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48、449回

第四百四十八章 日本之行

 
我没想到姚二麻子还挺毒,上一次跟我谈判失败之后,并没有放弃将势力重新进入东城区的打算,他竟然选了胖子当马前卒,从陶小军的口吻来看,胖子是铁了心要跟我做对。

其实胖子不被我重用,主要是他自己的问题,我承认我偏袒狗子,狗子被黄胖子折磨的快死了,都没有把我的事情说出来,仅凭这份忠诚,我凭什么不偏袒他呢?

再说胖子,我前脚布置的任务,他后脚就把消息传给了夏菲,然后黄胖子就知道了,这种既好色又没有立场的人,我又凭什么要重用呢?除非跟自己过不去。

“小军,你让胖子好自为之,姚二麻子我早晚要收拾,他别给人当了炮灰还不自知。”我对陶小军说道。

“唉,今天我叫上三条再好好劝劝他。”陶小军叹息了一声说道。

大年初三,我兑现了承诺,带着陈萍和雪瑶母女两人坐上飞往日本北海道的飞机。

三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北海道机场,导游带着我们去了酒店,先吃了午饭,说休息一小时之后,带我们去体验一下露天温泉,特别强调是男女同浴。

我朝着陈萍看去,她低着头,脸有点发红,旁边的柳雪瑶倒是很兴奋,从江城机场开始,就一路自拍,并且一边拍还一边发朋友圈,小小年纪我觉得过于虚荣,也不是太好,不过毕竟不是自己的女儿,所以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要她高兴就好。

下午二点钟,期待的温泉之行开始了,导游说可以玩到四点钟,然后带回酒店吃饭,晚上自由活动。

我换好泳裤,围了一条浴巾走了出来,稍倾,陈萍和柳雪瑶母女两人也从女更衣室走出,母女两人的皮肤都很白,陈萍穿着一件黑色比基尼,柳雪瑶穿得是粉红色,她小小的身体已经发育,我不由的多看了两眼,不过也上又把目光盯在了陈萍身上。

那天晚上在陈萍身上纵/横驰骋了三次,感受到了不一样的诱惑。

我想去牵陈萍的手,却被柳雪瑶挤在了中间,她左手牵着陈萍,右手牵着我,扭头看着我,说:“从现在起,你要装我爸爸。”

“啊!”我轻呼了一声。

“如果不同意的话,今天晚上我是不会让你们两人有时间单独相处的。”柳雪瑶说。

我有点郁闷,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开放啊,一个初中生,什么都懂,记得自己上初中的时候,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男女之间的事情更是不明白。

“雪瑶,你乱说什么。”陈萍瞪了柳雪瑶一眼。

“妈,我可没有乱说,自从大年三十王叔在我家过夜之后,你初一、初二两天都是容光焕发。”柳雪瑶扭头嘟着嘴对她妈说道。

“你个臭丫头,看我不打死你,再叫你乱说。”陈萍有点恼羞成怒,我则在旁边暗暗好笑,不过看起来现在的陈萍好像真跟以前有点区别,难道这就是浇水和干枯的区别?

花儿需要雨露的滋润才能更加的美丽,古人诚不欺我。

稍倾,柳雪瑶拉着我和陈萍的手朝着露天温泉走去,池子里冒着水汽,已经有不少人了。

被柳雪瑶这样拉着,陈萍又漂亮,我们三个人还真像一家三口。

“算了,在日本过三天当父亲的日子也不错。”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便由着柳雪瑶胡闹,反正自己又不吃亏。

进入温泉之后,我和陈萍坐在一块,柳雪瑶刚拿着手机自拍,然后发朋友圈,跟她的那些同学聊天。

我悄悄往陈萍的身边挪了一下,手慢慢从水里绕到了她的身后,轻轻的搂住了她的细腰。

陈萍扭动了一下,转头瞪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周围,那意思好像在说,别闹,周围有人呢。

