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50回老子要睡你们两个人与落脚之地

万万没有想到,大清早在南普陀寺门口碰到了宋佳,还好她不认识我,而我却认识她。
 
宋佳戴着墨镜,身后跟着一名穿皮夹克的男子,男子的目光十分的凌厉,如同刀子般警惕的看着我,让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名男子很厉害,十分的危险。”跟对方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随后便低头走进了南普陀寺,并没有露出一丝异常。
 
不过刚刚走进南普陀寺,我马上躲到了墙后面,露出半个脸朝着外边看去,宋佳带着男子朝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奔驰车走去,因为离得有点远,车牌号我没有看清,稍倾,这辆黑色的奔驰车便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
 
我走南普陀寺里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黑色奔驰轿车,心里暗道一声:“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宋佳,老子终于找到你了。”
 
发现了宋佳的踪迹,我心里一阵高兴,虽然这一次没有机会跟踪到她到落脚之地,但是只要她下一次再来南普陀寺,我将做好万全的准备。
 
几分钟之后,我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喂,小军,不用蹲点了,我刚才在南普陀寺里发现了宋佳的踪迹。”
 
“二哥,找到宋佳了?”陶小军惊喜的问道。
 
“只是发现了她的踪迹,开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走了,我根本来不及追踪,不过下一次她只要再来南普陀寺,我们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我说。
 
“太好了,这几天我都怀疑宋佳是不是在厦门。”陶小军说。
 
别说陶小军,就连我自己这几天都产生了怀疑,甚至于产生了绝望,认为大海捞针根本找不到宋佳,没想到意外总在不经意之间就发生了,
 
“好了,你先回酒店,我还要去机场接个人。”我对陶小军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走到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厦门高崎国际机场而去,十点五十,我到达了机场,此时苏梦还没有落地。
 
对于苏梦,我有点头大,不知道她会怎么对自己:“李洁已经算是被自己上了,虽然只有几分钟,要不一不做,二不休,在厦门把苏梦也给上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过苏梦不能用强,使手段弄她上/床的话,等她清醒过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飞机晚点了十几分钟,十一点半苏梦才出来。
 
她穿着一条黑色瘦腿牛仔裤,白色羽绒服,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阿迪的鞋子,竟然还露着雪白的脚踝,也不怕冻着。
 
“苏梦!”我朝她招了招手。
 
苏梦发现了我,马上走了过来,我一脸笑容的迎了过去,不过下一秒,我的笑容就固定在脸上,因为苏梦竟然突然起脚,正中我的裤/裆,虽然没有多少力量,但是我感觉下面一阵疼痛,并且肚子也痛了起来。
 
哎呀!
 
我惨叫了一声,脸上的肌肉都皱成了一块,双手捂着裤/裆,身体慢慢的蹲了下来,抬头盯着苏梦,说:“干嘛?”
 
“让你一个星期给我答案,为什么十天还不联系我?”苏梦俯视着对我问道。
 
“我、我、我说了没有答案,你和李洁两个人老子都想睡。”我反正豁出去了,大声嚷道。
 
“都想睡是吧?有种!”苏梦凶巴巴的说道,随后伸手抓住了我的耳朵,使劲一拧,痛得我再次惨叫一声。
 
“哎呀!轻点,这里是机场,好多人,给我留点面子,咱回家再说行不行。”我对苏梦央求道。
 
“哼,说的好像我是你老婆似的。”苏梦冷哼了一声,随后松了手。
 
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几分钟,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感觉小腹还是有点隐隐做痛。
 
“苏梦,你不会把我踢阳痿了吧?怎么好像下面没感觉了。”我故意这样对苏梦说道。
 
“没感觉了是吗?”苏梦对着我微微一笑,说:“到了酒店,我帮你看看。”
 
“呵呵!”我呵呵一笑,心里很想说好,不过看到苏梦虽然脸上带笑,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有点阴冷,于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不用,即便被你踢阳痿了,也不怪你。”
 
“口是心非。”苏梦翻了一个白眼,将手提箱扔给我,朝着机场外边走去,我马上推着手提箱追了上去。
 
几分钟之后,我和苏梦坐上了出租车,十二点一刻,我们两人回到了思明区的如家快捷酒店,苏梦的房间早就开好了,就在我的对面,放好行李之后,我带着她去了旁边的一家酒楼吃饭。
 
本来想叫陶小军一块,但是陶小军看到苏梦之后,打了一声招呼,没有去。
 
吃饭的时候,苏梦一直在打量着我,说:“给我来个痛快的,别让我心里还想着你。”她的表情很严肃。
 
我伸手抓住了她雪白的小手,盯着她的眼睛,说:“我说了,你和李洁都不放弃。”
 
啪!
 
