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19、420、421章优柔寡断我们有没有做那事

杏彩第419、420章优柔寡断我们有没有做那事

更多小说 www.56789a.com
“谁哭还不一定呢,搞不好到时候是你求我呢?”欧诗蕾说道。
 
她的手段我是领教过的,不过说以她现在的身份还能降得住孔志高这只老狐狸的话,我觉得那纯属扯淡。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欧诗蕾我再次免费给你一个忠告,别去招惹孔志高那只老狐狸,我在他手上连续吃亏,以你现在的身份,估摸着最多让他上/床搞几次,把你当成发泄的工具,也许他会在你身上找到给江城前市委书/记赵建国戴绿帽子的成就感,除此之外,你对他根本不会有其他吸引力。”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欧诗蕾说。
 
“不要对自己的魅力太过于自信,你能让赵建国和赵康德父子两人为你着迷。有一个前提你是一名单纯的江城大学女讲师。”我说。
 
“既然你不让我管你的事情,你也少管我的事情,对了,不想让北影派第三个人过来暗中监视我们两人的话,就把钥匙还给我。”欧诗蕾说,这才是她打电话给我的真正目的。
 
“晚上回去给你,你好自为之吧。”我说。
 
“哼!”欧诗蕾冷哼了一声,显然根本就没有把我话当会事。
 
挂断电之后,我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不听老子的话,早晚有你哭得时候,老子自认为已经够阴险了,但是跟孔志高这个老王八蛋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二个小时之后,袁雨灵醒了过来,她伸了一个懒腰,眉黛微皱,朝着四周看了看,问:“姐夫,我怎么会在医院?”
 
听到她的问话,我眨了一下眼睛,朝着她的脸看去,发现她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装的,于是试探的对她问道:“雨灵,你真得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想想,上午考完最后一门专业课,我和几个同学一块吃了午饭,然后便散伙了,大家各自买了回家的车票,我打车去了鞍山路找你。再然后,好像很兴奋,好像跟姐夫你上/床了,并且还是梅花三弄,大战几百回合,好真实啊,怎么醒来却躺在医院里,真是好奇怪啊。”袁雨灵一脸疑惑的说道。
 
“中午之前的事情都能记起来吗?”我问。
 
“嗯,上午的时候在考试啊。”袁雨灵回答道。
 
“告诉我,中午你跟谁一块吃饭?”我问。
 
“就我们寝室的四个女生啊。”袁雨灵说。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看来应该就是另外三名女生搞得鬼,并且很可能被人指使了,而指使之人是谁,我也猜了一个大概,前段时间欧诗蕾找过我,说赵大志对袁雨灵贼心不死,还想请我劝说袁雨灵帮她个忙,被我当场给拒绝了。
 
“姐夫,我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还有下午的事情为什么脑袋里一片空白?”袁雨灵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你被人下药了,下药的人很可能剂量没有控制好,药下少了,你没有马上出现幻觉,直到打车来到鞍山路之后,药效才开始发作,然后我就把你送到了医院。”我说。
 
“哦,姐夫,我还有一个问题。”袁雨灵小声的说道。
 
“什么问题?”我看了她一眼,问道。
 
“我们两人有没有做那种事?”她脸色红扑扑的问道。
 
“没有,我是你姐夫,怎么可能趁你不清醒的时候做那种事情。”我言辞义正的说道。
 
“不对啊,我怎么好像记着你把我抱上了床,然后我们两人滚了床单,开始时我有点痛,随后感觉好舒服,你要了我一次又一次。”袁雨灵皱着小眉头说道。
 
“你是做梦。”我的老脸一红,如果当时袁雨灵不是鬼使神差的诈唬自己给李洁打电话,我可能真就要了她的身子。
 
“这个梦太真实了。”袁雨灵说,随后看了我一眼,突然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尖叫道:“姐夫,你刚才说什么?我被人下了药?天啊!”
 
我正想着万一当时自己强行上了袁雨灵,现在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突然被耳边的尖叫声给吓了一跳。
 
“小点声。”我无奈的看了袁雨灵一眼,她的神经真是大条,现在才反应过来。
 
“姐夫,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和寝室的其他三个人关系都很好啊。”袁雨灵有点不相信。
 
“这是你血液的化验结果,自己看。”我把刚才的化验单和医生的结论递给了袁雨灵。
 
她看完之后,眉黛紧锁了起来:“靠,这是谁想害我?”
 
