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401.402回

第四百零一章 尽人事听天命
 
厦门没有认识的人,我和陶小军两人又不能陪着楚云去报案,一时之间,我愣住了。
 
“王浩,怎么了?快带我去公安局啊。”楚云催促道。
 
“楚云,你听着,我们两人不能再帮你了,你哥是在海悦山庄酒店出的事,一会把你送到海悦山庄酒店之后,剩下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能不能行?”我对楚云询问道。
 
“行,我没问题,把轮椅给我。”楚云抿着嘴说道,目光里有一丝坚强。
 
半个小时之后,我、陶小军和楚云三人来到了海悦酒店门口。
 
“楚云,记住我的手机号码了吗?”我对她询问道。
 
“记住了。”她说。
 
“一定要记脑子里,不要记在手机里,每次通完电话,都要把我们的通话记录删掉,记住我们根本不认识,你明白吗?”我对楚云叮嘱道。
 
“嗯,我记住了,但是为什么要装做不认识呢?”楚云瞪着两个大眼睛问道,她被楚天保护的太好了,三十多岁的人了,还竟然单纯的像个小女孩。
 
“一切都是为了你哥哥,你哥哥楚天最后给我发了救我两个人,表面上我们两人也不认识,总之,你别问那么多了,我不会害你,如果不是急着救你哥,根本没有必要千辛万苦的去魔都找你,你说是吧?”我对楚云反问道。
 
“嗯!”她点了点头。
 
“所以说,你一定要相信,按照我说的做,好吗?”我尽可能让把自己的真诚通过语言和表情传达给楚云,让她相信我是好了,我这么做全部是为了救她哥哥楚天。
 
“我相信你。”楚云再次点头。
 
“加油!”我朝着她握了一个拳手,把她一个人留在海悦山庄酒店的大门口,然后我和陶小军两人转身离开了。
 
“二哥,行吗?万一楚天挂了,咱可别万一把他妹妹给弄没了。”陶小军小声的对我问道。
 
“试试看吧,我在这里盯着,你去把车子开过来,然后再买个望远镜,我们暗中保护她。”我想了一下,对陶小军说道。
 
“好咧!”陶小军点头,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而我则躲在离海悦山庄酒店大约几百米外的地方,偷偷的看着楚云。
 
这丫头虽然被楚天保护的很好、很单纯,但是好像并不慌张,只见她慢慢的推着轮椅朝着海悦山庄酒店而去,在门口还得到了保安的帮助,进了大门之后,我便再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尽人事,听天命!”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半个小时之后,陶小军开车回来了,我上车之后,让他驶到了海悦山庄酒店大门的斜对面,拿着望远镜盯着海悦山庄酒店的大门,楚云已经进去半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我终于看到一名服务员推着楚云走了出来,还有一名黑西装男子跟在旁边,随后一辆别克商务车停在他们面前。
 
楚云和那名黑西装男子上了商务车之后,车子驶离了海悦山庄酒店,我马上对陶小军,说:“跟上,跟上。”
 
“嗯!”陶小军点头,马上发动了车子。
 
前面的商务车没开多久,便停了下来,我在望远镜里看到他们正停在思明公安局滨海派出所的门口。
 
“看来是来报案。”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提起的心放下了一半。
 
楚云和黑西装男子在滨海派出所待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出来之后,黑西装男子好像在邀请楚云上车,我在望远镜里看到楚云摇了摇头,于是男子便开车走了,只剩下楚云一个人坐着轮椅在派出所门口。
 
下一秒,我马上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楚云的电话:“楚云,不要说话,先自己往前走,在海边等我。”我说。
 
“好!”楚云应了一声,随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小姑娘单纯倒是单纯,但是很坚强,自己推着轮椅慢慢的朝着海边而去。
 
我让陶小军在周围转了几圈,确定没人跟着楚云之后,这才将车子停在她的旁边。下车将她抱上车,把轮椅收到放到后背箱,然后对陶小军说:“开车,回酒店。”
 
