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46回雨灵来了

看到八音盒的一瞬间,李洁的眼睛一亮,急忙将八音盒拿了过去,只见她将八音盒捧在手里。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手里的八音盒是价值连城的宝石。


“王浩,这……你、你从那里买的?”李洁激动的说话都结巴起来,满脸通红。眼睛里全是惊喜的目光,身体甚至于因为激动还微微颤抖了起来。


“魔都,喜欢吗?”看到李洁如此的激动,我才意识到这个八音盒的杀伤力有多大。


“魔都。你去魔都买的,你怎么知道这个八音盒?”李洁盯着我问道。


“妈告诉我的,她说这个东西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不过在十几年前丢了,于是我找遍了江城,也没有找到这种民国时期的八音盒,机缘巧合之下,我得到一个消息,说魔都可能有,于是我便去了魔都,找了三天的时间,终于在一家工艺品老店找到了这个八音盒,你听听里边的曲子是不是跟你以前的那个一样?”我本为就是为了讨好李洁,所以不但没有谦虚,相反还稍稍夸大了一下自己寻找这个八音盒的艰辛。


“嗯!”李洁马上点了点头,然后扭动发条,稍倾,八音盒里传来那首民国时期耳熟能详的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


李洁跟着曲子喝了起来,她唱得很好听,不过唱着唱着便流泪了,眼泪汹涌而出,止都止不住。


我拿了纸巾想帮她擦:“你没事吧!”我问。


李洁摇了摇头,说:“没事!”


“跟你以前的八音盒一样吗?”我一边帮她擦着眼睛,一边问道。


“一样,谢谢你,王浩,谢谢你!”李洁不停的说着谢谢你,眼泪也不停的往外流,根本止不住。


我轻轻的搂着她的腰,想将她搂进怀里,李洁稍稍有点反抗,不过随后我加了一点力,她便乖乖的被我一下子搂进了怀里。


“呜呜……”开始的时候,李洁还是无声的流泪,到了我怀里之后,这成了呜呜的哭泣,仿佛感觉压抑到了一个极点,此时突然发泄了出来:“谢谢你,太谢谢你了,我找了十多年了,一直没有找到这种民国时期的八音盒。”


我低头亲吻了一下李洁雪白娇嫩的耳朵,同时温柔的说道:“也许这就是天意,天意让我找到这个八音盒,这说明什么?”


亲吻李洁耳朵的时候,我发现怀里的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看来耳朵是李洁的敏感地带。


“说明什么?”李洁梨花带雨的抬头看着我问道。


“说明我们两人有缘,说明这辈子我就是你的男人,你就是我的女人。”我深情的对李洁说道。


听到我的话,她的脸上飞来了两片腮红,有点羞涩,有点期待,有点诱惑,有点欲拒还迎,于是下一秒,我的嘴慢慢的朝着她的唇吻去,当我们两人的嘴唇吻在一起来的时候,李洁闭上的眼睛,同时双手环绕到我的身后,紧紧的抱紧了我,嘴唇传来火热的情感,她这一次吻得很投入。


李洁的投入瞬间带起了我的感情,立刻跟她抵死缠绵起来,一股股触电般的感觉从嘴唇传遍全身,吻了没有多久,让我的身体都有了反应,于是我的两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先是隔着衣服在李洁的后背抚/摸,然后我朝着她的臀部摸去,今天李洁穿着一条深蓝色牛仔裤,里边可能还穿了秋裤,所以摸起来没有什么感觉。


一个吻结束之后,我全身燥热,满眼的欲/望,李洁的身体轻微颤抖,满脸通红,虽然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我却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春意,于是心里知道接下来应该抱她上/床了,此时的李洁根本不会拒绝,甚至于还有一点期待。


下一秒,我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朝着二楼的卧室走去,李洁没有说话,闭着眼睛,满脸通红,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搞得我有点欲/火焚身。


噔噔噔……


我几乎是抱着李洁跑上了二楼,然后撞开卧室的门,又用脚关死,这才慢慢的朝着大床走去。


我轻轻的将李洁的身体放在床上,站在床边俯视着她。李洁一直闭着眼睛,可能因为我久久没有行动,于是她便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了我一眼,问:“怎么了?”


