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34回 馊主意

第四百三十四章 馊主意
 
我想到了当时在大岭山后山的时候,本来以为谁都找不到那里,可惜万万没有想到,北影好像拿着一个探测器。然后就找到了欧诗蕾。
 
“宋佳如此的重要,孔志高会不会也在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安放了一个信号发射器呢?”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随后便朝着宋佳的身体看去。
 
可能我把她看得有点发毛。宋佳瞪大了眼睛说道:“你想干嘛?”
 
“哼,你的耳环不错,借我看看。”我伸手将宋佳的两个耳环摘了下来,在摘的时候。余光一直盯着她的眼神,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异常。
 
“项链也不错,送我吧。”下一秒,我突然伸手扯下了她的项链,一只碧绿色的小兔子,用一条细细的金链子挂着。
 
“还给我。”宋佳大声嚷叫了起来。
 
“一条项链而已,你激动什么,除非这里有什么秘密,让我好好看看。”我盯着她说道,随后开始仔细的观察起这只玉兔。
 
玉兔雕刻的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大师之手,绿色很纯,一看就是上等的祖母绿,价值不菲,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我眨了一下眼睛,将玉兔对着地下室的灯光看去,发现玉兔的肚子里有一个发光体,看到这个发光体之后,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难怪你这么肯定一个小时之内,孔志高的人就能找到你,是因为这个吗?”我将玉兔在宋佳面前晃了晃,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宋佳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有点苍白,目光显得很慌张,再也没有刚被抓时的镇静了。
 
“哈哈,宋佳,你也太小看我的智商了。”我哈哈大笑起来,越来越有信心让宋佳开口了。
 
“你别得意。”宋佳声音有点发抖的说道。
 
“宋佳,你识相一点的话,就乖乖把孔志高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只要我拿到确凿的证据不会为难你,也不会为难你爸,他只需要为我们做几件他能力之内的事情就可以了。”我趁热打铁开始对宋佳展开心理攻势。
 
“你做梦。”宋佳仍然不松口。
 
“古话说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不想对一个女孩太残忍,但是你也别逼我。“我双眼露出两道寒光盯着宋佳说道。
 
“你拿走追踪器也没有用,厦门到处都是监控,只要我失踪的话,孔志高的人肯定会找到这里。”宋佳说。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啊,那我们就等等看,今天晚上十天过后,孔志高的人会不会找到这里。”我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地下室,在离开的时候,瞥了楚天一眼,他则背着宋佳对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现在还搞不清楚天的路数,所以并没有回应,回到一楼客厅之后,我眉头紧锁,如果把整个玉兔扔掉的话,有点不甘心,这么大块的祖母绿,少说也值上百万,就这么仍了太可惜了,再说了,自己现在卡里就几万块钱,正需要这笔钱。
 
“可是为什么连道缝隙都没有呢?”我仔细观察着手中的玉兔,一直没有搞明白,里边的发光体是怎么塞进去的,直到我拿来了放大镜,一点一点的观察,这才发现了端倪,兔子的一只脚好像有对接的痕迹,只是处理的太好,用肉眼根本发现不了。
 
我轻轻的扭动了一下玉兔的脚,没有反应,估摸着是用胶给沾上的,稍倾,我走进了厨房,烧了一壶热水,开始用蒸气慢慢的软化玉兔接痕处的胶水。
 
水沸腾了只有一百度,但是蒸气可以达到几百度,所以我耐着性子蒸了十分钟,然后再一次用手轻轻的扭动了一下玉兔的腿,啪嗒一声,小小的玉兔腿掉了下来,同时还掉落了一个发光的电子器皿。
 
我把玉兔收好,准备等宋佳的件事情过去之后,找个地方卖掉,以解自己的燃眉之急,至于手中的发光电子器件,我本来准备将它砸碎,但是想了一下,又将它收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我来到了海边,买了一条活鱼,小小的发射器我用塑料袋包了三层,确定不进水之后,然后喂进了活鱼的肚子里,然后找了一个偏远的海边,把鱼给放生了。
 
看着大鱼落水之后,尾巴一摆,便不见了踪影,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孔志高,你找吧,找到最后只能认为你闺女命丧大海,哈哈……”
 
啾啾啾……
 
我吹着口哨往回走,半路上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欧诗蕾的电话,于是我按下了接听键:“喂,江城那边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问。
 
“本小姐出马,还不是一切搞定。”欧诗蕾牛逼哄哄的说道,她给赵建国当媳妇的时候,感觉挺优雅婉约的一个人,现在却像是变了性子,大大咧咧,像个女混混,气质也没有以前高贵,我很是不习惯,看来以前都是装的,这才是她的本色。
 
“赵四海信了?”我问。
 
“他怎么可能相信,只能说怀疑,不过怀疑已经足够了,刚才我跟赵大志联系了一下,从侧面打听了一下,赵四海今天上午去了监狱,八成是探望赵建国,把我早晨跟他说的事情汇报给赵建国。”欧诗蕾说道。
 
“这样不行啊,你要想办法让赵四海跟孔志高干起来,最好搞个什么大卡车撞击一下孔志高的专车。”我说。
 
“这不好办吧。”欧诗蕾说:“我又不是神仙,左右不了赵四海的思想。”
 
