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42回是谁

第四百四十二章 是谁
 
 
“你和李洁的事情我管不了,正做午饭呢,挂了。”刘静说。
 
“呃!”我应了一声,此时脑子一片混乱,妈蛋啊,昨晚不是李洁的话,那又是谁呢?难道是做梦,不可能啊,太他妈真实了。
 
刘静挂断了电话,我呆呆的拿着电话站了好久,突然我朝着床上看去,如果昨晚的事情是真的,传单上肯定会有痕迹,我记得自己很疯狂,可是当我把床单仔细细看了一遍之后,颓废的坐在床上,因为床单干干净净一点爱爱过的痕迹都没有。
 
“妈蛋,这到底怎么会事?看来真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不对啊,太他妈真实了,那种真实感告诉自己,昨晚肯定发生过什么,但是床单上又没有任何的痕迹,实在太说不通了。”我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稍倾,我脱下裤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像下面有爱爱的痕迹,但是也不敢确定,整整一个小时,我都快把自己搞成神经病了。
 
“难道真是幻觉?”我眨了一下眼睛,一脸郁闷的想道。
 
思考了片刻,我拿起手机拨打了李家俊的电话:“喂,家俊,我记得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吧?”我问。
 
“呃!是的,王叔。”李家俊回答道。
 
“你送我回来的时候,家里有没有人?”我问。
 
“没有啊!”李家俊说。
 
“真没有?我怎么隐隐约约好像觉得有一个人影?”我对李法家说道。
 
“王叔,你喝醉了,看花眼了。”李家俊说。
 
“看花眼了?”我问。
 
“嗯!”
 
“家里真没人?”我有点不相信,因为太真实了,那种感觉跟梦遗截然不同,再说了,老子以前也不是没有喝醉过,产生幻觉,实在有点天方夜谭,我不是太相信。
 
“没有!”李家俊说。
 
“家俊,你不要骗王叔啊。”我再次对李家俊进行心理攻击。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我以为会有另一种答应,没想到几秒钟之后,李家俊说:“王叔,真没有别人,我当时把你放在床上,给你脱了鞋子,然后用热毛巾擦了脸,再然后我就离开了。”
 
“有人给我脱鞋子,用热毛巾擦脸,我有隐隐约约记着,但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好像发现为自己做这些事情的是李洁,并不是李家俊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我把李家俊当成了李洁!”我脑子之中突然冒出这种想法,一瞬间吓得自己浑身都冒出了冷汗,想想李家俊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画面,我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家俊,你现在在那里?”下一秒,我急速的对李家俊询问道。
 
“棉纺三厂练拳,我本来想练练调酒,但是宁师傅不让,王叔,要不你帮我跟宁师傅说说。”李家俊说道。
 
“等着,我马上过去。”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急速的洗漱了一下,然后冲出了门外。
 
因为太过于惊悚,所以我开着车五分钟不到就来到了棉纺三厂,下车之后,一路小跑来到了废旧的车间,当看到李家俊正在活蹦乱跳的练拳的时候,我的心放了下来。
 
妈蛋,如果把李家俊压在身下的话,以自己昨晚的疯狂,估摸着她连走路都困难。
 
我拍着胸口,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不是李家俊的话,难道真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看来真是如此,妈蛋,昨晚的幻觉太他妈爽了,如果天天晚上都有这种上幻觉就好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李家俊看到了我,马上跑了过来,一脸期待的说:“王叔,帮我跟宁师傅说说,我想练习调酒。”
 
“呃?好!”我点了点头,带着李家俊朝着宁勇走去,还没有说话,宁勇用手一指李家俊说:“谁让你停下的,你多练五遍。”
 
“宁勇,家俊有一条腿是假腿,他的兴趣是调酒,你看是不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宁勇瞪着两中牛眼,说:“这些人当时是不是你求着我教他们本事,现在又想来拆台吗?单腿怎么了,我专门为他们三个人编了一套单腿发力的招式。”
 
“那个……”
 
“没有什么那个,这个,想学别的事情,可以,每天必须完成我的训练量,不然谁说都没用。”宁勇手一挥,嚷道。
 
当时确实是我求到大哥那里,大哥出现让宁勇来帮自己训练这这帮孩子,唯一有一点没有料到,宁勇就是一头倔驴,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最终我盯着宁勇看了十几秒钟,只能让步,朝着李家俊苦笑了一声,说:“家俊,当时为了让宁师傅教你们本事,我跟他有约定在先,不能插手训练的事情,你就辛苦一点,学了功夫也可以防身,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用得着,是吧。”说不听宁勇,只能劝说李家俊。
 
“那好吧!”李家俊一脸不高兴的走了。
 
我没有再逗留,转身离开了棉纺三厂的车间,此时正是中午,我在厂门口遇到了顾芊儿和陈雪两个人,她们两人拿着二十几个盒饭。
 
顾芊儿早就放寒假了,她在江城第一中学也是公认的学霸,期末考试拿了全年级第一。
 
“芊儿,叔听说你考了高一全年级第一名,想要什么奖励,叔都答应。”我对顾芊儿露出一个笑脸,对其询问道。
 
本来以为顾芊儿见到自己肯定会跑过来,不过没想到她站在原地没动:“叔,我想跳级,你跟校长去说说呗,高一的功课我一个学期都学完了。”
 