我一脸痴情的说道:“你好美。”


“傻样!”李洁嘴角露出一丝羞涩。


脸红扑扑,嘴角带着羞涩的微笑,目光里含着春意,再加上昏暗床灯,营造出了一种十分诱人的气氛,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血液再次加温,浑身燥热难耐。


下一秒,我开始脱李洁的衣服,毛衣、衬衣、牛仔裤、短袜,李洁身上还有一套保暖内衣,我刚要脱,她则拉过被子将身体盖了起来。


“怎么了?”我问。


“关灯,我自己脱,好吗?”李洁说:“我点害羞。”


听到她说害羞,此时此刻简直就是在挑/逗我,于是我的呼吸声不由自主的变得粗重起来,将被子掀开,盯着满脸通红的李洁,说:“我要看。”


“不要!”她闭着眼睛摇着头。


“我就看!”说着我伸手开始脱她的保暖内衣,李洁开始用手阻止,不过她的阻止更像是挑/逗,因为一点力量都没有,所以很快她身上的红色保暖内衣就被我给脱了下来。


黑色的胸罩和黑色的小内内,虽然不是丁字裤,但是李洁的双腿十分的修长雪白,白黑相配,看起来十分的性感和诱人。


咕咚!


接下来就要看到李洁最重要的两样东西了,我的开始激动起来,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整个身体轻微的颤抖起来。


“我的身体漂亮吗?”李洁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来。


“漂亮,太漂亮了。”我激动的说道,随后双手从她的小脚开始往前抚/摸,一路向上,大腿、柳腰、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最后停在她的胸脯前,慢慢的将胸罩的扣子解开了。


两只大白兔一下子跳了出来,晃得我有点眼晕,下一秒,我的双手马上捉住了这两只大白兔,仿佛怕它们真得跑掉似的。


呃……


李洁嘴里发出一声呻/吟声。


男人都是视觉和听觉动物,听到李洁的呻/吟声,我感觉自己再也坚持不住了,浑身难受。


随之,我恋恋不舍的放弃了两只大白兔,双手从李洁的身体两侧慢慢的下滑,最终停在她臀部,将她的黑色小内内的一点一点的往下移。


李洁闭着眼睛,我每将她的黑色小内内往下移一点,她的脸就红一分,当我脱到一变的时候,她整张脸都红了。


李洁可能知道我故意脱得这么慢,于是抿着嘴说了一句:“讨厌!”


“嘿嘿!”我嘿嘿一笑,加快了速度,将其黑色的小内内轻轻的脱了下来。


一具完全的胴体展现在我的面前,没有一丝赘肉,皮肤赛雪,在昏暗灯光的照射之下,皮肤仿佛多了一层光华,看起来晶莹剔透,十分的美丽。


“好美!”我情不自禁的说道。


“坏蛋,快啦!”李洁闭着眼睛,满脸通红,两只手交叉放在两/腿之间,挡着最后的春光。


我轻轻的将李洁的两只手拿开,李洁身上最害羞的东西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过我仅仅看了几秒钟,李洁马上用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同时娇嗔的说道:“讨厌啦,再不上/床,我就不让你上/床了。”


“媳妇,我来了。”我嘿嘿一笑,马上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然后钻进了被窝,随后开始从脸开始亲吻李洁,慢慢的往下新吻,脖子、胸、小腹、臀部、双腿,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我都不放过。


没亲吻多久,李洁已经气喘吁吁,最后我趴在了她的身上,盯着满脸羞红的李洁说:“媳妇,你现在反悔还有机会。”


李洁上牙咬着下嘴唇,脸色红润,闭着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说:“进来!”


