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43回 都是孤独的人

第四百四十三章 都是孤独的人
 
 +A -A 时间:01-18 04:38 字数:3500
我算是被老太太打败了,来了一趟医院,药也没开,检查也没有检查,直接就让我想办法刺激陈雪内心深处最敏感的地方,让她把忧郁的情续发泄出来,然后再去她那里复诊。
 
“妈蛋,宣泄出来就好了,还复个屁的诊。”我开车带着陈雪离开医院的时候,在心里暗骂一声。
 
“快过年了,陈雪家里也没人找她,真是奇怪,难道她是孤儿?”
 
想了一下,反正下午没事,我准备试一下,总之尽人事,听天命吧,谁让陈雪的事情跟自己多多少少有点关系。
 
我开车带着陈雪去了江大校园,在上一次她和赵康德谈情说爱的那个亭子里,我朝着陈雪的眼睛看去,想表现出一副十分深情的模样,但是总是不成功,因为我和陈雪之间本来就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最终只能尽可能深情的望着她,说:“陈雪,我喜欢你。”
 
可惜陈雪一点反应都没有。
 
“陈雪,我是赵康德,我喜欢你。”我继续盯着她说道。
 
陈雪仍然没有反应。
 
试验了十几次之后,我放弃了,感觉自己有点傻,还真相信了老太太的话,再说了自己冒充赵康德也不像。
 
等等,我突然想了一个问题,自己好像有一段赵康德跪在地上求刘静饶恕他的视频,当时是在大岭山后山的山神庙拍的,拍完之后,我就让陶小军将赵康德给宰了,这段视频把刘静救醒了,会不会对陈雪也产生影响,毕竟是赵康德的声音,陈雪可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
 
“要不试试?”我眨了一下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心里又有了更好的想法。
 
我抓着陈雪的手腕离开了江大校园,开车朝着田启家驶去,并路上我给田启打了一个电话:“田启,有没有什么软件可以提取人的声音特质,然后模仿出来。”
 
“有啊,不过跟真人还是有差距。”田启回答道。
 
“赵康德的电话录音还有备份吗?”我问。
 
“有啊!浩哥,你的东西,我一直没有删除。”田启说。
 
“太好了,根据赵康德的电话录音,你把她每个字的发音单独摘出来,然后再重新排列,总之后期再进行音效模糊处理,这样说出来的话,应该相似度会很高吧。”我对田启说。
 
“嗯,都是本人的录音当然会很高,即便当时的语境不同,进行模糊处理,相似度应该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田启自信的说道。
 
“那你马上干起来。”我对田启说。
 
“啊!”田启惊呼了一声,说:“浩哥,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一时半会根本干不完。”
 
“这样啊,你需要几天?”我问。
 
“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把赵康德每个字的发音编成一个小型数据库,这样以后搞不好还可以生成许多话。”田启说,他好像也来了一点兴趣。
 
“这么久啊,那你慢慢搞吧,本来我还以为很容易,正要去你那呢。”我说。
 
“浩哥,等我编出赵康德语音数据库之后,就很容易了,我有点兴趣了,应该会很好玩。”田启说。
 
“加油吧,骚年!”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看了陈雪一眼,自语自言的说道:“你就再等一个月吧,我现在送你回去。”
 
我把陈雪送回了魏明和顾芊儿等人住的地方,现在他们都大了,男女混住不是个办法,我准备再重新租一套房,给顾芊儿、倪果儿、张丽、纪雯和陈雪五个人女生住,可惜自己现在卡里没多少钱,只能先让她们凑合着了。
 
寝室里只有顾芊儿一个人,我走进去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脸上的表情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芊儿,你怎么了,肚子痛吗?”我看到她一只手捂着小腹,马上走到了她床前,对其询问道。
 
“叔,你怎么来了,没事。”顾芊儿脸色一红,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现在已经不是纯情小处男了,对女人的事情多多少少有点了解,估摸着顾芊儿应该是来好事了,于是马上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说:“芊儿,你多躺躺,想吃什么跟叔说,叔帮你去买。”
 
“叔,我什么都不想吃,只想休息一会。”顾芊儿说。
 
“好,你休息,叔不打扰你了,陈雪我带回来了,你需要什么叫她拿,不要下床,好好休息。”我对顾芊儿嘱咐道。
 
“嗯!”她点了点头。
 
随后我轻轻的给她盖上被子,然后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在顾芊儿五个女生之中,我最看好顾芊儿,江城一中是什么地方,省重点高中,她能考全年级第一名,什么概念,就是整个江城市的高一学生,都不是她的对手。
 
流氓有文化才能成气候,我以后肯定非常需要顾芊儿这种既忠心又有能力的帮手,所以我对她格外的照顾。
 
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正碰到倪果儿、张丽和纪雯三个人训练回来。
 
“嘘,你们三个小点声,芊儿需要休息。”我对吵吵闹闹的倪果儿三人说道。
 
“芊儿怎么了?昨天晚上回来就感觉她不太对劲。”倪果儿说道。
 
“她肚子痛,可能、可能是来好事了,总之,你们三个人小声点,好好照顾她。”我对三个少女说这种话,非常的尴尬,说完之后,讯速的离开了。
 
年前的几天,我把三十根金条和从宋佳脖子上得来的那块祖母绿的玉兔给卖了,三十根金条我卖了三百万,那块祖母绿的玉兔卖给了古玩街的一家玉器店。
 
那玉器店的老板讲了一大通各种行话,绕得我头痛,最终讲好一克六万块,这块玉兔里边掏空了,一共才九克重,说好是五十四万,最后愣是被这老板又给扣下四万,因为一条玉兔腿是活的。
 
