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42回二选一

“喂,小梦,你到家了吗?”这是楚天的声音。


“没呢,堵车。”苏梦的声音。


……


一瞬间我他妈愣住了。期盼了一天的通话录音竟然是楚天和苏梦两人的通话。


“我勒个去!”后面的内容也不听了,我直接删掉了录音,心情十分的郁闷。


不过随后心情又渐渐好了起来,收到了楚天和苏梦的通话录音。至少说明监听病毒安装成功,并且从通话的内容来看,苏梦已经离开了医院,正在开车往回走。


“苏梦离开了医院。楚天这个伪君子应该会露出尾巴来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也越发期待起来。


我拿着手机左等右等,楚天这个伪君子的通话录音没来,苏梦却回来了,并且手里还拎着两个塑料袋。


“快帮我拿着。”一进门,就对我喊道。


我走了过去,接过了她手里的两个大塑料袋,朝里边看了看,有肉、鸡、鱼、虾、蚝、青菜等等,总之满满两人塑料袋:“买这么多干嘛?”我问。


“快去做饭,饿死我了,对了,把那鸡熬汤,明天我给楚天带过去。”苏梦甩着胳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我嚷道。


“什么?让我给那个伪君子熬鸡汤?打死也不熬。”我说。


“算帮我个忙,好不好?”苏梦转头给了我一个笑脸。


“不好!”我直接拒绝了,开玩笑,让我给楚天那个王八蛋熬鸡汤,她也真想得出来,打死也不熬。


“算我求你。”苏梦不死心。


“说破大天也没用,你想熬自己去厨房熬。”我态度十分的坚定。


“熬不熬?”苏梦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瞪着我问道。


“不熬。”我说。


“不熬信不信我明天就跟楚天上/床?”苏梦瞪着我嚷道。


“你敢跟他上/床,我就……”我也大声嚷了起来。


“你就怎么样?”苏梦问。


“我、我、我去熬鸡汤。”我提溜着两个塑料袋朝着厨房走去。


咯咯……


身后传来苏梦得意的笑声。


“笑吧,笑吧,一会我往鸡汤里加点老鼠药。”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十分的不爽,妈蛋,楚天这个王八蛋怎么还不露出尾巴来。


当天晚上,我炒了四个菜,又煮了米饭,鸡汤小火熬着,我和苏梦一边喝酒,一边吃着饭。


“那个监听系统好用吗?”苏梦问。


“嗯,刚才你和伪君子的通话我都听到了。”我说。


“呃?”苏梦的表情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我问。


“你这是侵犯我的隐私啊。”她说。


我一阵无语,说:“就听了两句,后面的没听,已经删除了。”


“不信,你把手机给我看看。”苏梦将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了她一眼,随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要准备给她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滴滴两声,又一条通录音传了进来。


下一秒,我急忙打开手机,果然看到了伪君子的通话录音,嘴角随之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这一次苏梦没在身边,应该露出真面目了吧。”


“什么东西?”苏梦眨了一下眼睛,盯着我问道。


“伪君子的通话录音来了。”我说:“他虚伪的外衣应该就要被扒下来了,好好听听背后的楚天是一个什么人。”


“哼,我相信他,播吧。”苏梦催促道。


我看了苏梦一眼,然后按下了播放键,并且开启了免提模式。


“喂,你妈,是楚先生吗?”一个女子的声音,很有礼貌。


“嗯,你是谁?”这是楚天的声音。


“我是万路通汽车租赁公司的小何,您在我公司租了一辆保时捷卡宴,当时只交了三个月的租金,现在三个月已到,请问你还要继续租吗?”女子礼貌的询问道。


听到这里,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扬了扬眉毛朝着苏梦看去。


苏梦撇了撇嘴,眉黛微皱了一下。


“到期了吗?”楚天问。


“是的,楚先生,请问你还要继续租吗?”女子继续追问道。


“再租一个月。”录音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才响起楚天的声音。


“好的,请你明天来公司办理一下手续,同时缴纳租金。”女子说。


“知道了。”楚天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从语气来判断,应该相当的不耐烦。


通话录音结束了,我把手机收好,朝着苏梦看去,说:“怎么样,相信了吧?楚天就是一个伪君子,大骗子,租了辆豪车专门出来装逼骗你们这些有钱的女人。”