听到她的声音,我的身体简直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于是下一秒,猛然进入到了那个自己朝思暮想了二年的温柔乡。


啊……


李洁轻呼了一声,眉黛微皱了起来,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不过此时的自己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时之间,床上春光无限,粉红的被子如同平静的海平起了大风,一瞬间,惊涛拍岩,卷起千堆雪。


可能因为前戏太过于刺激,也可能是因为李洁的身体有点紧的原因,我竟然不到五分钟就交代了,此时的自己羞愧难当,妈蛋,跟曲冰在床上的时候,我可是搞得她死去活来。


“完了?”李洁在我耳边问道。


听到她这么问,我的脸一瞬间红到了耳后根,说:“那个、可能是太紧张了,你容我缓缓,一会一定让你飞上天。”


“没事,以后你想要,天天都可以。”李洁突然用手摸着我的脸说道,仿佛把我当成了一个大男孩。


“不行,今晚我一定要让你求饶。”我真是不服气啊,本来应该表现男子汉气概的时候,我竟然掉车链子了,太他妈丢人了。


我没有从李洁的身上下来,仍然趴在上面,跟她说着让人脸红的情话,心里想着一会再来一次,一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可是天不随人愿,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谁啊?”我问,声音有点不耐烦,妈蛋,这个时候敲门,不是扫兴吗?


“王浩,囡囡的秘书来了,很着急的样子,打囡囡的电话也没人接。”门外传来刘静的声音。


“什么事?”李洁马上问道,同时伸手在被窝里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下来了。”


我一脸不情愿的从她身上下来,恨死了那个什么狗屁秘书:“妈蛋,改天一定要李洁面前给她使点眼药,我怀疑她专门跟我做对,大半夜跑到家里来,催命啊。”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说是发生了大事,风驰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被杀了。”刘静说。


“哦,我马上出来,妈,你先让她在客厅等着。”李洁脸色一变,说道。


“好!”门外传来刘静的声音,随后是她下楼梯的脚步声。


“我要马上出去,你乖乖在家里睡觉。”突然之间,李洁仿佛变成了大姐姐,对我说话的语气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


“一个老板被杀,需要惊动你这个副区长吗?不是有刑警队吗?再说还有东城分局的局长啊。”我说。
 

“这人不简单,整个东城区政府、企事业单位的电脑采办和网络维护全部由他们公司承接,听说有点背景,明年的网络升级已经定了下来。没想到他竟然遇害了,我这个主管公检法的副区长肯定要去一趟现场,好了,你睡吧。今天晚上搞不好要开通宵的会。”李洁一边急速的穿着衣服,一边对我解释道。

 

“真扫兴。”我一脸郁闷的说道。

 

“乖,听说,我走了。”两个人亲密的负距离接触之后。李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自动升为大姐姐的形象,把我当成一个大男孩。

 

“我等人回来再战。”我对着李洁的背影说道。

 

“讨厌啦,不要等了,八成要通宵开会。”李洁扭头给了我一个白眼,随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关上之后,我心里一阵失落,刚才还打算着最少梅开二度,甚至于来个梅花三弄,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妈蛋,死个老板也要惊动一个副区长,这人有什么牛逼啊,真有背景的话,也就不仅仅开个小破电子公司了。”我在心里十分不爽的想道。

 

想着想着我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李洁还没有回来,于是我拿起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没想到竟然处于关机状态。

 

“我擦,什么情况?”我眨了一下眼睛,在心里暗暗想道。

 

准备下楼洗漱的时候,碰到了刘静,她脸带微笑的看着我说:“跟囡囡圆房了?”

