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46回 顾芊儿有心事

第四百四十六章 顾芊儿有心事
 
 +A -A 时间:01-19 03:03 字数:3500
不得不说Jeep的越野性能就是牛逼,我愣是在离前方日产轿产大约一米处停了下来。刚才十分紧张,停下来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妈蛋,吓死哥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可惜下一秒,只听砰的声,整个车身晃动了起来,咣铛,撞在了前方日产车的后备箱上。
 
砰砰砰……
 
然后后面传来一片撞击声,虽说都下午了,上香的人不多,但是下山的车辆还是很多,环山公路的坡度又陡,再加上下雪,这下可好,估摸着至少十几辆车连环相撞。
 
唯一庆幸的就是大家都开得很慢,没有再造很大的事故,基本上都是追尾。
 
“靠!这下回不去了。”我心里暗骂一声。
 
交警来的挺快,不到半个小时就赶了过来,最后统计出来,十九辆车追尾,没有人员伤亡,车子也都损坏的不严重,唯独有个倒霉蛋,撞在一辆劳斯莱斯后屁股上。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车子里虽然开着空调,但是在这种北风呼啸的半山腰,雪越下越大,坐在车里仍然感觉寒冷,特别是没有穿秋裤的顾芊儿。
 
“叔,我的腿好冷!”顾芊儿说。
 
我脱下了自己的大衣,给她盖在了腿上,说:“以后别这样穿了。”
 
“不好看吗?”她问。
 
“好看,但是也不能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啊!”我说。
 
顾芊儿嘟了嘟嘴,没说什么,我知道现在十五、六岁的小孩正是叛逆期,于是也没有再说她。
 
“叔,我还冷。”顾芊儿说。
 
我想了一下,又把我的西装脱了下来,给她穿在了身上:“这样暖和一点了没有?”我问。
 
“好了一点,叔,我听说喝酒可以取暖,你车上有没有酒?”顾芊儿问。
 
我瞪了她一眼,说:“疯了,你才十五岁,不能喝酒。”
 
顾芊儿撇了撇嘴,随后开始在车里找了起来,其实还真有几瓶江小白,前段时间看电视,里边总说江小白酒好喝,于是就买了几瓶,喝了几口,太难喝了,于是一直扔在车的储物盒里。
 
稍倾,三瓶江小白被顾芊儿给找了出来:“芊儿,把酒给我,你不能喝,再冷的话,我脱了毛衣给你。”我一边说一边想去抢酒。
 
从来都很乖很听话的顾芊儿,这次却不听话了:“不给,叔,我就喝一口,实在太冷了,我心冷。”她说。
 
其实我也没感觉太冷,空调已经开到最大了。
 
“就一口?”我盯着她说。
 
“嗯,就一口。”她点了点头。
 
“不准骗叔。”我说。
 
“嗯!”
 
顾芊儿一边点着头,一边扭开了一瓶二两装的江小白,随后一扬脖子,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我擦,不是说一口吗?”等我反应过来,准备去抢的时候,只抢回来一个空酒瓶。
 
“芊儿,我很失望,你怎么可以骗叔呢?一下子喝这么多酒,难受不?你没事吧?是不是在学校里遇到烦心事了,跟叔说说?还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叔,叔一定让他跪在你面前认错,不管他爹是谁,敢欺负咱家芊儿,咱就跟他干到底。”我对顾芊儿询问道,因为她的举动实在有点不正常。
 
“叔,我没事,谁敢欺负我啊,我在学校可是美女学霸,呃!”顾芊儿此时满脸通红,从来没有喝过酒的话,一口喝光了二两装的江小白,此时正打着酒嗝。
 
“你怎么可以骗叔呢,不是说好了只喝一口吗?”我对顾芊儿质问道,心里一阵郁闷。
 
“叔,我可没有骗你,说只喝一口,我就喝了一口啊。”顾芊儿两腮通红,眨着眼睛对我说道。
 
“你……你个鬼丫头,敢戏耍叔。”我一副没好气的模样。
 
“嘿嘿!”顾芊儿看着我笑了笑,说:“叔,我感觉浑身热乎乎,脑袋晕乎乎,感觉像是在飞。”
 
“傻丫头,现在不冷了是吧?”我说。
 
“不冷了!叔,西装还你,我帮你穿。”顾芊儿脱下西装想帮我穿上,我说着不用,但是她非要帮穿,于是只好任她摆布。
 
帮我穿西装的时候,感觉有人亲了我脸颊一下,扭头朝着顾芊儿看了一眼,发现她除了脸红扑扑的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用手摸了一下脸,眨了一下眼睛,心中暗道:“难道刚才自己出现了幻觉?”
 