我对着她笑了笑,趴在她耳边说道:“没事,谁也不认识我们,再说了,你看男男女女不都是搂在一块说话嘛。”说着,我就将她搂在怀里。

陈萍挣扎了一下,最终没有再反抗,仅仅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红着脸说道:“只能抱着,不能做别的事情。”

“呃?我本来也没有想做别的事情,同学,你的思想好前卫啊,这么多人,就想做那种事情?”我故意戏弄陈萍。

“你……讨厌,坏蛋!”陈萍狠狠的拧了我一下。

我们两人的打闹惊动了正在自拍了柳雪瑶,她嘟着嘴硬挤到了我和陈萍之间,说:“不准在我面前打情骂俏。”

“臭丫头,刚才是不是打得你轻了,还乱说。”陈萍红着脸小声对柳雪瑶呵斥道。

“妈,别装了,王叔刚才搂着你腰摸你大腿我都看到了。”柳雪瑶嘟着嘴说道:“我不反对你给我找个爸爸,王叔挺合适,又高又帅!”

陈萍听到柳雪瑶的话,瞬间脸变得通红,想要打柳雪瑶,被我拦下了:“算了,雪瑶都看到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雪瑶,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不过只能是名义上的爸爸,不能是法律意义上的爸爸,你明白吗?”

“哼,我当然明白了,你就是不想跟我妈结婚呗。”本来以为柳雪瑶会听不明白,万万没想到,十四岁的小女孩就懂这么多事情了。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

大约泡了一个小时的温泉,有点困意,于是我和陈萍去了休息室,柳雪瑶说她还要玩一会,没有跟我们两人一块去。

刚刚走进休息室,木头的房间很不隔音,左右两边都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和叫/床声。

听得我和陈萍面红耳赤,随后不由自主的抱在了一起,很自然的嘴唇便碰在了一起,热吻了起来,浴巾掉落在地板上,陈萍身上的黑色比基尼很快被我扒了下来,一具雪白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让她跪在地板上,自己站着,刚好对着她的小嘴,陈萍摇了摇头,一脸拒绝了望着我。

“乖,张口。”知道陈萍从来没有口过,我更加想让她给自己做,男人的一种征服欲在作祟。

在我半逼迫下,陈萍最终慢慢的张开了小嘴,生疏的为我做着一种害羞的事情。

我低头看去,她闭着眼睛,满脸通红,这种羞愧的样子,越发的能激发出我体内最原始的欲/望。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将她压在了身下,进入了,稍倾,我们的房间里也传出了羞人的叫声,也许是在日本的原因,陈萍放得开,没有了那种压抑,充满了别样诱人的味道。

……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我和陈萍重新回到了温泉池,发现柳雪瑶正跟一个女人在说话。

陈萍急忙走了过去,应该是怕柳雪瑶遇到坏人,我随后慢慢的跟了过去,当走到眼前的时候,发现女子的背影有点熟悉,而当听到声音的时候,我一瞬间呆住了。

“妈,这位姐姐也是江城人。”柳雪瑶说。

“你妈,我叫苏……”苏梦传头朝着陈萍看来,本来想自我介绍,但是刚刚说出一个苏字,声音便戛然而止,愣住了。

不但她愣住了,我也愣住了,目瞪口呆!

下一秒,我反应了过来,不管不顾的一把抓住了苏梦的手臂,说:“苏梦,在厦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我不认识你,请你放手。”苏梦也从呆滞中清醒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变化了几次,最终变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对我说道。

“不认识我?你敢承认自己不叫苏梦吗?”我对苏梦说道。

陈萍眨了一下眼睛,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句:“王浩,我先带着雪瑶回酒店了。”她可能已经看出我和苏梦的关系不一般。

“嗯,你和雪瑶先回酒店。”我十分歉意的看了陈萍一眼,本来是带她们母女来日本玩,可是造化弄人,万万没有想到,第一天刚到日本,就在温泉池里碰到了苏梦。

“没事!”陈萍脸上并没有任何责备的表情。

“姐姐,这就是我爸,我亲爸。”可是柳雪瑶这个小丫头就鬼精鬼精,临走的时候对苏梦嚷道。

听到她的话,我一瞬间脑袋有点大,感觉现在的小女孩都逆天了,一个比一个难缠,一个比一个鬼灵精怪。

陈萍带着柳雪瑶离开之后,我的目光重新盯在了苏梦的脸上,问:“不要装做不认识我,没用,今天除非你把我的手剁掉,不然我是不会撒手的,为什么在厦门不辞而别?”

