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45回假离婚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看了苏梦一眼回答道。


“那种话连楚天都不会相信,你就别来糊弄我了。”苏梦瞥了我一眼,说道。


“呵呵!”我笑了笑,说:“其实我刚才没有撒谎。不杀楚天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她妈妈和妹妹,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觉得他是一个鬼才,一个装逼到装到骨髓里的鬼子,这种人不能说百年万遇。至少也是万里挑一,就这么宰了太可惜,万一那天能用上他,也许可以帮上大忙。”


“他能帮个屁忙。帮你泡妞啊?泡到手也是跟他上/床,有你什么份。”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她对我放了楚天意见很大。


“行了,别生气了,走了,山里风大。”我对苏梦说道。


“哼!”她冷哼了一声,朝着山神庙外边走去。


迎着风雪,我们四个人走了将近二个小时才出山,感觉身体都冻麻木了。


柱子开车,上了国道之后,急速的朝着市区驶去。


“送我去火车站,我要回魔都。”楚天对我说道。


“明天再说吧,明天中午,我做东,请你吃饭,下午就送你离开,怎么样,再说了,后半夜也没有到魔都的动车啊,要到明天早晨才有,这大半夜天又冷,还是住一晚上吧。”我说。


楚天考虑了几分钟,最终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回到了市区,我让柱子先去了假日大酒店,把楚天安排在这里,然后又送苏梦回家,最后直到凌晨三点半,我和柱子才回到鞍山路。


我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上午十点钟被饿醒了,起床洗漱完我出去吃了点饭,然后又去了一趟银行,其间4S店通知车子修好了,于是从银行出来之后,我去4S店把车子开了回来,直接朝着苏梦的小区开去。


半路上给苏梦打了一个电话:“喂,苏梦起来了没有?”我问。


“没呢,正在床上。”苏梦说。


“出来吃饭呗,顺便给去送送楚天。”我说。


“要去你自己去,我没空,我已经叫了外卖。”苏梦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心里一阵郁闷,掉转车头朝着假日大酒店驶去,楚天是一个鬼才,我觉得放了他这一次,肯定不是亏本买卖,万一那天用得上他,肯定能帮自己大忙。


车子停在假日大酒店门,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楚天的电话,昨天晚上他打了二个电话,一个是给他妹妹楚云,另一个则是给那个叫六哥的人。


“喂,浩哥。”楚天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来二楼中餐厅一块吃个饭,算给你送行。”我说。


“谢谢浩哥,等我五分钟,马上到。”他说。


“嗯!”我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来到二楼中餐厅,好位置已经被预定了出去,我也没有挑剔,随便坐了一张桌子,点了六个菜。


几分钟之后,楚天衣冠楚楚的走了进来,妈蛋,他的气质真他妈好,确实给人一种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感觉,总之让人一看,就能知道他是一个富家子弟。


“这里!”我对楚天招了一下手,他随之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们两人根本不熟,吃饭期间都在说着一些客套话,我也没有指望着他能跟自己推心置腹,只要某天我用得着他,并且对他也有好处的时候,希望他出手帮忙,就足够了。


因为要开车,所以我只喝了一杯红酒,楚天倒是喝了不少,甚至于喝得有点微醉,说话不由的多了起来,不过都是一些大话套话,我基本上是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有当真。


“浩哥,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只要一个电话,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楚天对我说道,还叫我浩哥,按年龄来说,他至少大了我十岁。


“呵呵!”我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这种话,傻子才当真。


楚天真是不客气,吃了一个酒足饭饱,然后对我说道:“浩哥,麻烦你送我去火车站。”


“行,走吧!”我结了帐,和楚天两人离开了假日大酒店,二十分钟之后,开车带着他来到了江城火车站,他买了一张三点五分去魔都的动车票。


准备进站的时候,楚天说:“谢谢浩哥的招待,什么时候到魔都玩,打我电话。”


“好!”我笑着应了一声。


“浩哥,那我就先走了,再见!”楚天转身准备进站。


“等等!”我叫住了他。


楚天扭头问道:“浩哥,还有事吗?”