“从各种信息来看,我猜是赵大志对你贼心不死,收买了你寝室的一名女生,你想想看,谁最有可能被赵大志收买?”我问。
 
“她们三个人好像都跟赵大志没有关系。”袁雨灵说。
 
“不可能,再想,好好想想。”我说。
 
“如果三选一的话,只能是苗蕊了。”袁雨灵思考了片刻,报出了一个女生的名字。
 
“苗蕊?”我问。
 
“对,她家就是江城本地人,不过她从来不告诉我们她家住在那里。”袁雨灵说。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马上掏出手机给熊兵打了一个电话:“喂,熊哥,帮我查一个人,就是江城本地人,苗蕊,女,十九岁,就这么多信息。”我说。
 
“等一下。”熊兵说,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手机里传来他的声音:“叫苗蕊的江城本地人,一共有五人,其中十九岁的只有一人,家住北城棚户区那边,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
 
“熊哥,把她的具体地址发给我。”我说。
 
“好。”熊兵应了一声,随后又跟我聊了几句,便挂断了。
 
稍倾,我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是苗蕊家的具体地址。
 
“姐夫,你说真是苗蕊想要害我?”袁雨灵一脸疑惑的说道:“虽然我们两人关系不是特别的好,但是她这人不错啊,平时寝室打扫卫基本上都是她干,打水的时候,也经常帮我捎带。”
 
“知人知面不知心,防盗防火防闺蜜,如果今天中午的药量再大一点点的话,你可能就完蛋了,搞不好现在已经被赵大志给强上了,并且还录了像,拍了裸照,到时候你连哭的地方都没有。”我对袁雨灵说道。
 
“有那么恐怖吗?姐夫,你是不是故意吓唬我?”袁雨灵脸色一白,问道。
 
“吓唬你?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不是下午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对就是说,如果赵大志得逞了,你仍然什么都不记得,想告你都不知道告谁去。”我对袁雨灵分析道。
 
“反正我还是不相信。”袁雨灵说:“这个社会有你说的那么黑暗吗?”
 
“把那个吗字去掉,就是这么黑暗,网络上的新闻不停的刷新着人们的下限,其实还有更残忍阴暗的东西,只是没有报道出来而已。”我说,随后办理了出院手续,带着袁雨灵离开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开车直接朝着北城苗蕊家驶去。
 
“姐夫,你这是去那里?我有点饿了。”袁雨灵说。
 
“去苗蕊家,我让你看看这个社会是不是真得这么黑暗。”我扭头看了旁边的袁雨灵一眼说。
 
“我是不相信苗蕊会给我下药。”袁雨灵有点小固执。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驶进了北城的这片棚户区,比东城的老城区脏乱多了,马路很窄,于是我就停在外边,跟袁雨灵步行寻找着苗蕊的家。
 
找到之后,发现铁让锁着铁锁,家里没人。
 
我眨了一下眼睛,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一包烟,顺便打听了一下苗蕊家的事情。
 
“大姐,苗蕊家你熟悉吗?我是她的大学讲师,今天来家访,可是她们家里怎么没人。”我编了一个瞎话。
 
“苗蕊家啊,说起来也真够倒霉,一个星期前,她爸病倒了,家里本来就穷,现在更揭不开锅了。”小卖部的大姐叹息了一声说道,随后又说大学应该给苗蕊搞个捐献,我笑着应付了两句,便走了出去。
 
现在我基本上可以肯定就是苗蕊给袁雨灵下得药。
 
“雨灵,刚才小卖部大姐的话你听到了吧。”我说。
 
“听到了,苗蕊真可怜,我打电话给她,将卡里的几万块钱借给她救急。”袁雨灵说,随后便拿出了手机给苗蕊打电话。
 
我本来想阻止,但是想了想,以德报怨,也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于是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硬咽了回去。
 
袁雨灵在旁边跟苗蕊打电话,大约十分钟之后,才挂断,然后开口对我说道:“姐夫,找个ATM机,我给苗蕊取二万块钱,她父亲病得很重。”
 
“雨灵,中午的时候,很可能是她给你下得药,你真准备取钱给她?”我盯着袁雨灵问道。
 
“嗯,即便真是她,我想她也是被逼无奈,非常可能就是因为钱的原因,才跟赵大志同流合污。”袁雨灵说。
 
“你太善良了。”我摸了一下袁雨灵的脑袋,她生气的躲开了,瞪着我说:“喂,我不是小女孩,不准摸我的头。”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随后我们两人找了一台ATM机,取了二万块钱,然后开车朝着北城区中医院驶去。
 