苏梦还不认输,她耸了耸肩膀,摊手说:“这个录音说明不了什么,最多说明你昨天告诉我的事情没错,楚天的卡宴是租赁的,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你……你就是嘴硬,他明明没有豪车,为什么要租一辆呢?租了也没关系,他为什么不告诉你呢?你仔细用脑子想想,难道不感觉奇怪吗?”我对苏梦说道。


“没什么奇怪,你们男人都要面子,即便他没钱,我也喜欢他,气质不可能伪装。”苏梦反驳道。


“气质?对,他在你我面前的气质非常的不凡,彬彬有礼,非常的有教养,气质不凡,一看就是一个大家族的子弟,但是这一切都是他的伪装,刚刚最后这一句话的语气,你听听。”说着,我把录音最后一句话给调了出来,重新播放给苏梦听。


“你有没有听出一丝恼羞成怒的不耐烦?有没有听出他口袋没钱的尴尬?”我对苏梦说道。


“没有,你想多了,仅凭说话的语气就想出这么多的事情,王浩,你就不能把事情想得简单一点。”苏梦看着我说道。


“我……”我一拍额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一个不想醒过来的人,除非用重锤醍醐灌顶将她敲醒,这种小打小闹根本不会让她幡然醒悟。


“等着吧,肯定还会有更多的证据,到时候我看你如何嘴硬。”我对苏梦说。


“每个人都有二面性,人前一面,人后一面,你我都一样,金无赤足,人无完人嘛,谁也经受不住这种背后的监听,所以不能对楚天抱有偏见。”苏梦说。


“好,我不抱有偏见,只要监听病毒还在,他早晚会露出原型。”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话音刚落,滴滴!手机又传来了声音,于是我马上拿了起来,看到又有一条楚天的通话录音。


“看看,又一条。”我对苏梦展示了一下,随后按下了播放键。


“喂,六哥,是我,小天。”楚天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此时他说话的语气完全跟平时不一样,有一丝小混混的味道,特别是他叫六哥的时候,竟然还带着一丝讨好,一丝谄媚。


“小天啊,你上次欠的钱什么时候还?”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声音判判断估摸着四十岁左右。


“六哥,马上还,肥羊已经上勾了,还差一点点火候,你看能不能再借我十万块?”楚天说道。


听到这里,我意味深长的朝着苏梦看了一眼,发现她的脸色变得铁青,她又不是真傻子,如果执迷不悟的话,那真是谁都救不了她了。


“你这话都说了三个月了,现在欠我的钱,足够要你这条小命了。”中年男子说。


“六哥,你就是现在杀了我,我也没有一分钱,不过只要你再借我十万块,我保证一个星期之内肯定还你钱,不然的话,我可能要露馅了。”楚天对电话里的中年男子乞求道。


“好吧!”中年男子大约考虑了几秒钟,最终答应了。


“谢谢六哥,谢谢六哥,这次的肥羊不但条子好,并且特别有钱……”


“好了,够了。”录音还没有播放完,苏梦便大声的嚷叫了起来,于是我马上把通话录音给关了,然后抬头看着她,生怕她会精神崩溃。


苏梦眉黛紧锁,脸色阴沉。


“那个,吃一堑,长一智,还好咱也没被他骗什么,没失身,没骗钱,也没多少损失,就当是个教训。”我试探着对苏梦安慰道。


“她骗我的钱,甚至于骗我上/床,我都可以将他当个屁放出去,竟然欺骗我的感情,老娘阉了他。”苏梦不愧是一条龙的女儿,本来我以为她会哭哭啼啼,可是没有想到,她直接暴怒,一点女儿态没有,相反一脸的杀气腾腾。


