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29回先奸后杀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奸后杀
 
我站在宋佳的面前没有说话,仔细盯着她从昏迷到清醒的时表情的变化,如果她嘴里发出尖叫,脸上露出慌张和恐惧,说明宋佳这个人很容易对付。
 
但是自己的期待没有出现,宋佳不但没有尖叫,脸上也没有露出恐惧和慌张的表情,仅仅在动了几下眼皮之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目光淡然的看着我,问:“你是谁?为什么绑我?楚天是你的人?”她的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恐慌。
 
“这个女人不好对付。”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由的有点郁闷,我宁愿她是那种大声尖叫,然后歇斯底里叫骂的女人。
 
“果然不亏江城道上赫赫有名的七姐,都到这种境地了,还能保持处惊不乱,佩服!佩服!”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其说道。
 
“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抓我,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吧。”宋佳面无表情的问道,目光之中甚至于有一丝严厉。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绑你,是因为……”我突然拉长了声音,双眼紧盯着宋佳脸上的表情,这才一字一顿的说道:“是因为你爸孔志高的原因。”
 
当“你爸孔志高”五个字从我口嘴说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宋佳的瞳孔瞬间放大,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异常,不过马上恢复了原样,于是我心里冷笑一声,暗道:“老子手上的底牌多着呢,就不信攻破不了你的心理防线。”
 
“我想你是搞错了,孔志高是谁,我根本不认识。”宋佳一脸懵逼的说道,那表情装得惟妙惟肖,都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这一点真是没错。
 
“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这个故事要从二十多年前讲起,话说当时孔志高在兰山县清河乡当副乡长,乡里有个十里八乡非常出名的大美女叫张桂香……”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宋佳便绷不住了,嚷叫了一声:“够了,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吧,钱?说个数。”
 
“钱,我当然想要,但是我更想要另一样东西。”我脸带微笑盯着宋佳说道。
 
“什么?”宋佳反瞪着我问道。
 
“这么多年你以七姐的名字为孔志高收敛了大量的钱财,我需要你的账本和洗钱的记录。”我说。
 
听完我的话,宋佳的眉黛紧锁了起来,瞪着我看了大约有一分钟:“你想用来要挟孔志高?”她问。
 
“呃!”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宋佳如此的聪明,我仅仅说出了要求,她便猜到了我的目的。
 
既然她猜到了,我也不打算隐瞒,直接对她反问道:“不可以吗?”
 
“呵呵,这笔钱他从来没有插手,就算我把帐本和所有的洗钱记录给你,你也要挟不了他。”宋佳说。
 
“没有人是傻子,如果我把你和孔志高的关系曝光,然后再把帐本和洗钱记录公开,那应该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巨款吧,不说别的,仅仅是孔志高的政治对手,就可以抓住这一点,一查到底,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经得起审查,即便最后你把所有罪责承担下来,孔志高估摸着最轻也是一个开除党籍的下场,他现在马上就要当市长了,你说万一成了阶下囚,他的思想会不会一时接受不了这种巨大的落差,疯掉或者突发别的疾病,别忘了,孔志高明经六十一岁了。”我对宋佳分析道。
 
宋佳的表情有一点动容:“没有帐本,更没有洗钱记录,你最好马上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这笔钱足够你花三辈子。”宋佳开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条件。
 
“钱,我当然喜欢了,告诉你个秘密,我卡里只剩下了不到三万块,啧啧,真是穷啊,不过跟钱比起来,我更感兴趣这里边记录着什么。”说着,我将大衣口袋里的日记本和移动硬盘拿了出来。
 
“啊!”看到日记本和移动硬盘的一瞬间,宋佳终于惊呼了起来,瞪大了双眼,表情发生了变化:“你、你、你怎么会找到,哦,果然楚天是你的人,你这个卑鄙小人,楚天,我要宰了你。”宋佳大声的吼叫起来。
 
“尽管放开喉咙吼叫,这个地方做了隔音处理,就算你喊破喉咙,外边什么都听不见。”我笑着对宋佳说道,因为刚才她的嘶吼声实在太刻意了,求救的成份比对楚天的痛恨更加大一点。
 
“哼!”听到我的话,宋佳冷哼了一声,果然不再大喊大叫:“你是怎么盯上我的?你到底是谁?跟他有什么仇?”
 
