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03回五雷轰顶

第四百零三章 五雷轰顶

 
我和欧诗蕾聊着聊着竟然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把她给忽悠的动了心。她带着任务来到江城,本来想通过赵大志打入万鑫集团内部,可是没有成功,而她又知道楚天被藏在什么地方。
 
“告诉我,孔志高在厦门绑的那个人藏在什么地方?”我问。
 
“你先告诉我,怎么样控制孔志高?”欧诗蕾盯着我问道。
 
“这是天机不可泄漏。”我说。
 
“这么没诚意,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忽悠我呢?”欧诗蕾果然不好对付。
 
想想她做的事情,好对付就怪了,估摸着除了她自己这外,怕是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那就是没得谈了。”我思考了片刻,准备以退为进,绝对不会让对方看出来自己十分在意楚天的死活,对于欧诗蕾这种人,只有让她意识到手里的牌不怎么值钱的时候,也许她才会心甘情愿的赌一把。
 
我不再搭理欧诗蕾,她也不再理我,我们两人各自默默的喝酒,仿佛在比拼耐心,看到底谁先开口说话,谁先妥协。
 
宋佳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告诉欧诗蕾,因为我信不过她,再说了,楚天被绑架的事情,前几天网络上很火,她肯定看到过,至于说知道楚天现在在什么地方?谁知道她是不是骗人。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光,然后付了帐,朝着欧诗蕾看了一眼,说:“走了。”随后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暗思考着,欧诗蕾到底会不会叫住自己?如果她叫住自己的话,一切都可能变得不一样,但是万一她不妥协的话,那可真有点麻烦了。
 
一步、二步、三步……
 
我离酒吧的大门越来越近,身后根本没有传来欧诗蕾的喊叫声,这令我十分的郁闷。
 
“要不自己妥协?”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随后马上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宋佳的事情不能让欧诗蕾知道,万一她知道了之后,甩开自己报告北影组织,那可就麻烦了。
 
吱呀!
 
我推开酒吧大门走了出去,至此,身后仍然没有传来欧诗蕾的声音。
 
“唉!这事八成黄了。”我心里叹息一声,离开了八十年代酒吧。
 
我已经不在忠义堂总部睡了,搬回了金沙湾别墅,不过喝酒,我仍然喜欢回鞍山路的八十年代酒吧,有一咱怀旧的感觉,也不吵,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和风格。
 
开车回金沙湾别墅的时候,接到了李洁的电话:“喂,王浩,你在那里呢?”
 
“去鞍山路看了看,正开车回家呢,十分钟就到了。”我说。
 
“哦,今天妈收了一个包裹,是从西藏邮寄过来的,邮到了江城大学,里边的东西有点奇怪,你快点回来。”李洁说。
 
“哦!”本来听到西藏两个字我心跳加快了一下,不过又听到是刘静的包裹,于是便放下了心来。
 
挂断电话之后,我想起了毛寸头的假小子,去西藏快一年了吧,也不知道在那边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习惯那边的高原反应?
 
“真是令人担心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假小子如果不去西藏的话,我可能也不会这么担心,可是她偏偏就去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说什么净化心灵,净化个毛心灵啊,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思想到了某个境界,身处闹市也如静林。
 
快到家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铃铃……
 
“什么包裹啊,催得这么急。”我一边拿起电话一边在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不过当看到手机的时候,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于是想了一下,这才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王浩,我是欧诗蕾。”手机里传出欧诗蕾的声音,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我心里一阵激动,不过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既然打电话给自己,就说明她准备妥协退让了,此时此刻,自己不能太过于兴奋,不然的话,很可能事情又生波折。
 
“有事?”我问。
 
“你确定能控制了孔志高?”欧诗蕾问。
 
“当然,只要抓住他的把柄,让他帮着做几件事情那还不是易如反掌。”我说。
 
“那好,我可以跟你合作。”欧诗蕾说,她果然做出了妥协,不再追问自己如何控制孔志高。
 
”合作需要资本,请问我又如何能相信你知道楚天的下落呢?“我对其问道。
 
“前几天网络上有一个很火的新闻,残疾女孩厦门寻哥哥,当时还以为谁在炒作,现在看来八成是你在背后搞的吧?”欧诗蕾问道。
 
“楚天的下落。”我并没有回答她问题。
 
“福建,当年走/私偷渡猖獗,现在那边还有很多蛇头,其中一个较大的蛇头正好是我们姐织的人。”欧诗蕾说道。
 
“继续!”我心里有点激动,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我只需要结果。”
 
