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379到400回

三百九十七章 后悔
 
N8娱乐 
 
我彻底怒了,直接将苏梦扑倒在床上,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没有反抗,而是用手摸着我的脸颊说:“像个男人一样要了我,然后再像个男人一样牵着我的手告诉李洁,你选的是我。”
 
听到她的话,我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冲头顶,瞬间发热的脑袋便冷静了下来,一旦上了苏梦,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让自己再跟李洁有任何接触,估摸着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于是我盯着被压在身下,正拿眼盯着我的苏梦,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一时冲动,那个……”
 
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能灰溜溜的从她身上下来,感觉自己他妈太没用了,刚刚趁着怒火想要雄起,被她一句话直接就被怒火给扑灭了。
 
“胆小鬼。”苏梦整理了一下衣服,坐了起来,瞥了我一眼,说道。
 
“呵呵!”我尴尬的对她笑了笑,说:“睡觉吧。”
 
“喂,李洁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舍不得?”苏梦问。
 
“也舍不得你。”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贪吃之人,最后的结果都是一个得不到,我劝你最好尽快在我和李洁之间做出选择,要不,我今天帮你做出决定。“苏梦的身体探了过来,手指在我胸口慢慢的朝下滑动着。
 
可是下一秒,我就认怂了,伸手抓住她的小手,说:“睡觉吧,别闹了。”
 
“哼!”苏梦冷哼了一声,说:“刚才我就应该让李洁知道你和我在开/房,也许你现在就不会这么犹豫了。”
 
“别逼我好嘛。”我说。
 
“算了,平时挺爷们,怎么在感情方面你就这么娘们呢。”苏梦瞪着我说道。
 
“因为我贪心,两个都想要。”我算是彻底豁出去了。
 
砰!
 
扑通!
 
我的话音刚落,就被苏梦一脚蹬到了床下,耳边传来她生气的声音:“你今晚睡地板上吧。”
 
还好下面铺着地毯,摔得不痛,我在地上坐了一会,感觉自己在李洁和苏梦的事情上确实太犹豫了,想上苏梦,有色心又没有色胆,主要是上了之后,后果有点严重,甚至于不堪设想。
 
十几分钟之后,我站了起来,慢慢的上了床,苏梦背对着我,不知道睡了还是没睡?我轻轻的躺在她的身后,刚想伸手搂她,耳边便响起她的警告声:“别招惹我,一会说不定我强上了你,到时候也会懒着让你负责到底。”
 
“我本来就想对你负责到底。”我说。
 
“那你能给我一个婚礼吗?一个完整的家吗?你知道一个完整的家对我有多么重要吗?对我以后的孩子有多么重吗?”苏梦转过身来,盯着我问道。
 
我无言以对!
 
“警告你,别招惹我。”苏梦再次对我警告道。
 
当天晚上,我失眠了,一直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也许应该放手让苏梦去寻找属于她的幸福,可是我他妈为什么这么不甘心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快天亮的时候,我才慢慢的睡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钟,床上的苏梦已经不见了踪影。
 
“苏梦?”我朝着卫生间喊了一声,没有回应,于是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苏梦的电话,但是手机里传来你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的声音。
 
我的眉头微皱了起来,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随后整个下午我都在找苏梦,打了将近一百多个电话,但是永远都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走到海边,吹着冰冷的海风,心里十分的难受,感觉这一次是真正失去了苏梦,她也许再也不会跟自己联系,也许再也不会回江城。
 
我现在心里懊悔死了,自己昨天晚上为什么畏畏缩缩,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一定不顾一切的要了苏梦,狠狠的要她,至于以后的事情,管他那么多干嘛,不到三十岁的自己,还是可以年少轻狂的潇洒一次。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苏梦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带着我永远的遗憾消失了。
 
晚上八点多钟,我走进了一家酒店,来到吧台对着服务员嚷道:“有伏特加吗?”
 
“有!”对方点了点头。
 
“给我来一杯。”我说,因为在我的印象之中,伏特加是最烈的酒,而今天晚上,我就要喝最烈的酒。
 
服务员给我倒了一杯,我端起来一口喝了一下去。一瞬间,我感觉整个嗓子和食道都燃烧了起来,接着整个胃仿佛也跟着燃烧了起来,火辣辣的难受。
 
咳咳……
 
我弯腰咳嗽了起来,咳了十几秒钟之后,拍着吧台对服务员说:“再给我来一杯。”
 
第二天伏特加,又被我一口喝光了,就这样,连喝了五杯,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飘了起来,浑身燥热,想要出去吹海风,于是我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一瓶。
 
服务员倒是好心,说:“先生,你喝醉了。”
 
可惜此时的自己只想醉得不醒人世,于是对着眼前的服务员嚷道:“以为老子没钱吗?给我来一瓶,听到了吗?”
 
