你钥匙呢?”陶小军问,他准备拿钥匙开门。

“不用钥匙,敲门就行了,顾芊儿住这里。”我说。

“呃?”陶小军愣了一下,说:“昨晚我送你回来的时候,顾芊儿就住在这里,我当时很奇怪,也没有多问,二哥,你不会是想养个萝莉当老婆吧?”陶小军一脸的戏笑。

“滚犊子,她跟倪果儿一块住太吵,影响学习,所以我让她住在这里,你小子什么时候脑子这么肮脏了,滚滚滚!”我对陶小军嚷道。

“嘿嘿!”陶小军嘿嘿一笑,问:“二哥,你自己行吗?”

“都到家门口了,我还能睡外边啊。”我说。

“那我走了。”

陶小军离开之后,我才伸手敲了敲门。

咚咚!

“谁啊?”门里传出顾芊儿的声音。

“我!”

吱呀!

防盗门打开了,顾芊儿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站在里边,看到我又喝大了,马上眉头微皱了起来,将我扶进了屋子。

“叔,你今天怎么又喝酒了。”她问。

“应酬!”

“你以后少喝点,对身体不好。”

“哦!”我应了一声,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内心深处其实一直当顾芊儿是一个小屁孩。

顾芊儿把我扶进了房间,放在床上,开始给我脱鞋子,有点不习惯,于是我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说:“芊儿,我自己来,你先出去吧。”

“叔,你就好好躺着吧,看你喝得都坐不稳。”芊儿把我推倒在床上,脱了鞋子之后,又要脱我的衣服。

“芊儿,我自己脱。”我急忙说道,今天还没有喝糊涂,虽然身体无法控制,但是脑子还很清醒。

“好吧,脱了睡觉舒服,我去给你弄条热毛巾擦擦脸。”顾芊儿说,随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脱了外套之后,她拿着一条热毛巾走了进来,本来我说要自己擦,可惜顾芊儿不听,像个小大人似的让我老老实实躺下,然后她仔仔细细的给我擦了脸和手,又给我拿了一个盆放在床边,说想吐就吐盆里,别吐地上,昨天晚上她打扫了大半夜。

总之她絮絮叨叨的嘱咐了我十几分钟,最后留下一杯清水才离开/房间。

我用手拍了拍脑壳,心里暗道一声:“乖乖咧,这以后谁娶了芊儿,还不得被管得死死的,这小丫头真能说,还说的句句在理,句句为你好,想反驳还反驳不了,厉害啊!”

解决了船的事情,接下来就是把客船改造成赌船,这要找一个懂行的人,我再一次想到了赌鬼,也不知道他是死还是活?想着想着我睡了过去,第二天中午才醒。

走出房间的时候,顾芊儿已经做好了饭,正饿着呢,于是我直接坐在椅子上就准备吃饭,万万没想到,却被顾芊儿给拽了起来,她小小年纪,还挺有劲。

“芊儿,干嘛?叔饿了。”我说。

“洗澡、刷牙、刮胡子、换衣服,然后才能吃饭。”她对我命令道。

“啊!”我惊呼了一声,说:“那个,芊儿,叔现在很饿,可不可以吃完饭再去洗澡刷牙啊?”

“不行!快去啦,口好臭!”顾芊儿硬生生把我推进了卫生间。

“喂,我说芊儿,为了让你有个安静学习的环境,才让你住在这里,能不能不要干涉叔的生活习惯?”我站在卫生间里一脸不爽的嚷道。

“好的生活习惯我不会干涉,坏的生活习惯,你必须改。”外边传来顾芊儿坚定的声音。

我差一点脱口而出:“你凭什么管我,你个小丫头是不是想造反,敢管你叔我?”不过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怕伤着这个小丫头的自尊心。

没办法,谁让自己很在乎顾芊儿,以后还指望着她长大了,学有所成回来帮自己呢,所以只好乖乖开始洗操刷牙,然后刮胡子换衣服,进卫生间的时候,是一个邋遢大叔,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帅小伙。

“这样才帅嘛,吃饭喽!”顾芊儿说。

吃饭期间,顾芊儿询问我她上那所大学?我有点发愣,看了她一眼,说:“芊儿,你才上了高中一个学期,这个问题才早着吧。”

“叔,明年我想参加高考。”顾芊儿说。

“明年你才高二。”我说。

“我想提前一年参加高考,因为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把高中的课程全部学精。”她说。

“啊!”我愣了一下,心中暗道:“学霸果然跟普通人不同。”

“希望你本科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读,研究生到美国哈佛,毕业之后,你可以自由择业,不过叔有一个愿望,希望你能回江城帮我。”我说。

“我一切都听叔的。”顾芊儿说。

“芊儿,等到了美国,见了大世界,也许你会改变今天的想法,到时候只要你跟叔说,叔都支持你,不会把你栓着,不让你展翅翱翔,叔没有那么自私。”我十分真诚的对顾芊儿说道。

“叔,芊儿不是没有良心的人,等芊儿有了出息,就是别人给我一座金山,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一定回江城帮叔把事业做大做强。”顾芊儿非常认真的说道。

“好!”我很高兴。

下午的时候,我试着拨了一下赌鬼的手机,没想到拨通了:“喂,赌鬼?”我问。

“是我,你还找我干吗?”赌鬼的声音里充满了一丝戾气。

“你没被姚二麻子弄死啊?”我问。

“哼,没死也跟死人差不多。”他说。

“在那里,我去找你,也许能给你条发财路。”我说。

赌鬼说了一个地址,我一看是在北城棚户区那边,眉头不由的微皱了一下。稍倾,我叫上陶小军,开车朝着北城棚户区疾驰而去。

“二哥,你说那个欠姚二麻子钱的赌鬼没有死?”陶小军问。

“嗯,刚才我试着打了一下他的手机,竟然打通了。”我说。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两人来到了北城棚户区,找到赌鬼给我的地址,发现是一间堆放着大量塑料瓶的小破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