“昨天你一张银行卡落在我这里,还给你。”我说。


“哦,难道昨天我看到少了一张,还以为掉在山里呢。”楚天走了回来,把我手里的银行卡接了过去。


我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说:“里边有五十万,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呃!”这一下轮到楚天愣住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再见!”说完,我便很潇洒的转身离开了。


“妈蛋,跟老子玩了一中午的虚话,老子实实在在的给你五十万,不弄懵逼你就怪了,哼,这叫不按常理出牌,打你一个措手不及,希望老子的这五十万不是喂狗,你个龟孙有点良心,那天真给你打电话帮忙的时候,别给老子推三阻四。”离开火车站之后,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其实上午去银行转帐的时候,我犹豫再三,到底要转多少?最终咬了咬牙转了五十万,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舍不得老婆抓不到流氓。


回来的路上,我准备去金沙湾别墅,把八音盒给李洁,没想到半路上接到了苏梦的电话:“喂,苏梦,什么事?”我问。


“把那个骗子送走了吗?”她问。


“嗯,刚刚送走。”我说。


“那来接我吧。”她说。


“干嘛?”我问,因为想去金沙湾别墅等李洁下班,然后把辛苦找来的八音盒给她,所以如果说苏梦没有急事的话,我就不准备去接她了。


“有事找你。”苏梦说。


“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我试探着问道。


“你和李洁离婚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怎么不早告诉我啊,带着身份证,我们两人马上就去登记。”苏梦在电话里兴奋的说道。


她倒是兴奋了,我却是震惊了,自己和李洁离婚的消息她为什么回来一天就知道了呢?难道是一条龙告诉她的?对,肯定是,李洁是江城第一美女,我和她离婚的当天,这条消息已经在官场的朋友圈刷暴了,一条龙肯定知道。


“苏梦,那个,我……”


“行了,别磨叽,我等你,挂了。”苏梦抢着说道,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喂?喂?”我喊了二声,有点发呆,对着手机嘀咕了一声:“我和李洁是假离婚啊。”


思考了一会,李洁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回来了,如果不去见苏梦的话,搞不好她会直接杀到金沙湾别墅,本来我和李洁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如果再被她掺和一下,八成真就散了,所以思来想去,我最终还是掉转车头,朝着苏梦住的小区驶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出现在苏梦家的楼下,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喂,我到了,正在你家楼下。”


“等我!”苏梦说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大约五分钟之后,我看到了她的身影从楼洞里走了出来。


苏梦穿了一条黑色的棉绒紧身打底裤,脚上是一双棕色的短靴,上身是奶白色的羊绒大衣,估摸着里边肯定穿了一条毛短裙。


时尚,性感,脸上化了淡妆,眉毛好像故意画得柔和了一些,让她的气质看起来不再那么的霸道,而是有了一丝温柔婉约的感觉。


看到变得婉约的苏梦,一时之间,我竟然看呆了。


“喂,开车,目的地民政局。”苏梦坐在副驾驶上,看起来真得很兴奋:“怎么,看呆了?我今天是不是特别漂亮?”她问。


“你一直都很漂亮,今天只是更加的柔和,让你看起来更有女人味。”我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以前没有女人味了?”苏梦果然刁蛮,伸手就拧住了我的耳朵,问道。


“不、不是,我是说你今天的打扮和妆容,更加的漂亮。”我说。


“那以前不漂亮了?”她问,拧我耳朵的手稍稍加了一点力量。


“哎呀,痛死我了,轻点,轻点行吗?要被拧下来了。”我求饶道。


“说,我和你前妻李洁谁漂亮?”苏梦问。


听到这个问题我就头大,这种问题简直就是男人的克星,跟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救谁一样让人难以回答。


“各有各的美,你们两人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我说。


“哼,看来你心里还有她啊。”苏梦的手再次加力。


“哎呀!”这次是真得拧痛了我,前边两次我其实都是装的:“苏梦,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讲清楚,你能不能先把手松开。“我说。


“什么事?快说。”苏梦并没有松开手,而是开口对我说道:“我们两人结婚之后,拧耳朵就是我的专利了,不准让别的女人拧你的耳朵,听到没有?”