最终我摇摇晃晃的拿着一瓶伏特加离开了酒吧,来到了不远处的海边,冰冷的海风吹在身上,我感觉他妈舒服极了。
 
啊……啊……
 
我对着大海大声的吼叫了起来,像个疯子一样歇斯底里,喊到嗓子沙哑。
 
咕咚!咕咚……
 
我猛灌了几口酒,随后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沙滩上,面对着大海,说出了最后的几个字:“苏梦,你不要走。”随后手中的酒瓶掉在沙滩上,而我的身体慢慢的朝后倒去,彻底醉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中午我才醒过来,感觉浑身酸痛,手脚发冷,用手试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烫手,估摸着是吹了一晚上冰冷的海风,感冒发烧了。
 
我咬着牙站了起来,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在医院打点滴的时候,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李洁、陶小军和楚天三个人昨晚都有给自己打电话。
 
想了一下,我先拨通了李洁的号码:“喂,媳妇。”我说。
 
“王浩,昨晚你干嘛去了,为什么打你的电话你不接,我已经到厦门了,你现在在那?”李洁的声音带着一丝焦虑。
 
“呃?什么?你到厦门了?”我问。
 
“对,我已经到了厦门,并且就住在你说的那家如家酒店,你在那里?”李洁问道。
 
“媳妇,你不上班吗?来厦门干嘛?”我问,刚刚打了点滴脑袋有点舒服,此时又感觉痛了起来。
 
“说,你在那里?跟谁在一块?”李洁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度,估摸着她以为我跟别的女人在厦门度假。
 
“媳妇,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现在在医院,感冒了。”我说。
 
“医院?感冒了?严重不?”李洁急忙问道,声音也变得温柔了一些。
 
“三十九度六,差一点去见阎王爷。”我说。
 
“呸呸呸,不准说不吉利的话,你在那个医院,我马上打车过去。”李洁问,声音十分的焦急,感觉得出来她很关心我。
 
“思明区医院。”我回答道。
 
“等着,我马上到。”李洁说。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接着又拨通了陶小军的手机:“喂,小军,你那怎么样了?”我问。
 
“二哥,一切顺利,苏梦姐介绍的那个私人侦探很厉害,已经查到了楚天妹妹的情况,她在一家残疾福利机构做事。”陶小军说。
 
“知道了,你在暗处盯着就行了,不要让对方发现。”我对陶小军嘱咐道。
 
“明白。”陶小军说。
 
跟陶小军通完电话之后,我马上又拨打了楚天的手机,要在李洁来之前,处理好楚天的事情。
 
等了好久,手机里才传出楚天的声音:“喂,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喂,你接近宋佳了没?”我问。
 
“正在跟她一块散步呢,你说接近了没有?”楚天压低了声音说道:“挂了,晚上打给你。”
 
说完,他便马上挂断了电话。
 
“咦?这就勾搭上了?我擦,太容易点了吧?”我眨了一下眼睛,有一种做梦一般的感觉,不太真实:“楚天这孙子不是在骗我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大约一刻钟之后,李洁从医院外边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我正在大厅里输液,朝着她招了招手。
 
李洁看到了我,马上小跑了过来:“王浩,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吹海风给冻着了。”我说。
 
“咦,你身上怎么这么大的酒味?”李洁眉头微皱的问道。
 
“昨晚喝醉了。”我说。
 
“是不是去夜店泡妞去了?”李洁瞪着我问道。
 
“没有,媳妇,你要相信我。”我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我想相信你,可是你有前科。”李洁说。
 
“前科,我有什么前科?”我眨了眨眼睛,心里思考着自己从来没去夜店泡过妞啊。
 
“张文珺的事情,还有……”李洁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不过我知道她要说什么,肯定是刘静的事情。
 
“媳妇,不是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吗?咱要往前看,我来厦门真得有事。”我盯着李洁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到底什么事情?”李洁问。
 
“孔志高明年如果当上市长的话,你说我们两人还有好果子吃吗?”我对李洁反问道。
 
“他当上市长,除非我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不然的话,我不被开除公务员队伍已经算很好了,这不,我现在就靠边站了,不过这样也好,工作轻松,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有时间来厦门找你。”李洁说道,看来她已经渐渐的看开了。
 