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我也说了,你敢脚踩两条船,我就阉了你。”苏梦说道。
 
果然够火辣,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把左脸又伸了过去,说:“左右不对称,要不再给我来一下。”
 
苏梦盯着我,没有动手,而是再次说道:“给我来个痛快,我来厦门找你,就想亲口听到你拒绝我,这样也许我就死心了。”
 
“我是不会放你走的。”我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王浩,你这么贪心就不怕到最后我和李洁你一个人都得不到吗?”苏梦问。
 
“怕,当然怕了,但是让我放手你们其中的一人,我做不到。”我说。
 
“自私!”苏梦对我骂道。’
 
“对,我是自私,控制不住了的自私。”我说。
 
“好,那我问你,你对我是爱情,还是欲/望,或者是虚荣心在做怪呢?”苏梦问道。
 
“爱情。”我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个时候有一丝犹豫就是在作死。
 
苏梦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她是相信了呢?还是不相信呢?因为她听完我的话之后,脸上并没有一点表情。
 
菜上来了,我们两人开始吃饭,期间,苏梦对我询问道:“你怎么突然来厦门了,有什么事?”
 
“天机不可泄露。”我说。
 
“快说,别让我生气。”苏梦瞪了我一眼。
 
“告诉你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色眯眯的盯着她说道。
 
“说。”苏梦反瞪了我一眼。
 
“晚上到我房间里来。”我说。
 
“好啊,只要你不怕变成太监。”她云淡风轻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感觉蛋蛋又痛了起来,刚才在机场挨了那一下,现在还让我下面隐隐作痛。
 
“说起来话长了,我们晚上秉烛夜游吧。“我说。
 
“快说。”苏梦还是一个急脾气。
 
“好吧。”我一脸郁闷的说:“你不是让我以鞍山路为起/点,慢慢发展势力吗?于是我就想把鞍山路派出所的所长换成自己的人……”我从熊兵开始讲起,讲到了我和孔志高的恩恩怨怨。
 
“姓孔不但想搞李洁,还要搞死你?“听完之后,苏梦对我问道。
 
”嗯,宋佳就是江城道上赫赫有名的七姐,这些年为了孔志高不知道捞了多少钱,我从马六开始查起,本来想帮熊兵洗脱冤屈,万万没有想到,顺藤摸瓜查下去,竟然发现宋佳是孔志高二十多年前的私生女。”我摊了摊手说道,一脸的无奈。
 
当时其实我还想着敲诈孔志高,没想到孔志高比自己狠,当天晚上就将我给绑了,差一点点就被跟游煌一块埋了。
 
“江高驰的视频是你给孔志高的?”苏梦问。
 
“呃……”我目光有点犹豫,不过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瞒是瞒不住了,于是弱弱的对苏梦说道:“这件事情千万别让你爸知道。”
 
“什么我爸,他不是我爸。”苏梦瞪着我嚷道。
 
“对对对,他不是你爸,是我爸。”我说。
 
“什么你爸?”苏梦拿眼瞪我。
 
“我岳父。”我插诨打科道。
 
“你再说。”苏梦眼睛的目光有点严厉。
 
“开玩笑,千万别告诉一条龙,他和江高驰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江高驰倒了,肯定把他供出来。”我说。
 
“那他现在怎么办?”苏梦听到这里,眉头微皱了起来,说:“你也太自私了,害谁也不能害一条龙啊。”
 
“我那里敢害他啊,当时实在没有办法,不给江高驰的视频的话,孔志高绝对不会让我活着离开。”我一脸委屈的说道。
 
“那一条龙现在怎么办?”苏梦问,她虽然嘴止说一条龙不是她爸,但是心里还是很关心他的安危。
 
“应该没事了,他和欧诗蕾好像达成了什么协议,本来两个人靠着我联系,现在把我甩了,不知道密谋什么,总之你放心吧,其实真有事的话,对你也不一定是坏事,你和一条龙可以提前一块移民到国外,也许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我说。
 