来到中医院之后,我和袁雨灵去了住院楼,在五楼的一个病房里,我看到苗蕊,马尾,瓜子脸,长得还挺漂亮。
 
从一进病房,我就在暗中观察苗蕊,她看到袁雨灵的一瞬间,表情相当不自然,而当袁雨灵拿出二万块钱塞到她手里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目光有一丝躲闪,接钱的时候,双手在轻微的颤抖,表情相当的复杂。
 
“就是她了。”我在心里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中午吃饭的时候,暗中给袁雨灵下药的人就是苗蕊。
 
两年的时间,经历了大大小小若干的事情,我察言观色的本领已经相当厉害。
 
袁雨灵安慰鼓励着苗蕊,而苗蕊则是一脸的愧疚,表情复杂的应付着袁雨灵。
 
稍倾,袁雨灵准备离开了,我说:“你先到楼下等我,我有点事情跟苗蕊谈谈。”
 
袁雨灵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离开了病房,她可能也看出了一点什么。
 
待袁雨灵离开之后,我双眼寒光毕露的朝着苗蕊瞪去,并且在其耳边小声的说道:“不想让你父母为你感到丢脸的话,就跟我出来。”
 
我发现她听到我的话之后,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我转身走出了病房,大约一分钟后,苗蕊也走了出来。

我要和你同居
 
 +A -A 时间:01-12 18:41 字数:3500
我和苗蕊站在走廊里,她低着头,双手扯着衣角,一副小女生做错事情的模样,毕竟还是一名未出社会的大学生,心没有完全变黑,还有最基本上的良知和羞耻感。
 
“中午吃饭的时候是不是你给雨灵下了药?”我盯着苗蕊看了几秒钟,问道。
 
“嗯!”她的声音很小,微微点了点头:“对不起。”
 
“还好雨灵没有出大事,如果她出了事的话,你认为现在道歉有用吗?”我对她反问道。
 
苗蕊低着头不说话。
 
“谁让你给雨灵下药?是不是赵大志?他给了你多少钱?”我连续问了三个问题。
 
“嗯!”苗蕊仅仅嗯了一声。
 
“嗯什么?回答我的问题。”我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苗蕊抬头看了我一眼,马上又低下了头,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是赵大志让我给雨灵下药,不过我只放了一半,另一半让我给扔了。”
 
“呃?”我愣了一下,心中暗道:“难道雨灵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原来苗蕊仅仅只下了一半的药量,估摸如果她把所有的药都给雨灵吃了的话,现在雨灵的情况一下非常糟糕。”
 
“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我说。
 
“哦!”苗蕊应了一声,说:“赵大志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爸病了,手术正需要钱,于是他拿了五万块钱给我,让我帮他办一件事,当时我爸急着钱做手术,我就同意了。”电视中一个很老套的套路,其实在现实生活之中经常发生。
 
“对不起,当时我真得没有一点办法,我家里的情况根本承担不起手术的费用,而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爸死去,所以……呜呜……”说着说着苗蕊哭了起来。
 
我盯着哭泣的苗蕊,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波动,这个世界上比她凄惨的人多了去了,我又不是救世主,根本帮不了她。
 
“这一次,雨灵没有出事,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但是如果下一秒赵大志再来找你帮忙的话,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明白吗?”我瞪着苗蕊说道。
 
“嗯!”她一边哭一边用力的点了点头。
 
随后我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她,便转身离开了医院,在回去的路上,袁雨灵问:“姐夫,你没难为苗蕊吧?她家确实挺可怜,刚才在楼下我想了一下,如果换成是我的话,爸爸重病住院需要钱,有人突然拿钱给我,我肯定也会接受。”
 
我扭头看了一眼袁雨灵,发现她的表情十分的认真,不是在开玩笑,于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雨灵,你太善良了,这个世界上比苗蕊凄惨的人多了,你帮得过来吗?”
 