她看开了,我却没有看开,因为知道孔志高的私生女是宋佳,而宋佳又是江城道上大名鼎鼎的七姐,所以孔志高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他明年当上市长之后,最大可能就是杀我灭口,我必须先下手为强。
 
“媳妇,我知道孔志高一个弱点,至于是什么弱点,你就别问了,知道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次来,我就是为了抓住孔志高这个弱点,先下手为强,这是他的死穴,我如果坐以待毙的话,很可能被他杀人灭口。”我十分严肃的对李洁说道。
 
“这么严重?”李洁瞪大了眼睛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那你应该早告诉我啊。”李洁说。
 
“不好,你来厦门肯定会惊了孔志高。”
 
 
第三百九十八章 鸟飞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李洁来厦门的事情很可能惊动孔志高,也许他会马上通知宋佳离开厦门,万幸刚才跟楚天通过电话,他正在跟宋佳散步,看来八成是已经勾搭上了,这样不管宋佳是否离开厦门,她的行踪都会在我的掌握之中。
 
“孔志高会关注我?”李洁有点不相信的说道。
 
“他对你有想法,肯定会关注,一旦发现你来了厦门,而厦门又有他的死穴,你说他会怎么做?”我对李洁问道。
 
“厦门到底有孔志高的什么死穴?”李洁反问道。
 
“一个人,一个掌握着他犯罪证据的人。”我说。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他肯定会马上通知这个人离开厦门。”李洁看着我说道。
 
“媳妇,你这一次真得犯了大错,你知道这条线花费了我多大的力气才搞到吗?现在可好,很可能功亏一篑,唉。”我脸上露出一副沮丧的表情。
 
“不会吧,有这么邪门?要不我马上回去?”李洁说,看起来有点自责。
 
我看到效果达到了,于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还好你老公我聪明,早有安排,不然的话,这一次可真得就功亏一篑了。”
 
“讨厌!刚才吓死我了。”李洁拧了我胳膊一下。
 
“哎呀!”我惨叫了一声,引起旁边很多人的注意。
 
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随后小声的说道:“孔志高应该不会时刻注意着我的动向吧,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
 
“明天就知道了,不,搞不好今天晚上就知道我猜得对不对了。”我说。
 
“那万一你猜对了的话,孔志高会不会对你不利?”李洁眉黛微皱,一脸担心的对我询问道。
 
“他在当上市长之前,应该不会自找麻烦,再说了,我手上也有他的把柄,他要动我之前,肯定要掂量一下。”我思考了片刻,虽然感觉让孔志高知道我来了厦门,自身的危险性骤然加大,但是手里也有对方的把柄,所以最终觉得孔志高即便想要动手,也不会马上动手,除非我真正威胁到了他女儿宋佳。
 
李洁一直在医院陪着我,输完液之后,我的烧退了,感觉肚子有点饿,于是便跟李洁在医院旁边的餐厅吃饭,正在吃饭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铃……
 
我拿起手机,发现是楚天的电话,于是眉头微皱,心里想着,难道自己真猜对了,孔志高一直在注意着李洁的动向,发现李洁来了厦门,马上通知宋佳撤离吗?
 
铃声响了几下,我对李洁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按下了接听键:“喂!”
 
“浩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我和宋佳正吃饭呢,她接了一下电话,然后说了一句,以后会联系我,然后便消急匆匆的走了,我再打她电话的时候,电话已经注销,变成了空号。”楚天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鸟惊了。”我说,同时心往下沉,宋佳如此果断,马上注销了手机号码,估摸着现在已经离开了厦门,并且让自己最担心的就是,她以后到底会不会联系楚天,万一不联系的话,那可真就是功亏一篑了。
 
“现在怎么办?”楚天对我询问道。
 
“你和她到那一步了?”我问。
 
“连手都没牵呢,昨天早上我按你的要求去南普陀寺上香,没想到还真碰到了宋佳,于是便认识了,今天约她到海边散步,本来正在共进晚餐,没想到接个电话就消失了。”楚天的声音里充满了郁闷。
 
“她说会再联系你?”我问:“你以多年骗女人的经验来看,宋佳是客套话还是真会再联系你?”
 