看到苏梦脸上的表情,我心里竟然会暗暗为楚天担心:“这个王八蛋要倒大霉了,难道他没有听说过,宁可得罪十个君子,不得罪一个小人,宁可得罪十个小人,不得罪一个美女,更何况是苏梦这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苏梦,这里是魔都,大都市,不能乱来,再说即便想乱来,在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你消消火。”我对苏梦说道。


“消不了,长这么大,我一共对两个男人动过心,一个就是你这个有妇之夫,另一个就是楚天这个王八蛋,刚刚对他动心,他竟然是这种货色,妈蛋,当我苏梦是泥捏得千金小姐啊。”苏梦双眼冒着寒光,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看到她的表情,都有点点害怕,看来这次楚天算是要倒老霉了。


“那个,要不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一定让你满意。”我想到了一条龙,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叫一条龙派个亡命之徒过来,弄死楚天一了百了,比苏梦亲自动手安全一百倍。


“不,我要亲手阉割了他。”苏梦说的斩钉截铁。


我看到她眼睛里的目光十分坚定,心里暗道一声:“看来苏梦不是在开玩笑,这可有点麻烦了。”


“你刚才说什么?”稍倾,苏梦对我问道。


“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我说。


“上一句。”她说。


“魔都是大都市,不能乱来。”我说。


“下一句。”


“下一句?”我想了一下,说:“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啊,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再说我们两人连强龙都算不上。”


“人生地不熟,哼,如果我让楚天出现在江城呢?”苏梦双眼微眯,眼角处露出一丝狠厉的目光。


“如果在江城,不用别人帮忙,我把姓楚的摆成十八般模样,忍你宰割。”我拍着胸脯说道。


“好,明天我就邀请他去江城玩。”苏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她的笑容里透着凌厉的杀机,看得我胆战心惊,暗暗告诫自己,永远也别得罪美女,特别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如果那天得罪了这种人,最好第一时间斩草除根,否则后患无穷。

苏梦在家里穿着一条浅灰色的休闲裤,上身是一件淡粉色的毛衣,胸脯高高耸起,几杯酒下肚之后。她的脸颊微红,谈意渐浓。

 

“王浩,本来我都决定放过你了,你竟然追到魔都来撩拨我。还把我的梦给打碎,你说,怎么办吧?”苏梦脸色绯红的盯着我问道。

 

我不知道她是真醉了呢?还是装醉?于是笑了笑,说:“你都说了。咱俩是生死之交的朋友,看到前边有人给你挖了一个坑,我当然要叫醒你了。”

 

“答非所问,喂,我和李洁之间,你选谁?”苏梦盯着我询问道。

 

这个问题实在他妈太难选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也许他们两人那天同时掉水里,并且保证都不会游泳,自己搞不好才会有答案。

 

我愣了十几秒钟没有说话,因为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喂,回答我,我和李洁之间,你选谁?”苏梦再次盯着我问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拿起桌上的酒杯,说:“再喝一杯酒,我就告诉你。”

 

“不骗我?”苏梦问。

 

“不骗你。”我说。

 

“好!干杯!”她说。

 

“干杯!”

 

铛!

 

我们两人碰了一下杯子,然后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苏梦的脸更红润了,眼睛有点迷离:“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我选……你猜!”我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拖延时间。

 

“你混蛋,就不能说选我,让我高兴高兴。”苏梦瞪了我一眼,大声嚷道。

 

“我们是生死之交的朋友,所以我不想欺骗你,如果那一天我真说选你了,那么以后绝对不会再跟李洁有任何瓜葛,只能是普通朋友,同样,如果我说选择了李洁,那么我们两人以后也不可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喝酒了,酒后乱性,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我非常认真的说道。

 

“你到底选谁?”苏梦穷追不舍。

 

“说实话?”我看着她问。

 

“嗯。”她点了点头。

 

“没想好,我心里没有答应。”我说。

 

“贪心,你们男人都贪心,是不是想把我们两人都搞上/床,然后左拥右抱。”苏梦喝得有点多了。

 

“嘿嘿!”我嘿嘿一笑,因为我心里真有这个想法,于是试探着对苏梦询问道:“如果我真想左拥右抱呢?”

