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娱乐首页

杏彩第230回难道欧诗蕾真的回到了江城

自从那天把我放了之后,孔志高再也没有找人联系过自己,今晚他的干女儿何敏突然给我打电话,约在香港中路的梦之岛酒吧见面。让我心里一阵犯嘀咕:“妈蛋,肯定没有好事,好事的话孔志高这个王八蛋也不会找上我。”


虽然心里一直在问候着孔志高全家的女性,但是对于何敏的要求自己却不敢不从。因为他们手里有我的把柄。


稍倾,我拨通了曲冰的电话。


“喂,浩哥,我马上到了。”电话刚刚接通。手机里传来曲冰的声音。


“不用来了,我有点急事要出去。”我说。


“啊!”她惊呼了一声。


我没有再说话,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对于曲冰自己没有义务跟她解释,能打电话通知她一下,已经算不错了。


稍倾,我来到了楼下,开车离开了鞍山路,朝着市中心的香港中路疾驰而去。


路上车少,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我的身影便出现在梦之岛酒吧,推门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这个酒吧的环境很温馨,非常浪漫,舒缓的音乐,粉色的灯光,幽暗的环境,里边几乎都是一对对情侣在窃窃私语。


没想到何敏提前来了,我站在门口观察酒吧环境的时候,看到她站起来朝我挥了挥手,随后我急步走了过去。


坐下之后,我盯着她的眼睛问道:“找我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非要让我来这里。”


“好事。”何敏喝着了一口红酒,红唇里吐出二个字。


“哼!”我撇了撇嘴,冷哼了一声,心里想着,好事就怪了。


“喝一杯。”何敏给我倒了一杯红酒,推到了眼前。


我看着眼前的红酒,瞥了她一眼,说:“我不会喝酒,有什么事就说吧。”


“怕我下毒?”何敏盯着问。


我懒得回答她这个问题,直视着她的眼睛,说:“没事我走了。”说着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梦之岛酒吧。


“不想坐牢就乖乖坐着。”身后传来何敏不屑的声音。


我心里这个气啊,不过最终还是屈服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孔志高马上就要升任江城市长了,明着得罪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我重新坐了下来,双眼紧盯着何敏,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她早已经被我千刀万刮了。


铛!


何敏举起酒杯跟我眼前的酒杯碰了一下,说:“喝酒!”


“我不会喝酒,有事说事,没事我还要回家睡觉。”我说。


“这么不给我面子,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何敏轻抿了一口红嘴,盯着我说道。


我没有说话,就这么拿眼睛瞪着她,心里想着:“老子就不给你面子了,你能怎么着吧。”


下一秒,我就知道自己错了,何敏突然出手,右手一下子捏住了我的左手臂,不知道她是不是捏住了什么穴位,一瞬间,我的半边身子像触电一般,一阵酥麻,那酸爽,我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几秒钟之后,汗水已经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喝不?”何敏盯着我问道。


我感觉自己的半边身子好像失去了知觉,一种从骨髓里散发出来的疼痛感传遍了另半边身子,这种疼痛太他妈难受了,于是在何敏的淫威之下,我最终点了点头,说:“我喝,我喝还不行嘛,你松手,痛死老子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何敏冷哼了一声,随后松开了捏着我左胳膊的右手。


她松开手之后,我酥麻的半边身子的血液好像才渐渐的流动起来,然后慢慢的恢复了直觉,不过在些期间,又酸又麻又痒,那滋味,差一点让我喊叫起来,发誓再也不想尝第二次。


有人蹲厕所把腿蹲麻的经历吗?把腿麻的难受放大十倍,就是我此时的状态。


“喝!”何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一次我马上拿起酒杯,将里边的红酒一口喝光了。


“不是说不会喝吗?”看着我一口将酒喝光,何敏冷笑的问道,有一丝嘲讽的神情。


“我是不会喝啊,但是没说不能喝。”我反击道,接着再次对她询问:“到底找我来有什么事?”