“啊!”我轻呼了一声,深深的受到了打击,当年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别说跳级了,每次考试也仅仅只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那个你要跳级?”我盯着顾芊儿问道。
 
“嗯!”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跳级啊,你高一的全学完了,可以多玩一个学期嘛,叔又不是养不起你。”我笑着说道。
 
“叔,我想早点上大学。”顾芊儿的目光十分的坚定。
 
看到她坚定的目光,我最终点了点头,说:“好吧,过年的时候,我带你去校长家里拜年,到时候咱跟他说说。
 
”谢谢叔!”顾芊儿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脸。
 
“叔就是一个俗人,也没有什么奖励你的。”说着,我将钱包拿了出来,里边有五千多块钱,我一股脑的塞到了顾芊儿手里,说:“自己买几件新衣服,如果不够的话,再跟叔说。”
 
“叔,我……”
 
顾芊儿的模样好像不想要,我马上打断了她的话,说:“不准拒绝,拒绝的话就是看不起叔,掀起叔太俗。”
 
“我没有!”顾芊儿马上摆了摆手,说:“只是叔养着我们二十几个吃闲饭的人已经花了很多钱,我不想成为叔的负担。”
 
“芊儿怎么会是叔的负担,全年级第一,你是叔的骄傲啊,等高考再考个全省状元,叔去弄匹马,再给你做身状元的行头,咱们骑马游街。”我得意洋洋的说道,妈蛋,当年自己高考不行,只考了一所三流大学,顾芊儿如果考个全省状元的话,我脸上也有光。
 
“芊儿一定考全省状元。”顾芊儿抿着嘴说,一脸坚定的表情。
 
“有志气,叔相信你。”我拍了拍顾芊儿的肩膀,对她笑着鼓励道,随后目光朝着呆呆傻傻的陈雪看去,对顾芊儿问:“陈雪有清醒的时候吗?”
 
顾芊儿摇了摇头,说:“听张丽和纪雯两个人说,陈雪一直这样,不哭也不闹,也不说话,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陈雪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跟自己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她这是情伤,心病需要心医,但是赵康德已经死了,陈雪的心病算是没药可救了。
 
“过完了年,陈雪应该才二十三岁,往后还有大把的青春,不能一直这样啊,得想个办法把她唤醒。”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反正今天下午自己有时间,我准备再带陈雪去医院看看,这次不去精神科,去心理科咨询一下,特别是那个心理科的白发老太太,上次就是她出的馊主意,让我强迫刘静原景重现,从而彻底将刘静刺激好了。
 
“也许她能帮到陈雪。”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开口对顾芊儿说:“芊儿,我帮你拿进去吧。”
 
“叔,不用,我和陈雪就可以了。”顾芊儿马上拒绝了。
 
“那你和陈雪把东西拿进去,你带把她带出来,我准备再带她去医院看看。”我对顾芊儿说道。
 
她眨了一下眼睛,没有动,说:“叔,你带陈雪走吧,盒饭我一个就能拿。”说着她伸手将陈雪手里的十几个盒饭抢了过去。
 
我有点疑惑,感觉顾芊儿一直在赶自己离开:“你自己真行?”我问。
 
“嗯,叔,你带陈雪快去医院吧。”顾芊儿说。
 
“那我走了啊!”我说。
 
“叔,再见!”
 
我满脸的疑惑带着陈雪上了车,离开的时候又看了顾芊儿一眼,发现她从见到自己一直没有挪动一步,都离自己一段距离说话。
 
“小丫头长大了,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了?看来以后自己在她面前要注意一点。”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发动车子带着陈雪离开了。
 
半个小时,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我带着陈雪挂了心理科,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白发老太太。
 
心理科根本就没人,老太太很清闲,我敲了敲门,带着陈雪走了进去。
 
“医生,我朋友有心病。”我指着陈雪对老太太说道。
 
“她能说话吗?”老太太问。
 
“不言不语,不吵不闹,但是能听到别人说话,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把陈雪现在的情况说了一下。
 
“怎么变成了这样?”
 
“她叫陈雪,本来是江大的学生,认识了一个官二代,然后被无情的抛弃了……”我把陈雪的故事详详细细的跟老太太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老太太眉头微皱了一下,说:“必须让她说话,或者让她大叫,哭泣也行,总之先把心里那股忧郁的气息宣泄出来。”
 
“说话没办法,大叫的话,倒是可以想想办法。”我说。
 
“别想着从肉/体上折磨她,没用,要从思想上碰触她的最敏感的东西,激发她的发抗,明白吗?”老太太说。
 
“医生,你才是心理医生,你不能激发她内心敏感的东西吗?”我问。
 
“我不是神仙,见面几分钟,怎么可能了解她的一切,所以必须由你来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