“嗯!”陶小军应了一声。
 
路上,我问了楚云在海悦山庄酒店和滨海派出所里的情况,她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原来楚天的行礼还在酒店,并且还欠了房费,楚云找上门去,正好替她彁还了房费,至于派出所,只登记了一下,当一般的失踪人口,虽然楚云坚持说她哥被人绑架了,但是警察并没有按照绑架案来处理。
 
“效果不佳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王浩,怎么办?警察根本不相信我哥被绑架了,他们不管。”楚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盯着我问道。
 
此刻我也十分的烦躁,听到楚云的询问,心里更加的烦躁,很想说警察都不管,我有什么办法,但是看到她可怜的模样,我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硬咽了回去,思考了片刻,看着楚云,说:“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警察帮着咱找你哥,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
 
“只要能救我哥,我什么都敢做。”楚云把眼睛里的泪收了回去,抿着嘴说道,坚强的表情里带着一丝倔强。
 
“好,今天先休息,晚上我给你准备一个大横幅,你明天去市政府门口请愿,我会拍照发到网上,再花钱请人把这条新闻给炒起来,造成社会压力,逼迫警察全力寻找你哥的下落,你看怎么样?”我说。
 
“好,只要能救我哥,怎么样都行。”楚云说。
 
“只要可能要委屈你了。”我说。
 
“没事!”楚云笑了笑,表示她能行。
 
当天晚上,我让陶小军去准备了横幅,并且让楚云想想明天万一有领导接见她的话,她应该怎么说,而我自己则给田启打了一个电话。
 
“喂,田启。”
 
“浩哥,找我什么事?”田启问。
 
“明天白天有一条新闻,需要在网络上炒作一下。”我说。
 
“没问题,发给我就行了,我最近加入了一个黑客联盟,嘿嘿,资源很多,炒作条新闻还不简单。”田启牛逼哄哄的说道。
 
“明天白天别睡觉,这件事情搞砸了的话,我让你后悔一辈子。”我对田启说道。
 
“浩哥,你还不知道吧,我现在作息时间已经改了,十二点前睡觉。”田启说。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有点意外。
 
“嘿嘿,都是莉莉的功劳。”田启说。
 
“咦?你们同居了?”我问。
 
“没,不过她每个星期都来,浩哥,能不能再给莉莉弄个角色,她总在我面前抱怨,说冰冰当上了女三号,拍完这部电影很可能要火了,而她搞不好要跑一辈子的龙套。”田启说。
 
我现在没精力管这种事情,于是开口对田启说道:“你明天先把事情给我办漂亮了。”
 
“是,浩哥!”
 
跟田启通完电话之后,我试着拨了一下苏梦的手机,仍然处于关机状态,还好没有注销号码,只要没有注销号码,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个手机号会打通,自己一定可以再次联系上苏梦。
 
当天晚上,我还跟李洁通了电话,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她嘱咐我一定要小心。
 
第二天,我和陶小军拉着楚云去了厦门市政府,大约离市政府大楼一百米外的地方,将楚云放了下来,将横幅插在她的轮椅上。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说。
 
“嗯!”楚云点了点头,双手滑动着轮椅的两个轮子,朝着百米之外的市政府大楼而去。
 
我让陶小军将车子停在市政府大楼对面,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请愿并不是那么容易,楚云在厦门市政府大楼前挂着横幅还不到一分钟,马上就出来几名工作人员,将她给推走了。
 
不过我在这一分钟之内,连续拍了十几张照片,同时陶小军还在录像,把工作人员强行将楚云推开的经过全部录了下来。
 
“走了。”我对陶小军说话,长时间停在这里,我怕引起别人的怀疑。
 
来到安全的地方,我将照片和录像全部发给了田启,大体介绍了一下楚天和楚云兄妹两人的情况,叮嘱他,找一个枪手写一篇软文,一定要把这篇新闻炒起来,形成全国性的舆论压力。
 
“保证完成任务。”田启情绪很高,随后弱弱问道:“浩哥,是不是我这件事情做漂亮了,你就给莉莉弄一个好角色。”
 
