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17、418章优柔寡断

杏彩第417、418章优柔寡断
更多小说请上 http://www.56789a.com/
当天晚上,我并没有跟曲冰做那种事,而是抱着她说了一会话,她讲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两个人便睡着了。
 
第二天,我意外的接到了楚天的电话,:“喂,楚天,什么事?”我问。
 
“浩哥,宋佳要见我。”楚天说。
 
“咦?你不是说要放长线钓大鱼吗?这才几天,宋佳就要约你见面了?”我问,心里有点奇怪。
 
“我也有点奇怪,刚刚跟她联系上的时候,我侧敲旁击的想知道她在那里,可是她却异常的戒备,现在准备跟她打持久战了,她竟然想见面,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听到她要见面的消息,我都有点发懵圈。”楚天的声音里边也露出一丝疑惑。
 
“在那里见面?”我问。
 
“厦门。”楚天说。
 
“啊!”我惊呼了一声。
 
“浩哥,没想到吧,当我听到见面地点的时候,也非常吃惊,俗话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就是灯下黑啊,我们都认为宋佳离开了厦门,人家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厉害啊。”楚天说。
 
我思考了片刻,问:“你有什么打算?”
 
“短时间内,我只能暗中观察,不会在明面上问她任何关于孔志高的事情。”楚天说。
 
“你先跟她接触一下,有机会的话,我准备将她给绑了。”我声音冰冷的说道。
 
“浩哥,我能说一下看法吗?”楚天说。
 
“说吧。”
 
“如果我提供她的行踪,你掳走宋佳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掳走之后,你能确定一定可以控制孔志高吗?”楚天对我问道。
 
“孔志高的犯罪证据都在宋佳的手上。”我说。
 
“浩哥,万一对方有一套应对机制,宋佳被绑之后,所谓的证据会被马上转移或者消除,也许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宋佳本身就是唯一的人证,又或者宋佳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楚天做了很多的假设。
 
“不可能吧,一旦资金转移到国外的单据不可能销毁,不过你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你有什么好办法?”我对楚天询问道。
 
“仍然是那句话,放长线钓大鱼,或者我可以把证据给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出来,那样的话,不是更保险吗?”楚天回答道。
 
“年前这件事情必须处理好,如果在过年之前,你找不到证据的话,我也保能挺而走险了,希望你别直得跟宋佳玩感情,误了我们的约定,钱归你,人归我。”我对楚天说道,声音有点严厉,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我楚天阅花无数,从来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一点还请浩哥放心,过年之前,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楚天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我说。
 
随后又跟楚天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真是没有想到,宋佳竟然还在福建厦门。
 
中午,我和曲冰两人在吃饭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叮咚!叮咚……
 
我还以为是欧诗蕾回来了,心里一阵不爽,曲冰刚刚做好饭,她就回来了,真他妈有口福。
 
“别按了,来了。”我大声嚷叫道,随后打开了防盗门,不过下一秒,我便愣住了,因为门外之人不是欧诗蕾,而是袁雨灵。
 
“姐夫,我考试完了,今天开始放寒假,跟我回浮山过年吧。”袁雨灵一脸兴奋的说道,随后走进了屋子。
 
“呃!她是谁?”耳边传来袁雨灵的声音。
 
我拍了一下额头,感觉脑袋有点大,关上防盗门转身盯着袁雨灵看去。
 
“姐夫,她是谁啊?”袁雨灵用手指着曲冰对我询问道。
 
“我朋友曲冰,曲冰,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前小姨子袁雨灵,江城大学的学生。”我给她们两人相互介绍道。
 
“朋友?前小姨子?”袁雨灵瞪了我一眼,随后突然朝着卧室跑去,然后又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之后,她脸色铁青的走到我的面前,盯着我问道:“你和她同居了?”
 
我看着袁雨灵,心情十分的复杂,说:“雨灵,我们出去聊,行吗?”
 
“为什么要出去聊,就在这里说。”袁雨灵大声嚷道。
 
“浩哥,我有点事,先出去一趟。”曲冰一脸尴尬的说道。
 
“你也不准走,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袁雨灵拦住了曲冰。
 
说实话,我对袁雨灵的感情有点复杂,自己也把握不好,说不喜欢吧,那完全就是在欺骗自己,一个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天天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再说我们两人之间又有很多接触,怎么可能不心动呢,但是现实之中又有很多阻隔,令我充满了顾虑。
 
“姐夫,你既然已经跟我姐离婚了,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感情,而跟这个女人同居?我那一点比不上她?”袁雨灵大声对我质问道。
 
“那个,曲冰,你有事先去忙吧。”我对站在一旁满脸尴尬的曲冰说道。
 
“哦!”她应了一声,急忙打开防盗门离开了。
 
当屋子里只剩下我和袁雨灵两个人的时候,我挠了挠头,说:“能不闹了嘛,你是我小姨子,我们两人怎么可能在一起。”
 
“你和我姐已经离婚了,我们两人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再说了,你和我姐本来就是假结婚。”袁雨灵说道。
 
我盯着袁雨灵看了一会,说:“你知道我和你姐本来都打算复婚了,为什么最后又成了陌生人吗?”
 