 

苏梦听完我的话,笑眯眯的盯着我,我也笑眯眯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可是没想到,本来笑眯眯的脸,下一秒,立刻变得阴沉起来,苏梦说:“你最好不要有这种的想法,我苏梦绝对不会跟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要么你属于我,要么你属于李洁,你敢脚踏两条船,想把我们两人都收了,我不知道李洁会怎么办,但是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会怎么办?”

 

“你会怎么办?”我盯着苏梦问道。

 

只见她伸出两个指头,做成剪刀状,说:“咔嚓!我就剪掉你的丁丁,让你一辈子只能看不能用。”

 

听到她嘴里发出咔嚓的声音,我身体不由自主的轻微颤抖了一下,甚至于丁丁都是一阵萎缩:“妈蛋,太他妈狠了,李洁最多用电击枪戳我一下,嘴里说要阉割了我,但是我知道她永远不敢,可是苏梦不一样啊,她连人都敢杀,开枪的时候,手都一点不抖,她说要阉割了我,我心里却有一点惴惴不安的感觉。

 

可能是看到我脸色有点发白,苏梦盯着我问道:“怎么?害怕了?”

 

“我怕什么,我根本就不是脚踏两条船的人。”我说。

 

“希望如此,选我,只能一心一意对我好,选李洁,你也只能一心一意对她好,如果让我发现,你一边跟我睡,一边又跟李洁睡,我说到做到,咔嚓!”苏梦嘴里发出咔嚓的声音。

 

我身体再一次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感觉丁丁痛。

 

“喝酒,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说,随后起身给苏梦倒了一杯酒。

 

当天晚上,我和苏梦都喝醉了,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餐桌下面睡了一个晚上,苏梦好一点,她躺在沙发上,此时正流着口水,睡得很香。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感觉浑身痛,特别是脑子,昏昏沉沉有点木木的感觉。本来昨晚还想着喝醉之后会不会洒后乱性跟苏梦滚床单,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苏梦一直睡到中午才醒,喝了二杯水之后,嚷着肚子饿了,我早就做好了饭,随之端了出来,四菜一汤。

 

“真香,既爷们,又会做饭,喂,王浩,你就从了我吧,本小姐不会亏待你的。”苏梦大大咧咧的对我说道。

 

“嘿嘿!”我傻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任了,回江城之后,你就跟李洁离婚,然后我们去登记。”苏梦说道,她还不知道我已经跟李洁离婚了,并且现在李洁心里对我产生间隙。

 

“吃饭,上午的时候,楚天给你打了三个电话,我都没接。”我叉开了话题,把苏梦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楚天身上。

 

“哼,这个王八蛋还敢给我打电话,看来他是想加快占有我的身体,然后再把我当成自动提款机了。”苏梦冷哼了一声,说道。

 

“你准备怎么做?”我问。

 

“下午就带他回江城,我要亲手斩断他的烦躁根。”苏梦表情平淡的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同时再次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得罪美女,特别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因为在这种女人身边,总会围着一些有本事的男人或者疯狂到可以为她奋不顾身的男人,这种女人本身可能并不可怕,可怕是她不择手段报仇的时候。

 

吃完饭,苏梦离开了,让我去魔都火车站等她的消息。

 

待她离开之后,我拿出手机拨打了赌鬼的电话,仍然无法接通,我眉头微皱,心里暗暗想着:“难道赌鬼又跑了?妈蛋,算了,反正自己赚了,那对翡翠耳环价值几百万,当年李洁从看守所把赌鬼捞出来好像也没花多少钱。”

 

找不到赌鬼,我一个人打车去了魔都火车站,在火车站旁边找了一家咖啡厅,要了一杯咖啡,等待着苏梦的电话,我们两人约好一块回江城。

 

我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何敏的手机号。

 

“喂,何敏。”我按下了接听键。

 

“浩哥,孔志高今天给我下了一个秘密任务。”何敏说。

 