“你想得简单,他早就被盯上了,想要脱身,很难,即便现在还能支撑,早晚要翻船,对了,我告诉你,在道上混可以,毒这种东西,千万不能碰。”苏梦对我警告道。
 
“明白,我本来就不打算碰这种东西。”我点了点头。
 
“吃完饭陪我到处走走,对了,鼓浪屿我还没有去过。”苏梦说。
 
“好,一会吃完饭我们就去。”我说。
 
“嗯!”苏梦点了点头。
 
吃完饭,我和苏梦散步朝着码头走去,准备坐船去鼓浪屿,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的手总是有意无意的碰触到她的小手,最后一咬牙,直接抓在手里,同时嘴里说着:“鼓浪屿,我也还没有上去过,听说上面的鱼丸挺好吃。”
 
“松手!”苏梦没有上当,眼睛瞪着我说道。
 
“嘿嘿,情侣散步不都是牵着手吗?”我嘿嘿一笑,厚着脸色说道。
 
“情侣?你想牵着也可以,我就当成你拒绝了李洁,选择了我。”苏梦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瞬间感觉头大如斗,心里后悔死了,干嘛要牵她的小手,现在可好,松开也不是,不松也不是,简直就把自己给套在里边。
 
“哼!后悔了吧?“苏梦瞥了我一眼,问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我后悔什么,在你面前,我就说选择了你,在李洁面前,我就说选择了李洁,总之你们两人老子睡定了。”
 
砰!
 
哎呀!
 
话音刚落,我的胫骨就狠狠的挨了苏梦一脚,痛得我大喊一声,随后蹲在了地上,差一点眼泪都痛了出来。
 
 
 
我是豁出去了,挨打就挨打吧,如果真让苏梦流着泪离开了,自己肯定心里会很难受,身体的疼痛总比心里的难过强吧。
 
“等等我!”我单腿跳着朝着苏梦追了过去。
 
“你不会得逞的。”苏梦朝着我瞥了一眼,说道。
 
“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我色眯眯的盯着她说道。
 
“哼!”苏梦冷哼了一声,不再理我。
 
大约半人小时之后,我们两人来到了渡口,买票上了船,朝着鼓浪屿驶去。
 
苏梦双手扶着栏杆,迎着海风,不知道在看什么,我站在她旁边,看了一会海面,又朝着她的侧脸看去。
 
“喂,王浩。”突然苏梦收回了远望的目光,扭头朝着我看了一眼。
 
“嗯?”我盯着苏梦看去,等待着她的下文。
 
“你刚才是说爱我对吧?”她问。
 
“对啊!”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不是欲/望,也不是虚荣心?”她说。
 
“嗯,我喜欢你。”我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时候不能有半点犹豫。
 
“我们之间是爱情对吗?”苏梦继续问道。
 
“对啊!”我说。
 
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直在纠缠着这个问题,难道她心里的磐石已经松动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甚至于有点小惊喜。
 
“但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爱情呢?”苏梦盯着我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突然朝前一步,想要吻她,但是却被苏梦推开了,她朝着船下波涛汹涌的大海看去,说:“你敢跳下去吗?”
 
“呃?”我愣住了,心里想着苏梦是什么意思?现在是冬天,今天风有点大,浪很急,我虽然游泳技术还不错,此时跳下海的话,危险性很大。
 
“如果一个男人真爱我的话,他一定敢跳下去。”苏梦盯着我说道。
 
“啊!”我心里惊呼了一声,知道这是苏梦在考验自己,一瞬间,我就便下定了决心,毫不犹豫的爬到了栏杆上,然后慢慢的站直的身体,后背对着大海,面朝着苏梦。
 
苏梦的表情有点惊讶的盯着我,可能她没有想到我真敢爬上去。
 
“我爱你!”下一秒,我大声的对她喊道,随后身体慢慢的倒了下去,扑通!直接掉到了大海里。
 
我算是豁出去了,因为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察觉到了苏梦的用意,她应该觉得我百分之百不敢跳,从而也给了她离开我的理由。
 
而我却不想让她如愿,死都经历过几次,何况跳下海,自己水性不错,几乎不可能死掉,大不了就是被冰冷的海水给浸泡一下,有什么大不了。
 
所以我在喊出我爱你的时候,身体勇敢的倒了下去,跌落在冰冷的海水之中,落水的一瞬间,我看到船上的人都涌了过来,耳边听到有人在尖叫:“有人为情跳海了!”
 
