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36回开始行动

护士把我赶出了病房,说病人需要安静和休息,不能再受到刺激,狗子在里边安抚夏菲。


“问了什么。让人家姑娘情绪那么激动?”何敏挺八婆,一脸好奇的对我询问道。


我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心里暗暗考虑着夏菲失忆的可能性有多大。回忆着她刚才的表情,感觉很真实,如果是表演的话,那她可真是一个天才了。


“应该是真失忆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次夏菲挺了过来,虽然受尽了折磨,左手断了二根手指,脸也毁容了,不过她以后便没有什么危险了,赵康德的秘密除了我之外,不会再有别人知道了。


不过想到夏菲遭受的折磨,她赤身果体被绑在椅子上的惨象便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该死,如此残忍的折磨一个失忆的女人,这群畜生,绝对不能饶恕。”我双眼微眯,心里涌出一股戾气。


低着头在走廊里来回走着,脑子里思考着如何抓住凶手,靠警察基本上是没戏了,对方绝对是老手,除非可以调用整个蒙山市的警力,全力以赴侦查这个案子,也许才能找到凶手的一点蛛丝马迹,但是这个想法根本就不现实,在江城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能量,更何况在蒙山市。


指望不上警察,那只能靠自己了,可是这又是一个死胡同,警察的手段如果都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妈蛋!”我心里暗骂了一声,感觉根本奈何不了这群畜生,可是心里为什么如此的不甘,夏菲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的画面定格在自己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消散。


“二哥,想什么呢?”陶小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痛心疾首的说:“夏菲是咱的兄弟姐妹,她受到了这种非人的折磨,不为她报仇,心有不甘啊。”


“二哥,你也不要自责,估摸着现在凶手早已经离开蒙山市了,警察都没有办法,我们又能怎么办?”陶小军对我劝慰道。


我没有说话,揪着头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发呆,夏菲赤身裸/体被折磨的身体在我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消散。


当天晚上,我让何敏留在医院帮着狗子照看一下夏菲,自己带着宁勇在医院旁边的旅馆开了两个单间。


我一直睡不着,直到起来喝了三罐啤酒,把自己喝得迷迷糊糊,这才躺在床上睡了过去,可是睡着了之后,我却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看到夏菲被一群人折磨,塞着酒瓶的下/体,用滚烫的烟头烫伤的乳/房,切断的手指,一把利刃从夏菲的脸上一寸一寸的划过。


“该死的畜生,有种朝我来。”睡梦中,我愤怒了,大声的喊叫,随后便满头大汗的从睡梦之中清醒了过来。


呼哧!呼哧……


我在喘着粗气,仿佛刚刚跑完一万米,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


稍倾,我起床去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突然意识到,夏菲的遭遇都因自己而起,因此我的良心开始不安,开始暗暗谴责自己。


“王浩,这是你欠下的债,必须还。”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


此时凌晨四点半,我再也睡不着了,我坐在床上,冥思苦想,怎么样才能找到对夏菲施暴的那几个畜生?好像没有任何办法,但是我又极度的不甘心。


“追查凶手踪迹这条道是堵死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冥思苦想了半个小时,我感觉思考得脑仁痛,于是打开了电视,准备放松一下。


电视上最火的莫过于战争片,战争让人的智慧无限放大,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状态之下,人类可以发挥出超长的智慧。


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部谍战片,情节跌宕起伏,很快我的注意力便被吸引在电视剧的剧情上。


突然鬼子特高科的一个诱杀计划让我眼前一亮,虽然最后地下党同志技高一筹,最终化险为夷,但是鬼子的这个诱杀计划却在我脑海翻来覆去的回放。


“战争果然可以认人的智慧无限放大,鬼子的这个诱杀计划,我可不可以试试?”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这种可能性。


凶手无从追查,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弱点,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绑架夏菲是为了什么?通过这次对夏菲的询问,我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对方在寻找躲在背后让赵建国和赵康德父子两人身败名裂的幕后黑手,从而绑架夏菲的幕后之人呼之欲出——赵建国的弟弟,万鑫集团的董事长,江城的首富赵四海。