“为什么?我还正奇怪呢,前段时间,你们两人不是如胶似漆的在我面前秀恩爱吗?怎么现在彻底分道扬镳了?”袁雨灵一脸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外边有一个儿子。”我说,为了让袁雨灵彻底死心,我准备将假小子和孩子的事情告诉她。
 
”啊!姐夫,你外边有孩子了?这……难道你跟我姐是重婚?”袁雨灵惊呼了一声。
 
“不是重婚,而是你姐不理睬我的那段时间,我跟别人好上了,并且有了孩子,本来我也不知道有孩子,但是对方前段时间回江城找我了,你姐听到孩子的事情便崩溃了。”我向袁雨灵详细解释着自己和假小子的一切事情。
 
等我讲完之后,袁雨灵眉黛微皱了片刻,说:“这么说,你都没有谈过一次完全的恋爱吧?”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袁雨灵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不管我谈没谈恋爱,现在都是一个有孩子的男人了,所以我们两人不可能,你还可以叫我姐夫,如果不想叫姐夫的话,也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我说。
 
袁雨灵盯着我看了一会,问:“你的儿子和他母亲呢?”
 
“这……”我犹豫了,并不想告诉袁雨灵事实的真相。
 
“我想想,姐姐不理你了,你儿子和他妈也不在你身边,以前我记得还有一个苏梦,在我姐面前霸气的说过,要跟她公平竞争,将你抢到手,这样算起来,你身边一共三个女人,但是现在这三个女人好像又都不在你身边。”袁雨灵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你想说什么?”我对袁雨灵问道,不知道她说了这一大堆废话是什么意思?
 
“我猜现在的你,八成是被身边的三个女人给抛弃了。”袁雨灵盯着我说道。
 
我的表情一变,怎么也没有想到,袁雨灵竟然给猜对了,下一秒,心开始痛了起来,因为袁雨灵说的没错,我确确实实感觉被三个女人给抛弃了。
 
“姐夫,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袁雨灵十分认真的对我问道。
 
“为什么?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本意。”我说。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想不想听我这个旁观者的忠告。”袁雨灵盯着我说道。
 
“说。”我点了点头,因为李洁、苏梦和假小子三个人的相继离开,对我的打击很大,内心深处感觉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为什么三个人都相继离开了自己呢?
 
“姐夫,我总你四个字,优柔寡断。”袁雨灵说道。
 
“优柔寡断?”我重复了一遍。
 
“对,就是优柔寡断,我姐不让你碰她,你就不碰她了?你早就应该占有她的身体,然后再慢慢点有她的心,其他两个女人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是我想情况应该差不多。”袁雨灵说道:“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并不能给女人带来安全感,而安全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很重要。”
 
我眨了一下眼睛,思考了片刻,好像真是那么会事,我犹豫了一下,苏梦飞了,又犹豫了一下,假小子带着孩子走了,在李洁面前,我更是出现了多次的犹豫。
 
“姐夫,我还有一个忠告,你听吗?”袁雨灵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
 
“什么?”我问。
 
“要了我,不要犹豫,我知道你心里肯定非常想跟我上/床,然后进入我的体内,你敢否认吗?”袁雨灵双眼火辣的盯着我问道。
 
她说的没错,我心里确实就是这样的想法。
 
“你现在身边没有了任何女人,跟我姐也离婚了,你是自由之身,我也是自由之身,男未娶,女未嫁,我们两人为什么就不能大胆的去爱,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袁雨灵的目光越来越火热,我看着她火热的目光,身体也开始骚动起来。
 
“姐夫,不要犹豫,要了我的身子,让我们大胆的恋爱吧,不然你以后肯定会后悔。”袁雨灵再次开口对我说道。
 
本来我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她最后的话彻底将我的防线给击毁了:“雨灵,你不要后悔。”我嘴里发出一声低吼。
 
“姐夫,我不会后悔,要了我,然后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昏天黑地的恋爱,其他事情都让他见鬼去吧。”袁雨灵说。
 
我急步走到了袁雨灵身边,一下子拦腰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朝着卧室走去。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身后的防盗门啪嗒一声开了,耳边传来欧诗蕾的声音:“我回来了,是不是正好赶上吃午饭,呃?”
 