我这个郁闷啊,不是还没有结婚嘛,再说了,我根本没有跟苏梦结婚的打算,在心里,还是更倾向于李洁多一点点,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千辛万苦跑去魔都买个八音盒。


“苏梦,我和李洁是假离婚,过几天,我们还要复婚。”我说。


“假离婚?”苏梦愣了一下,拧我耳朵的手松开了。


“对,假离婚,过几天我们还要复婚。”我迎着她凌厉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


“我不管,反正你离婚了,你干嘛去魔都招惹我啊,我都要把你忘了,是你又把我拉回到了你身边,你就要负责。”苏梦嚷道:“今天,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到民政局。”


“苏梦,能给我点时间吗?”我挠了挠头,弱弱的对她询问道。


“不能。”苏梦说。


“给我三个月的考虑时间,过完年之后,我一定把我们三个人的事情做一个了解,行吧?”我说。


“不行,谁知道三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搞不好你们两人又复婚了,那就没我什么事了。”苏梦说。


“一个月。”我说。


苏梦再次摇头。


“两个星期,不能再少了,你总要给我一段思考的时间吧。”我说。


“一个星期,我给你一个星期处理好跟李洁的关系,如果你敢跟李洁复婚,我就让一条龙阉了你。”苏梦瞪着我说道。
 

我不知道苏梦是开玩笑,还是玩真的,本来我想使一个缓兵之计,现在可好。把自己装坑里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根本就不可能处理好跟李洁的关系。

 

“唉,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在心里暗叹一声:“如果李洁心里的那一关真得过不去的话。也许我真可能跟苏梦结婚,其实对于李洁的感情我还是挺纠结,对于苏梦则简单了很多。”

 

“陪我逛街去。”苏梦说。

 

“那个,我今晚约了李洁。”看了苏梦一眼。我弱弱的说道。

 

苏梦生气的目光朝着我盯了过来。

 

“你刚才说了,给我一个星期的缓冲时间。”我说。

 

“好,今天是第一天,一个星期之后,你必须给我一个答案,选我还是选你的前妻李洁?”苏梦说道。

 

虽然知道一个星期之后,自己也未必会答应,不过仍然对着苏梦点了点头。

 

“你现在可以走了,再给你一个星期的自由。”苏梦下了车。

 

我放下车窗玻璃,对她问道:“如果一个星期之后,我选李洁,你会怎么办?”

 

“也许会阉了你,也许会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江城,你好自为之,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脚踩两条船,只有一个星期的考虑时间,记住了。”苏梦盯着我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

 

她这一次算是彻底把我逼到了墙角,一个星期之后,必须在她和李洁两人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唉!”我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先回金沙湾别墅等李洁回来,把八音盒给她看看情况吧。”

 

我发动车子,驶离了苏梦家的小区,朝着金沙湾别墅小区疾驰而去。半个小时之后,我回到了金沙湾别墅,刘静正在一楼厨房里做饭,她身上的伤早已经好了,醒来之后,身体还有点虚弱,现在已经可以做饭了。

 

可能是听到了声音,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囡囡,今天下班这么早?一会就开饭,咦?王浩是你啊。”刘静可能以为是李洁回来了,当她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是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吃惊。

 

“嗯,我去魔都买到了八音盒。”说着,我将手里的纸盒打开,把里边的古朴的八音盒拿了出来,对刘静问道:“你看一下是不是一模一样?”