“好事,孔叔想给你老婆再提半级,明年江高驰下去之后,孔叔板上钉钉会成为江城市长,到时候想让你老婆当东城区的区长。”何敏小口喝着红酒,慢慢的说道。


“谢谢,我老婆当副区长蛮好,就不劳孔市长费心了。”我心里冷哼一声,直接给拒绝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孔志高给李洁升官,不知道心里有怎么龌龊的想法呢。


何敏没有说话,端着酒杯一边喝酒一边盯着我,我被她盯着有点发毛,于是开口说道:“还有没有其他事情,如果没有的话,我走了。”


“你这么急着拒绝了一个正处级正区长的位置,也不用回去问问你老婆李洁的意见?”何敏终于说话了。


“不用问,我的意见就是我老婆的意见。”我说。


“呵呵!”何敏呵呵一笑,说:“不见得吧。”


“你什么意思?”我双眼微眯,盯着何敏问道。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何敏说。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再跟你说一遍,我的意见就是我老婆的意见,至于我老婆升不升官,不用孔大市长费心。”


“不识抬举。”何敏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嘴里发出一个冷冷的声音。


“告辞!”我站了起来,转身朝着酒吧外边走去,这一次何敏没有叫住我,不过走出酒吧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孔志高这个王八蛋果然还在打李洁的注意,他也知道李洁的弱点,权力欲太重,竟然也拿东城区的区长一职来当诱饵。”上车之后,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孙老鬼背靠着孙书/记,也拿东城区区长职位想把李洁搞上/床,估摸着孔志高这个老王八蛋肯定也是这个意思,李洁好像跟我说过,上一次孔志高带她去省城开会,就对她提出过份的要求,不过当时被李洁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真他妈是贼心不死啊!”我心里暗道一声,同时眉头紧锁了起来,感觉有点棘手,孙老鬼这边倒是不担心,因为张文珺在自己手上,只要孩子出生之后,就等于拿住了孙老鬼的软肋,估摸着他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但是孔志高却不一样了。


孔志高明年百分之九十九会升任江城市长,他手里还有我的把柄,对李洁的威胁很大,如果李洁不从的话,估摸着仕途也就到副区长为止了。


“不过……”我心里有了另外一个想法:“也许可以利用孙老鬼身后的叶泽语书/记牵制住孔志高,让李洁在夹缝之中生存。”


思来想去,只有这个办法还靠点谱,不过其中的难度有多大,我心里清楚,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感觉自己的势力发展过慢,如果能强大到左右江城的政局,那么孔志高这个王八蛋还敢来威胁自己?


半个小时之后,我开车回到了鞍山路,当把车子停在楼下的时候,发现楼洞里有一个苗条的黑影。


我从车子里走下来,那个苗条的身影马上跑了过来,同时耳边还传来她的声音:“浩哥,你回来了?”


当黑影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认出是谁——曲冰。


“曲冰,不是告诉你不用来了吗?”我说。


“我是来负荆请罪的。”她说。


“一直在楼下等着?”我问。


“嗯!”她点了点头。


“不冷吗?”我上下打量着她,今天她穿的是肉色丝袜,过膝的长靴,黑色羊绒短裙,上身是一件米色的风衣,打扮的很漂亮,但是在深秋的夜晚站在外边这么久,此时她已经冻得浑身瑟瑟发抖。


“不冷!”曲冰打着冷颤回答道。


我这人就是心软,看着她被冻成了这样,还在自己面前强颜欢笑的说不冷,于是心里已经默默原谅她昨天晚上打自己一记耳光的事情。


“快上楼吧,别冻坏了。”我说,随后带着她朝着忠义堂总部走去。


走进屋子之后,我说:“先去洗个热水澡暖和一下吧。”


“好,谢谢浩哥。”曲冰直接走进了卫生间。


我去卧室找了自己一套棉睡衣,来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说:“我这里有套新睡衣,没穿过,给你放卫生间外边。”