凶手应该已经确定夏菲彻底失忆,因为经历了那种非人的折磨还没有开口的话,只有两种可能,要么确实不知道;要么是真的失忆了。


“如果我让医院传出消息,说夏菲因为再次受到剧烈的刺激,从而恢复了记忆,赵四海会怎么办?”我突然在心里想到了这个问题。


思考了十几分钟,我也没有琢磨透赵四海会怎么办?因为自己根本不了解赵四海这个人,不过我决定试试看,即便没有效果,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第二天上午,我找到了夏菲的主治医师,希望他以私人名义在网上发表一篇文章,标题我都给他想好了,失忆女受到再次刺激之后,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记忆,文章的图文并茂,附上几章夏菲的照片,只要赵四海看到网上的这篇文章,他肯定不会无动于衷。


这名医生一开始跟我讲职业道德,但是当我把一百万现金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马上就改了口,说一定写一篇精彩的文章出来。


“这件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明白?”我对这名医生说道。


“我嘴严,你放心。”他说。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


刚才给这名医生的那一百万现金,是上一次泥鳅拿过来的,我不敢存入银行,因为超过五十万以上,银行都会追查钱的来源,于是一直放在车上没动,今天算是派上了用场。


收了钱之后,这名医生很积极,上午的时候去病房跟夏菲照了几张照片,下午一篇图文并茂的文章便出现在网络上。


为了扩大影响,晚上的时候,我拨通了田启的电话。


“喂,浩哥。”田启那边传来嘈杂的音乐声,还有女人的声音。


“你在那里?”我问。


“跟莉莉在外边喝酒呢。”田启兴奋的说道:“浩哥,上次你答应我给莉莉弄一个十句话台词的角色,搞定了吗?我家莉莉天天催我。”


“你家莉莉?田启你陷进去了?”我问,同时心里有点担心,莉莉这种混迹于娱乐圈的女孩并不适合田启这种宅男,我只是让他玩玩,他倒是玩出了感情,我估摸着莉莉也只是玩玩,最后受伤的百分之百是田启。


田启对我很重要,我可不想他因为一个莉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浩哥,我喜欢莉莉,我要跟她结婚,在她面前我感觉自己特爷们。”田启说道。


我右手扶额,感觉田启无药可救了,心里想着一会打电话警告一下那个莉莉,别玩得太过火。


“田启,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这件事情不能告诉莉莉。”我说。


“浩哥,可不可以明天晚上再说,今晚我和莉莉……”


田启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不行,现在马上回去,这件事情非常重要。”


“好吧!”田启十分不情愿的说道。


“回到家之后打我电话。”我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接着我讯速的拨通了曲冰的手机号。


“喂,浩哥。”曲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把莉莉的手机号给我。”我说。


“哦,138xxxx。”曲冰说了一个手机号码给我。


“挂了。”我说。


“浩哥,等等。”曲冰叫住了我。


“还有事?”我问。


“浩哥,角色的事情定下来了吗?”黄冰弱弱的问道。


“差不多,女三号不出意外就是你。”我说:“没事挂了,忙。”


“谢谢浩哥,再见。”曲冰说。


“你应得的,有空再去我那?”我试探着问道。


“好!”她应了一声,声音很小。


随后我挂断了电话,现在没功夫想这些事情,直接拨通了莉莉的手机。


“喂,那位?“手机里来莉莉嗲嗲的声音。


“我,王浩。”我说。


“浩哥啊!”