 

“嗯,八音盒的威力太厉害了。”我说,心里非常感激刘静,如果不是她告诉自己八音盒的事情,我想我和李洁之间,也许很可能擦肩而过。

 

“你们两人圆房我就放心了,对了,什么时候去复婚?”刘静问道。

 

“过两天吧。”我说。

 

刘静跟我聊了几句,她便出去跳广场舞去了,死过一回的刘静,突然变得豁达了很多,这人啊,一旦看开了,生活也就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我悉数完毕,把刘静留的早餐吃了,又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竟然还处于关机状态,这令我十分的郁闷。

 

有点担心李洁的安全,随后一想,她一个副区长,怎么可能出事,于是便不再胡思乱想,而是开始思考起苏梦的事情,妈蛋,一想到苏梦,我脑袋有点大。

 

我坐在沙发上发着呆,心里想着,如果我告诉她自己选择李洁的话,估摸着苏梦八成会从此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至于她说的什么阉割了我,那根本就是在开玩笑,甚至于是掩盖她内心深处的一丝软弱。

 

想到苏梦从此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也许十年、二十年或者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我心里就十分的纠结。

 

“难道就没有两全齐美的办法吗?”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好怀念古代的社会,如果自己在古代,根本就不会有这种困扰。

 

啪嗒!

 

突然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我以为是李洁回来了,马上转身望去,却发现是袁雨灵从外边跑了进来。

 

“咦,姐夫,你怎么在这里,你不跟我姐离婚了吗?”袁雨灵看到我坐在客厅里,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假离婚,过几天我就跟你姐去复婚了,对了,今天又不是周末,你怎么回来了?没课吗?”我问。

 

“下午没课,冻死我了。”袁雨灵搓着小手坐到了我的身边。

 

牛仔裤,黑色短靴,灰色羊绒大衣外加一条格子围巾和帽子,很符合大学生的打扮。

 

“姐夫,给我暖和暖和手,”袁雨灵坐到我旁边之后,将手伸到了我的衣服里边。

 

哎呀!

 

她的小手冰凉,直接伸到了我的肚子上,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喂,隔层衣服,太凉了。”我说。

 

“不嘛,我们学校里的男生都这样给女朋友暖和手。”袁雨灵嘟着嘴说。

 

“我是你姐夫,又不是你男朋友,对了,今年过年我不会冒充你男朋友去你的家。”我对袁雨灵说。

 

“姐夫,我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还是不是男人?”袁雨灵嘟着嘴对我问道。

 

“雨灵,我可从来没有答应你啊。”我说。

 

“你……赖皮,不行,我都跟我父母说了。”袁雨灵生气的说道。

 

“你问我的时候,我只是没有说话,没有说话并不代表着我答应了,再说了,当年我和你姐结婚的时候,你父母都来了,他们可都认识我,我怎么可能冒充你男朋友呢?”想了一下,我终于找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理由。

 

“哼,我不管,反正你答应了,至于你和我姐的事情,到时候我会跟我父母说,反正你们现在已经离婚了,如果我父母不同意的话,等我大学毕业之后,我们两人就换个城市生活,生了孩子之后,再回浮山,那个时候,他们不同意也得同意。”袁雨灵说。

 

听了她的话,我的表情一愣,知道自己以前的犹豫不决,以及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让袁雨灵产生错觉。

 

李洁和苏梦已经够让我头疼了,如果再加上一个袁雨灵的话,那就是三个女人一台戏,我天天不用做别的事情了,光应付她们三个人就行了。

 

思考了片刻,我知道不能再跟袁雨灵不清不楚下去了,她要有自己的爱情和生活,毕竟我现在跟李洁是真正的夫妻了,她自然也自动的升任为真正的小姨子,以前她虽然叫我姐夫,但是我和李洁的昏迷毕竟是一种交易,所以跟她暧昧,我感觉问题不是太大,但是现在已经截然不同。

 

“雨灵,我觉得我们两人应该好好谈炎了。”我将她的小手从自己的肚子上拿出来,然后盯着她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谈什么?”袁雨灵看着我问。

 

“雨灵,我不能再耽搁你了,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我喜欢的是……”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袁雨灵突然捂着耳朵摇着头,大声的说道:“我不听,我不听……”

 

等她喊完了,我相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我喜欢的是你姐。”

 

“你骗人。”袁雨灵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心里有点痛,不过最终咬着牙说:“我没有骗你,我喜欢的是你姐。”

 