“靠,天天自吹你多聪明,赵四海不好忽悠,赵大志总好忽悠吧,听说他和赵康德的关系很好,你在其中煽风点火一下,对了,把何敏的视频给他看,赵大志吸冰/毒,等他吸了那玩意,你随便挑拨几句,他就得疯,这人一疯,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我给欧诗蕾出了一个馊主意。
 
“王浩,你想害我啊,赵大志出了事情,赵四海肯定会扒了我的皮。”手机里传出欧诗蕾的嚷叫道。
 
“你笨啊,等赵大志出事之后,你马上离开江城啊,他赵四海再厉害,还能全国通缉你啊。”我说。
 
“这倒是不能,不过,我的任务怎么办?”欧诗蕾问。
 
“你想啊,赵大志开车撞孔志高,孔志高和赵四海肯定要掐起来,这也是间接帮你完成任务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嘛,等控制了孔志高,慢慢的玩残赵四海的万鑫集团。”我说。
 
“王浩,你别把赵家想得那么不堪一击,我现在想想孔志高即便升任江城市长,也不一定玩得过赵家兄弟。”欧诗蕾说道。
 
“你也别把赵四海想得那么厉害,他跟孔志高干起来,对你对我都有好处,现在我的牌全部打出去了,剑也出鞘了,你不干也得干。”我对欧诗蕾说道。
 
“这……好吧,老娘就跟你玩一把,不过你得给我点跑路钱。”欧诗蕾说。
 
“呃?你说什么?我这里信号不好。”我一听到钱字,浑身感觉难受,说了一句信号不好,便挂断了手机,妈蛋,老子卡里就剩下几万块钱了,还跟我要钱,操,我都想抢银行去了。
 
如果赵大志吸了东西,再被欧诗蕾给煽动一下,搞不好真会开车去撞孔志高的专车,嘿嘿,如果真撞了的话,那可有好戏看了,最好撞伤,那样的话,今天晚上跟宋佳的电话都不用打了。
 
如果今晚孔志高没有来电话,我有信心将宋佳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溃,让她把孔志高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我在外边吃完午饭才回去,下午的时候,陶小军也从医院里回来了,他脸色有点苍白,我担心的问道:“小军,你真没事吗?”
 
“没事,就是震伤了肺,过几天就好了,咳咳……”陶小军说话就咳嗽了起来。
 
“你多喝点水。”我给他倒了一杯水。
 
“二哥,情况怎么样了?”他问。
 
“一切都很顺利。”我回答道。
 
“楚天呢?”陶小军四周看了看,问道。
 
我指了指地下室,说:“在下面被我绑着呢。”
 
“呃?二哥,怎么会事?”陶小军疑惑的问道。
 
我把楚天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满脸郁闷的说道:“现在仍然搞不清楚天打晕我是计谋呢?还是真被宋佳用钱给砸叛变了。”
 
“二哥,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啊,我觉得要防着楚天。”陶小军说。
 
“嗯,所以我现在把他和宋佳绑在一块,准备一天一夜不给他们一口水渴,一口饭吃,饿得他们两腿发晃了,想跑也跑不了。”我说。
 
“二哥,现在我能做什么?”陶小军看着我问道。
 
“什么都不用干,咱们聊聊天,聊累了,就睡觉,等到今天晚上就能分出胜负。”我说。
 
于是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去地下室,外边的大铁门锁着,四周又全部是石头,楚天和宋佳两人就算有挖地鼠的本事,都跑不出去,所以根本无需担心。
 
跟陶小军聊了一会天,透过窗户晒着冬日暖洋洋的阳光,我渐渐的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多钟,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我迷迷糊糊的摸到手机,放在耳边:“喂?”
 
“喂,王浩”手机里传来欧诗蕾的声音。
 
“干嘛?”我迷糊的问道。
 
“王浩,你不会在睡觉吧?”欧诗蕾的声音有点生气。
 
我眨了一下眼睛,没有说话,十几秒钟之后,终于反应了过来,说:“没啊,怎么样了,赵大志好忽悠不?”
 
“好啊,王浩你真行,你给我出的狗屁主意,老娘一整天都在拼死拼活的讨好赵大志,你倒好,在睡觉,宋佳搞定了吗?”手机里传来欧诗蕾嚷叫的声音。
 
“只要你那边把赵大志忽悠瘸了,我这边晚上就能让宋佳开口,再纠正一遍,刚才老子在忙别的事情,没睡觉。”我说,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在这么紧张的时刻,自己还能睡着,说明心态越来越好。
 
“赵大志已经吸上了,我现在在厕所里给你打电话,估摸着一会我也要跟他一块吸,这一次算是舍命陪他这个垃圾了,你一会叫个人到门口把我接走。”欧诗蕾说道。
 
“没问题,我叫三条过去,接上你直接去蒙山,你从蒙山市再想办法到别的省份。”我对欧诗蕾说道。
 
“嗯!”她应了一声,随后告诉我地址,便挂断了电话。
 
跟欧诗蕾通完电话之后,我马上又拨通了三条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