交警处理完这起连环追尾的事故,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等我开着车从半山腰回到市区,已经快晚上十点钟了。
 
回来的路上,顾芊儿在车里睡着了,估摸着大半是因为酒精的原因,看着熟睡的顾芊儿,我眉头微皱了一下,心中暗道:“这个小丫头,今天心里装着事情,可是又不说,看来明天我必须去给她班主任拜年,顺便打听一下她在江城一中的情况。”
 
对于顾芊儿的事情,我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因为她的潜力无限,特别是智商,简直就是一个天才。
 
我看到顾芊儿睡得很香,也没有多想,身上给她盖了自己的大衣,轻轻的将她抱下了车,然后朝着楼上宿舍走去。我走得很慢,生怕把她吵醒。
 
魏明开的门,我将顾芊儿抱到了床上,嘱咐倪果儿几个女生照顾一下她,随后便离开了。
 
来到楼下,思考着要不要去陈萍家,最终没去,因为时间太晚了,再说陈萍家太小,弄出点动静就被柳雪瑶给听见了,特别是她今天质问我,是不是要给她当爸爸,当时自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第二天,我去拜访了顾芊儿高一的班主任,从班主任那里了解的情况来看,顾芊儿在学校里,学习碾压所有人,长得漂亮,为人处事又乖巧,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她,特别是男同学,封她为江城一中的校花,追求她的人很多。
 
从顾芊儿高一班主任家里出来,我一脸的疑惑,昨天在车上的时候,顾芊儿绝对心里有事,特别是喝酒,明显有点借酒消愁的意思。
 
“奇怪,不是学校里的事情,难道是跟倪果儿等人有矛盾?”我眉头紧锁,思考了片刻,掏出手机拨通了倪果儿的电话:“果儿,叔有事问你。”
 
“我想吃假日大酒店的西餐。”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倪果儿便狮子大开口提出了条件。
 
“你……”
 
“同意就知无不言,不同意就谎话连篇。”倪果儿对我威胁道。
 
“我靠,你个小丫头片子,叔问你点事情就讲条件啊。”我说,本来想训斥她一通,但是想了想,这些孩子都到了叛逆期,跟他们交流还是要耐着点性子,放在对等的位置上,免得太盛气凌人,再跟他们产生隔阂,那可就是不好了。
 
倪果儿在我的心里,也是一个不错的小姑娘,察言观色很厉害,又会巴结人,并且还能吃苦,从没有怨言,在医院里照顾刘静没说一句抱怨的话,并且还很快成了李洁的御用小密探,也不知道她从李洁身上弄了多少钱,不过从医院回来之后,她的手机换成了苹果,包包是李洁送她的一个LV小包。
 
“叔,你肯定想问顾芊儿的事情,对吧?”手机里传来倪果儿自信的声音。
 
“呃?你怎么知道?”我微微有点吃惊。
 
“请不请我吃假日大酒店的西餐吧。”她说。
 
“一刻钟之后,楼下等我。”我没有再废话,更不想摆出大人的身份跟她说话,平等才是对他们这些孩子最大的尊重。
 
“OK!”
 
挂断倪果儿的电话之后,我心里充满了疑问,这个小丫头怎么知道我要询问顾芊儿的事情,看来自己昨天晚上感觉的不错,顾芊儿果然有事。
 
十五分钟之后,我在魏明他们宿舍楼下接上倪果儿,直接朝着假日大酒店疾驰而去。
 
假日大酒店是江城老牌五星级大酒店,退回十几年前,在里边吃饭的人那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想问顾芊儿的事情?”路上我对倪果儿询问道。
 
“一会边吃边聊。”倪果儿说。
 
过了年,她已经十七岁了,今天穿得有点性感,我不是太喜欢,黑色长筒靴包过了膝盖,没有穿裤子,也没有穿袜子,露出一戴雪白的大腿,上面是短裤和一件肥大的羽绒服,围巾,没有戴帽子,头发再一次变成了无数条小辫子。
 
“喂,每个月给你的零花钱,都花在这上面?”我瞪了倪果儿一眼说道。
 
“那怎么够花,我已经开始在菲姐手下做事了。”倪果儿说。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夏菲疯了吗?”我听到她的话,瞬间嚷叫了起来,顾芊儿、倪果儿、魏明等人都是我培养的后备力量,没有自己的同意,谁也别想染指她们的事情。
 
下一秒,我拿起手机,准备给夏菲打电话,同时嘴里说着:“我看她是不想干了。”
 
“叔,别找菲姐了,是我骗她说你同意我去KTV实习,学着怎么管理场子。”倪果儿按住了我的电话,盯着我说道。
 
这个小丫头胆子真是大,心里也有主意,比她那个抽粉的爹强了一万倍,但是这种事情不能惯着她,不然的话,等以后真翅膀硬了,还怎么把我这个叔放在眼里。
 
“钱是怎么赚的?”我问。
 
“我把以前北城棚户区的几个姐妹招了进来,从她们身上抽的提成。”倪果儿说。
 
“好好好,果儿,你翅膀硬了,欺上瞒下,招揽姐妹,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自由,免得束缚着你的翅膀,耽误你的前途。”我心里涌出一股怒气,把车子停在路边,瞪着倪果儿说道。
 
“叔,你别生气,我知道我有错,但是你让我天天跟着宁勇师傅练拳,我实在不想练,感觉就是在浪费时间,叔,我能帮你做事了,菲姐都说我能干,要不你就让我跟着菲姐实习行不行?”倪果儿露出一脸小女孩的表情,对我恳求道。
 
“不行!”我断然拒绝:“让你练功夫,是强身健体,叔走的这条道,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到危险,有点功夫在身上,到时候就可以救你们的命,你明不明白?”我瞪着倪果儿问道。
 
“叔,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那我可不可以白天跟着宁师傅练拳,晚上帮着菲姐做事?这样既锻炼身体,晚上又能帮你做事,顺便还能赚点外块。”倪果儿说。
 
“不行!”我拒绝了:“所有的账目必须走公司的帐,你不能私自提成,晚上帮夏菲做事可以,每个月只能拿一点辛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