本来我以为是夏菲的事情,因为何敏被我留在蒙山照顾夏菲:“孔志高说什么?”我问。

 

“他告诉我,黄胖子当年有一个秘密U盘,里边有很多市里官员生活腐败的视频,根据你上次给他的江高驰的视频推断,这个U盘十有八/九在你手里,于是交代我想办法偷出来。”何敏说。

 

孔志高也算倒霉,他前脚刚刚给何敏下达了任务,后脚何敏就把他给卖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何敏,谁都不是傻子,谁都有自尊,孔志高对何敏弃之如履,也难怪何敏将他卖了一个干干净净。

 

“我知道了,你就告诉他,你被我派到了蒙山,根本无法接近我就行了。”我说。

 

“我已经跟他说了,浩哥,你要早点想办法找到宋佳,你知道了孔志高私生女的事情,他早晚会想办法除掉你。”何敏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心里有点不适用:“我知道了,夏菲怎么样了?”我问。

 

“她恢复的很好,只是左手少了两根指头。”何敏说。

 

“唉!”我叹息了一声,脸上的伤疤以现在的医术,只要有钱完全可以修复,但是左手少得那两根手指,却永远都不可能再长出来了。

 

随后我和何敏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孔志高。”我在嘴里小声的念叨着:“回江城帮苏梦整完楚天这个王八蛋之后,我要尽快去厦门碰碰运气。”

 

孔志高实在太阴险了,自己跟很多人斗过,唯独在他这里不停的吃亏被坑,甚至于还差一点死掉。

 

何敏说宋佳是孔志高的死穴,而我又知道这个秘密,现在孔志高没有动我,估摸着是不想在升任市长之前出什么乱子,如果一旦他升为江城市的市长,自己怕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先下手为强,后先手遭殃,一定要在孔志高成为江城市长之前,找到宋佳,抓住他的死穴,将其送进监狱。”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下午三点二十,我接到了苏梦的电话,她问我的身份证号码,然后在网上了买了三张四点十分从魔都出发到江城的动车票。

 

三点四十五,我接到苏梦的短信,他和楚天两人已经进站,于是我马上离开咖啡厅,朝着火车站走去。

 

四点钟,我已经坐上了动车,在车厢里没有看到苏梦,于是发了一条短信给她:“在那?”

 

大约一分钟之后,苏梦才回信:“商务座。”

 

我擦,给我买的二等座,他们两人去坐商务座,心里有点郁闷:“喂,厚此薄彼啊!”我回道。

 

苏梦回了一个卡通图案:“为了不引起这个骗子的怀疑,你们两人在到达江城之前,最好不要见面,所以就委屈你坐二等座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回道,同时也发了一个卡通图案。

 

可惜等了好久,苏梦也没有再回短信,估摸着是她正跟楚天这个王八蛋在说话吧。

 

火车启动之后,我掏出手机,想了一下,拨通了柱子的电话,因为皮三等六人之中,只有柱子我比较相信。

 

“喂,柱子,我是王浩。“电话接通之后,我开口说道。

 

“浩哥,有什么事吗?”柱子问。

 

“我大约七点半到江城,你开辆面包车来接我。”我说。

 

“好咧!”柱子说。

 

“搞瓶麻醉剂带过来,还有毛巾。”我说。

 

“呃?麻醉剂?”柱子有点疑惑的问道。

 

“对,这件事情你谁都不要告诉,明白吗?”我对他嘱咐道。

 

“嗯!”柱子没有多问。

 

三个多小时之后,晚上七点二十五,列车到达江城站,我走出火车站,便看到了柱子,跟着他上了面包车之后,我给苏梦发了一条短信:“出口有辆面包车,带他过来。”

 

“嗯!”苏梦回了一个字。

 

“柱子,叫你带的麻醉剂呢?”我问。

 

“在这。”柱子将一个玻璃瓶和一条毛巾递给了我,我将玻璃瓶里刺鼻的液体倒在毛巾上,等待着苏梦和楚天这个伪君子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