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41回做梦吗

 第四百四十一章 做梦吗
 
别墅的门再次打开了。
 
“李洁怎么还没有回来?”我对刘静询问道。
 
“那个,我给囡囡打了一个电话,说你在别墅门口等她,本来想着让她下班快点回来,没想到……”刘静摊了一个手,一副好心办了坏事的表情。
 
我这个郁闷啊,但是也不能朝刘静发火,她毕竟出发点是好的,于是只好忍着性子说:“李洁现在在那里?”
 
“听囡囡说,好像他们在醉八仙酒楼有一个饭局。”刘静说。
 
“谢谢!”我道了一声谢,随后转身朝着车子走去。
 
“王浩,你别乱来啊!”身后传来刘静担心的声音。
 
“我有事找李洁,跟她说几句话就走。”我扭头对刘静说道。
 
“那就好。”
 
我发动了车子,驶离开了金沙湾小区,朝着醉八仙酒楼疾驰而去。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的车子停在了醉八仙酒楼门前的停车场。
 
稍倾,我走进醉八仙酒楼,服务员都穿着旗袍,开叉到臀部,露出肉色厚丝袜包裹的大长腿:“欢迎光临!请问先生几位?是否有提前预定?”一名圆脸服务员带着标准职业微笑对我询问道。
 
“我找人,东城区申书/记、金区长和李副区长他们在那个包厢?”我问。
 
“你也是东城区的领导吧?”圆脸服务员脸上的笑容更甜美了,对我询问道。
 
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对她笑了笑,心里想着,是你说我是领导,我可没有承认。
 
“申书/记他们在三楼的大展宏图包厢,请跟我来。”圆脸服务员说。
 
“谢谢!”我道了一声谢。
 
稍倾,我跟着圆脸服务员来到了三楼的大展宏图包厢,估摸着这个包厢是醉八仙楼最大的包厢了。
 
“你帮我进去叫了一下李洁副区长,就说有人外边找她。”我对圆脸服务员说。
 
“这……”她一脸为难的看着我,说:“里边都是领导,你还是自己进去吧。”
 
“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李洁副区长的爱人,不想她喝太多的酒,是来接她回家的。”我说了一个谎。
 
“呃?你是李洁副区长的爱人?”
 
“嗯,这事我怎么可能开玩笑,你帮我去叫她出来一趟,悄悄告诉她,别惊动其他人。”我对圆脸服务员说道。
 
“客人没叫,我们是不准时包厢的,再说这个包厢里的客人都是领导。”圆脸服务员一脸不想帮忙的表情。
 
我眉头微皱,掏出一百块钱塞进了她手里,说:“帮个忙。”
 
“这……好吧!”圆脸服务员将一百块钱揣进了口袋,她走到前台拿了一瓶茅台,然后推门走进了包厢,这个小服务员还挺有招。
 
我在走廊上走来走去,也不知道李洁会不会出来见自己。
 
稍倾,圆脸小服务员走了出来,说:“喂,李洁副区长让你进去。”
 
我用手指了一下自己,对她问道:“让我进去?”
 
“嗯,你快进去吧,我还有事。”圆脸服务员转身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留在了走廊。
 
说实话,我不是怕包厢里东城区的书/记、区长等人,市里的领导赵建国、江高驰、孔志高都被自己玩残了,更何况这些区级领导,我不想进去,主要是怕李洁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让自己难堪。
 
思来想去,我暗骂了一句:“都到了这个份上,如果不进去的话,在李洁的心里,自己更成了缩头乌龟了。”于是我心一横,推开大展宏图包厢的门,大踏步走了进去。
 
一个大圆桌,上面坐着大约有十几个人,有三个女人,其中就包括李洁,另外两人女人看起来比李洁年轻,但是没有李洁漂亮,跟李洁一比,不管容貌和气质都差了一大截。
 
看起来他们已经喝了不少,每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男人们的目光有意无意的都朝着李洁身上瞄,对于我的到来,他们仅仅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把我当成了一个透明人,没人理睬。
 
李洁眉黛微皱,也仅瞥了我一眼,然后端起酒杯一脸笑容的对着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说道:“申书/记,我再敬你一杯。”
 
“小洁啊,这一杯是不是跟申书/记喝个交杯酒啊。”旁边一名男子提议道,随后其他人都跟着起哄。
 
“好,交杯酒!”李洁笑着说,我在她脸上看不到一丝不情愿的表情。
 
李洁举着酒杯朝着秃顶中年男子走去,我眉头紧锁,挡在了她的面前,说:“李洁,我有话跟你说。”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李洁瞥了我一眼,一脸厌恶的说道,随后直接用手将我推开了。
 
下一秒,一名小青年站起来用手指着我问道:“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
 
我瞥了这名小青年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抓住了李洁的手腕:“你这样做贱自己,像个小丑一样的敬酒,有意思吗?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没必要这样,明年我就让你当上正区长。”我大声的对李洁说道。
 
我的话音刚落,本来闹哄哄包厢,突然出现了片刻的寂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仿佛看外星人似的。
 
