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04.405回一步、二步、三步

第四百零四章 抓狂
 
稍倾,刘静也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说:”怎么会这样?这个女人是谁?她怀里的孩子真是你的吗?”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啊!”我说。
 
“那你和她有过那种关系吗?”刘静问。
 
我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唉!”刘静叹息了一声,说:“你和囡囡看来是有缘无分啊,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眼看着要修成正果了,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刘静摇着头,转身上楼去了。
 
我算是彻底懵圈了,怎么可能这样,假小子当时明明是把孩子打掉了啊,可是为什么现在又出来一个三个多月的孩子呢?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十几分钟之后,我拿出手机试着拨打假小子在江城的手机号,可惜号码已经注销了。
 
我又看包裹的地址,从西藏拉萨寄过来的:“不行,我一定要搞清楚是怎么会事?”
 
思考了片刻,我分别给陶小军、宁勇和欧诗蕾三个人打了电话,本来明天一早我、宁勇和欧诗蕾坐飞机去泉州,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其他事情一瞬间感觉变得不重要了,我要飞一趟西藏,一定要把假小子和孩子的事情搞清楚。
 
“小军,你明天去泉州晋/江机场接宁勇和欧诗蕾,我有事去不了了,泉州的事情以你为主,消息是欧诗蕾提供的,记住不能让欧诗蕾知道的太多,即便找到了楚天,也不要急着救他,先确定他的处境,再做其他打算,总之,随时电话联系。”我对陶小军嘱咐道。
 
“嗯,我记下了,二哥,你有什么事?楚天的事情不是对你很重要?”陶小军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发生了特殊情况,总之泉州的事情就全靠你了,我给欧诗蕾和宁勇两人订的是九点零五分的机票,十一点钟到达泉州,你别忘了去接机,一会我把欧诗蕾的手机号发给你。”我说。
 
“好!”陶小军没有多问。
 
挂断电话,我便将欧诗蕾的手机号发给了陶小军,随后又打电话给宁勇和欧诗蕾两人,告诉他们我明天去不了泉州,宁勇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嘀咕着也不想去,不过被我用大哥给镇/压了。
 
欧诗蕾有点难缠:“王浩,你明天不去泉州了?”她问。
 
“有急事,泉州那边我都安排好了,有人接机。”我说。
 
“你不会骗我吧?”欧诗蕾说:“你根本就没有控制孔志高的办法。”
 
这个女人太多疑了,让我有点烦躁,再加上心里想着假小子和孩子的事情,于是变得更加的烦躁,说:”信不信由你,爱去不去。”我说。
 
“喂,王浩,你想过河拆桥吗?”欧诗蕾的声音变了。
 
“我并没有过河拆桥,而是你疑神疑鬼不想过河。”我说。
 
“哼,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块去。”欧诗蕾询问道。
 
“无可奉告!”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自己现在心里正烦着呢,跟功夫跟她扯皮,反正楚天的行踪已经知道了。
 
挂断欧诗蕾的电话之后,我订了一张飞往西藏拉萨的机票,不过要在帝都转机。
 
我此时脑子里全是假小子和孩子的事情,泉州的事情安排好之后,便抛到了脑后。
 
“难道孩子真是自己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按天数来说,八成就是,因为假小子跟自己发生关系的时候还是处女,再加上孩子的名字邓思浩,简直就像是告诉别人孩子是我的似的,可是当时假小子不是去医院打掉了吗?”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感觉老天爷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稍倾,我上了楼,准备进卧室睡觉的时候,突然发现卧室的门被李洁从里边反锁了。
 
咚咚……
 
我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门,说:“媳妇,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里边没有回音。
 
“当时我和假小了,哦,假小子就是邓思萱,我们两人喝醉了,然后稀里糊涂的就滚了床单,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稀里糊涂的就怀孕了,当时她说已经在医院里打掉了,不知道为什么又出来一个孩子,我真是冤枉啊。”我站在卧室门外对里边的李洁解释道。
 
吱呀!
 
大约一分钟之后,卧室的门打开了,我看到李洁的眼睛红红的,估摸着刚才肯定是哭过了。
 
“媳妇……”
 
我刚要说话,便被李洁给打断了,她说:“你不要说话,听我说。”
 
“好,你说。”我点了点头。
 
“王浩,我现在不想听你任何解释,如果那个孩子真是你的话,我们两人绝对不可能再复婚了,我不想夺走一个孩子的父爱,更不想跟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我的话你明白吗?”李洁说道。
 