“以前认识你的那个苏梦已经死了,我是全新的苏梦,所以请你放手。”苏梦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

“我刚才说了,除非我的手臂被剁掉了,不然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放手。”我瞪着苏梦说道,并且再一次对她询问道:“为什么在厦门的时候不辞而别,很好玩吗?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担心?你应该庆幸才对啊,不用再左右为难了,我选择退出,这个理由可以吗?”苏梦反瞪着我回答道。

“我不同意。”我说。

“呵呵!”苏梦呵呵一笑,说:“我听说你和李洁已经彻底分了,所以才会这样对我说吧?”

“苏梦,你不要亵渎我对你的感情,也不要侮辱我们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事情,你是我完全可以信任将后背托付的人,我对你的感情不掺杂任何杂质。”我盯着苏梦十分认真的说道。

“够了,如果这些话在你和李洁没有完全分手之前跟我说的话,我肯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现在嘛,我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是不是第一选择失去了,才想起我这个备用品呢?”苏梦毫不留情的对我说道:“王浩,我告诉你,我苏梦绝对不会做任何人的备用品。”

“你不是备用品,李洁也不是备用品,就算是现在我也没有放弃李洁,虽然她做的事情,说的话令我很伤心,苏梦,跟我回江城吧。”我对苏梦说道。

“这么说,你还想脚踩两条船了?”苏梦问:“我也说过,绝对不会给你脚踩两条船的机会,松手。”

“不松,我说了,今天除非我的手臂被剁掉,不然死也不松手。”我瞪大了眼睛盯着苏梦说道,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松不松?”我瞪着我问。

“不松,就是不松,你就是…哎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梦突然低头朝着我的手臂咬了下去,那是真咬啊,一口下去,我瞬间就惨叫了起来,感觉到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从手臂传遍全身。

十点半更
第四百四十九章 受伤的小孩

 
苏梦是真咬啊,一口下去,我就感觉半边身子都痛得麻木了,眼睁睁的看着鲜血从手臂上流出来。

稍倾,疼痛让我整条右手臂都开始哆嗦了起来,苏梦抬起头,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瞪着我,说:“松不松手。”

我他妈差一点坚持不住,将手松开,因为实在太痛了,痛得我有点受不了,不过最终仍然咬牙坚持道:“不松,除非今天我这条手臂断了,不然的话,打死我也不松手。”最后我差一点嚷叫起来。

“你坚持不住的,看,你的整条手臂都在发抖,嘴唇都开始哆嗦了,松手吧,不然下一口,我就把连皮带肉给你咬下来。”苏梦盯着我的眼睛,开始进行心理攻击。

听到她的话,我是真怕啊,不过到了这份上,大话都说出去了,是男人就要硬着头皮抗着,不能认怂。

“我就是哆嗦了,我就颤抖了,但是为了你,我就算是吓破胆,也要坚持住。”妈蛋,关键时候,我的脑子很清楚,差一点被自己的话给感动了,可惜苏梦无动于衷。

“这是你逼我的。”苏梦说,随后低头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啊啊!

我跺着脚,快速的叫嚷了二声,然后上牙咬着下嘴唇,愣是忍着痛,就是不放手:“老子死也不会再放你离开了。”我大声嚷叫了一声,突然弯腰低头直接将苏梦抗了起来,朝着休息室跑去。

啊……

这次轮到苏梦惊呼了。

“王浩,你疯了,放我下来。”苏梦在我肩膀上剧烈的挣扎起来。

“老子就疯了,不放就是不放。”我说,随后抗着她冲进了休息室,休息室里女人的喘息和呻/吟声,仍然不绝于耳。

我拉开门,将苏梦抗了进去,然后轻轻的将她放在地板上。此时的苏梦已经镇定了下来,盯着我问道:“王浩,你想强上我?”