“先把事做好,对了,我们之间的事情,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莉莉也不行,你明白吗?”我对田启叮嘱道。
 
“嗯,我明白。”田启说。
 
“快点搞,下午我就要看到效果。”我说。
 
“OK,没问题。”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接到了楚云的电话:“王浩,他们要把我送回魔都。”
 
“啊!”我愣了一下,眉头微皱,说:“拖到明天,也许情况会发生变化。”
 
“好,他们来了,我挂了。“楚云急促的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看来她八成是被厦门信访局的人给控制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整个白天,我都在紧张之中度过,感觉现在社会,没钱没势想办一件事情实在太他妈难了,本来一件小事,楚云报案,帮着查看一下当天楚天出去时的天网监控,肯定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这可是市区,天网探头无处不在,只要发现蛛丝马迹,绑架案成立的话,我的目地就达到了。
 
可是竟然给登记为人口失踪,妈蛋,楚天都三十五岁的人了,失个屁的踪。现在搞得这么麻烦,作秀上/访,弄个假新闻炒作起来,形成舆论压力,希望能引起领导的注意。
 
下午,我看到很多网站的新闻里都有了这条消息,不过用词很谨慎,都写着据网络曝光,疑似厦门市政府办公大楼门前什么什么……
 
我打电话给田启:“热度不够,想办法让那些大V都转发,还有公众号的推送,钱不是问题,用你的黑客技术也行,我只要结果,必须将这件事情搞大,明白吗?”
 
“明白了。”田启说。
 
晚上的时候,厦门市政府门前挂横幅请愿的残疾女孩,终于登上了各大网站的头牌头条,并且微薄和微信都在转发。
 
如果这样厦门市领导都不重视的话,那自己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能靠楚天自己硬抗下来,也许才有机会活命。
 
铃铃…
 
晚上九点一刻,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第四百零二章 另辟蹊径

 
“喂,怎么样?”我马上接起了电话,正在担心她的安全。
 
“刚才一个思明区的副区长接见了我,说我的事情不用麻烦市里的领导,他们区上就能给我解决,一定责令警察全力寻找我哥哥楚天的下落,并且还保证我这段时间在厦门的衣食住行。”楚云说道。
 
“我靠,这么好?”我感觉有点不相信,这完全是大反转啊,下午的时候,还要把楚云给遣返回魔都呢。
 
“有条件?”楚云说。
 
“什么条件?”我问。
 
“他们让我说慌,因为有很多媒体想采访我,那个副区长让我撒谎,消除对政府和警察的不良影响。“楚云说。
 
“答应他,照他说的办,只要他能帮忙找你哥。”我说。
 
“可是我从来不说慌,我哥也从小不让我说慌。”楚云说。
 
“没有什么可是,必须答应他,别忘了我们的目地是什么,为了找你哥,你就委屈一下吧。”我对楚云说道,同时心里一阵郁闷,楚天这个感情骗子,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好吧,倒是把他妹妹教育成了一个诚实的好孩子。
 
“我不想说慌。”楚云说。
 
“你想不想救你哥吧。”我有点头痛,没想到楚云还这么固执。
 
“想!”她说。
 
“这不就得了,想救你哥的话,就必须答应对方的要求,再说了,我们要宣传正能量,明白吗?”我对楚云循循善诱,讲了一大堆的道理,她最终这才答应。
 
第二天,终于迎来曙光,其实警察只要下定决心投入人力物力想要查清楚什么事情,没有什么查不清楚的,当年湄公河惨案都能将凶手从国外抓回来公审,更何况发生在厦门市区的一起绑架案呢。
 
很快就有了结果,楚天是在离海悦山庄酒店大约三百米外的海边被绑架的,当时他延着海边散步,一辆面包车停在他的面前,车上下来两个人,第一次没有控制住楚天,被他跑出去大约几十米的距离,我估摸着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给我发了一条只有二个字的短信,视频还显示,在被抓到之前,楚天好像把手机扔进了海里。
 
这些事情都是楚云告诉我的,而我则让她催促厦门警察尽快破案。
 
自己的目地已经达到了,通过正大光明的手段让警察对绑匪施加压力,孔志高就是再牛逼,我也不相信他能把楚天这个大活人运回江城?
 