“我的事不用你管,松手!”但是李洁丝毫不领情,而是扭头怒视着我,目光十分的冰冷,冷得让我的心都开始打颤。
 
“小伙子,你的口气好大啊,正区长的位置是随便一个阿狗阿猫的人可以坐的吗?”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盯着我说道。
 
我估摸着这人就是东城区正区长金鹏远。
 
“你是金区长吧?如果我家小洁想坐你这个位置的话,过完年之后,她肯定能坐上。”我丝毫不给这个什么狗屁金区长面子,妈蛋,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只要孔志高当上市长,马上就会提拔李洁当正区长,这是我和他的约定,至于眼前的这位金区长,他的官途关自己屁事。
 
“呵呵,现在年轻人的口气都好大啊,李洁这是怎么会事?你想坐我的位置。”金鹏远呵呵一笑,眼睛里露出愤怒的目光,盯着李洁质问道。
 
“金区长,你别听他瞎说,我没有这个想法,我会一直在你的领导下好好工作,努力提高思想觉悟。”李洁紧张的对金鹏远解释道,我看到她额头上都冒汗了。
 
“小洁,你没必要这样委屈自己。”我对李洁说。
 
“你闭嘴,滚出去!”李洁刚刚还对金鹏远一脸的笑容,扭头对我就是一声怒吼,满脸的不耐烦。
 
“好好,我滚,你他妈就在这里跪/舔这群老头子吧。”我看到李洁那不耐烦的表情,还有厌恶的目光,这一次自己是真得怒了,转身离开了包厢,心里想着:“你爱死不死,你爱跟谁上/床跟谁上/床,反正我们已经离婚了,即便不离婚,我们的婚姻也是一场金钱的游戏和买卖,只有我这个笨蛋才会当真。”
 
我气冲冲的走出醉八仙酒楼,此时外边的雪越下越大,我站在风雪之中,抬头看着黑乎乎的天空,还有在灯光下飘落的雪花,突然感觉眼睛有点模糊,好像有眼泪流了出来。
 
“肯定是雪花进入了眼睛,对,肯定是这样!”我在心里想道,几分钟之后,我擦了一下脸上的雪花,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当天晚上,我在八十年代酒吧喝的酩酊大醉,是李家俊把我扶回了忠义堂总部,自从上次从泉州回来之后,我就把李家俊安排进了八十年代酒吧,跟着一名三十多岁的调酒师学习调酒,他很有天赋,很快得到了这名调酒师的认可和赏识。
 
李家俊扶着我,我一路上发着酒疯,脑子里全是今天晚上李洁那张不耐烦的脸:“我会让你后悔的,一定会让你后悔的,走着瞧!”我的身体东倒西歪,嘴里不停的胡乱喊叫着。
 
回到忠义堂总部之后,我迷迷糊糊感觉李家俊把我扶上了床,我躺在床上,朝着他挥了挥手,说:“谢谢你家俊,你回去吧。”不过我却发现眼前好像有两个李家俊,并且李家俊还在跟谁说话。
 
我已经喝迷糊了,看得不是很真切,听得也不是太清楚,最终心里估摸着是自己喝大了,出现了幻觉和幻听,也没有放在心里。
 
躺在床上,我闭着眼睛,不过手和腿还在胡乱的动着,嘴里也在不停的喊着:“李洁,我会让你后悔的,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接着我感觉有人给我用脱了鞋子,又用热毛巾擦脸,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竟然是李洁,但是又不像,很模糊,想要努力看清吧,但是根本看不清,喝太多酒了,我的脑子都不好用了。
 
“李洁,你是不是后悔了?”我迷迷糊糊的说道,随后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将她拉上了床。
 
接下的事情好像做梦一般,我脱光了李洁的衣服,她竟然没有反抗,不过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感觉有点困难,甚至于好像还听到了一个压抑的痛苦的声音,不过我没有多想,嘴里不停的说着我爱她,然后在她身上疯狂的冲杀,直到一泄千里,随后我彻底的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钟,头感觉很痛,依稀记着昨晚跟李洁爱爱了,于是喊了二声:“李洁?李洁?”没有回音。
 
稍倾,我下了床,找遍了房间,没有李洁的身影,于是我拿起手机拨打她的电话,可惜她仍然把我拉黑:“怎么会事?昨晚不是都跟我做了吗?怎么电话还把我拉黑?”我心里一阵奇怪。
 
随后我又打给了刘静,刘静倒是很快接听了电话:“喂,王浩,你找囡囡吗?她上班去了?”
 
“昨晚李洁几点回的家?”我问。
 
“九点半就回来了,怎么了?”刘静回答道。
 
“她没有再出去过吗?”我问,感觉有点不对劲啊,我喝酒就喝到快凌晨十二点了。
 
“没有啊,她昨晚喝得有点多,一直吐,我照顾了她一夜,怎么了?”刘静说。
 
“啊!”我惊呼了一声,急忙问道:“刘静,你没骗我?李洁昨晚回家之后,再也没有出去过?”
 
“没有啊!”刘静回答道十分肯定。
 
“我擦,昨天晚上难道自己是在做梦?不对啊,做梦的话,也太他妈逼真了,不是做梦,绝对不是做梦。”我在心里暗暗想道,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喂,王浩,你还在吗?”手机里传来刘静的声音。
 
“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