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39回 别吓我

第四百三十九章 别吓我
 
此时我的心里十分的着急,这是一种冒险的尝试,田启的小程序有没有用,他自己都不确定,宋佳给的这组密码,虽然说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但是毕竟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失败机率。
 
“如果万一移动硬盘毁掉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问自己,思来想去,也只能像刚才在地下室里跟宋佳说的那样,利用日记本和赵家的势力将孔志高搞下台,只要他被开除党籍,没有了权力,他就是一个病猫,不足为惧,但是自己利用他办事情的计划也就实行不了了。
 
“双重保险,应该不会出问题。”我此时的心里患得患失。
 
突然手机里传来一声田启急促的声音:“浩哥,计时程序没有停止。”
 
“输密码!”我对着手机大声的喊道。
 
只有十秒的时间,机会转瞬即逝,喊完之后,我仿佛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的声音,扑通、扑通……
 
“田启?田启?怎么样了?”我对着手机问道。
 
可是田启没有回应,一下子,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想着:“不会又上了宋佳的当了吧?不应该啊,当时都把她扒光了,并且还分析了硬盘销毁的后果,当时的情况,她几乎没有思考就把密码说了出来,不应该是假的啊。”
 
“田启,你在吗?”我再次对着手机问道。
 
“浩哥。”终于田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怎么样?密码正确吗?”我问。
 
“正确!”田启说。
 
呼!
 
听到正确两个字,我深深的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提起的心随之放了下来:“硬盘里边是些什么东西?”我问。
 
“除了两段视频之外,剩下的都是一些转账记录,好像是通过地下钱庄把钱弄到了国外,两段视频一处是美国的庄园,一处是法国的庄园,还有一些英文资料,好像是把钱弄出去之后,又以外商的身份回江城投资,彻底把钱洗白。”田启说道。
 
“那个公司?”我问。
 
“江城第二天房地产公司——海河集团。”田启说。
 
“海河集团?就是五年前快倒闭那个海河房地产有限公司?”我问,自己上大学的时候,还帮这家公司发过传单。
 
“就是这家公司。”田启说。
 
“资料不要泄漏给任何人,先保留在你那里,我回去再看。”想了一下,我十分严肃的对田启说道。
 
“哦!”田启应了一声。
 
“记住,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如果被第三个人知道,传出去的话,你和我都要受到牵连,甚至小命不保,明白吗?”我对田启说道。
 
“浩哥,我明白。”田启说。
 
“跟莉莉怎么样了?”我问。
 
“她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总说没空,在拍戏。”田启说。
 
“哦!”我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了田启几句,不要什么话都跟莉莉说。
 
“浩哥,我有分寸,我们之间的事情,莉莉一点都不知道。”田启说。
 
“那就好!”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从刚才田启所说来看,这块移动硬盘上的内容太过于震撼,海河集团幕后的老板竟然是孔志高,妈蛋,这件事情连从十六岁开始就跟在他身边的何敏都不知道,估摸着除了孔志高自己之外,也就只他的私生女宋佳知道这个秘密。
 
“海河集团?”我嘴里念叨了一声,五年前,海河都快被万鑫给挤垮了,但是却奇迹般的起死回生了,现在看来,完全是孔志高在跟赵家打对台戏啊。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我心里暗道一声。
 
稍倾,我拿出了宋佳的手机,装上电话卡,开了机,里边有五个电话,都是同一个电话号码,估摸着是孔志高的私密电话。
 
我想了一下,反拨了回去,铃声大约响了二下,电话另一端便传来孔志高着急的声音:“佳佳,这两天你去那里了?为什么关机?别墅里也找不到你,对了,为什么那个信号发射器会显示在海里,难道你出海钓鱼去了?”孔志高发出一连串的疑问,他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人会绑架宋佳。
 
“孔书/记,我是王浩啊。”我笑眯眯的说道。
 
“王浩?”孔志高的声音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你绑了佳佳?”
 
“孔书/记不愧是老刑警,思维果然敏捷,一语中的。”我说,此时自己成竹在胸,自然没把孔志高放在眼里。
 
“王浩,你是不想活了,敢绑佳佳。”孔志高怒喝一声。
 
“孔书/记,你吓着我了,我这人胆子小,经不住吓。”我说。
 
“王浩,别以为绑了佳佳,我就奈何不了你,信不信我马上报案,并且把你活埋游煌的视频立案侦查,两罪并罚,不死也是无期,你一辈子在牢里过吧。”孔志高对我恐吓道。
 
“孔书/记,别生气嘛,你想报案就报呗,最后谁在牢里度过下半生还不一定呢,你说是吧,海河集团的董事长。”我冷哼了一声,对孔志高说道。
 
“呃?”孔志高发出一声轻呼,估摸着海河集团董事长几个字,让他吃惊不小。
 
“你都知道了?”稍倾,孔志高的声音传了过来,已经不再那么严厉。
 
“宋佳身上一个日记本和一个移动硬盘现在都在我的手里,日记本的密码本是2005年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移动硬盘的密码是sj0823,对吧。”我开门见山的对孔志高说道。
 