“我明白,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也许我们两人真没有缘分。”李洁盯着我说。
 
“如果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呢?”我问。
 
“那你就现在去搞清楚。”李洁说。
 
“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明天飞拉萨。”我说。
 
“这样最好,在搞清楚孩子的事情之前,我们两人还是各自先冷静一下吧。”李洁说,随后我的行李箱推了出来,接着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我刚搬回金沙湾别墅没多久,现在看来又要搬回去了,不过当年晚上我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夜,第二天拖着箱子打车去了机场,先飞到了帝都,然后转机飞拉萨,晚上六点多钟,我站在了拉萨的土地上。
 
我没有休息,直接按照包裹上的地址找了过去,可是却扑了一个空,一个藏民房东说,假小子三天前就离开了。
 
“离开了?请问你知道她去那里了吗?”我问。
 
“不知道。”藏民的态度十分恶劣,不耐烦的嚷了一声,便准备关门,我马上从钱夹里掏出一千块钱,放在他的手里,再次问道:“你知道她去那里了吗?”
 
“不知道,不过我这里有她的手机号码。”藏民房东说道。
 
“给我。”我说。
 
没想到他竟然再次将手伸到了我的面前,那意思不言而喻。
 
现在最主要就是找到假小子,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又给了他一千块钱:“给我手机号码!”我说。
 
“136XXXX。”藏民房东报了一个手机号码,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马上掏出手机拨打了这个电话,心里很害怕这个号码已经注销或者假小子的手机关机。
 
不过一切意外都没有发生,铃声响了五次之后,手机里传来一个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女子声音:“喂,你好。”
 
“假小子,你在那?”一瞬间,我的情绪控制不住了,大声的嚷叫了起来。
 
“王浩?你是王浩吗?”十几秒钟之后,手机里传来假小子的询问道。
 
“我是王浩,你在那里?孩子到底是怎么会事?”我简直就是歇斯底里。
 
手机里再次出现了沉默。
 
“喂,假小子,你说话啊。”我嚷道。
 
“你凶什么。”假小子说。
 
“我凶什么?突然一个孩子从天而降,你还问我凶什么,当时不是说打掉了吗?”我对她质问道。
 
啪嗒!
 
嘟……嘟……
 
“喂?喂?假小子?你还在吗?”我大声的对着手机喊道,可惜她已经挂断了电话。
 
“敢挂我电话。”我嘀咕了一声,随后马上再次拨了过去,可惜手机传来中国移动那个讨厌的声音:“你好,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假小子关机了,我拿着手机愣住了:“接下来怎么办?”下一秒,我心中大怒,自己抛弃一切事情的赶到西藏找她,她不挂了电话,竟然还关机。
 
可惜自己虽然心里怒暴,但是却根本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在拨打了十几次假小子的手机之后,对方仍然处于关机状态,气得我差一点把自己的手机给摔了。
 
当天晚上我住在了拉萨的一家旅馆,破旅馆又脏又贵,不过只能凑合一夜了。
 
整个晚上我都没有睡觉,一直不停的拨打假小子的手机,简直跟魔症了一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除了打电话之外,我还给她发短信,从开始的时候,我态度相当强硬:“马上给我回电话。”到最后变成了一种恳求:“求你了,给我回个电话好不好?”
 
电话打了上百个,短信发了几百条,直到快天明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我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手机还握在手里,此时铃声正在响着,刚刚被吵醒,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盯着手机愣愣的看了十几秒钟,这才有了反应,因为上面显示的号码正是假小子的手机号。
 
下一秒,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同时心里的怒火一瞬间涌上心头,不过在说话的一瞬间,我把暴怒的嘶吼声又硬生生的压了回去,因为害怕假小子再给自己来个关机,我想那样的话,也许我就疯了。
 
“喂,思萱,别挂电话,也别关机,求你了。”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真是怕了。
 
“可以好好说话了吗?”假小子说。
 
“可以,可以。”我马上说道。
 
“那好,你准备怎么办?”假小子问。
 
“什么怎么办?”我愣了一下,呆呆的反问道。
 
“孩子啊?”她说。
 
“孩子?真是我的吗?”我目瞪口呆的问道。
 
“我今年二十三岁,长这么大一共只跟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而这个男人就是你,你说这个孩子是谁的?”假小子对我反问道。
 
“我……我……不是,你当时不是说打掉了吗?”我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随后反应了过来,马上对她质问道。
 
“对,我是想打掉,但是上了手术台我又后悔了,他是一个小生命,他既然冥冥之中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就不能放弃他,所以最后我并没有打掉孩子,欺骗了我的同学,也欺骗了你。”假小子说出了真相。
 
“你……你怎么不早说。”我听完假小子的话之后,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早说的话,是不是你想逼着我放弃掉我的孩子?告诉你王浩,不可能,在我走下手术台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生下他,他既然选择了我当她的妈妈,那就是我的福分,我会拼尽全力保护他,谁也别想把他从我身边夺走。”假小子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斩钉截铁的味道,还有一股母亲的坚强和勇敢。
 
昨晚凌晨三点才从医院回来,大家嘴上留德,不要骂人。


第四百零五章 决定
 
 
我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因为再去追求假小子为什么把孩子生下来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十几秒钟之后,我开口对假小子问道:“先不说这些,你现在在那里?”
 