“当然帮不过来啊,不过既然知道了苗蕊的困难,我们又是室友,自然能帮就帮了,你说呢,姐夫?”袁雨灵盯着我问道。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你比我的素质高,姐夫自认不如。”
 
“对了,姐夫,既然你已经跟我姐彻底闹掰了,明天就跟我回浮山吧。”袁雨灵兴奋的说道。
 
“你爸妈可是来参加过我和你姐的婚礼,我再以你男朋友的身份跟你回家,你认为他们会怎么想?”我对袁雨灵反问道。
 
“我们实话实说好了。”她轻松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一脸的无奈,真那么轻松就好了:“肯定没有那么简单,我真跟你回浮山见你爸妈的话,基本上等于捅了马蜂窝。”
 
“没那么严重吧,我父母很开明的。”袁雨灵说。
 
“开明也不会让前姐夫跟小姨子谈恋爱啊,不信的话,你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你父母,你口里所谓的男朋友就是我,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我一边开车一边扭头对袁雨灵说道。
 
“打就打,只要他们同意的话,你明天就必须跟我回去。”袁雨灵嘟着小嘴瞪着我说道。
 
“好。”我点了点头,答应了,因为如果袁雨灵的父母真不介意的话,那自己还介意个屁。
 
下一秒,袁雨灵便掏出了手机,然后开始跟她妈打电话,开始的时候,声音还挺小,我听起来有点费劲,稍倾,她的声音陡然变大了起来:“以前结婚也是假结婚,我姐为了升官,花钱找的老公,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我为什么不能跟他好?你们怎么不讲理?”袁雨灵大声嚷叫道。
 
我听到她的话,满头的黑线,估摸着她的父母只要正常一点,打死也不会同意。
 
“哼,你们不同意,我就不回浮山过年,留在江城跟他一块过年,反正我们已经同居了,搞不好明年就给你们生个小外孙。”袁雨灵嚷叫道,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并且还关了机。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默默为袁雨灵的父母心痛了一秒钟,这种话都敢说,说完还关机,远在浮山的父母还不心急死,搞不好晚上坐飞机就杀过来了。
 
“喂,把手机开机,你父母会担心的。”我对袁雨灵说道。
 
“不开,他们不讲理。”袁雨灵的大小姐脾气又犯了。
 
我挠了挠头,心里想着,一会想办法搞到袁雨灵父母的手机号,自己打个电话过去,免得他们担心。
 
“姐夫,你这是往那里开啊?”袁雨灵眨了一下眼睛对我询问道。
 
“金沙湾别墅啊。”我回答道。
 
“我不回金沙湾别墅,我要去你那里住。”袁雨灵嚷道,随后耍起了小孩子脾气,竟然来抢夺方向盘,瞬间吓了我一身的冷汗,马上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扭头瞪着她说道:“你疯了,刚才出车祸怎么办?”
 
“死就死,哼!”袁雨灵冷哼了一声,嘟着嘴,她还一脸生气的模样,不知道是在生我的气,还是在跟她父母怄气。
 
我叹息了一声,说:“刚才姐夫不应该大声吼你,我认错!”
 
“哼!”
 
“姐夫那里已经住了两个女人,根本没有房间。”我说。
 
“让那两个女人离开。”袁雨灵说道。
 
“雨灵,两个人都是姐夫的朋友,都有理由住在我那里。”我说。
 
“哼,住也行,让她们两人一个房间。”袁雨灵想了一会,开口说道。
 
“呃?她们两人一个房间,你也没有地方住啊。”我说:“姐夫那里一共就两个房间。”
 
“怎么没地方住,我和你睡一张床。”袁雨灵盯着我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一阵激动,有一种蠢蠢欲动的东西在蔓延,不过随后又硬生生的给压了下去:“不行,我们两人怎么可能同睡一张床,不行,绝对不行。”我摇着头说道。
 
“虚伪,你心里肯定都同意了,甚至于在窃喜。”袁雨灵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我。
 
“雨灵,你要明白,想想并不犯法,也不会对任何造成伤害,但是如果有些事真做了的话,后果根本无法预料。”我说。
 
“有什么不能预料,大不了我们结婚呗,有了小孩就生呗,多么简单的事情,你为什么总想得那么复杂?”袁雨灵瞪着我反问道。
 
“这……”一时之间,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她,因为一旦抛开一切的顾虑,事情确实会变得很简单,但是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不可能抛弃所有的羁绊和顾虑。
 
“姐夫,我同不同意吧,不同意的话,我现在就下车,给赵大志打个电话,他肯定会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袁雨灵拿起了手机,瞪着我问道。
 