“哦,谢谢浩哥。”里边传来曲冰的声音。


我没有说话,转身去厨房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上酒杯返回了卧室,一边喝着酒,一边思考着孔志高在我这里吃了闭门羹,会不会直接去找李洁下套。


想到李洁,我就忍不住想到她和江高驰的事情,于是心里越是没底,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经受住权力的诱惑。


思来想去,我最终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李洁的电话:“喂,媳妇,睡了没?”我问。


“没呢。”李洁回答道。


“都快十二点了还没睡啊。”我说。


“你不是也没睡,怎么了?”李洁问。


“想你了。”我说。


“讨厌,说正事,我好困。”李洁好像打了一个哈欠。


“媳妇,今天孔志高派人约我去了酒吧。”我开门见山的对她说道。


“呃?什么事?”李洁问。


“关于你的事情,孔志高想将你提拔成东城区正区长,正处级干部。”我说。


说完之后,我很紧张的倾听着李洁的回答,这对我来说很重。


“啊!”李洁先是轻呼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奇怪了,孙老鬼也说要提拔我当正区长,现在孔志高也想提拔我,他们都什么意思啊?”


“还能什么意思?”我没好气的说道。


“都在打我的注意?”李洁不笨,自然能猜到孙老鬼和孔志高这两个王八蛋的意思。


“肯定啊,谁叫你是江城第一美女,那个有权有势的男人不想把搞高上/床。”我酸溜溜的说道。


“咯咯!”万万没有想到李洁竟然笑了起来:“喂,吃醋了?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还是对我没有信心?”


我很想说是对你没有信心,但是最终把话给咽了回去,说:“我就一个小混混,本来承诺让你当上正区长,现在看来是实现不了了。”


“你是我心中的大英雄,就算是给个省长我都不会心动,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区长,所以说,要对你自己有信心,更要对我有信心,两个人之间如果没有信任的话,在一块会很累的。”李洁十分动情的说道。

听到李洁的真情告白,我心里有点感动:“媳妇,我真想你了,现在去找你好不好?”我说。

 

“乖。睡了,我还在医院呢。”李洁说。

 

李洁拒绝了我的要求,让我心里微微有点失望,随后又聊了几句。手机里传来李洁一个接一个的哈欠声,于是我们便结束了通话。

 

刚才李洁的话让我吃了定心丸,只要她不松口,我就能想到办法慢慢的跟孔志高和孙老鬼两个人周旋。甚至于心里想着能不能让他们两个人狗咬狗,孙老鬼背后代表的是叶泽语,一个市的书/记和市长本来就不可能和平相处,这叫一山不容二虎,谁也改变不了的自然规律。

 

我坐在床上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事情,稍倾,卧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曲冰穿着我肥大的睡衣羞涩的走了进来:“浩哥!”她叫了一声。

 

“上来喝杯酒暖和暖和。”我说。

 

“嗯!”曲冰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

 

我将一杯酒递给她,两人碰了一下杯子,然后边喝边聊了起来,我的左手没有闲着,直接伸进了曲冰的睡裤之中,里边是真空,什么都没有穿,一瞬间,她的脸上露出了两片绯红,也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害羞。

 

至于害羞不应该啊,她混娱乐圈的人,还会害羞?

 

“问你个问题,如果觉得冒犯了你,可以拒绝回答,但是不能像昨天那样打耳光了。”我一边抚/摸着她的大腿根,一边盯着两腮绯红的曲冰问道。

 

心里有点好奇,在床上曲冰很羞涩,也很被动,技巧十分的生涩,包裹性很强,不像是跟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的女人。

 

“浩哥,昨天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曲冰低着头说道。

 

“不用道歉,昨天我的话可能伤到了你的自尊心。”我说。

 

“谢谢。”曲冰看了我一眼说道:“浩哥,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那我说了,你跟几个男人上过床?”我问的很直接。