“我已经回到江城了,下午我们见面谈吧。“假小子说。
 
“呃?你回江城了?”我发出惊讶的声音。
 
“怎么?我不能回江城吗?”假小子反问道。
 
“不是,我昨天刚刚到西藏。”我说。
 
“啊!”这一下轮到假小子惊讶了。
 
“我马上订机票,在明晚之前,一定回江城,到时候我们见面谈。”我说。
 
“好!”假小子应了一声,随后用平淡的声音对我说道:“中午,我约了李洁。”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我不会让孩子缺少父爱。”假小子的声音异常坚定。
 
“那个,你可不可以先跟我谈完之后,再做任何决定。”我本来想发火,但是知道发火没用,于是硬生生的发火气给压了下去,用十分温柔的声音对假小子说道。
 
“我抱着孩子已经到了咖啡厅,李洁提前来了,我看到她了。”假小子说。
 
“你不能进去。”我沉不住气了,大声嚷道。
 
嘟……嘟……
 
可惜假小子已经挂断了电话。
 
“喂?喂?假小了?靠!”我心里非常的抓狂,立刻再次拨打了过去,可惜手机里再次传来那个讨厌的机器声:“你好,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靠!”我将手机扔在床上,随后在床上打起滚来,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和郁闷。
 
铃铃铃……
 
大约一分钟之后,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以后是假小子打回来了,于是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将手机拿在手里,可是却发现并不是假小子的电话,而是陶小军的号码。
 
“喂,小军,泉州的事情怎么样了?楚天找到了吗?”我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住,声音尽可能平稳的对陶小军询问道。
 
“二哥,楚天没事,已经找到了,他现在虽然还没有人身自由,不过看样子活得还不错,也没有受什么苦。”陶小军说。
 
“咦?”听到陶小军的话,我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问:“怎么会事?”
 
“二哥,我们去了那个靠近火电厂的小渔村,不是很大,欧诗蕾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一个当地小混混,很快就把村里的情况打听清楚了,关押楚天的地方在一栋自建小楼的五楼,于是我们在百米之外也租了一栋五楼,本来以为楚天会被收拾的很惨,可是没有想到,用望远镜观察了好久,他除了没有人身自由之外,没有任何外伤,生活得还挺滋润。”陶小军把他们看到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对我讲了一遍。
 
“我擦,这是怎么会事?”听完陶小军的讲述之后,我眨了一下眼睛,感觉有点懵逼。
 
“二哥,我们要不要去救楚天?”稍倾,手机里传来陶小军的询问声。
 
“不急,再多观察两天,你们最好想办法跟能楚天联系上,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会事?”我说。
 
“好的。”陶小军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既然楚天一时半会没有生命危险,我便不再想泉州的事情,再说有陶小军、宁勇和欧诗蕾三人在那里,即便楚天有生命危险,我想也能将他救出来。此时自己最烦躁的事情是假小子和孩子。
 
“唉,也不知道,她跟李洁谈得怎么样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突然收到了李洁的电话:“喂,媳妇。”我说。
 
“王浩,你儿子很可爱,祝你幸福,如果你不想让我瞧不起你的话,就做一个好爸爸。”李洁语速很快,说完之后,我听到了一丝哽咽的声音,随后电话便断了。
 
嘟……嘟……
 
“喂?喂?”我嚷了两句,随后马上回拨,可惜又是那句令我讨厌的电脑语音:“你好,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关机?不可能啊,李洁可是副区长,怎么可能关机,难道她把我拉黑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靠!”下一秒,我将手机摔在床上,骂了一句,发泄自己心里的不满和郁闷。
 
我做下午的飞机去了成都,然后从成都连夜飞回了江城,回到江城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刚下飞机,我也不管几点了,直接拨打假小子的电话,没想到,打通了。
 
“喂?王浩,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手机里传来假小子微弱的声音,好像她在故意压低声音,估摸着应该是怕影醒孩子。
 
“我要见你。”我压着心里的怒火说道。
 
“明天吧,我和孩子都睡了。”假小子说。
 
“不,就现在,你在那里,我去找你。”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开玩笑,明天?这种事情折磨的我几天几夜没睡好觉了,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必须见到假小子。
 
“那好吧,我就租住在江大旁边的玫瑰苑小区,三号楼二单无三零二。”假小子说了地址。
 
“等我,马上到。”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江大旁边的玫瑰苑疾驰而去。
 
四十分钟之后,我出现在玫瑰苑三号楼二单元三零二号的门外,按响了门铃。
 
稍倾,里边传来假小子的声音:“谁?”
 