“不好判断啊。”楚天说,当时她的表情很急,说完就走了,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她的表情和目光。
 
我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说:“你再住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之内宋佳联系你的话,继续我们的计划。”
 
“那万一她不联系我呢?”楚天问道。
 
“计划取消,你回魔都。”我说。
 
“钱要还吗?浩哥,可不是我出的状况,八成是你那边把人惊了。”楚天说道。
 
“不用还了,是我这边出现了一点意外状况。”我说。
 
“嗯,那我就再在厦门玩一个星期。”楚天说。
 
挂断楚天的电话之后,我眉头紧锁了起来,如果宋佳不联系楚天的话,这一次自己就亏大发了,钱花光了,人没有抓到,还他妈把孔志高给惊了。
 
“你没事吧?”李洁看着我,弱弱的问道:“是不是我这一次闯祸了。”
 
“没事!”我朝着李洁微微一笑,说:“吃饭。”并不想把这些烦人的事情告诉她,没有必要,男人嘛,有时候就要把所有人的事情独自承担起来。
 
当天晚上,吃完饭之后,我和李洁在海边散了一会步,因为我感冒刚好,所以早早的就回了酒店。
 
五星级酒店是住不起了,卡里只剩下了五十几万,于是只好跟李洁住在了如家快捷酒店。
 
虽然李洁来的时候另外开了房,但是她仍然跟我睡在一起,洗澡的时候,我想跟她一块来个鸳鸯浴,可惜李洁不同意,红着脸说了一句讨厌,还使劲拧了我一下。
 
没办法,我只好一个人先洗,等洗完之后,李洁才进去洗,在此期间,我在床上焦急的等着她。
 
可能因为感冒没好利索,刚才又在海边吹了冰冷的海风,我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李洁用手巾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我正在打喷嚏,她脸上不由的露出担心的神色,急忙走过来,伸手在我额头上试了一下,说:“你的头怎么这么烫,你好像还在发烧,快起来穿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懒得起床,再说心里想着还有大事要做,于是开口说道:“媳妇,我睡一觉就好了,感冒不是什么大事,再说发烧还杀灭病毒呢。”
 
“不行,必须去。”李洁坚持。
 
可是我死活不起来,最后喝了三大杯热水,头上出了一点汗,她才同意晚上不去医院。
 
“媳妇,小别胜新欢,天色不早了,我们安歇吧。”我用火热的目光盯着李洁说道。
 
“今晚不行,感冒发烧不能做那种事,你本来现在身体就弱,再做那种事情对你身体有很大伤害,听话,乖乖睡觉,等感冒好了,我们再做。”李洁像哄小孩一样对我说道。
 
“不,我今晚就要做。”我伸的将李洁搂在怀里开始亲她,不过马上又打了几个喷嚏。
 
“你看你,怎么不听话,我生气了。”李洁嘟着嘴推开了我,然后将被子掩好。
 
看到李洁生气了,我便不敢用强了,再说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再用强的话,实在不合适,于是便一脸委屈的说道:“媳妇,我难受。”
 
李洁眨了一下眼睛,脸色有点发红,说:“你别动,就这么躺着,要不我用手帮你。”
 
“用手啊,好像不太舒服。”我盯着李洁樱桃般的小嘴,心里想着如果能让李洁为自己口一次的话,那肯定非常爽。
 
“不舒服就算了。”李洁说。
 
“别,别啊,媳妇,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说。
 
“不能!”她根本不上当,直接给拒绝了。
 
没办法,我只好同意用手,用手总比自己强忍着难受强。
 
“关灯。”李洁说。
 
“用手还用关灯啊。”我看着她说道。
 
“快点关灯,不然我生气了。”她说。
 
“好好。”我点了点头,把我这边的桌头灯关了,房间里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稍倾,我感觉一只微微颤抖的小手朝着自己身体摸来,先放在我的胸口,然后慢慢的朝着下面摸去,我根本连内裤都没有穿,所以很容易就被李洁给抓到了。
 
李洁伸手摸向我的时候,同时我也伸手朝着她的胸脯摸去,洗完澡的李洁穿着一件棉睡衣,我单手解开两个扣子,将手伸了进去,一个子抓在一只大白兔上。
 
“讨厌,轻点。”耳边传来李洁娇嗔的声音。
 
“嘿嘿,手感好棒。”我说。
 
“再说,我不给你做了。”李洁装着生气的模样。
 
“好好,不说了。”我不说话了,但是手却没有闲着,来回抓着李洁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而她的小手正在下面给自己努力的活动着。
 
不知道为什么,十分钟过去了,我虽然感觉很爽,但是却根本没有达到我的临界点。
 
“还不行吗?我的手好累。”耳边传来李洁的声音。
 
“媳妇,刺激不够,你如果用口的话,很快就好了。”我试探的说道。
 
“不给你做了,我的手都累麻了。”李洁把手缩了回去。
 
“媳妇,你不能这样啊,我都要难受死了,要不我们做那种事吧。”我朝着她的身体压去。
 
“不行,你不能乱活动,感冒了身体正虚弱,做那种事伤害太大。”李洁再次把我推开。
 
“媳妇,我难受,你帮我想办法。”我说。
 
李洁没有出声,我估摸着她心里肯定在犹豫,大约过了半分钟,一个蚊子般的声音终于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用口的话真得可以很快?”
 