“哇,好浪漫!如果有人这样对我的话,我马上嫁给他。”
 
“快救人啊!”
 
……
 
扑通!
 
冰冷的海水,淹没了我的身体,我立刻摒住呼吸,同时手脚开始划水,但是我还是低估了大海和小河的区别,自己刚刚露头,正要呼吸的声音,一个大浪打了过来,直接又被我盖进了海里,同时嘴里呛了一口海水,难受的要命,一瞬间,我有点紧张起来。
 
紧张是落水之后的大忌,呼吸困难,我开始拼命划水,想要浮出海面,可惜再一次浮山海面之后,又被一个浪给盖进了海水之中,不过这次我有准备,换了一口气,同时朝着渡船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已经被浪给冲出去三十几米远,并且还越来越远。
 
“妈蛋,大海和小河果然不在同一个等级。”我在心里暗道一声,知道现在谁也靠不住,只能靠我自己。
 
我的身体在海浪之中沉沉浮浮,每一次浮出海面我都会换一口气,并且尽量保持身体放松,因为紧张会导致小腿抽筋并且还会消耗过多的体力。
 
不过因为海面上风急浪高,自己还是喝了好几口海水,感觉眼前有点发黑,身体在海水里浸泡的时间一长,出现了麻木的感觉,我心里一声不好,再这样的下去,自己肯定会沉入海底,到时候基本上连打捞都不用打捞,早不知道被暗流给冲到那里去了。
 
“妈蛋,是不是玩得有点大,要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我在心里暗暗着急。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肚子好像喝饱了苦涩的海水,全身都被冻麻木,脑袋昏昏沉沉,眼前发黑,虽然想努力睁开眼睛,但是却发现两个眼皮仿佛重达万斤,怎么睁也睁不开。
 
“我擦,这下可好,自己把自己玩死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感觉身体渐渐的沉入海水之中。
 
就当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好像有人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阻止了我身体的下沉,接下来的事情,我便不知道了。
 
当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在船上了,一个男子正在给我做胸腔按压,并且嘴还朝着我的嘴碰了过来,估摸着是想给我做人工呼吸。
 
一瞬间,我感觉到一丝恶心,如果是个美女也就罢了,是苏梦的话,就更好了,可是竟然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我岂能真让他做人工呼吸,于是他的嘴还没有碰到我,只听噗的一声,我口里吐出了一口海水,直接喷在他的脸上,随之我睁开了眼睛。
 
“王浩,你没事吧?”耳边传来苏梦担心的询问道。
 
“有事,刚才你为什么不给我进行人工呼吸。”我一脸委屈的看着苏梦说道。
 
哎呀!
 
话音刚落,苏梦就狠狠的拧了我胳膊一下,我发出一声惨叫。
 
鼓浪屿是去不成了,回到岸上之后,苏梦想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说没事,直接回酒店洗了热水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苏梦一直呆在我的房间没离开,等我换好衣服之后,走到了她面前,说:“现在相信我对你是真爱了吧?”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心里有点得意。
 
苏梦瞥了我一眼,说:“是不是接下来我应该感动的以身相许了?”
 
“按常理来说,应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目光色眯眯上下打量着她。
 
“这就是你的套路?”苏梦问。
 
“呃?什么?套路?冤枉啊,今天下午我可是差一点被淹死,当时只差那么一点点,也许我就尸沉大海了。”我瞪大了眼睛对苏梦说道。
 
“最终你还不是一点事没有。”她说。
 
“我……”看着苏梦的表情,我心里一阵泄气,
 
“出去吃饭。”苏梦站了起来,朝着房间外边走去,我对着她的背影撇了撇嘴,随后跟着她离开了房间。
 
当天晚上,我和苏梦在外边吃完饭,又去酒吧喝酒,本来想着把她灌醉,谁知道喝到最后,却把我自己给喝醉了,最后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酒店。
 
早晨九点才醒过来,感觉脑袋有点痛,几分钟之后,我从床上弹了起来,自己来厦门是找宋佳,不能把正事给耽搁了,于是我马上洗漱,一刻钟之后,走出了房间,先敲了敲对面苏梦房间的门,又把陶小军从隔壁叫了出来。
 
“干嘛?”苏梦看样子也才刚刚睡醒,穿着睡衣开门对我询问道。
 
“既然你也在,帮我一块跟踪宋佳呗。”我说。
 
苏梦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等我半个小时。”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摸了摸鼻子,一脸的尴尬,苏梦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嘿嘿!”旁边传来陶小军的笑声。
 
“笑什么。”我瞪了他一眼。
 
“二哥,艳福不浅,嫂子和情人都是一个级别的美女。”陶小军说。
 
嘘!
 
