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44回大人的事情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大人的事情
 
我将陈萍抱上了床,朝着她的脸和唇吻去,大年夜,别人都是全家团员,自己一人在江城,那种孤寂感,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的嘴唇紧紧的贴在陈萍的唇上,她并没有拒绝,几秒钟之后,十分主动的张开小嘴,伸出了舌头。
 
一个孤寂的男人和一个孤寂的女人,两个人很快碰撞出了火花,热吻了起来。
 
我的双手开始在陈萍的身上游走,脱掉了她浅色的棉睡衣,双手绕到她的背后解掉了她的内衣,随后一只手开始脱她的睡裤,另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胸口,很软,很有弹性,平时感觉她的胸脯不大,但是没想到这么有料,一只手没抓过来。
 
手掌传来的刺激感,让我全身燥热起来,离开她的唇,开始热吻她白皙的脖子,然后一路向下,当的咬住她的胸脯的时候,陈萍轻呼了一声。
 
啊!
 
此时我的双手已经脱掉了她的睡裤。
 
其间各种缠绵,春光无限,此处省略一千字!
 
当我们两人赤/裸相对的时候,我分开了她的腿,准备进/入她的身体,可惜下一秒却被陈萍用手给挡住了。
 
此时的我,就像是干渴了三天的人,突然得到了一瓶矿泉水,刚打开瓶盖,突然有个人告诉自己,矿泉水里有毒,那种感觉让我抓狂。
 
“怎么了,你后悔了?”我瞪着身下的陈萍问道,其实不管陈萍是否后悔,剑已出鞘,即便她后悔,我也准备强上了,不然他妈非把自己憋死不行,搞不好会憋出病来。
 
“不是!”陈萍满脸涌红的摇了摇头。
 
“那你这是为什么?”我猴急的问道。
 
“戴TT好吗?”陈萍说。
 
“可以不戴吗?”我问,戴TT总感觉隔着一层什么,十分的不爽,所以我基本上都不戴那东西。
 
“我安全期。”陈萍红着脸说:“如果怀孕的话,我是不会打掉的。”
 
“呃?那还是戴吧。”我当场认怂了,妈蛋,真搞出人命来,就收不了场了:“可是,我没带那东西。”我说。
 
“抽屉里有,你自己拿。”陈萍说,说完之后,她的脸更加红了。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有点奇怪,陈萍床边准备TT干嘛,不过当我打开床头桌的抽屉的时候,就明白了是怎么会事,因为除了一盒TT之后,还有一个假阳/具,看来平时陈萍有生理要求,都是靠这个东西解决。
 
我盯着里边的假东西看了几眼,陈萍马上伸手把抽屉给关死了,红着脸说:“不要看了,那个,是我无意之中买的,从、从来没用过。”
 
听到她的解释,我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冲杀,疯狂的冲杀,因为体内的洪荒之力都要控制不住了,全身燥热,需要宣泄。
 
我将一个TT放到陈萍手里,说:“帮我戴上!”我胯坐在她的腰上,一脸坏笑的盯着脸红得像个苹果的陈萍。
 
陈萍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根本不敢看我的东西。看到她的样子,我心里有点奇怪,难道她从来没给男人口过,下一秒,我试探着朝她口边碰了一下,陈萍的头左右扭动着,躲逼着我的侵犯。
 
“浩哥,我不习惯,你别这样。”她说。
 
“以前没做过?”我问。
 
陈萍摇了摇头。
 
“两个选择,要么给我戴上TT,要么乖乖张开嘴。”我说。
 
“你这是欺负人。”陈萍一脸委屈的说道。
 
看到她委屈的模样,我知道第一次不能玩过火了,于是从她腰上下来,自己戴上TT,再一次分开了她的双腿,盯着她的脸,说:“我要进去了。”
 
“坏蛋!”陈萍知道我故意戏弄她,用小拳手打了我胸膛一下。
 
下一秒,我猛然压了下去,进/入她的身体。
 
啊……
 
陈萍惊呼了一声,我则开始快速的冲杀了起来。被子外边,波浪翻滚,时而如急涛,时而如缓流。
 
稍倾,陈萍发出一个压抑的声音,不像哭,也不像笑,但是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有无限的诱惑,那种想叫又不敢大声叫的声音,最能勾起男人的欲/火。
 
……
 
二个小时之内,我用了三个TT,第三次从陈萍身上爬下来之后,平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动了,爽是非常爽,但是此时却感觉到两条腿发软发麻,没有一点力气,陈萍也好不到那里去,在旁边大口的喘息着。
 
呼哧!呼哧……
 
一时之间,小小的房间里,只能听到我们两人的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我都快睡着了,耳边突然传来陈萍的声音:“可以抱着我睡吗?”
 