“嗯嗯嗯!”我马上应道,脑海里出现了李洁那樱桃般的小嘴,想着那小嘴帮自己的话,肯定爽死了。
 
“那、那我试一下。”李洁小声的说道,随后慢慢的钻到了被窝里。
 
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真想把被子掀开,然后再把灯打开,看着李给自己口时的动作和表情,那样肯定更加的刺激,不过我最终没有这么干,因为如果真开灯的话,李洁肯定会害羞,八成会不给自己做了。
 
稍倾,我感觉一热,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住了,于是不由自主的轻哼了一声,十分的舒服。
 
此处省略!
 
大约五、六分钟,我双手突然按住了李洁的头,不让她乱动。
 
唔唔……
 
李洁发出唔唔的声音。我持续十几秒钟之后,才松手,心里有一种久违的快/感,两年前,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李洁会为自己做这种事。
 
“坏蛋,你刚才干什么,都喝进去了。”李洁一边咳嗽着,一边对我嚷道。
 
“嘿嘿,媳妇,我错了。”我赶紧认错,因为刚才的行为肯定违背了她的意愿,不过真得好爽,好有征服的感觉。
 
“坏蛋,坏蛋,坏蛋……”李洁用手打着我,说:“再也不帮你了。”随后她马上朝着卫生间走去。
 
下一更凌晨十二点
 
 
第三百九十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当天晚上,我睡得很香,早晨醒来的时候,感冒已经彻底好了,和李洁牵着手去外边吃了早餐,又去厦大溜达了一圈,在厦大的时候,李洁仿佛变成了一个小女孩,时不时得围着我转,聊着一些她上大学的事情。
 
大学校园总能让人年轻几岁,不过离开之后,各种烦恼和社会的压力将重新降临。
 
滴滴!
 
我和李洁去南普陀寺上香的时候,手机突然接到了一条消息,只有二个字:“救我!”是楚天发过来的。
 
看到这两个字,我眉头瞬间紧锁了起来,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李洁发现了我的异常,扭头询问道。
 
“呃?没什么,媳妇,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自己去上香吧,我必须去处理一下。”我说。
 
“到底怎么了?”李洁拉住了我的胳膊问道。
 
“我安排的线人可能出事了,他刚才给我发了二个字——救我。”我说。
 
“线人?”李洁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的懵圈。
 
“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等有时间我跟你详说。”我说,随后马上离开了南普陀寺,拦了一个出租车,朝着海悦山庄酒店而去。
 
在半路上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谁会抓楚天?答案呼之欲出,肯定是孔志高这个老狐狸。
 
“师傅,停车!”我对前面的出租车司机说道,随后付了钱下车,并没有去海悦山庄酒店。
 
我在路边慢慢的走着,心里不停的思考着,如果自己是孔志高的话会怎么办?李洁无怨无悔的来了厦门,孔志高八成猜测我也在厦门,他立刻打电话给宋佳,让她马上离开。
 
“可是楚天为什么会出事呢?”我眉头紧锁,在心里自问道。
 
孔志高知道楚天这个人肯定是从宋佳那里得来的消息,这段时间接触过宋佳的人,只有苏梦和楚天两个人,苏梦已经失踪了,再加上李洁来厦门的时候,楚天正在跟宋佳接触,如果自己是孔志高的话,知道了这些情况之后,会怎么办?那肯定会找人把楚天抓起来,探查一下他的底细。
 
“坏了,楚天八成要吃一点苦头。”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对他装逼到骨髓的特性还是抱有希望:“希望他能挺过去,蒙混过关。”
 
楚天的档案没有任何瑕疵,孔志高绝对不会想到他是一个骗子,再加上楚天那装逼到骨髓的特性,还是有蒙混过关的机率。
 
孔志高心狠手辣,如果楚天不能蒙混过关的话,八成从此就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至于现在能不能去海悦山庄酒店,我觉得不能去,如果自己是孔志高的话,抓了楚天之后,肯定会安排人在海悦山庄酒店守株待兔,这个时候我一头扎进去的话,那可就全部暴露了。
 