 

刘静走了过来,伸手接过了八音盒,仔细的看了起来:“一样,一模一样,真得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能找到,囡囡肯定会感动的。”她说。

 

我笑了笑,心中暗道:“希望如此吧。”

 

“你坐一会,我再去炒几个菜。”刘静将八音盒还给了我。

 

“我帮你。”我说。

 

“不用,你坐着吧。”刘静让我坐在沙发上,她转身走去了厨房。

 

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大约一刻钟之后,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李洁的身影从外边走了进来:“妈,你是不是又做饭了,我说了多少遍,你现在需要多休息。”李洁朝着厨房大声喊了起来,下一秒,她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我。

 

“李洁!”我叫了她一声。

 

“王浩,你回来了啊。”我跟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朝着厨房走去,边走边喊:“妈,别做了,再累坏了。”

 

我刚刚拿起茶几上的八音盒,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苏梦就走进了厨房,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这让我心里非常的不爽,甚至于还有一点点失落。

 

“唉,难道我和李洁真得回不去了?”我尴尬的举着装有八音盒的纸盒,心里暗道一声,有一点伤感和心痛。

 

稍倾,刘静炒了一桌子的菜,并且还特意开了一瓶红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静的话匣子渐渐的打开了:“王浩,你还喜欢囡囡吗?”

 

“呃?“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于是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说:“喜欢!”

 

“喜欢你为什么还跟囡囡离婚呢?”刘静对我责备道。

 

“我、我们当时是为了骗一个老色/鬼,才出此下策,不过仅仅是假装离婚,过几天,我和李洁就去复婚,你放心吧。”我对刘静说道。

 

“假装离婚?复婚?你们两人是不是以为婚姻是儿戏?说结就结,说离就离?“刘静有点生气的盯着我问道。

 

“我们真得是假装离婚,不信你问李洁。”我实在是没招了,只好往李洁身上推。

 

刘静果然上当了,她盯着李洁询问道:“囡囡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会事?”

 

“妈,刚才王浩不是说了吗?为了对付一直打我主意的老骗子,我们两人假装离婚,过几天就去复婚,你别担心了。”李洁对刘静说道。

 

刘静看来还是有点不相信,目光在我和李洁两人脸上扫来扫去,问:“过几天真去复婚?”

 

“嗯!”我们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不骗我?”刘静再次问道。

 

“嗯!”我和李洁两人马上又点了点头。

 

“那你们两人准备几号去复婚啊?”刘静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糊弄。

 

“这……”我迟疑了一下,朝着李洁看去。

 

“妈,我们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李洁马上对刘静说道。

 

“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管,囡囡,你别太任性了,王浩是一个好孩子,好男人,你要珍惜,听到了没?那天真被别人抢去了,你一定会后悔的。”刘静对李洁嘱咐道。

 

“妈,我心里有数。”李洁看样子并不想听这种话。

 

“唉!你这丫头,从小就有主见,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妈是一定要管的,你和王浩必须复婚。“刘静一反常态的说道,态度相当坚决。

 

我为李洁付出了多少,刘静都看在眼里,也许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李洁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她不认同刘静的话。

 

刘静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随后给我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我看明白了,是让我把千辛万苦找到的八音盒献给李洁。

 

“我吃饱了,你们两人慢慢吃。”刘静站了起来,朝着二楼卧室走去。

 

“我也吃饱了。”李洁也站了起来,看她的样子,并不想跟我多说话,更不想跟我单独相处。

 

“李洁,等等,我有话跟你说。”我叫住了李洁,她最终停了下来,并没有跟刘静一块上楼。

 

“什么事,说吧?”李洁的态度相当的冰冷。

 

“我为上一次的事情向你道歉,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请收下我这个礼物。”我将古朴的八音盒递到了李洁面前。

 

写写睡着了,两个月没好好睡觉了,实在是太困了,今晚就到这里,明天会把欠下的全部补更,睡觉了,晚安!

 

最后祝大家元旦快乐!!!

 

等更急了的话,可以看看我另一本书《白玫瑰》,网址是http://www.cncpt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