“嗯!”黑暗中,我应了一声,随后伸手将旁边赤/裸的陈萍搂进了怀里。
 
其实搂着女人睡觉真不是一件什么美事,对于女人来说,可能很有安全感,是一种十分舒服的事情,像陈萍被我搂进怀里没过几分钟,便熟睡了过去,而我却要承受半边身子被压麻的痛苦。
 
不知什么时候,我也睡着了,第二天中午才醒,陈萍已经不在床上,冬日中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正晒在脸上,很舒服。
 
懒在床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昨晚调成了无声,上面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顾芊儿打来的,我这才想起来,自己答应她今天早晨带她去云山寺上香。
 
“坏了!”我轻呼一声,马上反拨了回去,铃声响了一下,手机里便传来了顾芊儿的声音:“叔,你在那里?不是说好了今天早晨带我去云山寺上香吗?我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不接,去忠义堂总部你也不在。”顾芊儿的声音有点生气。
 
“芊儿,叔错了,给叔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我马上去接你,咱们下午去上香也一样,只要心诚就行。”我想蒙混过关,并没有说自己留宿在陈萍家里,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跟顾芊儿这个小丫头讲。
 
“好吧!”顾芊儿有点委屈的说道。
 
挂断电话之后,我急忙起来穿好衣服,打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我发现柳雪瑶穿着一身新衣服,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我从她妈的房间里走出来,并没有太多的惊诧,只是用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少女的眼睛很纯洁,盯得我有点不知所措:“那个,我和你妈……”
 
“王叔,你要给我当爸爸吗?”本来想解释一下,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耳边突然传来柳雪瑶的声音。
 
“啊!”我愣住了,当爸爸?说实话,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萍虽然长得很漂亮,被誉为鞍山路的一枝花,身上散发着一种人妻的诱惑,但是我怎么可能娶她为妻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昨天晚上跟我妈妈睡觉了吧?”柳雪瑶表情十分认真的问道,陈萍还像不在家,屋子里只有柳雪瑶一个人。
 
“那是大人之间的事情。”我尴尬的说道。
 
“你们做了。”没想到柳雪瑶根本不买帐。
 
”不是你想的那样,雪瑶,你好好上学,谁敢欺负你告诉叔叔,叔叔一定让他向你道歉。”我想转换话题,不想跟一个初中女生讨论跟她妈妈上/床的问题,因为太尴尬了。
 
“你们做了三次。”柳雪瑶两只大眼睛瞪着我继续说道。
 
“啊!”我惊呼了一声,心里有点疑惑,难道昨天晚上跟陈萍做得太过于投入,被柳雪瑶在门外偷听都没有发现?
 
“你想否认吗?”柳雪瑶像审问犯人一般的盯着我问道。
 
“那个,雪瑶,大人有大人的事情,小孩有小孩的事情,你现在的事情是好好学习,明年考上江城一中,以后再考一所好大学。”我想了一下,决定跟柳雪瑶好好谈谈,一个小女孩,自己怕什么。
 
“是个男子汉的话,能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吗?”柳雪瑶很聪明,根本不上我的当,并且还使出了女人的激将法,问我是不是男子汉。
 
妈蛋,不管大女人还是小女生,都这么难对付,我心里一阵无语。
 
“好,我正面回答你的问题。”我盯着柳雪瑶看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
 
“你和我妈做了吗?”她再次问道。
 
“嗯!”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三次?”她问。
 
“嗯!”我再次点头。
 
“你要给我当爸爸吗?”柳雪瑶的眼睛里露出一道目光,我读懂了她的目光,她需要一个爸爸。
 
读懂之后,我更加为难了,还不如读不懂,思来想去,最终我决定把柳雪瑶当成一个大人:“那个,雪瑶,我可以当你的爸爸,你也可以喊我爸爸,但是我和妈不可能结婚,你明白吗?”
 
“不明白!你们不是都睡在一起了吗?”柳雪瑶眨了一下眼睛,一脸懵懂的问道。
 
“以现在网络的发达,初三的小女生应该明白这种事情了啊,难道柳雪瑶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看她懵懂的眼神,又不像装的。
 
“睡在一起,但是不等于要结婚,大人之间的事情很复杂,你长大之后就明白了。”我绞尽脑汁的对柳雪瑶解释道。
 
“哦,我明白了,说到底,你就是跟我妈上/床,然后又不想负责,对吧?”柳雪瑶瞪着大眼睛盯着我质问道。
 
我拍了一下额头,实在是跟她讲不明白,本来想在这里洗个澡,此时也不想洗了,准备马上离开,面对着一个小女生的质问,我落荒而逃,逃出来之后,仔细想想,其实我落荒而逃最主要的原因是被柳雪瑶给说中了内心的想法,我就是想跟陈萍上/床,而又不想负任何的责任。
 
在楼下我遇到了陈萍:“浩哥,你怎么慌慌张张,发生什么事了吗?”陈萍问。
 
“呃?没事,你去那里了?”我对陈萍询问道。
 
“去以前国营厂的同事家拜年,雪瑶提前跑了回来,她在家吧?”陈萍问。
 
“在家,你上去吧,我有点急事,初三早晨七点,我来接你和雪瑶,去日本玩三天。”我说。
 
“嗯!”陈萍点了点头。
 
我转身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盯着陈萍问:“以后,我还可以来过夜吗?”
 
陈萍抬头看了我一眼,马上又低下了头,两片红云飞上了她的腮,随后只见她微微点了点头,说:“昨晚已经那样了,还有什么不可以。”
 
“我给不了你什么承诺。”
 
“知道!”陈萍点了点头。
 
“走了!”我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