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35回 宋佳崩溃

第四百三十五章 宋佳崩溃
“喂,三条,帮我到滨海小区门口接个人。”
 
“二哥,接谁?”三条问。
 
“欧诗蕾。赵建国的媳妇。”我说。
 
“啊!”三条惊呼了一声。
 
“快去,接到人之后,直接去蒙山市,别在江城待了。明白吗?”我对三条嘱咐道。
 
“嗯!”三条也没有多问。
 
跟三条通完电话之后,我眉头微皱了一下,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如果欧诗蕾成功的话。赵大志吸冰/毒撞击孔志高的专车,即便没有把孔志高撞死,赵大志这一次算是完蛋了,即便他家里再有钱,也不可能今天进去,明天出来,这样一来,孔志高和赵家的仇算是打了一个死结,即便他们两家都知道有人从中作梗,事情到了一定的程度,已经由不得他们退步忍让了。
 
我从沙发上爬起来,到卧室里看了一眼,发现陶小军仍然在熟睡,我轻轻的关上门,然后伸着懒腰,朝着地下室走去。
 
吱呀!
 
我打开大铁门,走了进去,楚天和宋佳两人木然的躺在床上,听到动静之后,楚天挣扎的爬了起来,用沙哑的嗓音对我说道:“浩哥,给点水喝吧,要渴死了。”
 
“渴不死,三天不喝水才能渴死,现在还不到一天。”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浩哥,我求求你了,给点水喝吧,我要受不了了。”楚天的样子看起来是真受不了了。
 
“想喝水啊?”我问。
 
“嗯!”楚天点了点头。
 
“那就你让你的真爱宋佳小姐把孔志高的事情告诉我,马上你们两人就可以吃饭喝水了。”我说。
 
“宋佳,你就说了吧,不然我们两人都会死。”楚天开始哀求宋佳,不过宋佳仅仅用眼睛瞥了我和楚天一眼,便闭上了眼睛,不再理睬我们。
 
“宋佳,信号发射器没了,你还指望着孔志高来救你,别做梦了,我说了,我并不想让孔志高坐牢,仅仅想让他帮我们做几件事情而己,你只要交出他的犯罪证据,不但你不用死,孔志高也没有任何损失,何乐而不为呢?干嘛非要自找死路?并且还把楚天给搭上。”我对宋佳说道,可惜她面无表情,并没有任何回应。
 
“唉,你想自寻死路,没有拦着你,告诉你吧,即便你开口,我也有办法整孔志高,一会应该有一个大新闻,到时候我再下来告诉你。”我对宋佳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浩哥,我……”楚天刚要说话,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说:“你是咎由自取。”说完,我咣铛一声关上的大铁门,朝着上面走去。
 
楚天到底几分真几分假,我判断不出来,现在不给他吃不给他喝,将他跟宋佳关在地下室,也算是给他一点惩罚。
 
欧诗蕾的一个电话,让我睡意全无,来到一楼客厅之后,来回在客厅里度着步,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的情绪也越来越焦躁,心里不停的想着:“赵大志到底会不会开车去撞孔志高的专车?按常理来说,赵大志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但是吸了那种东西之后,会产生幻觉,再加上欧诗蕾前边的煽风点火,有很大的机率赵大志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五点钟,陶小军醒了,我让他出去买饭,五点半,手机铃声终于响了起来,是三条的电话,我马上拿按下了接听键:“喂,三条,接到欧诗蕾了吗?”
 
“嗯,不过她好像吸了那种东西,神智有点不清楚。”三条说。
 
“用胶带绑住她,别让她乱叫乱嚷,立刻带她离开江城。”我急速的说道。
 
“嗯,二哥,你放心吧,我正开车往城外走,不过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市中心传来密集的警笛声。”三条说。
 
“别管那些事情,你带着欧诗蕾马上离城。”我说。
 
“好!”
 
跟三条通完电话之后,我眉头微皱,想了一下,拨打了李洁的电话,现在消息最灵通的应该是李洁,可惜自己被拉黑了,根本打不通。
 
欧诗蕾现在肯定不清醒,问她没用,李洁把自己拉黑,电话打不通,思考片刻,我拨通了熊兵的手机,熊兵大小也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如果孔志高出事的话,他肯定会马上知道消息。
 
电话接通了:“喂,熊哥,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我好像听着市中心那边警笛声不断啊。”我对熊兵询问道。
 
“出大事了,孔志高的专车被一辆水泥车给撞了。”熊兵小声的说道。
 
“孔志高死了吗?”我问。
 
“这还不太清楚,听说送去了医院,王浩,你知道是谁开的水泥车吗?”熊兵神秘的说道。
 
“谁啊?”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赵大志,赵四海的儿子,这下有惹闹看了,听说赵大志还吸了东西,啧啧!”熊兵的声音里透出一股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自从那一次的事情之后,熊兵已经彻底的变了,不知道是他的悲哀,还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是吗?那可是真有热闹看了,这算是神仙打架吧?”我说。
 