我朝着苏梦房间的门看了一眼,然后对陶小军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这句千万别在她面前说,知道吗?”我对陶小军嘱咐道。
 
“明白!”陶小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半个小时之后,我、苏梦和陶小军三人打车去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每人租了一辆车,苏梦要租豪车,被我给拒绝了,因为豪车太扎眼,很容易被人发现,最终租了三辆烂大街的大众车。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将一张厦门地图铺在陶小军和苏梦两人面前,指着南普陀寺,说:“我昨天早晨就是在这里看到了宋佳,她身边有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保镖,眼神凌厉,给我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小军,不知道你能不能对付得了他。”
 
“只要不是暗劲高手,我都没有问题,即便是暗劲高手,如果我突然出手偷袭,也有八成的把握得手。”陶小军说。
 
“嗯!”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即便陶小军不是对方的对手,不是还有自己吗?虽然正面硬抗自己不行,但是背后下黑手,谁不会啊。
 
“苏梦,如果我和小军缠住宋佳的打手,你想办法靠近她,用麻药将其麻翻。”我对苏梦说。
 
没想到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说:“先找到对方的落脚之地再说。”
 
我挠了挠头,指着地图上的南普陀寺再次说道:“昨天早晨宋佳坐一辆奔驰往北驶去,我会将车停在后面,悄悄的跟上,苏梦你将车停在这个路口,如果奔驰从这里经过,你就跟上,我离开,免得打草惊蛇,如果不从这里走的话,只能从这条路走,小军你就停在这个路口…”我安排着跟踪的方法。
 
“二哥,需要这么麻烦吗?”陶小军疑惑的问道。
 
“嗯,我感觉宋佳身边那名保镖兼司机不简单,小心无大错,万一把鸟惊了,直接飞走了,那就彻底再也找不到了。”我说。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
 
当天下午,我们三个人就开着车按照中午设定的方案,开始执行,我将车子停在离南普陀寺大约三十米外的地方,坐在车里盯着南普陀寺门口来来往往的车辆。
 
当天下午,没有任何发现,接下来的二天时间,仍然没有发现宋佳的踪迹,苏梦有点不耐烦,这两天晚上,我都会在她房间懒上一段时间,直到被她赶出去为止。
 
苏梦虽然没有再逼着我表态,但是她也没有给我亲近她的机会,就这么若即若离,搞得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三天早晨,我一边在车里吃着早餐,一边盯着南普陀寺门口的车辆,突然一辆黑色奔驰车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这两天看到黑色奔驰车我就会精神紧张,这一次也不例外。


黑色奔驰车停在了南普陀寺的门口,我的精神更加的紧张,死死的盯着车门,稍倾,车门打开了,一个穿黑色羽绒服的女子从里边走了出来,脸上还戴着墨镜,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名女子是宋佳,特别是她身边那名司机加保镖的男子,更加容易辨认。
 
我隔着车窗玻璃在三十米外打量着两人,突然发现那名三十岁左右的保镖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吓得我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我擦,这人太牛掰了吧,三十米的距离,我还在车里,他竟然有感觉。”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男子跟在宋佳身后走进了南普陀寺,我马上拿起车上一个崭新的对讲机说道:“苏梦,小军,宋佳出现了,你们两人注意。”
 
“收到。”陶小军的声音。
 
“知道了。”苏梦的声音。
 
为了跟踪宋佳,方便联系,我们专门买了三个高频对讲机,范围在一公里之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我心里越来越紧张,自己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会如此的紧张,甚至于握方向盘的手臂还轻微的颤抖起来。
 
“难道是因为宋佳身边的那名保镖?”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自己一共见了那名保镖两次,每一次都给我很强的危险信号,特别是刚才,三十几米的距离,我还在车里,他竟然会有感应,这他妈也太牛逼了吧。
 