你妹,这介赤果果的威胁啊,但是我也只能让她威胁。
 
“行吧,你只准住一晚上,明天乖乖坐飞机回浮山。”我退了一步。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现在目标鞍山路八十年代酒吧,姐夫,我们喝酒去。”袁雨灵说道。
 
没办法,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再说了,自己心里也有想法,这么一个青春美少女,又他妈是校花级别,很可能还是处女,如果说不动心的话,那纯属扯淡。
 
当天晚上,我和袁雨灵在八十年代酒吧喝到十点钟,都有点微醉,脑袋虽然清醒,但是身体却感觉轻飘飘,其实喝酒喝到这种程度最舒服。
 
十点一刻,我和袁雨灵两人勾肩搭背,唱着歌回到了忠义堂总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发现曲冰和欧诗蕾两人正在我的卧室里看电视聊天。
 
“喂,你们两个人出去,睡另一个卧室,这里是我和我姐夫的房间。”袁雨灵喝得有点大,两腮殷红,手舞足蹈的对房间里的曲冰和欧诗蕾两人嚷道。
 
听到姐夫两个字,我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感觉脸发烫,不过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脸早就红了。
 
“姐夫?”曲冰惊呼了一声,欧诗蕾则在嘿嘿的奸笑:“人家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王浩,你牛啊,专玩小姨子。”
 
“你他妈闭嘴,滚出去。”我瞪了欧诗蕾一眼,吼道。
 
“我和我姐夫是真爱,真爱你懂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跟自己继子私通的烂人。”袁雨灵也不知道她真醉还是假醉,她竟然还能认出欧诗蕾,不过欧诗蕾在江城也太有名了,仅仅网上那段视频,就能让她名扬全国。
 
欧诗蕾可能也十分跟赵康德的事情,她的脸色大变,看起来生气了,哼了一声,拉着曲冰朝着外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曲冰,去我房间睡,让人家姐夫和小姨子好好享受。”
 
“操,老子早就离婚了。”我瞪着欧诗蕾吼道:”再说的那么下流,老子现在就把你赶出去。”
 
欧诗蕾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带着曲冰离开了我的房间,走的时候,还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并且还嚷了一句:“动静小点,别影响我们睡觉。”
 
“你大爷!”我骂了一句。
 
“好困啊!”袁雨灵的身体一下子倒在床上,微闭着眼睛说道:“姐夫,帮我把靴子脱了。”
 
“哦!”我应了一声。
 
袁雨灵脚上一双带毛绒的褐色靴子,穿着一件黑色棉打底裤,上身是奶白色大衣。
 
我蹲下身体慢慢将她脚上的雪地靴脱了下来,一双穿着白袜的小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是一个脚控,对小脚特别喜爱,于是不由自主的将袁雨灵的一双小脚放在掌心,轻轻的揉/捏了一下。
 
袁雨灵坐了起来,说:“姐夫,把手机给我。”
 
“呃?干嘛?”我问道。
 
“给我嘛,快点。”她撒起娇来。
 
我眨了一下眼睛,把手机递给了她,袁雨灵接过手机,立刻关机了,并且把她自己的手机也关机了,还命令我把房间反锁。
 
第四百二十一章 今晚做你的女人
 
更多小说请上 www.56789a.com
“现在谁都不可能再打扰我们了,姐夫,今晚我就要做你的女人。”袁雨灵站在床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此时的我,那还能受得了这种诱惑,直接朝着她的唇吻去。两片火热的嘴唇吻在一起之后,我不由自主的将袁雨灵的身体压在床上,一边热吻着,一边脱着她的衣服。
 
冬天的衣服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是夏天的话,她早就被我扒得一丝不挂了,可惜一个长吻之后,袁雨灵身上的黑色棉打底裤和毛衣仍然没有脱掉,而猴急的我早已经撑起了帐篷。
 
“姐夫,你笨死了。”袁雨灵给了我一个白眼,随后自己脱掉了毛衣,露出了里边红色的保暖内衣。接着又脱掉了黑色的打底裤,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特别是那条黑色镂空的小内裤,看得我有点发呆,春光若隐若现,实在太他妈诱人了。
 
咕咚!
 