我的脸一红,有点尴尬:“你如果不反抗的话,我们两人都会很舒服,做完之后,我们再好好聊聊,那个时候,也许你会平静很多。”我厚着脸皮说道,其实刚才是要坚持不住了,只能将她抗起来,减少自己的痛苦。

苏梦朝着我逼近了二步,我有点慌,朝后退了二步,直接靠在了木拉门上。

“害怕了?你不是想强上我吗?后退什么?”苏梦挑衅的瞪着我说道。

“我怕什么!”在苏梦面前怎么可能认怂,于是我又朝前走了二步,抬头挺胸的站在她的面前。

可是下一秒,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在我靠近苏梦身体的一瞬间,她的手突然狠狠的抓在我的两/腿之间。

啊……

重要部位被抓住,我惨叫一声,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疼痛让我整个脸都扭曲了。

苏梦骨子里有一股狠劲,可能是继承了一条龙的基因,换成一般的女生,刚才咬我最多就是装装样子咬一口,一般不会咬第二口,但是苏梦却咬了第二口,并且第二口比第一口还要重,现在她直接抓住了我的要害,令我疼痛难忍。

“刚刚跟那个小女孩的妈妈做完是吧?”苏梦抓着我的要害,瞪着我问道。

“没、没、没有!”我嘴唇哆嗦着说道。

“没有?”苏梦提高了一点声音,同时手上的力量大了一点。

啊……

我感觉要痛晕过去了,巨大的疼痛瓦解着我的意志:“有有,轻点,轻点,痛死了。”我满头大汗的求饶道。

“刚刚上完她,就想上我,当我什么人?”苏梦好像更生气了,目光冷冰冰的瞪着我说道。

“我管不住自己,所以你更不能走,要留在我身边管我啊。”虽然疼痛让我意志变得薄弱,但是还并没有傻,脑子特别清醒,嘴巴比平时还要会说话。

“我有个更简单的方法。”苏梦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什么方法?”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突然苏梦松开了手,不过与此同时,她的右膝猛然狠狠的撞在我的两/腿之间。

啊!

一阵巨大的疼痛,让我惨叫了一声,同时感觉眼前发黑,身体慢慢的瘫倒在地上,不过并没有晕过去,双手捂着下面,努力抬头朝着苏梦看去。

苏梦低头盯着我,好像目光里有一丝忧愁和不舍:“不要再想我,也不要再找我,我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更不会跟任何人分享自己的东西。”说完,苏梦拉开了木门,准备离开。

下面的巨痛,让我的身体根本动不了,只能盯着她快要消失的背影,拼尽全力的说道:“我爱你!”

苏梦的身体停住了,不过并没有转身。

“留在我身边,好吗?”我几乎在恳求她。

可惜苏梦仅仅停顿了大约几秒钟,然后便义无反顾的走了,砰,木拉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的心感觉都碎了。

也许自己真和女人无缘,也许真应该跟李洁来个彻底的了断,但是心里却又有无限的不舍。

“妈蛋,王浩,你在几个女人之间犹豫,最后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众叛亲离。”我在心里对自己的痛骂道。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下面不太痛了,我慢慢的坐了起来,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陈萍他们已经吃完了饭,我只好自己花钱买了一点东西填饱了肚子。

陈萍和柳雪瑶母女两人一间房,我自己一间房,本来还想着让陈萍今晚跟我睡,但是现在却没有一点心情。

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李洁和苏梦两人的身影,同时不时的还会出现假小子抱孩子的画面,我在三个女人之间,挣扎浮沉,不知所措。

咚咚!

突然门外传来的敲门声。

“谁啊?”我问。

“王浩,是我!”