我抱着袁雨灵转身看去,正好跟欧诗蕾四目相对,她轻呼了一声,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王浩,你艳福不浅啊,曲冰呢?怎么今天又换了一个更年轻更漂亮的,啧啧,这脸蛋,看着姐姐都羡慕嫉妒恨了,一会叫/床小声点,别影响了姐姐的食欲。”
 
“滚,你给老子滚出去。”我心中大怒,妈蛋,什么时候不回来,偏偏这个时间回来。
 
下一秒,我放下怀里的袁雨灵,朝着欧诗蕾走去,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钥匙,然后用力将其推出了门外。
 
第四百一十八章 反复无常
 
我大力的将欧诗蕾给推了出去,同时把钥匙收了回来,妈蛋,让她在这里住已经感觉十分不方便了,刚才本来就抱着袁雨灵去卧室了,她竟然恰恰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不是跟我命中犯克吗?
 
“姐夫,那个女人不是赵建国的老婆欧诗蕾吗?她怎么会有你这里的钥匙?不会是她也住在这里吧?”袁雨灵眨了一下眼睛盯着我问道。
 
“呃?她暂时住在这里几天。”我说,随后朝着袁雨灵走去,目光里仍然闪耀着欲/望的火苗。
 
妈蛋,反正老子是豁出去了,李洁、苏梦和假小子三个女人都不理自己了,我每天给李洁打一次电话,她都不接,这么的绝情,我的心也渐渐的凉了,所以刚才听了袁雨灵的话,我算是彻底放开了,今天就要了她的身子,趁着还年轻,疯狂一次。
 
“姐夫,你等等。”袁雨灵突然用手将我推开了。
 
“雨灵,怎么了?”我的表情有点疑惑。
 
“姐夫,你的私生活也太乱了点吧,那个叫曲冰的住在这里,通缉犯欧诗蕾也住在这里,你是不是天天跟她们两人玩三批啊,难怪看你脸色有点憔悴。”袁雨灵说道。
 
“喂,雨灵,你乱说什么,绝对没有的事情,欧诗蕾我碰都没有碰一下。”我说。
 
“欧诗蕾比曲冰还要漂亮,姐夫,你说没有碰她,我会相信吗?”袁雨灵说。
 
“你介意的话,我将她们两人都赶走。”我眨了一下眼睛,盯着袁雨灵说道。
 
“上完她们,你就把她们赶走,姐夫,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是这种薄情寡义之人。”袁雨灵瞪着一双大眼睛说道。
 
我算是彻底懵逼了,妈蛋,怎么我说什么都是错的,越来越搞不懂女人了,刚才还鼓励我要了她的身子,现在却各种挑剔。
 
“操,今天都这样了,过了这个村看样子就没有这个店了,一不做二不休,就是强干,今天也要上了她。”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突然蹲身将袁雨灵抗在肩膀上,朝着卧室走去。
 
啊……
 
袁雨灵惊呼了一声,随后双手快速拍打着我的后背,嘴里嚷道:“姐夫,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你在违背我的意志,你知道吗?这是犯法的。”
 
“犯个屁法,上一次你被赵大志下了药,我抱你回家之后,你把我扒光了,推倒在床上,差一点就坐下去了,最后时刻,我都忍住了,把你给推开了,你竟然还怀疑我私生活不检点,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他妈太优柔寡断了,所以今天决定强硬一点,要了你的身体,让你做我的女人。”我对袁雨灵说道。
 
“不行,我现在又不想了,放开我。”袁雨灵在我肩膀上挣扎着。
 
“晚了,这是你让我不要优柔寡断。”我说。
 
下一秒,我抗着袁雨灵冲进了房间,将其放在床上,然后扑了上去,死死的将她压在身子底下。
 
四目相对的时候,袁雨灵瞪着我说:“姐夫,你不能这样。”
 
“不要叫我姐夫,我为你姐做了多少事,她一点都不领情,连给我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说。
 
“你突然外边有了一个儿子,那个女人也受不了。”袁雨灵说。
 
“我现在不想跟你讨论这件事情,我要上你,以前一直只有色心没有色胆,今天我豁出去了,就算坐牢也认了。”我盯着袁雨灵眼睛说道。
 
“姐夫,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跟我姐分手才几天,你家里竟然就住进来两个美女,还一个比一个漂亮,你到底爱不爱我姐,我都搞不清楚,所以在我没有搞清楚你到底仅仅只是想上我,还是真心喜欢我之前,请你不要做违背我意志的事情,那样会让我讨厌你。”袁雨灵反瞪着我说道。
 