大约二十几分钟之后,我看到穿黑色羽绒服、戴墨镜的宋佳从南普陀寺里走了出来,那名保镖紧跟在她的身后,目光十分的警惕。
 
我发动了车子,紧盯着宋佳和她的保镖,两人上了奔驰车,然后奔驰车掉头,朝着北边驶去,我立刻跟了上去,那保镖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于是我跟在了大约五十米后面,中间阻隔着两辆车。
 
“苏梦,苏梦,请注意,目标朝着你那个方向驶去,小军,马上放弃另一条路的蹲守,绕行到苏梦前方。”拿起对讲机说道。
 
“收到!”苏梦说。
 
“明白!”陶小军说。
 
稍倾,我怕跟丢了,于是连超两车,追到了宋佳那辆奔驰车的后面,没有想到,我的车子刚刚追上黑色奔驰车,它竟然减速了,这让我心里一愣,暗暗想道:“难道被那名保镖发现了?不,他应该还没有确定我在跟踪他们,减速就是为了试探我。”想到这里,我马上按了几声喇叭,然后从容的从黑色奔驰车旁边超了过来。
 
超车之后,我马上拿起对讲机对前方路口的苏梦说道:“宋佳的保镖很警惕,刚才故意放慢了车速,我只好超车,你跟上,别跟丢了,小心点。”
 
“啰嗦!”对讲机里传来苏梦的声音。
 
我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心里想着,如果跟丢了,老子非打你的屁股。
 
到了路口,我车子没停。直接右拐,驶离了这条南北的主路,同时再次拿起对讲机对苏梦嘱咐道:“我车子后面的黑色奔驰车,跟住了。”
 
“知道了!”苏梦应了一声。
 
我在后视镜里看到她开的那一辆POLO跟上了宋佳了黑色奔驰车。
 
“小军,小军,你到那里了?”我拿起对讲机问道。
 
“我在前方,我在前方。”陶小军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
 
“苏梦,随时注意奔驰车的动向,如果对方试探,马上放弃跟踪,让小军接上,绝对不能把鸟给惊了。”我说。
 
“你太啰嗦了,我心里有数。”手机里传来苏梦的嚷叫声。
 
我皱了一下眉头,在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跟丢了,有你好看。”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对讲机里传来苏梦的声音:“小军,小军,对方很警惕,我不能再跟了,你接上。”
 
“收到,你撤,我来。”陶小军说。
 
我一直在另一条路上追着他们的车,心里总在不由的紧张,根本没有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
 
果然不出人所料,大约几分钟之后,陶小军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二哥,二哥,对方好像发现了我,怎么办?”
 
“立刻离开,不要再盯了。”我没有犹豫,宁愿这一次跟丢了,也不能让宋佳的那个保镖发现他们已经被跟踪了,如果把鸟惊了,他们连夜离开厦门的话,中国这么大,根本没有办法再找到宋佳的踪迹。
 
半个小时之后,我、苏梦和陶小军三人开着车在海边会合,都是一脸的郁闷。
 
“宋佳那个保镖对危险十分的敏感,是一个绝对的老手,很不简单。”苏梦开口说道。
 
“嗯,我就跟在他车后几分钟,他便连续试探了我几次,太他妈小心了。”陶小军抽了一口烟,狠狠的说道。
 
我抽着烟没有说话,现在是宋佳找到了,但是她的保镖却非常的棘手。
 
稍倾,我拿出了地图,对陶小军询问道:”最后你跟到那里?”
 
“这里,当时出了钟鼓山隧道,我便没有再跟,最后黑色奔驰车消失在厦门老年活动中心附近。”陶小军指着地图对我说道。
 
“老年活动中心,宋佳在江城住得就是上千万的豪宅,她在厦门不可能住普通的小区,也不可能住档次低的酒店。”我在心里思考了一会,然后指着地图说道:“下午,我们三人分工,以老年活动中心为基点,寻找周围的高档小区和五星级酒店,然后蹲点。”
 
“要去你们两人去,我要去做个美容。”苏梦说。
 
听到她的话,我眨了一下眼睛,立刻补充道:“对对对,我怎么给忘了,宋佳是女人,她肯定也会去做美容,苏梦,交给你个任务,今天下午找到厦门最好的美容店,顺便帮着打听一下那里的人认不认识宋佳。”
 
“知道了,走了。”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随后上车准备离开。
 
“一块吃午饭了。”我说。
 
“才十点多,吃什么午饭。”苏梦说,随后开车走了。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苏梦的车子消失在远方。
 