“楚天肯定还在厦门。”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了厦门警方,我将陶小军留在了厦门照顾楚云,自己刚回到了江城。
 
不管是楚天被救出来或者是放出来,接下来都不能跟我接触了,再次接触的时候,我希望一击必中的抓住宋佳,让孔志高这个老王八蛋尝尝我的厉害。
 
半个月之前,去厦门的时候,自己信心满满,而回来的时候,却是满身的疲惫,孔志高确实是到目前为止,自己遇到的最大对手。
 
狗子、夏菲和何敏三人已经从蒙山回来了,并且三条和夏菲两人已经开始筹划蓝都水吧开业的问题。
 
夏菲身体的伤已经好了,只是脸上的刀疤很明显,三个月之后,需要动第二次美容手术,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不介意她去国外做伤疤修复手术,只是自己现在卡里的钱快花光了。
 
鞍山路的一切,仿佛回到了正规,不过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如果一天不抓到宋佳,自己一天就不得安宁,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了,也许孔志高会随时动手,所以回到江城之后,我去了大哥那里一趟,让他命令宁勇这段时间兼职一个我的保镖。
 
这天晚上,我正在八十年代酒吧里喝酒,突然一阵香风扑来,我扭头一看,竟然是欧诗蕾,他穿着紧身牛仔裤,黑色长靴,上身是一件皮夹克,戴着墨镜,戴着帽子,打扮的别人根本认不出来。
 
我瞥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继续喝酒。
 
“喂,小子,听说你得罪了孔志高?”欧诗蕾要了一杯酒,小抿了一口,对我询问道。
 
“你消息很灵通啊?”我说。
 
“这算什么灵通,我还知道孔志高在厦门绑了一个人,想不想知道这个人现在在那里?”欧诗蕾慢慢喝着酒说道。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听在我的耳朵里却引起了一阵风暴。妈蛋,自己回江城已经整整三天时间了,厦门警方虽然全力追查,可惜线索仍然断了,因为绑匪带着楚天出海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正发愁呢,才会到八十年代酒吧喝酒,所以听到欧诗蕾的话,简直如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怎么知道?”我问。
 
“这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想不想知道被孔志高抓到的那个人在那里吧。”欧诗蕾看着我问道。
 
“想!”我立刻点了点头。
 
“那我们来做个生意吧。”欧诗蕾说。
 
“什么生意?”我问。
 
“赵大志对你小姨子袁雨灵念念不忘,本来我以为凭自己的姿色控制他易如反掌,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上了床之后,这孙子就翻脸不认人了,心里还一直惦记着你小姨子袁雨灵。”欧诗蕾说。
 
我盯着欧诗蕾看去,这个女人如此的漂亮,气质比李洁还要好上一点,没想到却这么随便跟人上/床,赵建国、赵康德、现在又加上一个赵大志,真不知道她在北影组织里属于什么级别?
 
“赵大志?喂,你们的任务是不是把赵家连根拔起?”我看着欧诗蕾询问道。
 
听到我的话,她的表情一变,眼睛露出一丝寒光,说:“好奇心重的人,基本都很短命。”
 
“呵呵,我就是胡乱猜测,至于你说的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我不可能拿自己小姨子袁雨灵去跟你做什么交易。”我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不要说袁雨灵跟自己的关系不清不楚,就算是清清白白的小姨子,我也不会拿对方做交易,我有自己的底线,虽然这条底线很低,但是毕竟是底线。
 
“不需要袁雨灵献身,你考虑一下。”欧诗蕾盯着我的眼睛说道,脸上露出一副意外的表情,她可能没有想到,我竟然拒绝了。
 
“没有什么好考虑,不可能。”我再次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那个人应该对你很重要吧?”欧诗蕾眨了一下眼睛,问道。
 
我喝酒没有搭理她,虽然自己很想知道楚天到底在那里,但是如果要用袁雨灵交换的话,这件事情根本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我宁愿牺牲楚天或者暴露自己,也不可能伤害袁雨灵。
 
“最讨厌跟固执的人打交道了。”欧诗蕾喝了一杯酒,嘴里嘀咕了一声。
 
我看了她一眼,仍然没有说话,不过突想想到了那块北影令,于是随后开口问道:“我手里那块北影令有什么用?”
 