我没有说话,直接朝着袁雨灵的小嘴吻去,是你让我不要优柔寡断,袁雨灵左右摇摆着脑袋躲闪着,同时对我威胁道:“姐夫,你再这样我喊了。”
 
我仍然不说话,吻不到她的嘴唇,开始吻她的脖子,然后双手开始脱她的衣服,很快她的上衣被我脱光了,然后我的嘴唇也吻在了她的胸前。
 
身下的袁雨灵不再挣扎了,正当我奇怪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姐,姐夫在强/奸我。”
 
我将嘴唇从袁雨灵雪白的胸前移开,抬头朝着她的脸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从旁边的包包里掏出了手机,此时正放在耳边跟李洁通电话。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一瞬间呆住了,因为刚才袁雨灵的这句话,让我和李洁之间的关系再也不可能修复了。
 
欲/望之火渐渐的消退了,我从袁雨灵的身上下来,将衣服盖在她的胸前,呆若木鸡的看着她,说:“你走吧。”
 
袁雨灵穿好衣服之后,把手机放在我的面前,说:“刚才只是想试试你的反应,我根本就没有打我姐的电话。”
 
“呃?啊!”我眨了一下眼睛,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姐夫,刚才你听到我给我姐打电话,能马上从疯狂的状态之中停下来,说明你心里有我姐,你爱她,既然爱她,就不应该放弃。”袁雨灵说。
 
我瞥了她一眼,已经搞不清她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再不走,小心我兽性大发。”我说。
 
“姐夫,如果你刚才不理睬这个电话,继续要我的话,我会很开心的。”袁雨灵说道。
 
我已经彻底糊涂了,盯着袁雨灵看去,不知道她精神有问题,还是自己精神有问题,开始时鼓励我上她,想上了,又不让,现在却又说刚才我不停下来,她会很高兴。
 
“喂,雨灵,改天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吧。”我说。
 
“我没病。”袁雨灵说。
 
不过我觉得她精神绝对不正常,于是突然抓住她的手,问:“你最近是不是吃过什么药物?”
 
“没有。”袁雨灵摇了摇头。
 
“你好好想想。”我说。
 
“没有就是没有,我又没病,吃什么药啊。”袁雨灵嚷道,脾气有点焦躁。
 
我眉头微皱,起身抓着她的胳膊朝着门外走去。
 
“你放开我,你想带我去那里。”袁雨灵一边挣扎一边嚷叫道。
 
“我们去医院做个检查,我怀疑你中了毒或者是被人下了一种慢性的药,精神有点不正常。”我实话实说。
 
“你才精神不正常,我正常的很。”袁雨灵大声吼叫道。
 
“你看,你特别容易发火,又反复无常,去检查一下总没有坏处。”我说,随后不管她同不同意,强行带着她到了楼下,将其塞进车里,发动车子,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袁雨灵不下车,表情狂躁,嚷叫着她没有病,看到她这种症状,我感觉好像绝对是被人给下了慢性精神方面的药或者是毒/品。
 
精神恍惚,反复无常,脾气暴躁,容易发火。
 
我越看越觉得袁雨灵不正常,以前的袁雨灵多么可能,虽然性子刁蛮了一点,但是声音十分甜美,一口一个姐夫叫着,特别诱人,跟现在比起来大相径庭。
 
“不行,必须进入做个检查,如果你没问题,姐夫向你道歉,任你打骂,就算裸奔都行。”我对袁雨灵说道,随后大力将她从车子里拖出来,抗在肩膀上冲进了医院。
 
在我的铁碗政策之下,医生给她抽了血,半个小时之后,化验结果出来了,她的血液之中含有一种精神麻醉类的药物,可以使人制幻,产生幻觉,失去身体的主导,不过可能因为袁雨灵血液里的含量很少,所以她没有马上失去自己的主观意识,所以才会产生焦躁不安,反复无常等特征。
 
“袁雨灵被人阴了。”看到化验结果的一瞬间,我双眼微眯了起来。
 
稍倾,医生给袁雨灵打了镇定剂,她慢慢的睡了过去,接着护士开始给她输入盐水,稀释血液之中精神类药物的含量,等睡觉醒来,差不多就能恢复正常了。
 
我眉头紧锁看着在病床上熟睡的袁雨灵,今天应该是她离校的日子,中午看样子跟别人一块吃饭来着,到底是谁想害她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铃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看了袁雨灵一眼,朝着病房外边走去:“喂,欧诗蕾,你还有脸找我,你住在我那里就应该有寄人篱下的觉悟。”
 
“王浩,你连自己的小姨子都上,难怪李洁要跟你离婚呢。”欧诗蕾说。
 
“滚蛋,我的事情,你少八卦,不然的话,以后有你哭的时候。”我对欧诗蕾嚷道,心里有点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