“别缠着田启,你如果真心喜欢他,我不插手,如果你在戏耍他,我会让你付出代价。”我的声音充满了寒意。


“浩哥,我是按照你的要求把田启伺候好。”莉莉说。


“过头了,用最不伤害他的方法降温,让他认识到这只是一种交易。”我说的很直白。


“好吧!”莉莉说,看来她也只当成了一场交易而已,只有田启这个傻蛋真以为莉莉爱上了他。


我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莉莉急切的询问着角色的事情。


“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不会反悔,放心吧。”我说。


“谢谢浩哥。”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才接到了田启的电话,他闷闷不乐的说道:“浩哥,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我给你发一个贴子,想办法让这个贴子一夜之间火起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大***的微薄推广,***公众号的推广,或者用你的黑客技术直接弹窗,总这想尽一切办法,让这则消息能让大部分在网上看到。”我说。


“大***和公众号推广都需要钱。”田启说。


“没问题,我只要效果,把它给我炒起来。”我说。


“好吧,除了推广之外,我会在几个重要论坛进行病毒弹窗,这件事情交给我吧。”田启说。


“明天早上我需要看到效果。”我说。


“OK!”


挂断田启的电话之后,剩下的就是等待,我让陶小军、宁勇、何敏和狗子四人二十四小时守着夏菲,其中狗子和何敏轮流在病房里照看夏菲,而陶小军和宁勇两人则隐藏在暗处。


“对方能不能上勾,就看天意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为了不让夏菲再次受到惊吓,于是我提前给她打了招呼。


“夏菲,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一下。”我说。


“什么事?”夏菲的眼神有点迷茫,说:“我真得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想报仇吗?”我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呃?什么?”


“想让折磨你的人受到惩罚吗?”

“他们都是畜生,都是恶魔,他们会下地狱的。”夏菲一瞬间情绪激动了起来。

 

“你不要激动,听我说。”我对夏菲安抚道。

 

几分钟之后。她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听完之后不要激动。”我盯着夏菲的眼睛说道。

 

“嗯!”她点了点头。

 

“我传出了消息,说你的记忆已经恢复了。”

 

“啊!什么?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夏菲便再次尖叫了起来。

 

“听我把话说完。好吗?”我的声音瞬是提高了好几度,将她的尖叫声压了下去。

 

夏菲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上牙咬着下嘴唇,一副委屈的表情。好像刚才是我凶她似的。

 

“那个,你听我把话说完,行吗?”我看着她说道。

 

夏菲点了点头。

 

“我传出了一个假消息,说你经过两次惊吓,奇迹般的恢复了记忆,如果绑架你的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很可能会再次潜入医院将你绑走,因为你脑子里有他们想要知道的东西。”我说。

 

夏菲这一次没有再尖叫,而是静静的听我说话。

 

“想报仇吗?想让这些折磨你的恶魔受到惩罚吗?”我盯着夏菲的眼睛对她询问道。

 

“嗯!”她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

 

“他们会不会上当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他们真得上当了的话,到时候你不要惊慌,我已经做了严密的安排,陶小军知道吧?在没有枪的条件下,他可以以一打五,宁勇,就是我带来的那个五大三粗的大个子,他可以以一打十,有他们两人在,对方就是来再多的人也不怕,所以你放心,这一切只要伤害你的那三个人再出现的话,我一定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我对夏菲说道。

 

“谢谢你浩哥。”夏菲说。

 

“好好养伤,蓝都水吧还等着你和三条来管理,对了,还有兄弟KT***陪唱小妹这一块,没有你,现在客人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我对夏菲说道。

 

“呃?我以前有这么厉害吗?”夏菲眼神有点吃惊。

 

“你有这个能力,我相信只要回去熟悉一下,很快就会上手。”我对她鼓励道。

 

“谢谢浩哥。”她再次对我感谢道。

 

“休息吧。”我说,随后起身离开了病房,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明天早晨田启能不能在网上把这一则假新闻给炒起来了。

 

其实我这么煞费苦心,不仅仅是为了夏菲,同时还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看看仍然在孜孜不倦追查赵康德事情的背后之人是不是万鑫集团董事长赵四海。

 

这天晚上,我没有再眠,而是睡得很香,因为能做的自己都做了,剩下的就只能看天意了。

 