“我不信,你骗人,即便你喜欢我姐,难道不喜欢我吗?不喜欢我的话,你为什么去年冒着生命危险救我?今年又把我从赵大志的手上救了出来,还帮我筹集到了三千万资金用来挽救我父母的公司。”

 

说到这里,袁雨灵终于落泪了,我想用纸巾给她擦泪,但是被她用手打开了,随且继续说道:“还跟我发暧昧的信息,还看过我的身体,有几次我们两人差一点就突破了最后一步,别忘了,你的阳痿还是我帮着治好的,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就突破了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

 

“雨灵,我……”

 

“你什么你!”她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你现在跟我说你不喜欢我,而是喜欢我姐,早干什么去了,晚了,反正现在你和我姐已经离婚了,再说你们以前也是假结婚,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要跟我姐摊牌,公平竞争。”说着,袁雨灵就扑了上来,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开始亲吻我。

 

我躲闪着,双手往外推着她的身体,正好按在她的胸脯上,那种软绵绵的感觉,一瞬间像触电一般,让我的身体一阵颤抖,下一秒,我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缩回了手,袁雨灵的身体终于靠近了我,她搂着我的脖子,吻在我的嘴唇上。

 

我想说话,却感觉她的小舌头伸了进来,顺滑的像一只小鱼,撩拨着我身上的欲/火,妈蛋,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反抗小了很多,老话说的果然没错,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

 

正当我快要沦陷的时候,啪嗒一声,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于是下一秒,我立刻将推着袁雨灵肩膀,将其推开,说:“你姐回来了。”

 

“回来看到正好,我也不用跟她解释了。”袁雨灵嘟着嘴,目光坚定的说道,我觉得她疯了。

 

“雨灵来了。”门口传来刘静的声音,她可能在换鞋。

 

“你大姨。”我说,随后使劲将袁雨灵推开,并且离她远了一点,还好这一次她没有再扑过来。

 

“大姨,你跳广场舞回来了?”袁雨灵瞪了我一眼,随后露出一个笑脸朝着刘静迎了过去。

 

呼!

 

看到刘静的那一刻,我深深的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今天算是躲过去了,刚才在袁雨灵的攻势之下,我差一点缴枪投降,真跟她再发生了关系,往下的日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袁雨灵如此的倔强,绝对是一个缠人的小妖精,不过同时我心里也在暗暗的自责,也许过去的两年时间,我跟她之间不清不楚的暧昧,玩得太过火了。

 

刘静买了菜回来,准备做中午饭,袁雨灵不知道打得什么注意,也跟着去厨房帮忙,我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下,拿起自己的车钥匙,朝着别墅大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厨房喊了一声:“妈,雨灵,我有事,先走了。”喊完之后,打开大门就跑了出去。

 

其实我有个屁事,就是为了躲袁雨灵,怕她太热情,更怕自己意志太薄弱,经受不起她的诱惑。

 

我逃似的上了车,朝着小区大门口驶去,刚刚离开金沙湾别墅小区,手机里来了一条***,是袁雨灵发来的:“姐夫,你逃不掉的,我要跟我姐摊牌,把我们两人的一切都告诉她。”

 

看到这条***,我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自己和李洁刚刚有点进展,以前的所有事情因为昨天晚上的一次进入,基本上都已经成为了过去时,但是如果袁雨灵找李洁摊牌的话,我不敢想下去。

 

因为以前根本就没想着真的能够拥有李洁,所以去年的时候,我和袁雨灵在***上的聊天十分的露骨,并且她还经常发那种诱惑的照片给我,再说了,去年阳痿的时候,还是她给我治疗好了,我们两人除了没有进入之外,其他该干的事情都干了。

 

“不要!”我马上回了一条***。

 

“不说也可以,但是我有条件。”一分钟之后,袁雨灵回信道。

 

“什么条件?”我问道。

 

“你把我从小流氓手里救了出来,又帮我从绝望之中走出来,你在我少女的心里种下了一棵种子,知道吗?”袁雨灵回信道。

等更急了的话,可以看看我另一本书《白玫瑰》,网址是http://www.cncp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