“赵家如果赵建国没倒的话,碾压孔志高分分钟的事情,但是现在嘛,我觉得还要比孔志高弱一点点,不过赵家在江城根深蒂固,方方面面的关系很多,孔志高想整死赵家也不容易,所以说接下来肯定有热闹看。”熊兵分析道。
 
随后我又跟他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啾啾啾……
 
陶小军买饭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吹口哨。
 
“二哥,什么事情这么高兴?”陶小军问。
 
“好事,天大的好事,赵大志开着水泥车在市政府门前撞了刚刚下班的孔志高的专车,哈哈,赵大志这小王八蛋还吸了东西,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狗咬狗去吧。”我十分兴奋的说道。
 
“太好了,赵家和孔志高干起来,咱们坐收渔利,不过,二哥,赵大志怎么会去撞孔志高,奇怪。”陶小军说。
 
“嘿嘿!”我嘿嘿一笑,没有说话,转身朝着地下室走去,我要把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诉宋佳,不知道她听到这个消息,脸上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我推开铁门走了进去,这次连楚天都躺在床上没动,估摸着他知道即便求我,我也不会给他一口水喝。
 
“宋佳,江城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你想不想听?”我站在床边,盯着紧闭双眼的宋佳问道。
 
她没有说话,面无表情。
 
“听好了,我告诉你,孔志高刚刚被一辆水泥车给撞了,生死不明,正送往医院。”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听到我的话,宋佳瞬间从床上挣扎的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孔志高的专车被水泥车给撞了,他已经被送往医院,生死不明,你还指望着他来救你吗?哈哈……跟老子斗,老子挥挥手,让你们父女两人灰飞烟灭。”我得意的大笑起来。
 
“你、你疯了,敢撞一名政法委书/记的车。”宋佳怒视着我吼道。
 
“我当然没疯,也不可能叫人去撞孔志高的车,因为那跟找死没有区别,但是我没疯,不等于别人没疯,赵大志知道吧?赵四海的独子,就是他开车撞得你爸,有意思吧。”我一脸微笑的盯着宋佳说道。
 
“赵大志?是不是你在后面搞得鬼,肯定是你,你这个阴险小人,卑鄙无耻,我爸有一点事情,我不会放过你。”宋佳用沙哑的嗓音对我嘶吼道。
 
“省省吧,还不会放过我?如果孔志高被撞死的话,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吗?老子先玩你,然后再让手下玩你,玩够之后,装麻袋里,直接扔海里喂鱼,你还不放过我?搞清楚,你自己现在就是我案板上的鱼,我虽然可以要了你的小命。”我一脸不屑的对宋佳说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呵呵,你肯定是在骗我,一定是在骗我,我不会上你当的。”宋佳说道。
 
“骗你,好吧,你就当我是骗你,反正我现在对孔志高的犯罪证据也没多少兴趣了,过段时间,孔志高是死是活就知道了,到时候,我再考虑应该怎么处理你。”我无所谓的对宋佳说道,随后准备转身离开。
 
“浩哥,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我和宋佳吧。”身后传来楚天的声音。
 
“楚天,你就别替她求情了,还没看出来吗?人家一直把你当成猴耍。”我转身对楚天说道。
 
“什么意思?”楚天一脸的疑惑。
 
“宋佳根本不相信你。”我说。
 
“啊!佳佳是这样吗?”楚天对宋佳询问道。
 
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转身离开了地下室,不管楚天是真还是假,现在应该已经意识到,只有劝说宋佳把孔志高的秘密说出来,他才有活命的机会。
 
来到一楼客厅,我开始跟陶小军吃晚饭,一边吃饭还一边在手机上找着江城的新闻,可惜一直没有找到,直到吃完饭,大约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我才在网上找到一则关于孔志高车祸的新闻。
 
江城政法委书/记市政府门口遭遇车祸,已被送往医院,暂时伤情不明,肇事司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据记者了解肇事司机名叫赵大志,是江城首富赵四海的独子,并且当时开车的时候,好像处于醉酒状态。
 
看到这则消息之后,我急匆匆的朝着地下室跑去,来到宋佳床前:“新闻出来了,自己看吧。”我说。
 
宋佳马上挣扎着爬了起来,我将手机放在她的眼前,目光盯着她脸上的表情。
 
只见宋佳看完这则新闻之后,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嘴里喃喃自语:“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赵大志会开水泥车,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宋佳的心里要崩溃了,她清楚,如果孔志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肯定会杀了她。
 
“佳佳,快点说吧,不说的话,我们两人都会死,他们又不是要你爸的命,只是想把你爸拉上他们的船,帮着他们干几件事情,你也看到他们的能量了,等他们把移动硬盘和日记本里的东西破译出来的话,你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楚天在旁边对宋佳劝道,估摸着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在一直不停的劝说宋佳。
 
“宋佳,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即便今天晚上等到十点钟,没有了信号器,孔志高的人根本无法找到这里。“我说。
 
今晚没了,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