一觉睡到早上九点多钟,我才睁开眼睛,没有急着起床,而是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新闻。

 

自己昨天炮制的那则假新闻赫然出现在今日热点里边,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里想着如果被那个幕后之人看到,他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哼,就不信你不上当。”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等我起床洗漱好了,吃完饭之后,已经快十一点了,于是我拿起手机拨通了陶小军的电话:“喂,小军,医院里情况怎么样?”我问。

 

“二哥,一切正常,进出夏菲病房的人没有陌生人,都是熟悉的医生和护士。”陶小军说。

 

“仔细点,别大意。”我说。

 

“二哥,绑匪会上勾吗?”陶小军问。

 

“不知道,反正咱们把诱饵已经下了,至于他们会不会上勾,只能看天意了,不过我觉得,他们既然冒着危险二次将夏菲绑走,那么就可能进行第三次的绑架。”我说。

 

“这群王八蛋敢来,这一次一定让他们付出代价,对一个已经重伤的女孩竟然下那样的毒手,简直就不是人。”陶小军义愤填膺的说道。

 

“如果那三个人真来的话,记住,我要活口。”我对陶小军嘱咐道。

 

“二哥,我明白。”

 

跟陶小军通完电话之后,我才慢悠悠的来到医院,看望了三条和夏菲两人,随后又一个人离开了医院,在蒙山市闲逛了起来。

 

蒙山虽然没有江城发达,但是它在群山环线之中,车少、污染也少,四周都是绿山,所以空气很是清新。

 

铃铃铃……

 

正在闲逛的时候,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心里还以为是医院出事了,掏出手机发现是袁雨灵的电话:“喂,雨灵,什么事?”我问。

 

“姐夫,你不是让我留意赵大志吗?”手机里传出袁雨灵紧张兮兮的声音。

 

“嗯?怎么了?他有什么异常吗?”我问,当时让袁雨灵注意赵大志的行踪,是为了给欧诗蕾创造见面的机会。

 

“有!”袁雨灵说。

 

“什么异常?”我有了一丝好奇。

 

“姐夫,你还记得我告诉你在赵大志身边有我的人吗?”袁雨灵说。

 

“记得。”我说。

 

“那个人是赵大志的一个跟班,家里的生意也靠着万鑫集团存活,他父母跟我父母还认识,以前小时我们两人也见过,没想到在江大相遇了,他说暗恋我很久了,于是我让他盯着赵大志。”

 

袁雨灵吧啦吧啦讲了一大堆她和卧底的故事,把我急得啊,只好出声打断了她的讲述:“可不可以先不要讲你和你青梅竹马的故事,说重点,赵大志有什么异常。”

 

“姐夫,你讨厌,什么青梅竹马,我们小时候就见过一面,不是为了你的事情,我都不愿意搭理他。”袁雨灵说。

 

“好好好,不是青梅竹马,说重点。”我再次催促道。

 

“姐夫,你知道赵大志跟谁见面了?”袁雨灵神秘兮兮的说道。

 

“谁?”我问。

 

“你永远也猜不到是谁。”她故弄玄虚。

 

“快说,谁?再吊我胃口,回去打你屁屁。”我说。

 

“你来打呀!”袁雨灵调皮的说道。

 

“快告诉我是谁?”

 

“欧诗蕾,正在被全国通缉的欧诗蕾,竟然跟赵大志见面了。”袁雨灵小声的说道。

 

“呃?欧诗蕾?暗恋你的那个人看到了?”我问。

 

“嗯,那天本来他们在酒吧玩,他去上厕所的时候发现赵大志跟一个女人从酒吧后面离开了,那女的往后瞥了一眼,他看到了对方的半个脸,确定绝对是欧诗蕾。”袁雨灵把发现欧诗蕾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我知道八成就是欧诗蕾,因为欧诗蕾拜托我让她和赵大志偶遇,而我一直在忙,根本没有空处理这件事情。

 

