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33回对我尊重一点

第四百三十三章 对我尊重一点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欧诗蕾的电话:“喂,欧诗蕾,我这边已经成功将宋佳抓到,现在轮到你出场了,希望你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我说。
 
“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放心好了,有孔志高干女儿何敏录像,即便赵四海不相信,他心里也会产生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赵建国倒了,江高驰也跟着倒了,现在整个江城政坛最受益的人就是孔志高,像他们这种人,只相信利益,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我拿捏好火候,一定让孔志高后院起火,别忘了姐可是把赵建国和赵康德父子两人玩弄于掌股之间的人物。”欧诗蕾十分自信的说道。
 
“别吹嘘你的英雄事迹了,该行动了,天明之前,我必须看到效果。”我对欧诗蕾打击道,因为她的语气让我受不了,仿佛全天下的男人都可以被她玩弄似的。
 
“切,扫兴,挂了。”欧诗蕾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地下室有楚天,暂时把他归于自己这边,因为实在觉得他没有背叛的理由,至于刚才为什么打晕我,另找机会再听他的解释;密码本由北影去查,我也不需要担心,以北影的眼力,如果他也找不到那本书的话,我去也是白搭;江城那边在走之前已经安排好了,欧诗蕾说的没错,她能把赵家父子耍得团团转,自然有其自身的魅力,再加上手中有孔志高干女儿何敏的视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我掏出了移动硬盘,不敢贸然接入电脑,于是拿起手机,拨通了田启的电话,铃声响了大约六声,手机里才传来田启迷迷糊糊的声音:“喂?”
 
“田启,我是王浩,现在手里有一个移动硬盘,我不敢贸然接入电脑,害怕有自毁程序,这个移动硬盘非常的重要。”我对田启说道。
 
“带来给我。”田启来了兴趣。
 
“老子在厦门,如果在江城,早就一脚踢开你家的门了,不会打电话给你。”我说。
 
“啊!”田启轻呼了一声。
 
“我问你,有没有自毁程序这种东西?”我对田启询问道。
 
“当然有了,一般来说,都是输入密码不正确,就可以启动,有的是二次,有的是三次,甚至于有的可能是一次输入不正确,就可以启动自毁程序,如果特别特别重要,十分有可能输入密码的时间都有限制,比如说一分钟,超过一分钟没有输入密码,都有可能马上自毁。”田启说。
 
听了他的介绍,我更加不敢自己将移动硬盘接入电脑:“田启,我明天一早把移动硬盘发顺风航空加急件给你,这东西非常非常重要,关系着我、你、以及其他人的性命,你一定要给破解出来,明白吗?”我用十分严肃的声音对田启说道。
 
“啊!还关乎着我的性命?”田启问。
 
“当然,你认为如果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还能安全吗?别忘了,你知道多少秘密。”我说。
 
“浩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田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发抖,看来真是吓得不轻。
 
“不是吓唬你,这块盘很重要,不能让它销毁,一定要破解掉,明白吗?只要破解掉了,我们大家都安全,破解不了的话,都要完蛋。”我故意把情况说的很糟糕,给田启压力,这小子在电脑方面是个天才,但是太懒了,不给他点压力,无法调动他全部的聪明才智。
 
“知道了,浩哥,你一定竭尽全力,你给我多长时间?”田启问。
 
“尽快,越快越好,越快破解,我们的危险越小,最长不能超过三天时间,能做到吗?”我在电话里大声的对田启问道。
 
“我尽力。”田启说。
 
“不是尽力,是必须,除非你要死于非命。”我声音冷冰冰的说道。
 
“能!我一定能破解。”手机里传来田启的嚷叫声,看来死亡的威胁已经让他亢奋起来。
 
“我相信你。”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一切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明天晚上十点钟,孔志高如果没有接到宋佳的电话,他肯定能查到我的行踪,到时候,我也无法躲在幕后了,只能赤膊上阵,跟他硬干了。
 
“孔志高,你个老王八蛋,老子在你手里吃了很多的亏,但是这一次,你的私生女宋佳在我手里,只要让我掌握一点你犯罪的证据,一定让你永远反身之地。”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凌晨五点钟,我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把孔志高和宋佳的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觉得能做的全部已经做了,剩下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孔志高收了这么多钱,老天爷一定不会站在他那边。”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闭上了眼睛,慢慢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好像有人在拍我的脸,于是我迷迷糊糊的用手在眼前打了一下,下一秒,自己被吓出了一阵冷汗,因为我还真打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好像是人的手臂,但是一点温度都没有。
 
一瞬间,我被吓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一张冷酷的脸正在盯着自己。
 
我嗓子有点发干,想要喊叫,但是最终忍住了,多少次的生死历练,让我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虽然心里会发慌,但是表面上却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给人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质。
 