两样东西一共卖了三百五十万,让我的腰包一瞬间膨胀了起来,不过这些钱不能动,准备过完年用来买一条大船开赌场的资金。
 
其实我手上还有两样值钱的东西,一对从赌鬼手里抢来的翡翠耳坠,一个古朗的老婆送给我的玉镯,两样东西我也拿给那个玉器店老板看了,他出价很高,不过我并没有卖。
 
这两样东西,本来玉镯想送给李洁,翡翠耳坠给苏梦,可惜现在根本送不出去,只好自己先收着。
 
噼里啪啦!
 
爆竹声此起彼伏,今天是年三十,我在大哥吃得年夜饭,喝了不少酒,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我拒绝了大哥的挽留,摇摇晃晃的朝着顾芊儿他们的宿舍走去,说好了要跟顾芊儿他们这些人一块守岁,等待新年的到来。
 
来到外边,被冷风一吹,我的脑子清醒了一点,十一点半,我出现在顾芊儿他们面前。
 
顾芊儿几个女生正在煮饺子,魏明他们在看春节连环晚会,我的出现,让气氛更加的热闹。
 
十二点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开始发红包,给他们每人封了一个大红包,随后又跟着他们一块到楼下放鞭炮,疯狂了一会,仿佛回到了孩童时代。
 
这次见面,顾芊儿很粘我,蹦蹦跳跳的一直在我身边,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顾芊儿,上一次她总是跟我保持距离,才让人疑惑。
 
凌晨一点钟,我告别顾芊儿他们,准备去陈萍家一趟,然后再回来睡觉,陈萍她们孤儿寡母挺可怜,大年夜我得去看看,因为陈萍掌控着自己的财政大权,对我很重要。
 
“叔,明天大年初一,你能带我去云山寺上香吗?”顾芊儿拉着我的衣服问道。
 
“好啊!”我点了点头。
 
“拉钩!”顾芊儿伸出了一个小拇指。
 
“叔不会骗你。”我笑了笑,随后跟她勾了勾手指头,想要摸她的头,却被躲开了,顾芊儿嘟着小嘴说:“我长大了。”
 
“对,你又长大一岁,叔又老了一岁。”我说。
 
“叔,你一点都不老。”
 
“谢谢!”
 
我和顾芊儿聊了一会,便离开了。来到陈萍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半,屋里关着灯,我敲了几下门,没有回应,估摸着娘俩都睡觉了,于是转身准备回去睡觉。
 
没走两步,身后传来房门打开的吱呀声,还有陈萍的声音:“浩哥!”
 
“还没睡呢?”我停住了脚步,转身又返了回来。
 
陈萍穿着一套花色棉睡衣,很朴素,虽然没有什么特点,更不够肉,也不性感,但是这套朴素的睡衣却让陈萍穿出了人妻的味道。
 
“没,外边鞭炮在响睡不着。”陈萍回答道。
 
“大年夜,我来看看你们娘俩,对了,这里有两个红包,一个是你的,一个是雪瑶的,还有初三我带你们去日本滑雪,玩三天,已经报团了,手续和证件都已经办好了。”我拿出两个约包递到了陈萍面前。
 
“谢谢浩哥!”陈萍伸手想要接过红包,我在松开红包的一瞬间,突然抓住了她的小手,接着用力一拉,将其身体拉到了我的怀里,下一秒,我低头朝着她的唇吻去。
 
唔唔唔……
 
陈萍猝不及防之下,被我吻/住了嘴唇,发出唔唔的声音,不过很快她就将我推开了:“浩哥,你不要这样,我不是那种女人。”
 
“对不起,大年夜,我就孤零零的一个人,感觉有点孤单。”我看了陈萍一眼,说:“走了,记着年初三早晨七点我来接你和雪瑶。”
 
说完,我便转身离开,不过刚刚走出去三步,身后突然传来陈萍蚊子般的声音:“浩哥,能进来陪我喝一杯吗?”
 
听到陈萍的声音,我的表情先是一愣,随后便释然了,还不到三十五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不可能没有那种需要。
 
稍倾,我走进了屋,陈萍把房门关上。
 
“雪瑶睡了?”我问。
 
“嗯!疯玩了一天,早早就睡了。”陈萍说。
 
菜和饺子都是现成的,还冒着热气,陈萍拿出了一瓶红酒,看来特意过年买的酒,上一次喝得还是二锅头。
 
其实我是真孤独,陈萍也差不多,两个孤独的人,一边聊天一边喝着红酒,慢慢的就靠在了一起。
 
“去你房间喝?”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对陈萍提议道。
 
“好!”她满脸通红的低着头应道。
 
两人拿着酒杯去了房间,刚走进陈萍的房间,我把酒杯一放,便将她抱到了床上。
 
陈萍红着脸,闭着眼睛,身体有点微微发抖,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或者两者都有。
 
我开始亲吻她的脸和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