不但楚天活不成,可能孔志高也会提前对付自己,并且估摸着何敏也会跟着暴露,那样的话,我真是满盘皆输了。
 
“对,不能去,去了的话,麻烦就大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马上停住了脚步,没有再前往海悦山庄酒店,而是转身朝着厦大这边走来。
 
现在只能祈祷楚天能挺住孔志高对他的折磨,蒙混过关,只要他蒙混过关了,那么这颗钉子就算是钉在了孔志高的心脏,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命,最后输的一定是孔志高。
 
但是如果楚天没有挺住,把我给说了出来的话,那不但他的小命保不住,我敢将满盘皆输。
 
“不能把所有宝都押楚天身上,要做好万一他把自己供出来的打算。”我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真没有想到,孔志高的反应是如此的讯速,仅凭李洁来了厦门,他就有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不但马上让宋佳离开了,还在第一时间抓住了楚天。
 
“麻烦啊!”我叹息了一声。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步行走回了酒店,看到李洁正在收拾箱子,于是疑惑的问道:“媳妇,你这是干嘛?要回去吗?”我问。
 
“刚刚接到东城区委申书/记的电话,让我马上回去,也不说什么事情,真是奇怪。”李洁眉黛微皱的说道。
 
“肯定孔志高在搞鬼,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我说。
 
“放心啦,我毕竟还是副区长,孔志高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李洁说,随后脸上露出一丝担心的表情:“倒是你,一定要小心一点,万一被孔志高发现你在厦门查他的话,他很可能会铤而走险。”
 
“放心吧,媳妇,我会保护好自己,你先回江城,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马上飞回去,记着,回到江城之后,一定要小心,把一切应酬都推了,大不了咱不干这个副区长了,你明白吗?现在情况很危急。”我对李洁嘱咐道,虽然她是副区长,但是我心里总是害怕孔志高这个王八蛋挺而走险对李洁下手。
 
“没事,放心吧!”李洁说。
 
她订了中午的机票,马上就要赶往机场,本来我想开车送她,但是却被李洁拒绝了。
 
“你留下,不要去机场。”李洁说。
 
“为什么?”我问。
 
“孔志高把你的线人抓人,又能过申书/记把我招回江城,你说他会不会想引蛇出洞。”李洁说。
 
听了她的话,我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孔志高果然是一只千年的老狐狸,这些阴招让人防不胜防。
 
“媳妇,你是说他现在不确定我在不在厦门,是想利用你把我引出来,对吗?”我问。
 
“只是我的猜测,申书/记只是说让我马上回去,又没说什么事,这非常奇怪,所以刚才我想了很多,觉得很可能是孔志高给设下的圈套,你如果去机场送我,他只需要安排一个人盯在机场,就可能发现你。”李洁分析道。
 
“很有道理,媳妇,那我就不去送你了。”我说。
 
“嗯,你在这里一定要小心。”李洁对我嘱咐道。
 
“媳妇,你也要小心。”
 
稍倾,李洁离开了如家快捷酒店,打车朝厦门高崎国际机场而去,我则眉头紧锁,心里十分的不爽,跟孔志高交手几次了,自己没有赢一次,并且每一次都被他给整得特别惨。
 
这一次我叫来楚天,本来以为十拿九稳可以拿下宋佳,将其控制在自己手里,给孔志高致命一击,万万没有想到,李洁竟然突然来到了厦门,从而惊了孔志高,接下来他一系列的手段,现在直接把我打蒙圈了。
 
“楚天,能不能赢了孔志高这只老狐狸,现在全靠你了。”我紧握着拳头,在心里暗暗想道。
 
至于楚天的手机,他能在最后时刻给我发一条短信,估摸着应该是处理掉了,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和有用信息,像他这种老骗子,除非自己开口,不然的话,很难从他的身上找到其他证据。
 
思考了半个小时,我拿起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马上回厦门。”我说。
 
“呃?二哥,不盯着楚天的妹妹楚云了吗?”陶小军疑惑的问道。
 
“出了一点事情,楚云那里不用管了,马上回厦门。”我说。
 
“什么事?”他问。
 
“回来告诉你,电话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说。
 
“好吧!”陶小军应道。
 
我把陶小军叫回来,最主要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现在根本不能确定楚天到底会不会招,如果万一他招了的话,那我可就危险了,有陶小军在身边,比较放心。
 