听到是陈萍的声音,我起身打开了房门,随后再次躺在了床上,感觉浑身没力,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怎么了?看你脸色好难看?”陈萍关心的对我询问道。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明天我们带着雪瑶去滑雪。”我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对陈萍说道。

“下午在温泉池的那个女孩很漂亮,不过我记得你的前妻应该是李副区长,她可是被誉为江城第一美女,如果你想找人倾诉的话,我可以给你当树洞,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陈萍说。

“这些事情,我不想说,你也别问,好吗?”我的李洁、苏梦以及假小子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是一笔糊涂帐,自己都搞不清楚,更不想跟别人说。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陈萍说。

“等等!”我抓住了陈萍的手,说:“别走。”

“呃?”陈萍愣了一下。

“不做别的事情,就想抱抱你。”我说。

“好!”陈萍脱鞋子上了床。

其实不是我抱陈萍,而是陈萍抱我,我将头靠在她的怀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像个受伤的小孩,躲进了母亲的怀抱里。

男人有时候也会累,也会有坚持不住的时候,而此时的自己就特别的无助和疲劳,只想找个人依靠一下。

比自己大了六岁的陈萍,当天晚上像对待孩子一般,慢慢的抚摩着我的头,搂着我睡了一个晚上。

早晨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脸正趴在陈萍的胸口,于是感觉十分的尴尬:“那个,陈萍,我昨天是不是趴在你怀里睡着了。”我说。

“精神好多了。”陈萍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身体麻不麻?怎么不把我放到枕头上睡啊。”我十分的不好意思,同时又有点难为情,一个大男人在一个女人怀里睡着了。

“你不用害羞,谁说男人就一直要坚强,男人也有软弱的时候,以后什么时候不开心了,抗不住了,可以打电话给我,我抱着你睡,给你力量。”陈萍十分认真的对我说道。

我挠了挠头,看着陈萍,一脸难为情的模样。

“多大的男人,在骨子里还是一个男孩,再小的女人,在骨子里都有一股母爱。”陈萍说,一瞬间,她好像变成了一个哲学家。

“你再这样说,我都不敢对你有非分之想了。”我开玩笑道,不想气氛再继志尴尬下去。

“去你的,没正经!”陈萍给了我一脚,随后下了床,说:“我去看看雪瑶。”

“哦!”

陈萍离开/房间之后,我开始洗漱,八点钟在酒店吃了早饭,导游叫来大巴,朝着滑雪场驶去。

在滑雪场整整玩了一天,我、陈萍和柳雪瑶摔了无数次,不过却玩得很开心,柳雪瑶拍了很多照片,有一张照片我们三个人摔在地上,满头满脸的雪花,但是却笑得很开心,柳雪瑶发在朋友圈,配文:爸爸、妈妈和我。

当天晚上,我本来想跟陈萍做的,但是下面却不行了,被苏梦给打肿了,仍然隐隐作痛,于是只能作罢,本来还想着在日本把陈萍全身都开发了,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了,多亏在温泉池的时候,让陈萍张开了小嘴,不然的话,这次来日本算是亏大发了。

陈萍其实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让她给我口了一次,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她的后面,我觉得应该慢慢来,早晚会开发出来。

第三天上午,品尝了北海道的小吃,然后又去了两上景点,下午就准备飞回国了。

一点半,我带着行李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人在观察自己,于是不由的四处张望,但是并没有任何发现。

“奇怪!”我心里暗暗疑惑,经历了太多的生死,我对危险的敏锐比一般的人灵敏的多,这不是一种伪科学,而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从背后长时间盯着一个陌生人,不用五分钟的时间,那人绝对会转头看你,这是一种人身体对危险自动反应的感觉。

上了大巴车之后,这种感觉仍然没有消息,我不由的眉头微皱,心里有点警惕:“难道有人在监视自己?孔志高的人?不应该啊,前两人并没有这种感觉啊!”

导游点了人数,然后大巴车启动了,我仍然朝着窗外看去,突然在一个拐角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梦!”我叫出了声,原来自己刚才的感觉没有错,确实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而是这个人就是苏梦。

我急速的朝着前边大巴的门跑去:“停车,开门!”我嚷叫道。

“先生……”导游想要阻拦,被我一把给推开了,不过下一秒,陈萍从后面死死抱住了我:“王浩,你给我冷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