 

“呃?”曲冰的表情愣了一下,可能感到有点意外。

 

“不想回答没关系。”我补充道。

 

“三个。”最终曲冰羞涩的小声回答道:“一个是我前男友,一个是拍第一部戏的导演,最后一个就是你。”

 

“难怪!”我嘀咕了一声,像曲冰这种女演员在娱乐圈估摸着也算是冰清玉洁了,才仅仅跟一个导演发生过关系。

 

听完她的话,我心里欲/火更旺了,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开始亲吻她的性感的嘴唇,同时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着。

 

一个长吻结束之后,我和曲冰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她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放在我的腰两侧,我们两人四目相对,她的脸越来越红,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啪嗒!

 

我伸手把灯光了,一瞬间屋子里黑了下来。

 

“叫老公。”我对身下的曲冰说道。

 

“呃?”耳边传来她轻呼的声音。

 

“叫老公!”我再次说道:“快!”

 

“老公!”稍倾,一个蚊子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此时我脑海之中把身下的曲冰当成了李洁,听到她叫老公的时候,我随之开始暴走,一瞬间红木的大床发出吱呀的声音。

 

……省略!

 

在最后的时候,我含糊不清的喊了二个字:“李洁!”然后趴在曲冰身上不动了,黑暗中只剩下了我们两人粗重的喘息声。

 

呼哧!呼哧……

 

本来想开发一下曲冰的另一个地方,不过最终还是算了,我将曲冰搂进了怀里,抱着准备睡觉,不过她弱弱的声音却在耳边响了起来。

 

“浩哥,听说创世投资这一次投资的是一部贺岁喜剧片,导演是丁浩?”曲冰问。

 

“她果然把情况打探清楚了!”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本来想问问如果不是一部大制作,她今天晚上还会来给自己道歉吗?最后想了想,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这样问完全没必要,人家就是赤果果的交易,夹杂感情的话,可就太没意思了。

 

“对!”我说。

 

“你能为我争取到女三号吗?”曲冰继续问道。

 

我没有急着回答,摸着她光滑的后背,思考了片刻,说:“我可以为你争取一个女三号的角色,甚至于以后还可以把你捧红,但是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曲冰沉吟了起来:“浩哥,你想让我做什么?”她看起来也不笨。

 

“我可以把你捧成一线女明星,大红大紫。”我说。

 

曲冰沉思了几秒钟,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她试探着询问道:“浩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让我欠一个人情,成为大明星之后,某个特定的时候,为你做一些事情来偿还这份人情。”

 

“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一场赌博,也许你功成名就的时候,根本不会记着我一分的好,甚至于会恨我,但是我想赌一赌。”我说。

 

“为什么?”曲冰问。

 

“办什么?”我重复了一遍她的问题,说:“因为人生充满了不确定,因为你今天在寒风中等了一个晚上,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至于以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

 

“我会报答你的。”曲冰说。

 

“希望你记着今天晚上在我怀里说的话。”我说。

 

“不会忘记。”曲冰说,我在她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坚定。

 

我和曲冰说着话,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曲冰已经离开了,不过餐桌上放着油条和小米粥,应该是她下楼买的。

 

吃完早饭,我没有给曲冰打电话,而是拨通了一条龙的手机:“喂,叔,女三号我定了。”我说。

 

“咦?这么快,严刚昨晚介绍了几个女演员给你?”一条龙问。

 

“严叔还没有联系我。”

 

“呃?那你定的是谁?”一条龙的语气里充满一丝好奇。

 

“曲冰,上次你让她和一名叫莉莉的女孩出来陪我喝酒。”我说。

 

“曲冰?是她啊,整天冷着个脸,还以为自己是冰清玉洁的少女,你竟然选了她,床上功夫好吗?”一条龙问。

 

“不要让别人碰她。”我没有回答一条龙的问题,而是给曲冰扫清了麻烦。

 