等待是一种煎熬,期间我打了几次苏梦的手机,仍然处于关机状态,估摸着是她把手机卡给扔了。
 
下午二点多钟,李洁回到了江城,给我来了一个电话,我在电话里嘱咐她一定要小心。
 
苏梦走了,楚天被绑了,如果李洁再出事的话,三重打击之下,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得住。
 
当天晚上,陶小军回到了厦门,我没有去接他,直接让他打车回了如家快捷酒店。
 
“二哥,到底怎么会事?”陶小军回来之后,一脸疑惑的对我询问道。
 
“你嫂子突然来了,孔志高可能一直在注意她的动向,厦门对于孔志高来说绝对是一个敏感词,所以他一下子被惊了,接着宋佳消失了,楚天被抓了。”我大体上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啊!”陶小军张大了嘴巴:“上一次,宋佳就是到嘴的肥肉跑了,难道这一次她又跑了?”
 
“现在关键就看楚天了,如果他蒙混过关的话,我们还有机会,如果他招了的话,那彻底没机会了,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对陶小军说道。
 
“二哥,你准备怎么办?”陶小军问。
 
“三天时间,楚天还没有消息的话,我就把宋佳的真实身份传出去,并且向省纪委实明举报孔志高,先下手为强,即便不能把他拉下来,也要让他当不成江城市长。”我双眼微眯,恶狠狠的说道,心里已经做好了跟孔志高鱼死网破的准备。
 
“二哥,还不到那一步吧?”陶小军说。
 
“孔志高是一个老狐狸,我栽在他手上好几次了,对付他,不来点狠的,根本没用。”我说。
 
“也许那个楚天挺住了呢?毕竟像他这种江湖人,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打死也不能开口,因为有时候开口只有死路一条,相反不开口却是活路。”陶小军对我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我叹息了一声,说道。
 
晚上我和陶小军喝了几杯,便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被一声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铃铃铃……
 
我迷迷糊糊拿起手机,问了一声:“喂,谁啊?”
 
“王浩,是我,李洁。”手机里传来李洁的声音。
 
“媳妇,姓申的叫你回去什么事啊?”我问。
 
“没事,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会议,跟我们猜测的一样,百分之百是孔志高授意让他这么干的。”李洁说,随后还问道:“你那个线人有信了吗?”
 
“没呢,我等三天,如果三天没信的话,就回江城,在此之前,媳妇,你一个人在江城一定要小心。”我对李洁再次叮嘱道。
 
“嗯,我明白,回来之后,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李洁说。
 
“孔志高派人跟踪你了?”我问。
 
“那倒是没有,只是一种感觉。”李洁说。
 
随后我又跟李洁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睡意已经没了,索性点了一根烟站在窗边,一边抽着烟一边陷入了沉思。
 
 
 
 
第四百章 报案    
 
宋佳去向不明,楚天估摸着应该还在厦门,只是不知道被弄到了什么地方,把宝全押在他身上,也不是明智之举,一时之间,我感觉除了跟孔志高拼个鱼死网破之外,好像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唉!”我叹息了一声,将烟掐灭,暗道一声:“坐以待毙不是办法,楚天肯定还在厦门,孔志高再厉害也不可能将一个大活人绑回江城。”
 
稍倾,突然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眨了一下眼睛,嘴里嘀咕了一声:“楚天是被绑架啊,完全可以救助厦门警方啊!”
 
下一秒,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王浩,你个猪脑壳,孔志高可以在江城的警界一手遮天,那是因为他是江城的政法委书/记,厦门跟江城离了上千公里,他的手伸不到这里。”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一直以来,因为孔志高控制着江城的警察力量,所以出事之后,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认为自己是黑的一面,而孔志高是白的一面。
 
此时才突然恍悟,楚天在厦门五星级海悦山庄酒店被绑架,完全可以通过厦门警方的力量寻找线索,同时给绑匪压力,从侧面给楚天信心,让他能够挺住,只要他挺住了,那么现在的一切劣势都会变成自己的优势,我和孔志高的位置立刻会反转。
 
报案,对,要马上报案,但是自己不能出面,陶小军也不能出现,因为我们两人出面报警的话,就等于告诉了孔志高,我在查她的死穴,在跟踪他的女儿宋佳。
 
“自己和陶小军都不合适报案的话,那谁适合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马上想到了一个最佳的人选——楚天的妹妹楚云。
 