“嘿嘿!”陶小军在旁边发出嘿嘿的笑声。
 
“笑什么,你去找酒店,我去找高档小区。”我瞪了陶小军一眼说道。
 
“好!”陶小军点了点头。
 
随后的时间,再加上整个上午,我开车着几乎把都老年活动中心周围的高档小区转了一个遍,最终觉得如果自己是宋佳的话,肯定会住白鹤路小区的半山别墅,那里环境优美,十分的安静。
 
我把车子停在进半山别墅小区的必经之路上,一守就是一个下午,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我守到了,大约五点多钟,那辆上午跟踪的黑色奔驰车,缓缓的从半山别墅小区驶了出来。
 
看到这辆黑色奔驰车的车牌,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因为正是宋佳乘坐的那辆奔驰车。下一秒,我马上低下了头,因为宋佳身边的那名保镖太厉害了,我怕盯得时间长了,对方会有所发现。
 
奔驰车驶离之后,我才直起身子,随后掏出手机给陶小军打了一个电话:“小军,不用再找酒店了,宋佳的落脚之地我已经找到了。”我兴奋的说道。
 
“二哥,在那里?”陶小军问。
 
“白鹤路这边的半山别墅小区。”我回答道。
 
“要我现在过去吗?”陶小军问。
 
“不用,宋佳刚刚出去,晚上我们回去计划一下,明天再行动。”我说。
 
“好!”
 
晚上我和陶小军一块吃的饭,苏梦不知道去那里了,打她电话也不接。
 
“二哥,既然知道落脚的地方了,直接抢人好了。”陶小军说。
 
“如果只有宋佳一个人的话,直接抢没有问题,几秒钟就可以将她掳上车,但是她身边还有一名保镖,那人我感觉很不简单,小军,你对上宋佳的保镖,有几成赢得把握?”我对陶小军询问道。
 
“我没有正面见过,不好判断。”陶小军说。
 
“这样啊,明天你去半山别墅溜达一下,记住别说话,你的江城口音很重,宋佳的保镖十分警惕,万一让他听到有江城口音的人在附近转悠,八成会带着宋佳马上离开厦门。”我对陶小军说道。
 
“嗯!”他点了点头。
 
晚上回到酒店,发现苏梦早就回来了,我想找她聊聊天,可惜直接吃了闭门羹:“累了,我要休息。”苏梦说。
 
“哦!”我撇了撇嘴,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来厦门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每天晚上都会跟李洁通一个电话,三起凶杀案仍然没有线索,只能确定凶手是同一个人,不过有叶泽语的帮忙,李洁算是度过了难关,孔志高想要整她,最终没有成功。
 
有时候我都怀疑是不是孔志高故意搞出三起凶杀案,他是老刑警,又是整个江城市警察的头,警察的手段他可是一清二楚,如果他想要犯罪,根本不可能有人查出什么线索。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李洁的电话。
 
“喂,媳妇。”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
 
“都一个多星期了,你还要在厦门待多久?”李洁对我询问道。
 
“应该快回去了。”我说。
 
“你到底在厦门干什么?”李洁问。
 
“媳妇,说了你别多问,只需要相信我就行了。”我说。
 
“不相信你,我早就去厦门了,反正我现在很闲。”李洁声音里有点沮丧。
 
“怎么了,媳妇?”我问。
 
“今天调整了我的工作,不再主管公检法了。”李洁十分委屈的说道。
 
“媳妇,没事,我一定想办法,让你过了年再升半级,变成正处级的区长。”我对李洁说道,因为只要抓住了宋佳,就等于抓到了孔志高的七寸,而明年孔志高就能升任江城市长,到时候让他提拔一下李洁,他敢不听招呼的话,老子就让他蹲监狱去。
 
“其实这样轻松也挺好,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周末还有休息,我们待在一块的时间也就多了,妈,让我们两人尽快要个孩子。”李洁说,声音里有点羞涩。
 
“孩子,好啊,回去我就努力耕地。”我色眯眯的说道。
 
“讨厌,不跟你说了,睡了。”李洁说。
 
“对了,媳妇,如果有可能的话,你查一下死去的三个人有没有什么共同之处?或者跟孔志高有某种暗在的联系。”我说。
 
“什么意思?”李洁问。
 
“我总觉的这件事情很蹊跷。”我说。
 
“好吧,我尽量查一下。”李洁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恨不得马上回江城,好好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