“不要心急嘛,孔志高派去的人有点门路,说来也巧,正好联系到了我们组织里的蛇头,帮他们找了一条船,然后去了……”说到这里,欧诗蕾突然停住了口。
 
“去了那里?”我问,心里有点恼火。
 
“王浩,你不会骗我吧?”欧诗蕾问。
 
“我可以放弃楚天,但是你已经没有了退路,我想如果你完成不了任务的话,肯定会受到惩罚吧。”我说。
 
“哼,算你狠,如果你敢欺骗我的话,我一定让你后悔。”欧诗蕾冷冰冰的说道。
 
“他们去了那里?”我再次问道。
 
“泉州泉港区火电厂旁边的一个小村子,那里因为靠近火电厂,外地人很多,容易躲藏。”欧诗蕾说道。
 
“明天我就飞泉州,你跟我一块去。”我说。
 
“好!”欧诗蕾答应了,随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来动用了厦门警方,都没有找到线索,以为这一次楚天是必死无疑了,万万没有想到,今天晚上我竟然从欧诗蕾的嘴里得到了他非常确切的消息。
 
稍倾,我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他此时仍然在厦门暗中保护楚云。
 
“喂,小军,楚天有消息了,你马上连夜去泉州,楚天被对方藏在泉州泉港区火电厂旁边一个小渔村里,那个小渔村因为靠近火电厂,外地人很多,应该很容易寻找,记住,别暴露了,我带宁勇明天上午就飞过去。”我对陶小军说道。
 
“好的。”陶小军声音有点兴奋,问:“二哥,厦门这边一点线索都没有,你怎么回江城却能打探到楚天的消息呢?”
 
“也许楚天命不该绝吧。”我说,并没有把详细的事情告诉陶小军。
 
跟陶小军通完电话之后,我回到了金沙湾别墅,一进门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李洁和刘静两人目光里都带着一丝怒气,像审犯人一样的盯着我。
 
“媳妇,怎么了?”我问。
 
“王浩,你自己看。”李洁将茶几上的一个包裹扔到了我的面前。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想到底怎么会事啊,刚才不是电话里说包裹是刘静的吗?怎么现在又让我看呢?
 
我弯腰捡起包裹,里边是一个精美的纸盒子,打开之后,上面是一张照片,看到这张照片的一瞬间,我就愣住了。
 
因为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一年的假小子,此时的假小子已经留起了长发,脸上有很明显的高原红,皮肤看起来非常粗糙,不过因为留了长发,好像多出了一丝女人味。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瞪着两个大眼睛不知道在看什么,估摸着也就几个月大。
 
再看照片上的字,我就彻底的愣住了,虽然仅有六个字,但是对于我来说,杀伤力不亚于原子弹爆炸——邓思浩,百岁照。
 
“这……”我愣住,因为小男孩这名字太有内含了,假小子姓邓,孩子跟她姓没有问题,但是思浩,就有点让人浮想联翩了,特别是百岁照,我心里默算了一下,自己跟假小子发生关系的时候,她还是处女,即便她去了西藏,跟别人发生了关系,到现在也不可能生下一个三个多月大的小男孩子啊。
 
再联想到小男孩名字叫思浩,我心里瞬间翻江倒海,目瞪口呆,暗道一声:“难道这是我和假小子的儿子?不会吧,她当时不是打掉了吗?”震惊之余,我有点欲哭无泪,同时还有一种惊慌失措的感觉。
 
突然自己有一个三个多月大的儿子了,那不是惊喜,而是一种惊吓。
 
纸盒里除了这张照之外,大约还有一百多封信,上面写着孩子的爸爸收,其中前面几封信被拆开了。
 
我抬头看了李洁一眼,问:“你拆开的?”
 
“不拆开还不知道你在外边已经有一个三个多月大的孩子了。”李洁瞪着我嚷道。
 
“不一定是我的。”我说,不过底气一点都不足。
 
“邓思浩,思浩,不是你的孩子,会起这么一个名字吗?”李洁怒视着我问道。
 
“名字代表不了什么。”我说,随后拿起第一封信读了起来,因为此时自己也不相信假小子怀里的孩子就是我的儿子。
 
“儿子今天出生了,眉眼之间,很像他。”第一封信,仅仅只有一行字。
 
“儿子对我笑了,好害怕他长大后问我爸爸呢?”这是第二封信的内容。
 
我一封一封的看了下去,慢慢明白了是怎么会事,从孩子出生的第一天起,假小子每天写一封信,而信件要邮给的人是孩子他爸。
 
我没有理财刘静和李洁两人杀人般的目光,就这么一封信一封信的看完了,最后我眼睛湿润了,一个单身妈妈在西藏那种地方,抚养孩子,那种苦,我看着都心痛。
 
最后一封信,假小子是这样写得:“如果只有我自己,我肯定会一直生活在这里,因为这里的天很美,但是为了孩子,我想应该回去了,他不能没有父爱,他必须接爱最好的教育,王浩,你会接纳我们娘俩吗?”
 
“王浩,你会接纳我们娘俩吗?”我重复着最后一封信的最后一句话,瞬间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怎么办?”我不知所措。
 
“哼!”李洁冷哼了一声,站起来对我吼道:“王浩,我被你骗得好苦,本来还想着明年给你生个孩子,现在看来根本不需要了,因为你都有儿子了。”
 
“这可能是一个误会。”我目光呆滞的说道。
 
“误会?”李洁转身朝着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