我很没出息的咽了一口口水,随后开始急速的脱着我自己的衣了,三下五除二,我脱得只剩下了一条短裤,并且短裤还撑着帐篷。
 
正当我朝着床上的袁雨灵扑过去的时候,身后的传来敲门的声音。
 
咚咚……
 
“欧诗蕾,你他妈别来烦我。”我转头大声的喊了一声,以为是欧诗蕾故意来找茬。
 
喊完之后,我转身将仅穿着三点式内衣的袁雨灵压在身下,一只手搂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大腿,并且还向三角地带移去。
 
咚咚……
 
但是他妈身后再次传来敲门的声音,这个时候,我恨不得能把敲门的人红千刀万剐。
 
“欧诗蕾,你……”
 
我以为是欧诗蕾,但是下一秒,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王浩,是我!开门。”
 
“啊!”我愣住了,因为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李洁。
 
“我擦,李洁怎么会来?”我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此时怀里的袁雨灵也跟自己一样,表情十分的惊讶,不过随后她就镇定了下来,小声的说道:“姐夫,既然我姐来了,正好我们也不用跟她解释了,你去开门。”
 
“我……”我真心有点不敢去开门,心跳声仿佛都能听到似的,陡然加快。
 
“你还是不是男人,难道只想上我,不想负责?”袁雨灵瞪了我一眼,随后将我推下了床。
 
此时的我,身上的内裤已经脱了,下面昂首挺胸,下一秒,我马上找了一条运动裤套在身上,又穿了一件T恤,这才慢慢的朝着房门走去。
 
咚咚……
 
“快开门!”李洁催促道。
 
我站在门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开门啊!”不但外边的李洁催促,身后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袁雨灵也在催促,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恨不得跟她姐李洁摊牌。
 
“操,都这样了,爱咋咋地吧。“我心里暗道一声,随后伸手握着门把手,啪嗒一声,将门锁打开,随后拉开了房门。
 
李洁冲了进来,跟在李洁身后还有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也急匆匆的冲进了房间,欧诗蕾一脸的冷笑,曲冰则是一脸的呆滞。
 
“等等,那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是谁?”我瞪大了眼睛,急忙关上了房门,转身的时候,突然听到袁雨灵的尖叫声:“啊!妈,你怎么来了?”
 
“臭丫头,我不来你还不翻了天,我打死你个臭丫头。”妇人的怒骂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本来想上前去救袁雨灵,听到是袁雨灵的妈妈,我立刻稍稍打开/房门,准备开溜。
 
可惜还没有跑掉,李洁阴冷着脸走到了我的面前。
 
“那个,你听我解释,我和雨灵……”
 
啪!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洁一记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让我的话戛然而止,其实我就等着她打自己耳光,因为根本没办法解释,还不如挨一记耳光来得痛快。
 
“无耻。”李洁从嘴里挤出了二个字。
 
我盯着李洁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本来想说几句认错的话,但是想了想,即便现在跪下来求李洁原谅自己,她肯定也不会原谅,与其这样,不如强硬一点。
 
于是我开口说道:“我怎么就无耻了,我们两人已经离婚了,整整两年时间,为了你,我几次拼出命去保护你,孙老鬼、黄胖子、赵康德、江高驰一个比一个厉害,我他妈在他们面前就是一个渣渣,渣渣你懂吗?但是为了你,我敢跟他们硬干,敢拿命跟他们干,你是怎么对我的,请问你是怎么对我的?”积压了两年的委屈,此时算是彻底的爆发了。
 
李洁听到我的吼叫声,有点发愣,甚至于在床上打骂袁雨灵的妇人也安静了下来。
 
“为了把你从人大调出来,你知道我在海南三亚经历了什么吗?九死一生,你知道吗?悍匪拿着子弹上膛的枪顶着我的脑袋,你他妈知道吗?”我大声嘶吼着,口水都喷在了李洁的脸上。
 
“你呢?对我做了什么?调出人大当上实权副区长之后,有给过我一个笑脸吗?有说过一次感谢吗?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把你调出人大,提拔成副区长,比如说江高驰,你是不是他妈早就跟他上/床了。”反正都这样了,我算是豁出去了。
 
“你胡说什么?”李洁瞪着我吼道。
 
“我胡说,两年前,我们两人假结婚,洞房花烛夜你跟谁在床上缠绵。”我瞪着李洁吼道,那一幕就像是一根刺,永远扎在我的心里。
 
啪!
 