稍倾,终于看清楚了站在自己面前之人——北影。
 
“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我十分不爽的瞪了北影一眼,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下一秒,自己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只手,几乎一瞬间我便感觉呼吸困难,双手想要扒开掐住自己脖子的这只手臂,但是自己的力量太弱了,根本扒不开。
 
下一秒,我将北影掐着脖子直接提了起来,双脚离地之后,我感觉眼前发黑,呼吸极度的困难,肺部已经开始火辣辣的痛了起来,脸色憋得发烫,估摸着已经变红了。
 
唔唔唔……
 
我发出一阵挣扎的声音。
 
“在我面前尊重一点,在组织内部,任何人见了我都是毕恭毕敬,我想你不应该是一个例外,听明白了吗?”耳边传来北影的声音。
 
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而死了,于是拼命点了点头。
 
“这次只是一个警告,下一次,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最听把我这句话记在心里。”北影说。
 
唔唔!
 
我马上挣扎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杀人恶魔的话,我不敢打任何的折扣,他说第二次会要了我的命,肯定不是在开玩笑。
 
扑通!
 
我感觉脖子上的手一松,自己的身体跌落在地上,随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并且伴随着一阵急速的咳嗽声。
 
呼哧!呼哧……
 
咳咳咳……
 
大约一分钟之后,自己才呼吸平顺,并没有抬头朝北影看去,而是在心里问候着他全家的女性,不过同时也暗暗的告诫自己:“以后还是少招惹这个喜怒无常的杀人狂。”
 
“密码本没有找到,看来还要在宋佳身上想办法。”大约二分钟之后,耳边传来北影的声音,同时那个日记本扔在我的面前,他说:“孔志高的事情,由你全权处理,我还有事,马上就要离开,如果计划失败了,你最好不要回江城了,更不能把组织的事情泄漏出去,不然的话,我保证让你死得很惨。”
 
“你这就离开?搞不好我还有别的事情需要你帮忙。”我抬头盯着北影说道。
 
“什么都需要我帮忙,我还招你这种手下干嘛,不是废物吗?孔志高的事情处理好了,你正式成为北影组织的成员,如果处理不好失败了,你就好自为之吧。”北影说,随后转身离开了这栋海边的三层小楼。
 
“王八蛋,以为老子想加入你的破组织,不是为了利用你对付宋佳身边的保镖,老子都不稀得搭理你,操!”我对着北影的背影竖了一下中指,在心里暗道一声。
 
稍倾,我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手机,上午九点了,于是我马上将移动硬盘打包,然后离开了这栋三层小楼。
 
在外边吃了一个早餐,又将移动硬盘给了顺风快递员,我只写了一个收件人的地址,寄件人的地址没有写。
 
四十分钟之后,我回到了海边小楼,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他的伤情,陶小军说没事,再挂两瓶点滴他就自己办理出院手续。
 
“不急。”我说。
 
“二哥,真没事了,我知道你现在正缺人手。”陶小军说。
 
“嗯!”我应了一声,其实还真缺人手,本来有楚天和北影两人帮忙,现在北影离开了,楚天又难以分辨真假叛变。
 
回来之后,我朝着地下室走去,咣铛一声,打开大铁门,走了进去。
 
楚天和宋佳两人本来是躺在床上,听到铁门的声音,都艰难的坐了起来。
 
“浩哥,给点水喝,再弄点吃的。”楚天一脸渴望的对我说道。
 
“想喝水?想吃饭?”我对他问道。
 
“嗯嗯!”楚天马上点了点头。
 
“嘿嘿,没水没饭,忍着吧。”我说。
 
“浩哥,你不能这样啊,我真没有背叛你啊。”楚天嚷叫了起来。
 
“省点力气吧,一会嗓子喊哑了,没水的话,更加难受。”我对楚天说道。
 
他听到我的话,果然不再嚷叫了,不过嘴里仍然小声的说道:“浩哥,我真没有背叛你。”
 
“呵呵,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情,你把我打晕了,如果不是我留有后手的话,你带着宋佳怕是早已经离开厦门了吧。”我对楚天说道。
 
“我……”
 
“行了,你还想活命的话,最好让宋佳识相一点,把孔志高的事情都讲出来,不然的话,你们两人最后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我面无表情的对楚天说道。
 
“我……”楚天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我不知道他是装的,还真是如此,总之此时对楚天的怀疑大于对他的信任。
 
“宋佳,你想好了吗?”我扭头朝着宋佳看去,她的嘴唇都裂开了。
 
“我们两人不是打赌了吗?你不是说不把孔志高放在眼里吗?那就等今晚十点钟。”宋佳嗓子沙哑的说道。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晚上十点,我倒是要看看孔志高有多么牛逼。”
 
“十一点之前,他的人如果没有找到这里的话,我就告诉你一切。”宋佳说道。
 
“那你输定了。”我瞪着她的眼睛说道,不过心里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