想到这里,我马上拿出手机,订了明天早晨六点十分两张飞往魔都的机票。
 
随后走出房间,敲开了隔壁陶小军的门,他睡眼朦胧的打开门,问:“二哥,大半夜找我干吗?”他问。
 
“小军,我已经订了明早六点十分飞旆魔都的机票,明天我们两人跑一趟魔都,将楚天的妹妹楚云接到厦门。”我对陶小军说道。
 
“呃?接楚云过来干嘛?”陶小军问。
 
“报案。”我拍了拍他肩膀说道:“早点睡,明天别晚了。”
 
“报案?”陶小军瞪大了眼睛,脸上充满了疑惑,可能在他的心里,我们一直是黑暗的一面,出现事情之后根本就没有报案的习惯。
 
“对,报案,因为楚天肯定还在厦门,我们需要警方的介入,希望能从侧面给他信心,同时震慑绑匪,为楚天赢得一线生机,只要他能蒙混过关的话,那么宋佳早晚是他的床上宾,只要抓住了宋佳,孔志高就完全会变成自己的一条狗。”我对陶小军说道,同时心里还有一点点小兴奋。
 
陶小军没有多问,打着哈欠睡觉去了,而我却激动的没有了睡意。
 
第二天早晨四点半,我把隔壁的陶小军叫了起来,带着他急速的朝着楼下走去,在前台把酒店的房间暂时退了。
 
我和陶小军两人五点半来到了厦门机场,六点十分准时坐上了飞往魔都的飞机。
 
一个多小时之后,飞机安全降落在了魔都虹桥机场。时间宝贵,楚天已经被绑了一天一夜了,时间拖得越久,他可能越危险。
 
走出虹桥机场之后,我和陶小军上了一辆出租车,陶小军说了一个地址,因为是上班高峰期,出租车愣是走走停停,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这家残疾福利机构。
 
“楚云就在这里上班?”我对陶小军询问道。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说:“每天早上八点半,她肯定会出现。”
 
我看了一眼表,大约还有十分钟才到八点半,于是只能和陶小军边晒着初冬的太阳,一边聊着天。
 
陶小军告诉我,通过他前几天的观察,发现楚云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非常的开乐活泼,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虽然双腿残疾,但是内心却十分的阳光。
 
八点半整,楚云果然出现了,陶小军用手指着一个自己推着轮椅来上班的女孩,说:“二哥,她就是楚云。”
 
“嗯!”我点了点头,打量了楚云一会,圆脸,皮肤雪白,眼睛很大,特别的有神,并且脸颊上还有两个小酒窝,让她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如果不是双腿没了的话,此时她肯定是一个可爱的小美女。
 
下一秒,我直接走到了楚云面前,拦住她,不让她进这家残疾福利机构的大门。
 
“你是谁?想干嘛?”楚云抬头盯着我问道。
 
“我是你哥的朋友。”我说。
 
“你是我哥的朋友?不对啊,我哥的朋友我基本都认识,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呢?”楚云看起来十分的警惕,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我,等待着解释。
 
“你哥出事了。”我没有跟楚云纠缠不清,直接使出了大招。
 
“什么?我哥怎么了?”楚云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慌张起来,大声的对我询问道。
 
“你哥在厦门被人给绑了,我们这一次来魔都就是为了带你去厦门报案。”我对楚云说道。
 
“我哥被绑架了?”楚云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惊讶,开口询问道。
 
“嗯,已经一天一夜没消息了,报案晚了的话,怕是以后只能见到尸体了。”我故意吓唬楚云,现在时间宝贵,越早报案,楚天活着的几率越大。
 
“好,我这就跟你们去厦门。”楚云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一脸单纯的模样,也不怕我和陶小军骗她。
 
虽然心里暗暗为楚云的单纯震惊,但是现实中并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虹桥机场疾驰而去。
 
来到机场之后,楚云没有轮椅,于是我让陶小军背着她,同时订了三张中午飞往厦门的机票。
 
上飞机前,单纯的楚云才看着我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不会欺骗我吧?”
 
“我叫王浩,没有欺骗你,你哥楚天确实被人绑架了。”我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那快走吧。”楚云对背着她的陶小军嚷道。
 
下午二点之前,我和陶小军终于把楚天的妹妹楚云给带到了厦门,但是随之又面临着另一个问题,谁带楚云去公安局报案呢?
 
这件事情,我和陶小军都不能参与,因为那样就等于明着告诉孔志高,前段时间我正在厦门查找她女儿宋佳。
 
困死了,睡觉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