“你的问题真多啊,这样吧,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如何?”我盯着宋佳说道。
 
“我不会告诉你日记本里写着什么,更不会告诉你硬盘里是什么东西。”宋佳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摆了摆手,上下打量着她的身体,目光特别在她的胸脯和大腿根处停留了一段时间,脸上带着色色的微笑。
 
“你想干嘛?”宋佳的声音显得有点紧张,身体还挣扎了一下,用来躲闪着我的目光。
 
“你最好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死,除非你能忍受住你脑海之中能想象到的所有折磨,我会先强/暴你,等我玩够了,再找人轮了你,这两关你都忍住了的话,接下来就是酷刑,我会将一根根的牙签插进你的指甲缝之中,听说当年只有江姐忍受住了这种酷刑,也许你也可以忍受。”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朝着宋佳看去。
 
“你个畜生!”宋佳脸色铁青的对我骂道。
 
“NO,NO,NO,不要这么说,我这也是逼不得已,其除了上你之外,其她的酷刑,我实在不想施加在一个漂亮女孩身上,但是你也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情虽然不情愿,但是必须去做。“我盯着宋佳说道,慢慢的用恐惧击溃她的心理防线。
 
“我爸不会放过你的。”宋佳瞪着我嚷道。
 
“你爸,哦,你说的是亲爸孔志高吧,对了,你们两人每天晚上十点钟会通电话,所以你可能认为只要坚持二十四个小时,孔志高就会发现你失踪了,然后就会通知厦门警方或者亲自派人来厦门寻找你对吧?”我十分不屑的说道。
 
“哼!”宋佳冷哼了一声,说:“楚天这个王八蛋,等我出去之后,一定要他好看。”
 
“宋小姐,你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态,你认为自己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吗?对,这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前提是把孔志高犯罪的证据交到我的手上,那样的话,我可以保证你没有一点损伤的活着离开这里,但是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所有酷刑都没有让你开口的话,那么我只能结束你的生命,你绝对不可能有机会离开这里,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走到宋佳面前,用右手抬起了她的下巴,盯着她的脸说道。
 
宋佳剧烈的挣扎了一下,摆脱了我的右手,恶狠狠的盯着我说:“只要我死了,你也别想着活着离开厦门。”
 
“是吗?我好怕啊,你是在恐吓我吗?孔志高的势力难道还衍生到了厦门,呵呵!”我十分不屑的笑了二声。
 
笑完之后,我突然拿起日记本,翻开里面的数字,对宋佳问道:“说,密码本是那一本书?”我问的十分突兀,问的时候,一直在盯着她的双眼。
 
我发现宋佳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吃惊的目光,不过下一秒,马上隐藏了,可惜这丝目光已经被我捕捉到了:“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他们就是使用了某本书当密码本。”我在心里暗道一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当年抗战时期,地下党经常使用这种既简单,又难以破译的密码。
 
“看来我猜得不错,果然是一本书,这本书一定在你书房里,对吧?”我继续盯着宋佳问道,可惜她已经不上当了,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根本不看我。
 
“长夜漫漫,明天白天再去你书房找书也不迟,现在嘛,嘿嘿!”我嘿嘿一笑,走到了宋佳身边,直接将她的身体推倒在床上,开始扒她的裤子。
 
“你干什么,畜生,放开我,畜生,你敢碰我一下,孔志高一定会宰了你的。”宋佳大声的嚷叫了起来,可惜她的手和脚都被我用胶带绑住了,根本无力反抗,她又穿得是睡衣,所以裤子一下子被我扒到了脚踝处、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和一条小小的黑色透明的小内裤。
 
本来也就是吓唬吓唬她,基本上一般的女人被这样搞一下,也就什么都说了,可惜宋佳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虽然大喊大叫,但是并没有求饶,更没有哭泣,而是一直在不停的骂我。
 
“操!”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感觉有点骑虎难下,自己虽然有点色,但是心里有一条做人的底线,本来在电视上看到用强/奸来威胁女人的事情,非常的反感和痛恨,现在可好,我却成了这个自己痛恨和反感的人。
 
叮咚!叮咚……
 
突然耳边传来了门铃声,估摸着不是北影就是楚天回来了,心里暗叹了一口气,终于找到台阶了,不然的话,继续下去的话,自己真就要做禽兽了,我宁愿一刀宰了宋佳,让她体体面面的死,也不想糟蹋了她的身子。
 
对于我来说,璀璨一个女孩的身心,太过于残忍,也是一种心理的折磨和考验。
 
“妈蛋,谁啊,这个时候来。”我嘴里骂骂咧咧的嘀咕了一句,瞪着被自己将睡裤扒到脚踝的宋佳说:“等着,一会哥就让你欲仙欲死。”
 
“无耻、下流、禽兽、畜生……”宋佳对我破口大骂。
 
“骂吧,我就当你是在叫/床,哈哈……”我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要想让对方感到恐惧,彻底击毁宋佳的心理防线,先要把自己不当一个人。
 
离开地下室之后,我深深的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感觉有点头痛,因为只靠吓唬怕是不能让宋佳屈服,但是如果真动了她,或者给她上了刑的话,以后还如何控制孔志高?这真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我走到大门处,问:“谁啊?”
 
“浩哥,是我,楚天。”门外传来楚天的声音。
 
吱呀!
 
我打开了门,发现果然是楚天站在外边:“你怎么回来了?小军呢?”我问。
 
“小军在医院打点滴,医生说没什么事,我回来帮你审问宋佳,毕竟跟她接触了快二个月的时间。”楚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