“证明你是北影外围人员,必须配合主力的行动,对了,你也算是北影组织的人了,你必须配合我的行动。”欧诗蕾突然瞪着我说道。
 
“我想配合,但是有心无力,根本指挥不动我的小姨子袁雨灵。”我摊了摊手说道,随后微微一笑,问:“既然有义务,当然也会有福利吧,我已经是北影组织外围人员了,是不是也有权利询问一下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呢?”
 
“对,你有权力知道一些无关的小事,但是我不想告诉你。”欧诗蕾喝了一口酒,反击道。
 
“你……袁雨灵的事情不可能,你换个条件。”我说。
 
“这么说吧,我这次的任务中打入万鑫集团内部,本来想在赵大志身上打开突破口,现在看来没有成功,要不你帮我想个办法?”欧诗蕾的身体贴了过来,对着我耳边吹着热气,说:“如果你能帮我打入万鑫集团内部的话,我不介意陪你上/床。”
 
热气吹到耳朵里,我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听到可以跟她上/床,我心里一阵火热,欧诗蕾的容貌跟李洁、苏梦不相上下,气质更加高雅,并且现在看来还很开放,估摸着床上功夫一定很好。
 
“你的任务是打入万鑫集团内部?”我看着她问。
 
“嗯!”欧诗蕾点了点头。
 
“不要告诉我,你这一个月的时间都浪费在赵大志身上?”我问。
 
“嗯!怎么了?”欧诗蕾一脸不解的表情。
 
“你没有听说过那句话吗?好吃莫过饺子,好玩莫过嫂子,你可是赵四海的嫂子,你不去勾/引他而去勾/引他的儿子,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呢?”我看着欧诗蕾说道,感觉她智商有问题。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如果能接近赵四海的话,我还在这里跟你废什么话,跟他见过一面,他连正眼都没有瞧我一眼。”欧诗蕾不屑的说道。
 
“那我就没办法。”我摊了摊手。
 
“喂,我手里可有你现在最想知道的信息。”欧诗蕾说。
 
我扭头看着她笑了笑,脸上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靠,最讨厌这种表情,北影那个王八蛋就经常露出这种欠揍的表情。“欧诗蕾嚷叫道。
 
我仍然没有说话,心里想着,过了这么久了,估摸着楚天很可能已经被杀了。
 
本来以为欧诗蕾会离开,没想到她坐在我旁边,一杯接一杯的喝起酒来,看来无法完成任务,对她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挫折,甚至我猜测北影组织内部搞不好有什么惩罚?
 
“喂,给你个建议想不想听?”我对欧诗蕾说道。
 
“说吧!”欧诗蕾刚才猛喝了四、五杯白兰地,此时脸色红扑扑,看起来有点醉了。
 
“帮我控制住孔志高。”我说。
 
“呵呵,对我有什么好处?”她瞥了我一眼,那眼神令我十分不爽。
 
“控制了孔志高,以他在江城的权势,有很多种办法可以为你解除通缉令,并且明年他就是江城的市长了,用他来对付赵家的万鑫集团,那绝对是一把屠龙宝刀,我不相信他们万鑫集团那么干净。”我说。
 
欧诗蕾端着酒杯眨了一下眼睛,没有急着说话。
 
“最重要的一点,你完全可以隐藏在幕后,谁都不可能知道我们控制了孔志高,孔志高也不会告诉别人,你说这个办法怎么样?反正你现在也打入不了万鑫集团内部。”我再次对欧诗蕾诱惑道。
 
“你有控制孔志高的办法?”稍倾,她开口对我问道,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动心了。
 
“当然!”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