“我,王浩,开门。”我说。
 
吱呀!
 
防盗门打开了,我急步走了进去,刚要大声嚷叫,却看到假小子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小声的对我说道:“不要嚷,说话小声一点,孩子刚睡下,不要吵醒他。”
 
“我……好吧!”我本来想发火,看到她一脸母亲的柔情,最后只好屈服了。
 
“走,我带你去看看孩子。”假小子小声的对说道,随后朝着卧室走去,我眨了一下眼睛,最终跟在她身后,走进了卧室。
 
一个小家伙正躺在婴儿床上,圆圆的小脸,粉嘟嘟的小嘴,两只大耳朵,看着跟自己很像。
 
看到小家伙的一瞬间,我他妈全身都酥了,满肚子的火气,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是我儿子啊!好可爱啊,真想抱抱他。”
 
过了年,自己就二十八岁了,在家乡的小山村,跟我同岁的人,孩子都上小学了,甚至于人家第二胎都会打酱油了。
 
我盯着婴儿床上的小家伙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看,百看不厌,直到旁边的假小子用手指戳了我一下,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
 
稍倾,我一脸不舍的走出了卧室,假小子穿着棉睡衣,手和脸的皮肤显得很粗糙,估摸着她在西藏没少受罪,头发留长了,特别是胸脯竟然鼓了起来,这让我有点疑惑,目光愣是她的胸脯上停留了十几秒钟。
 
“好奇怪啊,假小子的胸已经就是一个大号豆沙包,我一只手能抓两个,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变成了排球,这他妈也太神奇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孩子可爱吗?”假小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这才把目光从她的脸胸前移到她的脸上。
 
“可爱。“我点了点头。
 
“像你吗?”她问。
 
“像!”
 
“想抱他吗?”
 
“想!”
 
“那我们明天就登记结婚吧,别影响孩子登记户口,没想到你和李洁早就离婚了,知道的话,我可能会提前回来。”假小子说道。
 
“这……”我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假小子虽然留长了头发,也不丑,特别胸鼓起来之后,甚至于可以说是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是跟李洁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并且最重要的是我和她没有感情啊。
 
自己跟李洁毕竟结婚两年,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和苏梦出生入死,那是生死之交,也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可是跟假小子,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要生下来?”我叉开了话题,开口对假小子问道。
 
“我在电话里已经告诉你了,再说,现在还讨论这个问题有用吗?”假小子对我反问道。
 
“你让我考虑几天行吗?”我一脸为难的说道。
 
“考虑几天?王浩,你什么意思?不是都中李洁早离婚了吗?我不想让孩子失去父爱,明天就去登记,这事没得商量。”假小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如果我不同意,你还能绑着我去啊。”我心里刚刚压下去的火,又冒了出来,不由的瞪了假小子一眼。
 
“如果你不想尽一个父亲的责任的话,那你将永远再也见不到孩子,并且我会在他长大之后,告诉他,你不要我们娘俩,让他一辈子恨你。”假小子瞪着我说道,她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让我考虑几天吧。”我没有发火,而是脸上露出一种心力交瘁的表情:“和孩子这件事情,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到现在为止,感觉好像还是在做梦。”
 
“好吧,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假小子最终同意了。
 
“谢谢!”我看了她说道。
 
随后我是怎么离开的,已经不记得了,仿佛一切都跟梦游似的,等拖着箱子回到鞍山路忠义堂总部的时候,我才猛然惊醒了过来:“呃?回来了。”
 
洗澡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脑子里出现了李洁、苏梦和假小子三个人的画面,不过最终的画面定格在孩子身上,想到他那肉嘟嘟的小脸,我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微笑。
 
“王浩,你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假小子也是一个普通人,你们两人也许才最合适,再说已经有孩子了,不要再去奢望什么江城第一美女,或者是苏梦那种闭月羞花的大美女,她们都跟你有缘无分。”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麻醉道。
 
因为仿佛一切的东西,都抵不上孩子的一个微笑。
 
“王浩,也许你应该拿着钱带着假小子和孩子离开江城,回家乡的小县城过普普通通的生活。”我在心里想道。
 
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身上发生了变化,那种变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为了孩子我可以放弃一切。”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正当我下定决心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开门声。
 
吱呀!
 
卧室的房门打开了,一个黑影走了进来,一瞬间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步、二步、三步……
 
黑影慢慢的一步一步朝着床边走来,我的心瞬间提了起来,随后手悄悄的伸到了枕头底下,握住了一直藏在下面的一把匕首,我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