“肯定不会是欧诗蕾,相信姐夫的话,暗恋你的那个人肯定是胡说,目地是为了讨好你,欧诗蕾现在全国通缉,她还敢现身江城?可能吗?还跟赵大志见面?她是傻子啊?当时跟赵康德通奸的视频都传遍了整个网络,如果你是她的话,还会有脸回江城?就算有脸回江城,还敢跟赵大志见面?”我不想让欧诗蕾暴露,所以尽力否定了袁雨灵的消息。

 

“也是哦!”袁雨灵说:“就知道他不可靠,我再也不理他了。”

 

“别,别不理暗恋你的人,让他盯着赵大志,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告诉我,明白吗?”我说。

 

“知道了!”袁雨灵说:“姐夫,下午我没课,带我出去玩呗。”

 

“我在蒙山。”我说。

 

“蒙山啊,我一直想到蒙山玩,青山绿水,空气又好,不行,下午我就坐车过去。”袁雨灵嚷叫道。

 

“都到冬天了,那有什么青山绿水,乖,听话,老老实实在江城待着,姐夫在这边有事,忙着呢,挂了啊!”我说。

 

“别挂,陪我聊会天,想我没有?”袁雨灵甜甜的问道。

 

我应付了一下,急忙挂断了电话,此时额头上已经出汗了,被这个小丫头步步紧逼,我还真有点招架不住,特别是现在跟李洁又闹出了矛盾。

 

挂断电话之后,我眉头微皱,心中暗道一声:“欧诗蕾跟赵大志见面了?这是谁帮她安排的,难道是一条龙?”

 

想到这里,我马上拨通了一条龙的手机号:“喂,叔,跟欧诗蕾谈得怎么样了?”我问。

 

“保密,没事我挂了。”一条龙的声音很冷。

 

“叔,别挂,欧诗蕾和赵大志见面了,是不是你安排的?”我问。

 

“咦?你怎么知道欧诗蕾和赵大志见面了?”一条龙反问道。

 

“欧诗蕾自己说的。”我很自然的回答道。

 

“她自己说的,那你不会问她啊。”一条龙说。

 

“欧诗蕾说你安排的,我只是想向您求证一下。”我笑着说道,其实完全是在诈一条龙。

 

“就是我安排的。”一条龙承认了。

 

“叔,看来江高驰的事情解决了?”我问。

 

“少打听,别再给我惹祸了。”一条龙对我警告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撇了撇嘴,心里想着欧诗蕾到底怎么帮一条龙解决了江高驰的事情,即便按照我设想的方法,也不可能这么快解决了啊,再说了,让欧诗蕾跟江高驰上/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属于北影组织,要接这个任务,估摸着必须北影同意。

 

“难道一条龙跟北影联系上了?不可能吧,他有这么大的面子?”我心里有很多疑问,不过最终都给抛到了脑后,现在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抓到绑架夏菲的人,让他们得到惩罚,然后查清楚背后之人到底是不是赵四海。

 

不过赵家被北影组织给盯上了,估摸着早晚要完蛋,有机会的话,我不介意从侧面敲敲边鼓,加速赵家的灭亡,毕竟如果让赵四海查出是我在后面阴赵康德,从而导致整个事情的失控,八成他会买杀手要了我的小命。

 

下午四点多钟,我回到了医院,冬天黑得早,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整个白天,医院里没有任何异常。

 

炮制的那条假新闻仍然处于热点新闻里边,虽然不太起眼,评论也不多,但是有心人肯定能看到。

 

“赵四海难道没有上当?”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我不敢大意,晚上让陶小军和宁勇两人一定要坚持住,不能睡觉。

 

为了以防万一,晚上的时候,我和陶小军躲在对面的病房里,透过房门玻璃,静静的盯着对面夏菲的病房,宁勇躲在了楼梯间里,可以观察到整个走廊里的人,狗子和何敏两人在夏菲的病房。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如果对方上勾的话,今天晚上肯定会有行动,我看了一眼手表,凌晨一点钟,走廊里没有任何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