李洁又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感觉嘴里有点盐,用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瞪着李洁,说:“打得好,你敢否认我说的是假话吗?我知道,你一直在内心深处瞧不起我,认为我就是一个穷屌丝,一个当年你花了二十万买来的道具,不论我拼了命为你做了什么,在你面前仿佛都是应该的,或者在你眼里根本一钱不值。”
 
“呜呜……王浩,你疯了。”李洁突然哭了起来。
 
“我是疯了,我以为拿命对你好,你就会喜欢上我这个傻小子,穷屌丝,但是我错了,你内心深处一直瞧不起我,两年时间,你只让我碰了你一次,你的内心和身体都在抗拒我,别狡辩,如果是一个官二代为你做了这些事情,你怕是早就给他生孩子了。”我彻底的疯子,怎么能伤害到李洁,我就怎么说,其实这也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还有上一次,我说我们两人假离婚,你非常痛快的就同意了,好好想想吧,你为什么如此的痛快,你的内心深处应该是早就想摆脱掉这段不应该有的婚姻,或者说摆脱掉我这个花了二十万买回来的道具,要么就是有人许诺了你,让你陪上/床,然后给你升官。”我歇斯底里,把两年的压抑和委屈全部宣泄了出来。
 
啪!
 
李洁又给了我一个耳光,大声的吼道:“王浩,你混蛋,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说完,她哭着跑出了房间。
 
我因为情绪激动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心很痛,一个自己花费了两年时间,用生命呵护的女人,刚才我被自己用最残忍的方法给气走了。
 
内心的委屈和戾气宣泄出来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到痛快,相反却十分的后悔,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
 
“死丫头,马上穿上衣服跟我走。”妇人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哦,妈,你先出去。”袁雨灵用被子遮挡着身体,一脸害怕的表情。
 
妇人瞪了袁雨灵一眼,朝着卧室外边走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凶巴巴的瞥了我一眼,说:“你,跟我出来。”
 
“哦!”我应了一声,先看了袁雨灵一眼,然后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跟在妇人身后走出了卧室。
 
来到客厅之后,我看到李洁已经离开了,欧诗蕾一脸看热闹的表情,不过随后被曲冰给硬拽回了房间。
 
妇人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不管你和雨灵开始了多久,我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让雨灵爱上了你,从现在开始,不准你再见雨灵一面,能做到吗?”
 
“阿姨,我和雨灵是清白的。”我弱弱的说道。
 
“清白,你们两人都那样了,还清白。”妇人一脸的怒气。
 
“阿姨,你别生气,雨灵还是处女。”我说。
 
“呃?真的?”妇人眨了一下眼睛,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其实换了谁也都不会相信,刚才她和李洁来得太巧了,我刚刚和雨灵在做前戏,还没有进入,所以如果袁雨灵在学校没有交男朋友的话,她现在应该还是一个处女。
 
“我发誓没有碰雨灵。”我瞪着妇人,十分真诚的说道。
 
“那就好,你们两人从今天开始必须断。”妇人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我不同意。”我刚要说话,突然耳边传来袁雨灵的声音,她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死丫头,回去我再收拾你,现你没你说话的份。”妇人瞪了袁雨灵一眼,吼道。
 
“妈,你要讲道理,他未娶,我未嫁,我们两人为什么不可以谈恋爱,再说了,二年前他和我姐结婚,那根本就是假结婚,我姐也承认了,王浩是她花了二十万买回来的道具,而她的目地仅仅是为了升官。”袁雨灵据理力争,对着她妈嚷叫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跟谁谈恋爱妈妈都不管,就是不能跟他,即便他和你姐是假结婚,但是别人不知道啊,你如果和他在一起的话,会被别人的口水淹没的。”妇人一脸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不在乎别的人口水,我非他不嫁。”袁雨灵的性子很倔,突然在她妈面前挽着我的胳膊,嚷道。
 
“你个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妇人一下子揪住了袁雨灵的耳朵,然后拽着她朝着大门口走去。
 
“哎呀,妈,你轻点,痛死我了。”耳边传来袁雨灵的惨叫声。
 
“说,还跟不跟他来往?”妇人问。
 
“就来往,就来往,我就要嫁给他,给他生孩子。”袁雨灵反抗道。
 
“我让你顶嘴。”
 
“哎呀,痛死我了,我还是不是你亲女儿。”
 
……
 
袁雨灵和她妈妈的声音渐渐远去,当防盗门关上之后,声音便消失了。
 
我呆呆的站在客厅里,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本来还想着控制了孔志高,然后让他帮李洁升为东城区正区长,也许李洁会原谅自己,可是经过刚才的事情,怕是我和她之间,想要重新复合的话,千难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