“你不会跟她玩真的吧?”一条龙戏虐的问道。

 

“女三号就用她,不要让别人碰她。”我坚持。

 

“行吧!”一条龙最终答应了。

 

“谢谢叔。”我说。

 

“小子,你说那个对付江高驰的办法,我思来起去,如果想成功的话,只有一个人也许能够办到。”一条龙谈起了江高驰的事情。

 

我实在不想接话,因为当时想那个办法,我是死马当活马医,只是为了让自己解困,可真不想再掺和这里边的事情。

 

“喂,小子,你求我的事情,我可是答应了,肯定让曲冰当上女三号,并且没人敢为难她,还没有人敢对我一条龙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呢。”一条龙可能听到我没有接话,于是随之威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

 

“叔,你说那个人能迷倒江高驰。”没办法,我只好接茬。

 

“欧诗蕾。”一条龙说。

 

“欧诗蕾?叔,你糊涂了,她和赵康德已经失踪了,警察都找不到,我们怎么可能找到。”我用十分吃惊的声音对他说道。

 

“小子,别跟我装,赵康德杀人是没错,但是我看过那人的长相了,跟你可是有七、八分的相似,这说明什么?”一条龙说。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有点紧张,一条龙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不但心狠手辣,脑子也绝对的聪明,并且比我还要阴险,唯一的一点确定就是他谁也不相信,并且太冷酷无情。

 

“我猜,当时赵康德去悠然山庄,八成就是你设的圈套。”一条龙继续说道。

 

“叔,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康德的事情真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哼,没关系,你难道忘了,曾经亲口告诉过我,你要让赵康德和黄胖子两人狗吃狗,最终引发了江城黑白两道的地震。”一条龙旧事重提。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一惊,当时虽然没有告诉一条龙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却告诉了他,是我在背后阴赵康德和黄胖子两人。

 

“叔,你想说什么?”我决定听听一条龙到底想让自己干什么。

 

“告诉我,欧诗蕾是死还是活?”一条龙问。

 

“叔,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把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抓了,你说我会让他们两人还活着吗?把你换成我,你会让他们两人活着吗?”我对一条龙反问道。

 

“小子,你的嘴还真严,告诉你吧,有人上个星期在江城看到了欧诗蕾。”一条龙说。

 

“啊!”听到他的话,我直接惊呼了一声,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马上说道:“不可能,她已经死了。”

 

“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知道欧诗蕾在那里出现的吗?”一条龙说。

 

“不知道,在那里?”我的好奇心被他彻底的吊了起来。

 

“东城区鞍山路附近。”一条龙一字一顿的说道,随后语气变得阴森起来:“小子,别告诉我这跟你无关,到底怎么会事?”

 

“叔,我真不知道啊,她和赵康德不是逃跑了吗?”我对一条龙说着慌,同时内心深处十分的吃惊,暗暗想道:“欧诗蕾又出现了,竟然还在鞍山路附近现身,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会事?还有为什么我自己没有发现,却被一条龙的人给看到了呢?”

 

“小子,给你三天时间,帮我把欧诗蕾找出来,不然的话,我就先送你上路。”一条龙凶残的说道,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我讨价还价的余地。

 

“你大爷!”我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电流声,大骂了一句。

 

稍倾,我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眉头紧锁了起来,欧诗蕾那天晚上跟着北影离开了,一直没有消息,为什么突然在东城区鞍山路附近又出现了呢?并且还被人发现了,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会事?我心里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她是来找我的?”几分钟之后,我突然想起北影给过我一块令牌。

 

“嗯,很有可能是来找自己,北影又有行动了?”我在心里暗暗猜测着,当时北影把令牌给我的时候,曾经说过,当出现一个拿着一模一样令牌的人来找我的时候,要尽可能给这个人提供方便。

 

“难道欧诗蕾真的回到了江城,可是她为什么会被人给发现呢?”我有点想不明白。