“你对佳佳做了什么?”孔志高问。
 
“孔书/记,放心,宋佳是你的私生女,我怎么可能对她用刑呢,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一点委屈都没有受,至于她为什么把一切都告诉了我,最主要还是攻心为主。”我说。
 
“你想干吗?”孔志高问。
 
“孔书/记,明年你就是江城的大市长了,我这个小人物想请你关照一下,没别的意思。”我说。
 
“别跟我拐弯抹角,我打太极的时候,你还在撒屎和泥巴玩呢,直接说,你想干吗?”孔志高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想请你关照一下,我前妻李洁一直想当个正区长,不在道孔书/记能不能帮忙?”我问。
 
“可以。”孔志高很爽快的答应了,其实他不答应也不行。
 
“万鑫集团我看他们好不顺眼,一年之内,我想看到万鑫集团垮台。”我说。
 
“咦?你跟赵家有仇?”孔志高问。
 
“我和赵家没仇,只是为孔书/记你打抱不平,赵建国在位的时候凭什么一直压着你,还有他们万鑫集团凭什么就能压海河集团一头,你看,我都是为你着想。”我说。
 
“这件事情你不提,我也会做,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我被赵家的小崽子给撞了。”孔志高说。
 
“说到赵家的小崽子赵大志,我想让孔书/记一定严惩,绝不姑息。”我对孔志高说道,因为赵大志这孙子一直对袁雨灵图谋不轨,放假的那天,还让人给袁雨灵下了药,不是那人只放了一半的药量,那天袁雨灵绝对会被赵大志这王八蛋占了便宜。
 
今天利用这个机会,我准备让赵大志在牢里住上几年。
 
“咦?赵大志也得罪你了?”孔志高问。
 
“孔书/记,你不觉得我们两人很有缘分吗?你想对付的人,也正是我想对付的人,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我说。
 
“哼,小子别以为抓着我的把柄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孔志高说。
 
“孔书/记放心,我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但是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相反如果别人捅我一刀,那我必然十刀奉还,所以孔书/记,我觉得我们还是和平相处为好,如果你背后搞什么小动作的话,那就别怪我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我对孔志高威胁道。
 
“小子,我孔志高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敢威胁我的人。”孔志高的声音十分的冰冷。
 
“不敢,不敢,我这人就是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我说。
 
“哼,叫佳佳听电话。”孔志高没有在纠缠这个话题,算是默认了我的威胁。
 
“好咧,你稍等,我去叫她。”我说,随后拿着手机朝着地下室走去。
 
来到地下室之后,发现楚天正搂着宋佳在说悄悄话,我干咳了一声,咳咳!两人才分开,看来楚天真是趁虚而入,八成是彻底俘获了宋佳的芳心。
 
“宋佳,孔志高的电话。“我将手机递到了宋佳面前,她看了我一眼,随后疑惑的接过了手机,说:“喂?”
 
孔志高说什么我听不到,大约十几秒钟之后,宋佳说:“我没事,没有受伤,还好。”
 
“听说你被水泥车给撞了,没事吧?”
 
“那个混蛋太卑鄙了,本来我给了他一个假密码,他没有上当。”
 
“我对不起你。”
 
……
 
我只能听到宋佳说的话,两人大约交谈了五分钟,宋佳一脸不爽的将手机还给了我,说:“他要跟你说话。”
 
我对着宋佳一笑,接过了手机:“喂,孔书/记!”
 
“王浩,立刻放了我女儿。”孔志高说。
 
“好,马上放人。”我说。
 
“楚天是不是你的人?”孔志高突然问道。
 
“不是。”我断然否认,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不能断了楚天的财路。
 
“王浩,我希望你说的是真话,如果我闺女上当受骗的话,也许我会考虑一下,用自己这条老命换你这条小命。”孔志高说。
 
“我不认识楚天,他差一点被我打成残废,至于是不是骗你女儿,我就不知道了,你女儿这么聪明,不会自己判断啊,凭什么我替她买单,孔书/记,你别吓唬我,你的命比我的命值钱多了。”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哼,王浩,我小看了你,知道拼着提前退休,上一次也不能让你活着从我这里离开。”孔志高冷冰冰的说道,语气里充满了一丝后悔的味道。
 
“呵呵,孔书/记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所以啊,以后这话还是不要说了,免得伤了咱们两人之间的和气,其实我就是一个小人物,不会威胁到你,手里的把柄也只是自保,咱们两人又没有深仇大恨,我何必致你于死地呢?”我说。
 
“哼,希望你说话算数。”孔志高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当天晚上,我就把楚天和宋佳两人放了,宋佳走的时候,两只眼睛瞪着我说:“王浩,你最好别落在我的手里,不然的话……”
 
睡觉明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